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磨到高潮(H)1V1 扒开衣服摸双乳在公交里

2022-04-28 15:41:0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裴浩的眼神至始至终都落在裴奕明的脸上,他这是在逼他!眼见着顾暖就快要撑不住,裴奕明再也遏制不住内心的怒火,他刚准备上前,裴浩的手猛的一松,抱过顾暖已经软下

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裴浩的眼神至始至终都落在裴奕明的脸上,他这是在逼他!

眼见着顾暖就快要撑不住,裴奕明再也遏制不住内心的怒火,他刚准备上前,裴浩的手猛的一松,抱过顾暖已经软下来的身子。

他带着茧的指腹摸了摸顾暖的脸蛋,温声道:“我不过是开个玩笑,暖暖怀了我的孩子,我怎么舍得伤害她。”

说着,裴浩瞟了裴奕明一眼,揽着顾暖上了楼。

顾暖踩着并不稳当的步子,努力跟上裴浩的脚步,心底思绪万千。

目送两个人离开的背影,裴奕明放在身侧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终他自嘲的笑了笑。

顾暖跟在裴浩的身边,察觉到他搂住自己的力道突然变大,下意识的想要挣脱。但是当她无意间对上他阴沉的眸子时,她害怕不已,顿时不敢动弹。

她几乎是被裴浩拖进的房间。

进了房间之后,裴浩把顾暖松开,然后径直在沙发上坐下来。

捉摸不透裴浩在想什么,但害怕他对自己有所怀疑,于是顾暖倒了一杯热茶,端上去想试探一下他。

“阿浩,喝杯茶暖暖身子吧!”

“啪……”

“贱人!”

随着裴浩一声臭骂,顾暖的脸上也多了一个红肿的耳光印。

这一巴掌打得很响,力道也很大,以至于顾暖踉踉跄跄,险些摔到地上。好在她及时扶住了沙发靠椅,才得以保持平衡。

反观裴浩,他凶煞的表情阴沉可怕,要不是顾暖有孕在身,恐怕不止是一巴掌这么简单了。

茶杯应声落下,滚烫的茶水打落在地,溅在顾暖的小腿上,留下几个浅浅的红色印记。

顾暖的脸疼,腿上也疼,心里更是猛然地一抽。

紧接着,裴浩的责骂劈头盖脸的就上来了。

“你竟然敢背叛我!”裴浩生气地直接从沙发上坐起来,捏着顾暖的下巴,力道大到就要把她的下巴捏碎。

“阿浩,你听我解释……”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切,顾暖始料未及。她身体本来就虚弱,现在有孕在身,被裴浩这一粗鲁对待,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

“咳咳咳……”顾暖咳得满脸通红。

见状,裴浩缓缓松开了手。毕竟如果一不小心失了分寸,把她弄死,那就太可惜了。

裴浩火气很大,打了顾暖一耳光还不够发泄,一想到顾暖肚子里的孩子,又不能对顾暖下手太重,他冷冷地哼了一声,猛然又把桌上的一个花瓶一摔。

“那你说说,你那天为什么要去救裴奕明?”如果不是顾暖挡那一枪,他早就除掉裴奕明这个眼中钉了!

顾暖心里很清楚,如果现在对裴浩狡辩,就会完全失去他的信任,那么她一开始做的一切,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阿浩,你听我说,一切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肚子里都怀了你的孩子,我怎么会背叛你呢?”顾暖忍气吞声,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可怜巴巴地看着裴浩。

裴浩被顾暖可怜楚楚的样子触动到,但依旧在气头上。

见此,顾暖咬了咬牙,开口说道:“其实,我一直隐瞒了你一件事情,我跟裴奕明以前是恋人关系。”

“你果然在骗我。”裴浩扬起手,眼看着第二个巴掌就要落下去。

顾暖急忙握住裴浩的手,“我和裴奕明以前是恋人关系没错,我也承认我对裴奕明都还有些余情,但那仅仅是出于我对他的愧疚。”

“当初我抛弃裴奕明,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他,所以我一直心怀愧疚,那天婚礼现场,我才会去救他。除此之外,我对他,真的没有任何感情了!”

顾暖认真地看着裴浩的眼睛,一言一语,说得真真切切,不管裴浩现在相不相信,她得先把戏演足了。

当然,仅仅凭这几句话,多疑阴险如裴浩,又怎么可能轻易相信顾暖。

裴浩目光沉沉的看着顾暖,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我本以为在婚礼上我救了他,就不欠他什么了,可没想到,裴奕明他自己对我不死心。阿浩,你也看到了,刚才在楼下,裴奕明一直缠着我,真的很讨厌!”

提着裴奕明,顾暖就刻意露出一抹不悦又恶心的表情,仿佛这个名字玷污了自己清白一般。

见裴浩神色缓和,顾暖顺势钻进他的怀里,带着埋怨的语气娇嗔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一直缠着我,我已经告诉他我对他没有任何留恋了,阿浩,我只喜欢你,裴奕明那个废物什么都没有,他以为他是谁啊?我根本就看不上他!”

听到顾暖贬低裴奕明,裴浩冰冷的神情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深沉。

这个表情,顾暖猜不透到底他有没有完全相信自己,但这个势头是好的。

“阿浩,你知道我为什么嫁给你吗?”顾暖眨着灵动的眸子,呆呆地看着裴浩。

“因为我崇拜你啊,我一直想嫁给一个能够给我安全感的男人,这个男人必须有钱有势,才能做我的靠山,所以我选择了你。”说着,顾暖像只慵懒的猫咪,在裴浩的怀里蹭了蹭。

顾暖知道谄媚的话,适可而止就好,说多了,也会让裴浩这个老狐狸起疑。

裴浩的手在顾暖的背上抚摸了几下,突然想到了什么,嘱咐道:“你先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是重点。”

“嗯。”顾暖乖巧地点点头。

这一次,裴浩没有再说话,他起身离开了卧室。这意味着他选择暂时放过顾暖,但并不说明他已经完全相信她,没有人能够猜得到,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裴浩去了书房之后,就一直在处理公务,看样子他今晚并不打算和她一起睡。

顾暖松了一口气,她轻手轻脚地走进浴室,对着镜子里红肿的半边脸,眼底的恨意越来越浓。

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现在马上就冲过去,把裴浩撕碎!

也许是因为心事太重,第二天天还没有彻底亮,她就醒了过来。

顾暖看到裴浩在书房内,猜想着他也许昨晚一宿都没睡,于是想在这个时候给他献殷勤,说不定能够换取一些信任。

想着,顾暖强压内心的不情愿,端了一杯热水,往书房里走去。

回想起昨晚裴浩可怕的阴狠,顾暖端着茶杯格外小心,但没想到裴浩早就发现她过来了,温柔地把她手里的杯子一接,放在桌上。

裴浩顺势一只手揽过顾暖的腰,顾暖被他一拉,径直跌到了他的腿上。

清晨的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进屋内,洒在洁白的双人床上。

  顾初夏有些迷茫地睁开双眼,却敏感地察觉到自己正赤身裸体的躺在一个男人的怀中,男人的大手正握着她纤细的腰身。

  感受着男人下体的昂扬,顾初夏想也不想,摸过床头柜的水果刀就往男人胸口刺下,然而此时,男人却猛的睁开眼睛,大掌轻而易举捏住她蓄力代发的手腕,鹰眼中满是寒意,就像是有无数利刃一般。

  “一大早就这么有兴致吗,嗯?”男人薄唇轻启,英俊冷漠的脸上溢出一抹冷笑。

  没等顾初夏有所反应,就感觉到男人骨节分明的手蓦的用力,随后——

“啊!”

身子与地面接触传来一阵强烈的痛意,顾初夏下意识的痛呼出声。

  伴随着有节奏的脚步声响起,顾初夏转过头,就看到男人愈来愈近的身影。

  感受着男人身上的杀气,顾初夏下意识的往后退。

  “现在知道怕了?”

  低沉带有磁性的嗓音在耳畔响起,顾初夏只觉浑身一僵。

  方才她用来刺杀男人的水果刀,此刻正抵在她的下巴上,刀光凛冽。

  “说,你到底是谁派来的?”宋思煜视线落在顾初夏精致的脸上,眼中泛起一抹涟漪。

  顾初夏此时已经镇定下来,抬眼,直视宋思煜,“你要杀要剐随便,反正我什么也不会说!”

  “不说是么……”宋思煜顿了顿,凉薄的唇勾起了一抹邪恶的弧度。

“你……你要做什么?”

顾初夏心中一惊,下意识抓起地上的地毯裹住自己。

宋思煜讽刺一笑,缓缓直起身,“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有。”

  轻轻的丢下这句话,宋思煜站起身子,快速穿起衣服往外走去。

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卧室的门被关上。

房间气压骤减,顾初夏浑身瘫软的靠在墙上,记忆开始回放……

  昨天她刚来到A市,闺蜜叶筱筱给她举办了一个欢迎party上,她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被下药了,为了不让叶筱筱担心,她中途离开,回房休息,她的思绪在她回到房间后就停止了,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早上醒来竟然赤身裸体的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叮铃铃……”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拉回了顾初夏的思绪。

  “初夏,你到宴会现场了吗?见到你爸了吗?”电话一接通,叶筱筱激动的声音就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

  顾初夏一愣,视线落在窗外散发着灼热的太阳上,浑身猛然一凛。糟了!要来不及了!

  她猛地从地上弹起,“筱筱,我先不跟你说了,先挂了啊!”

  该死的!她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顾初夏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随后快速的穿衣,忽然,她的动作一顿,视线流转间,她这才发现,她浑身上下竟是没有半分吻痕和疼痛感。

心里涌起一个预感,她走到床边,掀起被子,当她看到洁白如雪的床单时,脸色瞬间变得通红。莫不是自己误会刚才那个男人了?

这种思绪在她走出门,看到门牌号的时候应验了,原来昨晚她走错了房间!

顿时,她的眼中满是懊恼,心中也被愧疚所掩埋。

只是时间不等人,顾初夏来不及多想,便冲出酒店,快速的拦了一个的士。

“师傅,去这里。”顾初夏递给司机一个纸条,便准备掏出手机看下时间,这才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机了。

与此同时,A市最顶级的五星级酒店大厅内,正举办着几年来最盛大的宴会。

无数的琉璃吊灯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一道道耀眼的光。灯光下,无数盛装出席的男男女女相互交流着,等待着这场宴会的开始。

今天是A市豪门世家排名第四的顾家为两个女儿举办的18岁的生日宴会,A市几乎所有的权贵都聚集在这里。

有趣的是,多年来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只有大女儿顾柏雪,小女儿顾初夏的名字竟是第一次出现。

据说是私生女,这就不难理解了……

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眼见着已经到了中午,宴会却迟迟不开始,众多宾客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宴会的一角,顾啸天阴沉着脸,“顾初夏还没来吗?”

助理摇了摇头。

看着顾啸天难看的脸色,上官婉急忙上前安抚,“指不定那孩子刚来A市,迷路了呢!”

闻言,顾啸天的脸色好了些许,“打过电话了吗?”

“回顾总的话,初夏小姐的电话关机了。”

这下,顾啸天心里的怒火彻底的涌上心头,“现在开始宴会,她不回来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见此,原本还想挑唆几句的顾柏雪的脸色一白,顾初夏不回来,那怎么行!

然而她还没反应过来,助理已经应声离开,宴会很快开始,结束了宾客们因等待而逐渐烦躁的心。

“感谢大家今天来参加小女顾柏雪的生日宴会,大家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我顾啸天以及整个顾家,都感激不已。”顾啸天的言语中丝毫没有提及顾初夏,就好像她不存在一般。

顾柏雪闻言,走上高台,她身着一件雪白的抹胸礼服,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妖娆的身姿,她的头发盘起,整个人在灯光的照射下更是笼上了一层轻纱,犹如一个公主一般,很快的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众人的眼中都多了一丝赞赏,顾柏雪不愧为A市名媛的代表。

人群中,忽然冒出了一道不和谐的声音,“顾总,今天不是顾家两个女儿的生日宴会吗?怎么没有见到传说中的顾初夏的身影。”

闻言,顾啸天脸上的笑意一僵,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原样,他的视线落在声音传来的方向,只依稀看到了说话的人修长挺拔的背影。

顿时,无数的人开始询问起来,“是啊!顾总,你这个小女儿藏了十几年,可万万不能再藏下去了!”

顾啸天僵笑着,“小女儿她……”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忽然被打断。

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宴会的门被打开,一道娇俏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畔。

“我在这里。”顾初夏说着,大口的喘着粗气,还好,她赶上了!

众人闻言顿时转过头,在看到顾初夏的时候,全场陷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安静之中。

此时的顾初夏因剧烈运动而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她的额头上满是汗水,发梢黏在脸上,她身上那简单的短袖短裤也被汗水打湿,整个人说不出的狼狈。

若不是她主动承认,恐怕没有人会相信,眼前这个宛如村姑般的女孩子会是顾家的女儿。

此时她的模样更是与高台上盛装出席的顾柏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前者在地,后者在天。

顾啸天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他急忙出声说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下去换衣服。”这个女儿小时候不让他省心就算了,长大了还这样丢他的脸!

闻言,顾初夏一愣,她抬眼,对上了顾啸天的深眸,她清楚的感觉到了顾啸天眼中满满的厌恶。

顿时,顾初夏的心里一寒,咬紧牙关没有说话。

顾啸天见此,急忙给了一旁的助理一个颜色,助理会意,走到顾初夏的身边,说道:“小姐,请跟我来。”

深吸了一口气,将心里的情绪压下,顾初夏跟在了助理的身后。她有一定要留在A市的理由,所以她要忍!

众人这才回过神,看着顾初夏的背影,议论纷纷。

眼见着顾初夏就快要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顾啸天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急忙转移话题吸引众人的注意力。

顾初夏打量着金碧辉煌的现场以及盛装出席的众人,再看看自己身上寒酸的一套,顾初夏只觉得心里被压了一块巨石,让她喘不过气。

视线流转间,顾初夏的视线落在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上,顿时,她的心里一喜,急忙冲上前。

“是你。”顾初夏的声音里满是惊喜。

懒懒的抬了下眼睛,宋思煜恍若未闻。

顾初夏脸上的笑容一僵,她也知道自己之前的举动彻底的得罪了眼前的男人,想着,她急忙说道:“早上的事情是我不对,对不起,我以为……”

顾初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顾啸天一直关注着顾初夏的动静,当他看到宋思煜的时候,脸色更加难看了。

“宋思煜?”顾啸天的声音微沉。

“不错,是我。”闻言,宋思煜挑眉,嘴角勾起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他直接越过顾初夏走向顾啸天。

顾初夏一愣,她转过头,看向宋思煜,眉头紧皱,他就是顾柏雪的未婚夫?

宋思煜的出现无疑再次给现场的人带来的冲击。众所周知,宋家和顾家在十年前就定下了娃娃亲,然而男方宋思煜常年在国外留学,今天忽然回来,莫不是有什么原因?

动漫关键词:磨到高潮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