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军人的粗大(H)拔不出来_在野外自慰和陌生人做了

2022-05-06 14:50:2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很晚了,我送你们回房休息吧。”阮星看着哥哥说道。软软搂着阮星,已经睡过去了。  哥哥抬头看她:“我们没有房卡。”  没房卡怎么回去。  阮星纠结。  

很晚了,我送你们回房休息吧。”阮星看着哥哥说道。

软软搂着阮星,已经睡过去了。

  哥哥抬头看她:“我们没有房卡。”

  没房卡怎么回去。

  阮星纠结。

  总裁大人究竟几点才能处理完公事回来,也是未知。

  “我打给董特助。”

  阮星拨通了董子俊的号码。

  董子俊很快接了,却说:“麻烦你了阮小姐,慕总在跟几位省级领导吃饭,一时半刻恐怕脱不开身,那两个孩子,你看,不如先在你那里呆一晚?”

  阮星:“……”

  夜里十点多,阮星终于安顿好两个孩子。

  湛湛躺在左边,软软右边。

  睡得香甜。

  阮星动作很轻的到两人中间去。

  还好床够大。

  一大两小完全够睡。

  躺下不到五分钟,阮星就困得睁不开眼睛了。

  ……

  凌晨不知几点。

  阮星的手机在枕头下震动。

  她困得眼睛疼,半眯着眼,半支起身,摸出手机。

  看到上面是一串不认识的手机号码。

  谁啊?大半夜打来骚扰电话!

  阮星接起,直接不太客气的问道:“找谁?”

  “开门,是我。”一道低沉又沙哑的男性声音,在午夜里,格外摄人。

  “你是谁?”

  她真的很困。

  手机那端沉默了,只有呼吸声。

  阮星反应了几秒钟,看到月光下的两个孩子,湛湛,软软……

  “慕……慕总?”她试着问。

  “开门!”男人的声音越发的沉下去。

  阮星吓得彻底清醒了,连滚带爬跑向门边,顺带整理了一下身上够保守没问题的睡衣。

  老板来抱回孩子,她却睡昏了头没反应过来,真是该死!

  阮星懊恼的想!

  打开房门,慕少霆高大挺拔的站在门外,一手拎着西装外套,一手拿着黑色手机。

  “慕,慕总……”阮星小心翼翼的叫了声,不敢靠近。

  慕少霆倏地抬起头来,蹙眉看她,哪怕是染了满身的酒气,也遮盖不住他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

 

  阮星站在门口不敢动,不敢乱看。

 

  男人从她身边走过时,她清晰的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还混杂着一股,浓烈的,惑人的尼古丁的味道。

  她彻底没有了困意,像个门神,开着门,等老板抱孩子走出去。

  玄关处灯光很亮。

  时间一分一秒过着。

  阮星却没听到一丝两个小家伙的声音。

  疑惑的轻轻关上房门,她轻手轻脚的走回卧室。

  卧室里只开着一盏暗黄的床头灯。

  昏黄的微光下,画面温馨。

  像是忙完公事回来的爸爸,正陪着一儿一女睡得安静。

  叫醒他,还是不叫醒?

  叫醒以后,老板是否会一怒之下辞了她?

  如果不叫醒,她睡哪儿?

  斟酌再三,阮星认为自己不能把这个酒醉认错门的男人叫醒赶出去,这个行为,恐怕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拿上一件外套,她轻声出了门。

  手里攥着房卡,打给一起出差来的女同事。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手机里传来这样的提示音。

  阮星靠在走廊里,蔫了一般。

  忘了问那个女同事住在几零几了。

  想了半天,

  阮星决定下去让酒店人员再开一间房。

  但是,酒店前台人员却回答说:“对不起阮小姐,没有空房了,酒店的房间都需要提前至少一个星期预定。”

  “哦,谢谢。”阮星大脑一片混乱的回到楼上。

  站在房间门外,站一夜吗?

  阮星犹豫着打开了门,哪料刚踏进去半边身子,手腕处传来一阵拉扯,失去重心的她直接落入一个坚硬的怀抱。

  “啊……”她低头惊叫一声,后半个字,却被吞没,浑浑噩噩的发出暧.昧的一声“唔”……

  房内漆黑一片,身后的门再次被关上。

  这间房里唯一的成年男性就只有大老板——慕少霆,那这个把她按在门上的男人是谁,就显而易见了。

  阮星皱着眉,推,却推不开他。

  反而因为她的动作让身上有了别样的热度。

  阮星害怕,却毫无办法。

  

  她屏住呼吸,努力抗拒的声音,幻化成了一声声若有似无的轻哼。

  在这样如幻如影漆黑的夜里,极具魅惑。

  钻入男人耳朵里,痒得很。

  阮星有几个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她皱眉,在心里骂自己不争气。

  “这种时候,也敢走神?!”男人粗鲁的一把掀起她白色的外套。

  还来不及反应,衣服就已经被男人大手扯歪,略带薄茧的手指甚至覆上了她。

  阮星知道,现在若不反抗,危险会有多大。

  普通的挣扎根本没有用。

  她只能对不起了,对上司不敬,总好过莫名其妙的失.身!

  阮星的眼睛适应了黑暗,隐约可以看到男人精致的五官轮廓,昏暗的光线挥洒到他身上,透出一种不真实的光华。

  一举一动,无不是叫人沉醉迷乱。

  阮星手指用力掐着男人的肩膀,鼓起勇气,抬腿。

  曲起膝盖,用力撞上男人的某个地方!

  “嗯——”

  一声闷哼,男人蹙紧眉头,手上力道一松。

  阮星一个用力将他推开,转身出了房门。

  ……

  深夜里的酒店走廊,阮星不敢长久停留,房间又不能回,洗手间这类死胡同的地方更不能去。

  最后,她来到酒店大堂。

  前台的服务小姐有两个,外面执勤的保安就有四个,最起码安全是有保障的。

  “小姐,给您。”服务小姐态度极好的给她倒了一杯热茶。

  “谢谢。”阮星接过茶水,喝了几口,暖了暖吓到发凉的身体。

  这一夜,注定漫长。

  时间是难熬的,但却不是没有尽头。

  ……

  阮星早上是被冷醒的,即使身上盖了毯子,她还是发现自己有些鼻塞,身体发颤,八成是感冒了。

  醒了,还要面对昨晚的残局。

  阮星想:如果老板为昨晚的事情真诚道歉,她就考虑接受。如果老板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她就辞职。

  她明白,不管国内国外,像这种事,都不新鲜,而且她也没有办法。

  女人在男人眼中是弱的,但不代表每个女人都会按照他们男人想的那样去做事,指望她咽下这口气,不太可能。

  ……

  “小星,你这么早。”一起来的同事周小素正要跟李涛一起下来,刚出电梯就看到阮星。

  阮星看到同事,终于有了一些安全感。

  正要站起来跟她们一起走,这时,她看到左侧的电梯门打开。

  BOSS大人,正领着一双儿女走出来。

  阮星面色苍白的看过去。

  慕少霆的视线,也准确的对视上形象略显狼狈的阮星。

  “先跟你们董叔叔走。”慕少霆低头,对俩小说道。

  软软一手被董子俊牵着,经过阮星身边时,还调皮地对阮星咧了个可爱的鬼脸。

  看到软软,阮星的心,莫名地变得柔软了。

  董子俊带着两个孩子去吃早餐,并且示意周小素和李涛一起跟上。

  慕少霆深邃的双眸在阮星白皙的脸颊上来回徘徊,“昨晚,为什么我在你的房间?”

  呃……

  阮星愣住,抬头看老板大人。

  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这个男人昨晚,喝断片了?

  酒醒以后,都不记得了吗?

  莫名的,阮星突然觉得松了口气。

  “慕总昨晚喝多了。”

  “没错,但一些零散片段我还记得,那个女人,是你?”他冷漠问道。

  阮星气息顿时乱了,被他盯得有些发慌,他该不会是以为……她昨夜是故意把他拽进房间,试图染.指他吧?!

  阮星赶紧摆手,说:“不是我,我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房间被您霸占以后,有个上门服务的女人进去,不过,她只进去五分钟就出来了。”

  男人仍是盯着她,视线在她脸上,从眉到眼,从鼻尖到嘴唇。

 

阮星一时间竟愣在原地……

“叮咚”一声,有消息传来,阮星回过神,拿出手机一看,是李宗。

“小星,我们小组的项目谈完了,下午我去到你住的酒店找你,明天我们放假一天。”

  阮星回复:“好,我把地址发给你。”

回到楼上房间。

看着有些凌乱的大床,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竟有些心虚。

  连忙一通收拾,直到再也看不到慕少霆留下的任何痕迹了。

  她才松了口气。

  

  

  这时,手机响了。

  打来的人是周小素。

  “小星,吃饭了吗?如果没吃,赶紧去吃,我们十点楼下见,有个会,你也跟去听听。”

  “好的,十点钟楼下见。”阮星原本还担心自己今天的任务又是带小孩。

  虽然她很喜欢软软和湛湛,可工作到底是工作。

  拿了薪水,她就希望自己能为公司奉献出相应的劳动,同时学到一些东西,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

  十点钟。

  阮星下楼。

  “上车。”周小素示意阮星。

  干这行的,穿衣打扮多为干练简洁。

  阮星同周小素的打扮一样,公式化的套装,素色衬衫,加包臀裙,却不失女性独有的温柔。

  此次前去开会,一共两辆车。

  前车里坐的是周小素和阮星,而后面那辆豪车里坐的,是慕少霆和李涛。

  “董特助不跟我们去?”阮星一切都不熟悉,趁有时间,就问:“周姐,到了那里我需要做些什么。”

  “董特助带老板的孩子们去坐摩天轮啦。”周素不吝赐教的对阮星又说,“到了地方,你什么都不用做,认真旁听,现阶段多学些经验最重要。”

  “嗯。”阮星点头。

  抵达酒店,会议室被定在99层。

  阮星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观看商人面对面打交道,成功男人之间握手的严肃画面,确实很有魅力,很吸引女人的目光。

  谈判桌上的慕少霆,好似换了个人。

  这个男人,对任何难题都能处理的游刃有余,面对的人即使地位再高,也能做到气场十足叫人不能小觑。

  阮星不敢走神的旁听着。

  最后,坐在东边的那位萧局长,朝慕少霆看去,笑得一脸褶子说道:“我这个宝贝女儿,死活非要跟来,这不,来之前还给我施压,说一定让我说服你,带她去A市玩一段时间,如果这件事我搞不定,她就不认我这个爸爸了!少霆,你说说,我这个女儿,是不是被惯坏了!”

  阮星跟谈判桌上其他不起眼的角色一样,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其他表情。

  这个话题,傻瓜都知道是老板的私事。

  ……

  

会议结束已经将近两点,两辆车,又从名门大酒店重新开回下榻酒店。

  阮星刚走进大堂,就见李宗正提着包等在那里。

阮星上前一步,还未开口说什么,李宗突然伸手抱住了她。

  “怎么了。”阮星突然被他抱住,不适应。

  两人正式在一起已有一年,但亲密动作,少之又少。

  阮星心中存有芥蒂,李宗也尊重她,所以从不逾越。

这次,李宗很反常。

而且现在还有同事在。

  “没事,就是想你了。”李宗松开阮星,阮星也没再问什么。

  李宗一抬头看见老板,他愣了愣,不得不上前打招呼:“慕总。”

  慕少霆的眼眸里似有着锋利,打量来人。

  “我是设计部的新人,李宗。”李宗做了自我介绍,之后,适时的道:“不打扰慕总了,我们先上去。”

  而此刻慕少霆的身上,却已经覆上了一层更不容人靠近的冰霜。

  回到酒店楼上的房间,慕少霆解开衬衫袖口上特别设计的精致纽扣,视线瞥向玩累了正熟睡中的两个孩子。

  走向套房的酒柜前,他打开一瓶红酒,倒了一杯,仰头皱眉喝下去。

动漫关键词:军人的粗大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