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老头扒开粉缝亲我下面 老太爷含着她的乳35小说网

2022-04-26 16:07:1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看到杨冬来的脸色变了,曹小满抿抿唇,在心里叹了口气。 谁让她自己当初眼瞎呢?现在只能用力解释了。 “我一直都不喜欢他的,他也不喜欢我,都是曹翠英乱传的。”曹小满打

看到杨冬来的脸色变了,曹小满抿抿唇,在心里叹了口气。

 

谁让她自己当初眼瞎呢?现在只能用力解释了。

 

“我一直都不喜欢他的,他也不喜欢我,都是曹翠英乱传的。”曹小满打死都不会承认自己曾经喜欢过曾子浩。

 

杨冬来没说话,但是很认真地看着她,他在等她的解释。

 

曹小满委屈地瘪瘪嘴,无比认真地说道:“曾子浩一心想带曹翠英回城,需要回城的推荐信,他表面上跟我好,其实只是想让我去找舅舅帮忙。”

 

她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杨冬来,漂亮的桃花眼清凌凌的像一汪泉水清澈见底。

 

杨冬来对她这样的眼神从来就没有抵抗力,眼神已经软下来。

 

曹小满看得清楚,但还是想试探他的态度,于是甜甜地问道:“你信不信我?”

 

“信!”杨冬来毫不犹豫地点头。

 

“为什么?万一是我骗你的呢?”

 

“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

 

杨冬来的斩钉截铁,让曹小满心里甜蜜极了,又一抱抱住他,将头埋在他胸口,嗡嗡地说。

 

“冬来,我永远都不会骗你的!”

 

杨冬来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抬起手臂虚空地摸了摸她的背脊,抬起头望向那方早没了人影的矮树林,脸上的笑慢慢沉下来。

 

竟然想利用他家的人!

 

以前看在曹翠英能陪伴小满的份上,不跟她计较,现在?

 

杨冬来瞳孔微缩,眸底寒意乍现。

 

“我把院子扫一扫,该回去吃饭了。”曹小满恋恋不舍地从他怀里抬起头。

 

杨冬来的情绪已经收敛得很好,一把握住了她的胳膊。

 

“你坐,我来扫!”

 

曹小满脆生生地答应了,心安理得地坐在小板凳上撑着两腮看他麻利地打扫院子。

 

自从那次曾子浩去找她被打了之后,曹小满就再也没见到过他。

 

知青点设在农场里,上山下乡的知青们也都在农场里劳动。曾子浩一路飞奔着回到农场,坐在男宿舍的大通铺上,一边喘气一边想曹小满。

 

她明明那么喜欢自己,他提议挖陷阱的时候她都还好好的,短短几天时间,怎么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曹翠英跟他说,是曹小满把杨冬来带走,才没掉进陷阱里,他起初还不信,刚才看到他们抱在一起的样子,他就确定了。

 

乡下人就是乡下人,人尽可夫,不要脸!

 

曾子浩在心里狠狠骂着,要不是看在她家有关系,她人也长得不错的份上,他怎么可能看上那么一个乡下土丫头?

 

他都已经答应要带她回城,脱了农皮吃商品粮了,她还想怎么着?不知道好歹的东西!

 

曾子浩忿忿不平了一阵,冷静下来想了想,还是得去挽回曹小满才行。

 

现在已经恢复了高考,家里来信说跟他一批下乡的知青很多都已经回了城。可他吃不了苦,从下乡来的第一天就抱怨命运不公,干活的时候也没精打采偷奸耍滑,向阳村的村干部都瞧不上他,觉得他一身资产阶级习气没改好,压根不给他回城的资格。

 

曹翠英喜欢他,给他出主意让他跟曹小满好,事情本来进展的很顺利,只等杨冬来回来受伤落下点残疾,他顺理成章跟曹小满好,借助她舅舅的关系,就能弄到回城资格。

 

他没多喜欢曹小满,目的只在回城,但他享受惯了异性对他的迷恋,曹小满突然一下移情别恋,让他心里跟吞了个苍蝇似的。

 

他都已经这么委曲求全了,一个乡下土包子凭什么甩了他?

 

曾子浩越想越不甘心,好不容易等到天黑下来,偷偷从农场里跑出来。他要去找曹翠英商量对策,决不能眼看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曹翠英这两天过得很艰难,哥哥进了县医院,已经把家里挖空了,父母都在医院里照顾哥哥,她每天不仅要给家里两个弟弟妹妹做饭,还要往返二十多公里的山路去给医院的父母哥哥送饭,去晚了还要被骂。

 

她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掉进陷阱的人变成了自家哥哥,就算是曹小满提前把杨冬来带走了,村里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就她哥哥掉进去了?

 

眼看天已经黑了,她家连手电筒都没有,摸黑走在山路上,她一个姑娘家胆战心惊的。

 

翻过一个山包,前面就是回村的大路了,曹翠英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这时候突然从路边蹿出来一个黑影,吓得曹翠英连胜尖叫。

 

“别叫,是我!”黑影一手拦腰抱住她,一边低声在她耳边说道。

 

曹翠英愣了愣,这把清润好听的声音,只有曾子浩有。

 

“翠英,是我,子浩!”曾子浩声音更低沉了一分,灼热的气息就喷在她耳边,柔柔地撩拨着她。

 

曹翠英立刻像是找到了亲人一般,瘪瘪嘴哭了出来。

 

“子浩……”

 

四下没人,树林里光线又黑,软绵绵的女体撞在怀里,曾子浩的身体渐渐地绷紧了,心脏止不住地乱跳,搂着柔软腰肢的手也渐渐地不受控制,慢慢上下摩挲起来。

“你不知道,我们家真的太倒霉了。”曹翠英抓着曾子浩不放,哭得叫一个梨花带雨。

 

原本软香温玉在怀,曾子浩心猿意马了几秒,但仅仅几秒就被她的哭声弄的不耐烦起来。

 

“你先别哭了,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可越是这样,我们就越不能坐以待毙!”曾子浩抽回手,拍拍她的肩膀,声音又轻又冷。

 

“那……还要怎么做?”曹翠英抽泣着,看着他。

 

夜色中,那张她熟悉的英俊脸庞变得扭曲阴森起来,吓得她连哭都忘了。

 

曾子浩似乎觉察到自己心事外露,连忙收神摸了摸她的脸,抿嘴笑了一下,声音也柔和起来。

 

“别怕,我已经想到办法了,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等我将来回了城,一定把你也办过去,你相信我!”

 

曹翠英再次沦陷在他的温柔里,完全忘记了刚才还被吓到了,只管愣愣地点头。

 

“子浩你真好,我相信你!你说,让我做什么?”

 

……

 

曹小满和杨冬来从猪场回来,白春莲已经在做晚饭了,厨房里有两个小孩子在帮忙烧火,是曹翠英的弟弟曹世林和妹妹曹翠芬。

 

曹世林才八岁,曹翠芬才五岁,俩孩子看到曹小满和杨冬来拘谨地站起来,低声喊哥哥姐姐。

 

“你伯娘他们都去医院了,翠英也还没回来,剩下这俩小的挺可怜。”白春莲叹了口气。

 

爹妈都心善,大人再过分,看到小孩子就没了脾气。

 

曹小满没什么感觉,她跟这俩小的年龄差距有点多,前世曹世林很早就到南方打工去了,曹翠芬后来也跟哥哥一起去了,到她死的时候,已经好几年没见过面。

 

不欠她的人,她不会为难,更何况现在就两个小豆丁,可怜巴巴地望着她,像无家可归的小狗。

 

“没事,就在我们家吃饭吧!”曹小满走上去,揉了一把曹世林乱蓬蓬的脑袋。

 

“小满姐,我能帮四婶儿烧火。”曹翠芬脆生生地说道,脸上带着讨好的笑。

 

曹小满不由叹了口气,大人的过错,让孩子跟着担惊受怕。

 

于是,也捏了一下她没什么肉的小脸,“嗯”了一声:“去吧!”

 

得到了她的认可,俩小的欢喜的跟什么似的,都挤到一起要帮忙烧火。

 

杨冬来始终静静地看着她,见她跟俩小的互动,露出一抹笑意来。

 

白春莲做饭,曹小满没帮忙回了屋,她昨天拿了鞋样子要给父母和杨冬来做鞋,前世她娇生惯养的,都没有为家人做过什么事,想在这辈子都补回来。

 

鞋底已经粘好风干,今晚可以开始纳鞋底。曹文福前两天接了打家具的活,白天上工全靠晚上回来加班加点,杨冬来去帮忙了。

 

曹小满听听厨房里锅碗瓢盆,又听听堂屋里父亲推木头的声音,心里安稳极了。

 

她的家好好的,家人也都好好的,曹小满想着,不知不觉地红了眼眶。她回过神来,眨眨眼吸吸鼻子,拿出晒干的散麻,挽起裤腿开始搓麻线。

 

刚把麻线搓好,还没开始纳鞋底,就听到外面有人在推他们家的院门。

 

曹小满疑惑地出门去看,发现曹翠英正在跟她家的院门栅栏做斗争,也不说话,就一个劲儿地推他们家门。

 

“翠英,你干什么呢?”白春莲听到响动也出来了。

 

曹翠英回来没见到俩小的,就知道他们肯定是来四叔家吃饭了,她也走了一天的路,想吃口现成的,而且家里也没什么吃的。

 

原本想悄悄进门的曹翠英在听到白春莲的声音之后,抬头看了她一眼,带着哭音喊了一声。

 

“四婶。”

 

又看着后面的曹小满说道:“我是来找小满的。”

 

手上又推了一把栅栏,还是没推开,抱怨道:“这栅栏不是一推就开吗?什么时候这么牢了?”

 

曹小满笑了笑,道:“哦,是最近总有人喜欢不敲门就跑进来,我专门让冬来修好了。”

 

曹翠英听出了她的意有所指,不免觉得尴尬,但一想到今晚来找她的事,就咬着唇,露出一副委屈至极的样子来。

 

“小满,我是来跟你道歉的。那天,是因为我哥伤了家里鸡飞狗跳我跟着心慌,才胡说八道的。”

 

曹小满往前走了两步,淡淡看着她,“哦”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了,你是来接世林和翠芬的吧!你先回去吧,等我们吃完饭就回去了。”

 

口上说要道歉,一声对不起都没有,鬼才信你。

 

她那个样子就是想来吃饭的,曹小满打定主意不让她进门。

 

曹翠英却发出一声啜泣,转而喊白春莲:“四婶,我是真的来向小满道歉的。”

 

白春莲为难地看了眼曹小满,主动上去给她开门。

 

“没事,先进来,这么晚才回来,吃饭了没?”

 

“不放心家里,急着赶回来的。”曹翠英已经哭起来,带着浓浓的哭音说道。

 

曹小满翻了个白眼,妈妈又善良又淳朴,曹翠英最会演白莲花,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得赶紧想个法子让爹妈看清她的真面目。

 

吃饭的时候,家里添了个曹翠英,害得白春莲做的油泼面不够吃了,又重新擀了面下锅。

 

快吃完饭的时候,曹翠英对白春莲说道:“四婶,这几天晚上我们家里就我跟世林和翠芬,他们小我一个人住着害怕,你让小满晚上去我家里住好不好?”

 

正低头吃面的曹小满,闻言猛地抬头看向她,这曹翠英没毛病吧?

 

他们两家都弄成这样了,还想让她去她家里陪她?是想跟她玩知心闺蜜那一套吗?一个被窝里睡一觉起来,过去的一切就一笔勾销?

 

还学精明了,知道她这里走不通,转而向白春莲求情。

 

白春莲知道她俩这几天在闹别扭,连连看曹小满的脸色,没有直接答应。

 

不想,旁边一直没说话的杨冬来,突然开口说道:“小满你今晚陪翠英住吧,周遭都知道三伯送世远去县医院了,家里多个人也安全点。”

 

曹小满本来很不解,但看着他那让人安心的目光,不由自主就答应了。

“今晚你就睡转角房吧!”曹翠英把房门推开,对曹小满说道。

 

曹翠英家住的老房子,转角房是他们这里特有的叫法,意思是小院子里转角的那一间房间,通常这都是连接正房和侧房的过道,两边开门供人进出,一般都是用来当杂物房放东西的。

 

曹翠英家人多,转角房也搭了床,以前是老幺曹翠芬的房间。

 

“你不是说你害怕,让我陪你住,怎么是住翠芬这里?”曹小满心里的奇怪一直没有消下去。

 

曹翠英为难的笑了下,“翠芬胆小,非要跟我睡,你睡在这里,我才安心。”

 

她的房间,就挨着这间转角房,这么说也能说得通,只是话从曹翠英嘴里说出来,曹小满就不得不多个心眼。

 

曹小满看看这间转角房,又看看曹翠英,她脸上带着一抹可怜巴巴的笑,是曹翠英一贯扮可怜博同情的表情。

 

曹翠英到底在算计什么?

 

重来一世,曹翠英时刻算计她的心思,真的是一点都没变。

 

曹翠英一边帮她铺床,一边说道:“小满,有你在这里陪着我,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你这么害怕,那我陪着你和翠芬一起睡,你不是更安心?”曹小满看着她的脸,不动声色地说道,“我看我还是跟你们一起睡吧,翠芬还小,我们挤一挤可以睡下的。”

 

“那怎么行?”

 

曹翠英一口拒绝,声音有点发尖,撞到曹小满审视的视线,眼光跟着一转,扯起一抹苦笑,语气缓下来。

 

“这怎么行,我们家床不像你家的那么大,翠芬睡觉又不老实,踢着你了怎么办,你还是在这里睡吧!”

 

曹小满静静看了她几秒钟,点下了头。

 

“那好吧,我就睡这里。”

 

她倒要看看,这曹翠英打的什么主意,再说了还有冬来呢!

 

刚才杨冬来送她上来的时候,跟她说了悄悄话。

 

“你不用担心,一切都有我呢!”

 

杨冬来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放光,言语笃定,让她踏实极了。

 

曹小满答应了,曹翠英立刻就笑了。

 

“那你就在这里睡,这边的门你别闩,我从外面给你锁上,明早我过来叫你。”曹翠英嘱咐了她一句。

 

他们这里的老房子都是在门后打了门栓,睡觉的时候就从里面栓上,曹翠英竟然让她别闩门。

 

曹小满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好啊!”

 

面对她的笑脸,曹翠英的心不由得慌了一下,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了一句。

 

“我明天还要去县里,要一早起来做饭,从屋里过怕打扰你睡觉。”

 

“嗯,我明白。”曹小满也跟着笑了笑。

 

去厨房完全可以从院坝里穿过去,非要来开转角房的门干什么?

 

曹翠英喜滋滋地出去了,曹小满在闩这边门的时候,听到她在外面锁门的声音,听上去挺像那么回事。

 

但她并不打算睡觉,而是静静坐在了床上。

 

她在等,等着看曹翠英的阴谋,等着杨冬来的保护。

 

时间悄悄过去,夜深了,曹小满开始有点犯困。

 

而送曹小满过来的杨冬来,回家等父母进房睡了之后又偷偷溜了出来,他没有直接去曹翠英家找曹小满,而是钻进了旁边的柴棚。

 

如果曹翠英真的只是让曹小满来做个伴就算了,要是她敢算计曹小满,他也就顾不得亲戚不亲戚了。

 

杨冬来当的就是侦察兵,论熬夜蹲守,没人比他更有耐心。

 

这一等,就等到了后半夜,鸡叫过第一遍的时候,有人踏上了屋后的石阶,杨冬来立刻警醒起来。

 

来人刻意放轻了脚步,一步一步又轻又慢,他没猜错的话,肯定是在边走边四处查看怕碰到人。

 

鬼鬼祟祟没安好心!

 

杨冬来抿紧了唇,蓄势待发像一只隐藏在黑暗中的猎豹。

 

不一会儿,果然有个黑影从柴棚外边走过来,杨冬来看准时机,猛地从棚里蹿出去,黑影连一声惊叫都来不及发出来就被一拳砸晕过去。

 

杨冬来嫌恶地接住人,看清来人之后,“呸”了一口。

 

竟然是曾子浩!

 

他怎么会来?

 

杨冬来眼睛眯了眯,周身冷气四溢,望了一眼安静的院子,架着人走到曹翠英的房间门外。

 

虽然他从来不受待见,但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杨冬来犹豫了几秒钟,还是轻轻叩了门。

 

屋里立刻传出来曹翠英压低的声音。

 

“你怎么现在才来?过不久就要上早工了,要是曹小满醒了,看你怎么办!”

 

人果然是曹翠英叫来的!

 

他不用想就知道这俩人打的什么主意,只要曾子浩跟曹小满共处一室了,曹翠英铁定要闹得人尽皆知,到时候村子里的唾沫就能把人淹死,曹小满不想嫁都不行。

 

等到跟曹小满结了婚,曾子浩回城的指标也就到手了。

 

杨冬来的心冷下来,曹翠英年纪轻轻竟然就这么恶毒,居然想找男人来败坏曹小满的名声。

 

更可恶的是这个男人,为了回城竟然想出这种办法。

 

杨冬来看了眼晕过去的曾子浩,又轻轻叩了叩门……

动漫关键词:老头扒开粉缝亲我下面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