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高H描写很细腻的小说在线 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肉版小说

2022-04-26 16:10:5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顾悠想给江寒彻打个电话,却发现有三个沈心棠的未接来电,应该是不小心把手机静音了,没听见铃声。电话是一小时前打来的,不出意外的话,沈心棠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顾悠果断打给顾

顾悠想给江寒彻打个电话,却发现有三个沈心棠的未接来电,应该是不小心把手机静音了,没听见铃声。

电话是一小时前打来的,不出意外的话,沈心棠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顾悠果断打给顾丽君,说自己头疼的厉害,让她赶紧过来,然后打给江寒彻,让他来陪她。

江寒彻刚从神经外科6号VIP病房出来,正打算回公司,接到电话,直接调转脚步,去19号病房。

顾悠扶着墙,强忍着眩晕走到门口,扒着墙壁往外张望。

江寒彻看见那颗扎眼的木乃伊脑袋,冷汗都出来了,一个箭步冲过来扶住顾悠,没好气的呵斥。

“你不要命了!”

顾悠缩了缩脖子,一脸委屈:“我一个人躺着,骨头都僵了,又闷又无聊,我想去散散步。”

“你头不疼了?”

“疼啊,所以才找你陪我啊。”顾悠眉眼低垂,嘴角下撇,更加委屈了,“我妈下班后才能来,我一个人不敢出去。阿彻,你陪我出去透透气好不好?”

她仰着脸,眼巴巴的望着江寒彻,眼角微微发红,雾蒙蒙水润润的,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江寒彻顿时失去抵抗力,扶着她慢悠悠的顺着甬道往电梯方向走。

住院部楼下是大片大片的广玉兰树,外围是栀子花,初夏时节花开正盛,香气馥郁。

顾悠捡起一朵落在休息椅上的广玉兰花,捏着花梗在指间转圈,没话找话。

“你看这花是不是很像荷花?”

男人眸光落在花上,没应声。

“可惜它不长莲蓬,莲子粥好喝,嫩莲子也好吃,就是剥着麻烦,还要把莲心去掉,不然会苦。”

江寒彻依然没做声。

顾悠有些尴尬,干笑着把蔫巴巴的广玉兰花丢掉,搓了搓手,目光往四处飘。

江寒彻懒得跟她东扯葫芦西扯瓢,开门见山道:“有话直说。”

顾悠更加尴尬,呵呵干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相处,有些紧张。”

江寒彻嘴角上扬,勾出一抹讥诮的笑。

他一手宠大的未婚妻,居然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

呵,真好笑。

察觉到周围的冷意加重,顾悠讪笑:“你都不说话,我一个人好尴尬的,像个傻子一样。”

男人冷冽的眉眼稍有缓和:“你想怎样就说,我都依你。”

“真的?”顾悠不信,挑眉斜睨他。

江寒彻点头,眼皮子一眨,敛去满眼讥诮。

江涛前脚出病房,顾悠后脚就找他。

除了为江涛求情,还能有什么?

顾悠托着下巴想了想,提出第一个要求。

“我想谈恋爱。”

“嗯?”江寒彻诧异的看着她,“谈恋爱?”

“对。”顾悠点头,一脸期待的看着他,“我们还没有正式谈过恋爱,就这么结婚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江寒彻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看着顾悠。

谈恋爱是假,拖延时间是真。

这小算盘打得噼啪响,真拿他当二傻子耍了。

“还有呢?”

“我想进顾氏集团做事,但我一窍不通,你得帮我。”

“好,还有吗?”

江寒彻不动声色的问,心里笃定,第三个要求,一定是让他放过江涛。

顾悠打量着江寒彻表情平静,没什么怒意,咂摸了下,故作淡定的道:“江涛来找过我。”

江寒彻眸子一眯,寒意一闪而逝,并不接话。

顾悠心口一颤,耸耸鼻子,讪讪地道:“他让我替他求情。”

江寒彻猜到顾悠肯定不会不管江涛,但没想到,她居然会如此直白。

“所以你现在就是要替他求情了?”

顾悠摇摇头,一脸坦然:“不是。”

“哦?”男人眸光冰冷的看着她,分明是半点都不信。

“我不是替他求情,我是替我自己和江家挽留最后一丝颜面。

江寒彻嘴角噙着的笑意充满嘲弄意味,轻嗤了声。

“你以为,顾家和江家还有颜面吗?”江寒彻冷声冷气的嘲讽。

顾悠撩起眼皮子,眸光一瞬间变得清朗锐利。

“顾家和江家还有没有脸,就看你们怎么处置江涛。”

“哦?”

对上江寒彻冰冷讥讽的目光,顾悠镇定自如,不卑不亢。

“订婚当天我撞墙自杀,确实做得很出格。”

顿了顿,顾悠话锋一转,“但我做得再出格,那也只不过女孩子家被宠坏了,刁蛮任性,不顾大局。”

“外面再怎么传得沸沸扬扬,只要你们不动江涛,那这事归根结底就是咱们小两口闹别扭,无伤大雅。”

“可你们真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动了江涛,那就坐实我跟江涛有私情,我这个当婶婶的爱上未婚夫的亲侄儿,那可就是有违伦常、伤风败俗的笑话了。”

江寒彻一直不做声,只目光炯炯的看着顾悠。

那份犀利与了然,仿佛将她剥光剖开,摊在太阳底下晒,令她的小心思无所遁形。

顾悠心口一颤,故作镇定的直视江寒彻的眸子,梗着脖子跟他对峙。

半晌,江寒彻的眼神转为不屑。

顾悠耸耸肩吧,以退为进:“你可以不答应,只要你丢得起那个脸。”

“威胁我?”男人眸子半眯,冷光冽冽,“顾悠,我以为我们二十年的相处,即便你对我没有感情,也该有几分了解。”

潜台词就是,他不接受威胁。

顾悠回视他,淡淡而笑:“江寒彻,我以为我们二十年的相处,你对我除了感情之外,应该也有几分了解。”

江寒彻眉心紧拧,再次陷入沉默。

顾悠轻叹:“主动权在你,这件事最终会怎么处理,全看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你知道。”江寒彻一字一顿的道,话里有话。

顾悠也不含糊:“我想要什么,你也知道。”

她确定江寒彻最终会妥协。

前世虽说主动权一直掌握在江寒彻手中,她从来都是被迫接受的那一个,但说到底,一直是他在步步后退,步步妥协。

半晌,江寒彻霍的站起身,冷冷道:“我可以答应你放过江涛,但是悠悠,你知道该拿什么来换。”

顾悠眼里的锐利被温柔的愧疚所取代,轻声叹息。

“你放心,这辈子我不会再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上辈子她伤他太深,这辈子,她会倾尽一切补偿他、陪伴他、守护他。江寒彻被那突如其来的温柔震撼到,既不敢相信,又十分渴望。

良久,男人才强压下心头的悸动,扶起顾悠:“起风了,回病房吧。”

顾悠仰起脸,冲江寒彻扁着嘴撒娇:“头好痛啊,不想走路。”

江寒彻皱了皱眉,直起身子四下里扫视一圈,对顾悠说:“在这儿等着。”

“你干嘛去?”

“找轮椅。”江寒彻说着就往住院部大门走。

“回来!”顾悠板着脸叫住他。

江寒彻脚步没停,回头安抚:“我很快回来。”

“江寒彻!你是榆木疙瘩成精吗?”顾悠差点气笑,“我说不想走路的意思,是要你背我,谁让你去找轮椅了?”

果然,她就不该对他有半点期待。

这个霸王龙一样凶狠凌厉的男人,但凡有半点浪漫因子,上辈子她也不至于被江涛那个渣男给忽悠了。

看着顾悠柳眉倒竖、含嗔带怒的模样,江寒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居然让他背她?

呵,为了替江涛求情,居然主动给他发福利。

男人讥讽的勾起唇角:“背着你头会更疼,你确定?”

“那你不会抱吗?”

顾悠简直无语,这家伙怎么就如此不开窍呢?

江寒彻眯眼审视她:“你确定?”

顾悠翻了个白眼,将脸一扭,后脑勺对着他,摆明懒得搭理他。

江寒彻这才走上前,将她打横抱起。

顾悠小心的将脑袋靠在他颈窝,避开伤口,两手环住他的脖颈,在他耳边小声叮嘱。

“走慢点哈,颠疼我要你好看!”

女孩子的声音脆嫩清润,上扬的尾音既刁蛮又娇憨。

江寒彻心头一颤,紧了紧手,抱着她不紧不慢的走向住院部。

顾悠摸出手机,给顾丽君发信息:“妈,你什么时候来呀?”

“已经在路上了,最多十分钟到。”

顾悠摇摇手机,对江寒彻说:“等我伤好了,我就去公司上班。不过阿彻,我什么都不懂,你要教教我,别让我掉坑里去。”

江寒彻闻言,讥笑习惯性的浮上唇角。

谁不知道顾家大小姐学渣一枚,除了音体美就没哪门功课及格过。

还是他看不过眼,给京市大学捐了一栋图书馆,才让她以艺术特招生的身份进入京大,勉强混了张大学文凭。

“你那什么表情?”顾悠十分不爽,捶了江寒彻一记。

男人立即垂眉敛目,一本正经道:“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还差不多!”顾悠嘴撅得老高,还有点小不乐意。

江寒彻摇了摇头,嘴角下意识上扬,自己都没发现,脸上不知何时爬满宠溺的温笑。

出来电梯,就见沈心棠站在病房门口,伸长脖子东张西望。

江寒彻前脚走,沈心棠后脚迫不及待的发问。

“悠悠,怎么回事?”

顾悠半躺半坐,懒懒散散的扫她一眼。

“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呢,我睡得好好的,我爸突然闯进来把我摇醒,质问我为什么欺负你,冲我发了老大的火。”

“悠悠,你听我解释,舅舅他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只是……”沈心棠支支吾吾,眼珠子转得飞快。

“只是什么?”顾悠冷冷打断,语气有些严厉。

“我妈打你,那是因为你差点害了顾氏。再说我妈是长辈,十五年养育之恩,不比你亲妈差多少,打你一巴掌又怎样,你犯得着跑到我爸跟前哭哭啼啼?”

沈心棠涨红脸,张嘴想要反驳,还没出声,就被顾悠打断了。

“明明是我爸,却为了你挨一巴掌跑来找我茬,还是在我丢了半条命的情况下,又是摇又是晃的,差点把我剩下这半条命折腾掉!”

顾悠怒气冲冲,疾言厉色,倒把沈心棠给震住了,半张着嘴巴看着她,不敢吭声。

“我爸这么护着你,我有时候都纳闷,到底谁才是他的亲生女儿!”

顾悠别有深意的看着沈心棠,眼神锐利如刀。

沈心棠心口一哆嗦,下意识咬嘴唇:“当然是你啊!”

“你知道就好!别一丁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在我爸面前告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顾家怎么着你了。”

沈心棠一肚子的问号,总觉得顾悠这一撞之后,跟变了个人似的,对她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该不会是伤着脑子了吧?

沈心棠一个念头还没转过来,就听见顾丽君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好啊!你差点害死顾氏,我不过是打了你一巴掌,你就跑到政廷跟前告状,这么委屈啊?”

顾丽君突然出现,沈心棠顿时慌了,隐隐又觉得脸疼。

“舅妈……”

“当年政廷要把你接来顾家,我就不同意。是他说你外婆当年帮助过陆家,你妈又年纪轻轻死了老公,一个寡妇带着孩子不容易,我才勉强答应把你接过来。”

“你妈打扮的花枝招展享清福,我却操心操肺的替她养孩子。那也就算了,还养出个白眼狼来!对顾家没有半点回报也就算了,还想害死顾家。我不过是打你一巴掌,你还告起状来了!”

顾丽君机关枪似的一通突突,把沈心棠骂得抬不起头。

“既然顾家亏待你,让你受委屈,那你走吧。这十五年来我投入的财力物力心力,足够还你外婆当年对陆家的帮助了。”

沈心棠一听顾丽君要把她赶出去,顿时方寸大乱,泪水涟涟的哀求。

“舅妈,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您,别赶我走!”

顾丽君冷着脸,轻蔑的翻了个白眼。

沈心棠慌忙向顾悠求救:“悠悠,你跟舅妈说,我真的知道错了,不要赶我走!”

顾悠深吸一口气,缓缓吁出,一副不想计较的模样。

“妈,您消消气,我已经说过心棠了,想必她以后不会再乱来了。”

沈心棠死命点头,眼泪都甩飞出来了。

顾悠心里暗暗冷笑,沈心棠当然不愿意离开顾家,她还惦记着顾家几十亿的财富呢。

“妈,等我伤好了,我就去公司做事,历练历练。”

“好啊!”顾丽君大喜过望,“我就知道,我的宝贝女儿不会眼睁睁看着妈妈一把年纪还在独立支撑公司。”

顾悠脸一板,嗔道:“妈!什么一把年纪,您年轻着呢!咱俩一起走出去,别人都当您是我姐呢。”

顾丽君笑着捏她脸:“属你嘴甜。”

“妈,我想让心棠跟我一起进公司,她将来是要辅佐我的,也该历练历练了。”

顾丽君眉头一皱,老大不乐意。

以前是打算培养沈心棠,但这小贱蹄子居然怂恿顾悠自杀悔婚,还乱出主意让她气死江健生。

这要不是包藏祸心,就是草包一个。

不管哪一条,都不适合辅佐顾悠。

顾悠见顾丽君一脸不痛快,拉着她手软软的撒娇:“妈,心棠也才二十岁,生瓜蛋子一个,什么都不懂,不好好历练历练,怎么能成气候?您也不想将来我坐上顾氏总裁的位置,身边连个亲信都没有吧?”

顾丽君迟疑了。

老实说,沈心棠跟顾悠的感情一向不错,的的确确是左膀右臂的最佳人选。

再说原本沈心棠就是被当做顾悠亲信培养的,这些年没少在她身上下功夫,但凡是顾悠有的,都少不了沈心棠的份。

要是就这么把她赶出顾家,一来可惜,二来陆政廷也不愿意。

“那好吧,心棠,你以后可要长点脑子,什么该干什么不该干,你要拎清。”

上一秒还面临被赶出顾家,下一秒就能进入顾氏集团做事,沈心棠都被这巨大的反转弄懵了。

“是是是,舅妈,我一定努力做事,不让您和舅舅失望。”

顾丽君板着脸训话:“悠悠有时候小脾气上来了,任性胡闹,你可不能跟着昏头,一定要好好劝着。再要是惹出什么乱子,可就别怪我翻脸了。”

沈心棠点头如鸡啄米:“是是是,舅妈您放心,我记住了。”

顾丽君这才天恩浩荡的摆摆手,暂且放她一马。

走出病房,沈心棠抹了把冷汗,长出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回胸腔里。

回头看一眼紧闭的房门,眼里冷光乍现,恨意森森。

顾丽君还有脸提她妈妈?

要不是顾丽君仗着有钱有势横刀夺爱,爸爸又怎会离开妈妈,她又怎会寄人篱下,谨小慎微的讨生活?

总有一天,她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让那对母女匍匐在她脚下哀叫求饶,苟延残喘!

动漫关键词:山沟夜晚炕上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