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双性男生被老师摁着调教 SM道具调教男男(H)

2022-05-05 16:35:2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新的一天,洛王带着一个人进皇帝的章台殿,说:“皇兄,臣弟得到的千里镜就是从他那儿买来的,现在人带来了,你们好好聊聊吧。”说罢退出殿外。在门外等了好一阵子,见那商人出

新的一天,洛王带着一个人进皇帝的章台殿,说:“皇兄,臣弟得到的千里镜就是从他那儿买来的,现在人带来了,你们好好聊聊吧。”说罢退出殿外。

在门外等了好一阵子,见那商人出来,便吩咐随从说:“阿竞,带黄老爷先回去,我和皇上还有事情要谈。”

进到殿内,慕采蘅似乎刚才谈的很愉快,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洛王忍不住开口询问他:“皇兄你不好奇那些秀女长得什么样吗?”

慕采蘅在看书,神情淡淡:“不想。”

洛王见他如此平静,试探问:“皇兄,我该怎么说你呢,你在那方面就没有点需求吗?”

慕采蘅干咳几声,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脸色有些变化,立马打发他出去:“七弟,你先回去吧,朕马上要去御书房批奏折了。”

慕采蘅今天特别想把他轰走,好在他人跑的快,被他这么一问,节奏都有些乱套了,书页久久未翻,摇摇头看向窗外。

他内心一点波澜也没有,他并不想知道那些秀女长的如何天姿国色,因为她们进宫的目的都是一样的,无休无止的讨好他接近他,又怎么比上…她呢。

这边飞鸿殿,今天依旧练习走姿。

齐胭记牢昨天陈嬷嬷纠正的叠手礼,行礼时自以为的没有出错,一排排的秀女走起路来示范,谁知陈嬷嬷一个一个细瞧过后,在她面前停下脚步道:“齐秀女,你手的位置放错了,正确的手势应该为右手上左手下,老奴昨天明明强调的很清楚,真不知你的耳朵怎么听的!”

齐胭细眉蹙起,耐心道:“回嬷嬷,昨天我是那样摆的时候你又纠正我,怎么一天一个样,这到底要放哪只手在上,哪只手在下?”

陈嬷嬷老脸一红,厉声道:“哦?你的意思是说,是我说错了,教错了您?”

齐胭这次倒一反常态,柔声道:“不敢,是我听错了,嬷嬷别生气。”

无非又是个拿了小钱替人办事的,故意糊弄人,齐胭待陈嬷嬷坐在树荫底下的石桌乘凉饮茶时,蹲在地面偷偷扣出个小砖头,在陈嬷嬷头顶的绿荫观察好一阵子,暗中击落吊在树叶上的青虫,在远处看到陈嬷嬷一直使劲摔掉黏手上的那节青虫,不禁笑的弯了两眼。

这陈嬷嬷也比邓嬷嬷聪明那么一点,知道钱到手了,刁难一下她就收手了,不然又要被刘主管扣月钱,严重的还会被调走。

因此今日齐胭过得还算相安无事,无人刁难她,夜晚齐胭坐在床上埋在膝间,一脸迷茫,这才开始当秀女,就遇到了那么多的难题。

冯元元过来帮她上药,安慰的说:“胭胭,你怎么了?其实做错动作也没什么啊,嬷嬷说的你别介意。”

段曼雪梳着秀发,轻笑一声说:“我看你是得罪人什么吧,不然怎么嬷嬷专挑你的错,我旁边那个人做错不知多少回了,也没见邓嬷嬷或是陈嬷嬷发现。”

齐胭嘶的一声,收回手,把昨天打架的实情说了出来后又苦恼道:“也许我得罪了谁也不知道,要么就是胡珊玫,而且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在粥里下毒,还收买嬷嬷给我罪受。”

冯元元惊讶脸,半天才把嘴巴合起来:“原来你真的不是吃坏肚子的啊,那你上次怎么说你们因为意见不和动手打架呢?”

段曼雪很聪明,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玉颜,说的头头是道:“不这么说,我们把自己的粥给她喝,也会受罚,她这样也是为了大家。”

齐胭觉得段曼雪知道很多事情,是个聪慧之人,可是不到关键时刻绝不开口,她看向她问:“曼雪,你一开始就知道?”

段曼雪移到床铺上整理枕头和褥子,平静说:“看你跑了那么多趟恭房,还用说嘛。不过我的小药箱里没有治这个的药。”

冯元元帮齐胭上药后,穷追不舍的问:“胭胭,你好好想想你哪里得罪她了?”

齐胭心想还需要得罪嘛,把竞争对手一个个的挤掉不是对她们更有利处吗?

齐胭不想回答她这个问题,看她也是单纯善良的人,从未害过人,知道太多对她也未必是件好事,况且她应该不会被人当成目标,只好调转话头:“好了,我以后不会受她的欺负,时间不早了,睡觉睡觉。”

深夜,屋子里本来熄了的烛火又被重新点燃,齐胭是习武之人,嗅觉听力都很敏感,一道道急促的呼吸声传来,她缓缓下床,循着声音走近,越走越靠近段曼雪的床边,当看到她难受的搀着床沿大口大口的喘气,额上冒出了冷汗。

齐胭脸上讶异,来到她床边紧张的问:“曼雪…你怎么了?”

“帮我去我梳妆台下方的柜子找我的小药箱…里面有个白色的小瓶子,快…”段曼雪说都说不完整来。

齐胭重新把蜡烛燃起,这时冯元元也被吵醒了,下床穿上鞋子就跑来段曼雪床边,见她一副呼吸困难的样子,脸色惨白兮兮的,也着急的问:“曼雪,你的脸色很不好,发生什么了?”

齐胭把药找到后,让她安静小点声,万一惊动了人,冯元元捂嘴看她把药拿到段曼雪面前晃了一下,低声问:“是这个嘛?”

段曼雪虚弱的点头,气若游丝:“嗯,打开。”苍白的脸不见一丝血色。

齐胭把瓶子往手心里倒,倒出一粒药丸,送进她嘴里,段曼雪的呼吸才渐渐通畅,恢复平静。

冯元元看段曼雪恢复如常了,也慢慢平静下来,又想一探究竟便问:“曼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不然你这个样子好像…”

齐胭内心猜出段曼雪肯定是个带病的体质,狠心的打断她的话:“元元,别问了,小心隔墙有耳,她现在已经好了,就别问那么多,曼雪应该是水土不服。”

冯元元听了齐胭的话后,止不住又问:“不对啊,没听说水土不服是这样的。”

齐胭吹灭了蜡烛,没有继续接她的话,拉她回她的床去。

段曼雪声音很小,在后面响起:“是,我有哮喘…”她想着两个人是好人,是不会把她的秘密说出去的,选择吐露出来。

冯元元又捂嘴颤抖着嘴问:“不是说身体病残者不能让进宫的吗?”

齐胭正色:“别问了,自然有她的苦衷,我们都不要再谈话了。”

段曼雪后面又淡淡低哑着嗓子说了一句:“我带来的药快用尽了,万一犯病我看我是活不了,把真相告诉你们又何妨?”

冯元元扑回来段曼雪床边:“曼雪,你说什么糊涂话呢,不还有我们吗?”

齐胭吓了一跳,一直朝门外盯着,看是否有人影。

第二天裕华来收拾齐胭的衣物去浣衣局给宫女浣洗,齐胭将她拉到一旁,让她去找找御前伺候的小福子,说找他有事。

裕华目前也结识了几个宫女姐妹,于是辗转打听,可算找到小姐要找的小福子,可是一眼认得是那个跑路的太监,当下就恼火想掉头就走,想起小姐的交代时,厌烦的侧目看着他说:“我叫裕华,我们家小姐齐胭,要见公公一面,不过见之前,小姐说需要一套公公服。”

小福子认得齐胭自然也认得她身边的丫鬟,当职时间结束后回房找了自己的一套闲置的公公服交给裕华。

 

小福子方方的国字脸有点不太明白,但没有拒绝而是照做,傻笑道:“麻烦你了,还特地跑来帮我洗衣衫。”避免其他人误会,他特意如此说。

同屋的公公见他今日有些古怪忽然从屋内跑出来攀在小福子肩上,笑着调侃道:“呦,不得了小福子,什么时候勾搭了上小宫女啊,看上去还不错。”

裕华的脸遍满怒意,生气的掉头走了。

小福子甩开搭在肩的手,嫌弃的说:“去去去,有你们什么事!”

“你别介意啊,对了姑娘说什么时候?”小福子好声好气追上来问。

裕华置之不理,冷声回了一句:“反正今晚你来储秀宫一趟吧,我家小姐有个忙请你帮帮。”

小福子应了声好后,就没跟上裕华后面了,数着手指头喃喃道:“今夜好像要值班…”

齐胭学习一天的规矩结束后,橘阳已偏向西边,裕华一进齐胭的寝屋内,便见三人坐在桌前,每个人的神情都一样染了神伤,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

裕华还是想到那位该死的公公是护送的那个人,气鼓鼓的说:“小姐,你知不知道,那个小福子就是丢下我们跑掉的那个。奴婢方才见到他,真是想找个砖头把他脑袋打破。”

齐胭看着公公服已经到手,似乎早已经忘了这回事,莞尔:“我知道,好了,放心他会为他做过的事知道错误的,我会找个时间好好惩罚他,不过现在我们在宫里需要他的帮忙。”

冯元元打破砂锅问到底,又凑上来问:“胭胭,你们说的又是什么事,小福子是谁,他为什么丢下你们跑掉,为什么还要他帮忙。”

齐胭想了想,回头对她道:“日后再跟你好好说说,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

冯元元只好乖乖的不问其他,坐在一言不语的段曼雪身边。

裕华好奇问:“那小姐要公公服做什么?”一边把衣服递到齐胭怀里。

齐胭不打算把接下来要做的事告诉她,装作若无其事的说:“哦,没什么,你先回去吧。”

裕华作罢,看向屋内的段曼雪和冯元元也一声不吭便抬脚离开。

齐胭换衣服之前还在劝段曼雪,并且希望她能重视自己的身子,诚挚的说:“你把方子写给我吧,我今晚就去宫里御药房给你找药。”

段曼雪担惊受怕,摇摇头:“不行,那里岂是能随随便便进去的?”

齐胭什么都没听她的,换好公公服,戴了顶公公帽,乍一眼看去,是个眉眼好看的男子。

冯元元看齐胭这般装束,竖起拇指直夸:“胭胭,你男装真好看,我这个女的看了都欢喜的不得了呢。”

齐胭听后心里一惊,无视她的夸赞。

“曼雪,你就听胭胭的吧,不然你药用光了,让我们看你犯病吗?”冯元元又绕来在桌前静坐的段曼雪身边。

齐胭当然知晓宫里不能乱跑乱进,可她更关心她的命,平静的说:“万一事实被揭穿,下场会怎么样,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段曼雪听后,再三犹豫,终于写下方子:“炒紫苏子、陈皮、沉香、当归、甘草、厚朴、前胡各九克。”

齐胭拿到小纸条后塞在袖口处,向她保证,“等我回来。”

段曼雪担心的道:“你小心点,实在偷不到就算了,赶紧回来。”

齐胭微笑点了点头便融入一片夜色下,出储秀宫不远处在一堵墙后拍了拍小福子的肩。

小福子吓得跳起来,转过身盯着对方看,是一个好看的小公公,挠着后脑勺问:“你是谁啊?”

齐胭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是我,齐胭。”

小福子心跳平静下来,又说:“姑娘,你这是要干什么?”

齐胭笃定的说:“带我去太医院里的御药房。”

小福子想了想,为难的说:“姑娘奴才还有一个差事,你在这里等等奴才,今晚还要去御书房值班呢。”

齐胭怕被人认出来不想在外面一个人呆着,只好跟着他身后,一来到御书房外,王公公刚好从里头出来,一把拧起小福子的耳朵,“哎呦,你个小兔崽子,说好去一会儿,现在才回来,圣上说要吃点夜宵,我现在就去御膳房吩咐人做,你好好值班。”

小福子疼的耳根子红透了,弯腰讨好说:“谢总管公公大人有大量,小的以后会好好干,好好孝敬您。”

今天是他值班,他需要在皇上御书房扇门守到半夜,王公公只好叫他身后的人跟他一块出发去御膳房。

齐胭征在原地,我要去的地方是御药房不是御膳房啊,一个阉人还要拉着自己去搭把手,自己怎么就碰见了呢。

小福子好不容易靠关系到御前,实在不想玩忽职守,御前的月俸比其他宫里都高,除非是脑子坏掉了,才会不好好干。

他只好对齐胭使个“我也很无奈”的表情,压声道:“快去快回。”

王公公见那个面生的小公公不跟上来,歪着脖子问:“还不赶紧,想让皇上等着吗?”

齐胭偷偷瞄了一眼里面,窗格案上投来一个侧脸的影子。

“你先去吧…”小福子又压着嗓子道。

齐胭转珠一咬唇,只想赶紧去赶快回来,便跟在王公公身后走。

到御膳房,御厨听了公公的指示后,拿着消毒过的瓦罐熬起杏仁粥来,趁这当齐胭观察里头的布置,不禁惊讶来,从未有见过那么大的厨房,皇宫毕竟是皇宫,整齐干净,连墙面都看不见一点烟油熏黑的痕迹。

当看到旁边另一个御厨端出来的肉包子,那香气引的口水直流,齐胭好久没吃肉包子了…

半个时辰后,王公公让齐胭端着杏仁小粥,他端一碟栗子糕,放在托盘上步抬步回御书房。

 

路上,王公公问她:“怎么没见过你,长得太俊俏了!”

齐胭装哑着嗓子说:“奴才,是新来的,公公自然没见过我。”

一到御书房门前,小福子已被皇帝叫到在门外候着。

空无一人的房里,慕采蘅在御椅上轻柔太阳穴,各官员上谏的折子批注的差不多了,他享受着一个人看书的安静,这时眼角眉梢才会温润。

经过门口时,小福子与齐胭对视一眼,都未敢开口说半个字,她跟在王公公身后进入里面,随后行礼。

王公公动作麻利,小声轻放在慕采蘅的案上,半弯腰呵笑:“皇上,趁热快用罢。”

慕采蘅继续目不转睛的看书,细长白皙的手指举着蓝色古朴的书,他轻嗯了声。

她是没想到以这样的方式进皇帝的御书房,眼前这个人的身份与生俱来的威严,带着一种让人不敢接近的疏离感,冷,只觉立在一座霜雪千年的冰山旁边。

齐胭心里忐忑不安,深埋下头,颤抖着将粥送到皇帝面前。

慕采蘅听到碗抖得发出脆脆声响,抬眸看去,那手手红通通的带有伤:“你这手,可是受伤了?”

齐胭看向王公公,王公公却提醒她说:“皇上问你话呢。”

齐胭低眉顺眼,声音颤抖:“是…皇上,前些天…不懂规矩被挨了短板。”

慕采蘅闻罢抬起右手挥了挥,王公公立马领了意,垂首回:“是,皇上,奴才一会子伺候完您用夜宵后,立马带他去御药店房配点药。”

齐胭一听双手端的托盘上的杏仁小粥失去平衡,划向一边,齐胭发现后立马端正移到正中央,刚碰及碗沿就接触到烫的异样,本能的两边放开了手,好好的粥就全倒在案上。

有的还洒在皇帝的龙袍上,领口、袖口、袍身、袍裾无一幸免,慕采蘅脸有愠意,王公公的心提到了鼻子上。

齐胭心想完了,就没脑子的用宽袖欲上前帮皇帝擦拭:“皇上,我帮你擦掉…”

慕采蘅抓住她的一只手腕,发现她的手几乎烫脱一层皮,也纳闷这手怎么看都不像男人的手,齐胭的左手腕突兀的停在半空中,她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知道那双眼睛里会更可怕,看着握住自己的这只手,她有一瞬的怔神儿,就这样这个动作保持了两三秒。

王公公扑通一跪地,细嗓喊:“皇上息怒啊,这个人是新来的,不懂事,还请您不要见谅,你这奴才还不赶紧向皇上磕头认罪。”

齐胭身子发抖,低声求饶:“皇上恕罪。”

慕采蘅松开手,冷哼一声:“这么不知规矩,以前哪个宫里干事的?”

齐胭吓得魂不附体,跪下来磕头,头贴在地面上:“回皇上,我…奴才刚进宫不久。”

“出去。”他声音更冷了。

王公公抬头问,有点不明圣意:“皇上,还罚吗?”

慕采蘅冷声道:“以后别让他出现在朕面前。”

王公公又缩着脑袋问:“那皇上,还带他去御药房给他配药吗?”

慕采蘅拿着黄色的手帕嫌弃擦袍子,又看着那双手上的伤,“嗯。”

王公公胆颤的心稍微松了一些,咧嘴道:“那粥奴才去吩咐再做一份。”

慕采蘅面无表情,连吃的心思都被打搅了,此刻十分不悦:“不必了,都出去。”

王公公立马斥着齐胭出到御书房门外,一直道没规矩个不停,小福子见他们从里面出来,开口问:“王公公,这发生何事?”

王公公愁眉道:“小福子你带的什么人,御前端个粥都能洒到皇帝身上,真行!还好皇上不计较,不然你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小福子啊了一声,看齐胭垂眸,解释道:“王公公我眼神不好,尽是没挑到做差事好的人,我该死。”说完,往自己脸上打了两个巴掌。

王公公努嘴,斜眼瞄了他一眼道:“行了,现在这个人老奴都不敢领他去御药房,想是皇上念他手上有伤不忍责罚他,你领去吧,我在这候着。”

小福子致谢后,加快脚步带着齐胭往御药房路上走去。

小福子想责骂又不敢责骂,毕竟她可以随时拿他的命,只好哭求道:“我说姑奶奶,在御前做错事你知道轻罚的话挨板子,罚重的就掉脑袋嘛?”

齐胭惊魂未定,“我…知道,也是方才失误。”

小福子喘了口大气,看透一切的说:“不过姑娘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但是去御药房做甚?”

齐胭没有多说,毕竟这件事不得透露太多,她淡淡道:“我来找点药。”

进入御药房,一看里面人并不多,此时已接近下职时间,柜台前一位长相平奇甚至接近丑陋的药剂医女笑的灿烂,笑问:“两位公公是替哪个宫里的主子来抓药啊?需要什么请讲,我给你们找。”

小福子:“她手…”

齐胭打断他的话:“我们是御前的人,皇上说需要这些药,还请姑娘找找。”边说边递给她一个小纸夹。

小药剂医女心想:这些都是治疗哮喘的,难道皇帝有哮喘?

小福子看着齐胭不知道她此举何意,不过这小医女竟未怀疑,齐胭悬着的心也落下。

齐胭见她很认真的在找药,随后用纸包扎好成一捆,甜甜的递给齐胭。

齐胭眉开眼笑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医女回:“我叫新岚。”

齐胭看着她,又说:“新岚,谢谢你啦。”

新岚见是一个好看的公公盯着自己看,就突然害羞的脸红了,连人家的眼睛都不敢对视。

齐胭轻笑,接过药来,又听见小医女说:“公公,你的手受伤了,我再给你拿点药吧,你稍等。”

齐胭想说不用了,可这小医女动作迅速的往背后的大储药柜拿出两个药膏,忸怩的给她:“公公,这个药膏早晚涂抹一次,别涂红花油了,就用我给你的,如果用完了,还没好记得来找我。”

齐胭接过,笑着道:“新岚,谢谢你,那我们先走了。”

新岚只觉得心里心跳加速,低着头,待人踏出了槛门,又向那个连背影都好看的人喊:“公公,你叫什么?”

齐胭才踏出两三步,回头轻声道:“哦…我叫小齐子。”

新岚又笑着默念:“小齐子公公。”

等踏出太医院大门,再走过一段路,齐胭向小福子告别道谢。

小福子恭维道:“日后姑娘就是我的主子,有事尽管吩咐就行了。”

齐胭着急,并未回他的话就潜回储秀宫内。

动漫关键词:SM道具调教男男(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