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美熟妇办公室撞击浪吟娇喘,胸前的小兔子都肿了

2022-04-21 16:30:4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洛轻尘才知道貌似自己刚才有点过火了,便平静的问着:“哦!你刚才想说什么事。”   “那个有个长的像大小姐的人,收购了云间快要破产的哪家珠宝店,以低价收购的。

洛轻尘才知道貌似自己刚才有点过火了,便平静的问着:“哦!你刚才想说什么事。”

 

  “那个有个长的像大小姐的人,收购了云间快要破产的哪家珠宝店,以低价收购的。但是少主,那个地方地里位置和皇城最近,如果盘下来,应该会赚很多的金灵币。”

 

  竹卿说完,便看着洛轻尘的反应,竹卿还是除了看见对那次遇见的财宝比较关心以为,还没见过这么动气。

 

  “姐姐,你确定。”

 

  洛轻尘已经十年没见到她姐姐了,自从她姐姐跟一个哲风走了之后,十年都没回洛家了。

 

  “少主,属下必须要查询之后才能确定,而且貌似她手里牵着那次遇见的那个财宝。”

 

  “额,不简单,继续盯着。”

 

  洛轻尘觉得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花逸夕终于在天黑之前一个人,就这么一步步的走回到了云间,只不过她简直疲惫的,一路上她不知道是骂了多少遍:“洛轻尘王八蛋。”

 

  不过等到花逸夕走到客栈的时候,花亦琛也没想到那个帅叔叔居然把自己的娘亲丢在山里了。

 

  “儿子,小宝,花亦琛,是这个房间吗?”

 

  花逸夕拿着房间号,三个“六六六”,她估计也得哀嚎,这栋房子,可是她一年前买的客栈,只是没来住过。

 

  没想到这个客栈小二,居然差点把他丢出去。

 

  直到出示那个VIP贵宾房卡,其实她也没想到洛轻尘居然会拿这个房卡给她。

 

  不过花逸夕不注意,走进了洛轻尘的房间,本来想睡个十分钟再说。

 

  直到洛轻尘出现,点了蜡烛。才发现有人在他床上,大晚上的怎么可能没误会。

 

  “女人,滚出去。”

 

  然而,床上的人一动不动。

 

  洛轻尘才发现桌子上居然留了一张纸条:“帅叔叔,我娘亲已经服下少量安睡的熏香,麻烦你把我娘亲签收了。”

 

  洛轻尘眉头一皱,这个花亦琛的娘亲,难道就是当年那个人。

 

  看着不像啊!洛轻尘仔仔细细的到处打量,不过就言行举止和长相而言还可以,就是睡着了,挺漂亮的。

 

  结果那天晚上,洛轻尘看书看到半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爬上了床。

 

  第二天清晨……

 

  花逸夕的手伸到洛轻尘的怀里,左摸了摸,右摸了摸。觉得很舒服,以为是被子,还顺便拉了下,直接亲上了。

 

  两个人的耳朵和脸都热得发烫,本来就没什么经验,洛轻尘心中的振动只有他自己知道。

 

  “啊啊啊啊!”

 

  洛轻尘一头雾水,本来就没睡好,一晚上,感觉背着石头练习一样。

 

  “吵死了?”

 

  “洛轻尘,你怎么在我床上。”

 

  一不小心就惊动了竹卿,一下子,竹卿推开门,简直不要太尴尬。

 

  “少主,怎么了。”

 

  看着这种火热的场面,立即把门关上了。

 

  然后花亦琛也开始把花姨和晴姨给请来了。

 

  花轻若看到竹卿,本想着往后后闪躲,结果觉得也没必要了。

 

  本来洛家早就已经交给洛轻尘了,就算此时见到也只是行个虚礼。

 

  “我听到老板的声音了,你是……”

 

  竹卿还是确定了,立即行了李说:“大小姐,那个……”

 

  花轻若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把花亦琛叫了回去,不过花亦琛在回去后,觉得不甘,又跑回来了。

 

  “财宝,那个你还是不要进去了。”

 

  花轻若打开门之后,只看见洛轻尘和花逸夕两个人坐在桌子旁,淡定的喝茶。

 

  “姐,你来了。”

 

  花轻若踏着往门边走的小碎步说:“我不是你姐。”

 

  花轻若急着否认,不料花逸夕将喝了的茶水吐了出来。

 

  “轻若,坐下来聊聊呗!反正我都承认了,何必麻烦洛轻尘再调查一次。”

 

  洛轻若心中一惊,她怎么知道自己的老板,原来知道她的家事,难道这个局是老板亲自设下的。

 

  洛轻尘看着花逸夕,很真诚的看着:“承认了什么?”

 

  谁知道花逸夕嘴快:“就是花亦琛是洛轻尘的儿子,六年前,不小心扑倒的帅哥就是洛轻尘呗!我前几天才知道的。”想都没想就说了。

 

  花逸夕看到屋子里的人的反应,加上端木晴刚到门口差点摔倒的姿势。

 

  花逸夕才知道这个信息量有点大,原来这个局估计是……,被算计了,不愧是他儿子,天生的会设局。

 

  “知道就好。”

 

  洛轻若倒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花逸夕,还以为老板要说,她是洛家的大小姐,因为与江湖中人哲风相恋,与洛家断了联系这事。

 

  “老板,这……”

 

  端木晴可谓是一副看好戏的状态,要知道,她和庄景悠一起的时候,那可是好手段。“老板大大,你真的是好手段。以前你就不肯说,这回还真的是见到真人了。”

 

  庄景悠和洛轻尘本就认识,洛轻尘喊庄景悠的时候,想了解详细的情况。

 

  端木晴八卦的心,燃起了一系列的火。“这次,老板大大,你觉得我们以后是叫什么好?毕竟洛轻尘可是洛仙族少主,修灵界的奇人。”

 

  端木晴对于花轻若和花逸夕两个人的信息有点无语。毕竟她才是那个天真无邪,真的没啥秘密的人呐!

 

  花轻若拉着花逸夕的手说:“老板,那个……,好吧!弟妹,洛轻尘的确是我弟弟,十年前我离家出走,和哲风不告而别,但我不后悔。”

 

  花逸夕的手在抖,谁知道她刚才被套路,都说了什么?

 

  端木晴还撒娇的看着花逸夕,趴在桌子的旁边,可爱极了。“老板大大,那以后我一定要好好听话,做一个好员工,老板,我的那个股份能不能多给点。”

 

  庄景悠看着洛轻尘一眼,便知道,这个天下无敌的洛仙族少庄主,仙气飘飘,无欲无求在刚才的眼神中有了欲望。

 

  洛轻尘很明白,每个家族都有责任,这个庄景悠不好惹。“庄兄,怎么这么喜欢看热闹。”

 

  “不喜欢,不过,晴儿她要来,我必须保护她的安全。倒是洛少主,怎么有空来这个地方,虽说这家客栈是最特别的,能住上这么好的上房,需要一张金卡为爱皮,不过办一张可是一千两金灵币。看来洛少主确实大方。”

 

  洛轻尘听着庄景悠讲话,总有一种画面带偏,不太理解的感觉,这房子,明明是财宝给他的卡。

 

  洛轻尘听不懂,就觉得有点搞笑的问:“那个,打断一下,什么叫金卡为爱皮。”

 

  庄景悠也皮了一下:“问你老婆,哦!不对,问晴儿的老板大大,她知道的事,可谓是不止学富五车这么简单。”

 

  不过看所有人对花逸夕的评价都是一种高人,不过他一点都不了解花逸夕,才知道花逸夕就是当年扑倒他的那个女人。

 

  庄景悠说完这句话,便去拉着端木晴走了。“你很幸运,居然能追花逸夕这样的人。不过,我家晴儿也很厉害。就这样吧!晴儿我带走了。”

 

  “老板大大,下次再叙,我先走了。”

 

  端木晴还没有八卦完,庄景悠就边拉走边说,人家需要空间,先去整理房间,这房子可真贵,不过这院子不错,这桃花树以及荷花池,居然还有池塘。

 

  花亦琛冲到花逸夕的那个房间,大声的说着:“娘亲,确定好了吗?”

 

  花逸夕脑袋处于空白状态:“确定什么?”

 

  紧接着说:“花姨也在,那我去迎接我后爹去了。”

 

  花逸夕咯噔了一下:“什么后爹?”

 

  花亦琛很自信的说道:“就是那个帅叔叔啊!他可是超级无敌好男人,对亦琛可好了。”

 

  花逸夕哭着说:“小宝,你娘亲咋天睡了一个不得了的人。”

 

  花亦琛有点不开心了。“娘亲,谁呀!难道不是帅叔叔。”

 

  花逸夕以为小宝说的是庄南宇呢?不然怎么会兴致勃勃。

 

  “花姨,你知道吗?”

 

  花亦琛拉着花思风,还跟花思风讲过,自己也是有爹爹的人了。

 

  “小花,她们说什么?”

 

  花思风很冷淡的回答着:“不知道,看我娘亲的脸色,应该不会太差吧!”

 

  洛轻尘还收好的小纸条,拿出来问:“财宝,你说这个纸条怎么回事。”

 

  花亦琛说的很容易,也很顺畅的感觉。“帅叔叔,我就知道←_←,不过你既然要对我娘亲负责,那不如回洛蓠沙城就把我娘亲娶了。”

 

  花逸夕差点被气吐血,她何时生了这么个坑货,专门坑娘。

 

  洛轻尘就讲了这么句话:“你叫花亦琛是吧!以后你改性了,叫洛亦琛。”

 

  花逸夕激动的把小宝,抱起就跑。就怕过几天儿子就没了。

 

  “姐,这是……”

 

  洛轻若揪住洛轻尘的耳朵说:“你个小兔崽子,你不知道女孩子要哄啊!”

 

  “疼啊!姐,放手。”

 

  洛轻尘和洛轻若关系本就是最好的,不过是注定的分离十年,既然再见,不如就像老板说的那样好好珍惜好好相处。

 

  洛轻若放开洛轻尘的耳朵说:“知道就好,行了。反正你们住的近,明天逸夕说有事情,你就别添乱了。”

 

  洛轻尘看着不远处的小花,可爱,傲气,宛若天生的孤冷。

 

  “姐,那个孩子是你女儿吧!长的真像你小时候,你还是没放弃找哲风,听说那个人在姐姐的女儿出生前就无端消失了。”

 

  只见花轻若的眼神一沉,但瞬间便调节好了心态,淡定的换了一个话题说:“姐的事,你就别管了。对了,老板不是那么好追的人,没点能耐,也许我亲爱的弟弟,姐姐也无能为力。”

 

  随后走到小花的旁边,拉着小花的小手说:“恩,小花,来,这是你舅舅。”

 

  洛轻尘顺手就将小花亲亲抱抱举高高了。

 

  “小花好,小花有什么喜欢的吗?舅舅可没有提前准备礼物,那要不然你自己想想,舅舅给你买。”

 

  “小花,想要爹爹。舅舅肯定做不到,那小花不为难舅舅了,不过,亦琛弟弟他也跟我一样需要一个爹爹。”

 

  洛轻尘听到一个孩子的叙述竟然有些咽泪满衫,原来他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

 

  可是内心也不能否定这是自己多年的错误,可是他也以为可能当年的那个人不会怀孕,毕竟才一次。

 

  “小花,说什么呢?”

 

  小花坐着洛轻尘的腿上,撅着嘴说:“娘亲,我说的可有什么不对。”

 

  “轻尘,那今天我先走了,那个珠宝店的后续还没收尾。对了,给你一次机会,有时间去凌家看看,小花,你先带着。”洛轻若赶紧拿着东西,就往客栈外跑。

 

  只剩下了洛轻尘和花思风两个人,两个人一开始大眼瞪小眼。

 

  “你先问?”

 

  花思风坐着,双手拖着下巴,眼睛宛若星辰般透亮的看着洛轻尘,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好,你真的是我舅舅。”

 

  “是,不然可以滴血认亲的。”

 

  花思风很不可思议的数着,曾经苦恼这些有何用的东西。花思风感觉可以拿来吹牛,貌似很不错。

 

  “舅舅,你知不知道滴血认亲是不准确的,血型分为O型,B型,AB型,还有罕见的熊猫血RH阴性和RH阳性。”

 

  洛轻尘听到这一串的时候,脑门转不过弯,感觉自己被问到了,完全不会知道这个东西是啥?

 

  “额……,小花,这些都是你那里听来的,你知不知道你的言论可能会引起一场药草界的革命,虽然我不能否认你的,不过不要顺便在别人面前讲。”

 

  “舅舅,你怎么这么古董,连晴姨都很认可的。”花思风也不明白,不过还是觉得自己的舅舅有些迂腐了。

 

  “晴姨是端木晴吗?你这个理论哪里听到的。”

 

  花思风说的风轻云淡,但洛轻尘不这么想,总觉得他儿子的天分,不只是天生,估计和后天的训练有关。

 

  “舅舅,就是亦琛弟弟呗!每天课程这么满,有时候我无聊也会去旁听一番。”

 

  洛轻尘又继续问道:“那你还懂些什么?”

 

  花思风继而说道:“套路,许多的套路,尤其是撩妹技能,亦琛弟弟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课程。”

 

  洛轻尘刚端起的茶,刚喝近嘴里一口,直接被这种言行给激的吐了出来。

洛轻尘总觉得,是不是自己见识太少,可能撩不动自家的儿子和那个女人。“小花,这些都是谁教你亦琛弟弟的。”

  “舅舅,你可问道正点上了。亦琛弟弟说了,你已经成功一半了。我只是留下来传话的。本来以为是个陌生人,结果居然是小舅舅。”

  洛轻尘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未来居然寄托在两个小孩子身上,哪些做法和言论,真的是大胆又前卫。

  关键是就这次的安排,洛轻尘是很服气的,至少不用验证,那个女人就招了,他有儿子难怪他第一眼看着总觉得莫名其妙的喜欢。

  “小花,那个你说我追你小舅妈有几层把握。”

  花思风想都不想,用扭头就说的速度回了一句。

  “完全没把握,甚至可能连亦琛弟弟都有可能会失去。”

  洛轻尘第一次感觉,受到了戳伤,简直就是被严重的人身攻击,就凭他倾城绝美的容颜,连不说话,满城的人都会围观的,怎么到这里就变成了没机会。

  这么多年,不管是皇城的公主还是官家的小姐,修灵界的大神,还是小孩子那可是完全没什么抵抗力的。

  “好吧!”她们不是一般人,而是奇葩。

  “那小花的意思是……”

  “舅舅,你咋还不明白,你的好好的巴结亦琛弟弟,不然你再好凌姨都不会答应的。”说话带有一丝急躁的小花,觉得自家的小舅舅真的很没情商。

  “好吧!你赢了。”

  这一幕就像温馨的对话一般,花思风从未感到温暖一般。

  而趁势逃走的花逸夕,走出了自己的房间,赶紧洗漱,表示刚才的慌乱,毕竟很久以前是自己的错,怎么能连上两次的当。

  居然生扑两次洛轻尘,以至于花逸夕觉得是不是自己非他不嫁。

  “娘亲,你怎么了。生病了,其实……”

  花亦琛本来想解释一下这个是他设的局,不过他震惊的是,没想到洛轻尘确实是他的亲爹。

  虽然他自己长的确实不错,也想过可能他爹也很厉害,不过没想到居然是帅叔叔……

  他娘亲说过,他爹不知道他的存在,不过看娘亲的反应,花亦琛觉得还是不能再刺激了。

  “小宝,走,咱们先去你外婆好不好。”

  经过一刻钟的梳洗和打扮,终于弄好了。

  “娘亲……”

  “走吧!”

  花逸夕很很慌乱,因为她觉得未来都是未知的,她觉得她还没有准备好,还没有足够优秀到,洛轻尘非她不可,可以一世一双人,比翼双飞。

  所以她不能冒险,她必须把当年的陈年旧事都解决掉。

  “管家,准备好了吗?”

  “好了,小姐,今儿你可真漂亮。”

  花逸夕有点慌神,她确实一般不穿女装,不过不说是绝世无双的美人,她也算是小家碧玉。

  “娘亲,只有我们两个人吗?”

  “恩,走吧!打脸要看出场顺序,不然凌家的哪些小姨子怎么会觉得自己被自己的智商给侮辱呢?”

  花亦琛看了一眼自家的亲娘,真的不愧是洛蓠沙城的第二首富,做事的手段就喜欢先抑后扬。“娘亲,你果然是……”

  “记住了,一般打脸都不能上场就打,不然后面就没大招了。”

  花逸夕坐到了轿子里面,一路上她故意把轿子大大的撩起,顺便不开心的时候,就洒些金灵币,当然撒点钱,她这点金灵币还是有的。

  果然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吃瓜群众,这些大妈,还真的开始匍匐在地上捡钱。

  “你看,这不是凌家的那个,废材二小姐吗?”

  但有的人还真的是,死性不改,风言风语。

  “是呀!那个当成烧火丫鬟养的,你不知道她当年可是被凌家老家直接丢出的凌家大院。”

  一个领着鸡蛋的蓝子的大妈,也是很不友好的说:“也是不知羞耻,还有脸回来。”

  花逸夕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就觉得很不是滋味。

  “停。”

  花逸夕大声的说道:“下车,管家,你看到了那个大妈了吧!”

  “是的,小姐。”

  王管家知道这些服装店和珠宝店的员工,刚才拎篮子的就是哪家小服装店的老板。

  “大娘,你家的服装店,从今年开始倒闭了,你回去看看吧!”

  她花逸夕从来喜欢冤枉人,她家做的勾当也不是什么好事,自然留不得。

  紧接着花逸夕又洒了一地的金灵币,开始往凌家的那条路走。

  王管家还跟那个妇人说了一句:“走,记住了。无论是什么人,我们都没有资格评论。”

  两刻钟便到了凌府,轿子很是豪华,花逸夕拉着花亦琛下车。

  “去禀告,就说凌家二小姐,花逸夕这个不孝女回来了,来谈谈,她娘亲的坟墓归属权。”

  “是,二小姐。”

  凌府的小厮也是被八百米的气场给吓到了,边走边跑的去给凌楚河通报。

  “天佳公主到……”

  原来那个一起携手毁她清白,对她下狠手还在跟凌家联系紧密。

  “老爷说,请进。”

  花逸夕本想拉着花亦琛进门的,可是小厮却说:“天佳公主,请进。”

  就在大门口,花逸夕觉得至少也是有血缘关系的父亲,居然把她拦下来了。

  “父亲,难道不请我进去坐坐。”

  谁知道凌楚河看到王管家的时候,脸色都吓到了,赶紧说:“请进。”

  此时屁颠屁颠的凌家大姨太,便开始出来,一脸嫌弃的看着花逸夕,还说了一句:“花逸夕,你还真的是不要脸,还带着小杂种回来,这是绑上了什么大款。穿的这么风骚,像极了狐狸精。”

  “小姨,这么多年了。你还这么记恨我娘亲长的太漂亮,抢了你的位置,我父亲很懦弱,我承认,可是……。”

  花亦琛听了这句话,本来想讨好外公的性质都变成了敌意。“娘亲,这种贱人,怎么还能用尊称呢?都不配不上那个字。”

  “儿子,也是呢?”

  九姨娘也是气的跺脚,赶紧爬进凌楚河的怀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天佳公主也是恨极了花逸夕。

  不过她不能生气,在皇城多年,她明白了一种事,就是不能顺便就表明立场,不然不好收场。

  花亦琛出语惊人,连花逸夕都忍不住为自己五岁的儿子鼓个掌。“娘亲,实话实说,鱼配鱼,虾配虾,乌龟配王八。你说了这个时代的人,都喜欢仗势欺人,咱们也不是无权无势对不对。”

  天佳公主看到这种话自然不好受,觉得连自己都被骂了,她平时被宫里的小人,已经周旋的很累了,花逸夕又这般说。

  天佳公主直接不顾颜面的说:“逸夕,你一个被凌家丢出家门,一个被丑八怪强了生了杂种的女人,一个连丈夫都没有的寡妇,一个骚气的妖怪,何必语出狂言。”

  “谁说,逸夕没有丈夫。”

  一声宛若天籁之音从天而降,带着一个极其漂亮的小孩子。

  一身白衣就像天仙下凡,灵力也是刮过一阵风,不染尘世的容颜,以及迷人的的邪魅轮廓,最能能震慑所有人的,是洛轻尘的身份。

  “你是……洛轻尘……”天佳公主的声音越来越小。

  凌家的门口早就围观了几乎半城的人烟,都是来看好戏的。

  “逸夕,你说你,回来怎么不跟我说呢?”

  直接捧着花逸夕就亲了一下,将花逸夕拉倒怀里,放下花思风,动作一气呵成的眼神对着花逸夕尽是温柔。

  “轻尘哥哥,你怎么来了。”

  洛轻尘飘向天佳的时候,就像看一件很丑的东西一般。“天佳公主,我说过,你可以任性,可不能过火,否则,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回宫。”

  天佳公主,最是知道,看脸色,这种极其不利的场面,她绝不会碰瓷,不如来日方长。

  “天佳,记住了,以后,花逸夕就是我的女人了。”

  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实洛轻尘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皇城的那个皇帝的弟弟,不过是年纪最小的弟弟,他皇兄的儿子都有儿子了。

  “知道了,可是……,可是……”

  天佳公主不服气,可是她明白她皇叔,肯定不会顾及她的面子,再加上他的势力,财力和灵力,无疑是她可望不可及的方向。

  “回去吧!”

  洛轻尘一直都知道天佳有非分之想,可是她是他皇兄的女儿,虽说是私生女,不过他一直不喜欢她,所以从来不见,漠然是皇城的的哪位,都不敢对他洛轻尘说什么?

  所以天佳更不敢讲话,不过她还是记恨上了花逸夕。

  “你……传说中的,灵根悟性极高的洛轻尘,财富倾绝天下。”

  端木晴赶到的时候,她还是很不服气的,不过,她也没办法,谁知道洛轻尘居然会抢先一步。

  “洛轻尘,你怎么能抢先出场呢?这种地方怎么能没有我,还有我端木晴的家世可是也不低的,虽然比不上你们洛仙族,可是你看我和景悠两个人一起,是不是也能很抗打。”

  庄景悠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洛轻尘,本就是灵力上的棋逢对手,加上自家傻傻的媳妇,还是他媳妇的老板,想想就不爽。

  “晴儿,不重要不是。”

  凌楚河早就涩涩发抖,不过这种信息量真的不是他能承受的住的。

  堂溪漓和连殇到了,看见这个架势,就回去了,虽然她也想帮这个和她一个世界的人,不过她不需要,就带着自家的堂溪漓回家了。

  四大家族都到齐了,这次的九宫格斗灵会,本就是所有人都向往的地方,毕竟哪里可以切磋灵气以外,赢了可以赚取很多的金灵币。那丰厚真的很诱人,而且和各路高手比赛,拿到积分,可以早已成为斗灵界的,灵御界,早日达到灵神,走进空灵海。

  “夕儿,你看我这小庙,怎么容得下那么多人,你们进来说,以前都是爹爹的错,不管是什么你顺便处置,这个大姨娘以前经常欺负你,不是,现在我休了。”

  凌楚河说休就休,这可是一起和他共事二十多年的夫妻。果然花逸夕觉得她爹爹的做派,还真的有点怀疑她是不是凌家人。

  “父亲,我觉得,既然大家都说我丢了凌家的薄面,那我就不进去了,你告诉我,你说,我是不是凌家二小姐。还有是不是这个灵根,你对我有所保留。”

  凌楚河不敢说谎,可是他是被捡来的,当时她才出生没有几日,就被她娘收养。

  身上只有逸夕两个字。

  “好,我说了,逸夕,你能绕过我们凌家吗?”

  花逸夕心一横,愤怒的说:“是不是,我一直觉得很奇怪。”

  “不是,不是,你不是我凌家的人,你是秋凤捡到的。你是谁,没有人知道,不过你的玉佩就刻着逸夕两个字。”

  花逸夕疑惑了这么久的事情,终于还是明白了,原来她不是凌家二小姐,她只是被捡到的,只是一个可怜鬼,顿时很想哭。

  庄南宇也是听到消息,也来到了凌家。

  “逸夕,你怎么了。”

  其实花逸夕还是觉得愧疚的,因为庄南宇对她真的很好,好到他觉得受之有愧。

  “你是谁?”

  “弟弟,这个人是……”

  庄南宇,一直不过问斗灵界,所以他并不知道洛轻尘,只是偶尔听闻。

  “洛轻尘,哥,回家吧!这里估计也没我们什么事?”

  “花逸夕,我怎么得罪你了,你要置我于死地。”

  刚才的大姨太开始作死的表演,不过对于花逸夕而言,死人其实并不算什么?

  这个世界只要不是明目张胆的杀人,而是伸张正义,那就不算是犯法。

  “好,我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

  灵玉佩感受到了花逸夕的叫唤,所以自己便幻化成灵力出来了,一只小混沌。“小主人,你刚才有呼唤我。”

  顿时吓得周围的人不敢说话了,花逸夕赶紧把小混沌给塞回了灵玉佩。

  不然这样的场景真的不好收拾,而且这个灵玉佩,她已经准备转让给她儿子了,不过她觉得她还是不行,毕竟她没有灵力了,缺了混沌,走哪儿,不一定就意外猝死了

 混沌说话的时候还特别可爱,花亦琛很早就想要了。“真的是……这么多人,混沌也是赶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进了灵玉佩。”

 

  “小舅舅,行了,你出现的目的达到了。”

 

  花思风讲完之后,便把洛轻尘放开了,拉着花亦琛。

 

  花亦琛悄悄的对着花思风的耳朵说:“小花,你不愧是我朋友,这种姿势,完成的这么绝妙。”

 

  很不意思的是花思风给了花亦琛一拳,很客气的说:“亦琛弟弟,虽然咱们是堂姐弟,有必要提醒你,男女授受不亲。”

 

  听到两人的对话,所有人都哄堂大笑,花逸夕也知道了自己不是凌家的人,自己只是一个寄养者,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

 

  “回客栈,管家。”

 

  王管家一身蓝色的衣服,转身指挥着身后的车轿。

 

  “老板,好的。”

 

  洛轻尘一脸嫌弃的感觉,本就不喜欢场合比较喧闹的地方,不过为了弄清楚某个笨女人的计策,不得不去撑撑场。

 

  竹卿忽略往返洛蓠沙城的九宫格和皇城的云间凌家,通过观察才知道自家的少主在这么个地方。“少主,那个咱们接下来的行程。”

 

  洛轻尘也是很明白的,自己出现在这么个地方肯定显眼,所以必须的回去,不然绝对会引起躁动。

 

  “竹卿,你……”

 

  花思风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小姑娘,本就是单身家庭的孩子,看到洛轻尘要走,确实有些不舍。“小舅舅,你还会回来吗?”

 

  所以质疑声也随之而来,觉得洛轻尘被花逸夕给威胁了,不然怎么会才来就走。

 

  花逸夕也听到了一些流言蜚语,大致情况就是:

 

  “花逸夕真不要脸,连洛轻尘这种天才灵师都会遭此毒手。”

 

  “花逸夕果然不一般,连这么个清纯白月光的灵师都能抓住,真的是好手段。”

 

  “凌家二小姐,可真不是一般人,居然睡了洛轻尘,那可是天才灵师,容颜绝世,怎么可以被一只狐狸精给睡了。肯定是雇佣的不知名的野男人。”

 

  而这些刻薄的话,都是天佳公主找的一些人,故意传出来的,而且天佳公主旁边的那个宫女,误导了舆论导向之后,便回宫了。

 

  花逸夕综合如此的留言,只知道一个道理,她貌似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她像是毁了别人的信仰一般。

 

  不过,谁都不能否定她的才能,一个天才经商头脑的大佬,一个绝世高智商的学霸,除了灵力极低,连混沌都嫌弃以外,花逸夕自认为,自己绝对是一个很牛的人,感觉良好之后,差点没被自己旁边的口水给淹了。

 

  花逸夕想了一下,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必须让别人知道她不是一个有名无实的身份。她要坐实洛轻尘的妻子,还有要努努力修灵,决不能让一个弱鸡都能爬到她头上,况且她的灵技和暗器的建造,可没多少人能有这天分。

 

  “爹,你真的要走。”

 

  花亦琛看着自家的娘亲这么为难,准备开始另一轮攻势。

 

  花亦琛抱着洛轻尘的大腿,本来要转身的洛轻尘一脸的黑线,总觉得怪怪的,有一种栽在了一个小屁孩手里的感觉。

 

  庄景悠有一种身为男人的直觉,总觉得花亦琛又要搞事了。

 

  “好戏开始了,晴儿,真不知道,你家老板这么有才,不仅在短短六年就在洛蓠沙城成为首富,产业链伸出各大宗门,连他儿子都这么难搞,估计咱们的女儿遇到这么个小魔鬼,能不能脱身。”

 

  “庄景悠,你……,今天睡在地上。我想了一下,搓衣板准备给你跪跪。”

 

  端木晴本身就觉得她家的老板很不容易,一个没有一丝灵力的人,偏偏在这么个以斗灵为尊的世界中存活,依旧活的那么光彩夺目,多么的辛苦。

 

  “晴儿,你忍心吗?”

 

  “别吵。”

 

  花亦琛哭了一会,洛轻尘本来只是觉得差不多了,才要走的,只不过自家的天才儿子这是怎么回事。

 

  “财宝,你干嘛?”

 

  洛轻尘双手将花亦琛提到了自己的怀抱里,顺手给他抹了抹泪。

 

  “爹,我刚才听到你的红颜知己们些,说我娘亲不要脸,趁你虚弱的时候扑倒你的。”

 

  洛轻尘整张脸都红透了,他可以说他亲爱的儿子就是这么来的,他打死都不能说,不然真的脸丢到家了。

 

  花逸夕听到这种大胆的言论,感觉是不是自己教坏了小孩子,老是给他讲故事,导致他现在知道的套路全用在她的身上了,算不算自作自受。

 

  “没有的事,你娘亲她……”

 

  讲的洛轻尘都不知道该接什么话,这种连节操都碎掉了的时刻,他觉得估计要寻求帮助。

 

  竹卿没有妻子,那只能求助庄景悠,不过看他一脸坏笑的看着,总觉得这个锅还是自己背吧!

 

  洛轻尘有一种落入了自家的儿子设置的圈套里了,不过他一定要查出来,这么多人,怎么可能聚齐来看热闹。

 

  “这种事,必须的问你娘亲,这个怎么说,传言是完全不能信的,就连纯洁高尚的情操,都可以被传成无下限。”

 

  花逸夕都不敢看向洛轻尘,她觉得这次真的绝对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要当着几百人秀恩爱的,而且还必须作秀,不然口水都得把自己淹了。

 

  “洛轻尘,你不是说要帮我达到一个灵师的灵气阶二十级咱们就结婚吗?”

 

  这次轮到花亦琛无语的看着自家蠢爆的娘亲,这是不是应该立即行动,准备订婚,开始一家人的阖家欢乐吗?

 

  洛轻尘有一分钟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一个区区的灵气阶,他觉得不难啊!“恩,既然是你的要求,那自然的满足你。”

 

  “爹爹,那咱们走吧!你和娘亲一起做车轿回去,我和思风跟晴姨一起。”

 

  洛轻尘咬住一个字回答着:“好。”

 

  庄景悠的内心已经崩溃,本就想出来和端木晴过过二人世界,怎么瞬间多了两个小拖油瓶。“怎么回事。”

 

  “走吧!大家都散场了。”

 

  庄景悠也呵斥着,本就有点不开心的,讲话也有些怒气,围着的许多吃瓜群众,全部都闪开了。

 

  “小姐,上车了。”

 

  本来王管家想扶着花逸夕上车,谁知道站在远处的天佳公主,居然亲眼看见洛轻尘先放下花亦琛之后。

 

  一个公主抱的将花逸夕抱进了轿子里面,花逸夕脚落地的那瞬间,总觉得心早就砰砰跳,果然遇到了一个对手。

 

  花逸夕呆愣的瞬间,恍然如梦,直到洛轻尘说:“看够了!”

 

  “哦,谢谢!”

 

  之后,两个人坐在马车的轿子里面,只有花逸夕和洛轻尘,气氛一直处于尴尬的瞬间,在快到客栈的时候,马车刹车有点快,由于惯性原因,花逸夕又扑倒了洛轻尘的的怀里。

 

  洛轻尘俯视着花逸夕,一句恶狠狠的话语蹦出来。“果然你不是一般喜欢扑进我怀里,其实别人说的也不全错。”

 

  “对不起,大爷。今天你帮了我,你想要什么?除了花亦琛,什么都可以给你。”

 

  花逸夕心里还是暗爽的,谁让曾经她这么狼狈,无人可依靠,一个人努力撑出一片天。

 

  如今所有的愁怨算是得报了,至于凌家,她花逸夕只是拥有姓氏,其他的什么都不会在有了。

 

  况且她养母早就入土了,真的到了去看她的节日,她自然不会懈怠。

 

  “不好意思,我对其他的东西不感兴趣。”

 

  花逸夕从洛轻尘的怀里做开了一些距离,听到洛轻尘说的一句话,差点想撞墙。

 

  “那你对什么感兴趣?”

 

  洛轻尘自己下车之后,对花逸夕便开始不管不问。

 

  “管家,下车。”

 

  花逸夕有一种感觉,洛轻尘很可怕,尤其是就在刚才的时候,被利用了之后。

 

  随后庄景悠夫妇也到了万宝斋的客栈,把花亦琛和花思风送到客栈之后,两人也自己进了自己的房间。

 

  花逸夕回到房间之后,暴跳如雷,总觉得怪怪的,洛轻尘既然知道了花亦琛是他儿子,怎么不按套路,直接抱走花亦琛会自己家养着,而是自己跑了。

 

  洛蓠沙城的九宫格的灵御界斗灵场,洛轻尘经历了那天之后,回到洛蓠沙城,一直念念不忘的想着和花逸夕一起睡的那天。

 

  “竹卿,你说我怎么不把财宝抱回家。”

 

  竹卿对于少主的决定,他也不是很明白,只是认为少主自己估计有自己的想法和原则,不过自从遇到那个凌家二小姐之后,就有些不正常。

 

  “少主,属下不知。”

 

  洛轻尘委屈巴巴的问竹卿,毕竟竹卿可是他最好的朋友。“竹卿,其实我当时是想抱的,不过你说我是不是病了,为什么看见花逸夕那个蠢女人,就会有一种异样的感受。”

 

  “少主,竹卿不知。”

 

  洛轻尘随后又问道:“竹卿,算了。”

 

  “少主,这次的斗灵会,四大宗门的少主应该都会聚齐,对了凌小姐的唐哥,凌瑞估计会来进行斗灵会,也想拿积分。”竹卿是一个中肯的下属,自然知道洛轻尘的一些小心思。

 

  洛轻尘对于花逸夕的亲人并不感兴趣,只是觉得自家的儿子为何没被自己强行掳走,有一些心烦。

 

  洛轻尘回答的语气也带着不耐烦:“知道了,我九宫格斗灵会从来不拒任何人。只要有足够的金灵币和足够的资历报名就行了,本来就是靠自己或者团体打积分。”

 

  竹卿自然报告完,自己便灰溜溜的走了,他觉得最近少主的脾气阴晴不定。

 

  “竹卿,最近我可能去一趟皇城,见一见我那个兄长。”

 

  “明白。”

 

  竹卿知道了,少主定是要他看着凌小姐的动向。

 

  云间……

 

  客栈里……

 

  “娘亲,我到了,今年吃什么?”

 

  花亦琛拉着小花一脸的幸福模样,欢脱的进屋子里。

 

  “管家,带少爷去吃好吃的。”

 

  管家听到叫唤,便出现在房间里,诚恳的问:“是。小少爷,想吃什么?我给你准备。”

 

  “管家,我和小花想吃冰糖葫芦,你可以帮我买十串冰糖葫芦吗?那个金灵币让我娘亲给你。”

 

  花亦琛对着管家说完,自己便放开小花,坐在圆桌的椅子上。

 

  花亦琛拖着下巴,回忆着今天自家老爹的英雄事迹,本来以为只是一个备选,可如今觉得这是个必选呐!

 

  “亦琛弟弟,以后我就是你姐姐了,有谁欺负你,花姐姐肯定会帮你讨回来的。”

 

  小花看着眼神飘向远方的花亦琛,觉得肯定是不高兴了。

 

  其实她挺喜欢自家的小舅舅的,长的那么好看。

 

  “小花,作为一个男孩子,怎么能让女孩子保护呢?”

 

  花亦琛还用手戳了一下花思风的脑袋,他最近几天都在休息,娘亲也没给他布置作业。

 

  花逸夕看着两只萌萌哒的孩子,顿时发现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儿子,不错哦!这种事虽然现在只是讲讲,以后可要付诸于实践行动的。”

 

  花逸夕也开始正式灵力值了,毕竟一个小屁孩的灵力都比她高。“小花,你的灵阶达到几级了。”

 

  小花眼神纯真的看着花逸夕说:“不知道,花姨,小花带着检流石的,要不然现在测测吧!”

 

  “恩,顺便也测测我儿子的。”

 

  小花从身上拿出一块非常漂亮的水晶,放在小花的手上。

 

  环绕着一个百年灵环和一个千年灵环,已经是灵气阶十级了。她的灵魂属于植物系防御系紫菀灵气阶十级,虽说是一个辅助系的花系灵根,但也是能修行的。

 

  “果然呐!这基因强大就是不同,小花你的灵力值已经不低了。你展示一下你的灵力值的附带技能。”

 

  花思风才六岁,就已经达到了一般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只见小花展示出一朵很美的紫苑花,一个技能是坚韧,另一个技能则是盘绕。

 

  感叹完之后,花逸夕紧接着给自家的儿子测试,上次无端的融合飞星坠的事,花逸夕还不知道呢?“儿子,到你了。”

 

  “娘亲,你怎么有些不开心呐!”

 

  花逸夕又将检流石放在花亦琛的手上,发现了自家的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拥有两个灵环,一个灵环是他庄叔叔给他寻找的千年霸王龙灵环还有一个居然是飞星坠,两个千年灵环,而花亦琛的灵魂属于白龙属性,本就是强攻型,如今又拥有了飞行的能力。

 

  以及达到灵气阶三十级,花逸夕都不知道是悲是喜。

 

  毕竟每一级的灵力值上升,都是需要很强的的进化,而每个阶都需要灵环,才可以进级

动漫关键词:胸前的小兔子都肿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