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被宠物开了苞高H怀孕 三天做了二十几次是不是会很多

2022-05-06 14:54:4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吃完烧烤,梅絮悄悄问老板要了账单。  用王萝的手机打开打车软件输入目的地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她是从北城大学跑出来的时候遇到楚皓的!  抬手揉了揉头

 吃完烧烤,梅絮悄悄问老板要了账单。

  用王萝的手机打开打车软件输入目的地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她是从北城大学跑出来的时候遇到楚皓的!

  抬手揉了揉头发,她小心翼翼的抬眸往男人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心里阵阵发虚。

  该不会露陷了吧?

  想到那笔可观的报酬,梅絮抿了抿嘴,伸手拽了下薄郡的衣角。

  薄郡眼角的余光从未离开过她的身影,将她刚才的心虚小表情尽收眼底,见她纠结于开口,不禁莞尔:“听说大学城的出租房性价比极好,你倒是会过日子。”

  心湖微动,梅絮不由喜从心生,连忙如小鸡啄米般狂点头:“对对对,大学城不仅房租便宜,装潢精细,最重要的是能感受一下大学生的青春朝气,沾沾光,刚才事发突然,幸亏北城大学没关后门,让我走了条捷径,不然也遇不到你了,哈哈……”

  心虚的打着哈哈,梅絮掩饰性的摆弄着手机:“天色已晚,今天麻烦你了,今天的午饭我请客,我去万盛地产找你,中午见!晚安!”

  不等他说话,梅絮便赶紧拉着满脸疑惑的王萝跑了。

  第二天一早,万盛地产,销售部。

  薄郡穿着一身销售人员的工装,淡漠的坐在工位上办公。

  韩初搬了个小板凳坐在他的身后,时不时往周围的工位上看。

  今天大概是万盛地产开创以来,氛围最和谐,工作效率最高效,环境最优雅的一天。

  所有人都打着十二分精神高度集中的工作,目不斜视,销售电话打得礼貌又温柔,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眼睛一个个都像是得了斜眼病,齐刷刷的集中在某个气场强大的工位上,生怕一个表现不佳就被这个总公司的董事长给开了。

  韩初挠了挠后脑勺,对着自家老板笔挺的后背,张了好几次嘴,到底还是没说出话来。

  就在他快要被自己给折磨死时,微信里咻地发来一条小视频。

  点开一看,韩初顿时乐了,赶紧递给了薄郡。

  薄郡淡漠的扫了他一眼,视线扫过视频内容之时,脸上的寒霜瞬间消融了些许,周身的气势也敛了不少。

  韩初默默在心里数着数字,果然在数到三的时候,薄郡嘱咐他道:“去订一家医院附近的餐厅,要川菜,再去找一个靠谱的月嫂。”

  韩初仿佛吃了士力架,立马来劲了:“薄先生,那个渣男的工作……”

  眼皮子微垂,薄郡端起咖啡抿了一口:“于我而言,时间就是金钱。”

  “抱歉,是我糊涂了。”韩初颔首,快步走了出去。

  一个一年收入都抵不过自家老板一分钟收入的男人,确实不值得浪费时间。

  市二院,梅絮紧张的坐在走廊里,时不时往手术室的方向看一眼。

  眼前不知何时多了两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梅絮微愣,在看清楚来人时,不由惊讶:“楚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抬手看了下手表,梅絮疑惑:“还没到中饭时间呀!”

  薄郡眸光发柔,扬唇浅笑,伸手指了指旁边的韩初:“他咳嗽,我陪他来看看。”

  韩初头皮发麻,迎上梅絮的视线,他连忙捂着嘴剧烈的咳嗽了几下。

  专业使然,韩初身上穿的是高定西装,价格不菲,梅絮视线扫过韩初的行头,再看薄郡身上穿的销售工作服以及上面别着的工作牌,她思忖了下,站起身朝着韩初礼貌性的伸出了右手:“您好,我是张柔,您是楚先生的上司吧?”

  嘶……可她怎么总觉得在气势上,楚皓略压他一筹呢?

  这下子,韩初彻底尴尬了。

  紧张兮兮的望了薄郡好几眼,他咬了咬牙,刚想伸出手,就听薄郡声色冷然道:“咳嗽容易传染,握手就免了,他是我兄弟。”

  韩初尴尬的缩回手,面色苍白道:“嗯,你们聊,我去看病。”

  看着韩初逃也似的背影,梅絮担忧道:“你朋友好像病的很严重。”

  薄郡扫了梅絮右手几眼,状似无意道:“她女朋友的咳嗽刚好。”

  梅絮轻笑,原来是女朋友传染的。

  不远处,韩初内心咆哮:“exm?女朋友在哪里?”

王萝手术后身体很弱,需要留院观察几天。

  照顾王萝睡了,梅絮正打算出去买点日常用品,就见韩初提着好几个袋子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一个中年妇女。

  薄郡介绍说这是给王萝请的月嫂,又接过袋子递给梅絮,梅絮一看正是她要去买的东西。

  说实话,梅絮有些受宠若惊,更多的是难以言喻的感动。

  她并不是张柔,跟他认识也不过几天的光景,她从跟他见面就态度不善,说话也没有留过情面,可他却屡次帮她。

  这一次,更是直击她内心。

  细节展现教养,态度决定品格,面前的他,是个好男人。

  心中不自觉升起了一丝欺瞒他的羞愧,梅絮抿了抿唇瓣,结巴的说了几声谢谢。

  从病房里出来,梅絮从包里拿出仅剩的两千块,递给了薄郡:“谢谢,这些钱我不知道够不够,你先拿着,不够的话,等我发工资……”

  “不必。”薄郡莫名觉得这些钱刺眼,他单手插兜,神情略有些淡漠:“不必跟我见外,在我看来,在你我关系中,你始终是吃亏的一方。”

  梅絮眉头微蹙,疑惑的看他:“我怎么会吃亏。”

  眸光发深,薄郡盯着梅絮看了良久,直到她耳根渐渐泛红,他才淡淡道:“我对你怀有不纯的目的,而你对我,并没有目的。”

  他说完便转身朝着电梯口走去,直到他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她才蓦然回神。

  并没有目的吗?

  垂眸看了看手中的钱,梅絮想了半天都没有想明白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心中莫名惴惴不安,想了想,梅絮拿出手机,给张柔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梅絮把薄郡夸的绝无仅月,张柔却没什么兴趣的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最终还是让她继续替她先跟薄郡处处。

  无奈的挂了电话,梅絮刚转身,就见韩初站在不远处摆弄手机。

  心虚顿时滋生,梅絮刚想解释,就听韩初骂道:“一群坑货,害得老子掉了段位!”

  紧接着,王者农药输了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舒了口气,见韩初沉迷于游戏,梅絮便没有打扰他。

  韩初回到车上,薄郡正发短信,韩初思忖了下,将手机里的录音递给了薄郡:“薄先生,梅小姐给张小姐打电话了。”

  收起手机,薄郡盯着韩初的手机,好一会儿,他才抬手点了播放。

  霎时间,熟悉的音调便传了出来。

  “张小姐,楚先生是个十分出众的男人,不仅各方面条件符合您的期望值,在照顾人方面也十分无微不至,张小姐貌美,楚先生英俊,在我看来,你们十分登对,如果结婚,相信你们的婚姻生活也会很美满,我很羡慕,也很替您高兴……”

  后续的话还没来得及播出来,男人冰冷的手指便按下了暂停键。

  沉沉的垂着眸子,薄郡攥紧手机,呼吸渐渐沉重。

  车内的气氛突然就变得十分压抑,薄郡指关节泛白,几乎要将手中的手机捏碎。

  韩初神色发怵,喃喃道:“对不起,薄先生。”

  “纵然千般万般优秀出众,入不了她的眼,又有何意义。”薄郡嗤笑,随手将手机扔给韩初,伸手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

  屏幕亮起的那一刻,女孩儿明媚的笑脸赫然出现在了眼前。

  这张壁纸的像素有些差,没有美颜,也没有滤镜,显然是张老照片。

  可就是这张没有丝毫摄影技巧的老照片,却足以平息他内心的所有酸楚与燥郁。

  粗糙的指腹温柔的抚摸着壁纸上的小脸,薄郡深吸了口气,浅淡道:“去饭店。”

  收到薄郡发来的饭店地址,梅絮拄着脑袋,不由感慨:“萝卜,这男人还真是对我胃口,可惜了,名草有主了。”

  王萝凑过来看了眼短信内容,也跟着叹气:“长相英俊,也爱吃辣,小资家庭,又对你这么好,的确可惜。”

  转了转眼珠子,王萝突然想到了什么,贼兮兮道:“你刚才不是说那雇主对楚先生兴趣一般吗?不如你跟她多说点缺点,拆了他们,自己上?”

  梅絮抬手弹了弹王萝的额头,帮她掖好被角:“我是独身主义者,对恋爱没兴趣,更何况,干一行要敬一行,这种事不能做。”

  从那件事发生起,她便再也没有对爱情产生过憧憬。

  有些恨,宛若附骨之疽,放不下,也忘不了。

  中午十二点,梅絮刚走到电梯口,就见打开的电梯门里走出了她今生最痛恨的两个人——梅兰竹和陈晟,梅絮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握紧。

  三年前黄凡枝去世没多久,度假村的项目就批了下来,一个穷困潦倒的村庄瞬间变成了开发村,地价飞速飙价,在陈晟的政策下,但凡有点地的人家,都成了百万起价的有钱人。

  梅家什么都少,就地多。

  村里开发以后,几乎全村都在北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买了房子,而梅家,已然成了村里的首富。

  就在梅絮晃神之际,一个狠辣的巴掌猛地打在了她的脸上。

  “梅絮!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小风是你的亲外甥,你不仅不帮忙,更当众羞辱你的亲姐姐”陈晟刻薄的话难听至极,没有丝毫害过人的自责。

  血腥味瞬间在口腔里散开,脸火辣辣的疼。

  一石激起千层浪,梅絮轻笑了一声,他还以为自己像以前一样好欺负吗?梅絮勾唇,捏了捏手腕,冷飕飕的看向了陈晟。

  下一秒,陈晟就被梅絮一个利落的过肩摔狠狠的摔趴在了地上。

陈晟已经被摔懵了,迎上她的视线,莫名就打了个冷颤。

  见他想爬起来冲过来,梅絮直接从口袋里抽出了一把弹簧刀。

  陈晟喉头滚动了下,到底没有勇气拦着梅絮。

  电梯门关上之际,她隐约就听到梅兰竹骂道:“瞧你那窝囊样,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陈风可是你儿子,不想你们陈家断后就赶紧想办法,你疼不疼,臭婊子。”

  最后三个字狠狠地刺痛了梅絮的心,这三年来,她虽然恨极了他们,可她到底是顾念她跟梅兰竹的昔日之情的。

  在过往的无数个夜晚,她都会自欺欺人的跟自己说梅兰竹是因爱蒙蔽了双眼,这一切都是陈晟的错,毕竟母亲去世之际,梅兰竹曾哭的晕厥过去好几次,也曾跟她抱头痛哭。

  她刻意不去联系这家人,刻意的试图去理解梅兰竹,将所有的仇恨都转嫁在陈晟和薄郡身上,可如今,她幡然醒悟,原来一切,不过是她以亲情为由的自欺欺人。

  并不是所有人的心都是肉长的。

  在梅兰竹的心里,她不过是个臭婊子。

  仰头,深吸了一口气,梅絮用力的将眼泪逼回去,抬步走出了电梯。

  到了川菜馆,薄郡已经到了。

  她刚坐下,就见对面的男人面色一沉。

  注意到他的视线放在了她的脸上,她抬手摸了摸脸,拿过菜单,问道:“楚先生喜欢吃荤菜还是素菜?”

  薄郡没说话。

  梅絮心口沉了沉,扬起浅笑,故作轻松道:“我喜欢吃荤菜,这家川菜馆的菜色看起来不错。”

  “谁打的?说?”凌厉的话语宛若剑气般袭来,刺得梅絮面色一僵。

  握着菜单的手指咻然收紧,梅絮浅笑:“这是我的私事,我认为我没有必要向你汇报。”

  一句话,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凝滞。

  本以为他会就此打住,梅絮正要点菜,一只略有些粗糙的大手突然覆在了她的手背上。

  梅絮惊了下,条件反射的缩手,却被攥得更紧。

  皱眉,梅絮抬眸看向对面的男人,不等她开口,便见他格外严肃道:“这次相亲,我是认真的。”

  这次相亲,我是认真的。

  这句话在梅絮脑海里回旋了几圈,好半天才嘭的平地起雷,惊得梅絮险些跳起来。

  好一会儿,梅絮才有些结结巴巴道:“楚先生,您,您,您相中我了?”

  不等男人说话,她又紧张道:“您看上我哪一点了?”

  这可是代相亲,男方相中她了算是怎么回事儿。

  将梅絮眼底闪烁的情绪尽收眼底,薄郡眸色发沉,松开了她的手:“点菜吧。”

  眼瞧薄郡并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梅絮悄悄松了口气,翻了翻菜单,心里始终慌得厉害。

  张柔跟她完全是两个类型的女人,这么下去,迟早得出事。

  点了俩个菜,薄郡又加了几个菜,等菜的时候,薄郡出去打电话,看着摆满桌子的热菜,梅絮抿了抿唇瓣,给张柔发了个微信。

  她突然觉得这一切有些荒唐离谱,代相亲的目的是为了帮雇主解决相亲对象,现在怎么变成替雇主谈恋爱了。

  薄郡是个难得的好男人,她不能拆人姻缘。

  一直到薄郡回来,张柔都没有回她微信。

  心不在焉的往嘴里塞吃的,梅絮时不时抬眸打量下对面的男人,见他给自己夹菜,心中的愧疚便又深了几个度。

  想了想,梅絮找了个借口去了洗手间。

  给张柔连续打了几个电话,对方竟然一直是关机状态。

  在洗手间来回踱了几步,梅絮把心一横,快步走到了薄郡面前。

  薄郡正喝水,他喝水的动作很优雅,梅絮看着这样一个优质的男人,踌躇的开口道:“楚先生,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薄郡握着水杯的动作微顿,侧眸斜睨她。

  梅絮低着头宛若犯错的小学生道:“对不起,其实我是北城大学大三的学生,我……”

  将事情的整个经过跟薄郡说了一遍,她从包里拿出身份证,放在了他的面前。

  指尖在名字上点了点,梅絮声音微弱道:“我叫梅絮。”

  话音落毕,好半天,包间里静的可怕。

  终于,梅絮忍不住了,掏出那两千块放在桌上,鞠躬道歉完,转身便往门外跑。

  “不错,我相中你了,并看上了你的每一点。”

  突如其来的表白令梅絮顿在了原地,她咕咚咽了口口水,好半天才像是机器人似的,僵硬的转回头来:“楚先生,你……”

  “叫什么名字都无妨。”薄郡转眸,直直的看向了梅絮:“我只知道,梅小姐,我很中意你。”

  明明他的话语那么浅淡,可听进梅絮的耳里,却如同闷雷。

  “啪!”

  手里的包毫无征兆的滑落在了地上,梅絮猛地回神,手足无措的捡起包,又鞠了一躬,拉开门就狂奔了出去。

  看着关上的木门,薄郡修长的手指摸了摸水杯,缓缓笑了。

动漫关键词:被宠物开了苞高H怀孕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