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在镜头里被CAO翻了H_骑在突出的木棒上吃饭JOY

2022-05-06 14:52:4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慕湛白望着爸爸黑了脸开车离去消失的方向,他知道,自己是彻底把爸爸给伤到了,扎了爸爸那颗寡欲的心。  软软从楼上下来,走出屋子,问哥哥:“爸爸去哪了。”  “

慕湛白望着爸爸黑了脸开车离去消失的方向,他知道,自己是彻底把爸爸给伤到了,扎了爸爸那颗寡欲的心。

  软软从楼上下来,走出屋子,问哥哥:“爸爸去哪了。”

  “爸爸走了,他可能被我伤透了心。”小家伙自责的低头,内心很难受的对妹妹说,

  “哥哥,我想小星阿姨了!”

  爸爸什么的,不好吃也不好玩,只会凶巴巴的板着脸,慕软软一点也不在乎周末家里有没有爸爸。

  可是小星阿姨就不一样了,小星阿姨漂亮,还香香的。

  “软软,我带你去见小星阿姨怎么样?我知道小星阿姨住哪里!”慕湛白说完,就拉住妹妹的一只手。

  软软点头。

  双胞胎两个一拍即合。

  决定出门打的去。

  出租车后面,慕家老宅的其中一个司机开车尾随。

  当车子行驶到一处名叫“君澜首城”的住宅小区,司机打电话给慕少霆,汇报道:“先生,小少爷和小小姐来到了一个叫君澜首城的小区,现在他们就站在小区门口,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好,我会盯着他们的。”

  挂了电话,司机不敢错眼的紧看着两个小孩子。

  “哥哥,我们给小星阿姨打个电话吧?”软软抬头,看着那些进出小区的叔叔阿姨,老是看她,她有点怕。

  哥哥只知道小星阿姨住在这里,却不知道具体在几楼。

  慕湛白皱着眉头,拉着妹妹的手,就要去“公用电话处”打电话,可是一转眼睛,就看到了小星阿姨!

  阮星看到手拉手的两个孩子,怔在原地。

  老板家的孩子怎么总往她这里跑……

  无奈的走过去,阮星看着两个小家伙天真的脸,问:“你们怎么来这里了?”

  “我,我带妹妹坐出租车来的,我们跟爸爸吵架了,爸爸发脾气吓哭了妹妹,我们……我们没地方可以去。”慕湛白先发制人的说道。

  为了留下,只能让爸爸先暂时背一下黑锅了。

  阮星蹲下,重新审视两个可怜兮兮的小家伙们,伸手摸了摸软软的脸颊,关心道:“听话,回家去,父子没有隔夜仇,你们的爸爸肯定只是一时冲动,他应该很后悔凶了你们。”

  两个孩子被爸爸凶,阮星心疼归心疼,但到底是别人家的孩子,怎么说她都没资格插手别人家的家事。

  失去了留下来的理由,慕湛白没辙的捏了一下妹妹的手。

  软软像是得到了什么神圣的命令,立刻低下头,瘪着小嘴,委屈巴巴。

  “呜……”

  小家伙哭了起来,眼泪像珍珠似的一颗颗往下掉。。

  阮星顾不得其他,立刻将软软抱在怀里,拍了拍软软的背,安慰:“不哭,不哭,阿姨带你去家里吃好吃的。”

  “呜呜……”正哭着的软软,听到阿姨要带她和哥哥回家,立刻不哭了,重重的点头趴在阮星怀里:“嗯,小星阿姨我最爱你咯……”

  阮星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慕湛白尾随其后。

  到了家,阮星放下软软,找出两双新的拖鞋给两个小家伙穿。

  湛湛和软软趿拉着大大的拖鞋在屋子里走,一会儿就走完了,一室一小厅的房子,比慕家老宅小了不知道多少倍,但他们很喜欢。

 

  “先看电视,我去给你们做午饭,想吃什么?”

  阮星打开电视找了动画片给他们看,接着就去看冰箱里都有什么食材。

  慕湛白看了一下软软,说:“软软想吃炸鸡,我就吃什么都行……我不挑食。”

  软软立刻也说:“我也不挑食。”

  她很好养的,吃饱就行了。

  阮星打算的是,先让两个孩子吃得饱饱的,再送他们回去。

  慕少霆的手机号码阮星没存,。

  其实就算存储了,阮星也不敢真的拨打过去让他来接孩子。

  既然两个孩子是坐出租车来的,就还能坐出租车回去,大不了她送他们安全到家门口再离开,阮星这样想到。

  做好饭,三菜一汤,清淡又健康。

  阮星对自己的厨艺还是有一些信心的。

  嘱咐两个孩子不要乱走,阮星拿了钥匙,下楼去买炸鸡。

  楼下刚好就有一家炸鸡连锁店,看上去很干净卫生。

  买好了炸鸡,阮星急忙往家里走,生怕孩子等急了。

  钥匙插进锁孔里,阮星打开家门。

  下一秒,一张成熟精致的男性脸庞映入眼帘。

  原本的笑容瞬间凝结在脸上,她吓得居然不敢进屋。

  可是,这明明是她的家……

慕少霆却看都没再看她一眼,只是提醒了一句:“菜要冷了。”

接着,已经转身,并且熟门熟路的走去了她家两平米都不到的窄阳台上。

阮星愣在原地。

 

这是她的家,可是,两个小的讨债的一样,坐在餐桌前拿着勺子望着空空无也的饭碗等吃饭,倒还乖巧,也很可爱。

只是那个大的,根本就没有把这个房子的主人放在眼里。

换做一般人总该礼貌的交代一声,怎么进门的。

……

阮星先伺候了两个小的吃饭,自己没吃,躲去了厨房。

本该慕湛白和慕软软的妈妈该做的事,现在基本都被她包揽了,还没有工钱。

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阮星本以为厨房是自己的一片宁静小天地,可她错了。

一股清香独特的烟草味道猛地进入她的鼻息。

抬起头,阮星对视上一道深邃复杂的视线。

顿时手足无措,只觉得有他的身躯阻挡,周围的空气都变得不再流通了。

这呼吸不畅的感觉,使阮星紧张。

只想离开。

但他的身体,把她堵在了死角里……

阮星蓦地抬头,男人,不要欺人太甚!

而慕少霆的视线,同时也落在对方看上去很软嫩的唇瓣上。

慕少霆清冷的视线里蕴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属于男人的某种压抑,望着她,却沉默不言。

“慕总,请你自重!”阮星连忙转移视线,外面还有孩子在,阮星不敢大声说话。

“自重?”慕少霆挺拔颀长的身躯欺身压下,感受着女人在他身下如擂鼓般的心跳速度,凝视着她细致如丝绸般的光滑皮肤,薄唇轻启:“自重是指谨言慎行,尊重自己的人格,自己重视。而我此时此刻,正在自重。”

阮星被他强词夺理的无话可说……

说话的时候,男人将她紧紧地禁锢在了怀里,身体与身体间,紧密贴合,没有一丝缝隙。

她没忘记上次解开皮带扣和胸针的时候,男人那里,起了不小的反应……

“慕总……我有男朋友,我也已经订婚了!慕总这样做真的不合适,说出去也不好听,恐怕会累及慕总在外的好名声!”阮星宣布自己并非单身的话,很有冲击力。

她在名分上已经属于另一个男人。

慕少霆目光平静的看着她,仿佛并不在意她是否有主儿。

只见慕少霆嗤笑一声,而后阮星立刻就感觉到,有一只大手正从她的腰际,缓缓往下滑去……

“有人说过,情谷欠一旦从前门进来,智慧便会从后门出去,譬如今天的我。我很期待,你究竟能把我的胃口吊到什么程度?”

慕少霆沉着脸,他的嗓音因压抑而沙哑。

阮星感受着男人纠缠而来的炽热呼吸,面红耳赤……除了觉得冤枉还是觉得冤枉,她从来没想过吊他的胃口。

这时,有手机震动的声响。

“你的手机响了……”阮星松了口气,忍不住提醒。

如蒙大赦!

趁他放松警惕,阮星立刻就想逃离厨房这个是非之地。

但她才推开他,手腕就被男人用力攥住,又扯了回去,一个反手,她小小的身子就被男人彻底裹在怀里。

“嗯……唔……”阮星被迫仰头,纤弱的肩膀被慕少霆结实的双手牢牢捏着,她觉得自己快要被他捏碎了。

推抵,撕打,毫无用处。

反而激怒了一向心高气傲的慕少霆,被他从眉到眼,从鼻尖到嘴唇,细致且狂乱的一路吻下来,半寸都没放过

慕少霆湿热性/感的薄唇,来到阮星锁骨的位置……

“轰”地一声。

阮星只觉得自己的大脑像是炸开了般。

滚烫的眼泪突然不受控制,她的思绪,生生地被拉扯回到五年前不堪的夜。

除了男人粗/重的喘/息声,阮星的耳朵里什么也没有。

阮星又想起自己当年生下孩子以后的事,她跟李妮进行的那通视频通话,不经意看到电视上八卦新闻里的富商。

交易就是交易,无论对方是什么样的男人,她都没有资格说不。

但是如今被强吻,阮星忍不住想起那个年过半百的男人,一阵恶心的感觉袭上心头,头晕目眩。

慕少霆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一只手捏着她的下颌,缓慢抬起,他染上情/色味道的双眸,紧紧凝视着她,“在想什么?怎么哭了。”

阮星呆若木鸡,循声转而望着他。

慕少霆个子太高,阮星在家里穿的是拖鞋,两人之间有很大的身高差,他看着她,就像看一个被他欺负哭的红眼小兔子。

“在想慕总怎么是一个衣冠禽兽,表里不一,性/饥/渴。”阮星收住几欲夺眶而出的泪水,不愿自己脆弱的一面被人看到。

可是委屈的一塌糊涂的时候,哭不哭的,什么时候能被自己本身左右了?

情绪,从来都不听话。

人活在世上,这一生就会有许多经历,好的,坏的,难以启齿的。

阮星却样样具占。

迄今为止最难以启齿的,莫过于五年前发生的不堪。

慕少霆的暧/昧亲吻使她想起了不好的事,而他停止这些动作后说话的声音,更是直接击碎了她外表镀起的那层灵魂。

那层看似坚硬,实则很薄弱的灵魂。

“阿姨……”慕湛白到底闯进了厨房,眼睛警觉的看着姿势奇怪的两个大人。

阮星看到小家伙,赶紧难堪的转过头去,低下头。

慕少霆没看儿子,精致硬朗的脸庞却无比阴沉,仔细回味着阮星形容他的词汇,“衣冠禽兽”,“表里不一”,“性/饥/渴”。

他的姿态,何时变得如此卑微低贱了?

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是能使他无法自拔的。

女人亦是如此。

慕少霆的手机还在执着的一遍遍响起。

阮星被突然放开。

慕少霆接了电话,语气差得像是谁欠了他一百亿美金不还。

阮星离他近,所以能听到对方的声音。

“慕总,你在干嘛?”女人的声音,温柔中带着几分慌乱,“我打扰到你工作了吗?你的声音,有些吓到我了。”

慕少霆的态度,很难不让人心生惧意。

慕湛白抬头看爸爸,就听到爸爸板着脸朝电话里的人问:“找我什么事?”

女人说:“是这样,上次想必慕总走得急,忘了通知我同你一起去A市。”她知道,慕少霆从来就没想过通知她,她这样说,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慕少霆沉默不语,心思还都在身旁低头的女人身上。

女人又说:“我决定星期一去A市,毕业回国以后我本意也是自己创业,加上有父母的支持,我是很有信心的,等我过去,还希望慕总身为成功的前辈,商场上能够指点我一二。

动漫关键词:骑在突出的木棒上吃饭JOY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