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假戏真做吃掉你 办公室强制道具调教H

2022-04-16 15:00:2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何家三嫂扑了过来!  姜燕宁见她来势汹汹,一时真的有几分难办,也不能真的用斧头劈她吧?  她下意识往后退,可她这具身体之前也受了不轻的伤,又是个没怎么做过体力活的,退都来不

 何家三嫂扑了过来!

  姜燕宁见她来势汹汹,一时真的有几分难办,也不能真的用斧头劈她吧?

  她下意识往后退,可她这具身体之前也受了不轻的伤,又是个没怎么做过体力活的,退都来不及退,已经挨了何家三嫂一巴掌,原本束好的头发立刻散乱了下来,头发都给她揪掉了一小撮!

  姜燕宁上辈子虽然也受了不少罪,可再怎么都是体面斯文人的阳谋阴谋,还真的没经历过这种泼妇打架的戏码,知道疼了才觉得自己实在是妇人之仁了,立刻抽起角落里一把打手心的戒尺,才要抽过去,就听见瓜娃子一声尖叫,抓着扁担冲了出来,“别打我阿娘!”

  这孩子,怎么冲出来了!

  姜燕宁脸色一变,还没来得及过去,何家小妹已经一把抓住瓜娃子的扁担,毫不客气的连扁担带人往前一推,“捡来的东西!还敢在这里给我放肆!”

  瓜娃子猝不及防,被推的一个踉跄,脑袋重重撞上木门,额头上立刻渗出血来,小娃儿不知是被吓懵了还是疼懵了,连哭都不会了!

  姜燕宁目光骤寒!

  她本来是不想跟这两个女人一般见识的,没想到这两人居然欺负她头上来了,还当着她的面欺负瓜娃子,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她抄起戒尺,狠狠抽上何家三嫂的脸颊,用力之狠,何家三嫂口一张,一颗带血的门牙直接被打落了,她还没来尖叫,身上腿上就一连挨了数十下,又快又狠又准,疼的她一个痉挛,像只跳虾似的蜷缩在地上,“别打了!别打了!”

  姜燕宁冷冷一笑。

  她当年虽然腿不能行,可也调教了不少徒弟,她挑的虽然都是些懂事听话的孩子,可既然是孩子,就有不听训的时候,久而久之,她也练出了一手打戒尺的好手段,虽然疼,却只伤皮肉不伤筋骨。

  姜燕宁也不管她,直接冷着面走向何家小妹,何家小妹被她这凶猛模样惊的直接往后退,“你、你别过来……你要是敢打我,我相公饶不了你!”

  姜燕宁一戒尺敲上她的手臂,冷笑道,“你不是说你相公欢喜我么,他会为你出头?”

  何家小妹捂着胳膊惨嚎了声,“我、我怀着他们李家的孩子,这可是三代单传,他敢!啊!”

  姜燕宁又敲上她的腿,敲的何家小妹腿一软,跌到在地,她尖叫道,“姜燕娘,你敢!”

  “当初,你从我们家拿走了多少银子!”姜燕宁冷着脸望着她,“老老实实说出来!”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

  姜燕宁目光落在何家小妹的肚子上,森然道,“你再不说,我就让李家这三代单传,再也生不出来!”

  何家小妹一个激灵,顾不上痛了,下意识护住自己的肚子,“你、你敢!”

  “你这当娘的,造杀孽都不怕,生出来,恐怕你也教不好,与其如此,不如我替你省点心!”

  “不、不要!我、我说!我说就是了!”何家小妹嘶声道,“我们没拿走什么,就是二十五两银子,还有一点,还有一点首饰!”

  “那欠的债呢,是怎么回事!”

  “都是三哥想的主意,他欠了一屁股赌债,他没钱还,就想拿你们这里还的钱抵他的亏空!”

  “你确定?”

  “我、我确定!”

  何家三嫂骂道,“你胡说什么你!都是你这贱人,是你要变着花样讨好你那个婆婆,好让她站在你这边,不让你男人过来找她!你还赖在我男人头上,我呸!”

  一口唾沫直接飞到何家小妹脸上,她本来就被打的跟猪头没两样,如今被这唾沫一洗,脸上油光光亮堂堂,羞的她几乎要死了,也顾不得自己还怀着孩子,一个起身,居然朝何家三嫂压过去,“你这疯婆子,你敢打我!”

  何家三嫂虽然打不过姜燕宁,又浑身疼的厉害,可见何家小妹扑上来,也拼着几分力气与她撕扯,一会功夫两个人都伤痕累累,头发也乱了衣服也歪了,气喘吁吁的说不出话来。

  趁着她们打架的功夫,姜燕宁已经找了只炭笔,又撕了一块布,刷刷写了几笔,丢在何家小妹面前,“签字吧!”

  何家小妹还是认识几个字的,一看那上面的内容既是认罪状又是借据,下意识往后退,“不、我不签!”

  这东西要是签了,她这一辈子就完了!

  姜燕宁轻笑了声,笑容又冷又狠,“你要是不签,你跟你肚子里孩子都见不着明天的太阳,是命重要,还是钱重要,你自己选吧。”

  “我,我……”何家小妹僵了僵,一时说不出一句话来,死死盯住姜燕宁,像是看着一个魔鬼,“你就是个妖怪!不!你不是姜燕娘,她都已经死了!你肯定是妖怪,你抢了她的身体!”

  “是又如何?”姜燕宁笑眯眯的弯下腰,“既然你都猜到了,你就不怕我这个妖怪,一口把你吞了!”

  何家小妹一个哆嗦!

  “快点!”

  何家小妹早就陷入对姜燕宁的无限恐惧之中,一句话也说不出,颤抖的抓起炭笔签了自己的名字。

  姜燕宁如法炮制,又逼着何家三嫂也签了一个名,碍于何家三嫂不识字,只能简单的让她画了一个押。

  她直起身,拍了拍手上的供状,满意的打了个响指,才要吩咐这两个人赶紧滚,然后就听见了外面急匆匆的脚步声。

  有人过来了。

  今儿来的人,可真多。

  姜燕宁心里吐槽着,慢慢抬头,就望见了站在门口的男子,男子一身灰色长衫,眉宇之间也带着几分温润,模样甚至称得上端方,只是望着她的眼神有几分灼热,像是看到了什么失而复得的宝贝!

  他一个健步冲进屋子里,激动的,一把握住姜燕宁的手,“燕娘,你没事!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姜燕宁微微皱眉,才要问您是哪一位,趴在地上起不来身的何家小妹猛地抬起头,睁大了眼瞪着男子,“李安!我在这里!”

李安?

哪一位?

不会便是那位……

姜燕宁念头还没转完,瓜娃子仗着自己个子小,硬生生的挤到两人中间,大声喊道,“姑父!”

姜燕宁顺势往后退了半步,抽出自己被握的手,客气而疏离的道,“他姑父来的正好,这是小妹刚签下的契约书,有什么不妥当的,麻烦您看看。”

自家怀着娃的媳妇被抽的跟猪头似的躺在地上,他全然不顾,反而关心寡妇嫂子,怎么看怎么不像个好人。

李安下意识一低头,一目十行,脸色登时变了,又惊又怒的瞪向自己的媳妇,“怎么回事!”

何家小妹万万没想到姜燕宁居然把东西交给李安,一时间又慌又乱,下意识抓住李安的裤子,“我、我不知道……都是她,都是她逼着我签的!我不签,她就打我!还说要打掉我的孩子!”

姜燕宁眨眨眼,立刻泫然欲泣,“小妹,分明是你得罪了贵人,被贵人责罚了,怎么栽赃到我身上!”

瓜娃目瞪口呆,“阿娘……”

姜燕宁一把抱住差点露馅的小娃儿,在无人察觉的角度冲着他使了个眼色,“刚才摔的疼不疼?小妹,你再不喜欢我,可这孩子是你二哥唯一的孩子,你怎么忍心下狠手的!”

瓜娃子楞了楞,旋即反应过来,反手抱住姜燕宁大声嚎道,“阿娘!小姑欺负我!我的头都破了!”

何家小妹一贯是欺负人的,还没被人这么诬陷过,一时百口莫辩,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不是,分明是你要拿扁担打我!我是为了自……”

“够了!”李安铁青着脸喝道,“何淑珍,平常是个性娇纵,平日里变着法子欺负燕娘还不够,连徵羽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我真的是后悔,怎么会娶了你这么一个蛇蝎妇人!”

李安素来性子温雅,还从未在人面前发过这样的火,何家小妹又羞又愤,眼角余光扫见姜燕宁,脱口而出,“你当然不想娶我!你想娶的是她姜燕娘,可她根本看不上你,她只喜欢我二哥!我二哥都快死了她还要嫁进来,她情愿答应陆家那个浪荡子,也不肯做你的妾!就算你暗戳戳的破坏了他跟陆家的婚事又怎么样,她一辈子都是你的嫂子!”

李安被说破了最隐秘的心思,苍白脸上微微发青,一巴掌狠狠扇上何家小妹的脸,“你这疯妇!”

何家小妹猝不及防,被他甩的一个踉跄,重重撞上桌角,她闷哼了声,软软伏倒在地,竟直直晕厥了过去!

李安面色变了变,下意识要上前,又望见姜燕宁母子,脚步一顿,“你这疯妇,又装死!还不快起来!”

何家小妹一动不动。

还是何家三嫂眼尖,“血!流血了!”

何家小妹的下身慢慢被鲜血浸透,分明是羊水破了!

何家三嫂尖叫,“她要生了!要生了!”

李安脸色终于变了,“这……这可怎么办?”

姜燕宁没好气的道,“还能怎么办?还不快去喊大夫,难不成你想你媳妇死在这里!”

李安终于反应过来,慌慌张张的就往外奔!

姜燕宁神色镇定,伸手死死掐住何家小妹的人中,剧烈的疼痛让何家小妹生生疼醒了,一醒来就要发疯,“你做什么!”

姜燕宁毫不客气的甩了她一巴掌,“你要生了,给我留点力气,要发疯待会再发疯!”

何家小妹还未来得及说话,肚腹便绞痛起来,疼的她痉挛似的抽搐起来,“我的肚子!我的孩子!”

姜燕宁擦掉额上的汗,又瞪向还在发愣的何家三嫂,“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来帮忙!”

瓜娃子忙道,“阿娘,我能做什么!”

姜燕宁略一犹豫。

这娃儿连洗漱穿衣做不到,还能做什么?添乱么?

可她望着小孩子期待热切的眼神,只犹豫一瞬,随即下定了决心,“你去多生几盆炭,再去烧点热水!能做得到么?”

瓜娃子慎重点头,“我可以!阿娘,我可以的!”

“好,去吧!”

大不了烧了厨房!

反正这屋子破的很,烧了也不心疼!

瓜娃子立刻跑了出去!

何家三嫂忽的尖叫起来,“生了!生了!哎,不对!怎么是脚先出来的!难产呀这是!”

何家小妹脸色发白,“我的孩子!”

姜燕宁微吸了口气,伸手握住那铁青温热的小脚,毫不犹豫的将孩子重新推了回去!

何家三嫂尖叫,“你怎么把他给推……”

姜燕宁立刻冷冷瞪了眼过去,“闭嘴!”又朝何家小妹喝道,“你要是想要孩子活下来,就别给我东想西想的,赶紧给我使力!他要是死了,就都是你这当娘的害的!”

不知是为母则刚,还是姜燕宁把她吓着了,何家小妹顾不得尖叫,终于开死命使力!

姜燕宁手也不停,不停抚摸何家小妹的肚腹,好帮着那个淘气的孩子成功翻过身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何家小妹发出一声惨叫,“啊!”

“出来了!出来了!是个女孩!”

何家小妹尖叫道,“不对,算命的说我肯定是个男娃!怎么可能是个女娃!”

“孩子是从你肚子里生出来的,你现在哭这个,有什么用!”何家三嫂没好气的骂道,小心翼翼的将小宝宝裹进被子里,忽的反应过来,“咦,这孩子怎么不哭啊!”

生出来的小孩浑身铁青,双目紧闭,竟比小猫大不了多少,蜷缩在棉被里,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孩子出生不哭,凶多吉少啊!

姜燕宁心口一沉,一把捞起那个孩子,用力猛的拍打她的屁股,不知拍打了多少下,那像是还沉浸在自己美梦里的孩子微微一扭,口一张,终于哇的声哭了出来!

虽然声音微弱的仿佛小猫似的,可终于是哭出来了!

何家三嫂一屁股跌坐在地,“可算是哭出来了!可吓死我了!”

即便姜燕宁早就做好心理准备,可听着孩子微弱却坚定的哭泣声,她腿一软,几乎有些撑不住了,还是瓜娃子一把撑住她,“阿娘

姜燕宁回头,迎上瓜娃子崇拜却又关切的眸子,有些疲惫的心神微微一定,慢慢的道,“没事,就是有些累。”

说话间的功夫,李安终于带着大夫赶了过来,一看见眼前场景,腿也不由有些软,扶住门框半天进不了门。

孟燕宁把孩子递给大夫,将之前的生产过程简单说了一遍,“是早产,又有些难产,怕是要好好调理。”

大夫也算是见多识广了,更知道早产加难产的孩子,能活下来是少之又少,忍不住道,“大娘子学过医?不知是哪位名医弟子,老朽佩服!”

“是医……”

姜燕宁到口的话又吞了回去,笑了笑,“不算什么学过医,只是幼年时生过一场大病,家里给请了大夫,我闲来无事跟她学了两手。”

大夫叹服,“学过两手便有这样的本事,这位医术必然了得!”

能不了得么?

那可都是些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

姜燕宁心里嘀咕着,想着自己那位也不知道游历到何处的师父,心里不是不感慨的。

也不知道她听见她的死讯,会不会赶回来?

姜燕宁又与大夫寒暄了两句,赶紧找了个借口退到瓜娃子身边,瓜娃子也是累的很了,小脑袋一点一点,像是小鸡琢米。

她失笑,伸手抱起他,“别在这里睡,我带你回屋。”

瓜娃子环住她的脖子,努力抬头望了她一眼,“娘,你忙好了呀?”

“嗯。”

“阿娘,你今儿好厉害!瓜娃子要像你一样厉害!”

“好。”

姜燕宁有些吃力的抱起睡着的小猪,旁边突然有人伸出手来,“我送你们。”

姜燕宁抬眼就看见了李安,她的眉头微微一拢,淡声道,“多谢你的好意,不用了。我们待会就不出来了,走的时候帮我们关上门,多谢。”

李安望着面前客气而疏离的女子,心里不由生出一丝慌乱,下意识想拉住她,“燕娘!”

姜燕宁眉心一拢,下意识往后退,“请自重!”

李安俊秀温雅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你还不肯原谅我么,燕娘……我当时真的是逼不得已才娶了她的,你放心,她做出那么多的恶事,我回去便休了她,到时候,我一定八抬大轿迎娶你入门!燕娘,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从来没想要辜负你!”

姜燕宁满心荒谬,“李安,闹娘子刚拼死拼活的替你生下女儿,你这一转身就过来跟我说这话?你想娶我,我可不想嫁你,因为你不配!”

李安如遭重击,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依旧妩媚鲜妍的女儿家,“你,你之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你之前……是陆瑾逾对你说了什么是不是!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对那个浪荡子动了心,这才为他自杀的!”

姜燕宁心口一跳,忍不住道,“陆瑾瑜?你认识他?”

李安却发疯似的想拉她的手,“那个浪荡子,除了模样好些,其他哪里如我!如果他不是陆家人,又有个好祖母,光是他干的那些事,他早就被打死了!你为什么还想着他,你……”

李安闷哼了声,捂住小腹一时直不起身,“你……”

姜燕宁收回腿,“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再有下次,我让你断子绝孙!”

之前被他握住了手,是她一时不防,难不成还天天被他欺负?

真当她是吃素的!

她才想再好好问话,没想到李安身体比她想象的脆弱许多,闷哼了声,竟疼晕了过去!

“……”姜燕宁嘴角微抽,立刻扬声道,“快来!他姑父累晕过去了!”

一大帮人又急匆匆的赶过来,姜燕宁巧妙后退几步,抱着瓜娃子回屋补眠去了。

说是补眠,其实睡的也不甚踏实。

且不说何家这屋子实太破,隔音效果几乎为零,外面吵吵嚷嚷了大半夜,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外面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她才勉强睡着。

可即便是在梦里,各种混乱琐碎的梦境也交汇在一起,全部涌进她的脑海里。

“你为什么不娶我?要娶何淑珍?难道就因为我哥是木匠,她的哥哥是秀才!”更年轻一些的姜燕娘泪流满面,“安哥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燕娘,我真的是不得已!你放心,等我中了举,我一定要休了她,娶了你!你帮我去何书远那里看看,座师昨日给了他一本新的策论卷子,你偷偷帮我拿出来!”

“我还去?他以为我欢喜他,都准备向我爹娘求亲了!”

“他是个鳏夫,你爹娘那么疼你,怎么可能让你嫁给他!”

“你如果再不娶我,我就真的嫁给他了!”

画面一转,姜燕娘伏在床前隐隐哭泣。

床榻上的男子拉住她的手,“瓜娃子,我已经托付给大哥他们了,你若想嫁人,别再嫁人,好在所有人都知道,你嫁进我们家时,我已经是个废人了,于你的名节并无损伤……”

“我、我不要嫁人,我守着你,你会好起来的!”

“傻丫头,你才十六,正是好时光,哪里有守着我的牌位过日子的道理。”男子面孔瘦削,全是死相,“只是……只是你千万不能嫁给李安。”

她楞楞抬眼,“你知道我跟他……”

“之前猜到一些,可我这次受伤,我是看明白了,他心思不正,不是良善之辈,你心思单纯,不是他的对手……燕娘,等我死后,你如果实在不想嫁,便回娘家去吧,有你爹娘哥嫂护着,总比留在这里强。”

她慌忙摇头,“不,不要!你会好起来的,我不嫁李安,我也不要什么珠花了,你不用再给我买了,你好起来,我们一起好好过日子!”

“珠花……”男子像是想起什么喃喃苦笑,“我终究没给你买到……燕娘,我还是欠了你的!”

“不要!你别死!你别走!”

时光倏然一转,姜燕娘年岁又大了一些,模样也出落的愈发好了,只是眉眼之间全是枯槁,全是灰蒙蒙的死意。

她站在悬崖边上,望着山下流云,有几分彷徨,“远哥哥,李安让我跟他,我怎么跟他?无名无分的跟着他?”

“那自然是不行的!”懒洋洋的声音忽的自身后响起!

动漫关键词:办公室强制道具调教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