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被全村灌满精的雯雯 翁公粗大挺进王丽霞高潮嗨文

2022-04-26 16:08:5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重生以来,曹小满第一次失眠了。 不是像之前那样硬撑着不敢睡,而是彻彻底底失去了睡意。 曹小满望着黑漆漆的木架子房顶,再次叹了口气,举起白天割破的那根手指,老土坯房子没有窗户

重生以来,曹小满第一次失眠了。

 

不是像之前那样硬撑着不敢睡,而是彻彻底底失去了睡意。

 

曹小满望着黑漆漆的木架子房顶,再次叹了口气,举起白天割破的那根手指,老土坯房子没有窗户,不点灯的情况下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

 

可她就这么盯着她的手指看,前世因为生活郁闷,她也看过一些无厘头的小说电影,想想自己重生的奇遇,她的血也应该是伴随着重生而来的异能。

 

那些作者编剧写过的,重生和异能都是上帝给予的金手指,都是万里挑一的好事,能让女主角所向披靡。

 

能重来一世,让她弥补缺憾,已经是老天爷对她最大的恩赐了,再附加一个异能,老天爷是想让她干什么呢?

 

飞上天跟太阳肩并肩吗?

 

一夜的失眠,终于让曹小满接受了自己现在身负异能,成为天选女主角的现状。

 

只要她小心不受伤,别人就不会知道,如果她能正确的加以使用的话,她也许真的能成为金手指女主。

 

更何况,重生就能跟父母跟冬来在一起,只要能跟他们在一起就是好事,是好事就没有什么好郁闷的。

 

曹小满收拾好心情,眼看着天快亮了,起床洗漱给家人做早饭。

 

这几天村里在收小麦,大家都是天不亮就去了晒场上劳作,曹小满也跟村里的其他人一样,天还没大亮就去晒场给爹妈和杨冬来送早饭。

 

吃饭的时候也是难得的闲暇时候,村民们围坐在一起东加长李家短的聊着,看到曹小满,又有人说起曹翠英被捉奸的事。

 

虽然因为有杨冬来在,而有所顾虑,但指桑骂槐的说得难听。

 

“曹木匠,不是说要给你们家满丫头和冬来订婚的嘛?怎么也没见你们有什么动静啊?这门亲事到底成不成啊?”

 

“要不,我给冬来介绍个对象吧?我娘家侄媳妇她表姨家的姑娘,人水灵,家教也好,绝对的黄花大闺女,配冬来刚刚好!”

 

画外音就是曹家的姑娘不检点,配不上杨冬来。

 

白春莲性子软,曹文福人也内向沉闷,面对村民的议论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曹小满深知村里这些长舌妇的做派,随便你怎么辩解,丑闻还是传得满天飞。

 

对于这种事,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事实胜于雄辩,所以曹小满心里是不屑的。

 

她不在乎,不代表杨冬来也不在乎,于是他再次站了出来。

 

“我过两天回部队,就要向组织上打结婚申请,我跟小满就不走订婚过礼那一套了,等申请批下来就直接去打结婚证。”杨冬来边说边朝曹小满笑着。

 

“没错!”文先生家的黄婶也帮他说话,顺便怼了一句刚才嚼舌根的大妈,“冬来结婚可是要通过组织的,你以为谁家的闺女都能配的上?”

 

文队长家的三婶子也跟着说道:“你们谁都别想打冬来的主意,当初可是我最先让曹木匠把冬来留在家里当女婿的,说起来我还是媒人哩,谁要敢来挖墙脚,我跟谁急啊!”

 

这两个婶子都是村里有威望的,她们出来帮腔,别人自然不敢再说什么,讪讪地说笑了两句,把这事揭过不提。

 

“三婶,黄婶,我早上新蒸的馒头,放了白糖的,你们尝尝。”曹小满捡了几个热乎乎的大白馒头给两人。

 

这两人算是向阳村的妇女头头,有她们撑腰,就不怕长舌妇们以后再嚼她的舌根,农村妇女虽然都难免八卦了点,但为人却是软和热心的性子。

 

“瞧我们满丫头是多好的闺女,人水灵,手也巧,这馒头都比别人蒸的好吃。”黄婶故意放大了声音夸赞她。

 

三婶子也跟着附和:“这可不,冬来你娶了满丫头,以后有享不尽的福呢!”

 

“是,能娶到小满,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杨冬来一边看着曹小满,一边跟着认真地点头,曹小满这个厚脸皮都被看红了脸。

 

前世她性子倔强要强,加上曹翠英从旁撺掇,很少主动跟人亲近,不喜欢欠人,也不喜欢示弱,更不会撕开伤疤拉下脸跟人求助。

 

以至于后来被曹翠英一家泼脏水的时候,也没多少人站在她这边帮她说话。

 

曾经她觉得世态炎凉,可现在她主动的靠近,收获到的却全是善意。

 

重生以来,一切的变化都让她惊喜。

 

曹小满在心里默默说了个对不起。

 

前世的不幸,都是她太狭隘了。

 

早饭后,晒场的人继续上工,曹小满也收拾好东西去猪场。

 

喂完猪,曹小满一边哼着歌,一边在院子里砍猪草。

 

“曹小满,你长心没有?”

 

猪场院门口的栅栏被人推开了,曹翠英站在门口,看到曹小满竟然在哼着歌,心里的火气“噌”的一下冒了起来。

 

曹小满抬头看向她,一天没见,曹翠英眼睛红肿,面色憔悴,看着好像人都瘦了一圈。

 

抿了抿嘴,掩盖掉嘴角那抹笑意,曹小满站起来,故作惊讶地问道。

 

“翠英姐,你怎么来了?”

 

“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我家发生的事!”

 

曹翠英见她一脸无辜茫然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几步上前来就要抓她的手。

 

曹小满灵敏地躲开她的手,说道:“我听说你跟曾子浩在家里约会了,村里风言风语的,我也不好去问你。”

 

她实在有些忍不住,嘴角不自觉地带上了讥讽的笑。

 

到底事怎么回事,没人比曹翠英更清楚,这事从她嘴里说出来,让她又气又难堪。

 

也顾不得掩饰什么了,黑着脸质问她:“是不是你跟杨冬来搞的鬼?”

 

她后来记起来,那天晚上她一开门,连人都还没看清就被打晕了。

 

动作这么快准狠的,全向阳村除了杨冬来这个当兵的外,没人能做到,曹小满当然更不可能。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曹小满无辜地摇头,眼神清澈极了,“这事跟我和冬来有什么关系?你那天晚上要从外面把我锁屋里,不就是怕我起夜撞见你跟曾子浩约会嘛,你早说啊,我还可以帮你遮掩一下,也免得你被伯娘堵屋里,闹得全村都知道了,影响多不好。”

 

曹小满语气认真,眼底却满是讥讽的笑意,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滋味如何?

 

曹翠英一张俏脸顿时黑成了锅底,她昨天颜面尽失,这会儿就是趁大家都在上工才敢出门。

 

“我跟子浩是真心相爱的,光明正大的谈对象,你跟那些人一样,都是见不得我们好!”曹翠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

 

曹小满讥讽地看着她,“还没见过像你们那么光明正大的。”

 

光明到被人堵屋里,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你……”曹翠英气急败坏地瞪着她,“别以为昨晚的事就这么算了,曹小满,这件事是你欠我的!”

 

曹小满挑着眉看着她,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蛮横不讲理。

 

“你马上去找你舅舅,帮子浩要个回城的名额!”曹翠英大言不惭地提要求。

 

曹小满不气反笑,“知青回城是有政策的,我凭什么去要?”

 

“我不管,这是你欠我和子浩的,必须要把这事办下来。”曹翠英一脸蛮横,理所当然。

 

曹小满“哧”的冷笑了一声:“这是你的主意,还是曾子浩的?当初,你劝我跟曾子浩谈对象,就是为了这事吧!”

 

“曾子浩表面上跟我好,等我帮他拿到回城的资格,他就转身带你回城是不是?翠英姐,你们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你们是不是忘了问一问,我曹小满愿不愿意当这个傻子?”

被曹小满揭穿,曹翠英很吃惊,她一直觉得曹小满任性草包很好拿捏,什么时候变得聪明了。

 

跟曹小满交好还是有好处的,曹翠英并不想这么早就跟她撕破脸,眼神躲闪着,想着尽量挽回一下。

 

于是,放软了声音,带着几分讨好和委屈对曹小满说道:“小满,你一定是误会了!我跟子浩,是你拒绝他之后才好的,你要是不高兴,我就……”

 

曹翠英很想说自己不跟曾子浩好了,但又想起自己现在名声都已经搭他身上了,这话就说不出来。

 

曹小满哪里能不明白,于是笑了一下,说道:“这是你们俩的事,好不好跟我都没关系。”

 

“那你……”曹翠英一把抓住她的手,急切地看着她,“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在你舅舅面前帮子浩说说好话,我实在是没脸在村里待了,只有跟子浩回城一条路可走。你也是曹家的姑娘,我们走了,你脸上也好看些不是吗?”

 

迫不及待到都提起名声的事来,曹翠英也真是豁出去脸了。

 

可曹小满仍然一脸为难,“翠英姐,我不骗你,这么大的事情,哪里是我一个小丫头能左右的,这事我真帮不上忙。”

 

曹小满就是不松口,她知道后面所有下乡的知青都会回城,但提前批回去的是给安排工作的,后面统一招回去的基本都是靠自己家里的能力和关系。

 

曾子浩家里什么都没有,她就是要等着看,这一世没有她曹小满的帮忙,他曾子浩还能不能有前世的风光。

 

以为回城里才能吃香的喝辣的,改革的春天马上就要来了,只要踏实肯干,所有人都能过上好日子!

 

“你……”曹翠英顿时拉下了脸,“你是说真的?”

 

“这个忙我帮不了。”

 

曹小满挣了一下她的手,下一秒被她狠狠甩开。

 

“曹小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嫉妒我跟子浩,见不得我好!我跟子浩的事,就是你跟杨冬来算计的,你以为你现在跟杨冬来好了,就抱上金疙瘩万事大吉了。贱人配野种,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曹翠英咬牙切齿地骂完,转身就跑了出去,曹小满看着她的背影,冷冷的笑了笑,这就气急败坏了,也太沉不住气了。

 

曹小满完全没把曹翠英的话放在心上,继续干完猪场的活,早早回去准备午饭了。

 

白春莲回来的时候,曹小满已经把饭滤了起来,马上就要下锅炒菜了。自从那天曹小满摔了一跤起来,她就好像变了个人,早上也不睡懒觉了,早早就去猪场干活,每天都笑眯眯的,抢着帮家里做事,重要的是跟杨冬来亲近了,还一心要跟他定亲结婚。

 

要不是天天都在眼前晃,白春莲真的以为眼前这个不是自己的女儿,高兴欣慰的同时,也不免有点担心。

 

“妈,您坐那儿休息一下,饭很快就做好了。”曹小满一边利落地切着菜,一边招呼白春莲。

 

白春莲正琢磨呢,闻言回过神来,笑着问她:“小满,你最近是有什么事吗?”

 

“没有啊!我能有什么事。”曹小满随口便答。

 

“可是……”白春莲顿住,她不会表达,不知道说出来会不会惹女儿不高兴。

 

曹小满现在很敏感,见她这欲言又止的样子,就明白自己突然间的变化,到底让母亲生疑了。

 

于是不动声色地笑着说道:“觉得我突然像变了个人了是不是?”

 

白春莲吁了口气,“是有点,我跟你爹都有点不敢相信,我们家闺女竟然变得这么懂事了。”

 

“妈,您闺女我已经十八岁了。”曹小满扬起笑脸。

 

“过去我不懂事,总让您跟爹担心,让冬来受委屈,你们始终包容我,疼爱我!现在我长大了嘛,也看透了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以前错的有多离谱。妈,先生说知错能善莫大焉,我现在乖乖回来听您和我爹的话,咱们一家好好过日子,您觉得好不好?”

 

曹小满语气娇憨,白春莲却分明听出了话音里的低落,知道她是真的懂事了,就慈爱地拍了拍她。

 

“我闺女是真的长大了,以后也不用妈操心了。”

 

曹小满笑得眯起眼睛,撒娇道:“那可不成,妈您还是要管我的,管到我老了才行。”

 

“那你妈不成了老妖怪了!”

 

“老妖怪了也是我妈!”

 

曹小满亲昵地抱住了妈妈,眼睛有些湿润,这是她从重生回来就想做的事,她上辈子让妈妈为她操心,跟着她丢人,被人指指点点。

 

后来连医生都说,妈妈的病一大半都是心情郁结所致,那就是活活气死的呀!

 

曹小满在妈妈去世的那一个月,整宿整宿地睡不着,头发一把一把地掉,难受得恨不得随着去了。

 

她那时就发誓,如果能重来一回,一定要让妈妈一辈子风风光光地活着!

 

“都多了,还撒娇,锅要糊掉了。”白春莲调侃的话把曹小满的思绪拉了回来。

 

曹小满飞快地眨了眨眼,松开了她,“妈您坐着休息,很快就吃饭了。”

 

“我帮你烧火。”

 

“好!”

 

曹小满暗暗吁了口气,把心底存留的那抹浊气吐了出去,跟妈妈聊过天的感觉真是轻松。

 

等到下工的梆子敲响,曹小满亲手做的饭菜也上了桌,一家人欢欢喜喜地吃着午饭。

 

常年都沉默寡言的曹文福,罕见地在饭桌上说起了曹小满和杨冬来的婚事。

 

“我想了一下,趁着冬来还在家,我们也还是要按照老规矩摆几桌,简单的办个订婚宴。”

 

他们这里订婚的规矩,是男方摆席,女方家的长辈过去,一是看姑爷,二是审查姑爷的家庭情况,本地叫做“看人户”,审查的规矩多,礼节也多。

 

介于曹小满跟杨冬来这种自家结亲的,原本可以省掉的环节,但因为出了捉奸的事,曹文福思来想去还是得按规矩来,算是给曹小满“洗白”,也好断了别人打杨冬来主意的念头。

 

杨冬来人长得好,孝顺懂事又勤快,自从当了兵,也没人在意他的身世了,四里八乡有闺女的人家都瞅上了他,成了抢手的香饽饽。

 

“我同意爹的想法。”杨冬来说道,“订了婚我再走,等我拿了批条回来,就可以直接结婚了。”

 

“我看也成。”白春莲忙不迭地点头同意。

 

这两天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说闲话,她早就不舒服了,自家闺女清清白白的,凭什么要被别人连累低看一眼。

 

全家人都同意了,曹小满自然也没什么说的了,她巴不得赶紧跟杨冬来订下来呢!

 

他们这里把订婚看得很郑重,基本上“看人户”过后双方就要改口叫爹妈了,亲事也就跑不掉了。

 

“我们自家人那些虚礼就不要了,冬来明天你带着小满上县城去,看着买点东西回来摆席。”曹文福叮嘱杨冬来。

 

“好的,爹!”

 

下午上工,晚上一家人坐一起商量了订婚宴的事。

 

“既然都要订亲了,就要把你大姑二姑都请来做个见证,还有你舅舅大姨家,你们明天去县城顺便去通知一声。”白春莲对曹小满说道。

 

舅舅大姨就不用说了,一直都很关照他们家,大姑家虽然穷,但一家人老实质朴,只是二姑一家,让曹小满想起来就皱眉头。

 

不知是曹家哪一辈祖宗的基因,曹小满二姑曹文秀那性子做派,跟三伯曹文寿有得一拼,八卦蛮横不讲理,仗着自己是姐姐,没事还总喜欢对娘家兄弟家的事指指点点。

 

上辈子戳曹小满家脊梁骨最凶的就是二姑一家,没有人比曹小满更清楚他们一家人的嘴脸,得意了就来巴结你,落魄了就踩死你不偿命。

 

曹小满重生回来前后还不到十天,她知道迟早要再见到二姑一家人,但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碰上了。

 

“记住别忘了去请你二姑啊!”走的时候,白春莲还特意嘱咐了一句。

 

“记住的,您放心。”曹小满答应了。

 

不记住不行啊,要是她订亲这种大事都不通知二姑的话,不知道后面得怎么闹呢!

一艘游轮在黑夜中缓缓前行。

天台昏暗的灯光下,顾悠如一瘫烂泥,委顿在地。

她的手死死地护着高高隆起的肚子,然而鲜血还是不停的往外涌。

顾悠已经感觉不到痛苦,眼神渐渐涣散。

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期待的看向搂着沈心棠的男人。

“江涛,你有没有爱过我?”

江涛的眼神怨毒又残忍:“爱?哈哈!要不是为了江氏的股份,你以为我会娶你一个怀着野种的残花败柳?”

沈心棠轻蔑的瞟了眼濒死的顾悠,冶艳的红.唇吐出残忍的话语。

“还记得两年前那场车祸吧?就是我和阿涛设计的。”

顾悠的瞳孔猛然放大,喉咙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死死地扼住,“嗬嗬”的急促嘶叫。

那时她肚子里的龙凤胎已经七个月大,妈妈为了救她当场死亡,两个宝宝胎死腹中,她也差一点儿没抢救回来。

沈心棠得意的欣赏顾悠濒死的绝望,又给她一记重击。

“哦,忘了告诉你,我其实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姐姐,只是你妈太厉害,爸爸一直不敢承认我和我妈。”

“不……不……”

顾悠无力的摇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江寒彻对你可真是情深意重啊,净身出户,把整个江氏千亿财富都给了你。”江涛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只要你死了,江氏就是我的了。”

沈心棠依偎在江涛怀里,高跟鞋碾上顾悠的肚子,声音阴森。

“顾悠,你挡了我的路,你孩子挡了我孩子的路,你们去死吧!”

话音未落,江涛和沈心棠抬起顾悠,用力扔向大海。

冰冷的海水从四面八方灌进来,顾悠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不停的往下沉。

绝望如同海水,将她密密匝匝的包围。

恨!

没想到她全心全意爱着的男人,不但绿了她,还亲手将她送上死路。

她视同手足的表姐,竟然是爸爸的私生女,一直在处心积虑的害她、谋夺她的财产。

她做鬼都不会放过那对狗男女!

忽然,顾悠感觉到她被抱住了,而后有空气渡进嘴里,她的身体不停的往上升。

“哗啦”一声,顾悠浮出水面,她睁开眼睛,借着薄薄的星光,看到一张棱角分明的脸。

江寒彻。

她的前夫,江涛的幺叔。

他癌症晚期,医生断定活不过三个月。

江寒彻眼窝深陷,瘦骨嶙峋,眼里是满满的担心。

“悠悠,你怎么样……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顾悠感觉到江寒彻的身子猛地往下一沉,与此同时,一股大力将她往外推开。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腿上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再度被扯进水里。

血腥味扑鼻而来。

……

“……救命!救命!”

顾悠嘶声尖叫着醒来,如触电般猛地坐起身,剧烈的喘着。

头晕目眩,眼冒金星。

“悠悠!悠悠!你终于醒了!你吓死妈妈了!”顾丽君抹着眼泪抱住顾悠。

顾悠一愣,震惊的瞪大眼睛:“妈?”

妈妈不是在两年前那场车祸中就遇难了吗?

顾丽君松了一口气,给顾悠擦擦汗,温柔的安抚:“你说你呀,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干嘛非要寻死呢?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叫妈妈怎么活啊?”

顾悠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她这是重生了?

顾悠用力咬了一下舌尖,嘶——好痛!

真的!

她真的重生了,回到跟江寒彻订婚的当天。

而她为了江涛那个渣男,不顾三代世交、二十年青梅竹马的情分,在订婚当天撞墙自杀。

哈!

连老天爷都觉得她上辈子死的太窝囊,给她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世,她要血债血偿,把江涛和沈心棠欠她的,连本带利讨回来!

病房的门被推开,沈心棠快步走来。

“悠悠,你总算是醒了!可把我们吓死了!”

顾悠呼吸一顿,恨意疯狂翻滚上涌,直冲脑门。

好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她的好爸爸陆政廷,圈子里出了名的宠老婆宠女儿,居然有个跟她同岁的私生女,瞒了足足二十年!

上门女婿把私生女假装是远房亲戚带进家门,让她锦衣玉食,进而鸠占鹊巢,可真是好手段!

有那么一刻,顾悠简直想不顾一切的扑过去,掐死她,剁了她。

不!

那远远不够!

沈心棠,江涛,这对狗男女不能死的那么痛快,那太便宜他们了。

沈心棠坐在床边,对顾丽君说:“舅妈,您先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呢。”

顾丽君疲惫的叹口气:“心棠,你好好陪陪悠悠,开导开导她。”

顾丽君前脚走,沈心棠后脚就开始煽风点火。

“悠悠,上午你在订婚宴上闹自杀,把江健生气得脑溢血,刚动完手术,还没出重症监护室。”

沈心棠贼眉鼠眼的四下扫视一圈,神秘兮兮的凑近顾悠,嘀嘀咕咕。

“你跟江寒彻说,你想去探望江健生。只要你再大闹一场,江健生不死也得去半条命,江家一定会主动跟你解除婚约。”

顾悠冷冷地斜睨沈心棠,讥讽的开口:“江健生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江寒彻的婚约是能解除,可我跟江涛也完蛋了。”

沈心棠眼神一闪,呵呵干笑:“江健生已经是个棺材瓤子,还能有多少活头?你还年轻,再等个三年五载的,江健生一死,谁还能拦住你跟江涛在一起?”

“再说了,江寒彻执意要娶你,你要是再不破釜沉舟,就只能嫁给江寒彻,那你跟江涛……”

沈心棠说到这儿就顿住了,意味深长的看着顾悠。

顾悠扫了眼沈心棠,从她眼中捕捉到一丝恶毒的嫉恨。

前世,她以为沈心棠是真的支持她追求爱情,对她推心置腹。

跟江寒彻闹得最厉害的时候,孤立无援的顾悠,对于沈心棠的建议言听计从。

现在看来,沈心棠是怕她成为江家少奶奶,顾氏最终并入江氏,她什么都得不到。

沈心棠心底冷笑连连,这个蠢货空有一张漂亮脸蛋,没有半点脑子,还不是任由她摆布。

“悠悠,你可一定要记住,明天能闹多大就闹多大。你闹得越厉害,江家对你的意见就越大,你跟江寒彻的婚事,也就越有可能取消。”

顾悠摆了摆手,不耐烦道:“我要睡了,头疼。”

沈心棠千叮咛万嘱咐,才不放心的离开。

沈心棠刚走,顾悠的手机就响了。

垂落的眼帘懒懒掀起,一丝冷意从眸底缓缓上浮。

呵,又一个演员就位。

动漫关键词:被全村灌满精的雯雯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