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清纯校花的被CAO日常NP_男人黑色 粗大 浑浊

2022-05-06 14:51:0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晚上,阮星和李宗吃过晚饭,便陪他去买了一套换洗衣服,这次出差着急,没收拾换洗衣物。  买好东西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多。  “麻烦给我开一间房。”李宗拿出

 晚上,阮星和李宗吃过晚饭,便陪他去买了一套换洗衣服,这次出差着急,没收拾换洗衣物。  买好东西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多。

  “麻烦给我开一间房。”李宗拿出身份证,递给前台服务小姐。

  阮星在一旁等他,不禁想起昨夜的事,果然……

  服务小姐查了一下,果然抬头说:“对不起先生,目前还没有空房。”

  李宗皱眉,想了一下,看向一旁的阮星。

  “要不,我住你房间一晚,我睡沙发就行。”

  阮星愣住。

  “我是你男朋友,小星,五年了,你不信我人品?”李宗望着阮星的表情里透露着失望,伤心。

  阮星顿时内疚。

  五年以来,不管是不是以追求为目的,李宗都对她照顾有加。

  而且这方面,李宗待她很君子。

  “好。”阮星应下了。

  ……

  同一时间,

  套房餐厅。

  慕少霆一家三口正在吃晚餐。

  突然被老板叫过来的董子俊,看的不明所以。

  “设计部的那个新人,有没有住的地方。”慕少霆语气毫无起伏的问了一句。

  董子俊不知老板为何关心一个设计部新人住宿的问题,但也如实汇报道:“这间酒店没有空房间了,他也没去其他酒店,好像是打算跟他女朋友住一起。”

  汇报完这些,董子俊明显发现自己老板一脸“很不痛快”的表情。

  董子俊一向会察言观色,但老板的脸色,他轻易捉摸不透。

  这次,却看懂了。

  思忖良久,董子俊认为自己该重新审视阮星其人了。

  “通知下去,今晚……”

  董子俊听着老板的命令,诧异的皱了皱眉,但又不得不下去执行命令。

  半夜,周小素坐在车里,又困又累的对阮星说:“我直觉萧局长的女儿是个祸害,这才露面一天,就能煞到我们。老板究竟为什么一怒之下命令我们连夜滚回A市?天哪!BOSS这不止是没有人情味了,都快接近变.态了!你说BOSS看到我们奔波在路上BOSS他很开心吗?!”

  阮星也是心累。

  捉摸不透老板的用意。

  李宗坐在副驾驶上,开车的人是李涛。

  H市酒店。

  慕少霆端着站在酒店的露台上,紧紧蹙起的眉头,泄露出一丝情绪。

  商场上与之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慕少霆这个男人没有软肋,骨头根根都硬得很。

  方才在房间里喝了几杯,酒精的刺激,使他看上去稍显迷醉。

  想起五年前她娇娇地叫喊声,想起昨夜她奋力的抵抗,慕少霆不禁自嘲,而后低头朝烟灰缸里捻灭了烟蒂。

  

  站在身后头的董子俊,看着老板一脸深沉,忍不住偷偷的想:老板大人啊,您管得了酒店,却不一定阻止的了人家回到A市同住一个爱巢!

  说到底,您这没名没分的,管得太宽。

 回到A市,已经早晨了。

  。

  李涛要去公司还车,李宗便带着阮星下了车,“我先送你回家休息”

  阮星点头,走到路边,叫出租车。

  哪料出租车还没叫到,李宗却被一通电话叫回了公司。

  “小星,我们小组的组长,说上午需要我们到齐,开个会,趁热打铁,研讨下一步方案。”

  李宗很愧疚的说道,身为男朋友,送辛苦出差归来的女朋友回家是本就该做的事,但他却因为工作,要让她一个人回去了。

  “那你快去忙吧,我自己可以回去。”

  说着,正巧出租车来了,放好行李,阮星上了出租车。

回到家,阮星什么都不想做,感冒使她身体很不舒服。

  在国外的这五年,她独立生活,早已习惯了有事自己挺过去,发烧感冒在她这里只能算是不痛不痒的小事。

  可再坚强,到底也还是个女生。

  渴望被关心。

  但李宗却好像丝毫没有发现她生病,这让她有些失落。

  昏昏沉沉的躺在沙发上,突然门铃响了,此刻她感觉此刻自己的呼吸都发烫了。

  阮星强撑着去开门。

  “你好,阮小姐,我是社区医院的,有人为你叫了上门打针服务。”看着身穿白大褂的女人,阮星一愣。

  难道是李宗叫的?

  原来,他有留意到她感冒啊。

  许是生病体虚的原因,这个时候的阮星脆弱又敏感,别说是上门打针的服务,就是一片普通的感冒药,也能让她觉得感动、幸福。

  吊针打完,又有送外卖的过来。

  还不是普通外卖,是特别丰盛的大餐,只在偶像剧里看到过的那种。

  送走外卖人员,阮星面对如此丰盛的大餐,一时不知所措。

  李宗出身于小康家庭,并不富裕,平时花一些小钱看看电影吃吃饭她能接受,但这样铺张浪费,她很头疼。

  可订都订了。

  虽然生病没胃口,但她还是努力的多吃了几口,这份餐是以营养清淡为主,像专门为病人准备的病号餐。

  吃着午饭,阮星给李宗发了一条微信消息。

  只有三个字:“谢谢你。”

  “什么谢谢?”

  李宗回复道。

  阮星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想到,他可能觉得情侣之间说谢谢太见外,就又打字回道:“该说的谢谢还是要说。”

  李宗的消息过了好久才又发过来,说临时有事,晚上不能过来了。

  阮星望着眼前的大餐,没说什么。

  吃完把剩饭用保鲜膜包好,收进冰箱。

  第二天早晨。

  李宗开车来接阮星。

  阮星上车,感冒的原因,说话有着浓重的鼻音。

  李宗看她:“你感冒了?”

  阮星系安全带的动作一顿,转过头去,看驾驶座上的李宗。

  “着凉了?”李宗关心的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很烫,随即他解开安全带,“等我,五十米外有一家药店。”

  阮星看着下车去买药的李宗。

  这很明显了,从李宗方才的话可以明白,他在这之前,并不知道她感冒的事。

  那昨天下午的社区医生服务和病号餐……

  

阮星思绪微乱。

  放在包里的手机这时“嗡嗡”震动。

  拿出手机,看来电显示的号码,她并不认识。

  “阮小姐,有你的礼物请你签收,按门铃你好像不在家。”刚接通,男送货员大声说道。

  “礼物?”阮星看向车窗外,“我在小区门口。”

  她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等候。

  两分钟后,穿着绿色马甲的男送货员面带微笑而来,迎面就给阮星一束鲜花,“阮小姐,你的鲜花,今早空运来的,请签收!”

  “这花是谁送给我的?”阮星很严肃,只关心这个问题。

  必须搞清楚。

  还空运的!

  那得多少钱啊?

  送货员笑着摇头道,“对不起,客户付了钱,我们只管送到。”

  一大束鲜花,被放到软白手中。

  送货员开车走了。

  阮星站在原地,动也没动一下,花束很漂亮,香味淡雅,但她却没有心情欣赏。

  “小星。”

  李宗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有些发沉。

  阮星转身,有些怕李宗误会,“我……我不知道这是谁送来的。”

  “你不知道?”李宗直直地看着阮星,眼神里带着不满和责备,他面无表情讥讽道:“空运而来的鲜花,真浪漫,好大的手笔!

“我真不知道这是谁送来的。”阮星又重复一次。

  她不想看到李宗这样的眼神。

  “你不知道?开什么玩笑,你当我是傻子吗阮星,才回国不到一个星期,你身边就有了其他男人,若是正当关系,哪个男人会大手笔的送空运而来的鲜花?”李宗眼神中带着怒火。

  阮星受不了李宗这样的言语攻击。

  她行得正,坐得直。

  这束花她的确不知道是谁送来的。

  “我去上班了。”最后,阮星只是语气淡淡的对李宗这样说,转身将鲜花丢弃在旁边的垃圾桶里,看都不再看一眼。

  李宗望着阮星从容走远的身影,攥紧了拳。

  看来,只有娶了她,自己才会有安全感。

  ……

  公司。

  阮星做什么都不能集中精神,来上班坐地铁的这一路上,她想了很多。

  现在她有了一个怀疑的人物。

  但太荒谬了。

  在H市的时候,慕少霆曾打过她的手机,这说明,他是有准确的途径能查到她的手机和住址的。

  但太荒谬了。

  阮星正失神着,手机一连串的响了。

  是李宗发的微信消息。

  “对不起,是我太冲动。”

  “我太怕失去你。”

  “别生气好吗,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

  阮星一条都没回复。

  任谁都不喜欢被另一半无端怀疑。

  中午。

  李妮端着餐盒过来,对阮星说:“我哥让我帮他哄哄你,说他吃了个大醋,惹你生气了。”

  阮星低头吃饭,不说话。

  “我说,阮星你不要折磨我哥了。”李妮忍不住笑,“他多在乎你啊,吃醋也是爱你的表现嘛!我觉得你在我哥心目中的地位,比我和我爸妈都高,你就是他的心头肉,掌心宝呢。”

  阮星想了想,气消了一半。

  其实换位思考,如果有女生私下送李宗礼物,被她撞到,她可能也会失控的猜来猜去……

  ……

  下午。

  设计部部长的办公室门一直开着。

  阮星来回倒水喝,时常经过。

  “谁上去送一下东西?”部长头也不抬的问道。

  “我去吧。”又一次路过的阮星,眼睛闪烁的说道。

  同事们都感激的看她。

  大家手里都有事情在忙,阮星能帮大家解决一些杂事,是再好不过了。

  而阮星等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机会。

  来到顶层。

  进入总裁办公室。

  阮星将图纸放下,却没走。

  “你还有什么事?”慕少霆头也不抬,叫人看不到神色,修长好看的手指移动在办公桌上铺开的偌大图纸上。

  工作中的男人,严肃认真。

  “谢谢慕总。”阮星试探一句。

  说完,心跳不可控制的加速。

  下一秒就见慕少霆从图纸中抬起头看着她,眼神霸道,“能准确找到投喂过你的主人,不错,你没我想象的那么蠢。”

  “……”阮星无语。

  她哪里蠢了。

  再说,“主人”又是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慕总为什么这样做。”阮星沉下气问道。

  “你照顾了湛湛和软软,不是轻松的差事。”慕少霆说的理所当然,“醉酒后占了你的房间,我很抱歉,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生病。”

  阮星一愣。

  在H市,她生病后跟只跟慕少霆接触过一次,甚至还不到五分钟,他是怎么发现……她生病的。

  “谢谢。”阮星有些窘迫的站在原地,但是为避免其它困扰,她还是道:“那些‘犒劳’已经够了,慕总千万不要再送什么。为慕总分担一些事情是我们做员工的应该做的。”

  她的话,疏离又陌生。

  慕少霆突然笑了一声,表情越发深沉,仿佛天之骄子一般抬了抬眉道:“是谁给你的自信,认为我还会送东西给你。”

  阮星的脸颊瞬间涨红!

  她只是担心老板大人再心血来潮送东西,到时候她就真的跟李宗就解释不清了。

  “没事我先下去了。”阮星礼貌点了下头,转身。

  一副落荒而逃的样子。

  “站住。”身后,蓦地响起男人的声音。

  阮星心惊的转头。

  “你说为我分担一些事情,是你们做员工的应该做的?”慕少霆的声线一贯低沉,叫人听不出任何情绪。

  阮星有些心慌,但也只能点了下头。

  慕少霆伸手指向实木茶几上放着的几本书,还有卡通图纸,命令道:“留下来,给我的两个小孩包书皮。”

  “包书皮?”阮星看过去,

  “包的时候最好安静一些,别打扰到我工作。”慕少霆说完,低下头,再次全神贯注地投入到工作当中。

  阮星不得不走向茶几那边。

  包书皮这种事,她很多年都没做过了……

  阮星凭着小学初中时的记忆,开始裁纸,然后往书面上包,但是,包着包着她发现,太多年不做,手生了。

  恐怕有浪费掉一张卡通彩纸的危险……

  “我……”

  阮星清楚记得老板说过不准打扰他工作,可是,她真的有事。

  慕少霆抬眸,看她。

  阮星抬起小脸,对视上男人深邃的视线,很快又低下头,说:“卡通纸……被我弄坏了一张,不够了……”

  她的声音轻缓、柔软,看都不敢看他,害怕胆小的样子惹得男人心口发麻。

  慕少霆的声音是低哑的:“没关系,这还有多余的。”

  还有!

  阮星松了口气,过去拿。

  没用男人指引,阮星一眼就看到了搁在办公桌底下的一摞卡通纸,她走过去蹲下挑选起来。

  她那近乎完美的曲线被裙子包裹着,保守又不失性.感,既纯又谷欠,直叫一旁的男人眸底发烫,像有一把火要把他的理智烧掉了。

动漫关键词:清纯校花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