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老杨头的春天 我可以稍微放进你里面吗 婚前试爱

2022-04-19 14:54:0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法院 今天是沈自山的判决。 她和母亲一早便以家属的身份进入法院旁听听审。 众目睽睽中,沈自山穿着一身囚服,带着手铐,被人拉去了被告席,满头的头发变的有些灰白,整个人顿时倾颓

法院

 

今天是沈自山的判决。

 

她和母亲一早便以家属的身份进入法院旁听听审。

 

众目睽睽中,沈自山穿着一身囚服,带着手铐,被人拉去了被告席,满头的头发变的有些灰白,整个人顿时倾颓苍老了不少。

 

另一旁的群众,激情愤慨的要冲上去,嘴里不停的骂着。

 

说她的父亲是个禽兽不如的混蛋。

 

如果不是被身边的人拦住了,只怕还要冲上去拼命。

 

沈甜微微红了眼,从始至终一言不发。

 

凌脂的手心微微颤抖,眼眶发红,似乎在害怕。

 

沈甜有些心疼,紧紧拉住了自家母亲的手,陆睿他向来说话算话,说了会救,一定会救的。

 

原告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总,说是进了沈氏的货,却查出来有毒物质,附上了医院鉴定。递交给了法官。

 

原先的沈氏工厂的员工也出来举证,说是这个产品就是沈氏生产的,并且是经过了自己的手,亲自装好,说沈氏为了节约成本,不用检测,直接往外输入。

 

沈甜自然知道这是血口喷人,看向自家律师。京都里愿意为她打官司的人不多,这位张律师是为数不多的好律师,且也有一定的业内口碑。

 

年轻的律师沉着道:“关于这个检测是不是正规的有关机构,我方不得而知,关于这位沈氏的员工所持的证词,也是一面之词,没有证据,我方,有权驳回!”

 

曾经的沈氏员工,站在证人席上,举起了手机道:“我有证据。这里面是流水线上产品的视频,没有经过任何检测,流入市场。”

 

沈甜怔了怔,眼看着证据递向法官。

 

视频一定是合成的!

 

法官接过视频。

 

原告的辩护律师言之凿凿:“这个视频是工作时在第一车间里录下的,就是原视频,被告人还有什么话说?”

 

忽然间自四周窜来的冷意,紧紧将沈甜包围,胃里又开始了翻涌,压抑她有些喘不过气。

 

她捏紧了手心,知道这件事有些不同,可站在观众席上,却是一丝一毫的用都没有。

 

沈母浑身颤抖着,显然是有些受不住这个打击。

 

“妈!”沈甜有些紧张。

 

凌脂拍了拍她的手。“妈没事。”

 

原告的辩护律师道:“鉴于被告律师怀疑报告真伪。我可以告诉你们,鉴定是在正规的技术科做的鉴定,报告,也没有问题。”

 

“我方辩护人对于此事毫不知情!”律师回应,却更显得苍白。

 

“作为公司的法人代表,这已经是一种严重的社会问题……”

 

双方的辩护律师当堂吵了起来。

 

沈自山只是看了看对面的员工,眼底藏着失望,又看了看底下的沈甜,目光一片凄凉。

 

由于证据确凿,沈甜这边的准备不充足,光凭借一句,当事人可能对此事不知情,根本就没有多大作用。法官当即便一锤定音。

 

“现在宣布沈自山一案判决结果,产品有致癌物质,流入市场,造成舆论等社会危害,·情形恶劣,根据人民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例相关规定……一审判入狱,有期徒刑三年。”

 

三年?!沈甜只觉得脑袋一阵轰鸣。

做了几个小时的手术,走出手术室的时候,我已疲惫不堪,开了手机就有电话打进来,是南阙,我眼中闪过片刻的惊喜,结婚三年,他主动联系我的次数屈指可数。

我迫不及待的接通,男人凉薄的声音传来:“沈瞳,我们离婚。”

心瞬间坠入谷底,我匆忙挂断了电话,我怕他再说出更绝情的话。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家的,南阙正坐在沙发上等我。这是我第一次在晚上十点前看到他回来。

南阙穿了一件藏蓝色的西装,白衬衫,双腿交叠,完美的如此不真实,只是看向我的眼眸里仿若淬了冰,冻的人发抖!

当年和我结婚的时候,这双眼睛里写满恨意,如今连恨都没有了,剩下无尽的冷漠。

“签了。”他起身,甩给我一份离婚协议,我捡起离婚协议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忽然觉得很可笑。

我仰起头,看着这个我曾经霍出命去爱的男人,哑声问,“沈依出狱了?”

大概是我提到了他刻在心尖上的名字,南阙眼神微眯,嘴角轻勾,蹲下身来。

我只觉得下颌一痛,下巴被他捏在手里。

他的眼神终于带上了令我熟悉的狠意。

“没错。”他身上好闻的气息将我包裹起来,语气却恶劣的让我胆战心惊,“所以你可以滚了。”

沈依,南阙的初恋。

也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当年沈依失手伤了我母亲,导致我母亲重伤,至今昏迷不醒。

她本来是要面临十年的牢狱刑罚。

可我那可笑的父亲,却来求我放过沈依一马,开出的条件是他会让南阙娶我。

我死心踏地的爱了南阙十年,十年爱而不得。如今却成了父亲逼我妥协的筹码。

沈依伤了母亲,这个世上唯一真心待我的亲人,我恨不得让沈依一辈子呆在牢里出不来。

可我也知道,即便我不答应,父亲只要想替沈依减刑,他有的是办法。

胳膊毕竟拗不过大腿,母亲已伤,权利在父亲手里。

我嫁给南阙,刚好可以气死沈依。

也刚好让我如愿以偿而已。

后来,沈依被轻判三年,不知道父亲跟南阙说了什么,南阙还真的娶了我。

我犹记得,新婚那天。

他喝的酩酊大醉,眼底却一片深海般的黑。

他骂我卑鄙,为了嫁给他,连自己母亲都可以作为利用的筹码。

他还说,等沈依出狱。

就让我滚。

如今,三年已到,他终于忍到了沈依出狱的这天。

也终于,忍无可忍。

可是南阙啊,我喜欢了你十年,十年的青春,还有我妈至今昏迷,为了嫁给你我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如今我怎能轻易放手。

我笑笑,握住他的手腕,心中万千悲喜,最后化为一句话“我不跟你离婚。”

那一刻,南阙的眼神像藏了冰刀,刀刀刮骨燎心。

他几乎是拎着我的领子将我拽起来,然后将我摔在了沙发上,我被摔得七荤八素。

南阙俯身,从口袋里抽出钢笔,啪的拍在我面前。

茶几被震响,钢笔划伤了他的手掌,鲜红的血滴落在白色的地板上。

我不知道他的手疼不疼,可是我的心疼的快要窒息。

“签了。”
 

他这人一向不喜欢说废话,见我没有动手签的意思。

他起身,拿起手机,拨给了医院。

打开扩音,扔在了茶几上。

听筒里传来医院院长那苍老的声音。

我妈在医院,他是在拿我妈来威胁我。

我心中闪过片刻的慌乱,可是转瞬,我便笑了:“你随意。”

南阙似乎没想到我会如此,他阴沉沉的看了我一眼,终于被我气的笑了出来。

他俯身,整个手掌握住我的半张脸,用力,迫使我仰起头。

“沈瞳,没想到你如此狠毒。”

他抓起西装外套,摔门离开。

我瘫坐在沙发上,想哭却哭不出来。

我何尝不怕他不交医药费,拔了维持我妈生命的管子。

可是我在赌,赌南阙不会如此恶毒。

我也想过放开他,就此结束。

可是如今我妈伤成了那样,凭什么沈依一出来,我就得为她让路。

我心有不甘,我不想放过沈依,也不想放过我自己。

……

次日,我一早就去了沈家。

自打我嫁给南阙之后,家里密码锁就换了。

如今我像是客,站在门口,等待着里面的人来开门。

门打开后,我看到了沈依。

她的头发剪短了,一张小脸也更白了,见到我后,嘴角扯出一抹嘲弄来。

我盯着她那张依旧漂亮的小脸,心中的恨意肆意生长。

沈依仰起头,轻蔑一笑,“姐姐,用我七年刑期换来嫁给南阙,南阙他爱上你了吗?”

心中划过一抹伤痛,片刻就被我掩饰掉“我们,好的不得了。”

沈依扯唇,唇角凑近我的耳边。

“知道当初为什么父亲让你嫁给南阙吗?因为,只有你嫁过去,等我出来,我才能重新站在南阙的身边。”

沈依笑的越发的刺眼,逼红了我的眼睛。

我冷笑着看她,“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给你让位置?”

“你不走,你那可怜的母亲就会死。”

沈依轻飘飘的声音终于激怒了我,我一把抓住了沈依的衣领。

“沈瞳!”南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被这个声音定在了原地。

下一秒,一抹高大的身影挡在了沈依面前,面对我的剑眉星目里藏满锋芒。

动漫关键词:老杨头的春天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