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性饥渴的麻麻乱小说||妻子不能说的秘密免费阅读

2022-05-07 15:17:5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其实对于赵氏和林静欣这两个人,林静漪委实是喜欢不起来的。赵氏是原主四房的婶婶,平时好吃懒做,还有偷鸡摸狗的毛病,家里的鸡蛋红糖什么的,都被她偷去吃掉了,还喜欢嫁祸给原主,经常

其实对于赵氏和林静欣这两个人,林静漪委实是喜欢不起来的。

赵氏是原主四房的婶婶,平时好吃懒做,还有偷鸡摸狗的毛病,家里的鸡蛋红糖什么的,都被她偷去吃掉了,还喜欢嫁祸给原主,经常在林老太太面前挑拨,害得原主替她挨打。

林静欣是赵氏的女儿,年龄还小,但已经学会了她娘的蛮不讲理,性格霸道刁蛮,想吃什么东西就必须吃到嘴上,否则就要打滚撒泼哭闹,还经常仗着赵氏护短,欺负林小风。

林静漪问赵氏:“四婶说这些东西都是你买的,有什么证据?”

赵氏支支吾吾了半晌,又嘴硬反问:“你说这些东西是你买的,又有什么证据?”

林静漪回答:“东西是我从镇子上货郎那里买的,婶子若是不信的话,我们就去找货郎对峙,再者,我在回来的时候,遇到隔壁村的宋书生,东西还是他帮忙拿回来的,他可以作证。”

一听林静漪要跟她对峙,赵氏更加心虚:“老娘忙得很,没功夫搭理你!”

说着,就拉起林静欣想往内屋里走,却被林静漪抢先一步拦住。

“婶子平日里偷拿我们三房的东西,我爹和我娘看在都是亲戚的份上,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不知道了,可这些东西是我买给小风的,婶子一个长辈拿小辈的东西不嫌丢人么?”

说着,又看了一眼赵氏还没来得及收走的东西:“婶子若是肯把东西交出来,这件事就算了,若是不肯,咱们就去村长和里正那里说说清楚,婶子应该知道偷盗东西是什么罪过。”

赵氏拉着林静欣站在屋中进退不得,最终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天喊地地控诉:“我不活了!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就是错信了那个天杀的话,才嫁进这么个人家来……”

赵氏的父亲是赵家村的村长,在年轻的时候也曾是被很多人追求的存在,原主的四叔林大河平日里油嘴滑舌,尤其擅长讨姑娘喜欢,一来二去,把赵氏哄得团团转,最终嫁进林家。

可惜林家太穷了,还有个林老太太这种泼辣不讲理的婆婆,赵氏刚嫁进来没多久就后悔了,每次在林家发生什么不如意的事情,都要像现在这样闹着回娘家去,林家的人也都习惯了。

听到赵氏的哭闹声,林老太太带着钱氏和林静香匆匆赶来:“作死的蹄子,你给谁哭丧呢!”

刚要开口骂赵氏,一瞥眼却看到站在赵氏屋中的林静漪和李氏,登时愣了愣,沉默下来。

赵氏哭着跑到林老太太身边,告状道:“娘,这个傻子欺负我,我在这个家是过不下去了!”

经过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林老太太对林静漪可谓是恨之入骨,现在总算是抓到了她的把柄。

不由将愤怒到红通通的眼睛望向她,闪出一抹凶狠:“遭雷劈的下贱玩意儿,刚拿捏完大娘,又来欺负你四婶,你这是要上天了,当老娘是死了不成?老娘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说着,就举起拐杖朝着林静漪砸过去,林静漪正要阻拦,却见眼前闪过一个人。

李氏抢先挡在林静漪的前面,替她挨了一下子,向林老太太乞求道:“娘,不要再打静漪了!”

“好哇,你们三房一个个的都反了天了,今儿老娘连你们娘俩儿一块收拾!”

见李氏为林静漪挡住拐杖,林老太太更是气得跳脚,再度举起拐杖冲上来。

林静漪不经意往外面一瞥,却看到她爹林大成站在门口,探出一颗头,又缩了回去。

见此情景,林静漪心中冷笑,把李氏拉过来:“奶奶不问缘由就对我喊打喊杀的么?”

她又看向赵氏道:“四婶偷拿了我们三房的东西,我只是想讨要回来而已。”

“谁……谁偷你东西了……”

赵氏心虚地嘴硬:“你说我偷你三房的东西,哪个看见了?”

林静漪淡淡回答:“小风看见了。”

这时,林小风也畏畏缩缩地站出来,道:“奶奶,我真的看见了,四婶从我们家出来……”

林静漪又接着道:“奶奶若是不信的话,我还有证据,以前家里丢的那些红糖和鸡蛋……”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赵氏胡搅蛮缠哭喊着打断了:“娘,你就放任这个傻子这么欺负我么?我娘家是什么样的身份,我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至于偷家里的红糖和鸡蛋么……”

说着,还不动声色地往土炕边走去,似乎想坐上去继续哭喊。

这一举动被林静漪看在眼中,她瞬间想起原主的记忆,以前原主路过四房家的时候,曾看到赵氏偷偷摸摸往土炕底下藏着什么东西,不过幸亏原主是个傻子,连赵氏都不曾防备她。

她抢先一步拦住赵氏,转身伏在地上,往土炕底下摸了摸,果然在缝隙里看到一个簸箕,里面藏着的全是没吃完的红糖和鸡蛋,簸箕旁边还放着一个瓦罐,只有寻常的盐罐大小。

林静漪心中狐疑,连同簸箕和瓦罐一起拿了出来,将瓦罐往地上一倒,里面竟然全是铜钱。

赵氏的整个脸色都不好了,急忙畏惧地看向林老太太:“娘,你听我解释……”

林老太太盯着瓦罐里的铜钱,瞬间爆发出怒骂声:“好你个作死的蹄子,敢偷老娘的东西!还敢背着老娘藏私房钱!真当这个家里你是老大了?你们四房这是反了天了想分家么?”

赵氏被林老太太举着拐杖打得抱头鼠窜,急忙辩解道:“娘,这些东西是我娘家兄弟送来的,银钱是我的嫁妆……嫁妆银子我们能自己收着的,你不能连我们的嫁妆都搜罗去啊……”

林老太太咬牙呸了一声,继续怒骂道:“你当老娘是瞎子还是聋子,你娘家兄弟小半年没来了,你这鸡蛋是金的,能搁半年都不会坏?再说你有多少嫁妆,老娘还能不知道?怪不得家里时常丢东西,原来是被你这个嘴烂生疮的腌臜玩意儿偷了,村长家可真是好教养!”

自从赵氏嫁进林家后,就整天拿自己是村长的女儿说事,嫌弃林家穷,每有不顺心的事,总要大嗓门往外面闹一闹,动辄就威胁自己要回娘家去,搞得整个林家都很没有面子。

别说林老太太,即便是林老太爷那样好说话的人,对她都不是很喜欢。

再者,当年赵氏嫁进林家时,赵家嫌弃林家配不上,听说赵老夫人为了拿捏赵氏,给赵氏陪赠的嫁妆十分寒碜,这件事一直是林老太太心里的刺,总想着要在赵家人面前讨还面子。

如今抓到赵氏居然偷盗林家主房的东西,林老太太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娘,别打了,再打就死人了……”

赵氏被林老太太打得上蹿下跳,四处躲避,全身都留下了青紫的伤痕,额头还流血了。

情急之下,只能大声喊:“你以为我想偷东西么?要不是你们林家这么穷,连口吃的都没有,以我娘家的身份地位,又怎会做这种事?我本来在娘家好吃好喝的,就因为嫁进林家……”

听到这些话,林静漪不由摇头叹了口气,这人一犯蠢,真是无可救药。

林老太太摆明了就是讨厌赵氏拿她娘家是村长的事来拿捏自己,她还偏偏往枪口上撞。

果不其然,听到赵氏的哭诉,林老太太更加气得跳脚:“好啊!你现在是后悔嫁进林家了?作死的蹄子,快给老娘滚出去,回赵家村当你的千金小姐吧,老娘这里不伺候了!”

说着,生拉硬拽着想把赵氏赶出去,就在这时,林静欣忽然冲了上去。

扒着林老太太的手腕,用力咬了下去,只把林老太太咬得叽叽歪歪乱叫。

林静欣松开口,冲着林老太太恶狠狠地威胁:“死老太婆,敢打我娘,咬死你!”

“……”

林静漪抽了抽唇角,这下好了,自己作死不算,又来了个猪队友。

林老太太捂着手腕,更加气得跳脚:“好你个小杂种,老娘连你一起打死了干净!”

见赵氏和林静欣被打得抱在一团痛苦,李氏有点不忍心,还想上前,却被林静漪拉住了。

林静漪向她摇了摇头,顺带着把林小风也拉到一边,明显一副隔岸观战的架势。

不是她不帮赵氏,而是三房的地位向来低,若李氏刚才真上前劝架了,搞不好自己都得挨顿打,更何况,赵氏多次陷害原主,害得原主被毒打,她还没有那么好心去救这样的人。

“娘,娘,别打了……”

原主四叔林大河的声音传来,林静漪回头看去,居然连林老太爷都被他搬来了。

林老太爷来到门口,唉声叹气地问:“这又是咋了?这个家还能不能有点消停?”

见林老太爷和林大河都来了,林老太太这才收手,撸起袖子怒骂道:“你个死老头子,是四房的这个贱蹄子手脚不干净,偷咱们家的东西,还藏着私房钱,怎么,老娘还打不得她了?”

说着,还看向林大河逼问:“老四,你给我说说这是咋回事儿!”

林大河今日没去地里做活,谎称去镇子上有点事情,实际是去找狐朋狗友喝酒去了。

回到家中就听到林老太太打骂赵氏的声音,他不敢上前,只能先去请林老太爷过来做主。

他瞥眼看着倒在地上的那堆铜钱,不由在心里抽疼,这些银钱都是他和赵氏辛辛苦苦存的,林家现在还没有分家,如今这些铜钱被林老太太发现,肯定要上缴给主房的。

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救下赵氏,还不能留下藏私的罪名。

林大河灵机一动,立即露出谄媚的笑脸:“娘,你这就错怪四房了,这不你的寿辰要到了,我们就想着存点银钱,给娘你买点像样的首饰么?就是要给你惊喜,才一直瞒着没说。”

林老太太冷冷一笑:“你把老娘当三岁小孩哄呢?”

“哪儿能呢?”

林大河举起右手,做出发誓的样子来:“娘把我们拉扯长大不容易,孝顺娘不是应该的么?”

看到此,林静漪不由暗暗佩服起这位四叔来,果然油嘴滑舌,黑得都能给他说成白的。

之后,林大河乘胜追击,直到把林老太太说得心气儿顺了,这才救下赵氏母女。

林静漪看戏半天,也是累了,将赵氏从三房拿走的东西带走,就领着李氏和林小风走了。

“站住!”

还没走出四房所住的院子,就被林静香的声音阻止。

回过神来,果然看到林静香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手里的东西:“妹妹拿的是什么东西?”

林静漪反问:“妹妹让姐姐找个大夫看看眼睛,姐姐居然没去么?”

她把手中的糖和鸡蛋拎起来,呈给林静香看:“自然是四婶从我们三房拿的东西。”

林静香道:“如今我们林家还没分家,三房的东西都该交给奶奶,妹妹是想藏私?”

这时,林老太太也被她们的声音吸引,从四房屋中出来,明显摆出让林静漪交东西的架势。

见林老太太和赵氏都站在自己身后,林静香找到靠山,不由挺了挺腰杆:“我们到底是晚辈,有什么好的东西,都该先给爷爷和奶奶,妹妹不由分说把东西全拿走了,是不是不太好?”

林静漪内心呵呵了一声,以林老太太对大房的偏心程度,这些东西,即便她真的交给主房,想必第二天也会落到大房的肚子里,她没那么傻,即便拿去喂狗,都不会让大房沾染半分。

“静香姐很想要这些东西吗?”

林静漪笑了一声:“找奶奶要去啊!”

“你……”

见林静漪戳穿了她的心思,林静香的脸色一红,心虚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是让你把东西交给爷爷和奶奶,你可别忘了,咱们还没分家呢!无论银钱还是吃食都是奶奶做主!”

不待林静漪给出回应,一旁的林老太太按捺不住了,抄起拐杖怒斥道:“好个不识相的野种!还不快把东西交给静香?就你这样的下贱胚子,也配吃这种精细的东西?

对于林老太太的话,林静漪表示:呵呵。

做人可以偏心,但是偏心到这种地步,真可以说是丧心病狂了。

她眨了眨眼睛,问:“奶奶,我辛辛苦苦累了一天赚来的东西,你让我交给静香姐?”

钱氏这时脸色也有点挂不住,急忙站出来:“是这样的,你也知道,你静香姐向来身子不好,若是能吃点好东西,或许还能补补,咱们都是一家人,你也是想着静香好吧?”

“娘……”

林静香很合时宜地装柔弱孝顺,摇了摇头,做出凄楚委屈的样子来:“我没有关系的,就是爷爷和奶奶年纪大了,静香想让他们吃点好的,就是不知道妹妹肯不肯答应了……”

说着,还将视线看向林静漪,露出得逞炫耀的表情。

林静漪轻轻一笑:“静香姐说得倒是好听,但也得做到啊!”

见林老太爷也在场,并没有离开,林静漪更加放下心来:“按照静香姐说的,有什么好东西都要先交给爷爷和奶奶,烦请静香姐看看你和大娘身上的衣裳,再看看爷爷和奶奶的衣裳,两位老人家还穿着带补丁的粗布棉衣呢,静香姐和大娘怎么好意思穿这样精细的衣裳?”

“我……”

林静香一时语塞,又听林静漪微微叹气:“静香姐在咱们林家的女孩子里,算是岁数最大的,理应成为我们的表率,结果静香姐说得和做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岂不是要带坏妹妹们?”

林静漪心中冷哼,想跟她玩道德绑架这一套,林静香委实还太嫩了点。

“静香的衣裳是老娘给钱买的,你有意见?”

见林静香哑口无言,林老太太只能帮腔道:“老娘一大把年纪了,不屑穿那些精细衣裳!”

“奶奶真是心疼孙女呢!”

林静漪又是一笑,道:“奶奶也知道我先前落水差点没命,如今身子虚得很,用自己赚的钱,给自己买点好的补补,奶奶也会支持的吧?不会不顾我这个孙女非要把东西收回去吧?”

“你这个贱种玩意儿,老娘可没有你这样的孙女,谁知道是哪个野男人的种!”

林老太太破口大骂:“真当自己是千金小姐了?再不把东西交出来仔细老娘怎么收拾你!”

林静漪站在原地没动,林老太太气得不行,直接看向旁边的林大成怒吼:“老三!”

林大成从地里干完活回来,却在自家三房没看到李氏母子,又听到四房这边传来哭泣声,料想肯定是三房和四房闹起来了,连忙赶过来,却看到林老太太在教训林静漪和赵氏。

他一直躲着没敢动,如今被林老太太忽然提名,被吓了一跳。

林大成啊了一声,只能硬着头皮走出来,清了清嗓子,勉强摆出父亲威严的样子:“胡闹!你是什么样的身份,能吃这样精细的东西?还不快把东西交给静香?快给我回屋去!”

“……”

林静漪彻底无语了,这家人还能再奇葩一点么?

一个林老太太是这样也就算了,不料连原主的亲爹也是这样。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李氏先忍不住了,指着林大成的鼻子大骂:“咱们家静漪的身份怎么了?怎么就不能吃这样精细的东西了?就许大房的丫头吃好喝好的,咱们家的就活该饿着了?”

林老太太占着婆婆的身份,李氏纵使心里有千种委屈万分愤怒,都不敢跟长辈呛声。但是对林大成,李氏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以后不再指望他了,便鼓起勇气开了口。

“我……”

林大成被李氏骂懵了,只会搬出林老太太平日里惯爱说的那句话:“静漪哪里能跟静香比啊……”

“静漪哪里不能跟静香比了,你给我说说清楚?”

李氏气得直抹眼泪:“我是上辈子造了孽才会嫁给你这种懦夫,连自己的闺女都不知道护着!就知道偏袒别人家的丫头,别人家的丫头再好,怎么不管你叫爹啊?你这是要把我们娘儿俩往死路上逼啊?老娘明儿就带着静漪和小风投河去,让你眼见不着也乐得清静!”

这么多年了,林老太太一直拿林静漪的身世说事,坏了她的名声不说,还让静漪平白受这么多罪,李氏心中的怨气早就冲破天际了,这次终于能好好发泄一番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林大成也急了,支支吾吾地纠结:“就是……”

这时,林静漪打断他的话,问:“爹,刚才奶奶打我和娘的时候,你在的吧?”

林大成被她问得一愣,只能讷讷地嗯了一声。

林静漪又道:“身为人父,身为人夫,理应保护自己的妻子儿女,连四叔都知道这样的道理,刚才你眼睁睁看着我和娘挨打,却没有出现,这时候也没有资格站出来让我交东西吧?”

“我……”林大成又一阵语塞,憋得脸色通红,一边是生他养他的亲娘,一边是给他生儿育女的婆娘,他能怎么办呢?最终叹了口气,当众人以为他要说什么时,反而转身灰溜溜地走了。

“好哇,你这是要反了天了!忤逆老娘不说,连自己的亲爹都不认了!”

林老太太抄起拐杖想打林静漪,却听到林老太爷的怒斥声:“都给我住手!”

林老太爷重重地咳嗽了几声,平了平胸脯:“你们是不是要把我气死才甘心?”

“爷爷。”

林静漪装出一副可怜委屈的样子:“爷爷待静漪好,静漪全都知道,静漪以后自然孝顺爷爷,可是爷爷也知道静漪是个什么情况,就想把身子养好了,快点赚钱还清聘礼而已。”

“我知道,我都知道。”

林老太爷安抚道:“东西你拿去,不够的,四房家里刚才找出来的,你再添补些,爷爷奶奶活到这般大年纪,吃穿有什么好不好的?把你身子养好要紧,咱们一家人不计较这个!”

说着,还恶狠狠地瞪了林老太太一眼:“给我回屋去!再闹事,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爷爷,四叔家的东西,你留着和奶奶吃吧,正因为年纪大了,才不能亏待自己啊。”

林静漪展开笑脸,又看向林静香道:“静香姐刚才也说要孝顺爷爷奶奶,希望别是嘴上说说,到时候爷爷奶奶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又全到了你们大房那里,对了……”

她转向林老太爷提议道:“爷爷,我刚才想过了,静香姐身子弱,八成是整天闷在家里所致,这好人也给憋出病了,以后让静香姐多往田里走走,干点活,兴许身子骨就锻炼出来了!”

“还是静漪想得周到!”

林老太爷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自然没想这么多:“静香,你以后也跟静漪她们去田里吧,咱们是乡下人,又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身娇体弱的,你看静漪她们干完活身子骨就不错!”

林静香脸色白了白,最终扯出一个难堪的笑:“是,爷爷。”

动漫关键词:性饥渴的麻麻乱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