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老妇的两片 肉唇 翻进翻出_把水管开水放B里作文

2022-04-21 16:32:0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洛轻尘的心中倒是有些暗喜,能获得洛家的门族的认可,花逸夕真的不容小觑恩。“哼!原来是这个女人,我说曾经他注入资金的时候,怎么这么爽快,感情是这个女人。”  云间客

洛轻尘的心中倒是有些暗喜,能获得洛家的门族的认可,花逸夕真的不容小觑恩。“哼!原来是这个女人,我说曾经他注入资金的时候,怎么这么爽快,感情是这个女人。”

  云间客栈的夜晚……

  花亦琛自己一个人时不时的就跑到端木晴的哪里,他可最喜欢逗庄半夏玩,虽然他和小花的感情好,但是对庄半夏这个小他好几岁的妹妹,倒真的是很宠。

  “晴姨,你家的小夏可真漂亮,不愧是庄叔叔的女儿,虽然庄叔叔没我爹爹长的好看,不过已经很帅了。”

  端木晴一边整理自己的房间,一边看着花亦琛摆弄庄半夏。

  “咦咦咦,小亦琛,你怎么老盯着我们家的小半夏,再说了,他俩都在一个窝,你怎么老是偏心呢?”

  “不是啊!晴姨,你不知道虽然都不错,不过半夏是女孩子,自然的区别对待。”花亦琛反倒有理有据的胡说八道,不过确实是这样啊!

  端木晴感叹着:“真不知道,老板大大有你这么个会撩拨女孩子的儿子是好事还是坏事。”

  花亦琛一脸认真的说:“晴姨,肯定是好事呐!你看我这么可爱帅气,又英俊还灵力值这么高,肯定能保护好我最爱的人。”

  搞得端木晴,都想好好跟花亦琛开开玩笑了。

  “小亦琛,晴姨跟你讲哦!如果你把我们家的半夏看到她黏着你,你可是要负责的,到时候你可是要用尽一生守护的。”

  花亦琛自然不是很明白这其中的含义,不过他也只是想想,就说出:“晴姨,放心哒!你们家的小半夏要是愿意的话,我肯定会守护她了,就像庄叔叔对晴姨那么好一样。”

  “就你皮,怎么这么晚了还想跟小半夏玩。”

  “晴姨,你家的小宝宝怎么都这么好看,以后可要经常带来,我带她们一起玩。”

  端木晴想起就头疼,她可知道花亦琛的课程设计,简直就不是一般孩子能承受的,可是谁知道这个小子的接受能力这么强。

  外一她的女儿也是这样,她都担心她女儿和儿子能不能接受,不过庄景悠也打算让她的宝贝三岁就去万宝斋的私立学校读书,哪里的见识,和一般的可不同,有时间还能听到老板大大亲自授课。

  “晴姨问你,小亦琛,你娘亲给你安排那么多学习的科目,你可以接受吗?”

  端木晴比较担心,毕竟她老板大大的知识,可能比她预想的还多。

  “娘亲也是为了我好,不过晴姨,这些知识我都可以的。”

  对于一个周有七八个师父,无论是灵根强弱,都会变得犹如小怪物一般,再加上花亦琛的灵根本就高级,这……

  “对了,你娘亲她的灵力最近有提高,小亦琛可得给你娘亲尽点孝,你娘亲对你那是没得说的,说是有多好,就有多好。”

  端木晴就像一个教导一般,搞得花亦琛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不过他还是喜欢小半夏,只是这样就不会有人吵他,而且小半夏一看到花亦琛,不管是眼里还是身心都会开开心心的。

  在花亦琛眼里,端木晴觉得自家的女儿貌似是被当成了宠物。“晴姨,你看我们家的半夏,她的手好小,你看她的脑袋。哇塞。”

  “小亦琛,你可要回去睡觉觉喽?明天再来看我们家的小半夏,也不知道麦冬他会不会不高兴。”

  端木晴摸着花亦琛的头,温柔的说着话,不过在夜晚的云间客栈的另一边。

  “头儿,准备好了。”

  “好,可以开始了。”

  两个人一红一黑在夜晚的对话。

  “头儿,要不然我去就好了,你先别去,虽说花逸夕不会灵力的传言是假的,不过外一只是一个传言,这……”

  梭织冬还是很担心,所以才忍不住对桂花分清利弊。

  “哪来那么多屁话,开始行动,如果不成,那就把这栋楼给我烧了。”

  花逸夕一个人看着账本,还不准备入睡,她可是听说某人的财产与她的差距太大,还有灵力值也是。

  所以她也想查清那个人的底细,谁知道除了他叫洛轻尘和他是她的万宝斋的第二大股东以外,大家都能查到的以外,真的是对他一无所知。

  “咣咣咣”

  一剑入室,花逸夕触不提防的闪入,花逸夕的房间,对于花逸夕没有灵力值得传言是真的,可是谁也没有说过,她没有灵技,就凭她的一身轻工似燕的轻盈身体,腾地起飞。

  “还好我闪的快,这是谁?”

  挂花不愧是暗卫,经过严酷的训练,虽说未曾利用灵力攻击,不过这气势也是大的惊人。“你姑奶奶,花逸夕,你今天必须死。”

  “死,就凭你。”

  花逸夕这些年遇到的刺杀还少,能一一化解,可不是顺便来搞笑的。

  “哟嚯,你个废材,杀你,不用给吹灰之力。对于将死之人,准许你留下遗言。”

  花逸夕听着这声音绝对是一个女孩子,只不过这身形怎么有一种感觉不太好的模样。“好大的口气。”花逸夕好歹作为一个有钱人,可不能就这么死掉。

  桂花用极快的速度,刺向花逸夕,花逸夕也开始使用多年训练的迷踪幻步,即使面向这样的对手,也丝毫没有怯弱。

  “你会灵技,你怎么会……”

  挂花自己也没想到,不过她觉得既然是灵技,那怎么能以一般的方法对付。

  果然挂花使出第一灵环的灵力开始强攻花逸夕,桂花的第一灵力是灵火,花逸夕的整间房子都开始着火,原来桂花早就有准备,这栋房子如今本就是淡季,也就只是二十多位客人,全都是修灵之人。

  所以早就在桂花和花逸夕打起之时就离开了房间,就连庄景悠发现有异动,便带着花亦琛和端木晴离开了房间。

  “喂喂!你干嘛?烧房子,你知不知道这个房子很值钱的。”

  “哼!关我屁事?”

  桂花还在继续使用灵火,火焰一直都在燃烧,可是花逸夕一点办法都没有,所有的门窗都已经被定死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我呀!我与你无冤无仇的。再说了,你这样也会把你自己给烧死的。”

  “是吗?恐怕烧死的只有你一个人吧!”

  桂花灵动的身体,又开始使用那把容光焕发的的剑,一直刺向花逸夕,花逸夕一下子居然忘记了混沌这个技能,以为自己可以对付。

  结果还是她太大意了,这房子都是火花,房间里的资料也被烧了。

  “小混沌,出来呀!”

  花逸夕开始呼唤着混沌,又使用灵活的身体躲闪着桂花的攻击,谁知道这一切只是花逸夕的幻境,不过花逸夕打了自己一巴掌,真的疼。

  “这是什么鬼地方,额,小主人,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水深火热。”

  小混沌一出来,就直接一口气就把火给吞了,不过小混沌并没有打算帮花逸夕对付这个女人。

  “这是什么?”桂花看到这个灵兽,也是被吓了一跳,本来想用灵火喷射花逸夕,谁知道花逸夕躲得快,即使这个房间只有这么,还是一次次的被躲开。

  “哦,小主人,这个人的灵力值不低哦!而且小主人你刚才的灵力值居然长了耶!”

  小混沌讲话的画风总是有点偏,这花逸夕是知道的,不过这都火烧眉毛了,怎么着这小混沌还是那么皮。

  “原来有帮手,那就不需要手下留情了。”桂花开始使用第二灵力,魅惑,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中了魅惑之毒,都会如同吃了强力春药一般。

  可是花逸夕是谁,当然是把混沌就这么推了出去,只不过这种灵力低级的灵力值,不足以对混沌产生任何作用,倒不过把混沌惹毛了,混沌虽然身躯小的如同一只狗,不过它好歹是万年灵兽。

  “小主人,你的对手的兽灵是灵狐,注意不要碰到她锋利的爪子。”

  “哦!小混沌,你不是在吗?我干嘛要出手,那个我坐一下,刚才躲得太快,体力有点消耗大。”花逸夕讲话都有一些喘气。

  桂花哪里知道这个混沌,居然是花逸夕的附带宠物,也算是一个兽灵,这个怎么会出现这种兽灵和主人分开的。

  混沌和桂花打的整个房间都已经破破烂烂,原本被封的房间,早就被打出了一个洞。

  “头儿,这怎么可能。”

  梭织冬看到房顶上正在交手的混沌和桂花,梭织冬立刻飞上房顶,准备支援。

  混沌本就是凶兽,露面自然会引起市民恐慌。所以在云间客栈的夜晚,大家都早就关门睡觉,足不出户的睡觉。

  “头儿,这是什么?”

  桂花完全无法抵挡这个混沌,对于梭织冬的问题她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只不过混沌不想暴露,在房顶的那一瞬间便又缩回了灵玉佩。

  “不知道,看来已经惊动了其他人。”

  桂花激动的说着:“梭织冬,放火,烧了这家客栈。”

  “是”

  梭织冬一个手势,花逸夕也不明白,这整座院子,就被烧了。

  好在就在打斗间,所有人都撤了出来。

  “景悠,你去帮帮老板大大,你看她都这样了。”

  庄景悠那还需要自家老婆的呼喊,早就去了。不过还是晚了一步,花逸夕还是在房间里。

  就在奄奄一息的时刻,花逸夕感觉自己被抱起,就像一道光,走进了房间将她从火海中救了出来。

  “这蠢女人,怎么才几个时辰不见,就把自己变成这个样子。”

  还好他总觉得心神不安,看着资料便又回到了云间客栈,谁知道就看见硝烟四起,去花逸夕的房间一看,就看见已经倒下的花逸夕。

  感觉自己得救的花逸夕,就这样睡过去了。

  “娘亲,我要救我娘亲。”

  花亦琛在下面,那是喊的撕心裂肺,想冲上去,不过他被花轻若拉着衣袖。

  “娘亲,娘亲,娘亲……”花亦琛看到这一幕倒真的被吓坏了。

  同时梭织冬在桂花的精气神耗尽之前就带走了,顺便烧了一把火。

  所有的暗卫也早已撤离,什么证据都没有留下。

  洛轻尘最怕别人哭了,这不他儿子还哭的这么惨。“别哭了!这么丑,她还死不了?”

  在火光中出现的洛轻尘,倒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包括竹卿。

  “回洛蓠沙城,端木家的神医是吧!你跟着来,我带花逸夕先回去,那个王叔,这里你来打理。”

  凌家的九姨娘,听到这个消息真的是好不畅快,没想到居然有人给她报仇,不愧是大快人心。

  “连殇,走吧!去洛蓠沙城,我们还有积分没有拿。”

  堂溪漓说完,便也开始前往九宫格斗灵场。

  大火烧了这整座云间客栈,这可是花逸夕花了大价钱的客栈,一夜之间,化为灰烬。

  不过在洛轻若看到自己的弟弟出现的时刻,她就知道,爱情是藏不住的。

  顺便给他弟弟竖起来一个大拇指,洛轻若带着小花和花亦琛还有庄家夫妇一起离开了云间,洛蓠沙城回城。

  梭织冬将桂花带到一个洞穴里,不停的将灵力输入桂花的体内,虚弱的桂花早就昏厥,不过她的目的没有达到,誓不罢休。

  “头儿,头儿,你醒醒。”

  梭织冬完全叫不醒桂花,只好在洞穴中,烧起火堆,给桂花取暖。

  洛蓠沙城九宫格……

  “竹卿,请最好的大夫。”

  “是,少主,这是少夫人。”

  “做好你的事,少管。”

  洛轻尘做事情从来都是毫无章法,所以对于洛轻尘的决定竹卿向来只是执行者。

  “好,少主。”

  竹卿出去之后,花逸夕开始感到寒冷,又很热。

  “冷,热。”

  洛轻尘用手摸了一下花逸夕的额头,发现额头滚烫,好在大火并没有烧伤她,只是吸入了一些浓烟。

  “爸妈你们为什么不要我。”

  洛轻尘听得一脸黑线,便问:“爸妈是谁?”

  花逸夕模糊不清的回答:“就是老爹和老妈,为什么不要我。”

  梦里的花逸夕回到了儿时,她的父母都因车祸,在那年便已经过世,往后余生,她花逸夕都是住在大伯家,一直觉得只是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乖。”

  花逸夕撒娇似的,抱着洛轻尘的手,抓到很紧。

  洛轻尘只好不说话,任她抓着。

  

“少主,大夫来了。”

  竹卿带着自家的专用大夫过来,不过这位来头也不小。

  “我还以为堂堂九宫格少主受伤了,原来是一姑娘。看来某人开窍了,准备踏入红尘了。”

  说话的正是端木家族里的庶子端木常枫,传说中的神医绝世,不过只为皇城服务,其他人不管。

  不过自从认识了洛轻尘之后,端木常枫就开始了,日常颠簸的生活,还一点办法都没有。

  自古风流韵事,自有坊间传言。

  “废话少说,快看看,她怎么样了。”洛轻尘傲娇的看着床上的人,他虽说会很多东西,但医术倒不是他所涉猎的地方。

  “这不是在看吗?看你那猴急的模样,你自己受伤,也没看你这么关心。”

  端木常枫讽刺的话语,倒是有点酸。不过他还是正规的大夫,已经开始把脉施针了。

  洛轻尘又问道:“如何。”

  “并无大碍,喝几服药就好了,对了她是谁!”

  端木常枫第一次看到这家伙,说话的语气这么温柔,他都觉得有些稀罕。

  “我儿子他娘,怎么了。”

  洛轻尘走到花逸夕的身边,又拉被子给她盖好,反而站在一边的端木常枫倒是被惊吓到了,他刚才没有听错的话。

  “洛轻尘,你何时有的儿子,我去,玩还想撮合你和……”

  后面的话,端木常枫没讲,不然可能被洛轻尘劈成两半,到时候真的就得不偿失了。

  “和什么?我的事,你少管。”

  洛轻尘本来就惜字如金,不过面对着花逸夕和他儿子的时候,那情况就有点不同。

  “我倒是不想管,你看看坊间传言,你看看人家怎么说的,说我喜欢男的,说我硬插入你和竹卿之间。”

  洛轻尘倒是不怎么在意,本来他的生活就是自己的,其他人的言论他不在乎。

  “哦!”

  “这可关乎我名誉,你就哦!以后有病人不要找我,再来帮你看病,我就……”

  端木常枫也不知道说什么?就留下药房,生气的走了,连送都没送。

  “少主,我去抓药了。”

  其实竹卿也是知道的,不过既然少夫人回来了,那谣言也会不攻自破,他也准备找一个,反正他也差不多了。

  “恩”

  竹卿出去之后,洛轻尘就这么拉着花逸夕的手,含情脉脉的看着花逸夕,只不过第二天清晨……

  “这什么鬼地方,我去,这么干净,这么简单,这么整齐。”

  花逸夕受不了了,直接将整个屋子都给她来了个大改变,将所有整齐的书到处丢,连床和被子都不折,还有茶杯喝了一边放一个。

  直到中午洛轻尘才从外面回来,看到这一幕惊呆了。

  “谁干的啊!”

  “我,花逸夕。”

  花逸夕心虚的站在门口,这个房子太大,她可是破坏了一早上呐!

  “恩,没事。”

  洛轻尘的嘴都有点歪,想骂人,但是又不能太过分,但是忍不住啊!

  所以接下来的一番话,都骂了:“怎么会有你这么脏的女人,这是我家,你该干嘛?干嘛?老子才不想收留你,你可以滚了。”当然是自己内心骂了,不敢付诸于行动,不然他担心他估计没好果子吃。

  “做的不错,我出去冷静一下。”花逸夕以为是管家安排的新家,没想到居然不是。

  花逸夕看着洛轻尘走的时候,感觉自己脑袋肯定是瓦特了,怎么在别人家做出这样的事。

  “喂!我不是故意的。”

  顺便花逸夕不注意看到一些资料从书案的桌子上掉下来。

  看洛轻尘走了,赶紧捡起来。

  本来想放好,恢复了原模原样,结果一不小心就看见上面的字,貌似跟她有关。

  “这是……”花逸夕一张一张的翻起来看,不得不说:“哇塞,好全的资料,感觉这样的收集方式好腻害。”

  洛轻尘刚出去,被气的,后面忽然想起来,貌似他查花逸夕的文案还在,又转回了自己的房间。

  “别动,放下,你不知道别人的东西不要乱翻。”

  洛轻尘尽量忍着不说,可是再次一进门,就听到花逸夕看着他的资料,两条腿搭在桌子上,简直毁形象。

  “还有……你……”

  花逸夕赶紧站起来,一脸的无辜模样。

  “这个……我不是故意的。轻尘哥哥,尘哥,看着我不是故意的,那个我只是顺便看看,不注意就看到这个资料关于我,就看了。”

  看着洛轻尘的表情花逸夕就知道肯定是得罪了,不过她都做完了,这个她已经没办法扭转时间了。

  “你查我,还不如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就好了。”

  花逸夕拿着那个资料,赶紧放好,不然等下对面这个人把自己灭了,也不是不可能。

  “不想知道,你可以走了。”

  “竹卿,送凌小姐回家。”

  洛轻尘说完两句,就喊竹卿,直接赶人,他也没想到他的房间会变成这样子。

  竹卿过来,倒是非常的想笑,不过不能笑,憋着。

  “那轻尘哥哥,我走了。”

  清脆的声音随之远去,洛轻尘一个人开始整理这个被破坏的地方,虽然不是被损坏了,而且变得很无序。

  “笑呗!别憋着,憋出内伤我可不负责。”

  花逸夕看了一路了,旁边的这个洛轻尘的小跟班,肯定很想笑。

  “哈哈哈哈哈”

  倒是很有磁性的声音,花逸夕都想笑了。

  花逸夕居然看出一种感觉,就是:“少夫人,你不错哦!我看好你,拿下少主你可以的。”

  “喂!你笑完了,说说呗!”

  “笑什么?”

  花逸夕连问了两个问题,倒是难倒了竹卿。

  “少夫人,刚才那种情形如果换成别人,少主估计会把别人打成肉饼。”

  花逸夕幻想了一下自己被打的情形,感觉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那个我忘记问了,我儿子怎么样了。”

  花逸夕才发现可能是太相信洛轻尘了,所以儿子没在自己身边都会安心,以前她不会这般大意的。

  “放心吧!少夫人,有大小姐在,小少主,他绝对安全。”

  “你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家轻若可是淑女,不会打架的,灵力我是不知道,毕竟她从来没使用过。”

  竹卿不知道还有这样的,看来大小姐对那个人真的很坚决啊!

  “这……大小姐会跟你说的,我就不透露这么多了。”

  花逸夕比了一个OK的手势,表示知道了。

  竹卿倒是有些懵,不过也不好问,毕竟问了会让人觉得自己很无知。

  “对了,你们家少主是什么样的人呐!”

  “少主吗?少主很少笑,很少说话,很少跟人亲近,很少休息,很少荒废时间,做事情周密,也很照顾他身边的所有人。”

  竹卿客观的评价着,搞得花逸夕以为自己怕是遇到一个演技高超的人勒。

  “竹卿,你是你老板的助理吧!我看你那么勤勤恳恳的,有没有打算跳槽,姐收你。”

  面对花逸夕讲的话,竹卿再次懵逼,感觉一点都听不懂。

  “少夫人,那个……”

  花逸夕才想到,这个对于这个大陆的人而言,他们可不知道这么多的现代名词。

  “那个,就是要不要来我这里,就是我这边的工钱应该要高点,给你一千个金灵币一个月如何。”

  竹卿也不好意思说:“他的工钱是一万个金灵币,不过他留着只是因为救命之情,不是钱的问题。”

  竹卿想了一下说:“少夫人,如果少主要要求,竹卿自然万死不辞。”

  花逸夕眼见一大脸的尴尬,这不是没挖到人,居然还见识了什么叫护主。

  “行了,就送到门口吧!本来九宫格离我家就只有一里远。”

  “好,那少夫人注意安全,竹卿回去了。”

  竹卿自然的回去,不过他感觉到刚才被测试了。

  花亦琛老远的就看到自家的娘亲回来了,不过他觉得还是要好好学习,不然娘亲又该不高兴了。

  “小花,你家亦琛弟弟呢?”

  老远跑来接花逸夕的是花思风,花轻若要处理很多事,所以就没时间,不过花思风倒是很乖。

  “花姨,那个亦琛弟弟说要好好学习,不过他让我来接你。”

  花逸夕倒是有些意外,那小子会这么乖,怕不是虚的哦!

  “行吧!小花今天都干什么呢?”

  花逸夕牵着花思风的手,忽然发现有一双眼睛盯着她,感觉是又不是。

  花逸夕总觉得自己的灵敏度明显的增加了许多,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因为洛轻尘自己的灵力会因为靠近他而增长。

  “小花,你先回去。花姨有点事,回去跟半夏一起玩。”

  花逸夕用迷踪幻步直接走到那个人的面前,倒是把那个人吓了一跳。

  哲风的内心狂吓,完全不知道。“她怎么来到我身边的,我居然都发现不了。”

  “你是谁!鬼鬼祟祟的。”

  “我没有恶意,只是想看看那个小女孩。对不起……”

  哲风赶紧逃了,他花了很久的时间才来到这个地方,可是他不能献身,不然他做爱的女人和女儿会受到危险。

  “喂!”

  花逸夕本来想追,不过人家用的是灵力,她就算迷踪幻步练得再好,也赶不上。

  花逸夕走一步,感觉踩到了一个廉价的木簪。就捡起来想让花轻若看看这么精致的东西,虽说是木制的,不过真的很漂亮。

  一朵木槿花,栩栩如生宛若真的在盛开一般,花逸夕闻了一下,居然是古檀木。

  看来是暗恋某个人的,不过居然是看小花的,那么就有可能跟花轻若有关。

  洛蓠沙城夜晚……

  凌府……

  “轻若,轻若,轻若。”花逸夕到处找也没找到,看见王叔,便问王叔:“王叔,那个轻若今天可回来。”

  “小姐,今儿晚一点回来,说是去清算一下万宝斋的账目。”

  “好,那王叔忙去吧!”

  “是”

  之后王叔便下去,做事情去了,只剩下花逸夕一个人坐着,自己的儿子在学习,庄景悠和端木晴两人秀恩爱秀的紧不想当电灯泡,轻若去清算账目了。

  不然去做饭吃,或者捣鼓一下草药,花逸夕这样想,也这样去做了。

  花逸夕心情大好,便开始煮饭,毕竟曾经自己一个人生活,煮一些拿手好菜还是不难的。

  一个人捣鼓了将近一个时辰,花逸夕便弄出七八个小菜端上桌子上。

  “花姨,今天为什么做这么多好吃的。”

  一出来的就是花思风,她虽然是女孩子,不过心思通透。

  “花姨觉得今天是个好日子,我看你娘亲好像回来了,快去叫她来吃饭,还有你庄叔叔家。”

  花思风屁颠屁颠的跑去喊人了。

  花亦琛一出来就看到好吃的,口水一直掉,花逸夕觉得好久没做菜,忽然做一顿还是不错的。

  而且这些菜还是院子的呢?她有时候工作压力大,就会种些白菜,菠菜,大蒜,薄荷之类的。

  “老板,那个……”

  花轻若走路都还在想账本缺失情况,没注意,不过看到一桌子的菜,心情大好。

  “快坐着吧!那个账目的事,后面再说,虽然云间客栈被烧了,不过人没事就好了,而且账目,我都有多准备的,你放心吧!”

  “老板大大,哇塞,好香啊!为什么我就没有这种技术。”

  来人便是端木晴,还抱着两个孩子呢?庄景悠也在。

  庄南宇也来了,原来听说花逸夕的云间客栈被烧,他原本回去的路上,又折回来了。

  顺便跟着一起来了洛蓠沙城的凌府,没想到居然有这种口服。

  “哥,你……”庄景悠也知道,不过他不劝,毕竟爱情这个东西,真的不能要求门当户对,要看当事人。

  “坐着吧!”

  “庄叔叔,庄二叔叔,晴姨,花姨,都做吧!今天我听小花说,这可是我娘亲做的饭,真的要多吃,不容易啊!”

  花亦琛喊完,坐下之后,就赶紧动筷子吃饭。谁知道花逸夕觉得花亦琛没有洗手,就用筷子打了一下说:“花亦琛,去洗手,不洗不给饭吃。”

  “哦!”花亦琛还拉着小花一起去洗手了。

  “吃吧!老板,那个你做的这个菜叫什么,怎么鸡蛋那么亮晶晶的,中间的花色那么好看。”

  洛轻若都有点羡慕,因为这些个菜,一般都是吃不到的,真的除了老板心情好

“这个呀!这个改天有时间再教你。”

  花逸夕倒不是吝啬才能,毕竟老是靠自己也不行。

  “好呀!老板大大,那个这个是什么,这么好吃,虽说有些麻辣,但口感很是鲜嫩。”

  端木晴指着一盘麻婆豆腐,吃的津津有味,有一种Q弹的口感,软软哒!

  “麻婆豆腐,我觉得还好,这个许久不做,怕有些生疏。”

  花思风和花亦琛都不讲话,两人都在碗里努力的扒饭,就连庄景悠也是。

  还有蒜苔炒肉,锅包肉,还有蛋花汤(鸡蛋,西红柿),还有香菇炖排骨,白萝卜炖排骨,一个清汤白菜。

  花逸夕看到这些菜,觉得真的很平常,却没想到身边的人这么爱吃,不过这些材料也不好找,有些甚至都没有。

  半个时辰后……

  “好饱了,老板大大,我们先去睡了。”庄景悠拉着端木晴的小手,就去了他们自己的房间,端木晴在凌府,那可是有自己的窝的。

  “去吧!”

  “王叔,你把碗收一下,那个我也给你做了,你不嫌弃,到时候去锅里自己拿。”花逸夕刚才感觉自己的管家,貌似两眼放光的。

  “这怎么好意思。”

  “跟我还客气。”

  王叔收拾回家的时候,顺便带了几份回家,都被夸赞了一回。

  “轻若,你也早点休息!那个账目的事,明天在弄。思风,你和娘亲一起去睡哦!”花逸夕感觉自己忘了什么?才发现那个簪子,或许洛轻若知道。“哦!对了,有个木簪子,很漂亮,也许你知道,毕竟那个人一直盯着思风看。”

  “老板,这……”

  花逸夕看到洛轻若的表情就知道,这肯定和他丈夫有关,六年没出现,此时才出现,也许是真的。

  “你的吧!”

  花逸夕就知道,不过没想到还真的是……

  “老板,那个人长什么样?”

  “长什么样?我不知道,带着面具,不过看起来高我一个头的样子,重量应该在130斤,肤色古铜色,至于特点吗?脖子上有一朵梨花压海棠,很细微。”花逸夕可谓是把自己看到的都描述了个遍。

  “梨花压海棠这是我给哲风画的,他住哪里,我要去找他。”

  花逸夕看了一下漫天繁星,虽说这月光将这凡间照的透亮,不过这个大晚上的,找什么人,还不如好好睡一觉。

  “轻若,晚上就该睡觉,既然来找你,那肯定会出现的,你不是说他是一名修灵之人吗?这不,后天就是开局的时候了。”

  花逸夕都看到洛轻若眼里的红血丝了,看来真的是爱惨了那个人。

  “娘亲,别哭,思风会保护娘亲的。爹爹,肯定不会扔下这么可爱善良的思风。”

  讲的洛轻若的都有些愧对自己的女儿,大部分时候都是花逸夕在照顾,很多的时候自己都去工作了。

  “恩,回去吧!”

  洛轻若和花思风也回了房间,倒是花逸夕有些呆愣。

  “娘亲,你说思风的爹爹都找到了,那我爹爹啥时候和我团聚勒。”

  “财宝,咱们的情况不一样,你看哲风他估计是一个普通人,那你爹可不是普通人,搞定你爹地可是很难的,而且……”

  花逸夕怎么觉得自己被套路了,这小宝老是这样。

  “娘亲,我们明天去爹地哪里好不好嘛!”花亦琛还开始准备了撒娇卖萌路线,奈何花逸夕经不住软磨硬泡,答应了。

  “好,明天我叫那个竹卿来接你,你去你爹地哪里,竹卿来接,我也放心。”

  花逸夕也困了,准备去睡觉,顺便放了一只鸽子,传给洛轻尘,写着:“你儿子要见你,明天来接。”

  洛轻尘收到的时候,是竹卿送进来的,不过顺便给竹卿撒一把狗粮。

  第二天清晨……

  竹卿就已经在凌府的客厅等着了,花逸夕也起的早,不过她可是要去万宝斋的总部基地的。

  “少夫人,我来接少爷。”

  花逸夕差点摔了一个狗吃屎谁知道洛轻尘居然亲自来了,哦豁,这是什么情况。

  还在花逸夕纯素颜的时候,要摔倒的情况,稳稳的抱住了她。花逸夕觉得肯定是做梦。

  “你打我干嘛?”

  若不是洛轻尘手快,真的一巴掌就招呼上去了。

  “没有,我以为我还没睡醒。”

  花逸夕从洛轻尘的怀里,逃出来,赶紧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赶紧洗漱,顺便弄了一下皮肤,化了一点小妆。

  “爹爹,你来了。我还没起呢?算了,我还是……”

  花亦琛挣扎着起来,本来花逸夕天亮才会起,结果洛轻尘可谓是天还没亮就敲门了。

  “爹爹,财宝起来喽。”

  花亦琛起来之后,迅速的洗脸,穿衣,一脸睡意朦胧的站在洛轻尘的面前。

  “走吧!”

  “可是,少夫人。”

  洛轻尘看到花亦琛弄好,就准备回去处理事物。

  竹卿想说带着少夫人一起去九宫格,毕竟好歹是小少主的孩子他娘。

  “爹地,放心了?我娘亲她要去万宝斋,今天没时间。”

  花亦琛还补充了一句,花亦琛最近看书可得自己玩几天。

  “恩,财宝,走了。”

  洛轻尘一手就把花逸夕抱起来了,真的毫不费力。

  花逸夕好不容易打扮好,准备出来见一下洛轻尘,结果啥都没有,这早就走了。

  “老板,走吧!”

  洛轻若也收拾的差不多,开始赶往万宝斋了。

  “哼!轻若,你和洛轻尘是不是不是兄妹,怎么一个这么好亲近,一个脾气这么臭。”

  花逸夕给自己鸣不平,难道真的是被大猪蹄子给拱了,只是人家想找一个继承人,那不是跟她没关系吗?

  “你说轻尘呐!我刚才看见了,你看他也没问候我,对不对。”

  洛轻若知道离家出走,是她不对,不过她早就不计较了。

  “走了,老板,万宝斋有些账目对不上,在不努努力,咱们真的会坐吃山空的。”

  洛轻若拉着花逸夕一起去商店,和账目比对去了。

  皇城……

  “桂花居然失败了,连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气死我了。”

  “公主,皇上叫你,说是一个国家的王子来访。”

  洛佳佳就知道她的适龄的公主,除了她,还有几个,不过别人的后台都比较大,一个私生女,自然说话没什么份量。

  “知道了。”

  洛佳佳也不得不去,可是她只想和一人白头偕老,其他人她没兴趣,不过她也会尽量的争取主动权。

  洛佳佳顺便打扮了一番,也算是美人,一个小国家的王子来到了修灵帝国,准备和亲。

  所以叫洛佳佳来,自然是要为了自己的帝国争取主动权,洛佳佳自然知道这些,她为了活下去,她可是露出温柔的笑脸。

  “父皇,你喊我。”

  “天佳,你来了,你看看这个王子如何,人家可是远道而来。”

  洛轻寒的意思很明显,不过洛佳佳也有应对之策。

  “父皇,这王子初来乍到,不然让轻和公主陪他逛逛,听说应和公主倒是很喜欢这般俊俏的男子。”

  洛佳佳一眼看过去,就像看一头猪一般,不过她可是知道皇城中,许多人的弱点,那便是她生存的工具。

  “好,来人,去喊应和公主。”

  洛应和一个宫女生的女儿,地位可谓是低下许多。

  不过她从小心机可不比洛佳佳弱,她可是自从与洛佳佳一起争番位多年,两人明争暗斗。

  “天佳,你觉得什么样的郎君才配的上你,父皇给你找找。”

  洛轻寒还是有些偏袒洛佳佳的,这个女儿聪慧,长的也算是美的动心,讲话可是圆滑的多,不想她的其他女儿,那么的冒冒失失的。

  “父皇,天佳还小呢?再说了,天佳还想多陪陪父皇你呢?”

  洛佳佳也算是听出来了层意思,不过她决不能嫁出去,可同时她也明白坐上公主的高位,肯定会有风险,她可以先私下寻找那个公主,这样她才可以摆脱她身份。

  “天佳这么孝顺,深的我心。对了,你皇叔的九宫格斗灵会也快要开始了,你的灵阶也不低,要不,去瞅瞅,顺便带一个如意郎君如何。”

  洛轻寒知道这丫头对他皇叔的执迷,就每次见到洛轻尘的眼神都不一样,所以他作为一个掌握风雨的皇帝,他怎么会不知,不过她这样,他洛轻寒也强求不了。

  “好呀!谢谢父皇,那我先回去了。”

  洛轻寒看着洛佳佳开心的模样,也有些欣慰,至少这么看的清局势的人,可没几个。

  洛佳佳的双眼放光,不过洛轻寒又怎会坏了国家大事,自然是让其他国家的王子,青年才俊些,也去九宫格看看,这修灵帝国可不是吹出来的,这实力可就摆在眼前呢?

  顺便帮他们制造一些气氛,如此也好。

  “来人,叫应和公主进来。”

  应和公主本就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子,不过洛轻寒不能明着宠,只好悄悄的。

  “是,宣应和公主进殿。”

  一声拉的老长的声音,洛应和也随着和声进入殿中。

  “父皇,你找我。”

  “应和啊!你知道最近来了许多的王子,都是和亲的事,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婚事。”

  洛应和反应倒是不大,毕竟她知道有些事挡也挡不住,除非她能立马找到一个人给嫁了。

  “父皇,我……和儿有心上人了。”

  洛应和一直蹦哒在洛轻尘身边,自然也能接触一些名门世家,可是许多都是纨绔子弟,所以她才不会嫁给那些个废物,不过有一个人,她觉得可以拿来挡这和亲风波。

  “谁呀!居然这么有能耐,连我们十六岁的应和都迷倒了?”

  洛轻寒还是有些生气的,不过如果有选择,那不如听听。

  “父皇,就怕你不同意。”

  “只要不是特别穷酸,亏待我儿,有什么反对的。”

  不过洛轻寒都是觉得受到了惊吓,那她的女儿,必须要一个嫁过去,旁边的修真帝国可不是什么好低估的地方。

  “和儿,这样啊!这个月,你能把你看上的那个男人,给他拉倒父皇的身边,如果父皇觉得不错,你就不用和亲了。”

  果然跟洛应和预料的不错,她跟着皇叔在一起玩,果然不错。

  “那个人父皇也见过,就是竹卿,你也知道竹卿原本是竹家的世子,虽说已经没落了,不过好歹人家的血脉也是纯正的竹家,可不比其他的世家地位低。”

  洛应和胡乱的说一通,就连竹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他忽然被叫到皇城的时候,才知道缘由。

  “这个嘛!你皇叔身边的人,你的问问你皇叔,外一他不肯放人,你也知道,这外界传言……”

  据可靠消息称,她皇叔可不是什么同人,他可是有喜欢的人,甚至都有儿子了,所以她才不会担心呢?

  “父皇,这外界传言怎么能信。”

  果然洛轻寒就知道和洛轻尘走的近的人,这思考的方式都有些……

  “那和儿有时间让,竹卿,来父皇这里一趟。”

  “好,那父皇,你最爱的小公主可就走了,等着我的好消息。”

  洛蓠沙城……

  “洛应和,她来干什么?”

  “少主,属下不知。”

  洛轻尘看着手上的资料,听说洛应和要来,可把他的脑袋疼得,那个小丫头,从小就喜欢黏住他,做什么?都喜欢掺合一脚,鬼马精灵的。

  “你让她进来吧!”

  “好,少主。”

  竹卿出去接了洛应和,进入平日里洛轻尘处理事物的书房里,洛应和一来,那可是到处都变得那么朝气磅礴。

  “来干什么?你皇叔我可是很忙的,没时间管你。”

  洛轻尘也懒得看她,一般她来,都是自己玩耍,跟花逸夕一样,喜欢把他哪里搞得鸡飞狗跳。

  “皇叔,应和今天来跟你做一笔买卖,你干不干。”

  洛应和霸气的站在洛轻尘的面前,很正经的面对自己的皇叔,可能是从小在九宫格长大的缘故,总有些野气。

  “说吧!我考虑一下。”

  “皇叔,你看这张纸上的细则。”

  洛应和把自己写好的那篇文字,改成一条一条的,忽然有一个小孩子走进来。

  一把把那个纸条看了一眼,再看看这个小公主,花亦琛觉得简直就是遇到知音了。

  “小娃娃,你是谁家的,我猜猜,能进入到这里的,肯定就是外界传言的那个……”

动漫关键词:把水管开水放B里作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