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学长们一个一个来C 边做饭边被躁bd 大叔我要

2022-04-30 15:28:0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东恒皇都,子夜时分万籁俱寂。云王府大门缓缓打开,管家周忆带着两个小厮踩着梯子,动作麻利地把匾额两侧的琉璃宫灯取下,换上两只素白的灯笼……与此同时,王府东南角的

东恒皇都,子夜时分万籁俱寂。

云王府大门缓缓打开,管家周忆带着两个小厮踩着梯子,动作麻利地把匾额两侧的琉璃宫灯取下,换上两只素白的灯笼……

与此同时,王府东南角的竹苑里却张灯结彩一派喜色,主屋里静的出奇,一对龙凤喜烛将大红色的帷幔照得影影绰绰。

南戎清凰公主颜明若凤冠霞帔珠翠盈头,五花大绑地丢在榻上,她睁着眼睛怔怔地看着帐顶,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串一串顺着脸颊砸进后脖领里,一片湿凉。

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吱嘎一声房门被推开。

似乎感受到危险逼近,性子懦弱的清凰公主瞳孔缩了缩,身子瑟瑟发抖,咬着朱唇不敢发出声音。

“张公公,要不要抬张软椅过来。”一个小太监询问。

张金亮尖细的嗓音像是在用指甲刮在瓷器上:“哪有功夫用软椅,王爷那边在大殓了,快把人扛过去……”

清凰公主被大力太监扛在肩头,满眼惊恐与不甘,开始拼命挣扎并大喊:“你们放开……我是南戎的公主……你们不能……”

“公主走好,咱家送您上路了!”张金亮捉起榻上的瓷枕朝着清凰公主的后脑狠狠砸下,清凰公主瞬间没了声息。

“国师大人说不能误了时辰,动作都利索些!”张金亮尖细的嗓音又拔高了几个八度,“跪送王爷王妃尊驾。”

阖府奴仆家臣齐齐下跪,目送浩浩荡荡的扶灵队伍静默地走过皇城午夜的街道,只能听到亲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让人有种说不出的肃穆感觉。

东桓皇城最高的建筑是一座高耸入云的楼阁,名为揽月楼。

一道修挺瘦削的身影立于阔大的平台之上,夜风拂起他青白的衣袍,衣袂翻飞似乎随时都会羽化而去。

一抹流光划过天际,坠入位于皇城东北的梅骊山,之后原本暗淡数月的紫微垣星宿大亮。

白衣男子沉静无波的眼眸中荡起一丝涟漪,又归于平静。

明若逐渐恢复知觉,记忆的最后是被实验助手推入熊熊燃烧的火海,火舌舔过皮肤身体尖锐的疼,似乎还能闻到皮肉烧焦的的味道。

“明医生,我兢兢业业为你工作了两年,你就替我去死吧!”

“啊……”明若尖叫起来,眼前一片黑暗,后脑勺一跳一跳地钝痛。

她是玄医世家的继承人,三岁就被爷爷捉着背《大医精诚》,以十二岁‘高龄’成为了颇有声望的‘老中医’。

因为从小被国医压迫惨了,大学叛逆地选了外科专业,读研时就能完成大型外科手术,被称为拥有‘天使之手’的金牌外科医生。

明若医学天赋异禀,被医学院派往M国参与PSK科研项目,旨在探索医生精湛的医术与功能强大的医疗系统结合后,将一名医生打造成万能的医疗团队,为空间站工作人员提供医疗保障。

明若通过层层考核,获得了前往空间站进行临床实践的资格。

出发的前一晚,突然接到实验助手的电话,说有紧急任务需要明若马上出发。

在研究所工作了两年的她,对执行紧急任务并不陌生,她曾为各种突发状况提供过医疗援助,甚至去过原始森和炮火纷飞的战场。

回想起来,明若只记得自己上了实验助手的车子……再后来就是被她推入火海中灼痛换来的片刻清醒。

很显然,自己是遭了实验助手的算计,但可笑的是,到死都不知道她害死自己原因。

各种陌生的记忆片段在脑海里穿梭,不但让人头晕目眩,也加重了头疼——

东桓三皇子迎娶南戎清凰公主,两国结姻亲之好,送亲队伍路遇洪灾路断桥毁误了婚期,到达皇都只能等东桓重新择出吉日完婚。

三皇子府中女官带了补品前往驿馆抚慰,女官回府禀告——清凰公主容貌丑陋不堪……三皇子断然拒绝迎娶,清凰公主只能滞留驿馆进退维谷……

七日后,东桓国君一道圣旨从皇宫传来,将南戎清凰公主许配与云亲王。

在外人看来,这绝对是一门比嫁给三皇子更好的亲事——云亲王是东桓唯一的超一品亲王,手握重兵战功赫赫,甚至连皇帝都要避其锋芒。

可是只有少数人知道,云亲王心疾复发,此时已经朝不虑夕。

迎亲这日,云亲王府门口张灯结彩,清凰公主十里红妆从正门抬进王府,轰隆一声府门关闭,王府内一片肃然连半个宾客都没有。

皇城贵族圈子里相传——丹胥帝心疼这最小的弟弟,匆忙忙为他娶一位王妃回来冲喜。也有人揣测,云亲王怕是要薨了,冲喜只是幌子,这王妃娶进门只为殉葬。

毕竟东桓皇族有殉葬礼制,云亲王又没有妻妾……

明若顿时觉得这清凰公主比自己还苦逼,等等,这些信息都是在自己脑子里……运气该不会这么背吧?

明若慢慢起身,低头就看到身上火红的嫁衣,她将手伸到面前,柔白纤细的手指上戴着一枚红宝石戒指,指甲上染着鲜红的蔻丹。

由于职业关系,她从来不做美甲,这双手不是她的,可是她却能控制它们……

老天这是在耍她吗?她这是穿越了吧?

好吧,穿越就穿越,还穿越到一个殉葬的公主身体里。

老天爷费了这么大力气是为了让她换个时空再死一死,还是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苦逼的人很多,不止她一个?

无论是哪一条,都没办法安慰她受伤的心灵好不好!

明若把头上沉重的凤冠摘下来丢在一边,掀开纱幔下了床榻。

这里看起来像是卧室,家具陈设十分精美,房间四角悬着拳头大的夜明珠,光线算不上好,却也不影响视物。

想着被自己‘征用’的九公主的身体,是因为太丑被拒婚,明若径直走到妆台前。

她可是个颜控哎,千万不要丑到自己都嫌弃!

明若端起妆台上的菱花镜,闭起眼睛暗暗给自己打气,

整张脸上最让她满意的也就是这双眼睛了,清澈明亮跟自己原本的很像,大学时有人给她写情书,说她的眼睛里盛着星光与露珠,这形容虽然有些夸张,但她的眼睛是真的漂亮。

明若捉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妆容,额……这效果立竿见影,比刚才还可怖。

她果断放弃,手里的镜子一丢,把那块红盖头折了一下蒙住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这黑灯瞎火的,吓到别人她倒是不担心,要是不小心吓到自己就太不划算了。

明若走到门前,轻轻推开。

外间的陈设更加恢弘大气,最大的一个物件便是放在正中的黑漆描金棺椁。

明若生在玄医世家,对鬼魂之类倒不怎么忌讳,常言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她提着裙摆款步上前,让她意外的是,棺盖只盖了一半——

棺中男子头束紫金冠,身穿玄色蟒袍,腰上盘着龙纹锁扣,配一把宝剑,面如冠玉,真正的龙章凤姿啊。

这就是那云亲王?

啧啧,长得这么美居然年纪轻轻就死了,难道是……天妒‘红颜’?

“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长得这么好,怎么看都不是短命之相……”明若看相虽然连她家老爷子百分之一都没传承到,随便看看还是可以。

这脸色看起来也不像个死人啊,记忆里说云亲王心疾复发,但从这人的体格看,也不像重病缠身的样子……

棺椁实在太高大,明若半个身子探进去都触摸不到那人。

她叹了口气,只好挽起衣裙,连蹦带爬地跳(掉)进棺椁。

“啊……”明若一进棺椁就摔在了‘尸体’身上。

并不是她平衡力差,而是棺椁里铺了满满的东珠,根本站不稳。

明若连忙爬起来,双手合十,“罪过罪过,无意冒犯。你长得这么好看,我觉得还能抢救一下。万一救活了,你不用死,我也不用殉葬,也算两全其美……”

明若觉得,救活这云亲王是目前唯一的活路。

原主是他殉葬的王妃,只要他死了,皇权当道跑到天边去也会被捉回来的吧。

况且,明若也没信心独自走出这地宫,这样规格的墓葬,里面说不定有多少机关陷阱等着自己呢。

明若伸手把脉,一丝脉息也没有,但手腕的皮肤甚至是关节都没有僵硬,这绝对不是‘尸体’该有的状态。

她下意识打开植入中枢神经的医疗系统,可是这具身体是她‘征用’来的,那医疗系统不能用了吧?

还算天不亡她,虽然医疗系统似乎有些不对劲,至于是哪里不对,一时也说不上来,但好在可以使用。

经过一番检查,这‘美人’确实还没死,但生命体征微弱,致命病灶在心脏上——不是普通的心脏病,而是心脏异物嵌顿。

从核磁共振影像来看,是一个圆锥形的金属物,而且是陈旧伤。金属物周围被什么东西包裹着,对心脏起到了一定程度的保护,否则,这人怕是早就死得透透的了。

目前患者的状况并不好,但也不算没得救。

必须先把人给抢救过来,等身体调养到可以手术的状态,把异物取出来是最好的治疗方案。

但这第一步,就很难啊。

明若深吸一口气,开始急救。

还好有医疗系统傍身,否则她就算医术精湛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注射了强心针,明若持续进行心肺复苏,额头上的汗珠啪嗒啪嗒砸在男子的衣服上,再一次按压下去。

“拜托你,振作一点呀……”

嗖地一声,冰凉的长剑抵在明若脖子上。

明若手上的动作一僵,抬眼看向男子的脸,蓦的对上一双寒星般的冷眸。

处于昏迷中的男子美得惑人心神,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清醒之后衬着那冷峻的眼眸更是惊艳,只不过肃杀的气场太过强大,让人不敢直视。

明若一口气哽在喉咙里,凭直觉她也知道,只要剑刃再近一毫米她就得血溅当场。

好在从医多年练就了处变不惊的心性,只怔愣了几秒明若从容开口:“你现在心力衰竭,勉强使力再次心脏骤停,大罗神仙也救不了的……”

对于‘心力衰竭’‘心脏骤停’司皓宸听不懂,但最后那句他是明白的,手腕脱力,长剑咚的一声掉回棺椁里,随即剧烈地咳起来。

明若神色微变,连忙取出银针在几处大穴下针护住心脉,然后倒出速效救心丸送到司皓宸唇边:“含在舌根底下,不要直接咽下去。”

司皓宸并没有张嘴,凤眸微合。

在皇室中活了二十几年,对亲信之人都保持着三分警惕,更何况是陌生人。

“我若是想害你,作壁上观等着你自生自灭就行了,哪用费这么大的力气……”

明若脾气并不好,再是难缠的病患到她手里都得言听计从,今天可是好,先是用剑抹她脖子,这会儿又不配合治疗,真想甩手不救了!

“针术已经控制住了。”

这心疾已经折磨了他三年,每两三个月他就生死线上走一遭,司皓宸虽然没到了久病成医的程度,但症状有没有缓解,他还是很清楚的。

单是针术这女人不在薛神医之下,若说医术,明显更胜一筹。

以他刚才的状况,薛神医不但要施针药浴,还需要有人用内力帮他梳理心脉才行。

明若眼疾手快,趁他说话间将那几粒救心丸丢到司皓宸嘴里:“含着。”

司皓宸哽了一下,死死瞪着明若——这女人是想哽死他吗?

不过随着苦涩渐渐在口中化开,揪痛的心口渐渐缓和起来,堵在他胸口的气也顺畅了。

明若装模作样地搭上司皓宸的脉,其实是用医疗系统检查了一遍。

这男人的体质还真特别,刚抢救过来就能恢复到这种状态,也算是个奇葩。

不过,血糖还是太低了:“有眩晕感吗?”

“嗯。”司皓宸应了一声。

“等着。”明若爬出棺椁,四处逡巡。

拿起几案上随葬的茶碗,看着倒是不脏,打开一瓶葡萄糖倒了满满一杯。

这一番急救自己也快晕了,干了一杯,又倒出一杯。

明若向来是个细心的人,那装葡萄糖的瓶子并不该出现在这个时代,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吧。

将空瓶子丢回系统的回收站,才折回到棺椁前。

司皓宸半倚着棺椁坐起来,一双黑沉沉地眸子注视着向他缓缓靠近的明若。

明若将杯子递给他,司皓宸接过去几口喝下去。

明若看司皓宸这利落的动作,嘴角不由得抽了抽:“现在不怕我下毒了?”

“毒死本王,你还是要殉葬。”

司皓宸虽然是昏迷了,但始终没有完全失去意识,明若说的话他还是听到一些,否则那横向她的一剑便不会留余地。

丹胥帝曾将兰阳郡主指婚给他,他虽然没拒绝,也没打算迎娶。

但这个给他殉葬的女人,是他从未见过的,“你是什么人。”

“南戎清凰公主,颜明若。”明若只好报上原主的身份,“唔……”

明若话音未落,蒙面的喜帕被司皓宸用剑挑开,看到这颜料铺子一样的脸微微皱眉:“真丑……”

司皓宸心下思忖——怪不得三皇子拒婚,这副尊容真是一言难尽……

“只怪迎我进门时云王殿下人事不省,还有……东桓有殉葬的陋习。”

作为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新女性,明若根本无法接受‘殉葬’这种野蛮蒙昧陈规陋俗。

“陋习?”司皓宸微微挑眉,“难道本王还折辱你了不成?”

“不敢……是我配不上云亲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还得仰仗这位大佬。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司皓宸撑着剑起身,轻松跃出棺椁。

明若才发现,这男人身形高挑挺拔,长身玉立恍若神祗。

司皓宸环视四周,径直往外走去。

明若看了一眼棺椁底部铺满的东珠,伸手抓了几颗当做诊金,然后迅速跟上去。

外面的廊道幽深宽阔,顶壁上嵌着萤石,犹如浩瀚的星海。安静的空间里,只有两人踢踢踏踏地脚步声。越往外面走,萤石镶嵌越少,光线越发黑暗。

明若有些害怕,伸手捏住司皓宸的袖摆。

司皓宸脚步一顿,偏过头,淡漠的目光扫过明若的捉着他衣袖的手,不由皱眉:“怎么?”

“那个……”明若吞了下口水,“这里是地宫,应该会有守护墓葬的设计吧?”

“所以呢?”司皓宸不答反问。

“我觉得这里似乎有阵法,你选的这条路……可能是死门。”明若生在玄医世家,对玄学称不上精进,但对危险的感知力向来敏锐。

“你懂奇门遁甲之术。”司皓宸此时倒是对明若刮目相看了。

“‘懂’谈不上,略知一二。”明若对自己那三脚猫的本事,真不敢妄自托大。

司皓宸往后退几步,手起剑落,一块萤石在平整的石板上滚落向前,几乎是一瞬间,十几支羽箭从不同方向射出。

平日里这种机关自然困不住他,但现在动用内力却是万万不能的。

司皓宸很不喜欢自己现在羸弱的状况,却又无计可施:“你看哪条路是能走?”

明若仔细辨别了许久,抬手指了个方向,“我觉得应该是那边,只有七成把握。”

司皓宸又如法炮制地用石子试探了一番,没有异常才继续前行。

两人折来折去,好不容易走出长长的甬道,外面却是一个巨大的山洞,远处有细微的水声,路却是没有了。

山洞深处走了一段,只看到一泓深不见底的水潭。

明若也跟了过去,噗通一声,一尾银色小鱼跃出水面,又扎入水潭……

“这里有鱼……水潭应该是有暗河与外面相通的。”明若猜测道。

“嗯。”这一点司皓宸也想到了,但是这水潭到底有多深,需要多久才能潜出去都是未知。

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大概只能坚持一盏茶的时间。

“我下去探探,如果出得去你再下来,没有路我就折回来。”

明若将碍事的大袖衫脱下来丢在石头上,以司皓宸的身体情况,下水探路搞不好还得再抢救一次。

“你水性很好?”司皓宸微微蹙眉。

一国公主懂医术,知晓奇门遁甲已经出人意料,水性还好到可以去探路……这正常吗?

“还……还凑合……王爷您该不会是……不通水性吧?”清凰公主会不会潜泳,明若没工夫去回忆,她的技术是比一般还一般,但是下水之后她可以用氧气罩作弊。

但要是司皓宸是个旱鸭子,那就麻烦了。

“本王还不必你来操心。”司皓宸觉得让个女人去探路不是大丈夫所为,可又没有其他办法,“暗河大多水道复杂,你迷了方向,怕是会把自己淹死。”

“哦,这倒也是。”明若的方向感也就比路痴好那么一点点,对司皓宸的担忧深以为然。

她装模作样地翻腾着那件满绣凤凰于飞的大袖衫,借机从医疗系统里拿出一卷超长的弹力绷带。

一端系在自己腰上,另一端交到司皓宸手里,“如果没出路我就寻着绳子回来,要是有出路,云王殿下就顺着绳子来寻我。”

看明若马上要下水了,司皓宸将一颗笼在络子里的夜明珠递给她:“带着这个。”

“好。”明若嫌提在手里费事,直接挂在了脖子上,“我若是两刻钟没回来,你就下来找我。”

司皓宸没应声,这个女人倒是对自己挺有信心,万一她折在水里,要他下去帮她收尸吗?

司皓宸等了两刻钟并没有马上入水,而是将握在手中怪模怪样的绳子往回拖,收回很长一段之后,才看到先前给出去的夜明珠被绑在绳子上……

他解下夜明珠跳入水中,顺着绳索游动宛如蛟龙入海。游过一段漆黑的河道,便有天光映在水中,司皓宸向着光游上去,冲出水面的一刻深深地吸了口气。

顺着飘在湖面上的白色绷带看过去——身着大红色里衣的少女蹲在一堆篝火旁烘烤着衣裙,如瀑乌发散在身后,周围一片青绿之中是唯一的亮色。

司皓宸游到岸边,明若听到声响偏过头,浅浅一笑:“你还蛮快的嘛,有没有觉得心脏不舒服?”

司皓宸看到少女的脸微微一愣,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眉眼精致鼻子挺翘,洗去唇脂后‘血盆大口’蓦然变得小巧柔嫩……几缕湿发贴在她的脸颊上,明明有些狼狈,却与他平日里见到的女子不同,显得格外灵动。

明若冲司皓宸招招手:“来烤烤火,你有心疾,感冒就麻烦了……”

她现在对司皓宸的身体紧张得不行,好不容易重活一回,没过一天好日子就得殉葬,实在不划算。

‘四大妖术’之一的‘化妆术’自己还有些造诣,只要底子不太差,还是可以拯救的……吧?

明若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

“啊……啊……啊……鬼啊!”

手中的镜子砰地一声落在地上,明若抚着自己的胸口,死人都会给吓活了好不好!

明若蹲下身,捡起地上的镜子,这谁给她化的妆啊?

蜡黄的脸颊上涂了两坨桃红的胭脂,粗粗的蜡笔小新眉毛,最最恐怖的还是艳丽唇脂打造的血盆大口,真是无法直视。

动漫关键词:大叔我要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