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摄政王含着玉势跪撅挨打臀缝,男男高潮(H)玩具PLAY

2022-05-05 16:34:0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齐胭凝眸一看,内心笃定这人肯定和自已是同道中人。还想与她唠嗑,忽地听里面走出来的一位公公尖声叫“啊”,齐胭认得这个护送不到位自已跑路的人,还骗自已去找救兵,狠狠

齐胭凝眸一看,内心笃定这人肯定和自已是同道中人。

还想与她唠嗑,忽地听里面走出来的一位公公尖声叫“啊”,齐胭认得这个护送不到位自已跑路的人,还骗自已去找救兵,狠狠地瞪他,他被这个眼神吓得颤颤巍巍,不敢凑近过来,又跑了。

齐胭心想,若能留在宫中第一件事就是打他一顿解解气。

气一上头,也忘了上一句聊的是什么,更没有任何心情说话,开始闷闷不语。

时间过得极快,一下子就到未时时分,等叫到第五十九组的进去时,齐胭才有些紧张,声如蚊蝇问道旁边冷静的人:“你说前头淘汰了那么多人,会不会我们也是这样,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家?”

能通过第一关的女子,有专门的人把名字登记在一本红色的薄册上,等最后一组进来,同样左右间隔一米排成五排十列,第一排全军覆灭,眼看着筛选时太过严格一下子淘汰掉太多人,这不,还有四十个名额呢。

登记的人发现问题离桌与主审的公公嬷嬷商量:“别太苛刻了,这样下去凑不够人,上头怪罪可怎么办?”

嬷嬷额上皱成个川字,随口道:“哪里严格了?谁让她们吃的膀大腰圆的,或者瘦不拉几的,我这是按要求来做事。”吐槽完后,开始急道:“不如这样…”

嬷嬷看向殿内剩下的四十个人,笑着大声宣布:“真是恭喜各位姑娘,各家小姐,呵呵,你们呀通过了。”

有人惊讶:“竟然通过了,太好了,我能当娘娘了。”

也有人立即开口:“谢嬷嬷,以后请多多照料。”

齐胭原地愣住那里,心想这都一眼没瞧一丈没量,太随意了…

所有的人行退出来,没反应走的最慢的是齐胭,等出到外面空地,现场只剩三百人,其余的都已遣散回家了,她还是发现刚才那人还站在自已身旁也是一副没精神的样子。

此时嬷嬷将能通过首关的姓名一个一个的念出来,第一个苏景景。

“呀,她就是苏景景啊,人如其名,就像一道美丽的景色,不可不看呐。”一秀女站在她旁边的努力的恭维,她听后拿出帕子掩嘴一笑。

“她,就是镇北大将军苏荣之女?”齐胭忽地问。

“对。”方才排在她旁边的人轻轻应道。

嬷嬷接着念,直到念到倒数第二个名字,“段曼雪”还有最末的“齐胭”。

“你叫段曼雪?”

“你就是齐胭?”

这两个人几乎同时互问对方,然后对视后相笑。

周围秀女用眼神找人:“谁是齐胭啊,我听过她的事迹,好崇拜她!”

苏景景掐了掐掌心,目光阴狠,想起了父亲在她出门前的交代。

主管的嬷嬷又开始说话:“知道小姐们都高兴,可大家还是安静听奴才把话说完。”

众人皆噤声,齐齐听嬷嬷说:“你们以后可称奴才为刘嬷嬷,今后呀你们就是将以秀女身份住进储秀宫生活五个月,不过可不是让你们进来享福的,这五个月里你们要学习宫规,然后第二关便是三百进五十十,再则是第三关五十进三十,都听明白了吧?”

一片软声回应:“明白,谢刘嬷嬷。”

刘嬷嬷催促秀女们赶紧回去,安排道:“都散去吧,将自个儿的行李搬到储秀宫,房间已经布置好,也给大家分好房间了。”话落,众人皆如箭步离去。

段曼雪还想问齐胭几个问题,忽然发现她跑的连个影都没见着,就此作罢。

齐胭急着想见到裕华,打算从走过来的道返回,却发现迷路了,宫里的门一道道一重重,还都是一模一样的深红色,晕头转向,又穿过几个陌生的门和夹道。

越走越困顿,又值傍晚时份天黑压压的,路痴本性暴露无疑,她无助的想逮住一个人问问怎么出去,可这里没有行经的人,齐胭环顾四周,终于远处有人来了,有宫女装束打扮的人提着灯,后面还跟有几位公公。

再近看,前面是四个身着公公服的人正抬着肩舆,坐在肩舆上面的人衣上的颜色是乌黑色的,貌似也在用冷冷的眼色盯着自已,齐胭心说应该是个大人物,可是又不知道他是何等身份,索性走到墙角跪下去,把头压的很低。

一道低沉的声音落下来:“动作快点。”

公公们拖腔拉调:“好嘞,皇上。”

皇上?!齐胭吓得差点脚跟发凉,不过他们脚步很快,一下子就留了个背影,后面有个公公偷偷跑回来,打量齐胭道:“姑娘,这会儿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这嗓门,齐胭认得是那个公公,抬头起身一手扯他衣襟一手屈指握拳,发出咯咯咯咯的声音,他弯腿跪地颤抖着说:“饶了奴家吧,我也不得已啊,乡下还有家人照顾啊…今后要是姑娘有要求就说,奴家为您卖命都行,以后我都听你的,您现在还能在这,说明是秀女了,日后需要有人帮忙的,何况我已经调到御前。”

听完后齐胭放下拳头,寻思了他口中的话哪句比较有实用价值,想了想便是需要有人帮忙这处,她此刻就是想找个人带她离开这里,着急问道:“能带我回今天选秀的那个宫殿外吗?”

年轻公公噗呲一笑,立刻领路,路上,他搭话:“姑娘,奴家叫小福子,日后您就这么称呼我吧。”

齐胭:“小犊子?”

“哎呀不是,是幸福的福。”小福子没有不悦的表情,强调的道。

齐胭正色地说:“知道了,别那么废

慈宁宫。

“太皇太后,皇上来了!”覃嬷嬷跑进来通传。

太皇太后坐在梨花榻上半眯着眼,一听皇上来了,激动的直起腰,兴奋的说:“我的乖皇孙来了?”

覃嬷嬷走到她身边搀起她老人家,慕采蘅这当已经来到慈宁宫内殿了,他轻牵唇角,掀袍双膝下跪,温和的说:“皇祖母。”

“诶。”太皇太后邀他坐下,对一旁的覃嬷嬷说:“快,叫后厨备晚膳,对了,别整些胃口清淡的素菜菜肴啊,皇上日理万机的,肯定要做多点荤菜,多吃肉,补补身子。”

覃嬷嬷应是,退出吩咐人干活去了。

太皇太后是宫里辈分和年龄最老的人,宫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很敬重她,她一个人常年居住在慈宁宫,最喜欢有人来窜门,哪怕聊些家长里短的,或者是民间轶事,她都爱听,否则就每天赏赏花逗逗鸟躺在榻上睡觉,看着就是无味的生活。

慕采蘅扶太皇太后坐下摆好的膳桌前,关切的问:“皇祖母近来身体可还安好?上次摔的那一跤,现在伤好了没有,是否有哪里不舒服的,要不,派人去宣太医院的太医给您瞧瞧?”

太皇太后吃惊,回想上次假摔再让覃嬷嬷去告诉皇上,好不容易才让他来看望自已一回,掉转话题然后说:“无碍了,皇帝啊,皇祖母倒还想问问你最近圣躬如何啊?可别太宵衣旰食喽,看看您最近都瘦了。”

慕采蘅浅笑,看皇祖母身体上无大问题,放心的回:“孙儿一切都好,可能是最近没什么胃口,所以…”

“什么?哎呦,我的乖皇孙,没胃口去让太医院的张太医开个药把个脉,不然你不吃不喝,或是吃的少,这样下去怎么成啊?不过今晚在哀家这里,一定要多吃点。”

慕采蘅一笑:“是。”

膳桌摆好,太皇太后未动筷而是一直盯着皇帝用膳,展开白眉笑说:“乖皇孙,听说今天白日里开始选秀了,好不热闹,哀家终于能有机会抱曾孙喽,你可别总是一副对人置之不理的样子。”

抱曾孙?慕采蘅一口菜梗在喉中,蹙眉为难的咳嗽起来,咳咳咳的声音太皇太后听了直着急,又因方才劝退了身边的仆人,现在殿里只有祖孙两人。

太皇太后弯着老腰,用手轻拍慕采蘅的后背,焦急的说:“慢点,急什么,万一噎坏了。”

拍了几拍后,慕采蘅呼吸顺畅许多,但还是没有直接回答刚才的问题,拿起左手的茶杯饮了一杯茶,半晌不语。

太皇太后看着,有些纳闷,慕采蘅不想让她老人家太过惦记,只好点头说是。

笑容果然又回到了太皇太后脸上。

慕采蘅今天来,除了看皇祖母上次有没有摔伤外,还有就是解决一个小难题,是太后托他来请太皇太后帮忙的。

东西十二宫本是后宫妃嫔居住的宫殿,现在新帝选秀,原来先帝的嫔妃自然要搬出来,给未来的新主子们住。

这一代的人也老了,看着许多同龄的人也走了,她们在宫里只好顺从新帝和太后的意,除朱贵太妃外,郑太妃和容太妃还有容太妃的一儿一女九公主慈阳和八殿下搬来离慈宁宫不远的寿安宫,而朱贵太妃态度生硬坚决不愿搬出自已的懿华宫,理由便是不愿意搬到寿安宫对面的永和宫,她们先前就不和,自然不愿意靠近,见面就生厌气,非要哭着喊着请求太后给自已新建一个宫殿。

太后生了很大的火,可是不敢硬碰硬,加上以前欠过她一个人情,但没有答应她无理的要求,说自已会考虑。

一来二去,实在想不到解决的方法,就叫皇帝来请太皇太后帮助帮助。

这朱贵太妃可是先帝生前最宠爱的妃子,就连当年太后都差点斗不过她,不过她败就败在生了袁王这个儿子,而太后胜就胜在生了个争气的慕采蘅,让先帝尤为看重培养。

慕采蘅觉得面对太皇太后很舒心,至少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这和在自已母后面前是不一样的体会,在心里想了想,这种妇人的事情真不好意思开口。

 

太皇太后看出来慕采蘅欲言又止,疑惑问:“皇帝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问皇祖母啊?”

慕采蘅正色:“是…有一件。”

“哦?”太皇太后眯着眼听他继续讲。

“这不恰逢选秀了么,要把东西六宫给腾出来给…选出来的人住,现在西六宫搬完了,还差东六宫的朱贵太妃怎么劝都不搬,太监一动手就闹上吊。”慕采蘅把事情说了后叹了口气,“还说要建个新宫殿否则死也不搬。”

 

“这朱贵太妃先帝宠着宠坏了,真是不知规矩,不搬就上吊死在她宫里,整个皇宫被她弄得又晦气,答应她还得拨款给她建宫殿,够大胆的!”太皇太后气道,她拍拍慕采蘅的肩,“没关系,哀家来摆平,放心,明天就派覃嬷嬷去叫朱贵太妃搬离懿华宫,不想住的话就别住了,去他儿子封地那边。”

 

慕采蘅点头,太皇太后就重新谈回皇曾孙的话题,说到自已困了才放皇帝回去。

等慕采蘅回到御书房里,沈晏就在外面求见,他让王公公和其余御前伺候的人退下。

慕采蘅坐在案上继续批着折子,目光沉沉的问:“怎么样可有消息?阿晏,他,是否潜藏在我国?”

沈晏见宫人都退下了,不再保持行礼的扣拳动作,坐在空位上,给自已倒了一杯茶,悠然说:“我去民间调查过,可是什么也没调查出来,也许你猜错了,他在城破之日早死了,怎么会还活着呢!”

慕采蘅抬眸:“可我总感觉,他还活着。”

沈晏看他,心也有几分顾虑,拍拍胸脯说:“阿蘅,你别怕,不有我保护你嘛?”然后突然想起路上的事,愤愤的说:“我昨晚快马加鞭赶路,路过冀州时遇到两个疯女人,说被打劫了,我一看就是个两骗子,我就加快骑马走了,其中一个女的她还骂我。”

话,快走,我着急呢。”

其实齐胭真心觉得这个名字取得妙,叫起来实在令人舒舒服服的,小福子、小福字、小福祉,不过呢他要是再骗她,绝不会饶他。

“奴家实在觉得姑娘机会很大!”小福子兴奋的说。

“你再说多半个字。”

他这回知道住嘴了,流华宫宫门就出现在面前,齐胭看到裕华已经换了一套宫女装,要不是那个她梳着双丫髻的发型不变,都认不出来是她。

“裕华。”齐胭喊她,又向小福子道谢,小福子告辞后就匆匆跑过来拉住她的手。

裕华忧心的问:“小姐,你可吓坏奴婢了,我就忙收拾迟来了些,你就不见了,你该不是迷路了?”

她骂你什么了?”慕采蘅停下手中奏折,听得正有趣,嘴角藏着笑意。

沈晏没敢把那段难听的话说出来,瘪瘪嘴:“哎,不提了,你批奏折别太晚,我回去了。”

沈晏眼神发亮的看了他一眼走后,王公公便进来伺候,慕采蘅有的没的问了句:“今天的选秀一切都妥当了吧?”

“是的,皇上。”王公公应。

慕采蘅听后若有所思的站到窗前,驻足许久睇着夜色,似有若无的叹息一声。

这边,储秀宫内进进出出的,齐胭和裕华很晚才搬好衣物用具到那儿,冯元元热心过来帮助帮铺床铺,等收拾好了,裕华就回偏远住所去了。

冯元元的父亲是一个员外郎,但却很知足,从未觉得低人一等,可齐胭却没向她道出自己的家世,只说是个普通官员人家的女儿。

齐胭看着寝屋里的另外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床头发呆,脸色惨白,认出是神秘的段曼雪。

她走到段曼雪床边,惊讶的说:“是你啊段曼雪,我们还挺有缘分的,还能分到同一寝屋呢!”

对方过于冷淡,一个字也不说,让齐胭很是尴尬,行,是热脸贴着人家的冷屁股了…

冯元元过来一脸喜色的说:“可不是有缘分嘛,既然我们能住一个屋子,以后我们就是姐妹了,遇到什么困难我元元一定第一个出来搭把手的!”

段曼雪把头偏向床里面,语气冰冷:“谁要跟你们成为姐妹啊,好了…你们走开吧我要休息了。”

齐胭捏拳,转念想想她这个人好奇怪啊,冯元元误以为齐胭生气,捉住她胳膊推她回自个的床:“好了,日后还要相处的,她现在不愿意和我们成为姐妹是因为头回见,混熟了,自然就好了,还是早点睡吧,”

齐胭笑着点点头。

忽然有人叩门,一打开门见是主管公公,公公一挥手,后面三位宫女捧着木盆托一一摆在桌上。

是三件秀女的裙纱,看着公公带人走了后齐胭和冯元元也没拿起来瞧,今天累到腰酸背痛,直接吹灭蜡烛爬床上躺着睡觉。

齐胭的眼睛困的要合起来,可是大脑里挥散不去一个念头,不想当妃子,不愿入宫,甚至还想再出逃,最后想自己怎么总是光想自己,不想想家里,真是个不孝女,想着想着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外面一阵吵闹,齐胭醒来时揉着惺忪睡眼,打着哈欠,迷糊说:“爹,我今天还扎马步吗?”

冯元元和段曼雪已经换好秀女的裙衫,在梳妆台前整理自己,冯元元回头对齐胭说:“胭胭,你做噩梦了,不然为什么我叫你好几遍都没醒,还有你为什么说扎马步?”

段曼雪好心没好气的说:“你要是再不起来就迟到了,倒时会挨嬷嬷惩罚可别怪我提醒你。”

话落,齐胭跳下床在架子前的水盆里探脸进去,又伸出来,拿起巾子擦干脸,来到桌前拿起昨夜送来的秀女装换上。

这粉媚的蝶戏水仙裙衫是众秀女统一的服饰,轻纱软柔,长裙摆刚达地面,齐胭不自在的转了一圈,一脸嫌弃。

这粉色,太不符合自己了!自己从小到大从没碰过粉色的东西,打心里抗拒着,呆愣在镜前。

冯元元催促她:“胭胭,你倒是快点啊,你看,曼雪都走了!”

齐胭回神,赶紧把发髻盘好,还不忘从匣子里拿出朱砂,在嘴两边点上面靥。

冯元元愣住,好奇问:“这是你们那边女子出门必须要画在脸上的?”

齐胭随口说是,拉过她的手就跑出去。

秀女集合的地点在飞鸿殿,等人数清点完成,邓嬷嬷开始发话:“各位姑娘们,从今日开始是由老奴我带大家学习宫规,现在我得给大家说说宫里上头人物的情况。”又清了清嗓子,“宫里有皇上和皇后,太皇太后和太后,先帝的后妃朱贵太妃、郑太妃和容太妃,还有三位王爷代王、袁王、洛王,不过前两位王爷早已去了封地,只有洛王在宫中。再有就是两个公主慈涵公主和慈阳公主和最小的八殿下。”

邓嬷嬷耐心的说完了一大堆话,吐了吐舌头又继续说:“今天学习的内容是外在规矩,如说话、站姿、请安,这是基本的内容老奴希望众秀女们能挨得住接下来这三个月的培训,恪守本分,好好表现,将来坐上娘娘位子。都听懂了嘛?”

众秀女软柔回:“明白,谢嬷嬷。”

齐胭从来没想到接下来会被除了父亲以外的人抽打,更何况,她没有出差错!

邓嬷嬷先将人两边分站,而她站在中间,严肃的强调:“你们分清了就好,遇到皇上有礼貌的施礼,问声好,道叩见或参见皇上…各位祖宗们唉,你们可不要犯口误,否则脑袋就得离开你们头上,谁也救不了你。”

众秀女脆声:“是”

邓嬷嬷挺胸抬头,开始讲解站姿:“咱们北明国男子例来喜欢优雅贤淑的女子,因此你们说话一定轻声细语,举止端庄文雅。”

齐胭下意识的摸了下喉咙,平时嗓子那么粗,怪不得以前陵州的男子见到她就躲得远远的,背地里还说自己投错成女胎,顿时恍然大悟。

邓嬷嬷扫视一圈在场青涩的秀女们,面色严肃,掷地有声又道:“众位秀女们,可得听清楚了,站时要挺直腰背,目光向前,双肩平衡,双脚合并,切不可歪腰驼背影响视容。”

秀女们慢手慢脚的学起来,齐胭学的最快,一脸轻松,暗喜平日里站军姿站多了,笔直的像棵梧桐树,因为脸上的面靥红的显眼,邓嬷嬷一眼就看到,随后轻笑一声。

邓嬷嬷看到大家学会的很快,满意的点头道:“你们真是聪明伶俐,接下来学习走姿,走姿顾名思义便是保持站姿走起路来,不过要注意的是,一定要动作幅度小,不能大步流星的走路,也不能走出一丁点脚步声。”

“啊,这走个路而已至于这么认真吗,这样子我的脚应该会很难受吧!”齐胭嘀嘀咕咕说。

冯元元嘘了声,齐胭立马抿起嘴。

邓嬷嬷说完后口干舌燥正在喝茶,似乎听到了齐胭的话,朝她走过来,歪着嘴巴说:“教习嬷嬷说话时底下不能随便插话,你,把这茶碗顶在脑顶,走起路来,不过你得到那边空地一个人去练。

动漫关键词:男男高潮(H)玩具PLAY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