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娇妻互换享受高潮嗷嗷叫;过程很细的开车

2022-04-21 16:31:3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花亦琛,你说,你的千年飞星坠哪里来的。”   花逸夕的口气有些强硬,就怕自家的儿子自己一个人傻傻的森罗深林,哪里本就是非常危险的。   “爹爹给我的。&rd

“花亦琛,你说,你的千年飞星坠哪里来的。”

 

  花逸夕的口气有些强硬,就怕自家的儿子自己一个人傻傻的森罗深林,哪里本就是非常危险的。

 

  “爹爹给我的。”

 

  花逸夕知道是洛轻尘带去的才松了一口气,本来这个夺取灵环就是一场恶斗,这样岂不是自家的儿子早就认识了洛轻尘了,只有自己一个蒙在鼓里的感觉。

 

  “你什么时候有爹爹的,连娘亲都不要了。”

 

  说着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还不如他爹的几次见面,自然就特别的委屈,本来就特别担心到时候什么都不剩,已经担心了许久,结果儿子什么时候就勾搭上了洛轻尘了。

 

  花思风都不是很明白,不过也是尽可能的安慰着:“凌姨,小舅舅真的是一个极好的人呐!”

 

  结果花逸夕一个大人在两个孩子面前哭的稀里哗啦。

 

  “娘亲,你怎么了?我不提爹爹了,娘亲说要就要,说不要儿子坚决不要。”

 

  花亦琛想了一下,估计是自己说爹地娘亲不高兴了。

 

  不过花亦琛早就筹划着,将他爹爹收入囊中,一步步的陷入全家乐的计划中。

 

  “娘亲回来了,哇塞,带来了这么多好吃的了。”

 

  花思风看到门外的花轻若,已经光荣将凌家珠宝店纳入万宝斋了。

 

  不过看到这种情景,花轻若居然特别想笑,半路她就听到了一些事,都是关于凌家二小姐和她最爱的弟弟的传闻。

 

  “亦琛弟弟,你和小花一起出去玩,对了管家拿着糖葫芦来了。”

 

  “哦!花姨,你可的好好劝劝娘亲,不要伤心。”

 

  “去吧!乖。”

 

  看着两个孩子走远,花轻若才开口问怎么回事。

 

  “老板,你怎么了?在两个孩子面前都能哭成这样。”

 

  花轻若本就是一个成熟的妈妈,年岁又比花逸夕大,所以即使看问题的角度终究比花逸夕要凌厉一些。

 

  “轻若,你是洛轻尘的姐姐,我……”

 

  看到洛轻若之后,哭的更得劲了。

 

  洛轻若一脸平静的说:“恩,原来是我弟弟呐!”

 

  花逸夕哽咽着说:“轻若,你不觉得我配不上么?人家都说是我用手段上位的。”

 

  洛轻若反而笑的更开心了,她弟弟她虽然多年不见,就凭洛轻若的了解,自家的弟弟对于女人那可是少一根筋的。

 

  花逸夕一脸懵逼的看着洛轻尘,感觉完全摸不到点。

 

  “你笑什么?好笑么?”

 

  洛轻若犀利的话语,倒是让花逸夕有点反应不过来。“老板,虽然你平时处理事物能力快速高效,做事风格迥异,不过就是别人的感情你摸的清清楚楚,你自己的感情你未必看得懂。”

 

  “轻若,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

 

  花逸夕仔细一品这种教说式的话语,总觉得回到了上课的时候,老师也是这般恨铁不成钢。

 

  “老板,说实话,你喜欢我弟,你早说,再说了,连我都觉得你儿子跟我弟弟长的一模一样。”

 

  花轻若曾经就觉得像,偶尔间还被人说是,她儿子呢?原来这妮子居然背着她早就跟自家的小弟暗度陈仓了。

 

  花逸夕也只能尴尬的苦笑着:“是吗?可能只是意外吧!”

 

  缘分就是这样来的,有时候真的是挡都挡不了呢?

 

  “老板,我挺好奇的,你要是和我弟成亲了,会是什么样?有些事我还是得提醒你,你必须准备好接受。”

 

  花逸夕和洛轻尘都八字还没一撇,这洛轻尘就开始端起大姐大的教导姿势了,毕竟她与老板共处六年,自然知道花逸夕的性格,不过同时也知道花逸夕毫无灵力的。

 

  “轻若,你说什么呢?再说了,洛轻尘勒,那种大人物怎么可能看得起我们这种平民,估计会看在他儿子的面子上对我手下留情。”

 

  花逸夕还记得他走的时候,恶狠狠的说:“要回报。”

 

  花逸夕可是一直遵守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道理立世的。”

 

  “老板,你可不是小人物,要知道,街坊邻居可是传说,你可是这云晓大陆的一个传奇,不论你的灵力,只说你的财力,也不是宵小之辈就能比得起的。”

 

  洛轻尘可谓是第一次这么崇拜一个人,不然论她的身份地位,她怎么会为一个小姑娘做事。

 

  “我有这么好,轻若,你拍马屁的能力,以前我怎么没有挖掘出来,果然我还是要好好了解了解我员工了,外一又出现一些能人,怠慢了可不好。”

 

  花逸夕顿时觉得一顿心虚,她平时可真的当洛轻若是一个员工,该压榨的时候,可一点都不手软呢?

 

  “老板,你不要担心,你最贴心的员工肯定能给你排忧解难。”

 

  洛轻尘自顾自的端起一杯茶喝着,继而又说:“还有,老板,我弟弟的身份除了是九宫格的老板,咱们万宝斋的第二大股东,还有……”

 

  花逸夕觉得自己是不是完全不清楚自家儿子这么优秀,可能是因为父亲的基因。

 

  花逸夕的好奇心严重的揪了起来,外一她儿子的老爹是一个大神,要不要准备抱大腿。“还有什么?”

 

  “老板,收住那种眼神。我不会干这种事的。”

 

  以前洛轻若就觉得她老板一把抓着她的这些员工的弱点,可是很得劲的使尽使唤呐!虽然都是小事,不过小事做多了,那就是大事了。

 

  花逸夕又一口萌萌哒的小表情看着洛轻若,洛轻若双手都有点发麻。“轻若,咱们是不是好朋友,还是好闺蜜呢?”

 

  “恩,可是,老板,你老喊我做这种事,我会很尴尬的。”

 

  洛轻若表现的极其的委屈加无奈,一脸无辜的看着花逸夕,不过花逸夕还是忍不住笑的可大声了。

 

  花逸夕拉着洛轻若的手臂摇摆着,两眼都要发光似的看着洛轻若要说的信息,花逸夕有觉悟,感觉洛轻尘绝不止外界的这么点知识量。

 

  “轻若,你可不要乱想,我就是想向你打听一下洛轻尘的历史,事无巨细,我考虑一下,需不需要招纳。如果太优秀,咋就还是抱大腿。”

 

  “老板,好吧!既然买弟能招老板开心,以后还是弟妹,既然老板真心事无巨细的了解,那姐姐怎么可以棒打鸳鸯。”

 

  这话说的旁边拉着洛轻若的花逸夕脸都红了一个度,总觉得洛轻若是不是误解了。

 

  花逸夕只是想了解敌情,即使最后争取不到儿子的抚养权,至少的欢欢喜喜的送走,得知道他爹是不是有许多的后娘,会不会虐待她儿子,要不要一起嫁过去。

 

  思绪想到此处自然有些脸红,都有些忘记了身边有个人,开始自言自语起来:“要不要嫁过去,这个问题值得深思呢?”

 

  “老板,你这样不太好。”

 

  洛轻若轻轻的戳了一下,沉浸在自己幻想世界的花逸夕。

 

  花逸夕手臂抖了抖说:“别闹,在想事情。”

 

  “老板,那你慢慢想,你勤劳的员工已经下线,请不要呼叫我。”

 

  洛轻若说完,自己就去干自己的事业去了,毕竟还有几笔帐她可得摸清楚。

 

  花逸夕怎么都想不明白,一个人静静的呆着,感觉越想越偏离轨道。

 

  皇城中……

 

  站在洛佳佳旁边的小宫女,想办法的逗自家的主人开心,毕竟不管怎么样?自己的主子,做奴才的本来就没有选择。

 

  “公主,你别生气。”

 

  洛佳佳一路走到皇城便已经气的爆炸,本来想好好的收拾花逸夕一番,从小她就是一个废材。

 

  凭什么?她就可以从弱鸡飞升凤凰,原本在洛佳佳的眼里,花逸夕应该是一个死人才对。

 

  “桂花,我平时对你如何。”

 

  挂花乃是洛佳佳的小宫女,一个懂得看眼色的宫女,知道如何婉转的说话,所以活着她一直都小心翼翼。

 

  挂花露出一脸严谨的评价着:“天佳公主,温柔贤淑,天资聪颖,高贵典雅的公主,也是如今的陛下最爱的女儿。”

 

  洛佳佳满身的怨恨,连修的灵力也是暗黑系的兽灵为蛇,冷血而又黑暗。“那你说,为什么?皇叔他不喜欢我,还有他怎么会勾搭上花逸夕那个贱人。”

 

  “公主,何必要为花逸夕那种小角色费心。洛王爷,他虽然为灵界奇才。不过挂花觉得公主的灵阶也已经是灵气阶十级,在这整个灵修帝国,也算是高手,可花逸夕她可什么都不是。”

 

  听到挂花的言论,洛佳佳也舒缓了一番心情,她堂堂一个天子骄子,怎会比不上一个毫无灵根的废材。

 

  “挂花,你说的对,一个毫无灵根的女人,皇城是不会承认的,既然她那么想出风头,那不如,本公主给她助助威。”

 

  一脸扭曲的洛佳佳给自己内心安慰了一番,不过她努力露面这么久,都没见几面自己的皇叔,怎么会让一个小角色抢了自己的东西。

 

  “公主,想怎么做?”

 

  挂花也知道自家公主肯定不甘心,那她肯定的替公主除掉花逸夕。

 

  “挂花,你说如果花逸夕被人蹂躏,并且和男人睡到大街上,你说,皇叔会不会再看她一眼。”

 

  挂花的内心是激动的,毕竟她们公主想做的事,肯定会不择手段,她喜欢这样的主子。

 

  不然她也不会在这种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女人堆里,存活下来。

 

  “哈哈哈哈哈!去吧!挂花,可别让我失望。”

 

  在未出门刚要走的瞬间,挂花又回来提醒洛佳佳说:“是,公主。那花逸夕的那个儿子,该如何处置。”

 

  “怎么处置,没想到花逸夕的狗屎运这么好。既然知道了这种人的存在,不然把那个孩子活埋怎么样?”

 

  洛佳佳的满身的报仇心里,就觉得什么东西被抢了一般。

 

  按道理来讲,洛轻尘的一血还真的是花逸夕给拿到的。

 

  “好的,公主,那公主可得好好保护自己,桂花出宫几日。回来定会告诉公主好消息。”

 

  桂花作为一个奴婢,她其实还有一个身为暗卫的身份,见不得光,不过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既然是公主救了她,她肯定要好好的报答她,只不过她不知道的是,救她的是花逸夕,只不过花逸夕有事先离开了。

 

  “好。”

 

  洛佳佳作为一个外来的私生女,娘亲又是一个红尘中的女子,命运就像她一生下来就已经注定了,她的一声不靠自己争取,她什么都得不到的性格。

 

  她的灵力虽然是可修炼的,可是她的灵根也是相应的薄弱,靠着她一步步的硬撑才得以认父,入驻皇城,她自然不会轻易让别人夺走她的地位。

 

  桂花身为暗卫,身份不详,不过自从洛佳佳救了她之后,她便开始全力以赴的帮助洛佳佳排除异己,一路开挂。

 

  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善良的,但又是不善良的,洛佳佳就是如此。

 

  “公主,王爷回来了。”

 

  一位小宫女前来通知,洛佳佳听到这个消息,本来有些疲惫的坐着,立即宛若打了鸡血一样,开始着手化妆,穿衣,打扮一番。

 

  “小银,王爷为何事而来。”

 

  洛佳佳的宫中安排的侍女,小银,因呆在宫中极久,奴性极强,只认主人,不问何事。

 

  “公主,王爷为何事?小银不知,不过小银知道王爷回来了,便来通知公主。”

 

  “你赶紧帮我梳妆打扮一番,我要去见皇叔。”

 

  洛佳佳忙着梳妆打扮,可是洛轻尘一回到皇城就去找了他的哥哥洛轻寒,灵界的九五至尊,兽灵为青龙,灵御界三十级高手,权力巅峰。

 

  洛轻寒还是那么的威严,不愧是是云晓大陆灵修帝国的皇,面对比自己灵阶高的高手,依旧是面不改色。“回来了,怎么……有事求我。”

 

  洛轻尘亦不是一般人,对于皇位并不在乎,他要是想要,就连洛轻寒都毫无招架之力。“许久未见,皇兄说话还是那么居高临下。”

 

  “怎么,作为洛家最小的男人,你骄傲了吗?”

 

  洛轻寒一直都像是围在高墙里的牢犯,所有人都看着那个位置,而他却想脱离苦海。

 

  洛轻尘一挑眉,玩味的说:“皇兄,你的风格和品味有些下降了。”

 

  “哦豁,你这么关注我,我会觉得民间的传言可能是真的。朕都没追究,怎么倒是管起朕的事来了。”

 

  半个时辰后……

 

  “天佳公主到……”

 

  一个太监的声音拉的巨长,传到了洛轻尘和洛轻寒的耳朵里。

 

  “君不惹红颜,花自倾心醉。”

 

  洛轻寒关于这个女儿,倒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她娘确实是他的一段虐缘。

 

  “皇兄,我先走了。只是提醒你,你臣弟准备给你找弟媳了。传闻是真的,你帮我解决流言蜚语。再见了。”

 

  洛佳佳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直奔主题,要见洛轻尘,谁知道洛轻尘怕麻烦,直接走了。

 

  连详情都未曾细说,就把这么口大锅甩给洛轻寒。

 

  “宣进来吧!”

 

  不一会儿洛佳佳便出现在了议事的朝议殿中……

 

  撒娇似的黏住洛轻寒,问着:“父皇,臣女带了银耳莲子汤来看你了。”

 

  “天佳这么孝顺,父皇的都要快感动的眼泪掉下来了呢?”

 

  洛轻寒也想打马虎眼,毕竟他也知道她这个女儿,对自己的弟弟洛轻尘,那可是一往情深,只是谁知落花有意,落水并无一丝情,反倒像躲瘟神一样,唯恐避之不及。

 

  “父皇,那个听说皇叔来了。”

 洛轻寒自然知道,这女儿一来朝议殿,就左看右看的,可不就是在看洛轻尘在不在吗?

 

  “佳佳,你皇叔日理万机,他可是一个散漫的人,他的来去,也不是父皇能左右的。”

 

  洛佳佳的眼神一暗,内心还是抱怨,晚来了一步。“我就问问,父皇可不要生气,也不能吃醋呢?”

 

  后面洛佳佳就和洛轻寒唠嗑了一些家常,可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洛佳佳的魂都不见了。

 

  云间……

 

  庄南宇因为去处理一部分庄家宗门的事物,所以才迟迟未出现。

 

  这不听到传言纷纷扰扰,就直接丢下事物赶到云间,本来想问怎么回事,结果被洛轻尘抢先了。

 

  “逸夕,你怎么会认识洛轻尘。”

 

  花逸夕坐在院落里,看着四合院中的树木茂盛,土香的气息扑面而来,微风微抚,依旧抚平不了花逸夕狂躁的内心。

 

  听到庄南宇的话,花逸夕自然便放松了一些,他知道庄南宇可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所以和她一起的时候最舒心。

 

  “庄大哥,你怎么来了。”

 

  庄南宇的表情有些苦涩的表情,就像咽下了一种极其难吃的食物一般。

 

  “逸夕,话说你怎么会来云间,不是不喜欢云间这个地方吗?”

 

  庄南宇其实还是蛮难理解的,毕竟他一直都认为花逸夕眼光高,对于不屑一顾的事情,应该不会回头看一眼的。

 

  “庄大哥,今天你怎么穿了一身玄衣。”

 

  花逸夕咋一看,觉得庄南宇和庄景悠那可是不同的帅,庄景悠深沉,内敛,甚至有些霸道总裁的模样。反观庄南宇,虽说是哥俩,不过庄南宇倒像是阳光少年,好在花逸夕坐在树上,不然对着庄南宇讲话,都是像仰望星空。

 

  “怎么,不好看吗?”

 

  庄南宇也开始审视了一下身上的着装,毕竟在自己喜爱的人面前,总是觉得将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没有,就是忽然觉得,庄大哥,怎么有一天也会变得深沉,估计是逸夕的小孩子脾气刷过气了,这般,庄大哥才想要照顾逸夕。”

 

  花逸夕撩人的技术一直处于尴尬的位置,时而不着调,时而有些高,所以对于庄南宇来说,真的有些不好把控。

 

  “逸夕,今天怎么感觉你有些失魂落魄的,快从树上下来。摔着了怎么办。”

 

  庄南宇的话,花逸夕闪现过无数梦幻的场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会出现庄南宇,有时候,花逸夕自己都觉得,连自己都安慰不了自己,无数次都想说,要不然给花亦琛找个后爹,像庄南宇这样的。

 

  “没事,上面的空气要好一点,我多呼吸一下。你去找亦琛玩,顺便少给他买东西,他可不会珍惜,省的你破费。”

 

  花逸夕在不知不觉中,居然跟庄南宇客气了起来。

 

  “逸夕,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了。行吧!那你玩够了,自己下来。”

 

  庄南宇转眼间便走了,去开一间房,毕竟这里是客栈,他必须的开一间房。

 

  洛轻尘本来只是无聊,就来云间的客栈看看,果然花逸夕还没回洛蓠沙城,还跟一个男人这么亲密。

 

  等庄南宇走远了,洛轻尘便打算惩罚一下花逸夕。

 

  洛轻尘有些生气,就直接运用灵力,坐到了花逸夕的旁边,花逸夕被吓得直接从树上摔了下去。

 

  “啊!”惊叫声,自然是振动了不少人的围观,虽说外街上的人听不见,不过这内院中的,可全出来了。

 

  又在瞬间,洛轻尘就在树下等着接花逸夕,花逸夕以为自己肯定会是与大地彻彻底底的亲密接触,谁知道居然落入了绝世容颜的帅哥怀里,她可是一个颜控。

 

  一般的帅哥她其实不花痴的,她只是比较花痴长的特别好看的,就像抱着自己的这只。

 

  “闭嘴!叫什么?”

 

  洛轻尘都抱着花逸夕了,花逸夕还在叫,谁知道洛轻尘很粗鲁的直接把花逸夕丢在旁边的草坪上。

 

  然后便拍拍身上,作出一种很嫌弃的模样,潇洒的走了。

 

  “洛轻尘,你这么小气,老娘是不会放过你的。”

 

  洛轻尘听到这句话,停住,转身一脸嫌弃的说:“女人,你这么缠着我,大家都知道。”

 

  花逸夕本来想讲理的,结果一站起来,就踩了自己的一身浅粉色沙裙,直接抱着洛轻尘的大腿。

 

  所有出来看热闹的,都不自觉的笑了笑,总觉得是不是被喂了一盆口粮。

 

  “娘亲,你起来。”

 

  花亦琛都看不下去了,听到声音之后,连庄叔叔给的马蹄糕都没吃,就出门看到自家最亲亲的娘亲,抱着老爹的大腿。

 

  “哦。”

 

  花逸夕的脚已经咯噔了一下,有些擦皮了,谁知道洛轻尘说话这么杀血。

 

  “娘亲,你这样会掉价的。男人都喜欢温柔贤淑的,娘亲,你这样我都不好意思了。”

 

  花亦琛都看不下去了,便开口说出历史惊人的一幕,花逸夕顿时觉得当时是不是睡错人了。

 

  “爹爹,本来想撮合你和娘亲的。不过娘亲这个样子太着急了,那个我回去教育一下,先走了。”

 

  洛轻尘心里明明很心疼,不过还是很傲娇的说着:“真丢脸。”

 

  求花逸夕的心里面积,不过没办法,谁知道自己选择了这么个呆子。

 

  “走吧!”

 

  花逸夕一拖拖的和自己的儿子走回了房间,庄南宇看到这一幕,很不喜欢洛轻尘,不过虽然没有多少的交集,他庄南宇也知道这洛轻尘可不是一般人。

 

  “儿子,快,给我上最好的金创药,还有那个你以后可别叫那个人爹爹了,他不是。”

 

  花亦琛有一种预感,他老爹,可能会来,所以花亦琛本来想去拿药,谁知道洛轻尘真的就拿着擦伤的药来了。

 

  本来花亦琛就觉得一定要爹娘在一起才圆满,在洛轻尘没出现之前,花亦琛已经快要接受庄南宇了呢?

 

  “爹爹,看你的了。”

 

  花亦琛左转看到庄南宇的时候,便亲切的喊着:“庄叔叔,我要玩游戏。”

 

  庄南宇难的跟花亦琛亲近,便跟花亦琛去了。

 

  洛轻尘当然是拿着药进了“999”,因为她的房间本就是三个九,花逸夕看到洛轻尘,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来干嘛?不是盼望我死了,你就能找小三和我儿子共渡幸福美满的生活吗?出去。”

 

  洛轻尘把门关上,拿着药,便准备给花逸夕上药,小腿都有些擦伤了。

 

  谁知道花逸夕就像被打了一样,骂的洛轻尘七荤八素的。

 

  “别吵。”

 

  花逸夕真的是很不满,很委屈。

 

  “你大爷的,我告诉你,老娘没事。你从哪里滚来的,就滚回哪里去。”

 

  洛轻尘真的嫌吵,便以嘴封口,直接对准亲了下去,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总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唇上甜甜的。

 

  “恩……”

 

  之后,花逸夕就知道了,有时候真的不能惹这种人,惹急了会变成一条狗。

 

  “洛轻尘,那个……”

 

  “恩,说。”

 

  “轻点……”

 

  “很轻了。”

 

  花逸夕实在忍不了,没看见腿都乌青一片,居然还揉的这么重,到底是谁把她扔到地上的。

 

  “那个,以后离庄南宇远一点。”

 

  花逸夕对于这种指令式口气,花逸夕瞬间觉得可能一不小心拿错剧本,开始演霸道总裁了。

 

  不过下一句,花逸夕气的吐血。

 

  “你配不上那种人,所以别惹,对你有好处。”

 

  “配不上,洛轻尘是吧!你是叫。”

 

  花逸夕看着这伤痕累累的脚,总觉得尼玛,可能还是要考虑一下,这男的如果有暴力倾向,坚决不能嫁过去。

 

  “恩”

 

  某男正儿八经的回答,颜值即正义,花逸夕心里也不知道咒骂了洛轻尘多少遍。

 

  “疼,疼,疼……你走吧!我自己来,再揉下去,脚都废了。”

 

  洛轻尘以为曾经那个人,灵力应该是高级的,结果貌似他观察了许久,最近才进入灵气阶三级。

 

  洛轻尘眼神火热热的看着花逸夕,一脸探究,还是无法察觉这种变化。“你没有灵根,怎么那么奇怪。既然没有灵根,那你怎么进入灵气阶的,刚才你完全可以自己飞下来呀!”

 

  “我进入灵气阶了。你没骗我,你不会是来逗我开心吧!”

 

  在某男的威严之下,一块乌青脚踝,居然揉了一刻钟。

 

  “恩,你这种先例并没有出现过,明明毫无灵根,可是你明明在六年前就进入了灵气阶,只是灵力虚弱,无法修炼,不过最近你的灵力居然在长,这是……”

 

  花逸夕想了一下,六年前自己就进入了灵气阶了,她尼玛怎么不知道,所有见过她的高手灵师,都是说她不可引灵入体,怎么到洛轻尘这里就能了。

 

  “不对,六年前,那个……你出去。”

 

  花逸夕六年前遭受的苦难,可不是顺便一个人都能顶住的。

 

  洛轻尘被赶出去,他也很莫名其妙的。不过他也没多想一脸嫌弃的离开了云间,本来他来就只是顺便看一眼花逸夕的。

 

  花逸夕的脸刷刷刷的红的想一个苹果,白皙的脸上浮现出粉红色的的泡泡。

 

  “根据刚才那个大猪蹄子的提示,貌似我多年不得解释的灵力值不生长的原因找到了。”

 

  花逸夕喃喃自语的推敲着:“才一次就能引灵入体,进入灵气阶,那……那……”

 

  花逸夕明知道那个傲娇的男人应该不会允许,毕竟上次可是他的防备弱鸡,才得以得惩,除非……

 

  “想办法嫁过去,必须开始撩汉大全,争取将洛轻尘占为己有,这样灵力值上升之后,我花逸夕就能傲世九重天,不在被别人嘲笑了。”

 

  “哈哈哈哈哈……”

 

  从花逸夕的房间里传出一阵阵笑声,让旁边的人都觉得有些寒颤。

 

  端木晴这边本来就想和她最爱的老板大大好好交流一下,结果庄景悠不让。

 

  如今这种局势,庄景悠无奈,也只好陪同过去,谁知道端木晴过去,庄景悠简直就是立马黑脸,觉得端木晴看到花逸夕,完全把他晾在一边了。

 

  花逸夕还没停下她自己的幻想之中,端木晴就来了。

 

  “老板大大,老板大大,想我了没啊!”

 

  “行了,小晴子,你看你家全程黑脸的大黑户,搞得我要绑架你似的。”

 

  花逸夕见到端木晴差点晕厥过去,果然庄景悠那可是全程陪同,简直虐狗360度无死角。

 

  “相公,你回去呗!你在这里,我们怎么聊天,我一会儿就回来了,你去买些好吃的来。”

 

  庄景悠觉得貌似也差不多了,便也退了下去,不然自己又得一个人睡了。

 

  “小晴子,你的老板大大准备了一套开始攻略洛轻尘的计划,快,狠,准。”

 

  果然花逸夕做事情都喜欢把什么都一点点的详细说出来,甚至都写到了纸上。

 

  端木晴拿着那张纸,看着这种类型的策划,她都要吐血。“老板大大,你这长篇大论,还有时间安排,真的全是小猪攻略。”一瞬间端木晴总觉得自家的老板简直就是她真的太可爱了。“老板大大,我觉得跟你一起混久了,感觉人生就像过山车一样,停不下来。”

 

  “喂,别笑。”

 

  “哈哈哈哈……”

 

  清脆的声音,在整个四合院中都有些突兀,不过好在隔音效果不错。

 

  “老板大大,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你一本正经的做事情,往往这画风都有点偏。”

 

  端木晴这个小妮子,没遇到花逸夕之前最喜欢研究各种药物和毒物,遇到花逸夕之后,最喜欢研究花逸夕的思想,性格活泼可爱。

 

  “再笑,滚回去喂奶去。本老板可没功夫跟你玩,我可是有正规大事的。”花逸夕可算是想了很久才想到的,这些都是她的心血。

 

  端木晴作为花逸夕的御用医师,她可是经常接触花逸夕,除了脑袋装的东西跟别人不同。“话说,你怎么不问问小混沌,它肯定知道原因,你这么精心设计,可不一定对人家洛轻尘管用。”其他的一切简直不能太平凡了,连灵根都没有。

 

  “对哦!那你喊出来呗!”

花逸夕打坐进入灵玉佩中,准备去找混沌,谁知道混沌在上次就像受到惊吓一样。

  灵玉佩里,一面桃花十里,灵力充沛,四季如春,桃花谢了结果,再花开花落。一面沼泽十里,黑暗无边,四季无光,时间在空间里了无意义。

  而此时混沌正在沼泽地的一个洞穴里蹲着,不愿意出去。

  “居然躲起来了。”

  花逸夕到处喊着:“小混沌,最可爱的小混沌你出来呀!我最爱你了。”

  奈何混沌虽然听到呼喊,还是不愿意出来,毕竟一遇到花逸夕,混沌总有一种被坑的感觉。

  “小馄饨,你可不要耍小脾气哦!你主人有难你可不能躲着,我跟你讲,这个事可跟你以后的安逸有关,说不一定你能回到森罗深林中心呢?”

  躲着阴暗的时候后面的混沌,喘喘不安的看着:“它自有记忆就已经在这块灵玉佩的空间里了,它记得它存在森罗深林的中心,哪里肯定有它的家人。”

  混沌还是出现在桃花十里的那一片阳光和灵力充沛的地方。

  “小主人,你确定可以吗?”混沌出来萌萌哒的站着,两只可爱的小手指交叉的握着。继而又说道:“小主人,你确定我能回到森罗深林中心,你都只能站在森罗深林的边边。”

  花逸夕蹲在小混沌的旁边,拉着小混沌的左手说:“小混沌,你这就是目光短浅了,你看你主人的朋友多吧!”

  “小主人,那个你朋友都没这个能力,我又不是不知道,就他们我还是回去睡觉吧!”混沌推开花逸夕,作势要走,就在这时,花逸夕又说:“那你总该相信那天你见到的那个男人吧!他可是这个大陆的修灵天才,除了他,可没几个能带你。”

  一脸傲娇的混沌居然开始服软了。“我改变主意了,小主人,说吧!你要你的奴隶做什么?我一定尽心尽力。”小混沌又回来坐着,与花逸夕坐在一起。

  “就是那天你见到的那个人,对吧!”

  混沌记起来,上次在哪个地方,它见到一股灵力强悍霸道,甚至于有些彪悍的人,让它都有些不敢靠近,一不小心就会被当成灵环性命不保的。

  “小主人,那个人我可是惹不起的,你家的小宠物还需要多活几年,你不知道那种人真的有可能把我的灵魂掏出来做灵环,我可不要。”小混沌,说起来都有一阵寒颤。

  “哟嚯,不容易吗?还有小混沌怕的人,你不是一向很自信吗?怎么就这么容易就认输了。”花逸夕调侃着小混沌,毕竟这家伙真的很多人和灵兽都不放在眼里的呐!不然她怎么可能凭一个人就活到如今。

  “小主人,哪些个灵兽才几级,你说的这个人可是已经达到灵御界的四五十级,就连万年灵兽在他手里都可以碾碎,我区区一个万年小混沌,打起来虽说难分上下。不过你家的小可爱还不想那么快就交手这么厉害的灵阶高手。”小混沌不是自夸,一般人它确实不放在眼里,不过它以前就吃过哪里修灵之人的亏。

  “不错,堂堂混沌居然会怕一个凡人,不得了。”

  花逸夕打趣,混沌自然觉得尊严受挫,便一再强调的说:“要不是我现在束手束脚,还有一个废材主人,我能这么废材吗?”

  “你说谁废材,你小主人除了灵力低下以外,在其他方面还是能傲世九重天的,废材那都是我玩的,怎么可能用在我身上。”花逸夕也是一个劲的不服输,全然忘记了自己找混沌是干嘛的了。

  “小主人,别吹了,说吧!想要我干嘛?”小混沌那次出现不是为了解决花逸夕的危机的。

  “小混沌,你说我追赶你见到的那个男人,有几层机会。”

  “没机会。”混沌连想都不想就回答了。又想了一下说:“对了,小主人,我发现那天在现场的另一个人,他的灵力值又上升喽。对了,还有一个人虽然灵力值不高,不过也是天生灵根,你自己注意一下。”

  花逸夕揣测着:“你不会说的是庄景悠吧!他一直都有很强呢?这个……”

  “行了,赶紧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你家奴隶也是需要休息和修炼的,外一真的出去了,可要生存的额。”小混沌催促着花逸夕,本来一开始混沌是废材嫌弃花逸夕当他的主人的,不过后面也算是慢慢改观了。

  “好的,小混沌,根据你的观察,那个我想了解下那天飞在天空中的那个人的所有属性,你帮我分析一下。”

  “这个容易,小主人,刚才跟你说了,那个人的灵根属于高级兽灵师,灵阶是灵御阶四十多级,他的兽灵为白龙,魂环三个,两个千年灵环,一个万年灵环。他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小混沌,算了。你又不懂怎么扑倒美男,走了。”花逸夕觉得自己是不是问错人了,这些貌似她都知道啊!

  “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花逸夕还没走,就被小混沌笑到要劈叉了。

  “小主人,不得不说你很天真无邪呐!那样的人,实力和你的悬殊怎么可能只是一点点,还有你的灵阶进步的慢,你们的寿命也会产生差距,他能在这个大陆存活的时间,绝对不是你能比拟的,你自己考虑一下。”小混沌讲完,便回去修炼了。

  花逸夕也回到了客栈,坐在旁边的端木晴,吃了一地的瓜子,都睡着了。

  花逸夕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把端木晴给摇醒。

  “小晴子,你怎么肥事,不是给我看着吗?就这么睡了,这么草率。”

  端木晴,经过花逸夕粗暴的摇头,已经有很清醒了。

  端木晴赶紧说:“老板大大,你再这么要下去,你家御用医师可就去阎罗王哪里报道了。”

  “哦,那个……我问了,混沌说,我没什么可能追上洛轻尘,还有他还说我和洛轻尘的灵力值悬殊太大了,说不一定以后的年龄都会有差距。”

  “老板大大,你天天美颜,还用那么多自制的面膜,你这么嫩出水的脸,暂时还老不起。”

  “哦,那也不是啊!对于洛轻尘而言,老板大大貌似没什么优势你说用钱诱惑吧!人家除了是皇族,还是斗灵场的主人,还是许多商铺的老板,人家的财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根据相公的估测,应该有五个万宝斋那么多,或许财力远大于五个万宝斋,拿出金子,完全就是撒花一般。”端木晴仔细的分析着,这一切的不利局面。

  花逸夕想到一招:“色诱,你觉得怎么样?”

  端木晴吐槽着:“老板,不是我打击你,主要不是你不漂亮,只是那个洛轻尘身边的人太漂亮了,就那个洛佳佳,她就还不错,长的人模狗样,虽说心肠坏了点。”

  花逸夕居然把桌子都拍了一大巴掌:“哼!那个洛佳佳,她还没有儿子呢?就凭我,有洛轻尘的儿子,他就比不上。”

  “行行行,老板大大,你继续研究吧!最近感觉照顾那两兄妹把我折磨的不成人样,不过庄景悠更惨,有点困我去睡了,对了,明天就回洛蓠沙城吧!”

  端木晴就这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时客栈来了一个新的VIP会员,住上房,那天花逸夕并没有注意到洛佳佳的侍女。

  不过她已经收到了天佳公主的命令,绝对要把花逸夕弄死,要知道她们说花逸夕可是毫无灵根,有时间可就直接能弄死的。

  那个白鸽的信,便写着:“公主,我已经住到云间的那个客栈的上房。今晚动手。”

  洛佳佳也如愿的收到了书信,不过她还是觉得不甘心。

  明明洛轻尘是先遇到她的,明明洛轻尘就是她洛佳佳的,就算是皇叔,那她也只是名义上的义女,她根本就不是皇家的人,只不过她怎么会让别人知道,她偷了桂花的身份,但她一直觉得花逸夕就是公主,再说了,其实她也不需要。

  洛佳佳的宫女,桂花,勘察了所有的地形,顺便也将自己所知道的暗卫都集合在一起,只为了将花逸夕杀死。

  “头儿,你确定是今天。”

  “恩,可是头儿,这么做有什么意思呢?”一个很俊俏的男孩子,也是暗卫,不过他确实自愿的,只为桂花,他也算是一个拼命守护自己的女人的人。

  “梭织冬,你难道连头儿的决定都要干预,可别忘了,你可是无条件服从。”

  挂花,自然是知道梭织冬是担心自己,不过她一个暗卫,没什么可担心的,只不过是一个只有代号,连名字都没有的杀手,所以她必须要答应自己的救命恩人。

  “头儿,好。不过头儿,梭织冬有话说。”梭织冬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怎么办?

  如果这次的任务是最后一次,那他真的能全身而退,一定要带他的头儿去过一种全新的日子,这种成为别人的刀口,真的不好。

  “说,有屁快放。”

  果然他梭织冬喜欢的女人,霸气侧漏,即使在公主身边学习了收敛,那一身与生俱来的霸气侧漏,还是那么潇洒。

  “头儿,如果这次完了,那么你答应我,不要再趟水,以后你的人生不在和这些恩怨有关系,我们一起归隐山林。”梭织冬说的诚诚恳恳,挂花怎么会不知道,自从她救起梭织冬起,她就知道了。

  “梭织冬,以后的事以后说,你要的我给不了你。至于你说的,我倒是可以放你自由。”

  挂花的性格就是这样的,有恩必须要还完,至于自己,真的从来不曾考虑过,其实没有人可以完全的忽略自己,可是挂花还是不能放心的得心应手的放手。

  “头儿,这是准备赶我走,难道头儿就不想和梭织冬一世一双人吗?其实头儿没必要那么纠结。”

  挂花摸着梭织冬的头说:“我纠结你个大头鬼,梭织冬,你知道暗卫都不能有感情的,所以这次行动之后,你就自由了。”其实她不是没有心动过,只不过有时候真的要不起。

  “好,头儿,如果我自由了。有一天我会将你那冰冷的心都暖化,直到你还愿意,与我执手千年。”

  梭织冬就这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虽说所有的暗卫中,每次出工都是一起,可是很多的时候都是挂花照顾梭织冬,毕竟挂花是一个严格训练的暗卫,她只守护她该守护的人,因为早已被逐出暗卫门列,只是她内心还是一个奴性极强的女人。

  “快滚吧!你这样那这次活动都不要参加了。”

  梭织冬就这样连滚带爬的,出了桂花的房间,其实他也是很幸福的,虽为一个死士一般的存在,可是他的头真的很好。

  洛蓠沙城……

  “小主人,这里的所有人的资料,都在这里了,这也是根据多方求证和搜索得出的。”

  洛轻尘拿着资料,其实也是洋溢着幸福,毕竟是自己儿子的母亲,了解她他觉得还是很有兴趣的,至于为什么自己的内心总有一种开心,他也不知道。

  “小主人,那个……,你居然笑了,居然那么温柔。”

  竹卿自然是直接戳破,毕竟和他的主人认识多年,连这点都看不出来,还真的是傻子了。

  “你那里看到我在笑,你是闲工作量少,还是觉得自己还有时间。”

  “没有,没有,没有,少主,你忙着,我先走了。”洛轻尘的这句话,就像魔咒一样,竹卿真的不想说,这些工作真的很多,对于九宫格斗灵会的比赛赛程和格局设定,就已经花费了许多的脑力,谁知道自家的主子,居然还想给他塞工作,那么真的会一不小心就猝死的。

  “那出去吧!”

  洛轻尘一个人站在九宫格的中间楼台上,望着那些关于花

动漫关键词:过程很细的开车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