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小东西是不是又想要了木瓜|低头看我是怎么弄你的视频

2022-04-30 15:28:5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感冒?”司皓宸不由蹙眉。“那个……”明若拍了下脑袋,“就是染上风寒……”明若把烤得差不多的衣裙随手搭在一块大石头上,

感冒?”司皓宸不由蹙眉。

“那个……”明若拍了下脑袋,“就是染上风寒……”

明若把烤得差不多的衣裙随手搭在一块大石头上,将垂落胸前的长发随手拂到身后,起身便走。

“你要去哪儿?”司皓宸凤眸微眯,这女子‘披头散发’‘衣冠不整’就算了,还要到处乱走吗?

“我……去捡木柴……你的衣服也要烘干才行……”明若抬头仰望四周陡峭如利剑,直直刺入天穹,就算她想走也得能走得了啊。

“衣裙穿好。”虽然内心不认可,但她顶着云王妃的名号,就得对这个名号负责。

明若愣了一下,低头看看自己这身长衫长裤,虽然已经包裹得严严实实了,但在古人眼里这只能算是‘内衣’。

好吧好吧,她小时候背过《弟子规》的——冠必正,纽必结,袜与履,俱紧切……只可惜这古时候的衣裙她着实不怎么会穿,勉强穿戴上就不错,至于‘服帖’——就别想了。

看到明若穿衣服那拙手笨脚的样子,司皓宸才勉强相信她是个‘衣来伸手’的公主。

但转眼间她又去捡木柴,身姿虽算不上矫健,但柴火捡的长短适中,还是干透的,还是——很可疑。

烘干后的衣服有些起皱,司皓宸却能穿得平平整整。

明若暗自咋舌——这位云亲王可能是有强迫症吧。

司皓宸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看向明若:“本王的心疾你能医治到什么程度?”

“治的话自然是要治好,难道王爷您还要留些下来解闷?”

治不好的话,也太砸她“天使之手”的金字招牌了。

在明若看来,这个手术并不复杂,只是在没有手术助手的情况下,会比较费神。

司皓宸并不相信明若的话,薛神医治愈他的心疾只有八成把握,需要用到冰魄草和焰心莲子这两种珍惜药材,他派人四处寻找,历时三年才寻到些线索。

“你能治好本王?”

“嗯。”明若认真地点点头。

“呵呵。”司皓宸对明若这种‘自信’直接定义为‘盲目自大’,但这女人的医术也不错,至少可以帮他把命吊住,等薛神医和秦默寻药回来。

明若不知道聊天止于‘呵呵’这条定律,在这个不知道什么朝代的时空适不适用,但还是决定闭嘴。

司皓宸不知从哪里摸出颗蓝色的珠子弹入空中,一道刺目的红光炸开在天际,即使是白天,也异常耀眼。

明若觉得这东西很神奇,要是晚上用的话,应该很漂亮吧:“那个,你做什么?”

“召暗卫护送本王回府。”司皓宸应了一句。

“额……”怎么听都觉得这大佬没把自己算进去啊,明若看看周遭这荒山野岭,漂亮的眸子里染上一抹惊慌,“可以……带上我吗?”

“云亲王府不养闲人。”司皓宸自己都没意识到向来杀伐果决的他,对这个女人却是果决不起来的。

明若很清楚,云亲王府除了殉葬之外,并不需要一个王妃,否则就不会云亲王薨了才娶个王妃回来。

“府上需要家庭……”明若马上意识到‘家庭医生’这个称呼有些不妥,“那个,需要客卿大夫吗?”

“不需要。”司皓宸也不是故意刁难明若,他有心疾,王府里府医有三个,宫里派了两名太医在王府伺候,是真的不缺。

“哦……”明若一声叹息,除了这一身医术,她化妆技术也不错,只不过,王府里连个女主子都没有,再看看云亲王这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俊逸容颜,化妆术也无用武之地啊。

看到明若那明亮的眸子一点点黯淡下去,司皓宸竟然感觉胸口发闷:“缺个医女。”

“我愿意。”明若心中哀叹,医女和药童差不多啊,想想外公身边跟的小徒弟,再想想自己辉煌的成绩,心里拔凉拔凉的。

算了,先就业再择业,就不信自己中西医双料圣手,连个‘家庭医生’都混不上了。

“嗯。”司皓宸微微合上眼睛,生在皇室,他很了解皇子公主的脾性。

贵为一国公主,在这种情况下言行从容进退有度,也算少见。

明若也松了一口气,刚打算坐等司皓宸的人来接应,只见司皓宸猛然睁开眼睛。

“有刺客。”司皓宸全身都紧绷起来,从靠近过来的速度和人数看来,以他现在的身体状态,毫无胜算可言。

听到‘刺客’两个字,明若先是一怔,然后吃惊地望着司皓宸——这是暗卫没召来,把暗杀招来了?

打从穿越过来就一步一个坎,人品君是彻底抛弃自己了吗?

不行,她不能向这坑爹的命运低头,绝不!

明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跟司皓宸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一个重病缠身,没人追杀走出这崇山峻岭都没有可能性,现在还要增加难度,真真是要命……

“你……”两人几乎异口同声。

“额……你先说。”明若对现在的情况毫无头绪,甚至在司皓宸开口前,都不知道有刺客杀过来了,所以,她的判断不一定合理。

“他们是冲本王来的,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司皓宸周身散发着肃杀之气,“如果我们都没死在这里,你就是王府的客卿大夫。”

没有人比明若更清楚司皓宸的病情,他与人激烈打斗,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而她一个人,想要走出幽谷密林也危机重重。

“我可以施针为你争取一刻钟,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一刻钟后会短暂昏迷,之后的一个月都需要卧床静养。”

这么做对身体的伤害很大,但现在,明若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施针。”司皓宸根本不需要考虑,发现刺客过来时,他就做好了鱼死网破的打算。如果有一刻钟可以恢复到全盛时期,他有十成把握解决掉这批刺客。

明若并没让司皓宸把衣服解开,银针穿透衣料扎在胸口的几处穴位上:“等一下要小心,尽量不要碰到这些针。”

“嗯。”银针扎进去后,司皓宸明显感到气血运行顺畅起来。

司皓宸将明若放到不远处的大树上,让她藏好。

明若抱紧树干:“你一定要控制好时间。”

虽然一早就听说有刺客,当明若看到那些刺客时,还是有些吃惊。

二十几人,从头到脚都被黑衣包裹,只露出一双眼睛,行动几乎没有声音,看着有点儿像漫画里的忍者。

而司皓宸的表现更让明若惊叹,招式干净利落,快到看不清他如何出手,所过之处黑衣人全部倒下,飚出一串血花落在草地上。

看到情况不对,一个黑衣人转身就跑,司皓宸一剑斩杀了面前的刺客,用脚踢起他手中的刀,那把刀直直插入逃跑者的后心。

那人往前栽倒,转过头看向司皓宸,眼中满是惊惧。

云亲王的武功何时恢复到如此地步,难道他的心疾痊愈了?

他想要把这个消息传给主上,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对于激战中的人来说,一刻钟真的不算长。当最后一个黑衣人倒下,司皓宸矗立在这一片山林之间,宛如收割人命的死神。

明若很庆幸自己出过战地医疗任务,否则看到这一地死尸,应该会直接吓晕过去。

她提着的心稍稍放下,只见树林里又窜出一队黑衣人,装束与前一批略有不同,并没有蒙面,明若觉得自己要哭晕在树上了。

司皓宸估计马上就要昏迷了,这可怎么办啊!

只见那些黑衣人来到司皓宸面前,齐齐跪倒:“属下来迟,请主子责罚。”

原来不是刺客啊,明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这一天可真够跌宕起伏的,看来想要在这未知的时空生存,必须有坚强的心脏才行呢。

听不清司皓宸说了什么,一个黑衣人飞掠而来,将明若‘提’到他面前。

明若不由腹诽,轻功什么的实在太吓人,刚才司皓宸带她‘飞’上十几米的大树,她就晕乎乎的,不过她现在也顾不得自己了,连忙给司皓宸把脉。

明若搭上司皓宸的脉后微微一惊——他已经昏迷了,却以剑杵地支撑着站在这里,双目微阖,像是陷入了沉思一般。

晕而不倒,这人是有多骄傲啊,好吧,敬你是条汉子。

明若连忙把扎在司皓宸胸口的银针取下来,又往他嘴里塞了药。

“主子现在可以移动吗?”其中一个黑衣人开口询问,薛神医早先有过交代,主子发病时不可随意挪动。

“等一下,先让药起效。”明若假意诊脉,启动医疗系统给司皓宸做了全身诊察,他的情况比明若估计的要好许多,“过一刻钟,就可以搬动他了。”

明若让暗卫弄了个简易的担架平抬着司皓宸,一行人走了大半天,才走出山林。

夕阳西下,一辆灰扑扑的马车停在小道边上,看起来有些凄凉。

暗卫头头上前与车夫耳语几句,两人合力把司皓宸送入马车,随后车夫放了个脚凳,躬身候在一旁:“王妃请上车。”

明若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王妃’说的是自己,提起坠着红宝石的裙摆,上了马车。

进到马车里,明若才发现这辆其貌不扬的马车内部别有洞天。

马车里铺满了雪白的皮毛,四角悬挂着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大该是怕影响司皓宸休息,每颗夜明珠上都覆着一层薄纱,光线便柔和了许多。

司皓宸躺在马车一侧,头下枕着一只油润温凉的白玉枕,身上盖着杏子黄的锦被,角落的香炉里燃着苏合香。

看着白得令人心悸的皮草,明若默默脱掉鞋子,坐到司皓宸身侧,马车哒哒地跑起来却不算颠簸。

明若重新给司皓宸把了脉,确定他短时间内不会清醒,从医疗系统里拿了药,给司皓宸挂上吊针。

作为最出色的外科医生,十几个小时的大手术并不罕见,明若的体力其实很不错的,但原主这副公主的身子却不经折腾,明若斜倚着车厢打盹。

司皓宸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明若坐在离自己一尺远的地方,双眼微阖,小脑袋一点一点的。

头顶上方挂着一只样式古怪的瓶子,瓶子下端联通一根细长的管子。

司皓宸的目光顺着管子下移,那瓶子里透明的液体应该是顺着管子,流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他本能地想将那管子从自己的手背上拔掉,可身体实在没有力气,多番努力之后,终于……又让自己陷入了沉睡之中。

马车一个颠簸,明若的头撞上了车壁。

“唔。”明若揉了揉被撞疼的头,看到药水就要滴完了,连忙给司皓宸拔针,起身回收输液瓶,一站起来,发现脚像是踩在了刀尖上一般的疼。

明若咬着牙把用过的输液器材收好,然后坐下来,检查自己双脚。

这‘公主’的脚怕是从未走过这么多的路,脚趾和脚掌都磨起了血泡,有两个血泡已经破了,渗出血来。

明若虽然是个外科医生,这惨烈的伤势在自己身上,还是让她倒吸一口冷气。

前世虽然不是公主,却是玄医世家的大小姐,就算出任务,多半也是在后方救治伤员,哪里遭过这种罪。

她从医疗系统里拿出需要的器材和药,消毒后先将血泡的污血清掉,再清洗伤口上药包扎。

把两只脚都处理好,已是满头冷汗,一张小脸煞白煞白的,呼出一口浊气,重新靠着车厢养神。

她也想跟司皓宸一样,躺下来好好睡一觉,又怕睡过去之后,司皓宸的病情有什么状况,自己无法及时发现。

当然,她也可以将手搭在司皓宸的手腕上,开启医疗系统监控他的状况。但司皓宸明显是走高冷路线,万一以为她是在‘轻薄’于他,自己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马车不紧不慢地走了一夜,当熹微的晨光透进车厢时,明若听到外面有嘈杂的声响。

明若坐直身体,将覆在窗棂上的布帘掀开一条缝隙往外看。外面有人排着松散的队伍,好像是在等待什么。他们几乎都穿着粗布麻衣,带着的箩筐或是背篓里放着一些蔬菜水果。

马车并没有停下,车夫只喝了一声:“云亲王府办差。”

“去去去,往边上靠,别挡了贵人的路……”很快就听到吱吱呀呀开门的声响,还有守城小兵带着讨好地说,“大人您请。

马车穿过古色古香的街道,可能因为时间尚早,街上的行人不多。只有卖早饭的摊子周围有些人。小伙计掀开锅盖,白色的雾气弥散开来,一只只包子整齐地摆在笼屉里,包子的香气飘进车厢。

明若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已经很久没吃东西的肚子开始抗议。

“阿一。”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吓了明若一跳,循声看去,只见司皓宸已经醒了,一双眼眸清明犀利,丝毫没有昏睡许久的怔忪之色。

在车外的暗卫头头应声而入,单膝跪地:“主子。”

“到哪里了?”

“在外城,再有一炷香就能回府了。”阿一回话。

“嗯。”司皓宸应了一声,阿一退出了马车。

明若来到司皓宸身边:“我给王爷把个脉。”

“嗯。”

明若搭上司皓宸的手腕,微阖眼睑,利用医疗系统给他做了全身检查,顺便监测了心率和血氧浓度。

司皓宸看明若收手,便问:“如何?”

“情况不是很好,需要继续治疗,卧床休养。”明若已经说得很委婉了,如果是在现代,司皓宸是需要马上进ICU病房检测的。

“如何治疗?”司皓宸脑海里浮现出昨夜看到的古怪瓶子,还有那些直接注入身体的药水,清隽的眼眸不由得沉黯了几分。

“我会每日为王爷施针,还需要……炼制一些药丸。”

司皓宸现在的病情是需要输液治疗的,但这种方式对古人来说应该有些匪夷所思,而且她也无法解释输液器是哪里来的。至于‘医疗系统’的存在,无论如何也不能暴露,‘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输液虽然无法进行,但一些西药还是得用,所以,明若也只能用‘炼制药丸’来蒙混过关了。

“好。”司皓宸点点头,闭目养神。

明若肚子饿,觉得这去往云亲王府的路格外漫长。要不是身上没带钱,她都想先停下买几个包子来吃了。

马车终于停下,管家周忆已经着人抬软轿等在府门前。

明若下了马车,周管家一怔,显然没想到不但王爷回府了,连带王妃也回来了。他可是听张公公说了,王妃在竹苑时,已经断了气……

阿一扶着司皓宸坐上软轿,由两名侍卫抬入府中。

明若默默跟在软轿后面,刚绕过琉璃影壁,一只穿锦白绸缎衣裳的小团子飞奔而来,后面跟着嬷嬷和小厮根本追不上他,是能一边跑一边劝说:“世子,您慢些跑,当心摔了……”

小团子跑到软轿跟前已是气喘吁吁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泛着红:“哥……”他似乎想到什么,噗通一下跪在地上行了大礼,“儿臣叩见父王。”抬头看了看紧随他而来的白燊又看了看明若,“见过母妃……”

明若愣了一下,前后左右看了看,才确定这‘母妃’是在喊自己。

仔细瞧瞧,小团子婴儿肥的小脸上,一双大大的眼睛格外有神,鼻子挺翘小嘴精致,可爱得紧。而且,小团子确实与司皓宸生的相像,说他俩没血缘关系,都没人信的。

“瑄儿,你怎么在这里?”司皓宸微微蹙眉。

白燊上前一步行礼:“之前王府发生变故,太上皇命人护送世子回京,以便……”

白燊虽然没再说下去,但司皓宸明白,在这神华大陆,他这个‘云亲王’不是一个人,而是责任与荣耀。只要能肩负起这副重担,就可以是云亲王,并不是非他不可。

“到……父王……这里来。”司皓宸伸出骨节分明的手。

白燊连忙将小团子抱起来,放到司皓宸怀里。

小团子虽然努力仰头,可泪珠还是啪嗒啪嗒往下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直接将湿漉漉的小脸埋到司皓宸胸前:“我以为……这世上……往后只有我一个了,没了爹爹,没了娘亲,也没有……”

司皓宸打断了小团子的话:“不会让你一个人……”揉了揉他的发顶,“不信的话,可以拉钩……”

小团子依旧没有抬头,瓮声瓮气地说:“娘亲也同我拉钩了……虽然她没做到……但我知道她尽力了,所以不怪她……”

明若胸口闷闷的,眼眶发热。

虽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但懂事的孩子更让人心疼。依稀记得,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参加援助第三世界医疗队,出发的时候也跟小小的自己拉钩,说等到她七岁生日的时候就会回来,可是,他们也没做到……

周管家看看呆立在影壁墙下的明若,再看看已走远的软轿,小声问白燊:“白大人,这位王妃娘娘,是该如何安置?”

跟随王爷多年,若是这位清凰公主一无是处,王爷绝对不会因为她是丹胥帝赐婚与他的王妃便带回府中:“先安顿在竹苑吧。”

“是。”周管家点点头,那日王妃进门也是安置那里的,竹苑虽说位置有些偏,但在王府里也算是主院,也不算失了礼数。

“现在还不能把王妃当做主子。”白燊顿了一下,继续说,“但也不能不把王妃当做主子。”

“啊……”周管家顿时觉得白大人说话比道观解签的道士还难懂,“白大人……”

“你自己琢磨。”白燊实在没空在这种小事上下功夫,脚底抹油溜得飞快。

周管家绞尽脑汁的琢磨,最后只得硬着头皮上前:“王妃娘娘,老奴送您回竹苑休息。”

“哦。”明若刚才沉浸在回忆中,被周管家打断,才发现这里只剩她和这位管家模样的人了,“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老奴惶恐,老奴名叫周忆,是王府的管家。”

明若跟着周管家走了大概二十分钟,看到一片碧绿盈翠的剑竹,微风吹过,飒飒作响让人觉得格外清凉。沿着青石小道穿过这一片竹林,便是一排屋舍。可能是因为时间尚早,竹苑里静悄悄的,一路过来,一个人都没看到。

周忆将明若引入正厅,便退下了。

这一路下来,明若又累又饿,昨晚处理过的脚也痛的不行,恨不能直接昏死过去。

这时,一个穿着水绿色半臂襦裙的女子走进来,看到明若连忙行礼:“王妃娘娘,万福金安。”

动漫关键词:小东西是不是又想要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