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被教官CAO到爽男男

2022-05-06 14:53:2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阮星听出了对方是谁。H市见过的那位,萧局长的掌上明珠……“等你过来,见面再说。”慕少霆说完,便直接冷漠的挂断了电话。慕湛白站在厨房里,炯炯有神的眼

阮星听出了对方是谁。

H市见过的那位,萧局长的掌上明珠……

“等你过来,见面再说。”慕少霆说完,便直接冷漠的挂断了电话。

慕湛白站在厨房里,炯炯有神的眼睛冷不丁被爸爸凌厉的的眼神盯上,小身子没忍住的发了下抖。

软软在厨房门口,没敢进。

爸爸骂哭了小星阿姨?真是坏蛋!

软软正想着爸爸和小星阿姨怎么了,下一瞬就被爸爸的大手给拎了起来,接着进入爸爸结实的怀抱。

小家伙被抱到门口。

“哥哥……”软软朝后头叫道。

慕湛白看了一眼厨房里不转过头来的小星阿姨,又看了一眼脸色黑沉,站在门口穿鞋的爸爸,一颗小小的心脏,慌乱不已。

但他只能先随爸爸离开,保证的说:“小星阿姨,我下次再来看你……”

慕少霆在门口穿上皮鞋,却没有给女儿穿鞋子,抱着女儿,直接推门走了。

慕湛白急忙穿好鞋子,在后面追上。

等到一家三口都坐进停靠在小区门口的路虎揽胜车子里,慕湛白目视前方,咕哝着说:“爸爸,你很过分。”

软软缩在车后座安全座椅上,抿着小嘴。

慕少霆启动了车子,视线凝结成冰了般,一言不发。

父子两人此刻的表情,可谓是差成了如出一辙。

……

“小星,我爸妈打算给你和我哥买婚房了,你不说说想住哪个区吗?我爸妈积蓄不少的,你不用客气,我建议你最好买市中心的房子,上下班方便。”

慕少霆走后,李妮就给阮星打来了电话。

“买婚房?”阮星觉得这太快了。

就这个问题,两人聊了一会儿。

但李妮觉得阮星状态不好,让她赶紧休息。

结束通话以后,阮星没休息,先去收拾了桌子上的碗筷,又洗干净了碗筷盘子,

整理完厨房和餐桌,阮星开始打扫整个屋子的卫生。

却发现门口有一双阿狸脑袋模样的小鞋子。

是软软的。

看来是还没来得及穿鞋,就被她爸爸抱走了……

上班才没多久,就跟老板的关系闹得这么僵。

究竟是谁的错,阮星不知道。

阮星觉得自己可能要失业了,或者,应该主动辞职。

叹了口气,又去阳台打扫,她这才看到,阳台上有一个烟灰缸。

烟灰缸是最普通的那种,房东备的。

阮星不抽烟,家里也不来异性,所以这烟灰缸始终没被用过。

今天,这烟灰缸里却有了烟灰,还有两截才抽完不久的烟蒂。

她将烟灰倒进垃圾桶里,再用抹布到处擦了擦,直到人的肉眼看上去再也没有一粒灰尘,但是,阮星一抬起头,却正好看到了自己昨天晾在阳台上的……黑色蕾丝胸/衣。

镂空边饰,面料柔软,为的是穿紧身职业装不露内/衣痕迹。

还有一条同色的內/裤,刺绣网纱面料……

平时家里根本不来外人,更别说是男性,所以晾晒內衣这种事,阮星从来没有讲究。

这房子小,其实也容不得讲究的人住。

两平米的卫生间,潮湿阴暗,不适合晾衣服。

阮星收起內衣。

虽说被异性看到自己的內衣也没什么,身上又不会少块肉,但一想到他可能打量过,阮星就还是会感到有一丝丝的不自在……

 

  晚上,慕家老宅。

一家人的用餐时间,慕少霆不在。

张娅莉夹了一块青瓜到湛湛的碗里,又给软软夹了一块:“听奶奶的,不喜欢吃也要吃一些,你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小心不长个子。”

餐桌上其他人都在用餐。

慕湛白看着碗里的青瓜,扒进嘴里,乖乖的吃掉了,吃完仰头看向奶奶:“奶奶,你为什么不吃洋葱?”

桌上有一盘炒洋葱,慕湛白和妹妹很喜欢吃,太爷爷也很喜欢吃,小叔叔和二奶奶都喜欢吃,只有奶奶一个人不喜欢吃。

每次炒洋葱都要放得老远才行。

奶奶说她闻到那股味道都会吃不下饭。

张娅莉还没说话,就听蔡秀芬若有似无的哼了一声:“贱人就是毛病多,这不吃,那也不吃的。”

老爷子耳聪目明的,听到后,皱眉咳嗽了一声,以此来警告儿媳妇蔡秀芬,不要在吃饭的时候找茬。

蔡秀芬扬了扬眉,继续吃饭,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何不妥,但也见好就收,不说了。

张娅莉自然也听到了蔡秀芬的讽刺,但她没做理会,而是识大体的对孩子们说:“奶奶不吃洋葱是遗传,奶奶的爸爸生前就不吃洋葱。”

“哦!”慕湛白别扭的使着筷子,说:“我认识的一个漂亮阿姨,她也不吃洋葱。”

张娅莉笑了笑。

这世上不吃洋葱的人何其多。

还有香菜,不吃的也大有人在。

晚饭以后,两个小家伙出去玩,天黑以后,乖乖上楼,洗洗睡了。

……

这是一个冗长的夜。

阮星陷入梦中,辗转反侧。

梦里水声哗啦啦的,慕少霆在洗澡,她开门,走到他的身后,贴上去,搂住面前男人这具健硕腰身。

他转过身,低头,在她脖子上侧吸出一串吻/痕。

她仰起头,想要更多。

粗/重的喘/息声,肆无忌惮的一寸寸触/摸,使她发抖,被汗水打湿的一缕缕发丝,黏在脸上,忍受着她所不能承受的热/烫。

绷着的身体,变得颤/栗。

她后退,慕少霆又压上来,短暂的对视后,唇与舌细腻交/缠。

难言的声音低低地从唇/舌间溢出,身体的感觉像被海浪拍打着一样,忽高忽低,她睁开眼睛,清晰看到男人浓密得叫女人都嫉妒的眼睫毛。

忽然,画面一转。

年过半百的富商在朝她招手,笑得狰狞。

“啊!”阮星从床上惊坐起来。

呼吸一起一伏,六神无主。

过了好半天,才总算松了一口气,明白刚刚的一切都只是虚无的梦。

还好。

还好是梦。

A市外面此时正是黑夜,天空不见一颗星星,阮星一半的意识都被梦境里的人与事拽住,走不出来。

自从五年前在电视上看到那位年过半百的富商,阮星每每想到宝宝的亲生爸爸,就会自动代入那位富商的脸

 狭窄昏暗的房间里,刚刚成年的梅絮幽幽转醒,衣服凌乱的散落了一地,昨晚恶梦般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她无助的抱紧了身体。

  “小絮,这次是姐对不住你,昨晚本该由我来陪项目老板,可是你也知道村里最看重女人的清白,你不一样,你马上要去城里念书了,以后会留在大城市生活,没有人会发现……”

  “呵,清白,这就是你联合陈晟给我下药的理由?”梅絮冷冷一笑,看向坐在床边的亲姐姐,眼中多了一丝嘲讽,“梅兰竹,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呢?你也配提清白,这些年你都做了什么你以为我不清楚吗?”

  梅絮捡起衣服穿上,一把抓住梅兰竹的衣领,用力撕开,暧昧的痕迹顿时暴露在空气中, 梅兰竹没想到梅絮动作这么快,脸上划过惊慌,迅速捂住胸口,声音微颤道:“姐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你晟哥是村长,只要这次度假村开发案定下,你想要嫁给谁都可以!”

  二人争执间,门外传来纷乱的脚声,下一秒门被暴力撞开。

  陈晟带领众村民气势汹汹的涌了进来,梅絮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他们便举着手机,对着梅絮就是一阵猛拍。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梅絮呆呆的坐在床上,梅母黄凡枝劈头一把掌狠狠扇打在了她的脸上。

  “你怎么这么不要有呢?真是丢尽了我们梅家的脸面,竟然干出这种下作的事。”

  黄凡枝脸色铁青,揪着梅絮的头发一顿乱打。

  梅絮身上就穿着一件单薄的外套,面对众人,她下意识蹲下身子,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陈晟眼底划过奚落之色,眯着眼睛跟围观的村民打了个手势。

  正等着看好戏的村民纷纷动作起来,有扔菜叶的,有扔臭鸡蛋的,伴随着各种难听的话也接踵而来。

  黄凡枝气的嘴唇都白了,一口气没上来,捂着胸口跌了过去。

  县医院,梅絮靠墙坐着,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母亲突发性心脏病,短时间得不到救治便会毙命,村里离县城很远,就算是开车,至少也要半个小时。

  当时村民拦着她不让她给母亲急救,梅兰竹只知道搂着哭,烈日炎炎,她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生命流逝,却什么都做不了。

  事到如今,梅絮就算是再傻,也明白自己掉入了一个阴毒的连环圈套中。

  先是给她下药,又让梅兰竹用苦肉计拖住她。

  然后将有心脏病的黄凡枝带到了捉奸现场。

  黄凡枝好面子,他们不仅煽动村民谩骂她,梅兰竹更有意无意在言语上刺激黄凡枝,多重刺激下,黄凡枝犯病顺理成章。

  梅絮抖着身子,狠狠地攥紧了拳头,缓缓站起身操起了一旁的板凳。

  愤恨的看着跪在病床前哭得歇斯底里的梅兰竹,梅絮的视线缓缓放在了正安慰她的陈晟身上。

  板凳落在陈晟后脑勺之际,她硬生生的停住了。

  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梅絮指甲嵌进肉里,用力收紧。

  为这种人渣葬送一生,不值得。

  来日方长,总有一天,她会让他们都付出血的代价!

  三年后,北城。

  坐在公交车里,梅絮看着手里的烫金名片,上面写着“薄郡”二字,今天是周末,梅絮接了个代相亲的兼职,男方是个北城本地人,月薪一万的销售员。

  下了车,梅絮径直朝着一家咖啡馆走去。商业街很热闹,处处都是拥挤的人潮,进了约定好的咖啡馆,梅絮抬手看表,时间刚刚好。

  清冷的眸子在咖啡馆里扫视了一圈,不由蹙眉。

  本该爆满的咖啡馆今日出奇的冷清,一眼望去,只有坐在靠窗位置上的一个男人。

  白衬衫、黑西裤、寸头、靠窗的位置……

  跟雇主发给她的信息完全符合,梅絮确定之后蹬蹬走过去,坐在了男人对面的位置。

  一室朝晖中,男人正侧头望着窗外,刚才他背对着阳光,梅絮看不清他的脸,现在两人相对而坐,只有一张桌子的距离,男人回头深邃漆黑的眼睛望着她,梅絮呆滞了瞬间。

  这男人,怎么长得比女人还好看。

  心急跳了好几下,梅絮握手掩饰性的清咳,“你好,我是张柔,我想我的择偶标准你应该已经清楚,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必再浪费时间,毕竟你一个小小的销售员,即便是本地户口,短期内也很难在北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买车买房,达到我期望的生活水平。”

  顿了顿,梅絮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名片推给了对面的男人:“这是薄氏集团老总的名片,什么时候你的经济实力达到他的百……不,万分之一,我再考虑跟你喝杯咖啡。”

  代相亲,就是又快又狠的解决掉雇主不愿应付的相亲对象,让对方彻底死心。

  话当然是怎么狠怎么说,最好一次性解决掉,免得雇主再受干扰。

  看着对方拾起名片,梅絮耐心的等待着他恼羞成怒的转身离去。

  没想到,男人不但不怒,反而意外的笑了笑。

不得不说,男人的笑容很迷人,配合他出众的外貌,更夺人眼球。

  梅絮蹙眉,心里却有点不对劲,这个男人的气质实在跟销售员出入太大。

  男人掏出一张名片推给梅絮,名片上写着楚皓,万盛地产销售部经理,跟雇主给的信息一致。

  稍稍松了口气,梅絮扬唇一笑,毫不留情面的将名片推了回去:“我想我们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告……”

  辞字还未出口,男人就将一支手机推在了她的面前。

  手机屏幕亮着,上面显示着手机银行余额。

  “如此,楚某人可有资格跟张小姐喝杯咖啡了?”大提琴般磁性嗓音缓缓传出,男人面容清隽,冷傲的气质宛若雪中劲松,凌然而来。

  迅速的将余额后方的零数了一遍,梅絮艰难的滚动了几下喉头,突然就很慌。

  她的任务是解决雇主的麻烦,不是给雇主添麻烦。

  心思转动间,就见男人再次将菜单推在了她的面前。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小小的销售员,竟然有五百万的存款。

  薄郡有多少资产她不清楚,但五百万的万倍……实在是个可怕的数字。

  梅絮攥紧包带,懊恼的扫过菜单,站起身,匆匆跟男人打了个招呼,就快步往洗手间走去。

  “薄先生。”她才刚走,一个提着公务包的眼睛男就走到了男人的身侧,恭敬道:“万盛地产那边已经安排妥当。”

  薄郡收起唇角的笑意,将桌子上的手机扔在韩初的身上,声音发寒:“整整五百万,没有任何零头,生怕她看不出来这钱是你刚转进去的?嗯?”

  韩初闻言浑身一震,后背嗖嗖发汗,愣是没敢说一句话。

  “记住,她不是普通女人,别用你对待其他女人那套对她,时刻带上脑子。”

  薄郡纤长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冷眼吩咐道:“张柔那边做做工作。”

  洗手间,梅絮烦躁的徘徊了几圈,还是从包里翻出手机,给雇主张柔打了过去。

  这次雇主给的价格很高,足够她一个学期的学费了,所以决不能搞砸了。

  现在看来拆婚是拆不成了,她得先请示一下后续怎么办。

  电话打了好多遍都是占线中,梅絮蹙眉,翻出微信给雇主发了段语音。

  将楚皓的真实情况跟张柔汇报完毕,梅絮装模作样的洗了洗手,快步走了出去。

  刚回到座位,就收到了张柔发来的微信。

  张柔说让她先替她跟楚皓相处一段时间,替她摸摸底,事成之后,她再给她三倍的佣金。

  思忖了下,梅絮偷偷打量了下对面坐着的男人,视线扫过桌上的丰盛甜点和自己面前的焦糖玛奇朵时,她微勾唇角,回了个OK的表情。

  她代相亲也不止一次两次了,第一次见到应对的如此得心应手的男人。

  “既然张小姐留下来了,我们不妨相处试试,我这里恰好有两张画展票,不知张小姐有没有兴趣一起?”

  看着桌上平展的画展票,梅絮双眸发亮,一直淡定的心湖骤然激起了千层浪。

  梅絮是美术专业的大学生,这次的画展她早就盯上了,可票在预售的时候就售完了,她通宵抢票都没有抢上,现在不仅有两张票躺在她的面前,还是可以进VIP展厅的通票!

  几乎下意识的,梅絮就点了头。

  从咖啡馆出来,梅絮打了个车,赶回了学校。

  走到校门口,梅絮小心翼翼的将画展票从包里拿出来,反复看了几遍,她不由高兴的在地上蹦了几下。

  马路对面,黑色的车内,薄郡坐在后座上,透过车窗玻璃望着校门口那个灵动跳跃的女孩儿,一向淡漠的脸上渐渐覆上了一层暖色。

  韩初扭头望着自家的老板,顺着他的视线望了眼窗外,心底不由轻叹。

  大概也只有在这种时候,自家老板的脸上才能有点人情味儿。

  随便在小吃街买了份麻辣拌,梅絮刚走到宿舍楼下,远远的就见一身名牌打扮的梅兰竹打着伞等她。

  梅絮脸色直接无视她绕着路往门内走。

  “小絮!”梅兰竹喊了她一声,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不等梅絮顿住脚步,梅兰竹便突然拦在了她的面前。

  梅絮痛苦的闭了闭眼睛,深吸了口气,她再次绕开了她。

  “小絮,风儿的病不能再拖了,你好歹是他的小姨,你难道真要眼睁睁看他去死吗?你好狠的心!”

  现在正是午饭时间,来来往往的同学很多,梅兰竹嗓门大开,一下子就吸引来了很多围观的同学。

  梅絮咬了咬牙,冷厉地看向梅兰竹:“让开!”

  梅兰竹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突然嚎啕大哭:“三年了,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任何事情,一直在竭尽全力的帮你……”

  “呵,”梅絮冷笑:“你帮我?梅兰竹,请你搞清楚,当年妈是怎么死的?,从头到尾主谋都是你跟陈晟,妈正是被你害死的!”

  梅絮凌厉的盯着梅兰竹的双眼,一字一句道:“知道什么是报应吗?这就是报应!”

动漫关键词:被教官CAO到爽男男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