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小SAO货叫大声点奶真大 嗯啊边走边做…h楼梯

2022-04-26 16:08:1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杨冬来带着文队长赶来的时候,就见毛君兰抱着右胳膊正在院子里惨叫着打滚。 而曹小满正抱着白春莲锁在院子的另一角瑟瑟发抖,两人的衣服都被扯烂了耷拉着几片布,头发也都乱蓬蓬

杨冬来带着文队长赶来的时候,就见毛君兰抱着右胳膊正在院子里惨叫着打滚。

 

而曹小满正抱着白春莲锁在院子的另一角瑟瑟发抖,两人的衣服都被扯烂了耷拉着几片布,头发也都乱蓬蓬的,脸上的几道血印子分外显眼。

 

杨冬来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像要凝固了,几个大步就冲到了两人面前。

 

“妈,小满,你们怎么样?”一左一右小心地捋着她们乱蓬蓬的头发。

 

白春莲表情古怪地看着他,而曹小满,更是朝他狡黠地眨了眨眼,再看向旁边的曹文福,那表情跟白春莲有得一拼。

 

杨冬来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侧头看了一眼还在满地打滚的毛君兰,嘴角抽了抽。

 

“嚎什么,不嫌丢人!跑到别人家来作威作福你还有理了!”文队长打声呵斥毛君兰。

 

毛君兰跟曹文寿两口子在村里蛮横霸道有目共睹,欺负亲兄弟曹文福一家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别人家里忍了不说,队里也就当家长里短,睁只眼闭只眼算了,现在杨冬来亲自上门找他解决问题,这就要另说了。

 

不说别的,杨冬来可是当兵的,一人当兵全家光荣,她毛君兰竟然敢殴打军属,吃饱了撑着不是。

 

所以,文队长一进门不问青红皂白就开始训毛君兰。

 

毛君兰滚的一身是灰,脸色煞白,冷汗淋漓,一开口就打哆嗦,哭着说道。

 

“我的手都被她们拧断了,你来一句话不问,就光是指责我不对,他们家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处处维护着他们家!”

 

这年头本来就阶级斗争强烈,文队长又是出了名的两袖清风,威望很高,一听她这话更是气得吹胡子。

 

“胡说八道!明明是你跑到别人家来找茬,把小满她们娘俩打成那样子,你还先贼喊捉贼,想讹人是不是?我警告你毛君兰,你再无理取闹,就把你拉出去游街!”

 

文队长放了狠话,在这偏远小山村里,生产队长的话就是圣旨,毛君兰本来就外强中干,一听这话直接哭了出来。

 

“你当我想躺在地上,都是曹小满那小贱人拧断了我的胳膊,我疼得要死,浑身无力,想爬都爬不起来。”

 

文队长一点都不相信她,冷冷一哼:“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呐,小满一个手无寸铁的小丫头,能拧断你的胳膊?你那胳膊是面捏的?”

 

曹小满是曹文福两口子的眼珠子,向阳村的人谁不知道,十八岁了还没下过地,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

 

说她能拧断胳膊,宁肯相信这世上有鬼。

 

“她就是拧断了我的胳膊,我的胳膊一动不能动,找文先生来验伤,我要找文先生过来给我验伤。”毛君兰又开始在地上打滚哭喊,“曹文寿你个杀千刀的,别人都蹲你婆娘头上拉屎了,老娘嫁给你有什么用……”

 

毛君兰的蛮横在向阳村出了名,她这样不管不顾地躺在地上,连文队长和游街都不怕,事情就僵住了。

 

“文三叔,就去请文先生过来一趟吧!”曹小满站出来说道,“叫文先生来给我伯娘看看也好,免得她以后再来说我们把她怎么样了?”

 

曹小满红着眼眶,声音软软的,秀丽的脸蛋伤被抓了两道血印子,越发显得她皮肤胜雪,楚楚可怜。

 

文队长无奈地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满丫头你扶你妈进屋去换件衣裳,放心,有叔给你们作证。”

 

这就代表文队长相信,这场纠纷里毛君兰是挑事的那个。

 

“好,谢谢文三叔。”曹小满点点头,勉强挤了个笑脸。

 

跟毛君兰没脸没皮的样子比起来,曹小满的懂事越发让人满意,心不由自主地就会朝她偏一偏。

 

杨冬来又跑了一趟请来了文先生,毛君兰在曹小满家闹的事又传了出去,很快又有一群村民闹哄哄地围在院门口往里望。

 

曹小满和白春莲已经换了衣裳梳了头,脸上的血印子也就更现了出来,村民们看得议论纷纷。

 

文先生一到,毛君兰就开始吆喝胳膊疼,头疼,手疼,哪儿都疼。

 

“你起来,你不起来我怎么给你看?”文先生皱着眉头对毛君兰说道。

 

“我浑身疼死了,起不来。”毛君兰就是躺在地上不起来,只一个劲地叫唤。

 

围着他的都是男人,谁也不好伸手去拽她,曹小满又上前来。

 

“伯娘,我扶你起来吧,你不起来文先生怎么给你看?”

 

曹小满说着就背对着文队长和文先生弯下腰去拉人,她一把就抓住了毛君兰的右胳膊,毛君兰拒绝地话还没说出口,曹小满已经重重一提一拧,毛君兰随即又是一声惨叫。

 

“啊!小贱人,你想害死我是不是?”

 

毛君兰嘴里骂着,身体一个翻滚坐了起来,右手狠狠甩开了曹小满。

 

胳膊分明好好的!

胳膊一甩,毛君兰自己都愣住了。

 

“你这胳膊明明好好的。”文先生不悦地撇了她一眼,“耽误我上工。”

 

“我……我这个……”毛君兰结结巴巴。

 

回想起之前也是被曹小满那么一拧,她的胳膊就断了,刚才她又是那么一拧,肯定就又给她按上了。

 

于是指着曹小满说道:“是她,就是她!是她先把我的胳膊给拧断了,刚才装模作样来扶我,又把胳膊给我接回去了。”

 

话一出,满院子的人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她,曹小满一脸无辜,眼睛怔怔地望着她,单纯又迷茫。

 

“毛君兰,这种话你也说的出来?”文先生首先就讥讽地笑了,“我文江行医几十年,都没这手艺呢!你那胳膊是什么做的,能让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卸了装,装了卸。”

 

“要污蔑别人,好歹找个好点的借口!”文先生鄙视极了,看都不想再看她一眼,背起药箱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毛君兰利落地爬起来,一把抓住曹小满不放,“就是你给我胳膊拧断了,小贱人你陷害我!”

 

“伯娘……”曹小满害怕地直往后缩。

 

“你放开小满!”杨冬来上前一把扯开毛君兰的手,把曹小满护在身后,大声说道,“来我们家闹事的是你,帮我妈和小满抓伤的是你,你闹着要请文先生来,我们也照做了!伯娘,你家里出了事不痛快,不能把气撒到我们家呀!”

 

杨冬来一脸正气,字正腔圆,这一提又把围观群众的关注点转移到曹翠英的丑事上,果然,外面就有人开始嘲笑。

 

“毛君兰,你不好好管你的闺女,怎么反倒跑来找满丫头的麻烦!”

 

“我要是养了那么一个闺女,趁早打死算数,免得留着丢人现眼!”

 

曹家人基因好出来的姑娘个个水灵,毛君兰还指望着曹翠英找个好婆家,拉扯娘家,现在闹出这么一桩事来,被人说三道四,顿时气得跳脚,想起来要做的正事。

 

“你们知道什么!就是曹小满这小贱人跟男知青勾勾搭搭,趁着我家没人把男人引到我们家,这才害了我闺女!”毛君兰指着曹小满恶狠狠地说道。

 

“你胡说八道!”杨冬来皱着眉头义愤填膺地还嘴,“是翠英昨晚回来说害怕,让小满去跟她作伴的,我们倒是奇怪了,明明说自己害怕,怎么不让小满跟她睡,反而是跟翠芬睡在一起。”

 

曹小满从杨冬来身后探出个头,露出一张受惊的小脸,心里却已经笑开了花。

 

重来一回惊喜不要太多,她的冬来竟也是会跟人争辩的,不再像上辈子那样沉默寡言闷不做声。

 

难道,这才是他原本的样子?

 

杨冬来不疾不徐地一席话把事情交代得清清楚楚,抢白得毛君兰脸色煞白。

 

“你胡说!这村里谁不知道就是曹小满跟那曾子浩勾勾搭搭,就是她害了我闺女!”毛君兰边说边要去揪曹小满,“小贱人,你勾搭男人不成害了我家翠英,我跟你没完……”

 

可还不等她扑过去,文队长抢先一步挡在杨冬来前面,将毛君兰重重一把推开。

 

“再闹,再闹就把你闺女拉去游街!”文队长黑着脸放狠话。

 

这两年虽然不像之前那么严打了,但毕竟是伤风败俗的丑事,好多地方还是像老样子一样处理。

 

听文队长这么一说,毛君兰立刻怂了,却还抽噎了一声哭了出来,指着曹小满控诉。

 

“明明就是曹小满那小贱人害的,你的心怎么就这么偏呢……”

 

文队长不耐烦地打断她,“你还有个长辈样没?满丫头是你亲侄女,你一口一个小贱人偏生说的出口?你跑人家里来闹得鸡犬不宁,木匠两口子说你什么没有?你骂人家闺女,人家还一句嘴没有?”

 

“毛君兰,你霸道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警告你,木匠家是军属,你以后要是再敢来他们家闹事,我就抓你去县里关禁闭!”

 

文队长狠下心,拉下脸,毛君兰再不敢多说什么,看到白春莲和曹小满脸上的伤,又接着训斥毛君兰。

 

“你看你把满丫头娘俩给打的,打人是犯法的知道不?”

 

毛君兰又跳起来,“明明是曹小满把我的胳膊拧断了!”

 

“你当我是瞎的!”文队长一声怒吼,“罚你赔偿白春莲娘俩二十斤大米。”

 

“凭什么?”

 

“凭你把人家娘俩打了,不想赔就报县里公安局!”

 

毛君兰一听,脸都白了,不情不愿地说道:“那我的胳膊就白断了?”

 

文队长不耐烦再跟她掰扯,“你到底是赔大米,还是去县里?”

 

“赔!我赔还不行吗?”毛君兰认怂。

 

村里干部有绝对话语权,她家儿子伤了,女儿出事,她要是真被抓走了,整个家就塌了。

 

镇住了毛君兰,文队长“嗯”了一声,威严十足地警告她。

 

“管好自己家的事,该看病看病,该结婚结婚,少闹得村里不得安宁!”

 

然后又赶看热闹的人,“都散了,再看把工分都扣了!”

 

上工的梆子早敲过了,毛君兰偷鸡不成蚀把米,大伙儿议论着走了,毛君兰也在文队长的督促下嘟嘟囔囔地走了。

 

文队长这才回头跟曹文福夫妇说话。

 

“冬来跟小满的事要是定了,你们就早点选个日子办了,免得人家眼红。”

 

这话很含蓄了,说到底还是介意曹小满跟曾子浩好过的事,曹翠英的事闹开了,村里也跟着风评不好。

 

杨冬来看着曹小满,认真地保证:“文三叔您放心,我一回到部队上就立马打结婚报告,组织上一批准,我立马回来跟小满结婚!”

 

文队长连连叫好,跟曹文福夫妇说着恭喜,而曹小满一直看着杨冬来,重生回来这段时间,她经常觉得这只是一场梦,晚上常常心惊胆战地不敢睡觉,生怕一觉醒来又回到上辈子的痛苦当中。

 

直到现在亲耳听到了杨冬来的保证,看到他真切地站在自己面前,这么年轻俊朗,这么掷地有声,曹小满的心上的石头,才终于落下来。

毛君兰去闹了一通,啥好处没捞着,反倒搭出去二十斤大米,回到家骂骂咧咧长吁短叹。

 

曹翠英还缩在屋里哭哭啼啼,毛君兰上去就狠狠拧了她两把。

 

“你还好意思哭!我们家的脸都让你丢光了,让你跟我去和曹小满那小贱人对质,你不去,光躲在这里哭有什么用!”

 

见曹翠英还是哭,毛君兰不解气,又接着拧了她两把。

 

“你给我说清楚,你跟曾子浩是怎么回事?”

 

早上曾子浩为了脱身,只能说是在和曹翠英谈对象,而曹翠英本来就对他有好感,两人暧昧不是一天两天了,要不是为了圈住曹小满,两人早就光明正大了。

 

原本这些事,曹翠英不敢跟毛君兰说,眼看现在兜不住了,曹翠英才哭哭啼啼地把事情原委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毛君兰。

 

“我也是为了能让子浩回城,才想出这么一招来,谁知道事情给变成这样。”曹翠英说完又哭起来,“妈,我现在该怎么办?我没脸出去见人了。”

 

“现在知道没脸了,当初干什么了?”毛君兰狠狠一戳她的脑袋,“你脑袋被驴踢了,那曾子浩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摆明了耍着你玩!他要是当真想跟你好,还会跟曹小满眉来眼去?被人卖了你还帮着人数钱呢!”

 

不得不说毛君兰横归横,看得却很透彻。

 

“你做出这么伤风败俗的事,看你爹回来不打断你的腿才怪!”毛君兰气不过,对曹翠英又掐又打,“哭,你还有脸哭!”

 

曹翠英听了这话害怕得直发抖,曹文寿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要真是他回来了,自己绝对会被狠狠打一顿,想起那个情形,曹翠英想死的心都有了。

 

事情一闹大半天,毛君兰才想起丈夫儿子还在医院等着她送饭过去,现在也没心思弄饭了,直接丢下俩小的和曹翠英,自己甩手又进城去了。

 

曹小满则一如往常背着背篓去猪场,杨冬来本来想跟着她一起,他想问问毛君兰胳膊的事,但现在地里收割小麦正忙,上午的活还没干完,正是挣工分的时候。

 

“哥你去帮爹妈的忙,忙完了就去猪场找我。”曹小满推了推他。

 

她向他使着眼色,杨冬来看明白了,她是会告诉自己的,但不是现在,于是点头应了。

 

“那你把重活都留着,等我过去帮你干。”

 

“好!”曹小满脆生生地应了。

 

笑着看着杨冬来跟自己分路走,曹小满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下来,她还没想好该怎么跟他说毛君兰胳膊的事。

 

毛君兰的胳膊确实是被她先拧脱了臼,后来又趁人不注意接回去的,她之所以能轻而易举做到那样,全是因为上辈子曾子浩对她的家暴。

 

那时候曾子浩为了逼她离婚,常常打得她遍体鳞伤,只有她伤重了,曾子浩才会注意影响放过她,久而久之,她便自己想办法把手弄脱臼了,再自己接上,她的右手臂还因此成了习惯性脱臼。

 

怎么样造成脱臼,怎么样合上,对她来说很熟练,即使重来一回,也依然深入骨髓。

 

曹小满甩了甩头,大大吐了一口气,像是要把上辈子的委屈痛苦全都吐出去。幸好,老天爷愿意给她重来一回的机会,幸好,这次一切都还来得及。

 

曹小满默默给自己打着气,去了猪场。

 

她下午有很多活要干,要割猪草,要准备明天的猪食。

 

集体的猪,猪草也是在集体的地里割,这个时候地里最多的就是一蓬一蓬的叫做黍草的杂草,割起来能喂猪,也顺便给地里除了草。

 

曹小满拿着镰刀去地里,黍草是小藤蔓植物,叶茎都软塌塌的,要用刀挑才行。

 

这活,曹小满从小就干,在自家自留地里也常做,但不知道是不是很久没做,手生疏了,她没挑了几颗就被镰刀割到了手,鲜血顿时涌出来。

 

“哎呀!”曹小满痛呼一声,连忙把手指含进嘴里,四下张望准备找艾草止血。

 

伤口不大却挺深,在她嚼艾草叶子的时候,血还顺着她的手指往下滴,落在她刚才没有挑断了的黍草根上。

 

曹小满低头要将嚼烂的艾草敷在伤口上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她汗毛直竖,连止血都忘了,就这么任由鲜血流着。

 

那是她刚才挑断的草根,光秃秃,烂糟糟的草根,因为她的血滴在上面,竟然慢慢发出了嫩芽,虽然没有一下子全长出来,但那草根上以肉眼所见的速度发着芽。

 

虽然不是很多,但她还是看到了。

 

而后,一滴、两滴……嫩芽长成了叶子,叶子越长越大,慢慢牵出藤蔓来……

 

这一切,把曹小满吓住了,她赶紧用艾草把伤口捏住,明明是已经嚼烂了的艾草,在遇到了她的血之后,竟然变得青翠可爱,像药膏一样晶莹剔透。

 

曹小满受惊地甩掉了艾草,一口把手指含住,心惊胆战地向四周张望,见自己的异样没有被人发现之后,才轻轻松了口气。

 

这么奇怪的现象,要是被人看见了,怕是要被人当妖怪抓起来!

 

曹小满使劲闭了闭眼,稳住心神才又睁开看向刚才的黍草,没有错,那滴上她血的黍草还在长,甚至还比旁边的长得更好。

 

她又咬了下嘴里的手指,疼痛袭来,她没有做梦,没有眼花,她的血是真的能让黍草重新生长。

 

曹小满全身的鸡皮疙瘩一层一层地往外涌,心慌得像长了草一样,她重生回来快十天了,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跟前世不一样了,难道她的血也就不一样了吗?

 

那……她还是曹小满吗?

 

曹小满心事重重,她像再滴一次血到草上,也许刚才就是自己眼花了。

 

可当她把手指拿出来后,几秒钟前还鲜血直冒的伤口已经痊愈了,手指上一丝儿痕迹都没有,不由得更加心惊。

 

曹小满看着手指,又看看地上新长出来的黍草,没有胆量再咬破来尝试一遍,手忙脚乱地背着没割满猪草的背篓,逃跑似地跑回了猪场。

 

杨冬来到猪场的时候,曹小满正在抱着大笤帚扫院子,但她明显心不在焉,东划拉一下西划拉一下。

 

“小满。”杨冬来走近喊了她一声,把曹小满吓了一跳。

 

“冬来,你来了。”曹小满朝他笑了一下。

 

但杨冬来却看出了她受惊过度,剑眉随即皱起,关切地问:“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说你什么了?”

 

“没有!”曹小满摇头,心思已经全收了回来。

 

她还没搞清状况,不能让冬来也跟着操心。

 

杨冬来还在疑惑地打量她,曹小满飞快地把笤帚塞到他手里。

 

“你快帮我扫地,我刚才砸了手,现在用不上力,猪草也还没割呢!”

 

这话立刻把杨冬来的注意力拉了过来,连忙拉起她的手翻来覆去检查着。

 

“砸着哪儿了?伤的重不重?”

 

“没大事,就是碰了一下,刚才挺疼的,这会儿已经好多了。”

 

杨冬来不放心,仔仔细细看了一阵,确定她的手完好无损才放开,把她按在小凳子上坐下来。

 

“你坐着休息别动,剩下的活儿我帮你干!”

 

曹小满就乖乖坐着,看着他帮自己打扫院子,清扫猪圈,里里外外的忙活,心里又甜又酸。

 

要是她没发现她的血出了问题该多好,那她就能好好的跟冬来在一起了。

 

可现在出现了这么诡异的事,冬来要是知道了,会不会把她当成妖怪,以后都不敢跟她亲近了?

 

曹小满纠结极了,她是打定主意这辈子都跟杨冬来坦诚相待的,可现在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可怕,冬来会不会也害怕嫌弃她?

 

她不想瞒着他,可也开不了口。

动漫关键词:小SAO货叫大声点奶真大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