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好好感受我是怎么要你的_几天不给你就成这样了

2022-04-21 16:30:0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六年后……  洛蓠沙城的堕落街……  一只脏兮兮萌宝就这么对准一顶豪华的轿子,就蹭了上去。  坐在豪华马车上的洛轻尘正在看书中,思考九宫格的

六年后……

  洛蓠沙城的堕落街……

  一只脏兮兮萌宝就这么对准一顶豪华的轿子,就蹭了上去。

  坐在豪华马车上的洛轻尘正在看书中,思考九宫格的斗灵会,轿子忽然停了下来。

  “爹爹,你为毛不认财宝?”

  一声稚嫩的穿透力声音传来,街上的小商贩和往来的客商都在围观。

  车夫柔和的问道:“你是谁家的孩子,快去找你家人。”

  连哭带踹的坐在洛轻尘的轿子前面,大声喊着:“财宝的爹爹就是坐在车上的那个人,他就是无情无义抛下我和娘亲的混蛋。”

  花亦琛早就打听好了,这架马车,非常豪华,很适合打家劫舍,关键是最近很缺钱。

  坐在车上的洛轻尘在轿子里面就感受到了一股灵力。

  一个全系灵力未觉醒,两种属性的灵力相辅助的,一个是器灵,一个是兽灵。年纪轻轻,竟有两个跨属性灵力阶,跟了一路,很不简单。

  小厮还在赶路,自然不容有差错。“你谁啊!敢在洛家的轿子前面晃悠。再不走,可就要使用武力了。”

  本来花亦琛就想打劫银子,买礼物的。“爹爹,你竟不要我。居然还想打我,大家看一看,我爹打儿子了。”花亦琛毫不示弱,也开始哭的厉害起来。

  花亦琛如此一闹,大街上的许多人便围观了起来,纷纷的指责轿子里面的人。

  一个领着一篮子鸡蛋的老大妈,去凑热闹,听到这事就特别气奋。

  大声的骂轿子里面的人:“喂,连这么可爱的儿子,都狠心不要,看来这男的要被雷劈。”

  围着的人也越来越多,只不过大部分都是来指责这个违背良心的轿子主人。

  洛轻尘越听越离谱,他才双十年华,怎么可能有孩子,况且又没成婚又未曾娶妾。除了那一夜以外,可谓是清清白白。本不想下车耽误行程,不过看来不得不下车。

  洛轻尘一下车,自己就被吓了一跳,这模样怎么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像久违的童年,这完全就是自己的缩小版么。

  花亦琛偷看了一眼打开轿帘的洛轻尘,也着实吓了一跳。不过还是继续哭,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一般。

  轮廓精美的帅哥配置,不仅一出现就惊了一下花亦琛,就连围观的妇女老少都有些动容。

  声音磁性动听的说:“你是谁家的孩子,我不记得我有儿子。”

  说完话,便缓缓的下了马车。

  本来旁边的小厮准备将这个小孩子拉开的,不过听到少爷发话,自然也就迅速闪人,也在这时,某萌宝开始无耻的直接抱大腿。

  问着:“你叫什么名字?”洛轻尘无奈的看着腿上的一小团,内心ing:“知道就不下车了,好脏的。”

  花亦琛边哭边撒娇说:“爹爹,我叫财宝。你不知道,这几年妈咪她真的是又吃草,又啃树皮才把我养大。”眼神真挚还附带萌点。

  洛轻尘耐心的看着某崽子,居然不讨厌,便顺手抱了起来。

  “哭这么惨,可是叔叔没女人哦!不然你跟叔叔回去,我给你弄好吃的。”

  洛轻尘也是很无奈,这平白无故多出一个儿子,自然还是很开心的。

  旁边围观的吃瓜群众,立即换了一个画风,两眼放光,一幕倾城绝美容颜的男人,抱着孩子。

  洛轻尘的威名谁人不知,容颜冠绝天下,高阶灵师,修灵帝国的王爷,传说中的有龙阳之好的男人。

  本来花亦琛还想让这种超级富豪吃瘪的,没想到颜值即正义,因此,花亦琛准备把这个帅叔叔写入妈咪的男人备选方案中。

  剩下的围观群众,除了花痴脸,和羡慕的,都散开了。

  至于为什么?散开,旁边的竹卿可是一出现就黑脸说:“若不散开,必斩。”

  花亦琛可没闲心管别人,所以他只晓得关注这个容颜帅气,潇洒,轮廓线分明,威严十足的男人。“好呀!好呀!那叔叔能帮我把妈咪一起带上么?她可漂亮了。”

  花亦琛见这个洛家的轿子豪华,便算计着这轿子的制作,顺便悄悄的画了下来,说不定能交付给娘亲。

  洛轻尘听到这话,不由得笑了起来。

  后面见到洛轻尘,眼睛一直盯着衣服上的华丽服装,又试了一下手感,真的是非同一般。

  “好。”

  洛轻尘,抱着花亦琛上车,就往凌逸夕的海边的住处赶。

  竹卿全程都傻眼的看着自家的公子,要知道所有人都知道洛轻尘冷漠又疏离。

  “公子,那……”

  “去财宝家,接人。”第一次见到这么有天赋的孩子,不如见一见他母亲,这种绝世高手,或许在九宫格斗灵会上能看到。

  洛轻尘本来不确定,当看到花亦琛抱住大腿的时候,就发现他有两种修炼的灵气,居然在共存。

  而且其中一个是器灵,而另一个则是跟自己一样的兽灵白龙。

  此时在堕落街道的一个郊区……

  凌逸夕找到的这个院子时,因为没人住,而且过于偏僻,无人打扰,就住了下来,依山而建,恰好在湖边,经过改造之后,很漂亮。

  况且谁知道这孩子他爹就是白龙属性,这不完全遗传了,还附带了器灵力,只不过太难融合两个灵力,所以凌逸夕只好让自家的萌宝的灵力自己发展。

  另一边正在洗衣服的凌逸夕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阿嚏,阿嚏,阿嚏。”

  然后自言自语的说着:“怎么回事,难道是花亦琛那个家伙,又出学堂了,真是无法无天,这可怎么办呢?”

  凌逸夕想着晚上能屠宰有“飞星坠”之称,日行千里的一种鸟,便心情激动。

  “不管了,今天心情好,已经有了两颗炼丹药,再有一颗百年灵力的兽灵灵珠就能融合飞星坠了。”

  便出发,赶往了森罗深林……

  某萌宝大声的喊着:“妈咪,我回来了。妈咪,还给你带了一个超级大帅哥哦!”

  花亦琛回到自己的家,到处寻找娘亲。只不过前一步凌逸夕已经上山采药去了。

  “妈咪,不负责任,说好等我回来一起帮我过四岁生日的,又去万宝斋了。”花亦琛很失落的表情,委屈巴巴的看着洛轻尘,本来长的就很可爱天生的好轮廓,又有双重灵力加身,眼泪汪汪的。

  洛轻尘的脾气很温和,对待花亦琛并没有往日那般暴戾。“今天你生日,财宝想要什么?”

  这个世界什么都多,可着巧合未免太像设定好的一般,洛轻尘在来的路上仔细回想了五年前的那个屈辱的夜晚,算一算,如果那个女人有孩子的的话,那岂不是和财宝一样大。

  “不可能这么巧,或许只是巧合。”洛轻尘安慰自己,自言自语的说话。

  花亦琛知道,自己的妈咪肯定是去炼丹药去了,药材不够,既然这次缘分没到,才见不到帅叔叔的。

  装大米的盒子已经见底了,毕竟不常回来住。“叔叔,你说过你要带我去你家的,现在走吧!我妈咪肯定晚上才会回来,如今也才中午。”花亦琛拉着洛轻尘就往外走。

  “恩,你娘去哪里了。怎么也不管你。”,听到生日,便想送个礼物,不如晚上去寻找一只万年的“飞星坠”。灵力相辅也好,不过他要去的是森罗深林的中心。

  花亦琛小声的胡编乱造着:“叔叔,你说过你没媳妇,你嫁给我妈咪,她肯定能高兴的要死,你是不知道,我娘不着急结婚,儿子都这么大了,也不会操心自己,整天弄得让我瞎操心。”花亦琛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对这个叔叔放的这么开,都当成自家人了。

  洛轻尘听得稀里糊涂的,不过这个小孩子挺有意思的。

  “那个……,今天叔叔要去森罗深林,那财宝就呆在家里,晚上天黑之前,我来你家给你过生日如何。”洛轻尘本来想着见一面这孩子的母亲,没想到不凑巧。不过这森罗深林必须去,得找到一个千年的灵兽。

  花亦琛一脸失望的模样,洛轻尘着实看着心疼。“哦,去吧!就让财宝一个人伤心,颓废,难过的呆着。”

  花亦琛看着眼前的湖水,宛若这个地方呆不久一般,想多看一眼,毕竟搬家或许已经提上日程了。

  洛轻尘觉得财宝毕竟是一个有灵力的孩子,只要稍加保护,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财宝,那要不然我带你去森罗深林啊,我保护你。”洛轻尘提议到。

  花亦琛听到保护,顿时两只眼睛的泪珠簌簌的往下落。这么多年,不是被骂野种,就是被打,甚至有时候被饿,他妈咪现在虽说是富豪了,不过他可知道受了不少欺负。

  第一次感觉很温暖,虽然不知能否实现,至少除了自己最亲爱的娘亲,这个人很好。

  洛轻尘觉得,财宝太矮,为了能平等讲话,也在湖边的那一个栅栏旁坐了下来。“怎么了,怎么哭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但是我觉得以我的能力应该可以保护你,而且你也需要一个灵兽加身,提高自己的修为。”

  “叔叔,叔叔,谢谢你!”

  花亦琛本来想着坑钱的,不过心里盘算着:“既然如此心善,那就算了咯。不然给妈咪找个伴,这个很不错,虽然已经有南宇了,可是不一样。”那个南宇总觉得看着不舒服,有事没事就献殷勤。

  洛轻尘看着一头扎进自己的怀里,倒真的有些感觉,真是自己的儿子。“你个小屁孩,生日礼物我带你去森罗深林送一个给你。因为你应该需要加持灵力,没有什么比提升你的修为更有价值。”

  站在很远的一个侍卫出声了,毕竟时间耽搁了,他自己担待不起。“少主,该走了。”

  洛轻尘往后看了看说:“竹卿,今天我先不去。你先去帮我监督,随后我再来。”

  “明白,既然公子想任性一次,那竹卿自然得帮你盯着。对了,这个……”竹卿准备走的时候,指了一下花亦琛,估计心里觉得真的是小少爷。

  “嗯,去查查。”

  “了解,我回去了。”

  竹卿便回去查这个花亦琛的身世去了。

  不过洛轻尘再次听到关于凌逸夕的身世的时候。可谓是眼神阴鸷而又好笑。

  洛轻尘也开始带着花亦琛开始走进森罗深林,虽然就在这个房子的身后,可是真正进入森罗深林的时候,和这个小房子的感觉是不同的,至少这里有屏障。

  就已经进入到了十分戒备时刻,毕竟森罗深林是传说中的上古神兽住的地方,越往中心,越可怕。“叔叔,你说我娘亲会不会来找我。我就这样走了。”

  洛轻尘早就发现花亦琛的房子有结界,一般修为的神兽和妖兽都进不去。“晚点我就送你回去,别怕财宝。”洛轻尘还摸了一哈花亦琛的头。

  洛轻尘还是忍不住的问:“财宝,你是双灵属性,对吗?”

  虽然花亦琛一路在装傻,可是既然能进入凌逸夕所设定的结界,除了庄南宇,洛轻尘便是第二个。

  花亦琛隐隐觉得自己上了贼船,而且实力还不详。“叔叔,你果然不简单,作为男人之间的对话,必须的警告你。除你知道外,不能告诉任何人。”

  “哦,也是。你是双属性,不过我很奇怪你怎么是白龙属性,跟我的一样。看来真的是有缘。”洛轻尘觉得带着一个天才孩子还真的是很奇怪。

  花亦琛很无奈的看着这个亲爹,貌似很不错。“都说我是你儿子了,而且关于娘亲教的,遗传基因的定律,你是我亲爹,八九不离十了。”可是他怎么老是有一种被自己坑了的感觉。

  花亦琛学着洛轻尘的样子,恶凶凶的说:“喂,叔叔,我刚对你有好感,可别都败坏了。赢回我的好感,那可是需要花大量的银子和丹药的。”

  一阵轻微的声响在洛轻尘的耳边传来,洛轻尘比划了一个“嘘”。四处静的可怕。白天都如此平静,怎会没有异动。

  “恩,不说了。”

  “站着,别动,等我一下。”

  说着洛轻尘,像是比划着什么似的,在花亦琛的周围化了一个结界。

  花亦琛不敢进入森罗深林,因为凌逸夕觉得太危险,因此便不准进入。

  当花亦琛看着一条犹如星空链般的灵兽,不得不感叹:“好漂亮。”

  只见洛轻尘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把灵龙剑,凭借花亦琛的天才智商所知,完全看不懂。

  “帅叔叔,你的剑好霸气,哇塞,感觉灵力好强。加油,帅叔叔加油。”

  洛轻尘快速的去追,一只千年的飞星灵兽,但是毕竟是千年的灵兽,拿到是很不容易的。

  洛轻尘毕竟是一个拥有两个万年灵环是修灵师,因此,这只灵兽很快就被在电火石光中打了下来。

  “财宝,你先融合这个飞星坠灵珠。我检查过,你就只差这个灵珠,就进入灵气阶了。”

  花亦琛在结界内,接着飞星坠,便开始融合灵环,这个灵环大大的提高了一个境界。

  当然了,洛轻尘对了这颗灵珠的夺取是很不费力的,费力的是护法,洛轻尘觉得这孩子或许跟自己有关系,所以除了护法以为,他还给花亦琛输入了一部分灵力,因为他必须达到条件才可融合,不然强行融合,将会造成生命危险。

三个时辰后……

  “融合了飞星坠,果然这个飞星坠才是最适合你的灵兽。”

  疲惫的花亦琛看着洛轻尘,眼里掩不住疲惫,才五岁就能融合千年灵兽,不愧是天才。

  “帅叔叔,好累哦!”

  “来,财宝,我送你回家。”

  “好。”

  爬上洛轻尘的背上,花亦琛睡着了。洛轻尘故意的走的很慢,他很少接近陌生人,这个孩子很特别。

  “少主,查到了。”

  “嘘!”

  竹卿小声的说道,生怕打扰了这气氛。

  花亦琛第一次感觉到一个温暖的后背明明醒来了,还在装睡。

  “帅叔叔,不要走,不要走。”

  “不走,叔叔不走。”

  站在远处的竹卿,可谓是笑的停不下来,才二十一岁就被称为叔叔,哪些迷恋洛轻尘的人,估计要哭死了。

  “算了,我都到家了,帅叔叔,你放我下来吧!”

  “好。”

  “帅叔叔,我们还能再见吗?帅叔叔叫什么名字,我去什么地方找帅叔叔,帅叔叔还能再陪财宝过生日吗?”

  “应该会再见的,财宝不怕,叔叔会经常来看你的。”

  “恩,我娘亲应该在找我。帅叔叔,你要去我家看蛋糕吗?妈咪,一点会亲手做一个蛋糕的。”

  “不了,财宝,叔叔还有事,就送你到门口吧!天黑了,财宝要坚强哦!”

  “帅叔叔,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下次叔叔再告诉你,回去吧!”

  “那帅叔叔要说话算话,拉勾。”

  花亦琛伸出自己的小手,拉着蹲着的洛轻尘说:“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然后花亦琛便一步步的跳进了湖边的那座房子。果然还逸夕坐在角落里,六神无主。

  “妈咪,我回来了。”

  还逸夕眼泪不知道掉了多少,本来只是想去森罗深林找一个小型的灵兽,凭她的灵技,就算没有灵力,也可以打出几颗小灵珠。

  结果回到家,还是没见到儿子,又去了万宝斋的学堂里,还是没有。

  找了许多地方,甚至报官,都没有找到花亦琛,只好回家做一个蛋糕等着音讯,花亦琛便回来了。

  “花亦琛,我有没有跟你讲过,让你不要到处乱跑,就在我的周围哦。”

  “妈咪,我错了,别哭了,妈咪,我要蛋糕要许愿。”

  “妈咪,妈咪,妈咪,亦琛保证下次离家出走一定跟妈咪说,去哪里。”

  哽咽着的还逸夕,看着自家的儿子,以为自己的灵魂抽出了身体一般。

  “花亦琛,你说你是不是老天派来气老娘的。”

  花亦琛看着自家妈咪一脸暴躁的脾气,总觉得需要一个帅叔叔来调和,今天那个就不错。

  “妈咪,那个,你知道我爹爹是谁呀!”

  还逸夕看到花亦琛好好的,灵力值还提升了,便开始坐在桌子边,准备插蜡烛。

  “不知道,不想知道!估计被野狼叼走了。”

  某处的洛轻尘,瞬间打了一个大喷嚏,总觉得怪怪的,感觉被骂了一样。

  “少主,你没事吧!今天与你一起的小孩子,是一个身份神秘的人的孩子。”

  “没事,神秘人是谁!”

  “不过经过暗探的查询,那个人在洛蓠沙城的财力雄厚,仅次于咱们洛家。甚至于她的商业遍布于服装,酒业和药店,还有一个中和的店,名字叫万宝斋。”

  “继续说,我倒是很想知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短短六年,就能与洛家的财力不相上下。”

  “名字,不知,为化名花轻若,会不会是小姐,毕竟小姐就是七年前消失的。”

  “姐姐,应该不会,也有可能。”

  “还有一个奇怪的事,传说万宝斋的老板……。”

  竹卿写了两字,洛轻尘吓了一跳。

  “什么?”

  “那本少主的小心点,不然清白就不在了,还要传宗接代。”

  洛轻尘一脸嫌弃的,鄙视着某人,不过洛轻尘见过还逸夕,只不过是交谈生意。毕竟还逸夕一直男装,除了花亦琛过生日的时候,回森罗深林旁边的湖边房子之时,才穿女装。

  “对了,少主,少主,少主……”

  竹卿讲着讲着,洛轻尘就慌神了,搞得竹卿喊了很多遍。

  “听得见,什么事?”

  “那个,凌家老爷,凌楚河想将凌家的大小姐,送到洛府当小妾。少主,你的意思……”

  “打回去,本少主,不需要……”

  “可是,少主,已经有人传言少主和万宝斋的当家有一样的癖好。”

  “竹卿,你知道的。继承洛家的一切,本身就付出的代价太大,因此,本少主,无力分心。”

  竹卿心里一万条马奔腾,他自己受到影响,因为他是男的,虽然他知道少主……

  “恩,那少主可知一件事。”

  “什么事?”

  “就是凌家的二小姐,被活生生的丢出了凌府之事,就在六年前少主失踪之时,第二天找到少主,少主继续修复灵力闭关了。”

  “然后呢?”

  “少主,喝茶。”

  “恩,然后呢?你想说什么?”

  “随便一提,觉得有点巧合。”

  洛轻尘尝了一口,的确不错,西湖龙井,果然是好茶。内心有点不平静,他从来没有跟人说过,那次他被人生扑了。

  “说下去。”

  “那天,凌家二小姐悄悄回家,哦!不对,是回柴房,凌家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小姐,就是烧火丫鬟。后面,不知道怎么回事,六年前,凌家二小姐,一大早上脏兮兮的回来,而且满身吻痕,因此凌老爷觉得凌家二小姐玷污了凌家的声誉,便悄悄的将凌家二小姐给丢了出去。连天佳公主都惊动了,天佳公主可是凌家二小姐的好友,但是天佳公主也无能为力的直接扭头回宫了,天佳公主也是看到了,凌家二小姐被丢出从大院,扛起之后丢出了凌家的大门口,满身是伤。”

  “原来如此,看来她是逃了……难怪找不到,明天动身去凌家。”

  “少主,你说什么?”

  “去凌家,准备一下。在九宫格斗灵会之前去看看凌老爷。”

  森罗深林的湖边小房子……

  “花亦琛,记住了,没有下一次了。”

  “妈咪,我知道了。妈咪会担心我,可是妈咪,你能不能多陪陪我。”

  “对不起,是妈咪的错。”

  “妈咪,你知道我刚才许了什么愿望吗?”

  “什么愿望?”

  “希望能有个帅叔叔,能分担妈咪的事业,这样妈咪就能一直陪着我了。”

  虽然还逸夕也想过,但是怕自家的儿子反对,所以就没在考虑,可是儿子亲自提出这个……

  还逸夕还是不自觉的脸红,心里一跳,她还就看上一次出差偶然看见的洛轻尘了。

  “儿子,那个明天我带你去见你外婆,吃完蛋糕,要好好睡觉哦!”

  “妈咪,你从来没提过外婆和外公的事,你家小宝还以为妈咪会伤心,其实小宝不难过的。”

  “小宝,是妈咪的错。不过外婆她已经不在了,外公,或许你能看见。不过不知道他还能认出我不。”

  “妈咪,comeon。你可以的,妈咪说过,有小宝妈咪什么都不缺。”

  “不错,那小宝就当放假了,不用去上课了,我已经跟万宝斋的老师说过了。”

  “好耶!说实话,妈咪,你说微积分到底有什么用啊!还有那个小概率事件……”

  “小宝,你知道吗?这些知识,你妈咪都是十多年学出来的,你已经很厉害了,才五岁就学完了许多的知识,至于积分,小宝还不用太着急,先去好好学习物质反应,这样以后制作礼花的时候,别人就不敢轻易的欺负娘亲了。”

  “妈咪,那出去我还是得喊,小哥哥吗?可是明明妈咪这么漂亮。”

  “小宝,这个时代,是以灵为尊的世界,可是男的占主体地位,所以妈咪不能暴露身份。苦了小宝了。”

  “妈咪,小花要去吗?”

  “妈咪,小花的娘亲,要去吗?还有晴姨。”

  “小宝,以后叫娘亲吧!”

  “好。”

  “睡吧!今天给小宝讲《丑小鸭》的故事……”

  “恩,好呀!”

  “从前有一只鸭子,长的奇丑无比……”

  “小宝,小宝,小宝,睡了,我也去睡了。”

  第二天……

  “娘亲,咱们去见外婆。外婆会喜欢小宝吗?”

  “会喜欢吧!”

  还逸夕也不知道,毕竟对于还逸夕而言,她只是一个外来的灵魂,可是对于这个身体而言,凌母应该是很重要的。

  “好。”

  “走吧!去洛蓠沙城的城门口,与你的小花接头,一起走。”

  “娘亲,你说咱们家都这么有钱了,娘亲是不是就有时间陪我了。”

  “小宝,是娘亲的错。”

  “可是小宝不怪娘亲,毕竟娘亲这么优秀,也是为了小宝生活的更好而已。”

  洛蓠沙城城门口……

  “老板,来了。”

  “轻若,还是那么娇俏可人。”

  “花姨,小花在车里吗?”

  花亦琛老远的看见花轻若,便飞奔过去,扑腾到花轻若的怀里。

  “在的,小宝又长高高了。”

  “好的。”

  “小花,哥哥来了。”

  “这孩子……,轻若,这次是去凌家,你知道凌家与皇宫有联系。”

  “那又怎样?老板,咱们去去谈生意的。”

  这么多年了,还逸夕从来没有过问过花轻若的身份,如今她和晴儿两人都已经的万宝斋的第二和第四大股东了。

  当然了,还逸夕是大股东,占百分之四十六,第二股东是洛家,占股份20,第三股东便是花轻若,占股份15,第四股东便是端木晴,占股份14。

  “轻若,越来越发现,轻若更会经商了。不过,轻若的家人,从未提起过,逸夕也不方便问。”

  “老板,该知道的时候,你会知道的。”

  “好。”

  马车上的轿车里,花亦琛已经被花思风落败了。不过花亦琛从来都是故意输的,每次下棋都让思风赢。

  “娘亲,凌姨。”

  “小花,长的越来越好看了。”

  小花不经意间,就把和花亦琛学的话说出来了。

  “凌姨也是越来越好看了,不管是男装还是女装,不知道掰弯了多少小姑娘。”

  花轻若一听这话,就惊觉不对。

  “思风,你从哪里学来的。”

  “小宝弟弟教的。”

  还逸夕一脸黑线,想着:“这孩子要不要这么实诚。”

  “小宝,你说,你那里学来的。”

  “娘亲,冤枉啊!小花姐姐,肯定是记错了。”

  “算了,不计较了。对了,轻若,这次你去谈谈那个珠宝店,看能不能收入囊中,那个位置,非常不错,附近都是达官贵人的富家千金,全是败家子儿。”

  “好,老板。那到云间的时候,咱们分开走。”

  还逸夕开始和花轻若尬聊中……

  “小花,你那么可爱,也不知道那个男孩子有福气。”

  “老板,其实我觉得,你们家的花亦琛估计是莺莺燕燕围绕,实在太好看了,也不知道,会祸害多少女孩子。”

  实际上,花亦琛的后半生,被一个叫庄半夏的女孩子耽误了一生,不过确实是不少女孩子心碎,而且有一个还终身未嫁。

  “轻若,你说晴儿,她女儿庄半夏会不会过来。”

  端木晴自从和庄景悠大婚之后,就很少来洛蓠沙城的万宝斋药铺里了。

  后面一连生了双胞胎,一个叫庄半夏,还有一个叫庄麦冬。没错,这两味药,就是神器的端木晴给取的。

  “会来吧!不过庄景悠那个人性格沉闷,也不知道端木晴是怎么招惹的庄景悠。”

  “轻若,你别说,她们还挺般配的。不过半夏才半岁,他们才结婚一年多。也不知道能不能再把我们亲爱的晴儿,给送回来,继续工作。”

  “娘亲,晴姨她有小宝宝了,那以后就经常去庄叔叔家,哇塞,这样小宝就不孤单了。”

  “小宝,你庄叔叔家可是很远的,你觉得你走的走吗?”

  “凌姨,那个晴姨的小宝宝,跟小花一样可爱漂亮吗?”

  “哦豁,怎么小花才六岁就知道注意形象了。那以后谁要娶了你,不得幸福的晕过去。”

  花轻若赶紧圆场,她的老板可不是常人,说起花,那可是一套一套的。

 坐在马车里的花逸夕狂吐不止,原本在现代的时候就会晕车,没想到到另一个大陆依旧晕车。

 

  “娘亲,你没事吧!”

 

  小宝还是很担心,毕竟听娘亲说过,那个地方很远,是在洛蓠沙城的东边,也是离皇城的另一个方向,相当于一个在北,一个在东。

 

  云间是一个水稻之乡,有“鱼米之乡之最”的称号,极其美丽。

 

  “花姨,怎么办?娘亲总是这样,一去远一点的地方都这样难受。”

 

  小宝轻轻的拍着花逸夕的背,花逸夕觉得儿子这么懂事,也不知道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逸夕,马上就到了。你睡一哈!坚持一下。”花轻若也轻轻的扶着花逸夕,虽说是雇佣关系,不过早已变成了无话不说的闺蜜。

 

  “恩,好。”

 

  花逸夕感觉喉咙里就像卡着什么一般,有很难闻的气味,忍都忍不住。

 

  “还有多远啊!这样吧!我先下去休息一下。”

 

  在一个山村的山涧中,停下了马车,原本难受不堪的花逸夕想着到处走走。

 

  花逸夕,花亦琛,花轻若,花思风,两对母子,外带一个王管家,五个人在一个很漂亮的山涧停驻了下来。

 

  “老板,这里应该不能停留太久。”根据王管家的观察,这个地方,估计存在山匪。

 

  “王管家,你估计什么判断的,这么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山匪。”

 

  花轻若和花逸夕虽然常年在外谈生意,但是一般都没有真正的遇到过山匪。

 

  即使遇到的,两人都可以以一敌百,所以两人都不是很惊慌。

 

  “娘亲,小宝,他抢我的糕点。”

 

  花思风从小就可以看的出来,妥妥的美人胚子。声音也是糯糯的,抢小宝的东西,甚至于说,撒娇,装可爱的高手。

 

  不过已经六岁的花思风,骨子里除了对小宝的感情比较亲以外,其他人,她都是保持距离感,连同庄南宇。

 

  “小宝,小花要你就给她吗?人家是女孩子耶!”

 

  花亦琛欲哭无泪,哪里哦!明明这些糕点都没花思风给吃完了。

 

  花亦琛也是大喊了一句:“娘亲,小宝是男的,可是小宝还是小孩子,哼!”

 

  “哇!哇!哇!”一大声便哭了出来。

 

  “老板,那个抱歉哈!小花她不懂事。”

 

  吓得花轻若赶紧道歉,准备打花思风,不过小宝还是很机智的,跑到小花面前哭,看到小花要被打,主动在小花面前护着。

 

  王管家也是很无奈,不过他能呆在花逸夕的身边,讲起来都是一段故事。

 

  “小宝,你娘亲他不舒服,你就乖一点哦!你妈咪平时很累的。”

 

  “好了,小花,糕点你都吃完了。不跟你抢了。”

 

  小花和小宝同上一所学校,同时也是没有父亲的人,因此,两人的关系便是,谁要是嚼舌根,两人同时霸气开揍。

 

  “恩,小宝,别哭了!”

 

  花思风就像小宝的最好信任的人一样,别人无论如何劝,都不如花思风的一句话。

 

  “好,小花,你说我外婆和外公会不会不喜欢我。”

 

  花思风的个性就像洛轻若一般,独立自强,甚至于孤傲冷漠,不过说出话来就是那么有道理。

 

  “会,不过小宝,花姨说过。女孩子也好,男孩子也好,不需要寄托于别人。别人的认可固然重要,不过顺其自然。”

 

  “小花,你说我父亲是不是高大帅气,上档次。”

 

  花逸夕在树下打盹,花轻若去树林里摘果子,王管家则是去找离镇子比较近的客栈。

 

  小花和小宝在湖边打闹,花逸夕由于精神不是很好,连什么时候被人抱走了都不知道。

 

  醒来时……

 

  “小宝,别闹。”

 

  离云间最近的一个山匪,悄悄的把花逸夕装着,扛进了一个山牢里。

 

  说话的是一个长的很奇怪的人,有些矮。

 

  “大哥,这妞你看能配的上你不。”

 

  站在李三旁边的人,长相俊秀,并不像这山匪之徒。

 

  “李三,你那里抢来的,这姑娘宛若绝色天香,奇怪的事,居然没有灵力。”

 

  李三说的义正言辞的,好像真的是苦口婆心。“老大,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虽然你经常教育其他的兄弟,要自食其力,可是这个关于嫂子人选,你肯定的操心操心。”

 

  花逸夕听到这段话,以为是在做梦,估计是在看一部民国电影一般,一段民国土匪与军阀小姐的爱恋。

 

  可是下一秒,花逸夕便被吓了一跳。“不对呀!已经穿越了好几年了,这地方怎么可能有电视机。”

 

  “你醒啦!李三,送这个姑娘下山去吧!”

 

  “你是谁,你们俩是谁。这是什么鬼地方。”花逸夕懵逼的看着面前的这两人,总觉得有些地方,很是怪异。

 

  “姑娘,别怕。我们不是坏人。”

 

  出声的是清阁,实属名门,只不过名门世家的关系复杂,而他不过一个庶子,并无任何资格参加斗灵会。

 

  “额,请问小哥哥,我是不是梦游了,不然怎么会遇到这种傻眼的片段。”

 

  “姑娘所讲的是……”

 

  “大哥,这个小妞是不是脑袋有问题,要不然我还是送她下山吧!”李三偷瞄着花逸夕,感觉不太适合成亲。

 

  花逸夕拍了拍腿,整理了一下容颜,将额头的头发整理到耳边,站好之后才开始发言。

 

  “哦!不好意思,我重来一次。”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绑我有什么事?或者你们觉得我如何,小哥哥一看你就是才二十岁出头,怎么这么想不开的当一个毫无作为的山匪,还有你他妈有灵根就要珍惜呀!好好练,去参加斗灵会那多威风,还有金灵币可以拿,像我这样只能靠外物的多惨啊!努力了这么久连灵力的火苗都没看见。”

 

  关于花逸夕一气之下就说完这些问题,李三和清阁都不知道怎么回,毕竟他清阁灵力再高,没有资格参加斗灵会,他是清家除名的人。

 

  “小妞,你凭什么?批评我大哥,大哥长的样貌俊俏,灵力也是灵气阶的防御系,木槿三十五级,大哥年纪轻轻就达到如此高的级别,已经很不容易了,再说了,这里早就改良成一般的村民了,只不过这里的人,大部分没有家人而已。”

 

  李三的一怼,花逸夕还真的是无话可说,毕竟这个人家做了这么多,已经是一个大大的良民的,怎么还能批评人家。

 

  “这样啊!”

 

  花逸夕大概了解了,就是不小心被绑来的,不过是没问意见而已。

 

  “话说你是谁哦!怎么还能有小弟这种配置,要不然教教我。”

 

  “李三,送客吧!我们这里不养闲人。况且没有必要去操心这种事,该来的总会来的,不该来的请来也是废物。”

 

  花逸夕居然被人当成了废物,这怒火攻心,居然一不小心就把旁边的地牢给打穿了,连带旁边以前关押人的房间都变成了一间大房子,一些铁链已经扭曲。

 

  “老大,好可怕!”

 

  清阁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要知道一般女孩子都是温婉可爱善良的。“确实是……,要不然咱们走吧!”

 

  “走哪去啊!”

 

  原本狂躁的花逸夕,经过一下子的冷静,瞬间明白自己干了什么?准备连忙道歉,谁知道旁边的那两人准备开始跑路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个有时候就会变成了这样,力气比较大。”

 

  “老大,我还想多活几年,要不然我先走了。”李三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牢房那种可怕的地方了。

 

  清阁虽然想逃,不过他灵力不够呀!而且又是防御系灵性。

 

  “李三,尼玛,你等等我呀!算了,反正逃不掉了。”

 

  “姑娘,我叫清阁。那个是一个防御系,属性木槿的灵气阶三十五级灵师。”

 

  做完自我介绍的清阁被刚才花逸夕的举动吓到了,因此还是有些不平静。

 

  “哦,那个出去吧!我不会把你怎样的,再说了你这么好看,应该做一个小弟挺不错的。”

 

  花逸夕不知道的事,所有人都在寻找她,只有她一个人玩的很开心。

 

  ……云谷村……

 

  一个山涧中创建的村子,正是盛夏时期,满山的菜籽花,宛若仙境,这个村子隐秘而绝世。

 

  错杂交叉的小路和热情的村民,一路上花逸夕都是很开心的,清阁给她介绍着这个村子的自给自足。

 

  “清阁,这完全就作者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非常的适合养老,完全可以相拥而坐,同看朝阳和夕阳。”

 

  清阁看着远方,边走边看,不想进入尘世喧嚣,也不愿躺入俗世的纷扰。

 

  “恩,可能是在这里生活久了,不记得曾经的尔虞我诈了。其实这个村子原来确实是一个匪哦!只不过我来之后,便在这里建立了这个云谷村,顺便设了一个屏障。”

 

  “清阁,那你不想出谷吗?”

 

  清阁想都没想就回答着:“不想。”

 

  “那如今感谢你的款待,我要走了,虽然这个肉质很鲜美,风景很秀丽,空气无污染,村民很单纯,你长的很绝世,可是……”

 

  清阁经过一天和花逸夕的相处,蛮喜欢这样潇洒,不羁风格,无灵力但又有怪力的女孩子。

 

  “可是什么?你要走。”

 

  花逸夕其实也想留着,可是人终究是孤独的,即使再好的环境离开了喧闹的市井,其实还是内心孤独。

 

  “终究,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活在尘世,不愿远离喧嚣。”

 

  清阁知道强求的瓜不甜,扭下来,不一定会因为心情而腐烂,所以清阁不想强留。

 

  “好,花逸夕,如果那天你怨倦了尘世的繁华,这里有人等着你一起并肩看夕阳。”

 

  “好,那我走啦!”

 

  蒙着眼睛的花逸夕,走到了原本休息的地方,那辆车还在哪里,只不过人却只有一个陌生人。

 

  第一次花逸夕清晰的看清楚了洛轻尘,果然倾世绝美,轮廓宛若鬼斧神工,就像上帝偏爱他一样,邪魅狂傲,青丝倾泻至腰间,皮肤白嫩,身高一米八几,还跟第一次花逸夕见到时模样无几,只是更加成熟与高大,貌似灵力也已经提高了。

 

  花逸夕看了几眼,本来想逃跑,不过她觉得或许洛轻尘并不认识她。

 

  “那个,小哥哥。”

 

  洛轻尘眼里总觉得这个女人很熟悉,但就是不知道在哪里见过,虽说容貌一般,身高体重有点不协调,不过并不影响美感,应该就是财宝所说的那个很漂亮的娘亲吧!

 

  “我叫洛轻尘,那个花亦琛是不是你儿子,他让我来接你。”

 

  原来在花亦琛看到自家的娘亲失踪之后,便使用了洛轻尘给他的一只笛,随便呼了几下,洛轻尘便出现了,然后经过严谨的安排,只留下洛轻尘一个人在哪里等待花逸夕。

 

  洛轻尘,原来自己睡得美男,居然是万宝斋的第二大股东,融资人,还是九宫格的斗灵场的主人,也是洛仙族的继承人,人称:“天才灵师洛轻尘,美男惊羡一撇。”

 

  那时,她还吐槽别人没见识,自己见过跟洛轻尘差不多帅的人,宛若神仙之资。

 

  洛轻尘自顾自的吐槽着,也不管旁边的人作何感受。

 

  “喂,应该不是,花亦琛这么聪明的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废材的娘,毫无灵根,长相一般,就连谈吐都很差。”

 

  花逸夕脑补了一种画风:“哇擦!这个男人,刚才说了什么?居然说他,平庸,长相一般,身材也一般,也谈吐也是。”可是居然完全没有办法生气,倒是感觉很理直气壮,毕竟花亦琛是他儿子。

 

  花逸夕走到洛轻尘的怀里,垫着脚说:“喂,你这个人。说话这么恶毒,小心被雷劈。”

 

  洛轻尘很清冷的说着:“不好意思,那个我的有一个属性就灵电,貌似你说的哪些对我没什么卵用。”

 

  “哇塞,我擦。好吧!我儿子在哪里,不跟你争论了。”

 

  洛轻尘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般说话都不超过十个字的,却认认真真的吐槽花逸夕。

 

  “哦!你儿子只给了我这个纸条,走了。”

 

  把纸条交给花逸夕之后,洛轻尘便瞬移到了云间的一家小客栈。

 

  “公子,你回来了。”

 

  “竹卿,你怎么没给我看财宝他娘亲的画相。”

 

  竹卿本来想讲,那个凌氏的珠宝店已经被一个形似大小姐的人给收购了。

 

  “那个,少主,因为你没有要求,而且少主向来不喜欢看女人的画相,竹卿便省略了。”最后这个了字拉了长音

动漫关键词:几天不给你就成这样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