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在医务室被教官做得腿软,娇妻在厨房被朋友玩得呻吟

2022-05-06 14:55:3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梅絮是在纠结中度过的。  每每看到钱包里放着的那张画展票,梅絮就燥郁的厉害。  月嫂的钱薄郡付了,生活用品也是他买的,就连医院的妇科医生都是他打点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梅絮是在纠结中度过的。

  每每看到钱包里放着的那张画展票,梅絮就燥郁的厉害。

  月嫂的钱薄郡付了,生活用品也是他买的,就连医院的妇科医生都是他打点过的。

  这些钱王萝虽然给她了,可她没机会给薄郡。

  两千块,真的不足以感谢这么多付出,也无法抵消她对他的歉意。

  画展是在周日举办,周五下午没课,梅絮想了想,还是去了万盛地产。

  公交车到站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梅絮干脆站在公司门口等。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直到公司的人走光了,她也没等到薄郡。

  万盛地产是双休制,周末不上班,思忖了下,梅絮找出薄郡的号码,踌躇了好半天都没有拨出去。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看到他的号码她脑子里就会回想起他在川菜馆里说的话来。

  编辑了一条短信发出去,梅絮握着手机等了好半天,直到夜幕降临,对方也没回短信。

  这下,梅絮心里更愧疚了。

  垂头丧气的回了学校,梅絮正盯着手里的票往宿舍楼走,一不留神就撞在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上面。

  一抬头,入目就是靳云深笑眯眯的俊脸。

  不等她喊老师好,就见靳云深俯身将她掉在地上的票捡了起来。

  正欲说话,却见他突然伸手拉住了她散开的鞋带。

  几乎是下意识的,梅絮便缩回了脚,赶紧蹲下把鞋带系好了:“谢谢老师。”

  靳云深手指微怔,起身将票递给梅絮:“好巧,我也买到了画展票,周末介意同行吗?就算老师为上次的事情向你道歉,你可要给老师一个改过的机会。”

  梅絮正为周末看不看画展做心理战,现在有人给了她个台阶下,条件反射就点头了。

  点完头,她又有点后悔。

  “那就这么说定了,周日早上九点,我在校门口等你。”靳云深根本不给她反悔的机会,摸了摸她的头便走了。

  一直到周日早上,薄郡都没有给她回短信。

  梅絮后续又给他发了几条短信,他都没有回。

  换了身得体的连衣裙,梅絮数了数这段时间兼职赚的钱,还不够一张画展票的钱。

  出了校门,靳云深已经等在了马路边。

  见梅絮出来,他下了车,帮她打开了副驾驶位置。

  靳云深十分绅士,手挡在门框上,等梅絮坐好,他又俯身帮梅絮系好了安全带。

  梅絮没想到靳云深会给她系安全带,突然间跟一个大男人贴的这么近,她连忙往后靠了靠。

  不远处,薄郡坐在黑色的车内,暗深的双眸如鹰般盯视着不远处的一幕,脸色渐渐发寒。

  韩初透过后视镜看了自家老板一眼,弱弱道:“薄先生,他叫靳云深,据我调查,他私下跟大少爷接触过几次。”

  微微颔首,薄郡点开短信,翻了翻梅絮给他发的那几条短信,迅速敲了一行字出去。

  短信很快到了梅絮手机上,梅絮眼睛一亮,迅速点开了短信。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薄郡约她画展结束后在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见面。

  靳云深一边开车,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了眼梅絮的屏幕,状似无意道:“谈恋爱了?”

  摇了摇头,梅絮道:“一个朋友。”

  展厅离北城大学有些远,一路上,梅絮都在思考见了薄郡该怎么说。

  到了画展,靳云深绅士的帮梅絮拉开车门,两人一起进入展厅。

  展厅很大,人很多,两人在展厅转了一圈已经过了一上午,进了VIP厅,人数骤减,梅絮按捺着兴奋的心情,下意识在周围寻了一圈,却没有发现薄郡的身影。

  画展结束之后是小型拍卖会,梅絮对拍卖会不感兴趣,正想往外走的时候却无意中看见陈晟搂着一个女人正坐在观众席。

  靳云深也在观众席找了个位子坐下,于是梅絮找出手机,打开摄像头,猫着腰就坐在了靳云深的旁边。

  朝着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梅絮借着靳云深宽大的身体将摄像头对准了不远处的两人。

  陈晟搂着的女人比梅兰竹年轻很多,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年纪,长着一张网红脸,时不时用深V领口内的丰乳蹭一蹭陈晟的手臂,两人暧昧的耳语着,陈晟笑的牙床都露出来了。

  那个女人媚眼如丝的看着陈晟,如果不是在拍卖会,而是在电影院,估计陈晟早就按捺不住了。

  梅絮看得胃中作呕,心中却对梅兰竹再没有一丝同情。

  录完像,梅絮刚打算溜走,就见韩初缓步走进来,坐在了最前排的首席位置。

  往韩初身后看了看,却没有见到薄郡的身影。

  正有些失望,就听前面有个大腹便便的老板笑呵呵的对韩初说道:“韩秘书这是代表薄总来的?

 梅絮怎么也没想到,韩初居然跟北城的巨头薄家有关系。

  “他叫韩初,是薄氏集团董事长薄郡的特助,今天应该是代表薄郡来的。”靳云深突如其来的低语令梅絮蓦地回神,侧头就见他正跟旁边的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缓声解释。

  靳云深似乎没有注意到她的视线,继续道:“韩初是薄老板的心腹,薄老板生性低调,这些年大部分场合都由韩初代为出席,不过最近听说薄楚回来了,收购了不少董事的股份。”

  梅絮不动神色的听着,两人一来二去,倒是给了她不少有用的信息。

  拍卖会很快开始了,韩初只是淡定的坐在那里,直到最后一副压轴拍卖作品上场,他才不紧不慢的举起了手里的牌子。

  韩初一举牌,其他那些准备举牌的人便自觉的缩回了手。

  看到这种场面,梅絮心中不由愤懑遗憾。

  这幅油画是她在这次画展里最喜欢的一幅画,笔触生动,立意明确,构图突破常规,风格十分大胆豪放,给她一种桀骜不驯的感觉。

  而这幅画,即将要落入他人之手。

  个中滋味,只有她能体会。

  就在拍卖槌敲了第二下的时候,坐在她旁边的靳云深突然举起了牌子。

  一时间,场内哗然,所有人的视线唰的就朝着这边集中而来。

  还没等梅絮反应过来,她的视线就撞上陈晟的。

  陈晟显然很惊讶,很快他就将放在女人腰间的手缩了回去,而后狠狠的瞪了梅絮一眼。

  那个女人看了梅絮好几眼,眼神不断在她和陈晟之间转换,最后哼了一声,转了回去。

  抚额,梅絮郁闷的皱鼻子,跟靳云深打了个招呼便快步走出了拍卖厅。

  看了看时间,才刚十一点半。

  梅絮一边往咖啡厅走,一边先发制人的申请了个新企鹅号,将视频给梅兰竹发了过去。

  梅兰竹是个微商,加她企鹅号根本不需要验证,发完视频,梅絮将视频存进云盘,果断的把各项记录都删了个干净。

  好心情的吹了个口哨,梅絮回头往展厅扫了眼,勾唇一笑。

  三年了,也该算算账了。

  中午的咖啡厅顾客寥寥无几,薄郡坐在靠窗的位置,梅絮还没进去就看到了他。

  他今天穿的很休闲,白球鞋,破洞牛仔裤,洁白的T恤,若非他那张辨识度很高的脸,梅絮根本认不出他来。

  几次见面他即便是不穿职业装,也穿着规整的西装,突然换成这样的打扮,仿佛一个青春气息十足的学长,倒是将他身上的淡漠气质敛去了不少。

  梅絮盯着她看了足有一分钟,直到有个羞涩的女生坐在了他对面,她才恍然回神。

  那个女生似乎在问他要联系方式,主动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却见薄郡淡漠如冰的扫了她一眼,根本没接她的手机。

  女生难堪的踌躇了半天,拿出纸笔,将一串手机号码写在了纸上,推在了薄郡面前,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便快步跑了。

  女生前脚刚走,便见薄郡面容无波的站起了身。

  眸光微转,他在瞥到梅絮之际蓦地一愣,继而唇角微勾,绽放出了一个淡如雪莲的浅笑。

  正午阳光正好,梅絮杵在玻璃外,一时竟是晃了眼。

  好半天,她才尴尬的咳嗽了下,红着耳朵走了进去。

  长这么大以来,薄郡算是她见过的男人里最帅的存在了,这么优质的男人竟然看上了她,梅絮总觉得是在开玩笑。

  坐在薄郡对面,梅絮扫过桌子上放着的那张纸条,突然就想起了王萝曾跟她说了一句话。

  她说找男朋友不能找太帅的,不然没有安全感。

  现在,梅絮似乎有点理解了。

  将王萝给她的钱以及她赚的兼职钱一并递给薄郡,梅絮道:“楚先生,相亲的事情我十分抱歉,想来想去,我都觉得应该弥补您在这件事情里的付出,并且郑重的跟您道歉。”

  薄郡微勾的唇角渐渐抿紧,下巴绷紧,俨然心情不悦。

  良久,直到梅絮想要起身告辞时,男人突然开口道:“梅小姐可有男友?”

  梅絮摇头。

  “可有心仪之人?”

  梅絮摇头。

  薄郡眸光发深的看向她:“这世上最难还的便是人情债,既然梅小姐执意要还债,不妨帮我个忙。”

  梅絮眉头微蹙,本来不想再跟薄郡有牵扯,可在看到咖啡馆外走进来的韩初时,她心头微动,点了点头:“可以,只要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肯定帮你。”

  “如此,给我三个月追求你的权利。”薄郡淡然的话令梅絮大惊失色,不等她说话,男人便继续道:“三个月便好,给你也给我一个了解彼此的机会。”

  薄郡的直白令梅絮好半天都难以消化,她皱眉,疑惑道:“以你的条件……”

  “有理由的喜欢,不是真正的喜欢。”薄郡仿佛总是能够看透她的心思,简言意骇的便将她想要说的话全数截断。

  看着渐渐走近的韩初,梅絮思绪纷飞,心微微发沉,暗自攥紧了拳头。

  韩初是她接近薄郡的唯一途径,就凭她现在穷困潦倒的现状,如果不走极端,恐怕她直到死都未必有机会见到那个她恨了三年的男人。

  垂着眼皮,梅絮眼底划过一抹阴戾,痛快的点了点头:“好!”

  韩初臂弯里夹着一幅画,走到他们跟前扫了薄郡一眼便坐了下来。

  将手里的画随意的往桌子上一放,韩初沉沉的叹了口气。

  薄郡蹙眉,故作疑惑的看他。

  韩初装模作样的将手里的画扔给薄郡,郁闷道:“别提了,我老板让我给他拍幅画回去,这不,人家不喜欢,把画送我了。”

  “这种画对我这种没有艺术细胞的人来说,就跟废纸一样,皓哥,你平时对这些东西有研究,送你了。

 薄郡看了看已经裱好的油画,直接推向了梅絮:“我在北城没有房,出租房放这些不实用,不妨你先帮我收着?”

  薄郡明白,如果直接送梅絮,如此贵重的礼物,她定然不会接受。

  从这幅画放在桌上,梅絮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那幅画,见薄郡眼神恳切,梅絮侧眸扫向韩初,却见他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而后便跟薄郡打了个招呼,走了。

  “我住校的,这么贵重的作品,放在宿舍不合适的。”梅絮很想将这幅画带回去品赏些日子,可她甚至连个出租屋都没有。

  心里突然就十分酸涩,以前她一直觉得金钱对她来说,并没有多重要,够花就足矣。

  可自从知道韩初是薄郡的特助之后,她突然就觉得,没有钱,她想要报仇,真是痴人说梦。

  光是韩初身上穿的那一身行头,就是她打工好几年都买不起的,真的很难想象,他的老板薄郡又是怎样的存在。

  心情复杂的摸了摸面前的画,指尖划过里面画着的星河,梅絮抿了抿嘴,将画推了回去;“抱歉,我没有……”

  “你说的不错,这么贵重的作品,该是有个配它的住所的。”薄郡的话令梅絮微怔,下一刻,便见他在手机上翻出了一些楼盘信息,推在了梅絮的面前。

  “夫人可有时间陪为夫去看看婚房?”薄郡略带戏谑的话语令梅絮措不及防,等她回神,他已经霸道的拉住了她的手。

  直到上了车,薄郡俯身给她系安全带,她才有些不自然道:“楚先生,我们之间,还不是那种关系。”

  “别急,不久的将来,我们会是那种关系。”薄郡抬眸,挺立的鼻尖霎时间距离她的咫尺间,灼热的呼吸交融着,不断喷在彼此的肌肤上,令梅絮的脸愈发发红。

  心脏不自觉的狂跳起来,梅絮睫毛颤动,直到男人起身坐回驾驶座,她才长长松了口气,抬手扇了扇发烫的脸。

  该死的,平时那个牙尖嘴利的自己怎么一到他面前就变成哑巴了。

  “你脸红的模样很可爱,我希望在这三个月内,只有我有资格目睹这样的你。”薄郡无意的话语令梅絮莫名想起了靳云深,同样是系安全带,差距还真是大。

  这男人,太会撩拨人了。

  一路上,梅絮都在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认真开车的男人。

  她想来想去,都觉得像薄郡这样的男人,不会单身到现在,甚至沦落到相亲的地步。

  车开到售楼处的时候,她终于开口问道:“楚先生,您怎么会想到去相亲的,以你这样的条件,实在是想不通。”

  薄郡将车停好,解开安全带:“姻缘天注定,你的出现令我庆幸从前的不将就。”

  不过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总是能带上几分撩拨人心湖的暧昧,令梅絮少女心萌动。

  故作听不懂,梅絮解开安全带,赶紧下了车。

  看了一下午的房子,傍晚的时候王萝突然打来了电话。

  王萝说梅兰竹带着一个老太太来她们宿舍了,让梅絮赶紧回来。

  薄郡赶紧把梅絮送回了学校。

  梅絮气喘吁吁的到了宿舍楼,还没进去,王萝就快步跑了过来,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奔驰车:“絮絮,她们给你办理跑校手续了,你在宿舍的所有东西也都被搬家公司搬走了。”

  梅絮皱了皱眉头,走过去时就见梅兰竹陪着外婆坐在车后座,见她过来,直接打开了车门,让她上车。

  外婆笑眯眯的看着梅絮,伸手就拉住了她的手:“絮儿,走,跟外婆回家。”

  梅絮看到外婆就眼酸,所有伪装的坚强瞬间崩塌,险些落下泪来。

  她没想到,梅兰竹竟然这样卑鄙,竟然利用外婆逼她回去。

  从小到大,外婆就是最疼她的人,三年前那件事情发生以后,全村的人都耻笑她,唾骂她,只有外婆护着她,这些年若非外婆偷偷接济她,她可能早就退学了。

  眼眶发涩,梅絮声音微颤道:“外婆,您怎么来了?”

  “絮儿,外婆老了,没几年活头了,外婆放不下你。”外婆话里的深意梅絮很明白,她想让她和梅兰竹和好。

  梅絮攥紧外婆的手,上了车。

  车很快开向了城里最繁华的地段,进入了富丽小区。

动漫关键词:在医务室被教官做得腿软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