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总裁太深了办公室调教——男朋友喜欢捏我的小兔子

2022-04-16 15:04:1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姜燕宁虽然感激老六,可实在跟这人说不通,干脆转身去拉田老太,“娘,你管管六哥!他这什么狗脾气!”  一边说着,一边朝田老太眨眨眼。  田老太到底还是有几分理智,迟疑

 姜燕宁虽然感激老六,可实在跟这人说不通,干脆转身去拉田老太,“娘,你管管六哥!他这什么狗脾气!”

  一边说着,一边朝田老太眨眨眼。

  田老太到底还是有几分理智,迟疑了下,低问,“闺女,真就是说说话?”

  自家闺女的脾气,当娘的心里还是有数的,脾气急,性子又傲,还有点犟,逼急了拿刀子捅人的事也做得出来,可别再起什么心思!

  “真就是说说话,娘,放心,我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这点分寸还是有的。”

  田老太没觉得心安,只觉得心更慌了,咬了咬牙,“娘陪你一起去!”

  姜燕宁微楞,还没来得及拒绝,瓜娃子也跟着凑热闹,“阿娘,我也跟着你一起去。”

  姜家老六立刻道,“我也去。”

  姜燕宁哭笑不得,当机立断的将瓜娃子推进田老太怀里,“娘,你看好瓜娃子!”

  不等三人反应过来,她已经快走两步走到婆子面前,“劳驾。”

  婆子回头望了眼,得到允许后,立刻领着姜燕宁去见陆关氏,姜家老六立刻追上去,却被卫兵逼了回去,他才要硬闯,又被田老太拉回去,“你给我老实待着。”

  她忙着拉老六,没顾上瓜娃子,瓜娃子仗着自己身量小,呲溜一下从卫兵腿缝里钻了出去,小短腿跑起来也快,一下子就追上了姜燕宁,“阿娘!”

  “你怎么跟来了?”姜燕宁无奈。

  瓜娃子薄直的唇角抿的更直,有些委屈的红了眼,死死攥着姜燕宁的衣角不放。

  姜燕宁无奈,“算了,去就去吧,只是过去得懂礼貌,不可以随便大呼小叫,有听不懂的,先等一等,待会我再跟你解释,可好?”

  旁边婆子闻言,诧异望了眼姜燕宁。

  瓜娃子眼底发光,重重点头,“好!”

  姜燕宁笑了笑,牵起瓜娃子走到陆关氏面前,“见过老夫人。”

  瓜娃子楞了楞,结结巴巴的道,“见、见过老夫人。”

  陆关氏微微睐眼,盯着面前的年轻女子,苍老眼底全是犀利光芒,“气度不错,胆子也大,眼睛里也有光,就是……稍微胖了点。”

  “……”姜燕宁嘴角微抽,这位老太太关注的点,还真是不同寻常。

  陪着姜燕宁走过来的婆子凑趣笑道,“好生养。”

  陆关氏一听这话立刻点头,“这倒是。”

  她望向姜燕宁,“我刚才跟你娘说的话,你可听见了?你跟我回去,便是我陆家的少夫人,不说别的,也能让你下半辈子吃喝不愁享尽荣华,就是你这儿子,我也能当他是我的重孙子,就当做我陆家接班人培养,如何?”

  “条件是很优渥。”姜燕宁坦诚,“我都有些动心了,可惜……还是不成。”

  陆关氏目光一锐,“你刚才没听见我跟你娘说的话?”

  “听见了,只是就算您真的能强娶了我入门,也是给您家里招一祸患,陆瑾……陆公子那么心高气傲的人,恐怕也不乐意成日里对着我这张冷脸吧?您说强娶我入门,图什么呢?”

  陆关氏望她一眼,“我孙子昏迷时还在喊你的名字,我看的出来,那是动了真心,我自然要帮他一把。”

  姜燕宁微微皱眉。

  虽然别人都说陆瑾逾欢喜姜燕娘,可直觉里告诉她,那位公子哥儿并不中意她才是,怎么一下子就变成动了真心了?

  不过这时候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她微一敛眸,立刻朝陆关氏道,“公子对我动了真心,娶了我,也只能让他欢愉一时,欢愉不了一辈子,不如换个法子,可好?”

  陆关氏目光一挑,“哦,什么法子?”

  “都说陆家公子身体不适,我虽不才,小时候却跟游方郎中学过几天岐黄之术,我能让他身体康复。”

  姜燕宁抬头,平静望向陆关氏,“老夫人想让公子娶我,不过是因为他小时候中了毒,毒入骨髓,寿数不永,所以不想让他留下遗憾罢了,可如果我能让公子多活三五十载,老夫人何必在意这短短的几个月?”

  陆关氏目光骤锐,眼底光芒犀利冷锐,仿佛含着冷兵器的锋芒!

  “谁告诉你这些的!”

  姜燕宁不卑不亢,“我与陆家公子也算相识一场,这件事也是因为上次我误刺公子一刀,不瞒老夫人,那是把银刀,后来银刀已经完全变黑,我也是误打误撞看出来的,老夫人若不信,可以命人去查。”

  陆关氏森森盯着她,一语不发。

  姜燕宁面色不变,心跳如鼓。

  说什么误打误撞,什么银刀变色,都是假话。

  她知道陆瑾逾有病,还是拜陆瑾瑜所赐。

  当年她与陆瑾瑜大婚时,锦州陆家送上厚礼,虽然陆瑾逾没有亲至,但锦州陆家示好的意思还是在的,陆瑾瑜当时也有心拉拢锦州陆家,所以特地命人查过,查出陆瑾逾幼年便被嫡母戕害,剧毒缠身,即便锦州陆家财势惊人,也没办法彻底拔除陆瑾逾体内剧毒,只能保他活到二十,二十之后,便是活一天算一天。

  如今陆瑾逾已经二十八了,已经活的够久了,以陆关氏的态度来看,陆瑾逾体内毒素很有可能没有拔除,所以他相当于身上绑了个要命的东西,谁也不知道这毒何时会要了他的命!

  凑巧,她久病成医,又有个喜好钻研的师父,知道一些解毒的法子。

  陆关氏死死望着她,忽的道,“来人,给我把她抓起来!”

  姜燕宁霍然抬眼,“老夫人!”

  陆关氏冷冷望着她,眼底是实实在在的杀意,“你害我孙儿,如今又妖言惑众,我今日自然饶不了你!给我带走!”

  姜燕宁一惊,下意识后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她看得出来,陆关氏是存了杀人灭口的心思了!

  她本来是想解决这件事,没想到是为自己掘了一个好大的坑!

  “阿娘!”瓜娃子惊慌的望着她,压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姜燕宁脸色发白!

  她这次挖的坑,可能不仅坑了自己,还把瓜娃子和姜家人也坑进去了。

  怎么办?

  一道声音忽的响起,“她既如此肯定,让她试试又何妨?”

那声音还有几分耳熟。

  姜燕宁回过头,望见了陆瑾宸。

  陆瑾宸一身白色锦袍,手摇折扇,一副自认为玉树临风的潇洒模样,不仅如此,还向姜燕宁微微一笑,笑容说不出的暧昧。

  “……”

  姜燕宁嘴角微抽。

  陆瑾宸怎么又来了?

  她不知道,陆瑾宸完全是被她招过来的。

  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陆瑾宸本来就不是有耐心的人,如今又在锦州地界上,不好放肆,昨儿人虽然回去了,心里却一直惦记着这个看起来‘身娇体软好上手’的村妇,一觉醒来愈发觉得自己空床软枕好不凄清,忍不住就过来了。

  一过来,就见陆关氏为难姜燕宁。

  陆瑾逾幼年中毒的事,虽不是人尽皆知,可早已不算是秘密,也知道陆关氏为着陆瑾逾的病煞费苦心,就是他这次转道锦州,也特地带了不少上好药材。

  他舍不得美人受罪,更舍不得这样的美人便宜了陆瑾逾那个病秧子,自然是要出言帮忙的。

  陆关氏脸色陡沉,几乎按捺不住自己脾气,还是旁边婆子悄悄拦了一下,她才勉强道,“大公子,她不过是个乡野村妇,懂什么医术,你别听她胡说!”

  陆瑾宸瞟一眼姜燕宁,心里也觉得这样的美人只适合宠爱,不适合伺候病人,可话已说出去了,陆家大公子的尊严也不容陆关氏拒绝,轻轻哼了声,“海水不可斗量,人也不可貌相,她既然有把握,不如让她试一试,说不定,瑾逾……”

  似是想起什么,陆瑾宸脸上笑容更大,后背也更挺直了些,肉眼可见的自信起来,“说不定瑾逾贤弟,就真的能药到病除呢?”

  姜燕宁目光微闪。

  陆瑾宸……莫不是想到陆瑾瑜了?看他这态度,所以,陆瑾瑜是真的出了事?

  陆关氏却是一脸想要把陆瑾宸打死却不得不强行按捺的表情,冷着脸道,“多谢大公子好意了,只是我这孙子死里逃生,身体虚弱,不比大公子身强体壮,怕是经不起折腾。”

  陆瑾宸一心想在美人面前表现自己的威武潇洒,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陆关氏驳回,脸上笑容有些挂不住,“老夫人这是何意?难道说我还能害了瑾逾贤弟不成?”

  陆关氏不冷不淡的道,“大公子误会了,我只是实话实话而已,我们锦州穷乡僻壤,没见过世面,只能看见面前寸土之光而已,不敢多往前进一步的!”

  陆瑾宸脸色微变!

  他这次转道锦州,就是想获得锦州陆家的支持,众所周知,锦州陆家虽然无人,却有钱,而且陆关氏关家嫡女的身份,也足够能牵制住关家。

  可他来了两日,恰逢陆瑾逾出事,陆关氏顾不上他不说,态度也是淡淡的,如今不仅驳了他的脸面,还说出这样的话!

  分明就是在拒绝他的拉拢!

  陆瑾宸盯住陆关氏,眼神阴毒的像是毒蛇,慢慢的道,“老夫人,您这是何意?”

  陆关氏冷冷一笑,“锦州地小,我陆家更小,见不得繁华,也受不住吵闹,大公子就不用在我们这些的老弱病残身上费力气了!免得耽误了您的时间!”

  姜燕宁嘴角微抽。

  都说陆关氏跋扈霸道,性烈如火,她今儿可真是领教了。

  她却不得不开口,替两人打圆场,“老夫人说的是,是我之前不知分寸胡言乱语,老夫人见谅。”

  当初她嫁入陆家,虽说是先帝赐婚,可毕竟是个无父无母无家世的孤女,锦州陆家那份厚礼给了她极大的脸面,也间接的帮着她在陆家站稳了脚跟,这件事她是记得的。

  陆关氏冷冷扫了她一眼,眼底怒意尤在,“这里还有你说话的份!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把她抓起来!”

  陆瑾宸素来骄傲,现下更是觉得自己金尊玉贵,居然被一个他看不大上眼的老婆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他简直出离愤怒,喝道,“我看你敢!陆关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仗的是陆瑾瑜的势,陆瑾瑜都死了,姜家那贱人已经炸成灰了,你还有什么可指望的!”

  ‘被炸成灰的’某人瞳孔微震,不可置信的望向陆瑾宸。

  她虽然也猜陆瑾瑜出事了,却没想到他真的死了!

  他怎么那么容易死?

  她跟陆瑾瑜明争暗斗了多年,彼此都恨不得彼此早些死,他死了,齐封奕与太孙的路必然更加顺畅一些,她应该觉得高兴才是,可发现自己,并不如何欢喜。

  他死了,她再活一次,却发现两人之间不仅横亘着仇恨,似乎还有些她从未正视的事。

  姜燕宁心底翻涌出惊涛骇浪,一时连四周情形都没有注意,只觉得自己心口五味杂陈,理不出头绪。

  陆关氏脸上却已露出凛冽之色,“那又如何?死的了的人,也总比你这只只会躲在背后捡骨头的狗强!”

  这话说的何止是不客气,简直就是在辱骂了!

  陆瑾宸出离愤怒,“你们还在做什么!还不给我把这个老虔婆拿下!”

  护卫面面相觑,“大公子,这……”

  “还愣着做什么!我是陆家家主,难道处置一个不敬家主的婆子都不行!”

  陆关氏冷笑,“有你这样的家主,陆家迟早完蛋!早知道我该早些脱离陆家,免的受你这份气!”

  “给我拿下!”

  陆瑾宸的声音尖锐的几乎变了腔调!

  姜燕宁激灵一下,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心里大骂这两人都是沉不住气的疯子,却也不得不认命拦在陆关氏面前,压低了声音喝向陆关氏,“老夫人,您不为自己想,也该为你锦州陆家满门考虑!您孙子刚醒,想让他陪您一起受罪么!”

  她又望向陆瑾宸,勉强笑道,“大公子,此事因我而起,要真起了干戈,我又如何过意的去?”

  陆瑾宸怒声道,“这老虔婆分明就不想我好过,跟你又有什么关系!美人,你过来,别伤了你!”

  姜燕宁嘴角微抽,“我……”

  “好生热闹呀。”

  淡冷的嗓音忽的响起,尾音微微上挑,仿佛含着某种奇异的韵律,让人想起秋日冷风,徐徐而来,淡而的冷。

 姜燕宁心口激灵一下,霍然抬眼!

  不知何时,一架马车停靠在外围,马车通体纯白,四周镶嵌着许多玉石,显得格外雅致,白色帘幕微扬,隐约露出里面雪白的袍角,里面那人身姿挺拔,虽看不清眉眼,已然是绝代风华。

  公子如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陆瑾宸眼底闪过一丝嫉妒!

  他也是金尊玉贵的长大的,本以为自己势必继续尊贵下去,谁也不曾想,陆瑾瑜横空出世,不仅夺走了他所有荣光,将他打入尘埃,好不容易挨到陆瑾瑜死了,在锦州这样的乡野之地,居然也出现这样一号人物!

  “你是谁?”陆瑾宸喝道。

  姜燕宁心里也在问这个问题。

  那样的语调,像极了某人。

  可陆瑾宸不是说他已经死了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她一愣神,身后陆关氏已经叫了起来,“逾儿,你怎么来了!”

  姜燕宁心口一跳,不知是庆幸还是失望,心脏又重重落回原地。

  原来是陆瑾逾。

  都说陆瑾逾虽然是个病秧子,却也是个难得的美男子,如此气度,倒也担的起这样的称呼。z

  马车里的陆瑾逾轻轻咳了两声,分明是大病未愈,声音也显出几分中气不足的虚弱,他好声好气的道,“堂弟死里逃生,吹不得风,可否请宸堂兄上车一聚?”

  “逾儿,你做什么!”陆关氏急道!

  “祖母稍安,宸堂兄到底是陆家家主,我们本该奉为上宾为是,怎么能这般无礼对待?锦州陆家虽是分支,到底还是依靠主家声望的,我既然接掌了家中事务,也该由我这一家之主接待宸堂兄。”

  “你什么时候……”陆关氏脱口而出,却被旁边姜燕宁猛地拉住,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陆关氏微楞。

  姜燕宁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何这么做,但直觉告诉她,任凭陆关氏再这么闹下去,事情反而不好收拾。

  陆瑾宸目光一闪,还是十分满意陆瑾逾的态度的,轻哼了声,“你家祖母不识抬举,没想到你居然是个识时务的。”

  陆瑾逾又咳了两声,似乎是被风呛着了,“不知家主亲临,我陆家怠慢了,只是我如今吹不得风,可能请家主上车一叙,车中已备好佳酿美食,婢女倒也灵巧,必然能让家主满意的。”

  陆瑾逾目光一亮,目光灼灼的扫过去,果然见着帘幕里似乎有一灵巧婢女站在那里,身姿极为绰约,朦朦胧胧看过去,也能称得上绝色。

  陆关氏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陆瑾宸立刻道,“既如此,那我便……”眼角余光扫见姜燕宁,终于觉得自己这般见异思迁似乎不大好,咳了声,“这女子说能解你的毒,不如让她也帮你看看,说不定,真的能解你身上的毒呢?”

  “……”姜燕宁嘴角微抽,打死陆瑾宸的心都有了。

  可心里再恼,面上也只能做出一副乖巧温顺模样,眼眸微垂,也能感觉到马车里投递过来的视线,不知为何,隔着帘幕,她都能感觉到视线里的冰冷意味,里面的人,似乎并不待见她。

  果然,陆瑾逾又重重咳了两声,“宸堂兄是在笑话我么?我当初年少轻狂,可也算是一片真心,可她差点要了我的命,我现在哪里还敢让她再靠近?我做梦都梦着她杀我!”

  陆瑾宸一呆,“还有这事?”

  “此事人尽皆知。”陆瑾逾叹气,“我已无脸见人了。”

  陆瑾宸不由吞了吞口水,下意识望向姜燕宁,姜燕宁无辜抬眼,一脸委屈模样,可落在陆瑾宸的眼底,就成了实打实的恶女,他一个激灵,往后退了一步。

  姜燕宁心里叹了口气。

  她本来还想从陆瑾宸口里再套出一点事,现在看来,是办不成了。

  “宸堂哥,可否上马车一叙?我这里正好有些账簿,也好请您过目。”

  账簿可是商贾之家最重要的秘密,陆瑾逾愿意将账簿给他过目,不就代表着臣服之意?

  陆瑾宸再也顾不得美色,三步做两步的朝马车走过去,倒是护卫有些紧张的道,“公子,奴才陪您上去?”

  马车里又传来几声重重的咳嗽声,那美婢微微弯腰,似在斟酒,远远看着便是婉转娇柔的姿态,引的他心浮气躁,索性抢过护卫腰间短匕纳入袖子里,道,“马车就这么点大,那么多人进去,也不嫌挤!”

  “公子!”

  “你们就在外面守着,有什么事,我叫你们便是!”

  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可马车里一个死里逃生的病秧子,一个娇滴滴的婢女,他要是再畏首畏尾,未免也太丢人了些。

  “……是。”

  陆瑾宸踌躇满志的,掀了帘子走了进去!

  姜燕宁心口没来由的一跳,下意识死死盯住那白色的帘幕,帘幕并不厚,但应该是密织而成,看不清里面具体情形,只能隐约看见陆瑾宸的身影出现在帘幕里,另一道身影也站起,身形修长笔直,让人无端想起一杆银枪……

  一个婆子突然挡在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姜燕宁一怔。

  陆关氏望着她,淡道,“既然我孙儿说了,对你无意,又对你恨之入骨,看在你之前也说了几句好话,我之前的话,便当我没说,你回家去吧。”

  姜燕宁目光闪了闪。

  之前还要打要杀,现在这么利落的赶人,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些吧。

  她不由又望向马车。

  马车里安安静静,似乎两人都坐下了,那婢女还在斟酒,动作优雅流畅,行云流水,竟是一点错漏都没有。

  是她想多了?为何她总感觉哪里不对?

  “怎么,还不走?”陆关氏不耐烦的喝道。

  姜燕宁还没来得及回答,田老太已经急忙拉住她,“多谢老夫人,老夫人多福多寿!”

  说罢,急匆匆的拉着她往自家牛车上走,一边走还一边骂道,“还看!好不容易事情了了,你可别再惹出事情来了!老六,还不快赶牛!”

  姜家老六抱起瓜娃子往车板上一坐,拉起缰绳,“走!”

  牛车猝然发动,姜燕宁猝不及防往后一跌,后脑勺着地的瞬间,终于想明白哪里古怪了!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