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摄政王含着玉势跪撅挨打臀缝,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

2022-05-06 14:54:1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梅兰竹脸唇俱白,好半天才晃神道:“小絮,我知道你是看我现在有钱了,心理不平衡,说吧,姐给你多少你就肯救你亲外甥?”  梅絮微微勾唇,认真打量着眼前这张曾令她无比爱戴的

梅兰竹脸唇俱白,好半天才晃神道:“小絮,我知道你是看我现在有钱了,心理不平衡,说吧,姐给你多少你就肯救你亲外甥?”

  梅絮微微勾唇,认真打量着眼前这张曾令她无比爱戴的面孔,好半天,直到梅兰竹有点发慌,她才轻笑道:“要我救他,可以。”

  梅兰竹喜形于色,期盼的看向她。

  “将你从妈身上拿走的资产全部转移给我。”

  轻飘飘的一句话,便令梅兰竹面色骤然垮塌。

  她没有再说任何话,只是给了梅絮一个怨毒的眼神便走了。

  梅絮讽刺的笑,冷声道:“没有做好当穷光蛋的准备,就别他妈再来假惺惺的找我。”

  她很清楚,在梅兰竹心里,金钱远比她儿子的命重得多,这样的人,令她恶心。

  进宿舍楼的时候,堵在门口的那些同学默契的给她挪开了一条路。

  还没上台阶,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几道刺耳的议论声。

  “真没想到梅絮居然是这种人,势力又无情,连自己的亲外甥都不救。”

  “是啊,她姐都那么低声下气了,她竟然还惦记人家的财产,难怪她人缘那么差。”

  “黎娜你以后离她远点,这种人最喜欢背后捅人刀子了,长得好看又怎样,心丑陋的很。”

  “……”

  攥紧楼梯扶手,梅絮眯了眯眼睛,径直扭头朝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说话的黎娜是她的舍友,平日里就喜欢跟她对着干。

  微微一笑,梅絮深深的盯着黎娜周围的几个女生看了会儿,点点头:“你们的话我记住了,我会找机会让你们深刻的见识下我丑陋的内心。”

  黎娜嗓子眼一梗,脸色发僵,气得跺了跺脚。

  午睡期间,宿舍门突然被狠狠磕上,梅絮瞬间被惊醒。

  坐起身,地上到处都是颜料和护肤品。

  打了个激灵,梅絮迅速跳下床。

  她的化妆包大敞着,口红断成了好几截,眉笔也被砸成了粉末,就连粉饼也被染上了红色的颜料。

  再看床单边缘,入目就是一个用颜料写的大大的“傻逼”二字。

  化妆包她睡前整理好的,不过才睡了一觉,就成了狼藉一片。

  宿舍一共有四人,两人去找男朋友,只剩下了她和黎娜,不用想都知道这一切是谁干的。

  舔了舔唇瓣,梅絮脸色发凉,阴戾的扫了一眼对床。

  拿起手机,打开摄像,将现场画面都录好,又将浴室和卫生间里都录了一遍,确定现场无人,她保存好,戴好手套,直接从包里搜出来二千块,放在了对床的枕头下面。

  做好这一切,她听到外面黎娜带着几个女生回来了,她立刻装出一幅很可怜的样子,拿出手机“报警”,听到她在报警,刚进门的几个女生骤然变了脸色。

  独独黎娜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讽刺道:“梅絮,你以为警局是你家开的?你有证据吗?就诬陷我们。”

  梅絮假装抹了抹眼泪:“有本事你们别走,我相信警察叔叔一定会还我个公道的!”

  黎娜一愣,紧接着就跟那几个女生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骂梅絮是个傻逼,说她们今天倒要看看警察怎么治她们的罪。

  警察很快就来了,梅絮冷冷勾唇,拿出DV机就递给了警察。

  将手机里录的视频一并给了警察,梅絮哭着道:“警察叔叔,她们不仅把我的东西毁了,对我造成了精神损伤,还偷走了我两千块,这已经构成了盗窃罪!”

  黎娜等人在听到DV机里放出的声音时已经懵逼了,现在听到梅絮的话,顿时炸毛。

  直到警察从黎娜的铺上翻找出两千块,几个人的脸色已经变成了猪肝色。

  一直到几个人被警察带走,黎娜才猛地反应过来,骂道:“梅絮,你这个阴险的贱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撒由那拉~”梅絮眨了眨眼睛,朝着几人挥了挥手,用口型跟她们道别。

  薄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偌大的办公桌后,薄郡坐在办公室后,正饶有兴趣的盯着笔记本电脑里的视频看。

  视线不自觉凝在画面里那个坐在椅子上的纤瘦身影上,略有些粗糙的指腹隔着屏幕划过那张故作气愤的小脸,唇角不禁勾起。

  韩初站在办公桌前,小心翼翼打量着自家老板的脸色,提醒道:“薄先生,四点半有个视频会议。”

  “嗯。”薄郡唇角愈发勾起,指尖敲了敲

 今天也不知怎么了,平时很少打折的化妆品店,今天抱团打折,还有一家抽幸运顾客竟然抽到了她,送了她一套不便宜的护肤品和一支她一直舍不得买的牌子口红。

  刚出化妆品店就接到了警察局打来的电话,对方告诉她黎娜等人要被拘留三十七天。

  一瞬间,梅絮有种被运神附体的感觉。

  心情颇好的过了周末,周一下学去做兼职的时候,一辆银灰色的奥迪车突然停在了她的面前。

  车窗降下,露出了一张儒雅英俊的脸。

  男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下巴上蓄着修剪整齐的胡子,身穿一身和车同色的西装,唇角噙着温暖如春风的笑意,明明是一张亲和力十足的脸,却令梅絮变了脸色。

  微微颔首,梅絮礼貌道:“靳老师好。”

  靳云深示意她上车,笑道:“小絮,马上就是评奖学金的时候了,黎娜的事情,我想跟你谈谈。”

  眉头微蹙,梅絮暗自冷笑,上了车。

  车很快停在了市中心最高档的商场前,梅絮透过车窗打量着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的大牌广告,突然笑了几声。

  靳云深摘了安全带,看她:“小絮,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靳老师,以权谋私的感觉,肯定特别好吧?”梅絮回眸,直直的看向靳云深:“今天断得是我的口红,您可以买一支新的给我,明天断得是我的腿,不知靳老师打算买个什么给我,假肢,还是拐杖?亦或是……硕博连读保送资格?”

  靳云深开车门的动作微顿,笑道:“你的话有些道理,但靳家是书香世家,不允许任何人的档案上有污点,我做这件事并不是为了黎娜,而是为了我自己。”

  靳云深的回答令梅絮十分意外,不等她说话,靳云深又道:“黎娜性子粗莽,属家门不幸,她冒犯了你,我深表歉意,看在我们的师生之情上,我希望你能网开一面。”

  梅絮毫不畏惧的迎视着他,突然嫣然一笑:“抱歉,靳老师,您身为老师,曾教育过许多人要维护社会正义与公平,您有您的家门规矩,我有我的人生准则,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吃,错了就是错了,这样得来的奖学金,我用得违心,也恶心。”

  推开车门,梅絮潇洒下车。

  夏日的阳光下,女孩儿的笑容明媚动人,回头带起的马尾辫肆意飞扬,衬得她脸上的小表情狡黠极了。

  那一瞬间,靳云深竟是忘了回应,直到女孩儿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人潮里,他才恍然回神。

  上了车,他系好安全带,盯着女孩儿坐过的位置看了会儿,突然愉悦地笑出声来:“有点意思。”

  兼职回来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洗漱完,浑身疲惫的爬上床,正想好好睡一觉却收到了王萝的电话,电话接通,那边就传来了阵阵隐忍的啜泣声。

  “萝卜,别哭别哭,你怎么了?我去找你。”王萝是她大学里最好的朋友,在王萝没找男朋友之前,她们俩几乎形影不离。

  要好地址,梅絮穿着睡衣就往外跑。

  校门外,薄郡沉沉的坐在车里,手机屏幕不断暗下又亮起,深邃的星眸微垂,似有似无的盯着短信栏,脸色冷沉。

  韩初不安的坐在驾驶座上,心中暗暗后悔。

  从他下午多嘴告诉了自家老板梅小姐跟年轻教授同乘一车开始,自家老板的脸色就很难看。

  这都好几个小时了,他感觉自己都快被这种气氛压死了。

  就在这时,一个纤瘦身影宛若救世之光,骤然射进了永夜。

  “薄先生,好像是梅小姐。”韩初高兴的语调宛若开启弹簧刀的按钮,下一秒,薄郡炙热如刀的视线便准确无误的射向了校门口。

  梅絮正面色匆匆的打车,可大半夜的,校门口根本没有出租车经过。

  薄郡斜睨了韩初一眼,韩初咕咚咽了口口水,麻利的解开安全带,跳下了车。

  很快,黑色的车便如猎豹般擦着他的鞋尖开了出去。

  车停在梅絮面前时她都快急哭了,车窗降下露出薄郡的脸时,她竟然生出了一丝庆幸和感动,甚至都忘了自己张柔的身份。

  不等她说话,男人的磁性嗓音便传了过来:“去哪里?我送你。”

  车开的极快,夜晚的霓虹景象不断在车窗外向后倒退。

  梅絮紧张的攥着手,直到车停在医院,她这才恍然察觉到自己没带钱。

  下了车,她尴尬的踌躇了半天,还未开口,突然就被下了车的男人打横抱了起来。

  淡淡的烟草味混合着薄荷气息扑鼻而来,男人宽阔的胸膛透着阵阵温暖,烫的梅絮脸唰得就红了。

  还未挣扎,就听男人清淡道:“你的鞋丢了一只,不怕脚被扎破。”

  梅絮一怔,欠着身子一看,果然她的拖鞋只剩一只了。

  尴尬的蜷缩起脚趾,她声弱如蚊:“谢谢你,其实我可以跳着走的。”

  薄郡赞同的挑眉,“你确定医院会让一个穿着睡衣还单脚跳的人过去?”

  张了张嘴,梅絮竟无言以对。

  到了妇产科,梅絮远远的就见王萝一个人坐在凳子上哭。

  从薄郡怀里跳下来,梅絮轻喊了她一声,快步跑了过去。

  王萝一看到她哭得更凶了:“絮絮,我给他打电话了,他不承认孩子是他的,他,他竟然说……说像我这么不自爱的女人,是想让他喜当爹,你说这是人话吗?”

 皱眉,梅絮拿过王萝的手机,直接给渣男拨了过去。

  电话打了五遍挂了五遍,梅絮脸色愈寒,编辑了条短信给他发了过去。

  很快,电话就回了过来。

  冷笑了一声,梅絮冷声道:“限你二十分钟,立刻到市二院。”

  挂了电话,王萝好奇的看了眼短信,瞬间惊道:“絮絮,你好聪明!”

  现在的人们最怕什么,最怕社会舆论。

  梅絮是美妆博主,虽然粉丝还没破百万,却也足以毁个渣男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渣男瞬间怂了。

  二十分钟后,渣男给王萝打了个电话,约她们在医院附近的巷子里碰面。

  “絮絮,别去,他打架很厉害的,这肯定是个陷阱。”王萝拉着梅絮的手,使劲儿摇头。

  梅絮眉头微蹙,问护士要了双鞋,又让王萝把鞋换给她。

  薄郡站在一侧饶有兴味的看着梅絮干脆利落的动作,不由失笑。

  他看向王萝:“他的照片给我。”

  梅絮疑惑看他,就听他淡淡道:“有几个朋友是开武馆的,好久未见,今晚适合小聚。”

  撇了撇嘴,梅絮试探道:“你……认真的?”

  薄郡浅笑:“江湖救急。”

  半个小时后,巷子口。

  几个壮汉宛若拎小鸡似的提着几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男人,直接扔在了薄郡的脚下。

  张了张嘴,几个壮汉硬生生将“薄先生”改成了“皓哥”。

  梅絮满意的抬脚踢了踢已经没办法动弹的渣男,硬是踮起脚尖搂住了薄郡的肩膀,朝着他放了个电眼:“楚先生,不错嘛,江湖侠友很给力!为你狂点一百个赞!今晚我请你们吃烧烤喝啤酒!”

  昏暗的路灯下,薄郡视线温柔的扫过肩膀上搭着的小手,唇角微不可察的勾起:“为夫人两肋插刀,是为夫应尽的责任。”

  梅絮脸一红,嗖的缩回了手,不自然道:“别瞎说,这么多人看……”

  王萝哭的眼睛都肿了,她伸手紧紧抱住梅絮,身体不住的微颤。

  梅絮听着她隐忍的哭声,鼻子不禁发酸。

  虽然她没有交过男朋友,但她清楚那种痛,当年她被下药被强奸,一夜之间,从黄花大闺女变成了全村唾骂耻笑的荡妇,那种撕裂般的痛和恨,她懂。

  有些东西,并不是钱可以衡量的。

  --------

  烧烤店,梅絮点完菜才意识到自己没带钱。

  面对着围坐了一桌子的男人,梅絮尴尬的恨不得天上立马能掉个金疙瘩下来,以解燃眉之急

  暗搓搓的搅着手指,梅絮似有似无的往对面坐着的男人身上瞟。

  他都开玩笑喊她夫人了,求他再江湖救急一次,应该……可行吧?

  感受着对面时有时无的殷切视线,薄郡唇角微抿,装作没看到。

  直到桌子下伸过来一只小脚,踢了踢他的脚尖,他才淡淡掀起眼皮,朝着对面看去。

  昏暗的灯光下,男人抬眸的霎那竟给人一种惊艳的视觉冲击感,梅絮嗓子眼梗了下,呛了口口水。

  直到男人疑惑看她,她才语速极快道:“楚先生,这里的卫生间脏乱差,我有点害怕,你可不可以陪我去一下?”

  “絮絮,在宿舍你不是总装鬼……”王萝哽咽的话猛地被梅絮的小手捂住,她尴尬的笑了下,恳求的看着薄郡。

  薄郡颔首,站起了身。

  去卫生间的路上,薄郡见梅絮时不时用古怪的眼神打量他,不由失笑。

  “单我已经买过了。”他顿住脚步,情不自禁的抬起手,想要摸摸她的小脸,手指在落下之际,却只是在她的鼻尖上轻点了下。

  微凉的触感融化在梅絮的肌肤上,过电般的感觉不期然而至,梅絮睫毛微颤,竟是如点穴般僵在了原地。

  四目相对,男人俯身而来,梅絮心脏急跳了几下,在男人的鼻尖几乎碰住她的鼻尖之际,她猛地开口道:“停!”

  小心翼翼的向后退了几步,梅絮支吾道:“我,你,我们,我们现在的关系,还,还没到可以接吻的地步,楚先生,请克制。”

  悦耳的轻笑声突然从头顶传来,薄郡眉眼含笑,令梅絮有种被撩到的感觉。

  “唔,”男人挑眉,拉出一道上扬的音调,“原来夫人脑补的画面是接吻。”

  伸手,男人从她的脸上摘下来一小片炭灰,“看来我们之间的默契还有待培养,夫人以为如何?”

  “你,我……”梅絮脸色爆红,拉开卫生间的门就冲了进去。

  嘭的一声,薄郡看着那扇关起来的门,不自觉的摸了摸唇瓣。

  嘶……好险。

办公桌:“最多几天?”

  韩初迅速反应过来:“刑事拘留最多三十七天。”

  迎上薄郡讳莫如深的眼神,韩初拿出手机:“我这就去办。”

  还未出门,就听到身后传来幽幽一句:“个别化妆品店,似乎该搞搞活动了。”

动漫关键词: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