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几天不给你就成这样了,啊…怎么这么大

2022-04-19 14:52:2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宁子扬笑了笑:“那关于刚刚的议案,我还有点疑问,正好一起去吃顿饭,我告诉你。”沈甜自然不信这个纨绔有什么问题。“陪宁少吃顿饭,是谢宁少厚爱,谢宁少帮了我,以后

宁子扬笑了笑:“那关于刚刚的议案,我还有点疑问,正好一起去吃顿饭,我告诉你。”

沈甜自然不信这个纨绔有什么问题。

“陪宁少吃顿饭,是谢宁少厚爱,谢宁少帮了我,以后还请宁少不要用这样的借口。”她声音平静,可仅仅是站在那里,便有与生俱来的矜贵气质,不可亵渎。

宁子扬也不在意,往后她在自己手里办事,有的是时间改变看法。

他更想看见这个高贵如白天鹅的女子,在他面前低头……挽回曾经失去的尊严,而不是在别人面前。

两人去了一家西餐厅。

宁子扬一直很细心体贴。

沈甜也不明所以,只是保持着疏离,时而礼貌的笑着,她告诉自己这场饭局,只是为了还他一个人情,不论他是什么目的,还是存心想羞辱自己……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

迎面来了两个人。

人群中他的模样很出挑,只稍稍一眼便让人觉得压迫。

沈甜心口跳动,她装作不经意的吃着饭,可陆睿的目光倒像是将她锁定了一般,深黑的瞳孔里藏着厌恶愤怒。

沈甜捏紧了手心,向对面的人扬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我吃饱了,先走了。”她一点也不想再看见他们俩,也不想再被陆睿羞辱。

一旁跟着陆睿进来的沈清微察觉到了气氛微妙,不着痕迹的拦住了要走的沈甜。“姐姐遇见了我和睿哥哥这么着急就要走?”

沈清微的目光转向刚刚起身的宁子扬,眼底闪过一丝光芒。

“我以前可是听说,这位宁少也曾追求过你,看样子跟姐姐也挺熟的,都一起吃饭了,见面也不止一次了吧?”

这是想说,他们早就暗通款曲了?

沈甜捏紧了手心,压下心底滔天的愤怒:“我怎样都与你们再无关系。”她说着便要越过她们。

却被陆睿扯住了她的手腕,生生将她拽回。

“是早就有勾结了?”陆睿的面色阴沉,诸如之前对她施暴的模样,仿佛要将她的手腕捏碎。

“你放手……”沈甜挣扎。

宁子扬看见沈甜捏紧的手心在微微发颤,想起了上次的视频。起身挡在她身前,笑着道:“陆总,我跟她只见过几次,我曾经是喜欢她,更何况陆四爷都已经有人了,我追求她不过分吧?”

“好。好的很!”陆睿眸中的暴戾丛生,“你到底是有多下贱!到哪都能变着法子勾引男人?”

沈甜被甩的往后退了一步,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愤怒。

陆睿的目光落在男人护着她的手上,心底更加烦躁。

“也就我不要的垃圾,宁少愿意巴巴的捡来吃。可就算是我不要的垃圾,也不容许被人觊觎!”陆睿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沈甜心底微微发颤,可看着他身边的沈清微,又生出了愤怒。

“我们已经离婚,垃圾也好!下贱也罢!都请陆总高抬贵手!”

宁子扬有些不敢置信,显然也没有想到两人结婚了,还离婚了。

那些沈甜小三的言论从何而来?圈内人大多都不知道,他两结婚的事,以陆少的性格,没反驳,这事八成也是真的

“那我若不愿放过呢,记着沈甜!是你先招惹的我。”

沈甜眼中有惧意,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她想起来之前的每一次,他也是这样,用这样类似盯紧猎物的目光看着她,她觉得这样的陆睿很可怕,

陆睿看着沈甜后退着一步步靠近宁子扬,心底的怒意更甚。

“睿哥哥!”沈清微轻唤,陆睿仿若没听见。

他迈着大步朝沈甜走去,直接拽着沈甜就往外走……

“你放手……”沈甜拼命挣扎,却不敌,纤细的手指圈出了一道红痕,被人拽出了西餐厅,狠狠甩去了车上。

沈清微看着这一幕捏紧了拳头,这个女人就算这样了,还能牵动睿哥哥的情绪。

宁子扬隐约感觉有些不安,却见迈巴赫扬长而去……

“去酒店!”车里陆睿对着前面的司机吩咐道。

“我不去!陆睿!我们已经离婚了。”沈甜有些惊恐的叫道。

“那你也是我的所有物,你再跟别人纠缠,沈家和跟你在一起的男人都得完蛋!”他周身的气势阴冷渗人。

沈甜刚刚才吃过,这般颠簸,她的胃又开始难受了,双手被陆睿紧紧抓住。

她近乎祈求道。

“我不去!我没有跟谁好,我也不想跟谁在一起,我求你放我下去好吗?”她开始害怕惶恐了,她从来不知道,陆睿还有这么变态的控制欲和占有欲。

陆睿伸手钳住了她的下巴,看着她涕泪纵横的脸,却没有一丝怜悯。

“你就这么贱吗?缺钱我可以给你!陪谁不是陪?!”

她定定的看着他,眸底的委屈,渐渐转化为失望,心灰。

“我说了我没有!”这句话,她三年来说了无数次,这个男人却没有信一次。

沈甜继续挣扎,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男人却按住她,眸光里闪过一丝郁色。“你再动,信不信我在这里要了你!”

沈甜看了看四周敞亮的车窗,乖乖的不说话了。

很快车行到了酒店。

沈甜被他拽着一路上了电梯,上了顶楼。

又被他拖着重重扔去了床上。

沈甜胃里翻涌带着刺痛,被他拖拽的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她也不明白,陆睿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说离婚的是他,不肯放过的也还是他。

他重重的关上房门,带着怒气,不假思索的压了下来。

沈甜惊惶。

“我知道错了!不要再像上次那样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她在祈求他放过她。

男人直接撕开了她的衣服。

“怎么能陪宁子扬能陪,就不能陪我?!放心我给钱!”他一想到宁子扬刚刚护她的模样,沈甜站在他身前,一副寻求庇护的模样,心底就一阵暴躁。

“不要!”沈甜推攘着拒绝,一张小脸上满是泪痕。

“你不是厌恶我吗?我是推了沈清微,我都承认,我是下贱我恶毒……你怎么下得了手……”

见沈甜浑身写满抗拒,陆睿便更加势在必得,男人解开脖子上的领带,直接绑住了她的手。

“因为你贱!”

沈甜没有再挣扎,她害怕伤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陆睿看着她死气沉沉的模样,心底更是一阵恼火。

“一次十万够不够!”

沈甜以为自己不会再疼了,可是听见这话,心口像被刀划开了一道口子,疼的浑身发颤,心底一阵翻涌。

她狼狈的起身跑到了卫生间,打开花洒,跪伏在马桶旁,将刚刚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胃里像被刀子割了一样。

疼痛的无法呼吸。

陆睿听见了洗手间里的动静,本以为该有报复的快感,可心底也不似那么畅快。

助理韩越打了电话来,让他回去参加公司的会议。

陆睿穿了衣服快步出了门,拿走了房卡。

她将自己洗干净了才裹着浴巾踉踉跄跄的走出卫生间,可此刻整个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刚刚还留下的气息,让她更觉得恶心,她揪住了胸口,压住了那种想吐的感觉。

腹部隐隐有坠痛之感,让沈甜更加惶恐。

她想拨打电话,座机的电话线被拔,她手机也不知何时没电关机了,拍了拍门却没有任何回应。

一直到晚上,她一个人坐在地上,在门口靠了很久,浑身无力,等待人来开门。

因为之前的那一番折腾,她连起身给自己倒一杯水的力气都没有了。

要是再没有人发现,她一定会死的。

身下的疼痛越来越明显,她爬起身,缓缓敲打着门:“有没有人!我出不去了。”

最后发现她的是第二天上来的保洁。

沈甜才被救护车送走。

陆睿得到消息的时候还在开会,韩越说是酒店的工作人员打给他的,人已经被救护车送走了,陆睿挂了电话,发短信问了哪家医院。

当即便匆匆赶去。

沈甜的身体还是很虚弱,她有些担心自己孩子是否健康。

这次的医生,正好也是上次的主治医生,年过半百,头发花白,正在看检查的片子。

沈甜缓缓有些忐忑的坐了下去:“医生我的孩子还好吗?”

接下来医生出口的话,让她面颊发烫。

“孩子月份还小,但是都有孩子了?怎么还这么不节制?你男朋友呢?没有陪你一起来?”

沈甜只觉得面上发烧,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她将碎发别到耳后。

“对不起,给医生添麻烦了!”

老医生叹了口气,“你还这么年轻,却这样不珍惜身体,这样吧,你再去做一个胃镜,检查一下胃里的情况。目前的片子和测验结果来看,癌细胞还是有扩散的危险,保险起见,还是得尽快住院化疗……”

沈甜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身上的口袋,那里分文也没有。

“我能知道这些手续费大概多少吗?”

“姑娘有些事,可以和家里人承担,不用一个人扛着……”

沈甜轻轻叹了一口气,银行账户被查封了,个人信用卡也停了,她没有其他的收入来源,如今光是吃药,检查都要一笔不小的费用。

她从前是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宝贝,连吃药都得哄着,她也怕疼,可如今无论再疼她都得一个人承担。

她更害怕

沈甜摸了摸肚子,失魂落魄的朝自己的病房走去。

在走廊里,迎面却遇见了沈清微。

她面上带着张扬,讽刺道:“怎么昔日高傲的沈家大小姐,连住院的费用都交不起了?我要是你就早早找个地方死掉,省的天天顶着一副模样,倒人胃口。”

沈甜并没有心思跟她斗嘴,早上到现在也没吃,胃里又开始了疼痛。

沈清微见她这幅模样,心底更加得意,正准备再说些什么,却瞧见了走廊里另一边急急赶来的身影……正是陆睿……

沈清微一阵欣喜,估计是她发的信息,他都看见了,来陪她检查的……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