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翁公的大龟廷进我身体里:王梅的陪读性经历

2022-04-26 16:10:2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顾丽君怒气冲冲的大步走来,劈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甩在沈心棠脸上。“原来是你干的好事!我就纳闷,悠悠一向是个乖孩子,怎么突然就做出当众撞墙自杀的事,原来都是你在背后捣鬼!&rd

顾丽君怒气冲冲的大步走来,劈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甩在沈心棠脸上。

“原来是你干的好事!我就纳闷,悠悠一向是个乖孩子,怎么突然就做出当众撞墙自杀的事,原来都是你在背后捣鬼!”

沈心棠被一巴掌打蒙了,脑瓜子嗡嗡的,捂着脸呆呆地看着顾丽君,错愕的半张着嘴。

好一会儿,才感觉到火辣辣的痛,嘴里弥漫起血腥味。

“舅妈,不是这样的,您听我说……”

顾悠看了眼顾丽君泼墨般的脸色,及时替沈心棠解释。

“妈,心棠没有怂恿我自杀,她只不过是叫我在病房大闹一场,气死江伯伯。心棠也是为了我好,她希望我能跟江涛在一起。”

沈心棠简直恨不得撕了顾悠的嘴。

这个蠢货,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那就闭嘴啊!

顾丽君一听,更加来气,指着沈心棠的鼻子就开骂。

“沈心棠啊沈心棠,我们顾家养你十五年,供你吃香喝辣,供你锦衣玉食,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怂恿我女儿自杀不成,还想让整个顾家去死?”

“老娘这些年就算是养条狗,还知道摇尾巴看门呢!你这个白眼狼!”

顾丽君机关枪似的一通突突,沈心棠连插嘴的余地都没有。

脸上的疼痛和言语上的难堪,令她屈辱的直掉泪。

顾悠饶有兴趣的看着沈心棠挨收拾,不疼不痒的在一边煽风点火。

“妈,您别这样说,心棠她都是为了我好,她只是不明白这里头的利害关系,她不是故意的。”

顾丽君都快气炸了,扬手一指门口,怒道:“你给我滚!滚出顾家!”

沈心棠原本还想说几句软话求饶,但十五年相处,顾丽君的脾气,她还是很清楚的。

她捂着脸,低着头跑出病房。

顾丽君呼哧呼哧的喘着大气,狠狠的呸了一声:“丧门星!养不熟的狗!”

顾悠拉拉顾丽君的手臂,温声劝道:“妈,别生气了。”

顾丽君深呼吸平复下情绪,往病床边一坐,摸摸顾悠的脑袋,心疼不已。

“妈就在这儿陪你,你睡吧,妈守着你。”

刚才还没进电梯,就收到女儿的信息,说害怕,想让妈妈陪着,顾丽君哪儿还顾得上什么公司不公司的,照顾死里逃生的女儿要紧。

顾悠弯唇笑笑,用力抱了一下顾丽君,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大口,嗓音有些哆嗦。

“妈妈,我爱您!”

这一世,她会保护好妈妈。

即便不能在明面上拆穿爸爸的渣男真面目,她也绝对不会让他阴谋得逞。

顾丽君又是爱怜又是无奈:“你啊,真要是爱妈妈,就乖乖的,别再做让妈妈担心的事情。”

顾悠点点头,在顾丽君的注视下闭上眼睛。

——

顾悠是被陆政廷叫醒的。

他拉长脸,眉头拧得死紧,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

“悠悠,怎么回事?心棠哭着来找我,我问她出什么事了,她一个劲儿说没事。”

陆政廷烦躁的摸出烟盒,叼一支烟在嘴里,噼啪一下,按下打火机。

顾悠头疼的厉害,被陆政廷掐着肩膀一晃,更是恶心想吐。

她盯着跳跃的小火苗,没掩饰自己的不满:“爸,这里是病房。”

陆政廷一愣,看了眼顾悠有些发青的脸色,默默地将打火机揣回兜里。

“悠悠,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悠面无表情,冷淡道:“她说没事,那就是没事。”

“她哭得上不来气,脸上巴掌印那么明显,你还说没事!”陆政廷怒气冲冲,脱口就怼。

顾悠嘲弄的望着陆政廷,讥笑道:“您是说,我打了沈心棠?”

“我不是……”

顾悠打断陆政廷的话,冷然道:“我一个脑震荡病人,动弹一下都头疼得要死,我哪来的力气打她?再说了,我好端端的干嘛去打她?”

陆政廷哑然。

“我也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我爸这么着急上火,连我身受重伤、昏迷一天、差点没命都顾不上,硬是要把我摇醒来质问。”

顾悠似笑非笑的瞥一眼陆政廷,见他脸色微变,接道:“您叫心棠过来,我们当面问清楚,看看她到底受了什么样的委屈,能让我爸不顾一切的来折腾我。”

“我爸”两个字,咬得很重很刻意。

陆政廷连忙满脸堆笑的哄:“悠悠,你看你,脾气还是那么急。爸爸就是见心棠哭哭啼啼的,脸上还有伤,就过来问一声罢了。”

“爸爸对心棠可真好,她只是脸上有伤,您就这么着急。我命都丢了一半,也没见您关心过一句,倒是没少挨骂。”

陆政廷呵呵干笑:“悠悠,你这孩子,可真是不懂人情世故。你是爸爸的亲生女儿,爸爸批评你几句,你还能跟爸爸记仇么?”

“心棠不一样,她是你表姑的女儿。你也知道,爸爸小时候家里穷,日子不好过,心棠的外婆没少照顾我们。”

“心棠这孩子可怜啊,你表姑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多不容易啊!爸爸想着你跟心棠年纪差不多大,把她接来家里养着,一来报答心棠的外婆,二来你也有个玩伴。”

“爸爸精心栽培心棠,不就是为了将来你掌管顾氏集团,心棠能给你当左膀右臂么?”

陆政廷有些心虚,不自觉的就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顾悠淡淡一笑,若无其事:“爸爸,我就随口一说,您这么长篇大论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您心里有鬼呢。”

陆政廷神色一凛,瞪她一眼,没好气道:“我心里能有什么鬼?你这孩子,一向口没遮拦。”

顿了顿,强笑了笑:“既然没什么事,那你好好休息吧,爸爸要去工作了。”

顾悠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爸爸工作那么忙,连照顾我的时间都没有,还能专门为心棠跑一趟,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捡来的,心棠才是爸爸亲生的呢。”

陆政廷呼吸一顿,脸拉得老长,声音不自觉的提高:“胡说八道!你睡吧,我走了。”

话音没落,他就转身疾步走出病房。

那架势,就跟屁股后头有恶狗在追似的,生怕慢一步就被咬着。

顾悠盯着空落落的门口,一股子凉意从脚底板直冲脑门。

沈心棠才是爸爸的命根子,而她这个光明正大的女儿,根本没办法跟私生女比。

顾悠给沈心棠打了个电话,说陆政廷刚才来过,质问今天的事,冲她发了老大的火。

“悠悠,你听我解释,我……”

“我头疼,先睡了。”

顾悠冷冷的挂断电话,扶着墙慢悠悠的去6号VIP病房。

江健生戴着氧气面罩,身上插着好几根管子,两眼紧闭,面色惨白,气息奄奄。

顾悠喉头一哽,腿一弯就在病床前跪下了。

想到前世江健生对她的宠爱与包容,不禁泪流满面。

她怀上龙凤胎,江健生当场立下遗嘱,将名下所有的房产、资金平分给两个孩子,股份留给孙子。

后来她出车祸,龙凤胎死于腹中,江健生受不了打击,突发脑溢血,当场昏迷不醒,没抢救过来。

顾悠有些失神,两手下意识覆在小腹上。

那里曾经孕育过四条小生命,只可惜,一个都没能保住。

江寒彻和何婉华刚从医生办公室出来,一回到病房,就见顾悠正跪在病床前,满脸泪水,浑身发抖。

江寒彻连忙扶起她,低声安慰:“医生说已经渡过危险期,没事了。”

何婉华虽然憋着一肚子火,但顾悠两次下跪,态度诚恳,她的心也软了。

“你自己也一身伤,赶紧回去躺着吧。”

顾悠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直视何婉华的眼睛,语气诚恳又郑重。

“伯母,以前都是我不懂事,做了糊涂事,让您和江伯伯失望了。以后我再也不会犯浑了,请您相信我。”

何婉华一向宠爱顾悠,虽然窝了一肚子火,但顾悠脑袋裹得跟木乃伊似的,泪水涟涟的又是跪又是求,她也狠不下心。

“悠悠啊,阿彻对你真心实意,我和你江伯伯也一向将你当亲闺女宠。”

“伯母对你没别的要求,只希望你能跟阿彻好好的,相亲相爱,别让我们做父母的操心。”

何婉华拉着顾悠的手,说到动情处,不禁眼泛泪花。

“我和你江伯伯都是快七十岁的人了,这一生大风大浪都过来了,现在年纪大了,只希望儿孙满堂,安享天伦之乐。”

“儿孙满堂”四个字,令顾悠心口一阵紧缩。

她的妈妈和四个孩子,全都毁在沈心棠和江涛手里。

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必须让渣男毒女血债血偿!

江寒彻见顾悠用力咬着嘴唇,以为她不好意思,连忙将她拉到自己身后。

“妈,悠悠还小,您太着急了。”

何婉华脸一板,没好气的怼:“悠悠还小,可你不小了啊!你都三十岁了,再不结婚,你想急死你老娘啊?”

江寒彻嘴角抽了抽,一脸黑线,拉着顾悠就走。

何婉华压低声音叫道:“哎,我还没说完呢!”

走出病房,顾悠斜眼看着江寒彻。

“看什么?”

“我还小,可你不小了。阿彻,伯母都嫌你老呢。”

江寒彻的脸瞬间黑沉黑沉的,眼神冷的厉害,讥笑着反问:“那谁不老?江涛吗?”

顾悠一噎,连忙讨好的拉拉江寒彻的手,软软的撒娇。

“年龄大些好啊,知道疼人。那年纪小的,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怎么能托付终身呢?”

江寒彻冷冽的瞥她一眼,将她送回病房,一言不发的闷头就走。

“阿彻!”

江寒彻脚步一顿,没回头,嗓音冷淡:“什么事?”

“我是认真的。”

男人挺拔的身板一颤,缓缓回头,深邃如潭的眸子凝住她。

眸光锋锐如刀,不给她半点躲避的余地。

“答应过我的事情就不能反悔,你想清楚。”

顾悠强忍着眩晕轻轻点了一下头。

江寒彻深深的看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回过头,不紧不慢的走出病房。

只是步履比来时轻快许多,嘴角轻微上扬出一个浅浅的弧度。

顾悠冲着门口皱着鼻子狠狠哼了一声,撇嘴吐槽。

“要不要这么高冷?理我一下会死啊!”

前世,她就是不喜欢江寒彻的沉默寡言,而被嘴甜会哄人的江涛给骗了。

想到江涛,顾悠不禁有些好奇。

前世她以死相逼,江寒彻怕进一步刺激她,只好答应放过江涛。

这一世她不再替江涛求情,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说曹操,曹操到。

病房门忽然被轻轻推开,江涛蹑手蹑脚的走进来。

“悠悠!”

顾悠正出神,冷不丁被吓了一跳,皱眉瞪他,没好气的呵斥。

“你来干什么?”

江涛一愣,错愕的望着她。

前天还爱得死去活来,今天却如此冷淡。

“悠悠,你怎么了?”

顾悠翻了个白眼,指了指脑袋上厚厚的纱布:“你瞎啊?”

江涛一噎,瞪着眼睛盯着顾悠的脸仔细端详,想看出她究竟哪根筋搭错了。

半晌,江涛吞了吞唾沫,搓着手支支吾吾的开口。

“悠悠,你救救我!”

顾悠眉头一挑,讥笑道:“救你?怎么救?”

“你去找奶奶和幺叔求情,让他们不要迁怒于我。”

“呵!你让我一个罪魁祸首去求情,开玩笑的吧?”顾悠冷笑,“我自身难保,还想拜托你这位江家小少爷替我求情呢。”

江涛走近几步,腆着脸死缠烂打。

“悠悠,你也知道,我爸是私生子,奶奶恨我爸,我就是扎在她心口上的一根刺。现在逮到机会,她一定会把我这根刺拔掉的。”

江涛眼里流露出恐惧之色,打了个寒战。

“奶奶一向宠你,幺叔对你更是死心塌地,他们不会难为你的。悠悠,你救救我,不然我就完蛋了!”

顾悠冷眼旁观,漫不经心的把玩手指。

“说的也是,我干嘛放着对我死心塌地的江寒彻不要,偏偏要跟一个连我重伤半死都不敢来看我一眼的窝囊废在一起?”

江涛脸涨得通红,一半是气恼,一半是惭愧。

“悠悠,我……我一直很担心你,可是……可是奶奶她……她的手段你是知道的,我……”

顾悠冷冰冰的打断:“我知道,你有苦衷,你万不得已,你无可奈何。”

江涛仿佛没听出顾悠话里的讽刺,厚着脸皮求情。

“悠悠,你能理解我,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咱们那么多年的感情,你也不想我被赶出江家吧?悠悠,你去帮我求求情,求你了。”

顾悠撩着眼皮子望着天花板,沉默了足足半分钟,才叹了口长气,一脸无可奈何。

“我求情管用么?”

江涛大喜过望,连忙道:“管用!管用!幺叔对你百依百顺,只要你去求他,他一定答应。”

“那他要是不答应呢?”

江涛一愣,眼睛一眯,语气冷冽:“他要是不答应,你就一哭二闹三上吊,他不舍得你伤害自己,总会答应的。”

顾悠的心,瞬间沉入冰窟。

虽说她已经知道江涛的真面目,但亲耳听到他让她通过自残来逼迫江寒彻,还是禁不住心寒齿冷。

这就是她全心全意爱慕的男人。

呵!

“悠悠,我的死活可就全靠你了,你一定要救我!”江涛一把抓住顾悠的手,垮着脸可怜巴巴的哀求。

顾悠仿佛被毒蛇咬了一口,猛然抽回手,寒着脸瞪他一眼。

“出去!”

江涛一愣,四下里张望一眼,点头哈腰的赔笑脸。

“我这就走,这就走。你放心,幺叔出去了,他不会知道的。悠悠,你可千万要救我啊!”

江涛一溜烟走了,跟逃命似的。

顾悠摊开手,掌心里满是指甲掐出的痕迹。

如果她不替江涛求情,何婉华一定会把他赶出江家。

江涛在江家本就没什么地位,虽然顶着江家小少爷的身份,实际上日子过得也就那样,离开江家,不过是穷困些罢了。

不能就这么便宜他!

动漫关键词:王梅的陪读性经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