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高H秘书不许穿内裤 在校长室调教校花H 军人糙汉文多肉

2022-04-16 15:03:1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她这是顾全大局,怎么到了老太太口里,就成了被欺负压迫的小可怜了?  姜燕宁望向姜家三子,姜家三子居然也是满脸内疚,老大沉声道,“小妹,

“……”

  她这是顾全大局,怎么到了老太太口里,就成了被欺负压迫的小可怜了?

  姜燕宁望向姜家三子,姜家三子居然也是满脸内疚,老大沉声道,“小妹,不怕,哥哥们来了,何家不敢再欺负你了!”

  “……”

  姜燕宁啼笑皆非,田老太一敲烟杆,做了决定,“赶紧套车,咱们回家,东西都不要了,老大老二老四,我不管你们想啥招,要是拿不回来休书,你们也别回来了!”

  田老太一声令下,姜家几子立刻忙碌起来,趁着老太太亲自去里屋收拾东西的功夫,姜燕宁赶紧拉住姜家老四,“四哥,那楠木……”

  姜家老四忙安慰她,“你六哥就是刀子豆腐心,当初娘不肯管你,他跟娘吵过好几次,逼着娘把你接回来……”

  说着,偷偷望了眼田老太,又小声道,“其实也不是楠木的事,你六哥相中了镇上棺材铺的大闺女,娘不同意,两人正为这事掰扯着呢。”

  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事。

  姜燕宁若有所思,“那我就更不能用这楠木了,要是以后六嫂进了门,怪我怎么办?”

  姜家老四觉得这小妹真的是越来越懂事了,又欣慰又心疼,忙道,“你别急,就算用了也没啥打紧的,等得闲了,我跟大哥他们再去一趟山里,再往里面走一走,应该也能找到些木头。”

  她摇摇头,“就算能找着,咱家的楠木也不能便宜何家人。”

  就算那些人不知道活埋的事,应该也知道原主与瓜娃子受的欺负,可也没见着有人过来帮一把拦一下,想来也都不是什么善茬。

  把千金难得的楠木送给他们,别说是姜家老六,她都不痛快。

  “没好处给他们,他们怎么肯?”姜家老四为难的道。

  “那你就说……”姜燕宁压低了声音说了两句,一边把之前逼着何家三嫂与何家小妹签下的欠条塞进老四手里,“拿着这个去,他们不占理,不敢不放人,四哥,你到时候别露怯就成!”

  “能成么?”姜家老四犹豫的道。

  “能成。”姜燕宁微微一笑,柔媚脸上笑意平和,却自有一股从容冷静的意味,让人不由自主的信服。

  姜家老四下意识点头,“小妹,你……你一下子脑袋怎么这么灵光?”

  简直不像是以前那个骄纵又固执的小妹了。

  话音未落,他就被走过来的姜家老大拍了一巴掌,“小妹啥时候脑袋不灵光了,尽胡说!”

  “就是,小心老娘听见了抽你!”老二也骂,递给姜燕宁两个温热的馒头,“路上买的,灶台里的柴火太少,恐怕没怎么热透,你先将就着吃点,等待会到了集市上,哥给你买热的!”

  “馒头有啥好吃的,大哥给你买包子!肉包子!”

  姜燕宁望着姜家三子黝黑憨厚的面庞,心里滑过一阵暖流,低低的道,“多谢二哥,也谢谢大哥,四哥。”

  姜家老六远远看着热热闹闹的四个人,甩了甩牛鞭,哼了声。

  何家本来就穷的叮当响,田老太又说什么都不要,不一会功夫一行人就收拾妥当,田老太拉着姜燕宁上了牛车,瓜娃子有些怕田老太,硬跟姜家老六挤在外面赶车。

  姜家老六不待见姜燕宁,却稀罕这个伶俐的小外甥,手把手教他赶车,乐的瓜娃子不住嘴的大叫。

  姜燕宁听见外面的动静,忍不住一笑。

  田老太望她一眼,“笑笑笑,还知道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就是在糊弄我,他才多大点人呀,就算他想拉你出棺材,他也没那么大力气!”

  姜燕宁笑嘻嘻的道,“四哥还说我脑袋灵光呢,我看还是娘的脑袋最灵光,什么都瞒不住你。”

  田老太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拍了拍她的手,“你说说你,明明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以后说亲也好说,可你现在还带着他,算怎么回事啊?以后哪个好人家敢要你!”

  “那我就不嫁了呗,嫁人也没什么好的,我就在家陪着你们二老。”姜燕宁笑嘻嘻的道。

  姜燕娘嫁了人,换了个贞节牌坊,她也嫁了人,却整垮了陆家,由此可见,嫁人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等等!

  她现在走了,陆瑾宸还怎么找她?她又怎么从陆瑾宸口里探出如今外面的情势?

  她脸色微微凝重,下意识望向不远处的何家小屋,落在田老太眼底,就成了她舍不得何家,田老太脾气暴,猛地一下子拉上帘子,“看什么看!那是什么好地方么!”

  车里的动静惊动了外面,瓜娃子立刻紧张的问,“阿娘?”

  “没事!”姜燕宁扬高了声音安抚住瓜娃子,这才拉住田老太的手,低声道,“娘,我知道你心疼我,可瓜娃子他爹,虽然身体弱了点,可实实在在是个好人,就算他临死时,都一直催我改嫁呢。”

  如果昨日梦境都是真实的,何书远其实真的称得上宽厚温和,至少临死之前对姜燕娘是含着最大的善意的。

  田老太气消了消,“我当然知道他是好人,不然我怎么肯你带这孩子回去!”一把紧紧攥住她的手腕,压低了声音问,“今儿就咱们娘俩在,你跟娘说明白,你对那姓李的心思,到底断了没!你要是还到现在还看不清,娘就打断你的腿!”

  姜燕宁一怔,迎上田老太紧张却不掩怒气的犀利眼眸,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丝破碎的画面!

  ——那李家大哥儿都娶了何淑珍了,你还想着他做什么!

  ——他说他会娶我的!他不娶我,我就嫁给何书远,我就是他的二嫂,我看他后不后悔!

  ——你敢!你要是敢犯贱,就别认我这个娘!

  ——不认就不认!

  姜燕宁激灵一下,霍然醒悟过来!

  田老太这几年对姜燕娘不管不顾,不仅是气她嫁给了何书远,守了这几年寡,更是气姜燕娘与李安之间隐秘混乱的情愫。

  她拉住田老太的手,低声而坚定的道,“娘,您放心,我不会再犯傻了。”

 田老太脸上露出一丝喜意,随即又板着脸,狐疑的道,“你没骗我?”

  “娘,我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姜燕宁轻笑,“你看,最危险的时候,只有一个瓜娃子来救我,我再糊涂,有些事也看清了。”

  田老太望着面前冷静的仿佛变了一个人的小女儿,欣慰之余,又想起一件事来,试探的问,“陆家那个……又是怎么回事?”

  “哪个陆家?”姜燕宁精神一振,“娘,你也知道我什么都忘了,这陆家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何家人也提过,可我就是想不起来。”

  田老太神色复杂的望着她,“你真忘啦?”

  “忘了!”姜燕宁果断的道。

  “哎……这陆家是咱们家这里出了名的富户,说是跟京城都通着路子呢,那陆瑾逾是陆家二房生的,虽然说是个庶出吧,可大房也没子嗣,他们家统共就他一根独苗,老太太宝贝的跟什么似,人也生的好,就是身体不大好,性子也古怪,都快三十了,也没个妻室。”

  姜燕宁心里一惊,脱口而出,“锦州陆家?”

  田老太一愣,“啊?”

  姜燕宁心里不是不吃惊的。

  她知道这锦州陆家,甚至比田老太知道的更多些。

  锦州陆家是京城陆家的分支,说是分支,其实在几辈子之前,也算是名正言顺的正统,只是在争夺家主之位时败落,被人赶到了锦州,而且子嗣单薄,到这一代只剩一根独苗。

  也不知是故意还是凑巧,名字也与陆瑾瑜同音不同字,不是怀瑾握瑜的瑜,而是逾越的逾。

  她与陆瑾瑜大婚时锦州也来了贺礼,贺礼极为贵重,是这陆瑾逾亲自送过来的,但据说他身体太弱,还未到京城就突发急症,只得遣人送了贺礼,本人又匆匆折返锦州。

  陆瑾逾只是旁支子弟,倒也不打紧,锦州陆家最出名的,便是锦州陆家的老太君陆关氏。

  陆关氏是禹州将门关家长女,身份尊贵,年少时也曾与父兄一道上阵杀敌,是不折不扣的将门虎女,以她的身份,配陆家族长都不为过,可她偏偏挑中当时锦州陆家之子。

  夫妻俩同心协力,居然也创下不小的基业,又有传说她是将战场上找到的宝贝全部带进了陆家,可惜天不遂人愿,她的夫婿独子都早早故去,只留下一个庶出孙辈陆瑾逾,也不知道是不是经历太多看淡荣辱,她连带着锦州陆家也沉寂下去,但沉寂归沉寂,威名还是在的。

  怪不得陆瑾宸出现在这里,看来也是为了锦州陆家而来的。

  姜燕娘怎么跟陆瑾逾扯上关系了?

  田老太继续道,“娘其实也知道的不大清楚,就听说陆家哥儿中意上了你,想娶你,然后不知道怎么的,你刺了他一刀,人当时就不行了,然后你害怕,也跟着跳了悬崖。哎,陆家老太太可是个好人,看这事闹的……”

  姜燕宁回过神,心里暗暗点头,这倒是跟何家人之前的说辞不谋而合。

  可她为什么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总感觉有说不通的地方?

  “吁!”

  外面姜家老四长长一声呼喝,牛车猛的一停!

  姜燕宁想着心事,猝不及防往前一跌,还是田老太紧紧护着她,“宝儿!”

  姜燕宁望着一脸紧张的老太太,心里又是酸又是软,忙道,“娘,我没事。”

  田老太慌里慌张的摸摸她,“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拍了拍心口,她又骂外面,“老六,你作死呐!好好的,停车干什么!”

  姜家老六声音有些紧绷,“娘,你瞧瞧,那是不是陆家人?”

  田老太立刻掀开帘子往外看,果然看见路口来了不少人,为首车架暗红近乎墨色,宽敞结实,又不失厚重。

  “糟了,这辆车可是你爹给老太太打的,难道陆家老太太来了?”

  姜家老六飞快忘了眼姜燕宁,又将瓜娃子推进车里,“你们俩都别出来!”

  瓜娃子知道事情不对,立刻乖顺躲进姜燕宁怀里,“阿娘,他们是来找咱们的么?”

  姜燕宁摸摸他的小脑袋,微吸了口气,“别怕,有阿娘呢,你在车里待着,别出去。”

  该来的总得要来的。

  她才要起身,就被田老太也压了下去,“坐好!你也别下去,我跟你六哥去看看。”

  “娘,这不行!”

  “什么不行就不行的,说不准这陆家就压根不是找你的,你现在出去,别把事情弄拧了!你现在也是当娘的了,得护好自己的娃。”想了想,又道,“别怕,有什么事,娘在呢!”

  不等姜燕宁回应,田老太已经跳下了牛车,朝陆家马车那边走过去,“老太太,您怎么来了?这可凑巧!”

  瓜娃子紧张的目送田老太的背影,担忧低道,“阿娘,婆婆一个人,能成么?”

  姜燕宁望着瓜娃子担忧的眼神,犹豫了下,还是止住脚步,“没事,咱们再看看。”

  田老太动作很快,很快就到了陆家车架前,陆家车门一开,里面果然坐着一个老太太。

  老太太一身华服,一头银发整齐束成发髻,虽然年岁不小,但依旧看得出年轻时是个大美人,分明就是陆家的当家人陆关氏。

  陆关氏淡淡望着田老太,不怒而威,“我来这里,可不是什么凑巧,听说何家二媳妇,就是你那个小闺女,又活了?”

  田老太心口微凉,勉强笑道,“老太太,您这是说什么呢?”

  陆关氏冷冷的道,“得了,我也不跟你说废话,我也知道你肯定是来接人的,这样,你把人交给我,我答应你,绝不亏待她就是了。”

  田老太心口一紧,脸上笑容几乎撑不住了,“老太太,她就是个不懂事的娃儿,您大人有大量,别跟她一般计较,再者说了,她也算是死过一回了,也算是赔了您家哥儿一条命了,她才多大年纪呀,您总不能让她守寡吧。”

  陆关氏脸色一沉,手里把玩的胡桃硬生生的给她捏碎了,“什么守寡!我家逾儿活的好好的!”

秋风凛冽而过,带起无数落叶在空中飞旋舞蹈,又慢慢落下地面,像是一只只折翼蝴蝶,满是秋日特有的凄清意味。

  一片落叶轻轻飘进窗里。

  窗边帘幕密密层层,时不时传来几声重重的咳嗽声,劲风卷起厚厚帘幕,隐约露出锦绣宽袍的一角。

  丫鬟正在低声训人,“怎么没把树上的枯叶收拾掉,不知道公子看不得这个么!公子好不容易醒过来,再出什么事,你担的起么!老夫人知道了,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好姐姐,我这就收拾了,你可千万别告诉老夫人!”

  “还不快收拾了!一群混账东西,仗着公子脾气好,等少夫人进了门,看她不整治你们!”

  小厮一愣,“公子真准备娶那个寡妇?这次要不是公子命大,可就……翠柳姐姐,你可是公子最看重的人,您怎么也得劝劝公子呀。”

  翠柳微微抿唇,眼底闪过一丝情绪,没好气的骂道,“主子的事,也是我们当奴才的能说话了!做好你的事,别乱多话!”

  小厮喏喏不敢再说,翠柳端着药进了屋,惊喜发现已经昏睡了两日的公子居然已经醒了,“公子!”

  榻上年轻男子不知何时已经坐起身,白色锦袍曳地而落,雪白手指尖捻着一片枯黄落叶,俊美眉眼间全是冷漠淡然,周身仿佛笼着一层让人无法靠近的冰霜,那是属于上位者的威重,让人不由自主的敬畏。

  他淡漠望她一眼,细长凤眸里全是冷静的光芒,“翠柳?”

  翠柳的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丝畏惧,结结巴巴的道,“奴、奴婢在。”

  “去请你家老夫人来。”男子声音淡而冷,手指微弹,指尖落叶便轻轻飞了出去,轻飘飘落了地。

  翠柳不敢大意,慌忙道,“回公子的话,老妇人出门去了。”

  “去哪了?”

  “老夫人早上得了消息,说那日伤了公子的何家寡妇也醒了,老夫人想着公子既然念着那个寡妇,做梦时都在喊她的名字,干脆娶进门。”

  “……”他目光微锐,“我何时念着那个妇人了?”

  “您昨日第一次醒来时,叫了声燕娘……老夫人那时候也在。”翠柳飞快望了他一眼,“老夫人说咱们家本来就是百无禁忌不讲礼法的,公子想娶,娶了就是,所以老夫人上门求娶去了。”

  “……备车。”

  ……

  百里之外的何家村村口,田老太声音几乎破了调,“还活着!”

  陆关氏眼底生煞,“怎么?我孙子活着,你不高兴!”

  “高兴呀!怎么不高兴!”田老太欢喜道,“老夫人,这可是祖坟烧高香的好事!”

  虽说是陆家那浪荡子想欺负燕娘,才被燕娘反手刺死的,可毕竟是闹出了人命,燕娘再占理也是背上人命官司,如今既然人没死,什么事就好说了!

  陆关氏出身将门,性子直爽,见田老太是真心实意的欢喜,脸色微缓,“得了,别乐了,让你闺女出来,跟我回去好好捯饬捯饬,何家这边你也不用操心了,我自会处理,你回家就等着媒人上门就行了。”

  “啊?”田老太呆了呆。

  她这一门婚事还没消停,另一门婚事又找上门来了?

  田老头与几个儿子都给陆家做过活,多少知道一些陆家事。

  陆家是锦州出了门的富户,虽然人丁单薄,可就是因为人少,家里上上下下都十分和善客气,也没什么糟污事,实在是个好人家。

  除了一个陆瑾逾。

  陆瑾逾年方二十八,家世好,相貌也生的好,可身体极弱,天生的病秧子,他若是只是单纯身体虚弱也就罢了,陆家财大气粗也养的起他,可他偏偏是个浪荡风流的性子,脂粉堆里的英雄,不说旁的,就说这一次,也是他一时意起相中了姜燕娘,也不管姜燕娘是个寡妇,这才闹出这么一出是非来。

  先不说宝贝闺女不会同意,当人老娘的,但凡不是那么黑心的,也不会愿意自己闺女嫁给这么号人。

  田老太咬了咬牙,硬着头皮道,“老夫人,您看,我家燕娘就是乡下丫头,又是个寡妇,还带着孩子,恐怕配不上您家大公子……”

  “我说配得上就配得上,她嫁进我们家,就是我的孙媳妇,就是我重孙唯一的娘,我看谁还敢说她的闲话!”陆关氏态度强硬,“我知道你不中意我那糊涂孙子,可我今天也放下话来,今儿你闺女,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田老太脸色骤变,急道,“哪里有牛不吃水强按头的理呀!”

  陆关氏也不答话,望了眼左右,一队人马立刻上前围住牛车,两个嬷嬷模样的婆子走到牛车前,“请少夫人下车!”

  田老太慌忙上前去拦,“哎,这是做什么,好端端的,还带抢人的呀!”

  姜家老六抓起砍刀也拦在牛车前,“我看谁敢过来!”

  话音未落,一个婆子身形一转,轻轻松松的抢过砍刀,咔嚓一声将砍刀折成两截,抛在地上,还向姜家老六客客气气的行了一礼,“哥儿对不住,改明儿还你一把新的!”

  姜家老六楞了楞,“我跟你们拼……”

  “六哥!”脆生生的女音突然自牛车里传了出来,车帘微掀,丰腴秀美的女子自马车里走了出来,笑吟吟的道,“老夫人找我说说话,你急什么呢?”

  姜家老六急了,“你下来做什么?”

  姜燕宁心里叹了口气。

  能不下来么?

  别人不知道,她是知道的,关家祖上就是土匪起家,后来从龙有功才成了武将,就算这样,兵匪脾性像是根植在骨子里了,这陆家老太太又是宁折不弯的脾气,逼急了,真做得出抢人的事情来。

  她再不下来,难不成真看着姜家老少为她拼命?而且关键是拼命也拼不过呀!

  心里叹气,她面上却带笑,“我去陪老夫人说说话。”

  “说话?说什么话?”姜家老六急道,“你放心,就算我拼了这条命,也不让他们欺负了你!

动漫关键词:军人糙汉文多肉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