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山房春事__强壮的公么把我弄得好爽 别家都没有的

2022-04-30 15:30:0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女子起身,对那姿容艳丽的丫鬟说:“双环,为本小姐梳妆。”一边往妆台那边走一边说,“翠环,你开箱子,把姑母给我的八宝挂珠钗拿来。”“是,小姐。”打

女子起身,对那姿容艳丽的丫鬟说:“双环,为本小姐梳妆。”一边往妆台那边走一边说,“翠环,你开箱子,把姑母给我的八宝挂珠钗拿来。”

“是,小姐。”打扇的丫鬟放下扇子,连忙去取珠钗。

半个时辰后,明若取下银针。从医药包里拿出为司皓宸准备的药,直接交给徐大夫:“用法用量我都贴在瓶子上了,照着说明给药就可以了。”

“之前薛神医开了方子……”徐大夫自然知道大夫医病的规矩,但之前王爷的心疾一直是薛神医在医治,这王妃的医术看着也不错,但应该还是不及薛神医的吧。

明若在心里默数了十个数,深吸一口气才开口:“方子拿来给我瞧瞧。”啊啊啊,真想甩手不干了。

得到王爷的眼神示意,徐大夫从药箱里拿出两张方子递给明若。

明若看了方子,微微挑眉——‘神医’的名头果然不是白得的。这两张方子一张主治心疾,另一张固本培元温养身体,两张方子用药十分精准,明若觉得以自己的中医水准,开出的方子也不能比这薛神医好。

但中药再精准也不可能比西药见效快,而现代中成药对药材的萃取技术也会最大限度地保存有效成分。明若挑出那张温养身体的方子:“这张可以继续用,另一张方子的药停了,用我的。”

“可是……”徐大夫还想说。

明若却截断了他的话:“首先,这药方应该是之前开的,王爷现在病情出现了变化。其次,用这些药,你家王爷已经去过一次地宫了,不是吗?”

“这……”徐大夫被怼得哑口无言。

话已至此,明若也懒得去说服司皓宸,收拾好东西屈膝行礼:“今日治疗完毕,明日还是这个时间,王爷安排好时间。”

“嗯。”司皓宸应了一声。

明若一边往外走,一边腹诽这云亲王可真是……惜字如金,多说两个字能死啊。

明若带着紫苏走出梅苑不远,就看到一群人款款而来。

走在最前面的年轻女子穿了一套烟霞粉的百蝶穿花宫装,梳着凌云髻,发髻正中戴了一支八宝挂珠钗,两鬓插着芙蓉珠花,配了同色的耳坠和项圈,看起来华贵异常。她身后跟了两名丫鬟,两个婆子还有两个小丫头,看衣着都十分体面。

从理论上讲,在这王府里,除了司皓宸和那未现真身的太妃娘娘,自己应该是就是三把手,不需要对其他人伏低做小。但她深知自己只顶个王妃头衔,根本没实权。该怂还得怂。

明若眼皮跳了跳,直觉这群人来者不善:“这像是要去拜年的一行,是什么人?”

紫苏差点没忍住笑,自家王妃说话句句都在点子上,这表小姐和婆子丫鬟,穿的可不就像年节里出门的衣裳嘛:“这是太妃娘娘的亲侄女,沈小姐。沈老爷外放任职,一家人都随着上任了,太妃娘娘舍不得表小姐,就把表小姐接到王府来了。”

真这么舍不得,不是应该直接带进宫里作伴吗?留在这一年住不了几天的有什么意义?

根据看过的小说电视剧,这什么表哥表妹啊师兄师妹啊,总有那么不可言说的二三事,明若觉得自己是真相了。

那华服女子走到明若面前,屈膝行礼:“碧池见过清凰姐姐。”

“咳,免礼。”明若嘴角抽了抽,听到‘碧池’俩字,差点笑喷了——这府里的人起名字都这么奇葩的吗?

不过这‘碧池’的心思还真是……如果尊她是南戎公主,称一声清凰公主使得;若是从司皓宸那里论,称一声表嫂也使得。

这‘清凰姐姐’是怎么论的,明若怎么不记得自己有碧池这么个妹妹。

不过,明若是真没把沈碧池这点心思放在眼里。她既不是司皓宸真正的妻子,也不喜欢他,完全没有恋人被抢走的愤怒。

明若巴不得司皓宸多几个侧妃和小妾,这样,就算他有个三长两短,也轮不到自己去陪葬了不是。

沈碧池眯了眯眼,心中涌起一阵不屑:南戎公主这衣裳首饰,还没她的一支步摇值钱,亏得自己寻了上好的衣服首饰装扮起来见她。

这一整天明若只吃了早饭,现在有些饿,只想着快点回去吃饭:“表小姐若是没别的事,本宫先回去了。”

沈碧池眼眸里闪过一抹愠怒,她最讨厌别人叫她‘表小姐’,这个称呼时时刻刻提醒着她,在云亲王府只是个外人。

她眼角余光瞥见白燊往这边走来,估算着白燊到这里的距离,沈碧池故意往明若身边凑了凑。

医院里病菌多,医生或多或少都有些微洁癖。明若不习惯与人离得太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同一时间,沈碧池打算去捉明若的手臂,然后借着一扯拽的势,摔到在地。

不成想明若这一退,她连片衣角都没捞着,没借到力结结实实地坐到了地上。

此时白燊刚好走过来,沈碧池瘪了瘪小嘴,一副受了委屈泫然欲泣地模样:“白大哥,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跟嫂嫂没有关系,不是她推我的……”

这白燊是王府家臣,能在表哥身边说上话。这件事传到表哥耳朵里,往大了说,这南戎公主直接对自己下手,就是没把太妃娘娘的娘家人放在眼里。最不济也能让她落下个飞扬跋扈还善妒的坏名声。

对于沈碧池这一番骚操作,明若真是目瞪口呆——骚年,你这真对不起自己的名字啊,你怎么能叫碧池,白莲才是你的本质啊。

听到沈碧池这么说,白燊微微蹙眉。表小姐在府上这些日子,看着倒是个省事的,不招惹是非,待人也随和。反倒是这位王妃,既然王爷觉得她有问题,他就不得不多想。

紫苏看这沈碧池的作为也很吃惊。平日里,这位表小姐温温柔柔的,看起来很是个端庄的大家闺秀,今日怎么像变了个人一般。她这么说,岂不是让白大人误会了王妃娘娘:“表小姐这话是没错,可您这一解释,反倒招人误会。”

一个奴婢也敢开口教训自己,沈碧池低垂着头,眼中满是怒火。再抬起头时,泪水溢满眼眶:“都是我不好,不会说话惹得嫂嫂生气。”然后很吃力地想站起来,但是,好像受了伤站不起来。

双环和翠环连忙上前把沈碧池扶起来:“小姐,您是不是伤到了啊。”

“只是扭了一下,不碍事的。”沈碧池一副强忍疼痛的模样。

白燊看看一脸痛苦的沈碧池,再看看面无表情的王妃,顿时觉得十分头疼,这后院女人之间的争斗,怎么也轮不到他这个家臣做主啊,他可真是太难了。

明若也没心情看白莲花哭唧唧,冲不远处手里捧着食盒的丫鬟招了招手:“那个谁,你过来。”

那丫鬟走过来,神情十分局促:“奴婢草儿请王妃娘娘安。”

“起来吧。”明若早就注意到她了,倒不是因为这个人,而是因为她手里的食盒,散着一丝丝香甜,“你来说说表小姐是怎么摔到的。”

草儿的娘是大厨房里的厨娘,小世子院子里要了枣子糕,点心一蒸好,就让她送过去。小世子吃着香甜,让她给王爷送一盘过来。刚走到梅苑外墙,就看到表小姐与王妃遇到一起:“奴婢看到王妃跟表小姐说话,表小姐可能是不小心,自己摔倒的。”

“表小姐以后走路可要当心些,别再摔着了。”明若带着紫苏离开,从沈碧池身边路过时,没有人注意到她的手指弹了弹。

哼哼,她堂堂玄医世家的继承人是那么好坑的吗?

“既然表小姐伤了脚,那就快些回去,让太医瞧瞧。”白燊觉得皇上送来的两个太医都闲得长毛了,今天难得有用武之地。

“伤还能忍忍,我想把亲手炖的汤,送给表哥喝。”沈碧池一副什么都没表哥重要的模样。

“这汤白某拿进去,表小姐还是回去吧,王爷养病期间是不见客的。”王爷看着太妃的面子才让这表小姐在王府暂住,之前汤汤水水点心小菜送了多少,王爷哪一次见过她了。她究竟是哪儿来的自信,王爷会让她踏进梅苑的。

“那就多谢白大哥了。”沈碧池心里把这多管闲事的白燊骂了八百遍,面上却装得含羞带怯又感激。示意婆子将食盒递给白燊,然后由双环扶着,一瘸一拐地走了。

白燊看着沈碧池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他还真是小瞧了这表小姐——她刚才明明是伤了左脚不能着力,走了十几步,又换成了右脚。看来这摔倒又扭伤了脚,都是在演戏呢。

沈碧池回到菊苑,再也维持不住温婉端庄的闺秀模样,抓起桌上的茶杯狠狠砸到地上:“王爷不见客!王爷不见客!我是客……那明若算什么东西!”

翠环听到小姐的话心都打颤,且不说那位现在是王府正经的女主子,就算小姐以后成了侧妃,也压不过正妃。况且,除去王妃这层身份,还是一国公主呢。翠环看自家小姐这架势,还要打砸骂一番,连忙将几个小丫头打发出去,关好房门。

明若回到竹苑,觉得腿都酸了。这王府也太大了,从梅苑到竹苑,就要走二十多分钟,可怜了原主这娇弱的公主身子。她暗暗下决心,从明天起要好好锻炼身体,体力跟不上就不是合格的外科医生了。

“传晚膳吧,我饿了。”明若看了看天色,吃晚饭虽然有些早,但她午饭都没吃呢。

“奴婢这就着人去传,现在还不到时辰,大厨房那边恐怕一时做不出来呢。”紫苏想着王妃没用午膳,嘱咐去传膳婆子,先端些点心回来。

明若吃了两块枣子糕,她晚膳也传来了。六荤两素一汤,又是满满一桌子。大概是东桓的饮食习惯,大多是炖菜。明若仔细搜索了一下原主的记忆,南戎的菜式多半是炒菜,跟现代差不多。明若不喜欢炖菜,随便吃了一些,就回房间了。

明若靠在罗汉床的软垫上,开始思考人生。今后的日子要怎么过?难道要困在这座王府一生?

她叹了口气,就算她愿意在这里过下去,见识过云亲王那白莲花表妹,也觉得心累。若是在王府生活,以后这样的情况肯定是层出不穷,这里不是一夫一妻制的现代社会,王府的后院搞不好就是彩旗飘飘。

明若给自己的定位是客卿大夫,但她顶王妃的名头,就是那碍眼的红旗,彩旗想上位就得扳倒她。

她一个异国公主,在东桓没有倚仗,现在云亲王的小命握在自己手上,遇到事情,他应该会护着自己,但他的病好了,就不会有这种保障了。

明若永远都不会把身家性命压在别人身上,她吐了口浊气,也做出了规划。

当前要务有二:其一,治好司皓宸的病;其二,就是赚钱。等司皓宸的病好了,她就离开王府,世界这么大,她要去看看。顺便找个气候宜人的山谷,开辟一些药田,当个诊金奇高,脾气又怪的隐世神医,想想都觉得又a又飒。

既然这么愉快的决定了,那从现在开始,就要开始挖掘第一桶金了。

“王妃娘娘,新帐子做好了,您看喜不喜欢,要是满意,奴婢就挂上了。”紫苏抱着床帐走进来。

“不错,挂上吧。”这顶帐子是浅黄色,上面绣着折枝兰花,十分清淡素雅。靠近了,还能闻到熏香味儿,明若真享受不了这股子烟熏火燎的芳香,“以后我的衣裳被褥都不必熏香。”

“奴婢记下了。”

“我要去书房制药,不要让人打搅我。”明若忽然想到了,她的第一桶金从何而来。

明若忙活到半夜,才回卧室休息。夜色中一道黑影潜入书房,用一块包袱皮将堆放在书房的药材一网打尽,飞速离开。

片刻后,这黑影出现在司皓宸的寝殿中,将一大包药材递给徐大夫,转身向司皓宸复命:“王妃娘娘制药时很谨慎,门窗紧闭,周围不许人靠近,属下什么都打探不到。”

司皓宸微微蹙眉,高明的大夫有几张压箱底的秘方不奇怪。但颜明若制的药太奇怪了,其中一种徐大夫能辨出里面有丹参、三七之类的成分,另外两种除了苦味,几乎无色无味,根本看不出是什么成分。(明若:姐那是西药,想知道成分得送实验室化验,就徐大夫这种老中医,十个绑一起,都研究不出来,哼哼。)

徐大夫把每一种药材都重新称过,对比送去之前的量,一一计算。过了一个时辰,苦着一张脸回话:“启禀王爷,所有的药王妃娘娘是都取用过,但根据品类和用量,根本配不出药。”

司皓宸倒是没有多失望,毕竟是医仙指点过的人,药方轻易被破解了,那才不正常:“把这些药送回去,别让人看出来。”

“是。”那黑影背着一大包药再次潜入竹苑,按照原来的顺序,把一包包药材摆放回原位,快速离开。

第二天,天光微亮,一声嘹亮的‘喔喔喔’把明若惊醒,睁开眼睛盯着床顶发了一下呆,想继续睡,那喔喔声又起。

她翻身下床,循声走到后院。只见一只火红的大公鸡,昂首挺胸地站在菜园的篱笆上,看到明若,似挑衅一般,叫得更大声了。

明若揉了揉额角,恨不得掐死这鸡。

回去也睡不着了,明若干脆绕着院子跑起来。只是这副身子着实不经折腾,才跑一圈就累得气喘吁吁。前世的明若,跑五公里跟玩儿似的。由于心理落差太大,明若看这公鸡更不顺眼了。

紫苏发现王妃卧室的门是打开的,连忙进去伺候。发现房间里没人,一路找到了后院:“王妃娘娘,您这是……”

“紫苏,今天中午,咱们吃爆炒小公鸡。”明若瞪着红公鸡。

“王……王妃娘娘,您想吃鸡肉,奴婢一会儿就去跟厨房说。”紫苏有些为难地说,“这只鸡,吃不得的。”

“嗯?”明若的尾音挑高,给人一种不容辩驳的压迫感。

“这……这只公鸡是代王爷跟您拜过堂的……”紫苏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王妃的脸色,看王妃没有生气的迹象,才接着说,“张公公说,要好生喂养,不能委屈了它。”

“哦……”听了这红公鸡的来历,明若倒是没生气,反正当时拜堂的是原主,至于是鸡是狗还是司皓宸,跟她也没关系。反倒是听到‘张公公’,心底升起一阵怨气。

脑海里浮现出那枯瘦的手举起瓷枕,狠狠砸向自己的后脑勺。明若晃了下神,这张公公虽然是听人命令,但也是杀害原主的凶手,这个仇,是一定要报的。

“王妃娘娘,奴婢服侍您梳洗吧。”紫苏看王妃一直盯着那公鸡,心里满是忐忑。

“好。”

吃过早饭,明若带着紫苏出了王府。东桓民风还算开化,未出阁的女子和妾室出门需要得到主母准许。而主母出门只要带好仆从,不要太晚回来就好。

马车停到成衣铺子门口,紫苏轻声提醒:“王妃娘娘,到了。”

“哦。”明若睁开微阖的眸子,以面纱遮面。她是和亲而来,以后要离开王府,只能走‘暴毙’这条路。那么,自然是见过她的人越少越好。

紫苏扶着明若走进店铺,明若按照自己的身量选了一件天青色的交领稠衫,和一双黑色靴子,顺带给紫苏弄了一套小厮的装扮。

“王妃……”紫苏刚要说话,王妃就丢给她一个‘闭嘴’的眼神,带着她进了试衣间。

直到从成衣铺出来,紫苏都觉得有些玄幻。她实在想不明白,王妃换了男装,只用螺子黛和一种土黄色的奇怪胭脂涂涂抹抹,就变成了一位翩翩佳公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易容术?

紫苏戳了戳变黑了不少的脸,觉得这脸都不是自己的了:“王妃……”

“你该叫我公子。”明若昂首挺胸,抚了抚袖摆。

“公子,咱们这是要去哪儿,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啊?”紫苏手里抱着明若递给她的小小包袱,满脸问号。

“穿成这样,自然是要去花楼了。”明若觉得现在要是拿把折扇摇一摇,才更有感觉。

“啊!”紫苏明显被吓到了,嘴巴张得能塞下一个鸡蛋。

“逗你玩儿呢,就是想去,这大白天也是不开门的。”明若看着古色古香的街道,还有街上着古装的行人,有种逛影视城的感觉,“这皇都最大的胭脂铺子是哪家?”

“馥香斋,就在前面。”紫苏指了个方向,“是皇商齐家开的,宫里的贵人都是用的他家的胭脂水粉呢。”

“哦,前面带路吧。”明若一边走一边看路边卖各种小玩意儿的摊子。

“王……公子,就是这里。”紫苏实在想不明白王妃逛胭脂铺子为什么要穿男装,男人买胭脂不会很奇怪吗?

“除了馥香斋,夫人小姐们还喜欢买哪家的胭脂水粉?”

“嗯……熹楼的,奴婢听白莲姐姐说,这熹楼是丽嫔娘娘外家开的,好多东西都是从江南那边运过来的,别家都没有的。”

“嗯。”明若点点头,款步走进了馥香斋。

“这位公子,您想买些什么。”一个看起来很机灵的伙计笑脸相迎。

“上好的香膏香露拿来看看。”明若发现这店铺确实很大,陈设也很华丽。

“公子稍等。”不一会儿,伙计用托盘端了三个小盒子放到明若面前,他打开一只白瓷小盒,“这是茉莉香膏,二两银子。”一股子茉莉花香飘散出来,味道清雅。

伙计将盖子扣回去,又打开一只青花瓷的小盒:“这是桂花香膏,三两银子。”确实是香甜的桂花香。

最后珍而重之地将碧玉小盒打开:“这是波斯来的香膏,要五两银子。”这一盒味道比较复合,实在太香了,闻着有些呛得慌。

“香露呢?”明若觉得这几种香膏都太一般般了。

“呵呵,公子定是第一次买这些吧,香露可是贡品,哪里是咱们店里能卖的呢。”伙计心里直犯嘀咕,这小公子的气度和见识都不凡,但衣着却不华贵,实在有些拿捏不准。

动漫关键词:强壮的公么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