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宝贝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傲娇校霸开荤以后(高H)

2022-05-05 16:33:1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不管是醒着还是睡着,耳朵里都是车轱辘转动的闹声,加上劳顿的赶路,几乎是彻夜不眠,好在这两人,一个是自幼习武的,身体底子好的很,一个是丫鬟,脏活累活都做惯,这点小苦小累不值一提。护

不管是醒着还是睡着,耳朵里都是车轱辘转动的闹声,加上劳顿的赶路,几乎是彻夜不眠,好在这两人,一个是自幼习武的,身体底子好的很,一个是丫鬟,脏活累活都做惯,这点小苦小累不值一提。

护送的人内心:这真是太好的主了,一路以来什么要求都没有,这差事太好做!

马蹄声也响,不过齐胭看似对哒哒的马蹄声听出一段欢乐来,车内的油灯一跳一跳的,她躺在车厢内翘着二郎腿,突然坐起来掀开车窗帘问:“喂,小侍卫,还有多久到达京城啊?”

对方态度恭敬的回:“姑娘得再累一夜,明天上午才到达宫门嘞。”

齐胭哦了一声,抬头看车外,发现夜色黑的阴森,马车准备经过一个长长的树林路道。

“小姐,饿了吗?奴婢这有白梨,甜香脆口,这皮嫩的跟小姐你的皮肤一样呢。”裕华边说边从袖口出掏出两个梨来,齐胭放下帘转脸过来,一副惊讶的表情看向她:“你哪里来的梨?”

“二夫人那里,而且听说是外贡进来的梨,我没吃过,又嘴馋,一时没忍住,我就拿了两个梨。反正以后我们也回不成将军府了,就算二夫人发现要责罚我也寻不到人。”裕华越说越兴奋,有种得了便宜后的快乐。

齐胭无话可说,便望着裕华放下一个梨,手中又举着一个,正在用她发黄的袖子认真将梨擦干净打算给自已,下意识的把口水往回咽了下去,都两日没换洗,身上衣衫不知沾染了多少尘土,梨至少也用水洗洗吧。

她找了找旁边的水袋,摇晃几下发现被自已喝光了,又懒得叫人去找水,也想尝口梨,于是拔下靴子上侧的小刀给裕华,又道:“裕华,把梨的皮削掉,我不吃皮。”

裕华恍然,小姐什么时候那么挑剔起来了,以前不都是粗糙着的嘛,不过很快应道:“诶,奴婢这就给你削果,稍等。”

一说完,齐胭重新躺下翘起腿睨车内的油灯发呆,左脚跨在右脚上方,心说裕华说的是,她们以后都回不去了,可心内还是想着马车别那么快抵达京城,路长到没有尽头,就算回不了家亦没关系,因为一切还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啊!我的老天爷啊!”裕华惨叫般喊一声,吓得齐胭立马坐起身来,惊恐的问:“你干嘛突然叫啊,吓死我了,发生什么事?”

裕华的眼泪跟着情绪,悲伤的说:“呜呜呜,小姐,我没留神被刀划伤了,正流血呢,疼…”,说完颤抖着把流血的食指移到齐胭眼前。

齐胭无奈,抓住她的食指往嘴巴里送,专注的低着头帮她吮血,这当儿裕华感觉食指头上貌似没有先前那么疼,有种和缓的感觉,哭声也渐渐停止。

猝然,一支箭穿破轿门的帘子,就这么突如其来的直直的射落在齐胭的发髻上,感受到头顶上的重量,她抬起头翻着白眼往上看。

好在出府前盘的是小高发髻,一旁的裕华惊慌失措大叫起来,外面刀剑碰撞的打杀声也让人越听越慌。

想着会发生,却一直没发生,最后又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那便是遇刺!

裕华扑过来想帮齐胭拔掉头上的箭,齐胭盯着那个破洞,突然推开她,“小心!”

车厢内又飞唰的飞进一只箭羽,两人完美的躲开了,齐胭警醒过来,用手拔掉髻上的箭,盘好的发髻全都已经散落,三千青丝披下来垂着,她全然不顾,一把拉住被推到车框上的裕华,紧张地说:“我们遇到刺客了,赶快下车。”

两人一起跳下马车,脚刚落地,第三支射箭袭来,没刺中任何人,刺中的是受惊的马,一会子马嘶叫挣脱了绳缰,车厢被甩到路旁,散架成几块木板,疯马反路奔跑而去。

齐胭见还是打斗的乱状,让裕华到草丛中躲躲,等她搞定这帮刺客再出来,裕华就乖顺的藏进隐秘的草丛里,十分害怕闭起两只眼,又担心自已的主子,于是睁开一只眼,可是夜太黑什么都看不到,又闭回眼开始在心中为小姐求福祈祷。

八个黑衣人在漆黑的夜霭之中,只露出两个眼睛,加上没有月光照耀,谁也看不清谁,对打时说不定也打错人,是敌是友都看不清。

众人摸黑打架,其中有个黑衣人说:“是我呀,大哥,自已人,别掐我脖子啊。”

另外一个黑衣人讲:“谁踩掉我鞋子啦,你眼瞎了是不?有谁看见我鞋子?”

那位年轻公公比谁都慌张害怕,尖嗓一喊,林子里唰拉飞出几只乌鸦,震落几片树叶,被抓到后他哭爹喊娘的开口求饶:“我做个差事不容易啊,各位好汉饶命啊,要多少钱咱家都有,只求各位好汉手下留情…”磕磕巴巴的后面的话都说不清。

“把那谁,叫什么人来着,丢下就好,老子就发誓绝不杀你。”黑衣人头头说。

公公蹲在地上来,像个女人似的哭道:“别打了,都别打了,我们先走,都给咱家撤下。”

齐胭在暗中观察着一阵子后,便见公公带着侍卫夹着尾巴就这么不负责任的逃走,在经过自己时,怼了公公一句:“贪生怕死的狗奴才。”

他哆嗦着嘴唇,然后害怕地道:“姑娘,奴家…会搬救兵来救你的。”

说完就往回快跑,脚步声慢慢的消失不见。

齐胭撸起袖子上前准备大干一架,然后行若无事地道:“你们要抓的人想必就是我罢。”

黑衣人们为避免打到自已人,好不容易点燃火把,终于看清周围,岂知看到齐胭朝他们一步步走来便瑟瑟发抖往后退,吓得屁滚尿流,大喊:“有鬼啊!”

齐胭又踏上一步,晃着脑袋犹疑地道:“你们说谁是鬼?”

“救命啊…你别过来,我们就没打算来杀人,只不过是受了人钱财跟了他们一路,等远离陵州城内动手搞破坏而已,我们家里还有老小照顾啊…”黑衣人头头腿直发抖,后面的人也跟着哭嚎。

齐胭挥拳揍向说话的人,愤愤的吼:“不是想下辈子吃狱饭的话,以后别干这种事啦!现在给我滚,滚回你家去!”

黑衣人们一刻也不敢停留,因此听话的夹着尾巴跑了,再无踪影。

“呸,不打算下死手刚才的箭怎么解释?给你个拳头吃已经很好了!”齐胭自言自语道。

齐胭过来找裕华,把手放在嘴边东张西望的喊:“裕华,你在哪里,天太黑了,我看不到你,快出来。”

“小姐我在这,你在哪里?”裕华听到周围静悄悄的,只有小姐一个人的声音知道坏人已经被她打跑了,不再担心害怕,在草丛里钻出来。

齐胭寻着声音过来,主仆两人在黑暗之中握紧了对方的手,裕华立马询问道:“小姐,这可如何是好啊?现在马跑路了,护送的人也逃走了,明日可是入宫选秀的吉日,要是明天您赶不到,一切就完了…”说着说着,就着急的哭了。

齐胭也是没有办法啊,怨天尤人又没用,她努力让自已平静下来:“别哭了,裕华,我觉得这样也好明天如果错过了选秀那我们就打道回府,我爹听到事情的经过会体谅我们的,怎么说也是情有可原!”

她爽朗一笑,裕华立马止住哭声,心惊胆战的说:“小姐,您可真宽心,可是今晚我们怎么过,这个林子好可怕啊,奴婢想着这里会不会有狼出没,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里…”

“不会的,有我保护你。”齐胭拉着她的手走回到了原地坏掉的车厢旁边,两个人坐在车板上,她将搭在裕华肩上,然后心境坦然地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等,看有没有经过的马车愿意载我们一程,如果真的没有,明天我们就回家。”

裕华吸了吸鼻子,虽看不到小姐脸上的表情,可是她总能给自已一种稳如男儿的感觉,安心点头说:“好。”

为打发无聊的时间,她们开始聊天,一个时辰过去,只有风拂过树林吹动叶子的声音,甚至虫鸣什么也没有。

齐胭产生放弃的念头,叹气道:“看来不会有人经过这里了,我们明天还是回陵州城吧,我与京城真的是有缘无分。”

既然老天安排我这样错过,那为什么要逆天而行,爹的任务完成不了就算了,还是有其他办法保护齐家,还有爹手中的兵权的。

齐胭整理好自已的思绪,裕华突然抓住自已的胳膊摇晃,语气里充满着惊喜和希望:“小姐,你听,好像有马蹄声向我们这边来,看来小姐与京城还是有缘分的,而且缘分不浅。”

竖起两耳细听,果不其然,齐胭站起身和裕华立在路的中央大喊大叫,一会儿就远远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骑着马过来。

她喜忧参半,没有理会裕华的话,等到骑马的人也近了,对方听到叫喊声及时停下马坐在马鞍上不悦的问:“你们知道你们在路中央挡道么,而且你们知道这很危险么,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马踩死,何况我有急事,请你们移到旁边。”

听音色是个男子,可齐胭实在看不清那人的脸,客客气气的说:“大哥,我们是被强盗打劫了,能不能帮帮我们,行行好,带我们离开这里。”

裕华也急着解释道:“是的,我和我家小姐真是太不幸了,相信您肯定是个英雄,请救救我们主仆俩!”

男子一听,原来是有两个女子,凝了她们一眼,隐隐约约看到两个朦胧的身形,转珠想,要是碰到强盗,女子还可以活命真是稀奇,这莫不是计?

他不能上当,声音冷过夜间的风:“抱歉,我只有一匹马,实在难以三个人乘坐。”

然后就骑着马绕过她们,冷漠的走了。

 

难得出现的马蹄声渐行渐远,齐胭仰天大骂:“你个混蛋东西,我祝你这辈子爹不疼娘不爱娶不到妻子,无儿无女你爱的人永远不爱你…这厮还是人嘛见死不救,尤其是我们这两个…女子。”她很想说是两个弱女子,可是自已全身上下与“弱”字一点边都沾不上。

 

主仆两又凄凉的坐回车板子上。

 

裕华奇怪的竟然没有哭,一反先前的悲观:“小姐,如果是要死在这里,能留在你身边也好。”

 

齐胭连说三个呸呸呸,打气的说:“什么死不死,别说晦气话,不会死的,我们的日子长着呢。不过今夜还是警惕些,坐着千万别睡着,万一给野兽叼走作腹中事物,要是真碰上,我们就爬到树上躲躲。”

裕华:“躲到树上有用吗,猴子也会爬啊!”

齐胭无语,戳了戳她脑门:“你莫不是傻了?猴子不吃人。”

“哦。”裕华打起瞌睡,含含糊糊的说出一个字,后面干脆躺在车板上睡觉。

“裕华?”齐胭试探的问,用手肘碰了碰她,而后叹气:“才说好两个人一起不能睡觉的,现在只我一个人。”

好在她胆子大,齐胭侧耳聆听,时不时传来几阵鸟雀声时才放心一些,但这里林深路暗的,加上春寒料峭,夜间的温度让人感觉到有点冷,她蜷缩起来抱着膝头。

“都怪那死公公,没事抄什么近路,大道不走。”齐胭细想,这是通往京城的路不应该连个马车影都没有的,那只有一个可能这里就是条小道,脸上露出萎靡的神色说。

又过一个时辰,齐胭听到人声,好像还在喊自已,她想自已肯定是出现幻觉了,拍拍自已脑门,再听声音更清晰的传到耳边,面露喜色不可思议的道:“难道爹猜到我路上会遇到不测,派人来救我?太好了,真的太好了,裕华,快醒醒,我们可以离开这里啦。”

裕华被摇醒后迷糊的跟着主子喊到嗓子嘶哑:“我们在这里。”

喊了十几遍,终于看到小队伍举着火把驾马而来,齐廉的手下终于见着齐胭后震了几秒,确定是她后随即下马蹲身行礼自责道:“属下等来迟了,小姐出发一阵子后将军实在不放心便派我们紧跟其后,我们一路在大道上却没找到您的马车,后来遇上掉头回的公公等人向我们说我们小姐就在这里,这才迟来,让小姐受罪,还请小姐惩罚咱们。”

“别说罚不罚,你能赶来我已经谢天谢地拜菩萨祖宗!”齐胭又激动的说,“事不宜迟,我们回将军府罢,明儿估计是赶不到。”

对方说:“还来得及,我们骑的马不是普通的马,是匹好马日行千里,我们会完成将军的命令,准时安全的将小姐送到目的地。”

 

齐胭心里想骂人,想了想事情的重要性后丢掉一切念头拉过裕华把她丢上马,自已跨上马鞍策马入京,身后的人分成两拨,一些在后头收拾托运几台大箱子,还有一些不忘使命的跟着。

卯时,鱼肚白色的天边露出微微光亮,齐胭于裕华同乘一匹马,远远的眺望,清晨的雾水覆盖在空气中,隐隐约约能望到京城城楼的边角。

裕华为齐胭高兴,转头正想和她说话,忽地又莫名其妙的大叫一声,差点摔下马,大惊失色的说:“小姐你的脸这么看…真的好像鬼。”

之前一个人说不信,两个人说让她不得不信,齐胭顿了会,停下马,身后的人也停止任何动作,她扭头问:“我问你们,我这样很吓人吗?”

所有人纷纷点头,均不吱声。

齐胭半信半疑,向东边瞄瞄西边瞧瞧,最后发现百米外的草地边有条小溪,神气安定地对裕华说:“我们先去洗把脸,否则待会见不了人。”

又下令随从原地休息,两人就小跑到潺潺的溪水旁,裕华掏出自已的手绢浸到清凉的水里,齐胭看着水中镜倒映出自已的脸,凑近去看,差点被自已吓死了,两个铜板大小的面靥配上一头如瀑的黑发和自已天生的白脸,她不禁张大嘴巴。

裕华将湿手绢放在齐胭手心上,操着老父母一般的心:“小姐,你先擦干净脸,奴婢给你理理头发,怎么说都是要进宫的,做好点准备,不然失了身份。”

齐胭还能说什么,自已那么狼狈不堪,真是倒了霉,接过手绢擦掉了脸上的面靥,结果颜色还是未减,化过的又浓又黑大眉毛,也抹去一点点,这都是上好的妆品自然没那么容易抹掉。而裕华从自已头上解下一根茜青色发带,将齐胭散的不能看的青丝改换成一个低发髻,虽说是太过将就,可看上去舒服自然多了。

齐胭一众人继续出发,进入城门后,便下令等后面托运箱子的人,还让人去买一辆新的马车。

后头的人好不容易赶上来,齐胭便叫他们把箱子搬到车上,奴马的人慢悠悠的骑着,裕华见齐胭靠在车框边眯了会眼,撩起车帷探头看身后护送的人驾马掉头完成使命走了,等来到位于城中央深红色庞大的建筑群面前,马蹄声断。

站在马前,齐胭呆住,宫道上站满了女子,衣裳花花绿绿,有的人佩戴的银钗金钗在阳光下熠熠发光,旁边的小太监见是个长得好看的人,上前接过马,讨好的说:“姑娘,跟着嬷嬷和总管们按顺序排队去吧,您今天可是最后一位进来的呢,再晚些,就该门禁了,要出示令牌才能进呢。”

齐胭一看是个好说话的人,也笑的应对:“谢公公。”抬脚要加入三千长龙的尾巴。

小太监见裕华寸步不离跟在后边,指了东边方向提醒:“嗳,丫鬟等闲杂人到那边的棚子里等候,今天要从三千个人中选三百个人送进储秀宫呢,可有时候等咯!”

裕华点头:“谢公公提醒,奴婢明白。”

齐胭满不在乎那人说的话对裕华道:“你先去,等我回来。”转身排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三千个人诶,真够花多眼乱的,齐胭现在站的位置在末排末列,但也不是人多怕生,亦不是胆小,是对这种程序好奇不已,所有的女人花枝招展的毫不掩饰自已的姝丽,端正的看前面,听上方的管事嬷嬷发话,位于她下方第一排正中间的苏景景志在必得的笑着。

 

镇北大将军苏荣之女苏景景身姿窈窕,穿着刺绣妆花裙,显得其天香国色。

身边的人都把视线停留在她身上,仿佛在看一件美物。

 

只有齐胭眼睛到处乱瞅,清点人数的公公一脸凶相:“姑娘,快跟上队伍到前殿去呀!”

齐胭回神,才发现那条长龙跑了,排在自已前面的秀女与自已隔了一段空距离,她忙的跟紧。

走过一段漫长的宫道,所有的人开始分批筛选,像货物一样供人挑选,因为是最后一个进来,所以一时半会儿轮不到。

齐胭慢慢观察里面,见到有人舟车劳顿过来后呕吐不止,把穿红色衣服的管事公公吐了一身,于是公公气急败坏的把她淘汰下来,喊来侍卫将人拖出宫外去,那女子难受上头,又不想放弃,挣扎着:“公公,我知错了,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以后做了娘娘会好好效尽您的,你们放开我,我不走…”

经过自已身旁时,齐胭同情的看了一眼,没想到她又吐了,看着那呕泄物齐胭顿时觉得反胃,三天内可能吃不下饭。

两三个时辰过后,第一组进里殿的人能留下的只有两个,没进内殿的人小声议论:“哎,我们能不能沾沾苏景景的光,刚才我听路过的太监们说她可是第一个能留下来的人呢,刚才出来的时候笑的开怀,公公还说她前途无量呢,真是羡慕。”

 

“哇!听说她资色上好出自镇北大将军家呢,好想认识她。”

“有什么好羡慕的,万事都说不定呢!

以前宫里也出过宫女得了皇上盛宠当皇后的事。”

 

“…”越说越没完没了。

 

负责外面的管事公公见都是有身份的主,可又要维持场面秩序,吵吵闹闹不成样,于是有礼貌的说:“姑娘们可不要说话了,好好表现人人都有机会留下的。”

这样不得罪人,谈论的人们听到自个儿也有机会,喜上眉梢,脆声道:“是,公公。”

齐胭旁边的一位姑娘手抖个不停,她好奇问:“你是不是犯病了?”

“没有。”她淡淡道,表面阴晴不定。

紧接着轮到第三十组进去,前一组出来,有个人哭丧着脸出来,骂道:“死太监,你算什么身份,说我身材瘦瘪瘪皇上不喜欢,什么狗理由…”

三千人分成六十组,每组五十人进去给里头的管事公公和嬷嬷挑,看的顺眼的留下,不顺眼的打发走,不顺眼的意思不是长相不佳,毕竟这来的可是北明国内各地的美人,所谓淘汰掉的,无非就是过高或过矮,太胖或者太瘦的。

这些人的肩宽、腰围肯定不符合及格要求。

旁边的人问她:“你怎么打扮的那么朴素?太素了,你不想被选上啊?打扮得好看点人家才会注意上。”她看的出齐胭身段很好,素净的脸如出水芙蓉,美过在场的任何一个女的。

齐胭在心里小声答:“不想。”

齐胭没敢说这大逆不道的话,说出来下场如何想想都令人可怕,她心哆嗦了一下,又勉强笑道:“不想才怪,进宫吃香喝辣过着鲜衣美食的生活谁不向往呢。”

“那倒不见得会是你想的那般美好。”

动漫关键词:宝贝好紧 太爽了 再快点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