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_强壮的公么把我弄得好爽

2022-04-26 16:07:3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啊!” 一声尖叫,打破了向阳村宁静的清晨。 声音是从曹家院子里传出去的,田坝里正在出早工的村民都伸长了脖子往那边望,好几个好事的三姑六婆连工都不上了,直接跑过去看热闹

啊!”

 

一声尖叫,打破了向阳村宁静的清晨。

 

声音是从曹家院子里传出去的,田坝里正在出早工的村民都伸长了脖子往那边望,好几个好事的三姑六婆连工都不上了,直接跑过去看热闹。

 

此时曹家老房子里,毛君兰正拽着衣衫不整的曾子浩不放,跟她一起的,还有向阳村里出了名的碎嘴寡妇赵大娣,两人就一左一右堵着曾子浩不让他跑。

 

“还说是城里来的文化人,竟然趁着我家没人,摸到我闺女的床上来!”

 

毛君兰想起刚才推门看到的那一幕就气不打一处来,一边大骂一边捶打着曾子浩。

 

“你个杀千刀的,我要去大队上告你,你毁了我闺女的清白,我要告死你!”

 

毛君兰又急又气,脑子一懵,连要维护自家闺女的名声都忘了,光天化日的大吼大叫,都不用赵大娣帮着传,她自己就先嚷嚷开了。

 

旁边的赵大娣说是帮忙堵曾子浩,实则一双眼睛不停地往屋里瞅,见曹翠英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衣服,越是着急就越是穿不上,那狼狈的样子看得她直想笑。

 

而被她们堵住的曾子浩,则是比谁都懵圈,他连自己身在何处都还没搞清楚,脑子里还想着跟曹翠英的谋划,还想着自己是跟曹小满生米煮成熟饭了,一边抱着脑袋,一边求饶。

 

“婶子,我跟小满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我们吧!”

 

他抱着脑袋,连是谁在打他都没看清,只管抱着脑袋大喊,翻来覆去就这一句话。

 

毛君兰没注意听,带着曹翠芬从转角房里出来的曹小满倒是听了个清清楚楚。

 

她远远站在院子一角,一只手将曹翠芬揽在怀里遮住她的视线,一边凉凉地说道:“曾子浩,你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人还在我堂姐屋里呢,怎么还能把脏水往我身上泼!”

 

曹小满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分外清晰有力,让正赶过来一看究竟的文队长,和赶着看热闹的村民听得清清楚楚。

 

曾子浩显然也听到了,刚诧异的一抬头,脸就被毛君兰狠狠打了一巴掌,“啪”的一声把议论纷纷的人群都给震住了,闹哄哄的院子顿时安静下来。

 

这一下,所有人都冷静了几分,连毛君兰都停了几秒,但随即就又抓住曾子浩,又哭又骂地撕扯起来。

 

“你个杀千刀的,你毁了我的女儿,我要告你,我要去县上告你!”

 

曾子浩被那一巴掌彻底给打醒了,不可置信地瞪着曹小满,又回头往屋里看了一眼,英俊的脸顿时一片煞白。

 

他记起来了,他昨晚刚过来就被人砸晕了。

 

可他又是怎么跟曹翠芳躺一块儿了呢?他晕了,难道曹翠芳也晕了?

 

怒火从心底迅速升起,差点将曾子浩的脸都给烧扭曲了。

 

看着他盛满怒火的眼睛,曹小满微不可察地翘了翘唇。

 

曾子浩脑子里已经快速转了个圈,又拿那副悲苦的表情看着曹小满,“小满,事情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不等他话说完,一直拽着他的赵大娣截断了他的话说道:“好你个曾子浩,你吃着碗里的不说,还惦记着锅里的。你拿我们向阳村的姑娘当什么?你今天必须给翠英一个说法,要是再敢打小满的主意,我赵大娣第一个不放过你!”

 

赵大娣边说边捶了他两拳,她长得膀大腰圆,这两拳差点没把曾子浩又砸晕过去。

 

没结婚就被人堵屋里,这可是多少年都没看到的热闹了,那些从地里跑过来的人,都争先恐后伸长了脖子往这边看,兴奋的眼睛放光。

 

毛君兰还在抓着人乱打,曾子浩狼狈不堪,衬衣被撕破了,他只穿了一件破旧的背心,已经烂了好几个洞,轻轻一扯就成了一绺绺的布条。

 

没几下,连布条也被扯没了,曾子浩只能一只手捂着胸,一只手抱着头,手忙脚乱,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毛君兰,还真有你们娘俩的,闺女睡完了不成,妈还要上来摸两把哩。”

 

“把自己闺女跟汉子堵在屋里,这别是你们娘俩没合计好,争风吃醋呢吧!”

 

“哈哈,娘俩都骚!”

 

毛君兰在向阳村里尖酸刻薄出了名,明里暗里的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现在被人抓住痛脚,可不就被盯着踩了,那话有多难听说多难听。

 

“大姑娘不害臊,趁家里没人就把汉子招进了门,这事传出去还得了!”

 

“把曹翠英也抓出来,给他们挂上破鞋游街去!”

 

好几个男人站在院坝里扯着嗓子喊,那眼睛一个劲儿往屋里瞅,也幸亏曹翠英还在里面没出来,拿被子死死裹住自己,缩成一团哭得悲凉。

 

她不明白这事怎么变成了这样?

 

她跟曾子浩商量的,明明是放他进曹小满住的屋子,怎么一觉醒来被抓现行的倒成了自己?

“行了!”文队长从人群里挤过来,拉着脸训斥一圈看热闹的人,“都不要工分了,围在这里看什么热闹!赶紧散了,该干嘛干嘛去!”

 

出了这种事情,他这个生产队长也觉得脸上无光,但毕竟是村里看着长大的闺女,于心不忍。

 

“队长,这事你可要好好处理,不能便宜这些搞破鞋的,把我们向阳村的脸都丢光了!”

 

面对村民的追究,文队长也只能先把人往外赶。

 

“别人家的事少掺和,赶紧散了!”

 

事情上演到现在,曹小满心情舒畅地笑了笑,拉着快吓哭了的曹翠芬往外走。

 

“翠芬不怕,跟二姐回家去。”

 

曹小满知道曹翠英一定在算计什么,却没想到她会那样恶毒,如果不是冬来警惕,把两人打晕了放一块,就算她反抗没让曾子浩那人渣得逞,事情一旦闹开,她的名声也铁定要砸了。

 

杨冬来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心里爽得很。

 

曹小满带着曹翠芬往下走,正好碰到迎面而来的杨冬来。

 

“冬来哥。”曹翠芬先脆生生地喊了一声。

 

杨冬来笑着上前摸了摸她的脑袋,打量着曹小满问道:“你没事吧!”

 

他知道鸡飞狗跳的时候,他们可能顾不上找曹小满的麻烦,但他还是不放心,拖晚了些才上来。

 

“我没事。”曹小满狡黠地朝他一眨眼,“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难怪杨冬来抱曹翠芬过来的时候不愿意跟她说实话,原来他是留了这么一手,没想到外表那么正派的他,其实是个腹黑男。

 

曹小满笑眯眯地看着杨冬来,心里甜滋滋的。

 

她能说,她就喜欢这样不迂腐,会随机应变,不一根筋的男人吗?

 

而杨冬来原本还担心曹小满会埋怨他做事不留余地,现在看到她这种表情,心上的石头一下子就放下了。

 

望了一眼还闹哄哄的老院子,也咧着嘴笑了。

 

曹翠英家闹了大半天,曹小满没去关心最后是如何收场的,等她中午下工从猪场回来的路上,就听到有人在议论这事。

 

“听说了没,曾子浩说是在跟曹翠英谈对象,两人才搞到一起的。”

 

“这你也信?姓曾的之前明明就跟曹木匠的丫头走得近,还说要一起回城哩。”

 

“信不信的,都被人家堵屋里了,还能甩手不认不成?”

 

三姑六婆们议论纷纷,看到曹小满走过来,还有人拿同情的眼神看她,也有唯恐天下不乱的,当众就问曹小满。

 

“小满,那姓曾的知青之前是不是说要跟你谈对象来着?你瞧他那做派,可丢死人了!”

 

边追着她问,边拿异样的眼神打量她。那言外之意,是在想曹翠英都带在曾子浩回去睡了,说不定曹小满也干过这事。

 

曹翠英作风不正,连带整个曹家姑娘都被人看轻,无论什么时候的农村,但凡是有一点丑闻,不出半天绝对传得十里八村全知道了。

 

已经活过一次的曹小满早清楚这些人的心里在想些什么,闻言笑了笑就要说话,杨冬来清朗的声音却抢先响起。

 

“张婶儿您这话说的可不得体,翠英对象确实是为了回城的事找过小满几回,可事情不能说成那样吧!谁家还没有几个求人办事的亲戚,大家都知道爹妈要把小满许给我,不能因为我在部队,就这么编排我的家属吧!”

 

“我的家属”四个字,让曹小满眼睛一亮,心里又甜起来。

 

杨冬来这是在认可他们的亲事了,还直接给她冠上了军属的名头,军属有优待,这个时候的普通百姓都得高看一眼。

 

听杨冬来这么一说,刚才还咄咄逼人的人,一下子就偃旗息鼓了,讪讪地笑着。

 

“是是是,小满跟曹翠英不一样,小满找了你,是她的福气。”

 

前世闷不做声的男人,这辈子给了曹小满大大的惊喜,他竟然会为了维护她,跟村里的长舌妇争辩。

 

曹小满很高兴,重来一回,所有的一切都在发生改变,连杨冬来都变了,是个好兆头。

 

“走,咱们回家。”杨冬来接过曹小满背上的背篓,还轻轻拉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修长温热,刚好将她的手包裹起来,曹小满盯着看了一眼,仰起头朝他甜甜一笑。

 

“好,咱们回家!”

 

她喜欢听到他把他们放在一起,喜欢他牵她的手,喜欢他维护自己……他的一切,她都喜欢!

 

回到家,白春莲跟曹文福都在长吁短叹,看着曹小满和杨冬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很显然也是知道了曹翠英的事。

 

曹小满跟杨冬来交流了下眼神,跟着白春莲进了厨房。

 

一进厨房门,曹小满还没来得及组织语言安抚母亲一下,白春莲先惊惶地拽住了她,压低了声音急切地问她。

 

“那个曾子浩欺负过你没有?”

曹小满懵了一下,随即就笑了出来,她不怪母亲,父母会担心她是应该的,谁让她之前一根筋的要跟曾子浩好呢?

 

还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因为曹翠英跟曾子浩有意无意地传播,村子里一直风言风语。

 

曹小满前世看不透,后来才知道这根本就是他们的计谋,为的就是败坏了她的名声,好让她非曾子浩不可。

 

因此,她前世在村子里的名声很不好,被人戳脊梁骨,说她不知廉耻,伤风败俗。

 

偏偏她又倔又傻,一直被曹翠英撺掇着,认为是别人嫉妒她,人家越是指指点点,她就越是一意孤行。

 

弄到最后,她无法生育,被曾子浩出轨抛弃,跟三伯一家闹开的时候,村子里没一个人帮她说话不说,还煽风点火把错都归到她身上,嚼舌头说一定是她不守妇道,搞破鞋,才生不出孩子,活该被人踢出门。

 

曹小满永远都记得,自己被唾沫星子围绕着的悲凉,还有她一辈子与人为善的亲人们,是如何被自己连累得抬不起头来。

 

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苦,经历过一次就足以让她痛彻心扉,悔恨终身,让曹小满深知在这个还不开放的时代里,一个女孩子的名声到底是多么重要。

 

曹翠英、曾子浩,时间还长着呢!我曹小满受过的苦,流过的泪,一定要让你们十倍百倍的尝过!

 

“妈,您放心,您闺女精着呢!”曹小满抱住了白春莲的手臂,“我之前确实是喜欢过那个曾子浩,可在我知道他其实只是想利用舅舅的关系办回城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根本就不是真心喜欢我,我也就死心了,不跟他来往了。”

 

“真的?”白春莲还是有点不放心。

 

“当然是真的!”曹小满一手指天,“您闺女真的是个好姑娘,才不会做那些伤风败俗的事。”

 

白春莲叹了口气,“妈当然相信我闺女,只是现在这事情闹的,妈就是怕冬来会乱想。”

 

“冬来才不会!”

 

曹小满信心满满,杨冬来前世虽然始终没有说出口,但他终其一身都守护在她身边不离不弃,这样的男人,他还会在乎那一点点莫须有的绯闻吗?

 

“男人的心思,你不懂!”白春莲隐晦地说道。

 

曹小满嘻嘻一笑,凑到她耳边轻轻说道:“那等过了洞房夜,他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白春莲被她闹了个大红脸,哭笑不得的反手就来打她。

 

“你这个小妮子,皮子厚了,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事情就在曹小满的嘻嘻哈哈之中过去了,杨冬来肯定也跟曹文福说了什么,老两口没再满脸担忧。

 

一家人吃完午饭又准备下地上工,还不等上工的梆子敲响,他们家的院门倒先被敲响了。

 

院门被敲得震天响,还夹杂着毛君兰尖利的声音,曹小满顿时警觉起来。

 

下意识地看向杨冬来,只见他眼神坚定,神情坦荡,曹小满心里立刻像吃了颗定心丸。

 

“我去开门。”杨冬来把已经拿在手里的锄头一放,抢在了白春莲前面。

 

其实白春莲听到毛君兰的声音脸色就变了,她们妯娌几十年,很清楚毛君兰的为人。昨晚曹小满在他们家睡的,今早就发生了那事,依毛君兰的性子,没事也能给你惹点事出来。

 

杨冬来已经走了出去。

 

“谁呀?”

 

“是我,快开门。”

 

“伯娘?”

 

杨冬来一脸惊讶地打开门,毛君兰一阵风似地冲了进来,看到杨冬来顿了一下。

 

有他在,到底有震慑性,曹小满不动声色地翘了翘唇。

 

“你今天在家?”毛君兰气冲冲地问。

 

都是从大路上过,杨冬来全须全尾的,偏她儿子摔断腿,今早她家出了事,杨冬来在家也没去看一眼,老天不公,狼崽子也喂不熟,毛君兰气得不行。

 

“把曹小满那小贱人给我叫出来!”毛君兰一开口,话就难听得要命。

 

她主要是来找曹小满算账,暂时没空收拾这个野种。

 

“没你的事,给我滚一边去!”

 

说着还推了一把杨冬来,无奈杨冬来身高体壮,这一把没推动。一抬头,就见他冷着一张脸,眼睛黑灿灿地冒着寒气,让毛君兰不禁又是一滞。

 

“伯娘,你好歹是长辈,说话别那么难听。”杨冬来冷冷地看着她。

 

这句话彻底点燃了毛君兰的火炮筒子,叉腰跳脚在院子里大吼。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跟我拉脸,把曹小满给我叫出来!曹小满,你给老娘出来!”

 

曹小满甩着手从厨房里出来,先看了眼一脸寒霜的杨冬来,才又一脸委屈地看向毛君兰,战战兢兢像被吓着了的样子。

 

“伯娘你找我?”

 

“我打死你这个小贱人!”

 

毛君兰嘴里骂着,人也猛地冲上来,伸手就要抓曹小满的头发,曹小满微微一怔,身体已经下意识地躲开了。

 

“嫂子,你有话说话,干什么动手打孩子?”白春莲白着脸扑过来拉毛君兰。

 

毛君兰没抓着曹小满,反手一把攥住了白春莲,表情狰狞恶毒像只女鬼。

 

“打她?老娘还要杀了她呢!”毛君兰咬牙切齿地开骂,“就是你养的烂蹄子,年纪轻轻黑了心,勾搭外面的野男人来害我的女儿!白春莲,我今天就是要替我闺女讨个公道!”

 

白春莲心善性子软,被毛君兰这么一抓住,一点反抗力都没有,曹小满离得近转身就扑上去帮忙。

 

曹文福在旁边急得转圈圈,但无奈三个女人扭打在一起,一时半会儿出了大叫放手,帮不上什么忙。

 

曹小满一边扳住毛君兰的手臂,一边看向准备上来拉人的杨冬来。

 

“冬来,你去找文队长!”

 

女人们吵架动手算是发生口角,杨冬来可是军人,他要是加入性质就不一样了,为了毛君兰这种泼妇,不值得背上不好的名声。

 

杨冬来也明白曹小满的心思,朝她一点头转身就跑出了门,眼见着他走了,上一秒还柔柔弱弱的曹小满瞬间像打了鸡血一样,抱住毛君兰攥着不放的右臂就是重重一拧。

 

“啊!”

 

一身尖锐的惨叫,将院子里的鸡吓得四处乱飞。

动漫关键词:强壮的公么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