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边做奶水边喷h 含着两个雪乳上下晃动

2022-04-21 16:32:5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爹爹,难道这是你身边的小三,虽然长的挺漂亮的,不过你怎么这样的重口味。”  洛应和倒是被这个出口惊人的小孩子给惊呆了。  “你……你搞错了!&rdquo

爹爹,难道这是你身边的小三,虽然长的挺漂亮的,不过你怎么这样的重口味。”

  洛应和倒是被这个出口惊人的小孩子给惊呆了。

  “你……你搞错了!”

  “哪里有错,你看:

  第一条,绝对性的压倒带回家

  第二条,不行就霸王硬上弓

  第三条,帮你解决其他的障碍

  第四条,你儿子我可以帮你带,哼!还说有错。”

  花亦琛大声朗读出来,站在一旁的竹卿也是有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不过洛应和倒是一脸尴尬。

  “少主,这……”

  “先下去,连他一起拉下去。”

  洛轻尘指着花亦琛,他的小侄女要和他做生意,这小妮子恐怕是为和亲的事而来。

  “好。”

  竹卿就这么拉着气呼呼的花亦琛去了外面,书房里只剩下了洛轻尘和洛应和。

  “说吧!”

  “皇叔,你也知道!最近父皇想让我和亲,对不对。”

  洛应和撒娇卖萌的看着自家的皇叔,她可是他皇叔看着长大的,所以不可能不管。

  “说重点!”

  “重点来了,就是,你家的侍卫竹卿,被我看上了,最近可能会带他回皇城一趟,不过,我已经跟父皇说过,我跟竹卿是相亲相爱的。”

  洛轻尘还真的有些不敢相信,他优秀的小侍卫居然被人给惦记了,对方还是他侄女,这个……

  “噗嗤,应和,你这借口够烂,不过你这个纸条哪里来的。”

  “这个呀!一个女人卖给我的,她说对付男人,这几套非常管用。”

  洛轻尘有一种不详的的预感,他觉得那个女人可能他认识。

  “你出了多少钱?”

  “一万六十两金灵币。”

  “哦!你高兴就好。”

  洛轻尘看着自家的小侄女,果然国库空虚,估计就是她们造成的,说话一点都不负责。

  “说吧!要我怎么帮,欺君之罪,可是死罪。”

  “皇叔,你也知道,我没打算给自己留后路,不过父皇说了,就是我们仨,必须有人去和亲,那我要不先自发找人,想了很久,觉得竹卿最合适了,是皇叔身边的人,他原本也是世家,虽说被陷害没落了,但是完全不耽搁他的身份。”

  洛轻尘自然知道,适婚年龄的公主,只有她和洛佳佳,还有皇后的女儿洛应双。

  “所以你想先斩后奏,所以你来找我。侄女,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单纯的,居然有这种谋略。”

  这条洛轻尘思考了一下,肯定不是她想出来的,他九侄女可是心思单纯,这种事她怎么可能想的出来,计划的这般周密。

  “皇叔,你也知道,你家九侄女怎么会这么有才,还不是那个卖给我这张纸条的姐姐说的,她可是答应人家,要负责到底的,我这才花了这么大的价钱。”

  “我就说,你怎么这么会筹谋了,那个人谁,这不是害人害己,我家竹卿虽然是小侍卫,可是他也是同你皇叔一起长大的,岂能容你这般胡闹。”洛轻尘嘴都有点抽,感觉这侄女招惹了什么主。

  “皇叔,你别生气了。”

  洛应和明显感觉,貌似自己真的惹到自己的皇叔了。

  “小九,你可别把自己给卖了,到时候你皇叔可不管你。”

  洛轻尘可谓是想笑又笑不出来,这事还是得跟他家小侍卫谈谈。

  “竹卿,竹卿……”

  竹卿正在招呼气呼呼的花亦琛,听到呼叫,自然只能不管。

  竹卿敲门进去,只见这两人的面部表情有点严肃。“少主,你叫我。”

  “你们谈吧!我不管你们如何决定,至于竹卿要不要帮你,那就要靠你的本事了。”

  “哦!”

  洛轻尘说完,便去看看那气呼呼的儿子,肯定是以为他要纳妾,所以生气,得去哄哄。

  “公主,找我何事。”

  “竹卿哥哥,我有一件事,我要你答应我。”

  洛应和准备开始用花逸夕教她的套路,开始行动了。

  “什么事?公主的事,属下定当竭尽全能,力所能及的帮忙。”

  竹卿一股脑的懵,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看他少主出去的表情就知道了。

  “真的,如果有可能关乎你的未来,关乎你的生活,关乎你的人生,你可会帮我。”

  洛应和当然的试探一下,那也算是她的后半生呐!

  “这……”

  “竹卿会尽力,但公主所言何事,怎的说的如此严重。”

  果然这个竹卿就是喜欢她皇叔,不然他对着谁都那么生疏,不过她已经决定了,不能嫁给一个陌生人,她只想要安宁,不奢求其他的。

  “好,那你在这张纸上签名画押,不然怕你反悔。”

  竹卿看着洛应和手上的一张白纸,总觉得怪怪的,不知道怎么办,不过既然少主没说话,那就是默认了。

  “公主,可是这上边什么都没有啊!”

  竹卿的防范于未然,不然签了啥都不知道,那肯定不好,虽说他只是一个侍卫,不过他不会干那种违法乱纪的事。

  “竹卿哥哥,你签了我就告诉你是什么事?你不签,本公主也一定会让你签的。”

  说着话,洛应和按照花逸夕说的,直接将竹卿扑倒,或者按在墙上,直接上嘴,她是公主,竹卿肯定不能拿她怎么样?

  竹卿看到洛应和故意挨近自己,只得一步步往后退,不过房间就这么大,这洛应和还一步不退让,直到将竹卿逼到墙角里。

  “公主,你干什么?”

  “竹卿,你知道本公主,虽然平时是一个蠢货,不过本公主也是有智慧的,既然你不想签,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啦!”

  洛应和本身力气就大,双手放在墙上,直接团团围住竹卿,搞得竹卿的脸上泛红。

  他也是一个男人,从来不靠近女人,这突然来了个雌性怪力女,还这么壁咚,竹卿也觉得莫名其妙。

  “公主,你有话好好说,你这啥都没有,就让我签,我竹卿还没结婚生子,绝对不能干违法乱纪的事情。”竹卿的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毕竟这公主真的把他压的死死的。

  “哦!那你签还是不签,没有违法乱纪,也不会耽搁你结婚,不过生子这个你能生……”

  洛应和一直都觉得他和他皇叔走的那么近,连她都觉得那不是谣言。

  “公主,你在说什么?”

  洛应和直接把竹卿给亲了,那个洛轻尘抵不住花亦琛的说法,硬是要来看看,结果就看到了一幕少儿不宜的画面,吓得洛轻尘赶紧捂眼睛。“等等,既然那个你不肯就范,那我可要来狠的了。”

  竹卿一长相俊美的少年,居然被一个弱鸡的公主给调戏了。

  这还让少主看见了,这个竹卿肯定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爹地,我信了。”

  “走吧!”

  “少主,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洛应和这次到是脸红了,毕竟训练了许久,这次可是真的对着真人,而且还是雄的,关键是还被她皇叔看见了。

  洛应和纸也没签,丢下之后,便自己跑回了皇城,溜了,溜了。

  害的花逸夕再次见到洛应和的时候,直说没出息。

  竹卿被撩完之后,自然是浑身不自在。

  “少主,那个我不是故意轻薄公主的。”

  竹卿想解释,不过声音却说的很小声,他都不知道算不算是,自己被轻薄了。

  “竹卿大哥哥,你不要这么委屈,明明你占了便宜。”

  花亦琛也添了一把火,洛轻尘终于看到这小子一脸的笑意,看来他不敢轻易跟女孩子走在一起,就连他的小侄女都不行。

  “小少主,这……”

  竹卿明显的感觉,貌似这总觉得像一种被算计了,不过他真的什么都不能说,可是他还想找一个妻子,但是貌似不太可能了。

  “竹卿,你觉得……我小侄女如何……”

  “公主挺好的,挺好的。”

  竹卿能说什么?只能飘飘然的赞美。

  “那好,刚才我也看见了。你若是不同意,我亦不会逼你,不过你要明白,小九的初吻没了,也就是清白没了,不过你家少主也不能硬逼你。不过我算是欠你一个人情,明天的九宫格斗灵会,我皇兄会来,你记住要答应我,跟小九演一出戏,否则,小九,就真的会没命的。”

  竹卿的内心咆哮,尼玛?这还不是硬逼,要他看着九公主葬送性命,他肯定办不到,可是这么一演他可就真的只能娶公主了。

  “是,少主?明日,竹卿定将尽力。”

  竹卿能说什么?洛轻尘可是他救命恩人,如若不是他,他肯定早就被喂野狼了。

  “那个……竹卿,你要是……”

  “少主,你放心吧!你家竹卿肯定会好好的,再说我本来还想找一个女人结婚,如今能娶公主,那还得感谢少主,不然我竹卿怎么会有这等好运?”

  竹卿可不想,就这么掰扯那么多有用的还是没用的,至少为了报恩,这一次应该就算是最好的机会吧!

  “竹卿大哥哥,其实我觉得那个小姐姐长的挺漂亮的,你要好好把握,至少你不会那么孤单不是。”

  花亦琛还真的是喜欢,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之后,再放点辣椒。

  “走吧!儿子,让竹卿想想,竹卿,今日你便去休息吧!剩下的我会处理。”

  洛轻尘便带着花亦琛去玩去了,竹卿对于今日的遭遇,倒是有一种沉重感,当驸马耶!

  洛蓠沙城的万宝斋……

  “老板,你看上次烧了的一栋四合院,损失一千两金灵币,然后补偿的损失就是一万两金灵币,零零散散的应该有两万两金灵币,然后你从我小侄女哪里拿一万六金灵币,补充了不少,还有咱们的杂货店,还有酒庄和服装店,销量都是上升的。”

  洛轻若给花逸夕计算着每一笔账目,经过花逸夕的长时间培训,所有人记账的明细都是以自己拓印的报表所记录的,所以才能在临近夜晚将各个分散的地区的账目算清楚。

  “好,那赌场如何。”

  洛轻若继续分析着:“老板,咱们和九宫格斗灵会的赌场,每一个月净赚一千万金灵币,不过按照股份,老板你的收入很高。”

  “我知道,行了。算得差不多了,现在已经下午了,咱们该回家去看儿女了,轻若,走吧!”

  花逸夕看到这些数目,虽然数钱挺爽的,可是有时候思绪观念升级了,感觉钱真的很万能,不过跟身体比起来,那就不值一提。

  “老板,你……”

  “怎么了。”

  “没什么?”

  洛轻若总觉得她老板有事瞒着她,最近她也隐隐的感觉,有人在暗处盯着,而且灵力一点都不弱,兽灵很像哲风的。

  “逸夕,我来接送你们。”

  庄南宇把生意上的事交给庄景悠之后,自己一个人摇摇摆摆的就去接花逸夕了。

  自从他听说花逸夕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之后,那可算是寸步不离的勤快的接花逸夕进出门,就怕被人抢了一般。

  “庄公子,来了。那老板,我先走了。我回去给你们定制万宝斋的招牌菜,直接送到门口。”

  花逸夕也明白洛轻若的意思,这电灯泡她不想当,所以特意支开自己呢?

  “去吧!”

  “南宇,你不忙吗?来这么早。”

  “不忙,再说了。我庄家的生意如今和这万宝斋的合作也算是紧密,经常来走动,也是好的。”

  庄南宇还是那么殷勤的接送花逸夕,其实不是花逸夕不感动,只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对这庄南宇就是不来电。

  “恩,对了,明天的九宫格斗灵会,你会参加吗?”

  花逸夕很喜欢灵力,虽然曾经进不去,不过如今她可是能自由出入了。

  “会,这次我们庄家是以团队去攒积分的。”

  花逸夕倒是觉得很新鲜,毕竟她一个没有灵根的人去看看,开开眼界,那真的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本来这修灵之人,便是万里挑一,都是有悟性的。

  “南宇那你们可要努力哦!我也是第一次受邀进去观看,想想都兴奋,肯定会非常的精彩。”

  庄南宇虽然很喜欢花逸夕,但私心是不想让花逸夕去的,毕竟花逸夕这么优秀,不管站在那里都那么耀眼,他可不想遍地都是情敌。

九宫格是云晓大陆上最大的斗灵场所,同时也是洛蓠沙城的荣耀,这里的发展可谓是整个修灵帝国的骄傲,这里代表着实力与军事。

  九宫格分九宫,九宫是古代中国天文学家将天宫以井字划分西北方乾宫(6)、西方兑宫(7)、西南方坤宫(2)、南方离宫(9)、东南方巽宫(4)、东方震宫(3)、东北方艮宫(8)、北方坎宫(1)九个等份,在晚间从地上观天的七曜与星宿移动,可知方向及季节等资讯。

  同时,云晓大陆则用九宫方位设置九个比赛选手等级,同时能站上台上的比赛选手则生死必须置之度外。

  四个等级灵修之人,根据达到等级要求进入比赛场所,而门票也会随等级的升高,价格相对也很高,同时也设置了赌注,由看比赛的人参投,与九宫格无关。不过进入赌场每个等级的进场费也不同。

  “南宇,你们是在哪个场地。”

  花逸夕虽然不了解九宫格,不过也会偶尔听说,这万宝斋本就是九宫格旁边的一个商场。

  “我们在6号场地西北乾宫,我们分为团战积分和个人积分,我们的个人等级积分已经达到六级,团队积分达到五级。所以个人积分在6号场地,团战积分在5号场地。一场比赛一个积分,团战赢了每个人一个积分。因此赢了可以升级,同时输了也会降级。”

  花逸夕听得出来,已经感觉到很吃力了,花逸夕有带笔记的习惯。

  递给庄南宇,庄南宇则在上面画了一个等级分布如下:

  一等级:北方坎宫——灵元阶10级——缴纳十个金灵币方可比赛。

  二等级:西南坤宫——灵气阶10级——缴纳二十个金灵币可比赛。

  三等级:北方坎宫——灵气阶40级——有一个灵环——缴纳一百个金灵币方可比赛。

  四等级:北方坎宫——灵气阶80级——有两个百年年灵环——缴纳一千个金灵币方可比赛。

  六等级:西北乾宫——灵御阶一级——至少有一个千年灵环——缴纳一万个金灵币可比赛。

  七等级:西方兑宫——灵御界二十级——至少有一个千年灵环和一个百年灵环——缴纳一万个金灵币。

  八等级:东北艮宫——灵御阶40级——至少一个万年灵环——缴纳十万两金灵币。

  九等级:南方离宫——灵御阶80级——至少一个万年灵环和一个千年灵环和一个百年灵环——缴纳一千万金灵币。

  “哇塞!那这不是送金灵币的地方,那输了岂不是会倾家荡产。”

  花逸夕看着单子,总觉得自己的收入还不如人家的一场九等级的学费。

  “不会,九宫格是什么地方,这只是入场比赛费,如果每一场都能打赢。那么,就如同这张纸上的翻倍。同时能获得的积分也会累加,那么注册了积分之后,才能继续获取魂环,否则就算私自获取魂环,魂环也会自动消失,毕竟积分达不到就不能升级,那么离灵师就又远了一步。”

  庄南宇给花逸夕算得,花逸夕觉得自己肯定要静静,这不十个金灵币,可够平常五口人家的两个月开销。

  “所以九宫格的幕后老板是整个修灵帝国的首富。”花逸夕天生想跟优质的有钱人打打招呼,至少可以增长见识。

  “不对啊!那按照你所说,那一个人一生岂不是只能有四个灵环。”花逸夕对于书本上的一个灵阶只有一个灵环,那可是耿耿于怀。

  “逸夕,你怎么这么傻。”

  庄南宇还弹了一下花逸夕的头,觉得认真的胡说八道的花逸夕还蛮可爱的。

  “哪里了,本来就是这样计算的。”

  吃痛的花逸夕本就觉得是这样,想为自己辩解一番。

  “逸夕,每一个阶可以拥有两个灵环,同时也会释放出两个灵技,虽说灵技也可以不使用灵环,可是如果使用灵环之后,那么释放出来的灵技将会更加的能增强实力。”

  “不明白,我虽然知道灵力这个东西,只不过我没有啊!我儿子有,他天生就有。”

  庄南宇知道这个,花亦琛的一些灵力的使用还是庄南宇教的呢?

  “逸夕,你会用灵技,虽说不是灵力加持的,不过也不弱,再加上你的一些暗器,一般人奈何不了你。”

  “南宇,要不然怎么说,我走了狗屎运,要不是会这些,早就不知道被敌人给在哪里结果了。”

  庄南宇一听花逸夕讲话,就有些担心,本来就没有灵力的她,一直都那么坚强,他肯定要保护她,等到有时机的时候,亲自跟她说,让他能有机会照顾她。

  “不能乱说,逸夕,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花逸夕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意思,三年前遇到之后,貌似就一直对她很好,不过她清楚的知道她对庄南宇不敢兴趣,而且她真的不想将就。

  只好不说破,但也不接受。

  “行,行,行,你最好了。”

  一路都在讨论,半个时辰就回到了凌府,不过花亦琛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娘亲,娘亲,娘亲……”

  一声奶生奶气的声音,软糯糯的喊出来,花逸夕还是很开心。

  “财宝,你今儿怎么这么开心。”

  花逸夕看到儿子,一把将花亦琛来了一个公主抱,谁知道后面洛轻尘也在。

  这也是庄南宇和洛轻尘的正面交流,不过对于洛轻尘而言,他倒是对这个庄南宇不太了解,不过他知道庄景悠。

  “洛轻尘,你怎么会在这里。”

  其实对于洛轻尘,花逸夕还没有庄南宇知道的多。

  “庄南宇,庄家的大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洛轻尘说出这话,便出现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和谐,就像随时会打起来一番。

  “庄叔叔,我跟你讲哦!这便是我爹地,我娘亲说了,这个是亲爹。”

  庄南宇听到这句话,感觉瞬间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怒火,但是他也不敢怒,毕竟对方的身份还真的是霸道整个修灵帝国,甚至在云晓大陆也是一个无敌的存在,最年轻的灵御界兽灵师,洛仙族的后人,皇族的高贵身份。

  花逸夕悄悄的俯在庄南宇的耳朵上小声地说:“南宇,你别介意。这个……只是一夜荒唐,别放在心上。”

  庄南宇虽然知道这花逸夕不是完璧之身,不过他只是没想到她居然能攀上洛轻尘。他倒是升起了无名火,其他的小杂碎,他庄南宇不放在心上,不过这个人,他不得不防。

  “那个……,洛轻尘你怎么来了。”

  刚才洛轻尘可全部都听见了,不过这女人居然说他只是一夜荒唐,真的是很能挑战他的极限,活脱脱被她说成了一个外人。

  “怎么?陪我儿子,我怎么不能来。”

  洛轻尘倒是说的理所当然,搞得花逸夕一紧张,就把花亦琛勒紧了一些。

  “娘亲,你不要这样抱小宝,小宝肯定会被你把出伤痕累累的。”

  花逸夕没注意,这不……,被自己的儿子嫌弃,忽然有一种感觉,是不是真的跟血脉有关系,剪都剪不断,那可是她含辛茹苦的养了五年的儿子。

  “洛少主,你是……,花亦琛的父亲,我记得洛少主并未成亲啊!况且,如果……”

  洛轻尘自然不想说往事,总不能说,当时他只是被一只狗咬了,很诞下了他的崽。

  “庄大少主,你也知道,有些事不可控,对于花逸夕,那可算是发乎情,未行礼。不过庄大少主一定要明白,这逸夕她不是要为事业打拼吗?就耽搁了,如今事业有成,我洛轻尘已经可以入赘了。”

  洛轻尘为了不丢面子,说出了这么一番话,这次竹卿休息了,不知道,如果看见了他一定会说:“他家少主有可能就是一个大猪蹄子,心机倍深,简直腹黑。”

  花逸夕听到这番话,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梦呢?这种名扬场面,难道真的是做梦。

  不过端木晴一出来就看到这一幕,真的差点没有把花逸夕打包带走送到洛轻尘的床上。

  “是吗?”

  庄南宇那个恨呐!虽说庄家也算是一方的霸主,不过他和洛轻尘之间还是有差距的,无论是财力还是灵力,在洛轻尘这里,庄南宇都是被碾压的那个人。

  “老板大大,哇塞!原来……,你看不上我给你挑的小鲜肉,是看上他爹了。”

  端木晴一出来,花逸夕就知道八卦散发源就出来了,保不齐,明天大街上就会有大妈大姐在讨论她和洛轻尘的事。

  “晴儿,你们家半夏和麦冬还需要你,要不你还是赶紧去照顾她们吧!”

  花逸夕可可真的不想跟这个医术高明的八卦神医讨论,这个场面失控是她造成的,不然真的有可能被坑的连渣都不剩。

  “哦,好吧!那你答应,今天做饭。”

  “好好好,你们都是大爷,到底谁才是老板。”

  花逸夕一脸懵,怎么她这么辛苦的回来,就被安排苦逼的做菜做饭。

  “娘亲,你一个人忙的过来吗?要不然让庄叔叔和爹地帮你吧!我先去看书,等到吃饭的时间再叫我。”

  站在门口了一段时间之后,洛轻尘和庄南宇一起去了凌府的厨房,哪里可谓是应有尽有,食材方便,厨房的旁边种了一块菜地。

  不过谁知道两个大男人,真心的不会做饭,花逸夕本来以为可能男的会有这种天赋,谁知道她貌似被骗了。

  “洛轻尘,你怎么回事。我家盐不要钱的,你不知道这个地方提纯盐很不容易的,你这一小竹筒都给我倒完了。”

  花逸夕看到两个人围在厨房,脸被弄得黑漆漆的,整个的花猫脸,这算是有保养基础的小白脸吗?

  “哦!这个我以为不会太咸,而且这么白,我以为是糖。”

  洛轻尘可没见过这么白胜雪的盐,到是很稀奇。

  庄南宇倒没什么奇怪的,他家就有许多,连店铺里卖的都是这样的。

  “你是是不是傻,糖和盐都分不清,你下过厨房吗?是糖你不能这么放。”

  洛轻尘可谓是第一次下厨房,第一次被批评的一无是处,从小他就是天之骄子,被誉为万年一遇的修灵奇才,不过他是真的没见过这么好的盐。

  “这是哪里来的,这个盐可比皇城中的都还纯。”

  洛轻尘忍不住的赞赏着:“我提取的,对了那个我花了一千万金灵币买的盐井,虽然不比官盐,但是那口盐井经过我的方法,已经改善了,对了,这可是合法的。”

  “恩,洛少主,我庄家的民营盐铺卖的也是这个盐,一金灵币一百斤斤盐,一银灵币十斤盐。”

  庄南宇看到洛轻尘被骂,心里简直就是暗爽,不过庄南宇也没落到什么好处。

  “庄南宇,你知不知道,菜里有虫子,你能不能走点心,虽然虫子里有大量蛋白,不过不是所有的都能,洗的菜这么脏,你吃啊!”

  洛轻尘听到庄南宇被骂,阴着个脸说:“你吃啊!”

  “行了,你们都出去吧!你们在弄下去,明天早上都不一定有吃的。不过有一句话交给你们,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抓住他的胃,还有反过来也一样。”

  这厨房本来就弄得挺宽敞的,平时都是王管家招呼一些丫鬟做,不过只要花逸夕做饭,其他人也不进厨房。

  “哼!”

  “哼!”

  两个傲娇的男人,齐声的说完便那边凉快,那边呆着去了。

  虽然是一起走的,不过庄南宇出了厨房便去了自己弟媳哪里,去看看自家的侄子和侄女。

  洛轻尘本来想去看自己的儿子的,不过还没走到放间,就想起花逸夕说的:“抓住……”

  洛轻尘的理解是:“原来是想教我学习掌厨之事。”

  便开心的返回了厨房,还看见了庄南宇进了端木晴的那间客房,便悄悄的回到了厨房。

  花逸夕看到洛轻尘,头都有点大,不过也不是不能谅解。

  洛轻尘一脸傲娇的说:“你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

  花逸夕听得一愣一愣的,她都忘记刚才说什么了。

  “什么?既然不想走,那就把那个土豆给我削了皮,还有削干净。”

  花逸夕看着火,又准备开始洗菜,饭已经开始蒸了。

  转眼间所有的土豆都削干净了,花逸夕都没看清楚,原来洛轻尘的灵力还可以这么用。

  这可是半箩筐,就这么全部削完了。花逸夕真的是笑哭了,这难道就是有钱人对生活的理解。

  “洛轻尘,你刚才是用灵力削干净的土豆丝,你厉害,要是修灵界的人知道你灵力拿来削土豆,估计会被气死。”

  “恩,女人,刚才你说过,做好饭,可以得到你的心。”

  在庄南宇面前,洛轻尘一直喊花逸夕:“逸夕”温柔又亲切,怎么没人的时候就改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还有洛轻尘我很累的,那你既然会用灵力削土豆,不如,你直接用灵力将土豆弄成一半土豆丝,一半土豆片吧!”

  花逸夕忙着削砍排骨,只好直接指婚旁边的这个男人打打下手。

  “好。”

  洛轻尘居然就像一个乖兔子一样温顺的听花逸夕指挥,而且花逸夕看向洛轻尘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很崇拜洛轻尘,还有点感觉,洛轻尘像极了小孩子。

  “那个女人,这些都弄好了,刚才你不是说这些菜不干净吗?我用灵力也将浊物清除了。”

  洛轻尘看着花逸夕呆呆的,刀都快切到手了,还没注意。

  “女人,你这是想干嘛?”

  洛轻尘赶紧过去,将刀拿了,再慢一步,那刀可就落到花逸夕手上了。

“哦!”

  等洛轻尘挨近花逸夕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差点就真的剁手了。

  以前天天逛淘宝都没剁手,这一不小心差点就把手剁了。

  “女人,别看了。”

  花逸夕的脸,宛若火烧,果然花逸夕还是觉得这家伙就是一个祸害。

  “洛轻尘,你不要挨我这么近。”

  洛轻尘一脸嫌弃的模样,还装模作样的闻了一下,准备拍了拍衣服。“女人,不是我你早就剁手了。”

  “洛轻尘,你这啥意思。”

  “老娘用的可是很不错的香水和化妆品,你这么嫌弃的表情是做甚。”

  花逸夕看着面前的天下第一美男,总觉得有点把持不住,这不……真的差点把手剁了。

  “女人,不是……你刚才好像流口水了。”

  洛轻尘真的看见了,直接就说出来了。

  花逸夕还真的摸了一下,还真的是,内心都吐槽着:“没出息。”

  “行了,你还是不要用灵力了,这些事本来就是一种生活乐趣,如果都有灵力,那还有什么意思。”

  “女人,我有事想问你。”

  “不知道,不晓得,不想回答。”

  洛轻尘倒是被气到了,不过他儿子说过,这个女人要他搞定,他都突破极限了。

  “女人,你都没听我说,你就不知道,你这什么态度,我刚才还救了你呢?”

  花逸夕想了很久也有几个问题要问:“洛轻尘,作为交换,你也要回答我几个问题。”

  “你问?”

  “洛轻尘,我发现我靠近你,我的灵力居然会上涨,你说你会不会就是我的灵药之类的。”

  花逸夕说着话,身体还不老实的挨近洛轻尘,壁咚了洛轻尘,虽然花逸夕灵力不高,不过力气那可是真的牛。

  洛轻尘的喉结动了动,他被诱惑了。“你干嘛?”

  “真的会……不过混沌怎么在吸收我灵力,怎么回事?”

  这回还真的不是花逸夕不放手了,她的灵玉佩貌似在吸收灵力,虽然不多,不过她担心洛轻尘会发现呐!

  “这个我不知道,你别问我。”

  花逸夕准备打马虎眼,不过她这次真的有一种被混沌坑爹的感觉。

  “奇怪,女人,我怎么感觉我的灵力在流走。”

  洛轻尘赶紧将花逸夕推了出去,虽说洛轻尘的灵力雄厚,不过再这么下去,洛轻尘说不一定会降级也不一定。

  就这样开始各忙各的,又过了半个时辰,所有的菜式都差不多,都端上去了。

  “这个……,我不知道。行了,饭熟了,赶紧开始弄菜了,这个排骨炖汤,还有那个剁椒鱼头,还有那个蒸好的鸡蛋花,有些你先抬到桌子上去,顺便喊他们吃饭,这里应该快弄好了。”

  正在忙着端蛋花汤的洛轻尘可谓是手忙脚乱,做事情也算是稳当,虽说是第一次进厨房,不过经过学习已经了解了个大半,而且细心的洛轻尘还记住了每个角落的物品摆放。

  “女人,那个,有时间聊聊咱们结婚的日期。”

  花逸夕还在炒着辣椒,准备做剁椒鱼头,结果洛轻尘来了那么一句,吓得花逸夕忘记了自己的手上沾了辣椒,直接去揉眼睛,导致眼睛模糊不清。

  洛轻尘看到这种情形,赶紧将灶台上的锅抬了下来,将花逸夕拉的远离灶台的墙角坐下,洗了洗手,抬头去吹花逸夕的眼睛。

  虽然花逸夕看不清,不过那时候的感觉,有一种感动,又好似有点慌,内心有些躁动,按照花逸夕的时代,刚才应该是求婚吧!

  “别动。”

  花逸夕乖乖的坐在哪里,任由洛轻尘指挥,有一种一眼万年的情,说的或许就是这般吧!

  “洛轻尘,你不爱我。”

  “恩,牵强附会的话。我觉得对于我儿子的娘亲,不能有隐瞒。”

  洛轻尘一直吹,听到花逸夕的话,内心也有些波动,但那应该不是爱。

  洛轻尘继而说道:“你是我儿子他娘。”他可忘记他儿子说过,他娘希望一世一双人。

  承诺做不到那不如掐断,毕竟做不到的诺言,决不轻许。

  疼痛得到缓解,花逸夕站起来对着洛轻尘说:“好吧!我花逸夕可以嫁给你,谁让你满足我的条件呢?人家俗话说的好,活着就要遵从内心。”

  “你有什么条件?”

  洛轻尘作为一个生意人,自然是知道,得到就会失去。

  “本姑娘的结婚条件就是:

  第一条:长的好看,不能低于1.6米,你过了。

  第二条:长的一般,灵魂有趣。

  第三条:拒绝所有长的超级难看的男人和女人,本姑娘是视觉动物。

  第四条:一定不能没有梦想,男人如果长的丑,要求还多,家里还没有土,连梦想都不打拼一下,本姑娘若不是疯了才会娶。”

  洛轻尘一听这个,貌似要求还是有点高,虽然他平时被人夸惯了,不过他可不是一个有趣的人,连竹卿都说他最喜欢的就是死板的东西。

  不过颜值倒不是不自信,只不过他身边有说真话貌似不多,虽然他承认他长的是挺俊俏的,不过这个梦想,是一个什么东西,能吃吗?

  “女人,那个梦想是什么?”

  花逸夕仰头看着洛轻尘,只想撞墙,花逸夕睡着,真把洛轻尘当成肉墙了。

  花逸夕很苦恼的说完,继续去做剁椒鱼头去了。“梦想就是要所追求,就像我是一个老板,肯定希望我的钱越来越多,我不是一个灵师,也没啥灵根,但是却努力尝试泡各种药方,每天围绕洛蓠沙城徒步跑一圈一样。”

  “那你是答应了。”

  洛轻尘反应过来,这意思就是他算是过关了,这些条条框框他满足了。

  “恩,吃完饭,咱们好好的罗列一下协议。”

  “恩。”

  洛轻尘不停的端着做好的菜上桌,时间过去,太阳已经下山,端完之后,全部都问着菜香在客厅的桌子上等着,最后洛轻尘才上场。

  就在洛轻尘和花逸夕一起从后面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

  “都在啊!我宣布一件事。”

  洛轻尘觉得既然是自己人,那肯定会知道的,不如先说。

  “爹地,什么事?”

  果然花亦琛还是很黏着洛轻尘的,等洛轻尘将所有的事情放下之后,花逸夕直接跳到了洛轻尘的怀里,坐在洛轻尘的腿上。洛轻尘抱着花亦琛便说:“财宝,你娘亲说,儿子不能没有爹地,所以刚才向我求婚了。”

  花亦琛抓着问:“然后呢?”

  “我答应了。”洛轻尘当着所有人说,就是不希望花逸夕反悔,他忽然发现这个女人的旁边男人围绕的有点多。

  花逸夕差点就火大了,不过儿子在,有这么多人,真的不能顺便发火,不然真的很像将洛轻尘捏成肉饼。“我……”

  “不错,老板,像你的风格。”

  洛轻若真的就相信了,她一直觉得自家的弟弟,就是那种纯情小白兔,虽说在商场挺狡诈,不过没想到居然能将老板一军。

  “轻若,轻若……,你……。”

  花逸夕真的不能发火,在庄南宇面前一定要温柔贤淑,不然不太好。

  “老板大大,没想到哦!你居然这么猛,直接拿下了我们神仙般容颜的洛灵师,这高度可是许多的小姐姐都高攀不上的。”

  端木晴便抱着两个幼崽边调戏花逸夕,要知道她当年就是被花逸夕给激的。

  “那个……,逸夕,没想到,你喜欢洛少主,你们何时认识的。”

  庄南宇心中的酸楚只有他自己知道,一个惦记了三年的人,暗示了几万遍,居然被一个横空出世的人给夺走了。

  “这个……”

  花逸夕有些不知道如何说,总觉得这个气氛有些尴尬,庄景悠也因为庄家有些事需要处理,离开一段时日。

  “什么时候有花亦琛的,我们就什么时候认识的。”

  花亦琛听得莫名其妙的,他出现的时候,她亲娘和爹地才认识的。

  “爹爹,那财宝是怎么出来的。”

  这个问题被花亦琛问出来,这所有人都尴尬了,这个对着一个小孩子完全没办法解释呀!

  “以后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洛轻尘也是说的不紧不慢,就像花逸夕早就是他洛轻尘拥有的人一样,洛轻尘瞬间多了一瞬满足感。

  “哦!爹地,你吃这个鱼,这可是我亲亲娘亲最喜欢的鱼。”

  花逸夕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养了一个砸钱货,怎么一点都不考虑自己,左一个洛轻尘,右一个洛轻尘,又不是人民币,用的着喊的这么亲切吗?

  “小舅舅,那个以后花亦琛他是不是就是我弟了,那以后我罩住他。”

  花思风可是遗传了她娘的孤傲和智商,虽说比花亦琛大一岁,不过倒是很贴心。

  “思风,你这么厉害啊!来,花姨必须奖励你一根鸡腿。”

  “你不是我小舅妈吗?怎么称花姨。”虽说童年无忌,不过花逸夕不得不说这个饭吃的有些懵,甚至有些尴尬。

  “思风好好吃饭,别乱说。”

  花思风被说之后,也不敢说话了,自己一个人独自刨着碗里的饭。

  “逸夕,我吃完了,你们先吃。”

  庄南宇,那还能吃的下去,如果换成别人他可能还有资本据理力争,不过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完全没办法撼动。

  “南宇,这就吃完了。那要不你去客房休息一下。”

  “不了,我还有事要跟我的团队说明一下。就先走了,逸夕,你多吃点哦!别为了减肥而饿瘦了。”

  花逸夕感觉到这个宴会,貌似真的伤到了南宇,那一个温润少年,那个血气方刚的庄家大少,在她伤心时,很陪着她的人。

  “……”

  “……”

  沉默,沉默的吃完了,这一顿饭,所有人都知道庄南宇对花逸夕有情,不过只有花逸夕一个人装作不知道。

  “逸夕,我也吃完了,我带着思风去洗洗睡了。”

  洛轻若也明白了,刚才的情况,她先撤了。

  “老板大大,我刚才……我吃饱了。”

  端木晴又拖着两个幼崽回了房间,有些事真的不好说,说出来也不好接受,可是又不能拖着。

  “爹地,我回房间了。”

  花亦琛这么聪明的孩子,怎么会不知道,真的伤到了庄叔叔了。

  “去吧!”

  “女人,这件事,你不能拖着。”

  洛轻尘在所有人都走了的时候,看着默默刨饭的花逸夕,低头不语,很明显的,她很难过。

  花逸夕停住了筷子,模糊的说着:“恩,可是……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不说话,不表态,不确定才是最大的伤害。”

  洛轻尘淡淡的说出这句话,花逸夕一个人哭了,不过在哭之前洛轻尘将她瞬移到了九宫格自己的房间。哪里隔音效果极好,也清净。

  “哭吧!”

  洛轻尘就这么任由花逸夕拉着自己的衣袖,擦着自己为另一个男人留得泪。

  一个时辰后……

  “少主,明天的名单和资料。”

  “放在外面,对了,你记得明天陪着我家小九。”

  洛轻尘就给竹卿留下这么句话,不过他明白竹卿是一个心善的人,肯定不会躲避。

  “知道了,少主记得欠我一个人情就好了。”

  说完,竹卿也就离开了。

  花逸夕也哭累了,准备去洗洗,不过也不知道这个洛轻尘给自己带到哪里去了。

  “洛轻尘,我要洗脸。”

  “热水。”

  面对花逸夕的要求,洛轻尘只能照做,不过此时应该是没人醒着,这估计是都还在睡梦中呢?所以热水只能自己烧。

  “哦!”

  洛轻尘一想到这个九宫格估计什么也没有,又瞬移到了凌府的厨房,让花逸夕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他开始生火,煮沸水。

  “洛轻尘,咱们聊聊今天说的结婚协议,既然是各取所需,那么不如干脆点。”

  花逸夕可是知道只有她离洛轻尘的时候她的灵力才会觉醒,不然她想真正的成为一个让人尊重的,或者配的上洛轻尘的,可能真的很难。

  “你把你想要的条件都罗列出来,我尽量满足,这样也会省掉很多的事。”

  洛轻尘也说的言简意该,他可不想被自己的皇兄说一个老大不小的男人,没有女人,做一些让他困扰的事情。

动漫关键词:含着两个雪乳上下晃动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