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嗯啊边走边做…h楼梯;特黄的乡下仑乱小说

2022-04-23 14:50:1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你的衣服!”清风从外面走了进来,给她拿了一套崭新的衣服。虽然不是华服,但是却也穿着舒服。叶凤绾收拾好,推门出来,看到了南宫夜正背对着她站在门口。“我走了!&

“你的衣服!”清风从外面走了进来,给她拿了一套崭新的衣服。虽然不是华服,但是却也穿着舒服。

叶凤绾收拾好,推门出来,看到了南宫夜正背对着她站在门口。

“我走了!”她莫名的看着那健硕的脊背隐隐的有些心慌。

“我让清风送你出去吧,这驿馆十分的隐秘,凭着你自己,是没办法走出去的!”南宫夜沉声说道。

“好!谢谢你!”叶凤绾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转身便走!

然而,她刚走出了几步之后,又急急的回头,询问道:“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身份?”

南宫夜听了她问出口的话,猛的握紧了拳头,他猛然回头,英俊的脸上依旧是初见那时的冰冷和戒备。

“不该问的别问!”南宫夜淡漠的看着她。

叶凤绾咬了咬下唇,想了一下,旋即笑道:“你可以不告诉我你的身份,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叫叶凤绾!凤凰的凤,绾绾的绾”说完,转身便跑走了!

她走的匆忙,却没有发现,南宫夜在听到她名字的时候,整个人登时就僵在了那里!

叶凤绾!丞相府长嫡女!

“王爷!这不是皇上给你赐婚的那个吗?”福叔震惊的从他的身后走了出来!

南宫夜冷峻的容颜上突然绽放出一抹笑容来,那笑惊艳了时光,异常的光彩夺目!

“本王!突然很期盼大婚了!”

叶府门口,叶凤绾翻身下马,看向清风说道:“你就送我到这里吧!我到了!”她本想说到家了,但是心里想着,到底这里是不是她的家,还不一定呢!能这么狠心将一个活着的人装入棺材里面,岂是家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清风看着她说道:“小姐保重!”说完,带着另外一匹马疾驰而去,转眼间就消失在叶凤绾的面前!

叶凤绾转过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该来的,总还是要面对的!

大步迈入了叶府的大门,那些守门的家丁看到了她,本想赶出门去,可是当看清楚她样貌的时候,便吓得鬼哭狼嚎的嗷嗷窜进府里面去了,一边跑,一边还叫喊道:“大小姐诈尸了!大小姐诈尸了!”

大夫人正在屋内喝茶,此时听到外面的叫喊声,噗嗤一口热茶吐了出来,冷着脸就往外走!

“鬼叫什么呢?大白天,哪里诈尸?”大夫人怒声呵斥道。

家丁一看到大夫人走出来,忙跪伏在地上,指着外面说道:“真的是大小姐的鬼魂回来索命了!真的是!”

大夫人浑身一抖,厉声喝道:“闭嘴!青天白日,哪里有什么鬼魂索命!来人,拉下去重打一百大板!看他还造谣生事!”

“吆?怎么这么热闹啊?”一道娇俏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便有一道人影入了后院的门,这一看下去,差点惊得大夫人跌坐在那里,来人赫然正是昨日才下葬的叶凤绾!

叶凤绾眸光灼灼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此女叫上官瑾是紫耀国皇族,仗着自己皇族身份,在叶凤绾亲娘病重之时,就硬让丞相抬了自己的身份,成了当家夫人!自此后,她这个长嫡女,便真正的成了有名无实。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上官瑾脸色苍白的看着她。

叶凤绾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还没说话,就看到一个明媚的少女就朝着她飞扑而来,嘴上还说道:“姐姐真的是你回来了吗?真的是你吗?”

女子娇艳如花,肌肤赛雪!尤其是一双明眸,更美的令人窒息!她便是叶凤绾的白莲花亲妹叶凤雪!如果不是她死过,她还真不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天真明媚的少女,实际上,是一名段数极高,心机极深的真正心机女一枚!

“凤雪!你快过来!”大夫人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大的胆子,竟敢直接上前抱住了叶凤绾!

“娘!姐姐是人,不是鬼啊!我听到了姐姐的心跳声!”叶凤雪伏在她的胸口,冲着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若是在从前,她真的很开心,妹妹能对自己这么好,跟自己这么亲密,但是,若不是她怂恿着自己去求太子殿下收回休书,让她去太子府门前跪着,便不会有让太子恼恨自己的纠缠,直接请旨让她去嫁一个残废王爷!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这对蛇蝎母女造成的!

恨滔天!但是她却垂下眼眸,佯装乖顺,这丞相府之内,她自幼被人忽视,虽然她是嫡女的身份,但是却没有哪个人真正的将她嫡女看待,反倒是该是庶女的叶凤雪,却成了大家眼里的小公主!大夫人宠她,皇家赏赐的各种好东西,总第一个先给了她,还明目张胆的给旁人说,只有叶凤雪才是叶家的嫡女!而她叶凤绾,早被人推到了角落里面去了!

“好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叶凤雪眨着明亮的眼眸疑惑的看着她。

“没事!我这脑袋还有些疼!”叶凤绾伸手指了指自己被包扎起来的头说道。

“呀?姐姐?这是谁给你包扎的?还疼不疼?昨晚上,你到底怎么从棺材里面出来的?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叶凤雪心疼的看着她。

“不疼了,谢谢妹妹关心!昨晚上,是一个山中猎户救了我!所幸,大夫人给我下葬的棺材是薄板的!要不然,撬开,还真的是挺费劲的!”叶凤绾装作感恩的说道。

大夫人面色一红,双手下意识的捏紧了手里的锦怕,若是照着规矩,长嫡女下葬,那可是金丝楠木的棺材,但是她心中有虚,很想快点将叶凤绾葬了,便随意找了棺木就将她装了进去!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举动,倒是帮了这个贱丫头,她悔不当初,早知道那棺材这么不结实,该给她用金丝楠木的了!这样,就算是她真能活过来,也会活活憋死在里面了!

“既然没事,总归活过来就好!总归活过来就好!”大夫人一边恼恨自己计划失败,一边过来牵叶凤绾的手腕!

叶凤绾本能的避开,低头道:“我刚从棺材里面爬出来,身上还有棺材里面的味!怕脏了夫人的手!”

大夫人一愣,一把将叶凤雪从她的怀里面拽出来,厌恶的捂着鼻子说道:“你还不赶紧回去将身上的衣服换了?”

“是!”叶凤绾转身便走!

叶凤雪看着她身上的衣服,眼睛眨了眨,疑惑道:“咦?姐姐身上的衣服换了啊?好像不是昨日的了?”

大夫人脸色一变,上下打量着她问道:“你这衣服是怎么回事?”

“是猎户家的女儿的!他看着我身上的衣裳已经破烂不堪,便让她女儿给我一套干净的衣服!”叶凤绾头也不回的说道。

“一会换下扔了!”大夫人鄙夷的说道。

“是!”叶凤绾应了一声,大步离开!

叶凤雪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底闪过了一抹沉冷的寒意!

“娘?你有没有觉得事情很奇怪?”叶凤雪回头看向大夫人。

大夫人看了她一眼,拉着她便朝着主屋内疾步走去,并将门关的紧了!

“当然是觉得奇怪,即便是那贱丫头当时没死,可是装进棺材里面的时候,也应该咽了气了,怎么偏生又活了呢?”大夫人簇着眉心说道。

叶凤雪眼眸沉沉,早已与刚才天真可爱的模样不同,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子阴冷的气势来!

“她的命还真硬!这都弄不死她!”叶凤雪冷声说道。

“雪儿,皇上对你和太子的赐婚还没有下来!她活着,总归是个变数!”大夫人担忧的说道。

“那又怎样?她就算是活过来,也是嫁给那个残废王爷而已!还能和我争什么?”叶凤雪捏着手里的锦怕恨声说道。

“也是!只是看到她,娘这心里就不痛快!”大夫人蹙着眉心说道。

“既然娘亲不痛快,那就不如让祖母给她找些麻烦?”叶凤雪挑眉。

“对啊!”大夫人眼睛一亮,一个恶毒的主意便从脑子里面冒了出来!

叶凤绾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内,看到一个小丫头正在院子里面晒着太阳,眯眼睡觉,她上去拍了拍小丫头的脸,只见那小丫头不耐烦的打掉了她的手,皱眉道:“闹什么闹,正睡觉呢?”

叶凤绾皱眉,这府里的婆子丫头们见到她不行礼也就罢了,她知道自己平日里,根本就不被旁人看在眼里,如今又被指给了一个残疾王爷,就更加让人瞧不起了!可是,就连自己院内的丫头,竟然也如此明目张胆的不理会自己,真真是惹的她发怒!

她极力忍住汹涌的怒火,俯下身子在那小丫头耳边说道“:快起来,你家小姐回来了!”

“胡说八道!我家小姐,早就阎王爷那里去报道了!她想回来,阎王爷也得放她啊!”那小丫头眼都不睁的咕哝道。

叶凤绾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也不理会她,直接就进了屋。

那小丫头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神色惶惶,好像,刚刚是有人进了屋了?

想到这里,她浑身打了个激灵,忙进了主屋,一眼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叶凤绾,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小姐!奴婢错了!”那小丫头痛哭流涕的说道。

叶凤绾瞥她一眼,这青禾小丫头是很早就伺候在自己身边的,除了木纳一点,倒是并没有多大的错处!眼看着自己身边没人,正是用人的时候,她也就见好就收!

“青禾,我问你,太子和二小姐的婚事,皇上可赐下来了?”叶凤绾冷声说道。

青禾看了她一眼,眸光忐忑!

叶凤绾一巴掌拍在了木头的桌子上,许是那桌子早已经年久失修,瞬间就四分五裂,吓得青禾浑身一抖,一下子就委顿在了地上!

“还没!婚还没赐下来呢!”青禾忙道。

叶凤绾危险的眯了眯双眸,心道,没有赐下来正好,叶凤雪,我要不毁了你这桩姻缘,就对不住你的好!

“行了!伺候我沐浴吧!”叶凤绾淡漠的说道。

“是!”青禾哆嗦着应了,她总觉得,这次回来的叶凤绾与从前不一样了,看着满地碎木屑,她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夜深人静,叶凤绾终于睡了个好觉。

外面,一道人影却来到了她的院门口,在她的院门上敲了一下,那青禾看了熟睡的叶凤绾一眼,就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青桔姐姐!”青禾一看到来人就小声的叫了一声。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大夫人身边的贴身丫头,青桔!

“青禾,我问你,你家主子回来后,可问过你什么话了没有?”青桔询问她。

“没!回来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嫌弃奴婢怠慢了,发火拍坏了一张桌子!把奴婢给吓坏了!”青禾心有余悸的说道。

“她?拍坏了一张桌子?”青桔似乎不信。

“可不是!姐姐要是不信,进屋看看去,满地的木屑!碎的不像样子!”青禾小声道。

“野蛮!”青桔讥讽一声,转身便走!

“青桔姐姐慢走!”青禾忙道一声,这才关了门,准备回去睡觉,一转头,对上一双冷凝的眼眸,登时吓得她张嘴就要喊!

叶凤绾伸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巴,冲着她摇了摇头。

青禾吓得浑身发着抖,被她直接就拖进了屋里面!

“想不到,你还是个奸细?”叶凤绾冷冷的看着她。

“不!奴婢不是!奴婢绝没有背叛小姐!”青禾的头摇的像是拨浪鼓!

叶凤绾并没有揪着她不放,青禾听到声音往外走,她其实也醒了,直接就蹑手蹑脚的跟了出去,自然也明白,她真的没有跟青桔讲自己的事情!

只是,大夫人这么急着差自己的心腹来这边打探她的情况,想必,她定然是心虚害怕了吧?害怕她会回来报复?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心情一阵大好!让大夫人睡不着觉,也真的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情!

“青禾没你的事情了,你去睡吧!”叶凤绾看向一旁浑身颤抖的小丫头说道。

“是!”青禾哆嗦着告退。

叶凤绾待整个宰相府陷入了一片静寂当中之后,便翻墙出了宰相府,朝着离着宰相府最近的那家医馆,保和堂疾步走去!

翻进了保和堂刘郎中的院子,她灵巧的拨开了主屋的门栓,点燃了烛火,看到床榻上正睡的沉的人,她直接就拿起了桌子上的水壶,朝着他脸上就倒了过去!

刘郎中被惊醒,正想坡口大骂,可是一看到站在面前的叶凤绾,他就吓得心神俱裂!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道:“大小姐!求求你不要来找我索命!不是我害得你啊!不是我!”

“不是你是谁?明明我没死,你偏要说我已经死了,将我装进了棺材里面,你倒是好狠的心呐,活人当死人,还真是妄为医者啊!”叶凤绾讥诮的看着他道。

刘郎中不停的磕头,自己的额头都磕的淤青了,也不敢停下,只是颤抖着说道:“不是我做的!是大夫人逼我的啊!你就算是索命,也不该找到我的头上啊!”

“她如何能逼的了你?”叶凤绾怒道。

“大小姐有所不知,大夫人的娘家是皇族,她说若是小的不帮她,直接就让小的这保和堂在京城内不能立足!你说,小的,真的是别无选择啊!”刘郎中涕泪交加。

叶凤绾眼眸深沉,伸手一巴掌就抽在了刘郎中的脸上,让他球也似得从床榻上滚了下来,落到了地上!

“大小姐饶命!”刘郎中哭道。

“饶你一命可以!你给我一剂汤药!这汤药可以致人容貌尽毁!”叶凤绾语气凉凉的说道。

“大小姐你想干什么?小的不敢做坏事啊!”刘郎中心惊胆战的看着她。

“是吗?你不敢做坏事吗?你将我这个大活人,硬生生的说成是死人,你这坏事做的还少?”叶凤绾冷眸凝着他。

刘郎中身体一抖,忙道:“是!大小姐想要怎样!就怎样!”

“把汤药开出来!”叶凤绾厉声道。

刘郎中哆嗦着在一旁药柜里面拿出了一包药粉来,递到了她的手里,忐忑的说道:“大小姐,这包药粉,可以让人身上起红疹,几天几夜都不会消退!”

叶凤绾将那药粉接在了手里,看向刘郎中说道:“做过这件事情,你在这京城内已经不能立足了!最好是走的越远越好,否则,查到了你身上,你命都没了!”

“是!小的连夜就走!”刘郎中忙道。

叶凤绾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疾步走出了保和堂,消失在月色当中!

刘郎中连忙追出去看,当看到人影消失在墙头的时候,吓得他慌忙去收拾紧要的东西了!

叶凤绾回到了宰相府,整个府里面十分的安静,此时已经将近午夜,正是人的睡眠最沉的时候!

她的嘴角噙了一抹冷凝的笑意,揣着手里的药粉,就轻手轻脚的来到了叶凤雪的院子里面!

叶凤雪的院子真的是富丽堂皇,布置的极其精美,水榭楼阁,简直是美轮美奂到极点!

叶凤绾皱了皱眉心,看到她的房门这门锁也是有些难开,想来,大夫人最宝贝她,担心她会出个什么意外,所以,把房门也设计的极其谨慎!

再难开的锁,也是拦不住叶凤绾,她将怀里的匕首掏了出来,三两下的功夫,便将门锁打开,然后推开门,便走了进去!

屋内,传来了叶凤雪沉沉的呼吸声,她立在门前,看着那躺在床榻上的人儿,借着月光,真恨不得一掌就将她给劈死了,但是,她不能!她要慢慢的折磨,报复她,这样才会开心!

想到这里,她好不犹豫的走到了水壶旁边,将盖子打开,药粉就倾倒进去了!

翌日,叶凤绾睡的极其香甜,直到日上三竿,她才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耳边是青禾急促的叫喊声,气的她真想将小丫头的嘴给堵了!

她有起床气的好吗?再加上,昨晚上她忙活了半夜,很累的好吗?

“干嘛?你最好我说一个必须起床的理由!否则,你吵醒我睡觉,仔细你的皮!”叶凤绾拥着被子,眸光沉沉的看着她。

青禾忙道:“太子来了!大夫人让小姐赶紧去前厅!”

叶凤绾脑子里面轰然一响,是要见渣男了吗?渣男这么快就出现了?也就是说好戏将要开锣了?想到这里,她忙趿拉着鞋子,冲着青禾说道:“快点给本小姐梳妆打扮!”

青禾不敢怠慢,忙替她收拾了起来!

将她唯一的首饰,一个镀金的簪子带到了她的头上,看着铜镜里面的可人儿说道:“大小姐,你这样貌,若是认真收拾起来,还真是好看!”

叶凤绾皱眉打量了她一眼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从前都很邋遢的?”

“不!不邋遢,只是不大喜欢收拾仪容而已!”青禾忙小声说道。

她也想收拾仪容啊,前提是,她得有好的衣服对不对,她的月例银子每个月都不够,吃饭都是个问题,还想穿好看的衣服,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好像这镀金的簪子,有些突兀了!”叶凤绾皱眉说道。

“可是小姐,这是你唯一的一件首饰啊,这还是大夫人给你留下来的!说等你出嫁的时候,给你带上的!”青禾说道。

叶凤绾叹了一口气,想想也真是心酸,她叶凤绾的母亲是宰相府的当家夫人,却连一个像样的首饰都没有,连簪子都还是镀金的!

“不带了!就这样素面朝天,旁人也挑不出毛病来!”叶凤绾穿一件素色衣裙,更显得她气质出尘脱俗!

前厅里,大夫人正陪着太子夜说话,她已经命人去请自己的宝贝女儿叶凤雪,为了打击叶凤绾,她竟是也让人去叫了她!

“大夫人,今日我来是请雪儿去莲坞赏莲的,听说那里的莲花开了,很是好看!雪儿又极其爱莲花!所以,本宫一得了消息,便急着来接她了!”南宫云笑着说道。

大夫人笑道:“好!好!若是雪儿知道太子这么有心,定然会十分开心的!”

“那雪儿怎么还没来啊?”南宫云不解道。

大夫人冲着一旁的侍女使了个眼色,那侍女会意,转身走了出去!

叶凤雪的院子内,正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哭叫声,侍女青桔听了,忙走了进去,这一看不要紧,吓得她眼睛登时就瞪圆了,只见原本样貌可人的叶凤雪,此时脸上遍布了红疹,就连一双璀璨的眼眸,也是肿的厉害!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青桔震惊道。

叶凤雪抱着自己的脸,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哭着说道:“快去喊我娘,快去喊我娘啊!”

“夫人在陪着太子啊!太子急着请小姐过去呢!”青桔急道。

“可是,我这个样貌,如何见他?太丑了啊!”叶凤雪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但是不见也不行啊!若是不在家里,也就罢了,可是太子明知道你在家里的啊!”青桔担忧道。

“见也是死!不见也是死,这该如何是好?”饶是叶凤雪冰雪聪明,此时,也想不出折中的法子来了!

“小姐不如蒙上一层面纱!就说昨日不小心被蚊虫盯了脸,起了疙瘩,不能吹风!”青桔出注意道。

叶凤雪眼睛一亮,心道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主意呢,想到这里,她便让人拿了面纱,遮住了脸,这才往外走去!

叶凤雪和叶凤绾几乎是同时到前厅的,当叶凤绾看到她带了面纱过来的时候,唇角勾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来!

动漫关键词:特黄的乡下仑乱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