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我解开岳内裤50岁_男女牲交全过程免费播放

2022-04-26 16:09:3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顾悠接通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对面迫不及待的大声嚷嚷起来。“悠悠,你不能嫁给我幺叔!”顾悠心里暗暗冷笑,没接话。“悠悠,你爱的人是我,你难道真的能心里装着

顾悠接通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对面迫不及待的大声嚷嚷起来。

“悠悠,你不能嫁给我幺叔!”

顾悠心里暗暗冷笑,没接话。

“悠悠,你爱的人是我,你难道真的能心里装着我,睡在我幺叔床上吗?”

“悠悠,我爱你!你相信我,等我强大起来,我就能给你幸福!”

“悠悠,你等我!你一定要等我!”

江涛机关枪似的突突个不停,根本就没给顾悠开口的机会。

顾悠漫不经心的听着,暗暗骂前世的自己就是一枚不折不扣的傻逼。

江健生已经七十岁,对于工作早就力不从心,只等江寒彻结婚,就将江氏集团总裁的位置传给他。

江涛根本就是怕江寒彻坐上江氏总裁的宝座,这才上蹿下跳的怂恿她悔婚。

“悠悠,你怎么不说话?”

半天没听见顾悠开口,江涛有些忐忑。

顾悠心里一片冰寒,除了恨意,再没别的情绪。

她讥笑着问:“江涛,你真的爱我吗?”

“悠悠,我对你的心,你还能不知道吗?”江涛指天誓日的赌咒,“我发誓我对你是真心的,你就是我的命!”

“那我为了你自杀,你为什么不来看我?”

“我……”江涛支支吾吾,“幺叔的为人你也知道,你当着几百宾客的面撞墙自杀,血溅当场,他很生气,我……”

“你不敢。”顾悠冷冷的打断,“你只敢偷偷给我打电话,背地里怂恿我悔婚,你连面都不敢露。”

“悠悠,你听我说……”

“江涛,你就是个窝囊废!”顾悠哼笑了声,果断挂掉电话。

不一会儿,“滴——”的一声,信息提示音。

顾悠打开手机一看,是江涛的信息。

“悠悠,我知道我窝囊,我没用,我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可是悠悠,你相信我,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一定会强大起来,我会给你幸福的!”

“悠悠,我爱你!为了我们的爱情,你再坚持一下。我求你了,我不能没有你!”

“悠悠,你要是嫁给幺叔,我就去死!”

顾悠玩味的看着接二连三涌进来的信息,看到最后一条,差点笑出声来。

以死相逼,江涛可真是出息了。

一道颀长的身影裹挟着无边冷意,一步一步逼近。

毫无瑕疵的脸上不带半分表情,唯独眼中夹霜带雪,昭示着主人的怒意。

怒意之下,埋藏着不易察觉的无奈。

顾悠忽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寒意,抬眼一看,原来是江寒彻。

江寒彻板着脸,面无表情,一把抽走顾悠的手机,翻看信息。

越看,脸色越阴沉,眉眼越冷冽。

顾悠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前世,江寒彻看到江涛发给她的信息,勃然大怒,当场将她就地正法。

战况惨烈,她在病床上躺了足足两天。

一个月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因为之前一直在输液吃药,宝宝不能要。

江寒彻的呼吸渐渐急促,眼睛染上疯狂的猩红。

顾悠心口一颤,举起双手护在脑袋上,清瘦的身子瑟缩成一团,脱口道:“我错了!”

脑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纱布上血迹斑斑。

嶙峋的手背上贴着止血贴,老大一片输液后的淤青。

江寒彻扯领带的手一顿,眼里暗潮汹涌。

顾悠不敢看他,闭着眼睛垂死挣扎。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搞砸订婚宴,害你丢脸,还把江伯伯气病了。”

江寒彻脸上仿佛蒙着一层冰碴子,整个人没有半点温度,眼里的疯狂被寒意冻结。

顾悠眼睛睁开一条缝,隔着指缝偷瞄他,忐忑不安的讨饶。

“你看我都那么惨了,你就别生气了嘛~”

半天没见江寒彻动弹,顾悠惴惴不安的放下手,壮着胆子看向他。

眼睛一眨,鼻子一抽,眼里就泛起了薄薄的水雾。

“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雾蒙蒙的桃花眼被泪水一润,微微泛红,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江寒彻冷哼,唇边牵起一抹讥笑。

“再给你一个寻死的机会?跳楼?服毒?还是割腕?”

顾悠尴尬的咧了咧嘴,以前干的那些傻逼事,简直不堪回首。

“我再也不闹自杀了!”顾悠捂着脑袋指天誓日的赌咒,“我发誓,我要是再自杀,我就……就……”

“就怎样?”男人眸中冰封雪飘,毫无温度。

“我要是再自杀,我就是狗,沙皮狗!”

虽然很不合时宜,但江寒彻心头攒聚的怒意莫名的淡化不少,居然有些想笑。

顾悠机灵的察觉到江寒彻精神状态的松弛,轻吁了口气,挣扎着起身,跪坐在床上,仰着脸认真的看着江寒彻。

男人长着一双浓密的剑眉,狭长的眸子矜贵中透着一股子慵懒,鼻梁挺拔,薄唇精致。

啧,真帅!

前世她怎么就瞎了狗眼,放着有人品有才能有魄力还爱她如命的江寒彻不要,偏偏去喜欢江涛那个畜生?

活该她死的那么惨!

懊恼与悔恨交织着翻涌,顾悠脑子一热,抬手抽了自己一巴掌。

“嘶——”

头痛欲裂,金星乱窜。

顾悠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当场晕过去。

江寒彻眉头一拧,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冷声质问:“你干什么?”

“我错了。”顾悠痛得眼冒泪花,可怜巴巴的看着江寒彻,委屈兮兮的撇嘴,“阿彻哥哥,原谅我吧,求求你了。”

男人身子一颤,瞳子蓦地紧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从十五岁喜欢上江涛,向他提出退婚之后,顾悠就再没叫过他“阿彻哥哥”。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顾悠,步履沉沉的走近。

“你叫我什么?”

“阿彻哥哥。”顾悠鼻子一酸,泪水夺眶而出,顺着脸颊骨碌碌滚落。

想到前世的种种,他对她掏心掏肺,她却弃如敝履、肆意践踏,顾悠就想抽死自己。

她轻轻扯住江寒彻的手臂,栽着脑袋弱弱的讨好。

“对不起,以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错。”

男人暗沉如墨的眸子里,交织着复杂的情绪,挥开顾悠的手,摸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看了她一眼,没点燃。

顾悠看着空落落的手,心里苦涩万分。

“我闯了那么大的祸,你一定恨死我了。”

“呵!”男人冷笑,“你在乎?”

顾悠一梗,哑口无言。

前世的她,根本就不在乎江寒彻的想法,做尽伤害他的事。

“对不起。”

此刻,除了道歉,顾悠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乱来了,你可不可以……”

顾悠顿了一下,自己都没脸开口。

“可不可以什么?”江寒彻冷声,毫不掩饰眼里的讥嘲。

顾悠干咽了口唾沫,局促不安的绞扭着手指头:“可不可以不要迁怒顾氏?”

江寒彻眸光冰冷的看着顾悠,一言不发。

顾悠咬了咬嘴唇,嗓音滞涩:“只要你放过顾氏,你要我怎样都可以。”

男人清寒的眸子缓缓眯起,细细打量她。

她一直栽着脑袋,看不清表情。

但这低眉顺眼的模样,却是五年来头一次。

“真的怎样都可以?”江寒彻的语气半信半疑,满是讥讽。

顾悠鼓起勇气直视他,重重的点了点头。

男人霍的站起身,高大的身影如一张密密实实的网,将她娇柔的身子牢牢锁住。

“这样呢?”

布满寒霜的俊脸往下压,越来越近,定格在距离她不到三厘米处。

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压迫感太过强大,令顾悠不自觉的闭上眼睛,两只手死死的揪着床单。

男人灼热的呼吸扑在脸上,顾悠不适的蹙了蹙眉。

原本就头疼欲裂,被浓烈的烟草气息一熏,血气翻滚着往脑门子上涌,更是难受。

她一把撑住江寒彻的胸膛,拧着眉头不满的瞪他。

“你可不可以先刷个牙洗个澡?”

“嗯?”江寒彻一愣。

顾悠指了指包成木乃伊的脑袋,尴尬的咧咧嘴:“烟味熏得我难受。”

男人的脸色急遽变黑,顾悠知趣的把“想吐”两个字吞了回去。

她怂巴巴的抽了抽鼻子,主动抱住江寒彻的腰,脸贴在他胸口,乖巧的讨好。

“阿彻哥哥,我想通了,我不跟你闹了,真的。”

江寒彻不信顾悠会突然之间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明知道她很可能是以退为进,却舍不得推开她。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抱他,即便是不怀好意,他都如此贪恋。

“你对我那么好,我不该肆无忌惮的伤害你。江伯伯也很疼我,可是我却把他老人家气得差点……幸好手术成功,否则江伯伯要是有个什么好歹,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眼泪汹涌而下,双手不自觉的收紧,顾悠既后悔又庆幸。

后悔前世所做的一切,庆幸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江寒彻垂着眼帘,盯着埋在怀里的小脑袋。

厚厚的纱布渗着斑驳血迹,提醒着他,她是如何以死抗争。

男人冷冽的声线透着满满的烦躁:“有话直说。”

顾悠无比愧疚,语气诚恳:“只要你肯原谅我,放过顾氏,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男人灼灼的目光燃着一团火,牢牢地锁住顾悠。

明知道不可能,但还是一字一顿的问:“跟我结婚也行?”

顾悠不假思索的点头:“当然行啊!不过……嘶——”

江寒彻心头刚升起一丝期待,还没来得及开心,就被嘲弄所取代。

果然,万事都有个不过。

顾悠讪讪地栽着脑袋,小小声咕哝:“我闯了那么大的祸,害江家丢脸不说,江伯伯现在还没出重症监护室,江家还愿意要我这个儿媳妇吗?”

江寒彻莫名的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脸色略有缓和。

“明天跟我去见爸妈。”

丢下一句不带半点起伏的话,男人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顾悠看着江寒彻的背影,悬着的心始终不敢放下。

前世,江氏对顾氏发难,短短三个月,爸妈半生心血毁于一旦。

这一关,不好过。

病房里静悄悄的。

江健生还在重症监护室,要下午才能出来。

何婉华坐在床头,正红着眼睛出神。

江涛在病床前跪着,佝偻着身子,垂头丧气。

江寒彻领着顾悠进去,陆政廷、顾丽君和沈心棠在后面紧紧地跟着。

“妈。”

“阿彻来了。”

何婉华撩起眼皮子一扫,看见躲在江寒彻身后的顾悠,保养得宜的脸陡的一沉。

“你来干什么?

何婉华是个狠角色,婚后将近二十年没生养,还能坐稳江夫人的宝座,把生了儿子的野女人压得死死的,到死都没敢在她面前蹦跶。

顾悠心口突了一下,抓住江寒彻的手下意识用力一握。

江寒彻偏过脸看她一眼,说道:“妈,悠悠知道错了,她是来向您和爸道歉的。”

“道歉?”何婉华冷笑一声,挑着眼尾斜睨顾悠,嗤笑道,“昨天还闹自杀,今天就来道歉了?”

顾悠栽着脑袋,弱弱道:“对不起,伯母,我知道错了。”

何婉华冷哼,翻着白眼瞥过陆政廷,落在顾丽君脸上,满脸鄙夷。

顾丽君紧张的上前一步,赔着笑脸讨好:“亲家母,孩子……”

“别!”何婉华冷冰冰的打断,“我可当不起你这一声‘亲家母’!你们顾家的好女儿,我们姓江的高攀不起!”

顾丽君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硬着头皮替女儿说情。

“悠悠闯下这么大的祸,都怪我教女无方,以后我一定严加管教女儿,绝不让她再给江家丢脸。”

“江家的脸?呵,江家哪儿还有什么脸?不是早就丢尽了么?”何婉华眼神冰冷锋锐,语气咄咄逼人。

江健生还没出重症监护室,陆政廷是上门女婿,地位差了点儿,不好跟何婉华多说什么,顾丽君又被堵得哑口无言。

顾悠急了,两腿一弯,屈膝跪了。

前世她任性妄为,差点害死江健生,害得她和江寒彻的三个孩子胎死腹中,害得江寒彻葬身鲨鱼之口。

她欠江家太多,别说下跪,就是以命抵命,她这一条命都不够抵的。

“伯母,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要打要骂都好,只求您消消气。”

顾丽君一愣,连忙趁热打铁,一边责备顾悠,一边说好话赔不是。

沈心棠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她千叮咛万嘱咐,让顾悠过来大闹一场,可万万没想到,她居然下跪道歉。

顾悠纵然千错万错,罪该万死,但江寒彻都见不得她如此卑微。

他把她拉起来,对何婉华说:“妈,悠悠真的知道错了,您看她还受着伤,先让她回去休息吧。”

“我不回去,我要等江伯伯回来,我要亲自向江伯伯请罪。”

顾悠泪眼模糊,咬着嘴唇,一哽一哽的。

何婉华拧着眉头,盯着顾悠被包成粽子的脑袋,半晌叹了口气。

“你先回去吧,等你江伯伯醒了,再让阿彻带你过来。”

何婉华发了话,顾丽君和陆政廷不约而同松了一口气。

这意思就是原谅顾悠了。

顾丽君连忙拉着女儿说好话,何婉华疲惫的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

江涛眼巴巴的看着顾悠,然而从进门开始,一直到离开病房,顾悠都没看他一眼。

江寒彻将顾悠送进病房,深深地凝视她半晌,而后才一言不发的离开。

顾丽君抹一把冷汗,一叠声的“谢天谢地”。

陆政廷板着脸责备:“悠悠,你也太胡闹了!害得我和你妈在何婉华面前抬不起头来,脸都让你丢尽了!”

沈心棠在边上充当和事佬:“舅舅,您就别怪悠悠了。舅舅,舅妈,你们还要忙公司的事情,快回去休息吧,我来照顾悠悠就好。”

临走前,陆政廷还耳提面命:“悠悠,寒彻对你那么好,你还有什么不知足?江涛不过是私生子生的孩子,哪能跟正统太子爷比?你自己给我好好想想!”

两口子前脚走,沈心棠后脚就变了脸色。

“悠悠,你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好了吗?你怎么不但没大闹一场,反而还向何婉华下跪求饶?你这也太丢人了吧!”

顾悠摆弄着手机,不紧不慢的点点按按。

“你说话啊!”沈心棠气急败坏的一把抢过顾悠的手机,“你还有心思玩!你没看江涛都快跪不住了么?何婉华那眼神,简直恨不得生撕了他!”

顾悠这才抬起眼皮子,懒洋洋撩她一记,淡淡而笑:“你很紧张江涛啊?”

沈心棠一愣,舔了舔嘴唇,略有些慌乱的别开目光,呵呵干笑。

“我紧张他干什么呀?那不是你对江涛爱得死去活来,我怕江涛被何婉华怎么着了,你又要发疯。”

顾悠勾了勾嘴角,哼笑了声,不置可否。

沈心棠心口一颤,立即转移话题。

“悠悠,你这不吵不闹也就算了,还下跪求饶,你这样做,江氏恐怕不会取消你跟江寒彻的婚约,那你跟江涛还怎么在一起?”

顾悠的目光有意无意往门口的方向一扫,若无其事的样子。

“心棠,你来顾家多少年了?”

沈心棠又是一愣,眸子下意识一眯,片刻,才低低吐出两个字:“十五年。”

“那你应该知道,顾家的生意依附于江家,一旦江家翻脸,顾家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可是你那么爱江涛,难道你真的要用爱情换生意?”沈心棠眼神中流露出一股子鄙夷,“原来你口口声声爱江涛,都是假的。江涛在你心里,跟顾家的生意根本没法比!”

顾悠饶有深意的笑了:“怎么,你是在替江涛打抱不平吗?”

沈心棠心头一凛,连忙否认:“怎么会?我是替你不值。你就这样牺牲爱情,太委屈了。”

“你让我在病房大闹,把江伯伯气死,江家就会取消我跟江寒彻的婚约。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江伯伯真的死了,顾家会遭受什么样的报复?”

顾悠的语气很平静,仿佛是在耐心的跟沈心棠解释,分析利弊。

沈心棠神色间闪过一抹仓皇:“我也是太心疼你,你都能为了江涛闹自杀,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我也是怕你做出更过激的事情,这才给你出主意……”

“嘭”的一声巨响,病房的门被大力推开,重重撞在墙壁上。

动漫关键词:我解开岳内裤50岁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