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哦~好硬水好多太快了H,军婚高干双腿打开H

2022-05-06 14:51:5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阮星看着眼前海绵宝宝图案的彩纸,直觉软软会喜欢。  收好其它的彩纸,她拿起海绵宝宝这张,就要起身离开。  “啊——”  起身时由于注意力都集中在

 阮星看着眼前海绵宝宝图案的彩纸,直觉软软会喜欢。

  收好其它的彩纸,她拿起海绵宝宝这张,就要起身离开。

  “啊——”

  起身时由于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怎么包书皮才会让海绵宝宝图案发挥最大作用上,完全忘记了身旁的某个男人。

  阮星职业装上别着的一枚胸针,挂在了男人的皮带扣上……

  “对,对不起,我……”阮星看着那挂在一起的两个东西,尴尬不已。

  男人低头,审视她的眼瞳底处透着一股高深莫测。

  “我来解开,马上就好……”阮星两只手慌乱的攥住眼前的皮带。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主动攥住男人的皮带。

  这枚胸针设计复杂,镂空的地方较多,一个枝子挂进了皮带扣中,更不幸,胸针被死死地卡住了!

  阮星越是着急,就越解不开,周围空气变得很热……

  “还要多久?”男人开腔问道。

  阮星抬头,看他。

  慕少霆个子很高,今天穿着黑色西裤,白色衬衫的纽扣解开了三颗,肌理分明的胸膛若隐若现,直刺入阮星的眼睛里。

  “我……我的胸针我不要了。”阮星低下头不敢正视他,结巴道,“但是想要解开,恐怕要把慕总的皮带扣划花。”

  在国外读书的时候,为了提高个人综合素质,她和朋友都有了解过很多大牌,但也仅限于了解。

  她知道,这个皮带扣很昂贵。

  昂贵到她根本赔不起。

  “划花我的皮带扣,总比你这个姿势挂在我身上来的雅观。”慕少霆低头看着这个胡乱摸索了半天,也没解开胸针的笨女人。

  既然他这样说了,阮星就低头,抿紧唇瓣,继续解胸针。

  慕少霆居高临下的,俨如帝王一般,俯瞰着她。

  阮星因为解不开而越发懊恼,急促的呼吸,喷洒在男人身上,有什么东西不知不觉填起了反应。

  只听“咔”的一声。

  这时,皮带扣和胸针终于被分开。

  阮星心头狂喜,笑容染在她白皙潮红的小脸上,仰起头……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她本能的低头看了一眼。

  只一眼,阮星就吓得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再抬起头看男人时,她目光里尽是恐惧和不安……

  身高有一米八九只会多不会少的英挺男人,挺拔站立,面部表情严肃硬朗,像是导师在审视一个犯了错的女学生。

  对视上男人那双漆黑深邃的双眸时,阮星不自在到口干舌燥,只好道歉:“对不起!慕总,我继续包书皮!”

  道歉完毕,阮星捡起一旁地上的海绵宝宝图纸,去包书皮。

  接下来一直到包完书皮离开的时间里,阮星都拘谨不已。

  包好书皮下楼下楼许久,阮星的心跳才平复。

  她决心以后要远离顶层那位总让她状况百出的男人。

  由于包书皮花费了许多时间,阮星的手上堆积了不少工作。

  但一直忙碌也有个好处,能让她忘记之前顶层总裁办公室里尴尬的一幕幕情景。

  “晚上到我家吃饭,我哥来接你。”李妮手上抱着一摞资料,趁工作空当,来找阮星。

  阮星看她一眼,点头。

  李妮有自己的车,会自己开车回家。

  ……

  终于熬到下班时间。

  “对不起——”公司大楼外,李宗目光炙热的盯着阮星,道歉的同时帮她打开车门,看着她上车。

  阮星上了李宗的车,两人一路去向李家。

  路上,李宗专心开车一句话没说,皱起眉头的样子似乎是在思考,阮星也不说话,只看着车窗外的街道。

  车子驶入小区。

  李家父母很隆重的下楼来接阮星。

  “叔叔阿姨,你们怎么下来了?”阮星很不好意思。

  李母亲切的握住阮星的手,拍了拍,“阿姨想你了!”

  “妈!你对小星比我哥对小星还肉麻了!”李妮调侃道。

  李宗走在家人的最后面,他一只手插在裤袋里。

  一支黑色丝绒的高级首饰盒,被他攥在手心,求婚这种事在李宗眼中,就像掷硬币,结果是花是字,是个未知。

  别的男女之间也许不这样,但他和阮星之间却的确如此。

  紧张在所难免。

上楼,推开李家家门的那一瞬间,阮星惊呆了。

  李妮也见鬼了似的看着满屋子亲戚老小。

  “来了来了。”说话的是李宗二姑,见到门口站着的跟照片里长得一样的女孩子,就立马去搀扶母亲,激动的说:“小宗的女朋友,阮星,到门口啦,美人胚子一个,妈您快过来瞧瞧……”

  阮星错愕不已。

  “进来。”李宗目光温柔的看她,拉住她的手。

  出于礼貌,阮星不得不努力扯出笑容。

  李宗的奶奶从始至终都扯着阮星的一只手,攥在手心,每说一句话都要轻轻拍一下。

  一种算不上好,也不能说不好的预感,袭上阮星的心头。

  视线搜寻着李宗的身影,阮星发现他正倚在阳台上抽烟,双手插袋,模样紧绷,像是心里装着什么沉重的心事。

  晚饭特别丰盛隆重。

  主桌上坐着李宗的爷爷奶奶,父母。

  李宗和阮星也落座。

  其他人在另一桌。

  席间也只是聊了一些家常。

  阮星差不多吃完饭,正要放下筷子的时候,李宗突然盯着她的眼睛叫她:“跟我过来。”

  两人来到李宗的房间。

  “什么事?”阮星询问的声音很轻缓,像极了清晨过半却又没到午时的柔媚阳光。

  李宗望着她的目光里有坚定,有温柔,拉着她的手,他嗓音微颤的说:“我要跟你道歉,早上的行为是我不对。”

  “我已经没放在心上了。”

  阮星说道。

  “谢谢,谢谢你体谅我的胆战心惊。”李宗伸手把她揽进怀里,闭上眼睛,无力的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怕失去你。”

  阮星沉默。

  李宗又说:“你知道,我很早就爱上了你,从你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那时的你,才读高一……我觉得我很罪恶,喜欢那么小的一个女孩子。我也很痛苦,纠结,但后来我想通了,你总有长大的一天,我只管静静守候就好。”

  “终于,你长大了,我们有机会一起出国读书。”

  “但后来你说了经历的不好的过去,说真的,给了我很大的打击……”

  听到这里,阮星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一颤。

  他到底还是介意的!

  “听下去。”李宗更抱紧了她,说道:“这打击不是因为你,而是我的自责,我恨我当初的犹疑,我恨我没有守护好你使你人生无忧。”

  “小星,你要明白,这世上再也没有哪一个男人比我更坚定的爱着你……”

  也许是真的害怕失去,李宗说话的声音,从最初的颤抖渐渐变成了哽咽。

  说不感动是假的。

  阮星听的心里一阵柔软。

  过去的一切阮星在努力忘掉,犹记得那个女管家曾对她说过:“祝你余生安好。”

  事后阮星想,经历了这些以后,自己余生真的还可能安好吗?

上天不负,终有一个人真心待她。

 

  阮星从他怀里出来,看着他说:“你不要没有安全感,你这样我很惭愧,我并不优秀,没有哪个男人会注意到我。”

  李宗不受控制的想起那束空运而来的鲜花。

  “即使有,我也把持得住我自己。”阮星认真的说道。

  李宗有了信心,重新拉住她的手,走到了客厅中央。

  “干什么?”阮星抬头,用眼神询问表情突然变得古怪的李宗。

  这时,李宗从裤袋里掏出一个黑色丝绒首饰盒,朝她单膝跪地“哇,太突然了吧!”李妮不禁捂嘴惊呼。

  怪不得叫来这么多亲戚,原来,是要求婚!

  李宗紧张的看着阮星,恳请道:“嫁给我,阮星,真正成为跟我父母家人一样的我挚爱的亲人,我最亲密的爱人……”

  “……”

  被求婚这一幕,阮星从来没有想过,甚至觉得自己距离结婚还有一段距离。

  “答应啊,孩子!”李宗的母亲见阮星迟迟没有动作,不免着急。

  李妮也去捅了一下阮星。

  别无选择了。

  从点头答应跟李宗恋爱的那天起,阮星就知道,若无意外,自己嫁给李宗只是早晚的事……

  晚上九点多。

  阮星才得以脱身。

  李宗开车把她送到她小区门口。

  阮星下车。

  “就送到这里吧,我想自己走走。”

  这一天经历了太多,她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好,早点休息。”李宗没有逼她太紧。

  阮星进了小区,便往自己住的那栋楼走,到了门口,手伸进包里找开外面楼栋门的钥匙,这时,一道男孩软糯又期待的声音响起:“小星阿姨!”

  她回头,循着声音看去。

  顿时愣在原地,路灯后方,正严肃伫立一大一小两个人。

 慕少霆立体的五官轮廓隐藏在光线极暗的深处,冷冰冰的目光看着她,像是蕴藏着很大的脾气,隐忍未发。

  “慕总,你们……来这里做什么?”阮星很想不通的问。

小家伙却咬着嘴唇,可怜巴巴的,看看爸爸,又看看阮星。

不说话。

慕少霆突然低头看着身旁的儿子,沉声说:“有什么事,你快点!”

  阮星回头。

  慕湛白朝阮星眨巴眨巴眼睛,明明是爸爸说他来这里有事……还让他快点说!

  哦,他明白了!

  小家伙小胳膊小腿的,很吃力的从后面黑暗之处搬出两个巨大盒子。

  盒子一个浅蓝色,一个白色,上面还绑着绸缎带子。

  “小星阿姨,这是给你的礼物。”湛湛说着,还回头看一眼自己的爸爸。

  看小家伙举的这么累,阮星连忙接住了。

  阮星对视仰头看她的小家伙,友好的相视一笑。

  “为什么给我这个?”阮星问的是小家伙,但却是在等他爸爸的答案。

  阮星不知道,此时那个男人,正好看到她戴在左手中指上的钻戒……

  寓意着,已经订婚。

  “唔……我也不知道……”慕湛白不再防范阮星,露出小孩子应有的纯真表情,挠挠头,费解的看向爸爸。

  “做完了你该做的事,我们就回家!”慕少霆对儿子说了一句,幽深浓黑的眉目又瞥向抱着礼物盒子的阮星,转身离开。

  阮星和湛湛一起都看向蓦地离开的男人。

  “我爸爸他……”湛湛想说什么,说了一半,又面带失望的闭上了嘴。

  阮星无奈,对他说:“这个礼物,阿姨真的不能收。”

  “为什么?”

  她说过不会再要慕总的礼物,可这个原因她无法解释给一个五岁的小男孩听。

  她只能找一个小孩好理解的理由说道:“无功不受禄。”

  说完,阮星微笑着把大盒子放在湛湛手上。

  “等下你爸爸就走远了,快去追,帮我把礼物还给他。”

  ……

  小区门口,街道边上停靠着一辆白色保时捷。

  男人一脸阴郁的靠在车身上。

  “看到身后的垃圾桶了?扔进去!”慕少霆目光盯着儿子抱回的东西,冷冷说道。

  ……

  第二天一早。

  阮星就出了门。

  坐在地铁上,阮星想了很久,也分析了很久,总裁大人为什么要不停的送礼物给她?

  还有上门打针还有营养餐,真的只是因为她帮忙照顾了一下两个小孩,老板对此的感激和弥补?

  可那个男人,长了一副并不会对人友好的模样。

  至于昨天那两个包装盒子,阮星更是怎么都想不通。

  甚至还有些惴惴不安。

  慕少霆是谁,她又是谁?

  前者是高高在上的T集团总裁,身份非同一般,在商界几乎可以说是一手遮天的人物,可她呢?

一无是处。

  若是非要从她身上找到值得说的,就只有两点了,一是女的,二是活的。

  慕少霆的种种表现,都让阮星心里忍不住生出一种荒诞猜想,但是,这种猜想,又让阮星觉得是自己太往自己脸上贴金……

  要找女人,慕少霆身边什么样的找不到?

  怎么可能找上不起眼的她。

  这不现实。

  ……

  

  满头思绪的阮星来到公司,丝毫没发觉今天是星期六。

  直到进了公司,感觉到大楼里冷冷清清,除了加班的再没几个人了,阮星才反应过来。

  ……

  大周六的,父子俩正对峙着。

  慕少霆坐在一辆黑色进口路虎揽胜车子里,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神情显得尤其可怕,他问车门外的儿子:“你确定不跟我走?”

  “不去,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慕湛白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抱紧书包,赌气的抬头看着车里的爸爸,嘟囔着说:“我想在别人面前夸你几句,给你刷一些好感,我竟然发现自己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夸起,因为你没有优点!你脾气坏,不温柔,缺点倒是可以说出一大堆。”

  慕少霆精致的眉头困扰的皱起,觉得儿子有心事了。

  不料,小家伙又补刀说:“你这样,会讨不到老婆的……”

动漫关键词:军婚高干双腿打开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