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玩弄秘书的奶又大又软——皇上调教 贱乳 大屁股扒开

2022-04-16 15:05:0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刚才那辆马车里的婢女有问题!她的动作确实优雅的如行云流水,毫厘不差,可即便马车是静止状态,一个人的动作又怎么可能做到一点不差!除非……不是真人!她心口砰砰直跳,下

刚才那辆马车里的婢女有问题!

她的动作确实优雅的如行云流水,毫厘不差,可即便马车是静止状态,一个人的动作又怎么可能做到一点不差!

除非……不是真人!

她心口砰砰直跳,下意识叫道,“等等!”

田老太被她惊了一跳,以为她是摔坏了脑袋,慌忙伸手去摸,“燕儿呀,咋了?”

姜家老六也停下牛车,瓜娃子探进头,一脸紧张的望着她,眼睛亮晶晶的,“阿娘?”

姜燕宁到口的话突然说不出来了。

就算她猜到陆瑾逾可能做了什么事又如何,她现在已经不是陆家主母姜燕宁,而是村妇姜燕娘,她也不再是孤身一人,身后还有瓜娃子和姜家一大家子,她现在回头,就是引火烧身。

即便陆瑾瑜存了什么心思,陆瑾宸也不是善茬,他毕竟是陆家长房嫡公子,陆瑾瑜一死,他便是陆家最名正言顺的家主继承人,陆家那些老头子,怎么可能允许他轻易出事,明里暗里的护卫绝对不少。

这一场争锋,谁胜谁负,还未可知。

但她掺和进去,却很有可能成为被殃及的池鱼,而且姜家老小和瓜娃子都得替她陪葬。

陆关氏心善,故意让她们离开好避开风头,她要是再掺和回去,真有点不知死活了。

“燕儿呀,到底咋啦,你可别吓娘呀!”田老太见她半晌不说话,更加慌了。

姜燕宁望着老太太关切的模样,定了定神,硬生生的将到口的话吞了回去,勉强笑道,“没什么,我就是突然想起来,灶台锅里还煮着粥呢。”

田老太哎了声,“我当什么大事,不就是一锅粥么,咱家还不缺这些。”

姜燕宁应和的笑了声,目光却不由自主落在不远处,那里隐约还能看见陆家车架的影子。

她微微抿唇,果断转回视线,“娘,咱回吧。”

“好好,咱们回家,回家!”

……

负责监视姜家人的常嬷嬷快速走到陆关氏身边,压低了声音道,“老夫人,姜家人走了。”

“真走了?”陆关氏虽做主放了姜家人,心里多少有几分不安,略一犹豫,“这几日让人盯着,难保他们不会察觉出什么来。”

  “姜家就是普通的庄户人家,应当不会察觉出什么来吧。”婆子犹豫道。

  陆关氏望着不远处还在团团围绕在马车四周的陆瑾宸的护卫,眼底闪过一丝忧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现下也弄不清逾儿到底想做什么,还是防着些为好。”

  “是!”

  另一婆子李嬷嬷也悄悄过来,朝陆关氏微微点头,“都已安排好了。”

  这俩婆子都是跟着她几十年的心腹,深闺里待过,战场里也上过,年岁虽大,却也是真真正正的经历过事情的人,即便出去办了事,两人面上也是言笑晏晏,看不出丝毫端倪。

  陆关氏眼底闪过一丝狠意。

  旁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这辆马车里藏着多少机关,刚才陆瑾逾在马车里又信口胡说引了陆瑾宸过去,她心里就觉得不对劲,如今这么久了,马车都没动静,她愈发肯定马车里肯定有事!

  不过陆家也就这么几号人,憋屈了这么些年,陆瑾逾又是死里逃生,不管他要做什么,她这个做祖母的,替他兜着便是!

  马车里依旧没有一点动静,那婢女还在斟酒,动作依旧优雅。

  主仆三人也算是经历过不少事的,居然都很沉得住气,也不动声色的等着。

  “公子这次醒来,性子好像大转了,”常嬷嬷随口低道,“连那寡妇都不要了。”

  李嬷嬷皱眉道,“我们家公子什么样的人物,什么人配不得,要一个寡妇!你瞧刚才那位的眼神,都快挂在她胸口上出不来了,分明就是个勾人的狐媚子!我可打听过了,昨儿就是那位把她从棺材里救出来的,还打了何家人。”

  “还有这事?”常嬷嬷诧异,“我瞧着那寡妇眼神倒正,而且也是个反应快的。”

  “再好,也配不上咱们公子!”李嬷嬷一锤定音。

  马车里的婢女忽的停了。

  两个嬷嬷相视一眼,后背微微绷紧,显出几分紧张,即便陆关氏也微微抿唇。

  马车里传来陆瑾逾带笑的嗓音,居然也让人如沐春风,“大公子喝醉了,外面可有人,快带大公子回去歇息。”

  说话间的功夫,马车门砰的一声大开,那婢女躲在门后,隐约露出一丝衣角,陆瑾宸一动不动的瘫软在软榻上,手边还抓住一杯残酒,酒气冲天,鼾声也震天,分明是真喝醉了。

  陆关氏三人面色微变。

  就……就这样?

  不是应该闹出什么事情来么?怎么真是喝酒了?

  守在外面胆战心惊了好一会的护卫终于松了口气,立刻去扶陆瑾宸,可陆瑾宸似乎是真的喝醉了,一动也不动。

  坐在他对面的陆瑾逾轻笑了声,他骨相极好,虽然瘦的厉害,又大病未愈满身病气,居然也清雅贵气,气度仿佛谪仙。

  他掩唇咳了声,“既如此,不如我下去吧,你们在这里守着大公子便是。”

  护卫心里感激,“多谢逾公子!”

  “不妨事。”陆瑾逾淡淡一笑,又望了眼酣睡正香的陆瑾宸,黑眸里掠过一丝冷意,随即消失无形。

  他微一伸手,手便落在躲在门后的婢女身上,“扶我下去。”

  婢女一句话也不说,一直低着头,显出几分小心翼翼的模样。

  下了马车,一直走到陆关氏的马车边,陆瑾逾手微微一动,那婢女顺势就到了李嬷嬷跟前,蒙在脸上的面纱滑落在地,露出木质的板正面孔,即便李嬷嬷早就知道马车里的婢女不是真人,也被这平板板的面孔惊了一跳,忙不迭的带着木偶人躲到角落里去。

  “好手艺。”陆瑾逾朝常嬷嬷颔首,“不愧是常家人。”

  常嬷嬷眼皮一跳,霍然抬眼,“公子?”又下意识望向陆关氏。

  常家也是机关世家,只是多年前就已败落,败落后常嬷嬷就跟在陆关氏身边,她本来以为这件事会随着时间彻底湮没,她那些家传的小本事,也只偶尔做些木偶逗公子开心,却没想到今日会被陆瑾逾说破!

 陆关氏从未与陆瑾逾说过常嬷嬷的身世,也楞了楞,下意识道,“逾儿,这不是你缠着常嬷嬷做的么?你这是……”

  陆瑾逾是她一手养大的孩子,自然知道自家孙子是什么德行,可眼前这个……她居然有些不敢认了。

  这还是她的逾儿么?

  “祖母。”陆瑾逾伸手握住老太太的手腕,黑眸淡冷,眼底全是冷静的光芒,“好久不见。”

  ……

  姜燕宁虽说做了决定,还是有些心不在焉,不仅是她,连姜家老六不知为何也神思不属,还是田老太骂了两句,他才回了神,即便这样,他一路也心不在焉,差点把车赶进坑里去。

何家村在黑水河以西,姜家所在的姜家村在黑水河以东,过了河,再穿过黑水城便是姜家村。

牛车到达黑水城时,已近晌午,姜家老六去买中午的吃食,田老太则领着姜燕宁和瓜娃子去买旁的琐碎物事。

姜燕宁心里惦记着陆家的事,“娘,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赶紧回吧。”

“胡说,哪里有这个样子回娘家的,你也不怕你那些嫂子侄子侄女笑话你,天大的事也得给我收拾干净体面了,你以后可是得在家里长住,娘也不能天天陪着你,还是你得自己拿出底气来。”

田老太瞥了眼他身上单薄破旧的衣裳以及袖口上明显没洗干净的黑印,再望了眼自家同样寒酸的闺女,心里又把何家抓出来骂了一通,“一件衣服都没带出来,这都快入冬了,不买衣服,总不能穿别人的旧衣服!”

姜燕宁也早就忍不了原主这些明显没洗干净的衣服,本来也想着今儿起来就洗衣服来着,哪里想到姜家人来的这么快。

她本来就是豁达的性子,被田老太一骂,也笑了起来,“您说的是。”

就算真出了事,她也得体面干净,不能轻易乱了分寸。

田老太怔了怔。

知女莫若母,她是快四十才得了这么个小女儿,自己也知道自己娇养过了头,惯的这妮子本事不大脾气不小,性子说好听的叫清高,说不好听就是小家子气,可眼前的姑娘家,舒朗大方,镇定自若,哪里还是当年那个村里姑娘。

田老太将姜燕宁的转变归纳到何书远与这几年的苦难生活上,愈发心疼,“买,都去买!多多的买!”

瓜娃子兴奋又紧张,眨眨眼,“婆婆,还给我买呀?”

“买买买!”

瓜娃子年纪小,立刻欢呼出声,姜燕宁也被他的欢乐所感染,笑道,“还不谢谢婆婆。”

瓜娃子立刻脆生生的道,“谢谢婆婆!婆婆你真好!”

田老太老脸上有些抹不开面子,瞪了姜燕宁一眼,“待会给自己多挑两件。”

成衣铺子里的衣服不少,姜燕宁给自己和瓜娃子从头到脚都置办了两身,从头到脚换好,一出来连田老太都惊了惊。

她知道自家闺女长的好,可以前就是普通好看的姑娘家,可如今经过几年历练,整个人像是脱胎换骨,眼神明亮,气度从容,简简单单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居然十分亮眼,让人仿佛觉得这衣服是给她量身定做一样!

  不仅是她,连瓜娃子也被那藏蓝色的短袄衬的唇红齿白,明眸皓齿,哪里是乡下人家的孩子,活脱脱的是富贵人家的小公子,一身的气派!

  瓜娃子也从未见过自己这么体面好看的样子,扭着屁股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兴奋的小脸通红,“阿娘,你看我好不好看?”

  “好看,真好看。”姜燕宁夸奖道。

  瓜娃子羞的小脸红扑扑的,“我好看,阿娘更好看!”

  成衣铺老板娘都笑了起来,“这小嘴甜蜜的,可真的是招人疼,我这衣服给你一穿,都觉得喜庆了。”又转头夸田老太,“大娘,您这闺女和外孙,长的可真气派!”

田老太愈发欢喜,立刻不要钱似的又挑了好几件,又嫌姜燕宁挑的都是素净衣服,又去找了几件花红柳绿的棉袄,“年纪轻轻的姑娘家,穿那么素净做什么!”

  瓜娃子小大人似的直点头,“阿娘穿这红的肯定好看!”

  成衣铺老板娘被逗的哈哈大笑,“你才多大呀,就知道好看啦?”

  “店里的衣服都好看,姨做的衣服好!”瓜娃子夸起人来嘴巴跟抹了蜜似的,“我从来没穿过这么好看的衣服呢!”

  老板娘哈哈大笑,“得了,冲着你这张嘴,本来一两一钱银子的,我今儿高兴,给你们免了!”

  瓜娃子高兴的合不拢嘴,“多谢姨!姨人美心善,生意一定好!”

  老板娘乐坏了,又望向姜燕宁,“大妹子,你这儿子怎么教出来的,小小年纪,可是个小人精。”

  姜燕宁矜持一笑,“随他爹。”

  衣服挑了,还需要修改,等着裁缝改衣裳的功夫,田老太又塞了两贯钱给姜燕宁,“我在这里等着,你带瓜娃子出去转转,下午来接我。”

  姜燕宁应了声,才预备着出门,又被田老太叫住,“你顺道去东街找找你六哥,你们先回家,他一准就在那里,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道一天到晚的想什么心思,活也不好好做,天天就想着不三不四的东西。你要是看见他了,让他赶紧回来!”

  姜燕宁应了声,就带着瓜娃子出了门,顺道又去买了不少东西,准备去找姜家老六时,他已经回来了。

  他有些诧异的望了她一眼,却一句话都没说,闷头把手里的包子塞过去,“肉的!”

  姜燕宁不由一笑。

  三人一路晃晃悠悠,晌午时,终于到了姜家。

姜家人丁繁盛,又没分家,所以场院建的也大,青瓦青墙一色五道梁的瓦房,收拾的也干净,虽然不是那种大富大贵的人家,但看得出来日子过得不错,至少吃穿不愁,比何家的日子强多了。

怪不得姜家人之前那么反对姜燕娘下嫁,这样富庶的庄户人家,又是家里娇宠的独养女儿,自然舍不得她嫁给一个带着儿子的鳏夫,更别说何书远还出了事。

“还不快来个人!”

  姜家老六一声呼喝,场院里呼啦啦的围来了许多人,都是女子小孩,一口一个小妹,一口一个小姑姑,围着姜燕宁叽叽喳喳的说话。

  “小妹,可累了吧。”

  “小姑姑,你身上衣服可真好看。”

  “小妹,大嫂给你把屋子收拾干净了,你待会过去看看,不满意就告诉大嫂,大嫂给你再收拾。”

  姜燕宁上辈子什么风浪没见过,十分适应,有条不紊的回答各种问题,“还好,不累,多谢大嫂子了,我给你们也带了些粗布,待会还请大嫂给分一分,瓜娃子,你给哥哥姐姐们挑的吃食呢,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瓜娃子腼腆的把大大的油纸包捧过来,散发着芳香的油纸包立刻引来所有小孩的注意力,呼啦啦的围过去。

  “什么好吃的呀?哎,是肉干呢!”

  “还有碎角糖!”

  “还有烤鸡!”

  小孩子欢呼雀跃,几个嫂子欢喜对看一眼。

  她们知道这小姑子性子傲,本来还担心小姑子这次回来会不安生,没想到几年不见,居然这么知礼数,悬着的心也放下一半了。

  二嫂田氏主动拉住她的手,“走,回你的屋去看看,你看看有什么不妥当的。”

  “大嫂手最巧,哪里会不妥当。”姜燕宁朝大嫂刘氏一笑。

  姜燕宁来之前就借着失忆的由头跟刘氏打听过家里状况。

  姜家人丁极繁盛,姜家当家人姜大福是远近八方出了名的木匠,手艺好,人也忠厚,连带着家里六个儿子都学了木匠手艺,子又生子,如今姜家老大家的大儿子跟老二家的大儿子也开始跟着爹学艺,也算是远近有名的手艺人家了。

  男人在外奔波打工,女人们就在家操持家务。

  年纪最长的是大嫂刘氏,瘦高个的是二嫂田氏,是田老太的远方表侄女,四嫂与五嫂不仅是妯娌,也是堂姐妹,这四个嫂子都是附近农人家的女儿,唯有三嫂李氏是邻镇教书先生的女儿,通一些笔墨,人也显得温雅,话也不多,几个妯娌里也只有她到现在还没有孩子。

  姜家没分家,每个小夫妻都是独立的屋舍,姜家老六还未成亲,所以跟着姜家老两口住主屋,这次为着姜燕宁母子俩回来,姜家老六搬到了西晒严重的西厢房住,把他的屋子让给了姜燕宁母子。

  几个嫂子拥着姜燕宁往前走,迎面就望见了刚走出屋的姜大福。

  相比田老太爱说爱笑的性子,姜大福年过五十,不苟言笑,粗粝发黑的面上没有笑意,显得十分严肃。

  姜燕宁立刻迎上去,“爹。”又看向瓜娃子,“叫爷。”

  瓜娃子立刻脆生生的喊了声,“爷!”

  姜大福望着自幼捧在掌心里的小女儿,再望向俊俏的小娃儿,面上神情微缓,重重的道,“回来了,就好好过日子。”

  “我知道的,爹。”姜燕宁认真回答。

  姜大福十分满意自家女儿的懂事,又望了眼一脸忐忑的瓜娃子,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给他。

  瓜娃子接过一看,才发现是一把打磨的十分仔细的木刀,刀柄上还刻着花纹,又用桐油仔细打过蜡,一看就是花了不少功夫的!

  男娃儿都喜欢刀枪剑戟,瓜娃子也不例外,兴奋的睁大了眼,“给我的?真给我?”

  姜燕宁知道这孩子之前没怎么过过好日子,却不知道一把木刀就能让他开心成这样,不由软声道,“还不快谢谢爷?”

  瓜娃子望着面前表情沉肃的老人,立刻手脚麻利的往后退了一步,认认真真的朝老人施了一个全礼,“何家徵羽谢谢爷!”

  姜燕宁望见他的动作,目光微凝!

  众人被他逗乐了,都哈哈大笑起来,连姜大福脸上都带了几分笑意,“一把刀而已,有什么!下次我帮你再做把长剑!”

  瓜娃子兴奋的挤到姜燕宁身边,“阿娘,阿爷说要给我做长剑呢,阿娘,阿娘?”

  姜燕宁激灵一下回过神,将心底的疑惑压了下去,拍拍他的头,“那可真好,去玩吧。”

  瓜娃子欢呼了一声,立刻抱着木刀去找姜家孩子玩去了。

  姜大福望向姜燕宁,“你跟我过来。”

  老爷子发了话,旁的人也不好跟着,几个嫂子都找了个借口去做事,姜燕宁虽然疑惑,可还是跟着姜大福进了堂屋,“爹,你找我有事?”

  姜大福把早就准备好的钱袋递过去给她,“拿着。”

  姜燕宁接过沉甸甸的钱袋,楞了下,“爹?”

  老爷子其实是想赶她走?

  姜大福望她一眼,慢慢的道,“有什么想吃的想用的,自己去买,别扣扣索索的,让别人笑话。”

  老爷子这是避着人给她贴补呢。

  姜燕宁心里滑过一阵暖流,忙道,“爹,娘早上也给了我一些,还没用完呢。”

  “让你拿着就拿着,手里没钱,做事也没底气,爹娘还在呢,有的给你,你就拿着。”姜大福不容置疑的道。

  姜燕宁握着沉甸甸的钱袋,仿佛握着沉甸甸的父爱,又想起自己早逝的亲爹,心里不由自主酸涩起来,低低的道,“谢谢爹。”

  姜大福见她如此听话,脸上纹路也浅了些,又望向外面正在玩耍的瓜娃子,“这孩子既然是记在你名下的,别管是不是你生的,就是你的娃,就是我们姜家的娃,别听你娘胡咧咧,咱们姜家人,不做那种被人戳脊梁骨的事!”

  “我知道的,爹,娘也是为我好。”

  姜大福也不好当着闺女的面说老婆子的坏话,又望了眼外面的瓜娃子,“我瞧着那孩子是个聪明的,你好好养着,说不定你以后还有大造化呢。”

  姜燕宁不由想起瓜娃子刚才向姜大福行的礼,心里微微一动,不由也望向门外正跟姜家孩子们疯跑疯闹的瓜娃子,阳光之下,愈发显得他俊俏出色,哪里是像乡野之地养出来的孩子?

  姜家人看不出,她却看得出来,瓜娃子之前行的礼,分明是世家贵族之间常行的全礼,他一个乡野长大的娃儿,是怎么学会这样的礼节,而且一分一毫都不差的!

  又是谁,教他的?

动漫关键词:皇上调教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