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高H超H虐调教喷水暴H多人NP ;沦陷调教会所(高H)(简)

2022-04-16 14:58:5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颜伊现在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办,要是再出不去的话那她就见不到太后了,就不到太后就意味着她的店推广不起来。 毕竟这个店是要推到宫外去,要是在宫外直接打造出来了名声也不需要过

颜伊现在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办,要是再出不去的话那她就见不到太后了,就不到太后就意味着她的店推广不起来。

 

毕竟这个店是要推到宫外去,要是在宫外直接打造出来了名声也不需要过多的营销手段。

 

颜伊头痛,现在到底谁可以救救她啊。

 

颜伊不死心的问:“你们当真确定达奚明不会放我出去了?”

 

春秋安慰她:“娘娘,现在十有八九是这样的,您要不就好好呆着吧,就当这一种休息,怎么样?”

 

颜伊简直就要哭了,她现在是根本就不确定皇上放她什么时候出去才是重点好不好。

 

臭男人,倒是可笑,吃了她做的饭,居然还没有一点吃人嘴短的意思,实在是气死了!

 

因为这次禁足期达奚明怕颜伊又像上次一样跑了,这次为了避免意外,达奚明告诉俞茹要是私下去见她,俞茹也将被禁足!

 

颜伊三番五次的作死,被禁足,给皇上做饭被别人视为讨好皇上不成功反被禁足。

 

宫中之人要有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再加上一直得的俞茹现在也处于弱势,有心之人知道这次机会来了。

 

晚上达奚明用完晚膳,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

 

本来这件事情警告一下颜伊不能去青楼,不要去后厨添乱,就要她参与太后娘娘的生辰宴,但是却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一想到颜伊那委屈的表情,即使知道是演的,但是达奚明承认他那个时候确实是有点于心不忍!

 

笑话!

 

他居然会对这种有心机的女人心疼?

 

他绝对是疯了!

 

总管太监走了进来,看到达奚明的脸色又是阴沉不定,叹了一口气。

 

最近皇上似乎心情不是很好,不像以前一样情绪那么稳定了。

 

总管太监轻声提醒:“皇上,您今儿该翻个牌子了。”

 

达奚明揉了一眼眼角,说:“你替朕翻,朕没有这个精力。”

 

总管太监随便翻了一个牌子,他顿时石化了。

 

哆哆嗦嗦的看着后面的达奚明,小心翼翼的问:“皇上,要不然奴婢再给您翻过一个?”

 

达奚明看了一眼牌子,牌子上面写着颜伊的名字。

 

他难得没有说话,以前他想都不想就直接要总管太监直接再翻一个,但是他现在难得犹豫了起来。

 

大内主管见皇上脸色带有犹豫,急了起来:“皇上,皇后娘娘现在正在禁足期呢?您这样过去要她给您持寝,这要是被有心之人看到了,到时候说您包庇皇后娘娘,这可怎么是好?”

 

达奚明看了大内主管一样,意有所指:“公公在怕些什么?朕像是会做这种糊涂事的人?”

 

公公刚要松一口气,达奚明问:“公公,您跟在朕身边多少年了?”

 

公公不知道达奚明问这话什么意思,小心翼翼的回答:“七年了吧,皇上您从登基开始就是我在您身边。”

 

达奚明看不清神色的笑了一下,意有所指:“七年啊。”

 

也不知道达奚明在感叹一些什么,但是公公就是莫名有些慌乱。

 

达奚明说:“公公,你都跟了朕七年了,这期间每个娘娘给了你多少银子?”

 

公公吓得立马跪下:“皇上,奴婢错了……奴婢,奴婢只是一时糊涂!”

 

“一时糊涂糊涂了七年?真把朕当傻子?知道朕和皇后娘娘心思不和,特意先翻出皇后的牌子,之后等朕说换安排好给你塞钱的娘娘?”

 

大内总管跪在地上,身体都在害怕的颤抖。

 

达奚明叹了一口气,问:“哪个娘娘给你塞的钱?”

 

公公害怕的全身都在颤抖,哪敢不说实话:“是一个贵人,要奴婢帮的忙。云惜贵人。”

 

达奚明有些头痛,现在的小贵人都喜欢这么玩了吗:“从现在开始,你别做大内主管了,朕换小德子来,你去姑姑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你可以做的吧,带走!”

 

“皇上……皇上开恩……”

 

达奚明决定去看看那个叫云惜的贵人,到底是有多少钱财去买通自己身边的公公。

 

达奚明对着侍卫勾了勾手:“过来,把云惜贵人的资料给朕。”

 

不到一会,云惜的画像出现在达奚明面前。

 

姓名:云惜。

 

身份:礼部侍郎的嫡女

 

画上的女人抱着一只猫,看上去特别柔情似水的感觉,但是……

 

达奚明也不是不能理解,就想着受宠之后上位,变成一个妃之类的。

 

倒是要看看她的本事了!

 

达奚明眯了一下眼睛,说:“今晚就去她那边吧。”

 

侍卫跑去传话,要云惜今晚做好准备。

 

实在是太棒了,云惜抱着怀里那只猫,慢慢的把指甲陷入进去。

 

猫惨叫的在云惜怀里挣扎,但是云惜那指甲越陷越深!

 

简直就是令人兴奋,皇上终于要来看她了,只要她走向妃位,再慢慢的给皇上生一个孩子!

 

皇后之位不就是她的囊中之物了吗?

 

颜伊就等着倒台吧!

 

达奚明刚来到云惜的院子,一阵优美的琵琶声传来。

 

他看见云惜穿着一身粉蓝相交的裙子抱着琵琶在弹琴,就坐在门内正中间。

 

达奚明走进,云惜刚要行礼,就被达奚明制止了。

 

示意她继续弹下去。

 

云惜笑了一下,神色之中带了一些得意。

 

她继续波动着手指,手指上面静心带了一些装饰,再加上床上的布纱也被提前布置好了。

 

所以多多少少会有一种朦胧的美感。

 

达奚明倚靠在墙上,听了一下这美妙的琴音,感受了一下视觉上面的盛宴。

 

他感觉不过如此,花里胡哨的。

 

云惜眼里全是藏不住的心机,他突然之间想去找颜伊。

 

毕竟颜伊现在和云惜一对比就感觉颜伊这个人简单多了。

 

大方,朴素,热情!

 

很有活力,而且为了弹琴布置那么多场景,都还不如宇文颖随随便便弹一首。

 

一首曲罢,达奚明走了进去。

 

云惜跪下参拜,达奚明抬起她的下巴,笑了一下,差点被这单纯无害的脸骗了!

 

云惜之前是怎么样虐猫的,他放在暗处的侍卫直接告诉了他全部经过。

 

达奚明问她:“你想持寝?”
 

“是!”

 

云惜一点都不扭捏,有些时候就是要女人主动把握好机会,男人才会欲罢不能!

 

达奚明笑了一下,看着云惜大胆的手指触碰着自己的衣角,慢慢往上滑。

 

心里冷笑,确实没有几个人可以和她一样有手段。

 

达奚明开口:“朕看上了你院子里面的那只猫,怪可爱的。”

 

云惜蹙眉,为什么要在这总时候提一只猫?

 

这不是破坏气氛?

 

当然,达奚明并不觉得自己是在破坏气氛,说:“那只猫能给朕吗?”

 

云惜笑了一下:“当然可以。不过,皇上,春宵苦短,您确定……”

 

云惜的话还没有说完,达奚明就把放在她衣服上的手给拿了下来,整理了一下衣服。

 

对新提上来的大内主管小德子招了一下手:“抱好这只猫,把猫送给皇后娘娘,这猫也是可怜,跟在云惜贵人这里受了这么多苦。”

 

“是!”

 

云惜听完皇上的话,脸色苍白,皇上这是看到了?

 

他看到了她之前做的事?

 

云惜急匆匆的拽着要离去的达奚明,完全没有之前的魅惑和分寸:“皇……皇上!您不是翻了臣妾的牌子吗?”

 

达奚明笑了一下,蹲在地上和她保持平视,眼神里面带着些许凉意:“想太多了,朕翻的牌子是皇后娘娘的。”

 

达奚明走了出去,他故意在颜伊面前说要把猫送给颜伊就是杀鸡儆猴,要她们知道颜伊就算不受宠,天天作死,她也是个皇后!

 

而不是谁都能踩的一个普通女人!

 

“起驾!去皇后娘娘那边!”

 

达奚明甩开云惜的手,像是有什么脏东西触碰在自己衣服上面,拍了又拍。

 

最后吩咐小德子:“云惜贵人品行不端,气量狭小,虐待动物,降级为答应,现在就安排下来!”

 

颜伊这边气氛热闹。

 

颜伊心眼大,天塌下来都有人顶着,何况只是被禁足这么简单。

 

颜伊要春秋和冬夏去端一个砂锅来,之后要春秋冬夏去御膳房拿上各种材料和食材。

 

在院子里面用炭火烧好水,把切成片的土豆,羊肉,鸭肠,生菜之类的食材一点点的放下去。

 

感叹一声:“这就是人生啊,真惬意,可惜了,俞茹和宇文颖不在。”

 

春秋笑了一下,她不像颜伊和冬夏那样吃东西没个吃香,狼吞虎咽。

 

所以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劲,有人靠近了这里。

 

按照这个后宫熄灯时间来说是不可能会有人的,她提高了警惕,飞身上树看了一眼。

 

就看到了皇上的坐驾过来了,吓得差点摔在地上。

 

我的天,皇上来了,她怕不是在做梦!

 

立马飞身下树,抢过颜伊手里的碗,急匆匆的帮颜伊擦了一下嘴,整理了一下头发,说:“娘娘,别吃了,皇上来了?”

 

颜伊愣了一下,皇上来了关她什么事?

 

春秋说:“可能是来看您的。”

 

颜伊笑了:“我的天,我的小春秋,他嫌弃我还来不及呢,何况会来看我,我都已经习惯了。”

 

颜伊的声音很大,达奚明听的一清二楚,莫名的有些心疼。

 

颜伊是丞相家小姐,而且还是唯一一个小姐。

 

嫁进皇宫却被众人排挤落得了一个妒妇的名称。

 

而且达奚明还真没去看过她几次。

 

仔细想想,颜伊确实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就是比较叫嚣,之后明着去羞辱别人,打嫔妃,之后当着他的面拿她父亲威胁他。

 

额,这虽然没有伤天害理,但是着并不道德!

 

颜伊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话说,达奚明这个人简直就是阴晴不定,谁受得了他啊,整日拉着一张脸。”

 

其他人听到了,慌忙跪下,不敢抬头。

 

达奚明眯着眼睛打量了门内一样,颜伊真的是好极了!

 

颜伊并不知道危险来临,说:“春秋,你别紧张,达奚明绝对不会来我这里,要不然早就进来了!我迟早有一天要让达奚明单膝下跪叫我爹!”

 

达奚明简直就是被气笑了。要小德子他们先回去,自己一个人脱下龙袍,换上那天颜伊看上的袍子。

 

阴森的笑了一下,说:“朕自己一个人进去,你们全部退下,放出云惜被贬的消息,说要是下次再有人对皇后不敬,按照规矩处置!”

 

小德子看了皇上一眼,说:“是。”

 

达奚明抱着怀里那只长期受虐待的猫,脑袋无精打采的挂在他的手臂上。

 

那圆圆的猫瞳就像是和某人装无辜的样子一样。

 

达奚明笑了一下,不由得心情好了一点。

 

达奚明走了进去,就看见颜伊几人围着一个锅吃着一些什么。

 

春秋和冬夏有些慌乱,颜伊也慌,但是表面上一定要毫不在意,说不定皇上没有听见呢。

 

但是颜伊忘记了,有一个东西叫做墨菲定律!

 

达奚明推开门,辛辣味充满了整个鼻腔,原来在宫殿外那落有落无的辣椒味不是错觉。

 

颜伊看了达奚明一样,不搭理她,继续吃。

 

她怕什么,反正都已经被关禁闭了,干嘛还要给他好脸色。

 

春秋和冬夏行完利立马站到一边去。

 

达奚明走上前,也不在意颜伊的没规矩,他感受到了一点放松。

 

自觉的拿了一双碗筷,学着颜伊的吃法吃了起来。

 

颜伊翻了一个白眼:“是个人都知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道理,没想到我们的皇帝陛下却不知道。”

 

达奚明笑了一下,颜伊突然感觉这个笑容有点危险。

 

达奚明问:“迟早有一天,要朕跪下来叫你爹?”

 

颜伊筷子一抖,赔笑:“皇上,您在说什么啊,臣妾听不懂。”

 

“听不懂啊。”达奚明扣了扣桌子,把怀里的猫放下去,说:“朕猜想也是,皇后娘娘哪里会有那么大的胆子。”

 

“对对对!”颜伊点头如捣蒜:“臣妾胆子那么小,怎么敢那样说话!”

 

达奚明问:“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皇后娘娘应该怎么处理?”

 

颜伊尬笑,这怕是问怎么处理她吧。

 

颜伊回答:“毕竟是初犯,不小心冒犯了皇上,所以皇上就罚她关禁闭就好了。”

 

反正自己确实被关禁闭了啊!
 

达奚明笑了一下,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装疯卖傻的女人确实是后宫的一股清流。

 

达奚明问:“你喜不喜欢猫?”

 

颜伊看了那只猫一眼,无精打采的样子,问:“这只猫怎么无精打采的?是不是你虐待人家了?哇,天呐,不是吧,你居然想吃猫肉?”

 

达奚明扯出一个笑容,他想掐死眼前这个女人。

 

颜伊抱起猫上下打量:“哎,它猫上面有些血迹,你真的虐待人家了?做一个人行不行?你怎么连猫都虐待呢?”

 

达奚明觉得自己这忍耐力是真的好,居然现在还没有把颜伊给掐死。

 

春秋和冬夏两个人对于颜伊的情商表示无语,这能不能正常一点啊。

 

“这猫哪来的?”

 

达奚明没好气的回答:“捡的。”

 

颜伊笑了:“要不然您再给我捡一只呗,行不行?”

 

达奚明头痛,偏偏这个女人你还打不得,你罚她她过的比你都潇洒。

 

颜伊逗着猫,眼神染上了一些柔和,不过这种柔和的眼神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达奚明都看着愣了一下,这的确有点岁月静好。

 

颜伊问:“这只猫,咱们是清蒸呢,还是红烧呢,还是烧烤呢?”

 

达奚明无语,他想起来了,颜伊下厨的时候是这种眼神。

 

颜伊逗弄着猫咪的腿,突然义正言辞的说道:“颜伊啊颜伊,你怎么回事?猫猫那么可爱,你怎么能拿来吃呢?”

 

达奚明稍微有了一点欣慰,至少知道猫不能吃很好,至少是有长进的。

 

颜伊把脸埋在猫猫的肚子上面,笑道:“对啊,不能吃,我要让猫猫出去放哨,要是看到皇上来了你记得喵两声!”

 

达奚明脸一黑,立马把猫抢过来:“这猫不适合待在你这里,我给俞茹!”

 

颜伊目瞪口呆的看着达奚明,质问:“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可是皇帝,你什么皇帝说而反而的会要你的子民有多伤心。”

 

达奚明无语。

 

颜伊捂着胸口,痛不欲生的样子,说:“我不是你的皇后了吗?还是说你有别的内应人选了?现在就连一只猫都不愿意给我了吗?”

 

达奚明脸都黑了。

 

颜伊说:“本宫的胸口疼!”

 

达奚明气的说不出话了:“你胸口疼了,你捂的是脑袋?”

 

颜伊左手捂着胸口,说:“我刚才头也一起痛了。”

 

达奚明简直无语:“你的胸在右边呢。”

 

颜伊愣了,眨巴着眼睛问春夏:“胸口在右边吧。”

 

春秋不想说话,假装没听见。

 

冬夏回答:“娘娘,胸口再中间。”

 

颜伊叫道:“不可能,我记得心脏明明位于正中间偏一点,但是我觉得偏的应该是右边。”

 

达奚明都对这对主仆智商感到无语,怎么回事?

 

能不能来一个智商在线的?

 

达奚明犹豫再三,说:“颜伊。要不然这样吧,我明天把你丢在太医院,你把那些你自己搞不懂那些生理问题问一下太医,行不行?”

 

颜伊瞪大眼睛,说:“哎,怎么回事?本宫现在在禁足都碍着你这个坐床上的脸了是吧?你都还要把我赶在太医院去,你怎么不直接说你把我打入冷宫呢?”

 

达奚明头痛,这颜伊怎么就这么会转空子呢。

 

颜伊哭喊道:“你是不是已经看我不爽很久了?看我不爽你直接说,你直接把我打入冷宫就行了。真的是,还非要说些什么生理性的常识,要本宫去太医那边学习。”

 

达奚明头痛,问:“颜伊,你究竟想干嘛?”

 

颜伊皱眉:“怎么回事?什么叫做我想干嘛,我一开始和我两个小丫鬟吃饭吃的好好的,你突然之间来打扰我们,现在又问我想干嘛。”

 

达奚明想想,好像确实是自己过来找她的,难得的有了一些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达奚明问:“你为什么就那么想去给太后做饭?”

 

颜伊神色认真了一点,说:“我这不是为了让太后知道我的心意吗?我是一个皇后,我需要给太后表一个态。”

 

这话很有道理。

 

达奚明认为很有道理,说:“要不然这样吧,你去表态,但是送礼就行,别做饭了。”

 

颜伊表示抗拒,说:“皇上,您知道太后娘娘为什么每年过生日反而吃的还要少吗?”

 

达奚明愣了一下,这也是他最头疼的问题。

 

每次问太后娘娘为什么吃的那么少,太后也不告诉他。

 

厨子也以为这件事情换了好几波。

 

颜伊骂道:“哎,我说你是不是没有脑子?”

 

春秋和冬夏同时后退了两步,他们决定在这种危难的时候出卖一下主子是没有毛病的!

 

皇上脸色一沉,问:“颜伊,你是不是想死?”

 

颜伊有些无语,看看看,又发火了,一个皇上,都是一国之君,气量怎么就这么小呢。

 

颜伊也来了脾气,把猫抱进自己怀里,说:“不说了,气死了!什么玩意啊,好好的想告诉你我的方法应该可以要太后她老人家开心,你就这种态度!”

 

达奚明半愣的看着颜伊把他一个人撇下来,他还真的是第一次受这样的待遇!

 

他居然会被后宫的女人拒之门外,都这么晚了他居然还要走回去睡觉?

 

达奚明问春秋:“你们主子平常也是这样的?”

 

春秋和冬夏立马跪下:“皇上息怒,我想娘娘也是被禁足了,心情不好罢了。”

 

“心情不好就能变成没有规矩的理由吗?”

 

“皇上……皇上,还请您宽宏大量,不要和我们家娘娘计较!”

 

达奚明看着桌上自己吃的食物,问:“你们娘娘有和你们说过,这是什么食物吗?”

 

“我们娘娘说,这是叫火锅”

 

达奚明叹了一口气,他敲了敲颜伊的门,颜伊在里面没好气的问:“干嘛!”

 

达奚明真的是第一次做这种三番两次放下面子的事情。

 

堂堂一个皇上,被妃子拒之门外,这理由确实够可以的:“要不,太后那一道寿宴你来负责?”

 

毕竟厨子做的太后又不吃,那就只能试试颜伊了。

 

颜伊推开门,下一秒又面无表情的关上了,冷笑:“不做了!”

动漫关键词:高H超H虐调教喷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