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竹马弄青梅1V1全文阅读 邵湛×许盛润滑剂

2022-04-14 09:22:3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时间紧迫,盛筠送来的这套礼服派上了大用场,我也懒得回家换衣服,直接在办公室里换上礼服化好妆,再去理发店里吹了个造型,就直接坐上周毅海的大奔,跟他一起去了他所说的那个私人聚会

时间紧迫,盛筠送来的这套礼服派上了大用场,我也懒得回家换衣服,直接在办公室里换上礼服化好妆,再去理发店里吹了个造型,就直接坐上周毅海的大奔,跟他一起去了他所说的那个私人聚会。

杭城的大亨就爱搞这些噱头,动不动私人定制,所选的地点也是一次比一次的隐蔽,生怕被媒体所打扰。

周毅海让司机开车带着我们来到了海滨一处私人庄园,下车后,我挽着周毅海的手,风情万种地跟着他走进了会所。

我的长相算是妩媚,颇具东方美,谈不上国色天香,但在人群里蛮有辨识度。为了让自己气场更足,我习惯性顶着大浓妆出门。

不得不说,盛筠的司机还蛮有眼光,每次给我挑选的裙子都恰到好处。这天我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蕾丝长款礼服,礼服的长度刚刚好,把我的曲线展露无遗,背部还特地做成了蝴蝶图案的镂空形状,性感非常。

这一套礼服为我赚足了眼球,连周毅海的目光都时不时在我的身上流连。男人,到底还是视觉动物。

很快,周毅海让我搞定的大人物出现了,我和周毅海为他取了个代号叫做“T”。T先生一出现就引起了全场的骚动,无数人凑上去想和他套近乎,但他显然比盛筠更为高冷。

他走到了VIP席坐了下来,森冷地拒绝了所有人的谄媚,鼻孔朝天,傲慢得不行。

周毅海凑到我的耳边小声说:“T一般情况下油盐不进,但是他喜欢跳华尔兹,而且喜欢和高手跳。舒贝,就看你的了!”

周毅海这么一说,我顿时心里有谱了。难怪这老狐狸非得拉着我来,他知道我是跳华尔兹的高手。

大学的时候在舞蹈俱乐部兼职,被那里的舞蹈教练看上,我缠着他几乎教会了我所有的舞蹈,然而我非但没给学费不说,学会之后愣是没给人家半点甜头,那厮估计到现在还恨我恨得牙咬咬。大学毕业后,我把我第一笔业务提成打到了他的卡里,不多不少刚好1万块,但没给他留下只言片语。之所以这么做,无非就是不想欠任何人人情罢了。

音乐很快响起来,周毅海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该出场了。我已经看到好几个女人抢先往T先生的面前凑,但显然都不入T先生的眼。

这时候,我袅袅婷婷走了过去,对T先生来了一个专业的鞠躬,随后在他面前独自跳了几个高难度的动作,等我站定的时候,他已经站起来,对我伸出手,很绅士地对我说,“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我微微一笑,他随即拉着我的手,直接把我拽进了舞池。

勾搭成功!

可想而知周毅海这个老狐狸该有多么开心了,不过此时我无暇顾及他的想法,全神贯注开始应付T先生。T先生在杭城的影响力可见一斑,我们一边跳舞一边聊天,我精神高度紧张,生怕自己哪一句话惹怒了这尊“佛”。

正当我全力以赴和T先生你来我往地玩着文字游戏的时候,一个下腰的动作,我猝不及防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与其说是我撞他,不如说是他压根就没挪动步伐。

我尴尬地直接倒在了他的怀里,被他用手稳稳托住,我一抬眼,就看到盛筠那张帅得令人窒息的脸映入眼帘,他居然穿着一身雪白的西装,看上去更显帅气。

“许总监,要当心啊。不要只顾着说话,也要注意旁边。”他幽幽地说道,随后把我扶了起来。

“不好意思,对不起,是我没有注意。”我连忙道歉,生怕T会因此而动怒。

“无妨。姑父好,你们继续。我有些渴了,过去喝杯酒。”没想到,盛筠彬彬有礼地对T先生微笑说道,随后拽着他的舞伴离开了舞池,时间快得我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他舞伴的模样。

T先生竟是他的姑父!怪不得盛世集团在杭城如日中天屹立不倒,原来背后的靠山如此雄厚。我心里微微惊讶,但这时候T先生已经重新对我伸出了手,我顾不得多想,于是连忙和T先生再度全神贯注共舞起来。

虽然费了一番功夫,但是好歹给T先生留下印象,我们互相交换了名片,随后,他便去VIP室休息去了。

大功告成,我有些累,从waiter手里拿了一杯红酒,便往清静的地方躲。这会所后面有一片花园,依稀能听到海浪的声音,我拿着红酒下意识穿过了花园,竟看到花园后有一小片沙滩,沙滩那边是浩瀚无边的大海。

我欣喜不已地往沙滩上走去,突然有人在身后一下搂住了我的腰,把我整个人举了起来!我惊悚不已,手中的酒杯应声而落……

冬日,地面落了厚厚的雪,外头肃杀的天气却不能遮掩院子里的热闹。

客厅里的布置格外华丽,看起来美轮美奂,香槟酒和康乃馨的香味扬遍全场,处处都是恭贺之语。

今天是陆家玄孙女的满月礼,陆家上下齐聚一堂。

虚掩的门被轻轻推开,进来一道纤细的身影。

苏霓特意穿了一件窄肩礼服,裙摆及踝,只在走动时若隐若现。上面精致的蕾丝衬着她身段明显,尤其迷人。

她本是陆家长媳,理应出席。

“大少奶奶,夫人和老太太都在上边。”

有人提醒,她便扬起眼眸径直往前方那襁褓里的婴儿身上看,里头乌乌沉沉的情绪,都敛了起来。

苏霓走过去,忍不住伸出手,将那软嫩嫩的婴孩抱到了怀里,心跟着她每一个表情而牵动,痒痒的。

“你看起来挺喜欢她的。”

女人轻声开口,声调扬得高高的。

“是啊,他这么很可爱,谁见了都会喜欢的。

不远处却只传来一声轻哼,“我看咱们顾家的孩子,你每一个都很喜欢吧。”

“自家的孩子,当然是。”

文宁眼睛微睁,面上的急不可耐早已不受控制,“既然如此。怎么也不见你和长铭赶紧要一个?”

场面气氛渐渐冷了下来,顿时周围人都不敢再开口。

苏霓抱着婴儿的手指微顿,“妈,孩子的事急不来……”

“这话你一年前就说过了!”

“也不看看多少双眼睛盯着咱们,你们结婚五年还没要个孩子,知不知道别人在背后怎么嚼舌根?”

文宁凑近在她身侧,低声道,“要不是老太太护着你,我早就不是陆少奶奶……”

“妈。”

文宁略有停顿,而后轻嗤,“我现在听你叫我,都浑身难受!”

“你放心,很快就听不到了。”

苏霓轻叹,忽然扬起眼,将娃儿递了回去。而后轻提起裙摆,几步走到台前。

文宁只当她是随口一说,便抱着孩子转过身去,可就在那瞬间,听见那道清脆的音。

声调清冷安静,飘散在空气里,惊扰了寂静的夜。

“今天陆家又添了一名成员,是大小姐所出。当然我很遗憾结婚五年始终未能替陆家生下一儿半女。

“正如妈所说、我和长铭,早该离婚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文宁声音有些抖,反观苏霓却还面带着笑意,那面目清冷的模样,像极了一朵在雪夜里绽放的花,清冷独立,仿若被众人注目的并不是她。

于是柔声开口,声音清脆,“我决定和长铭离婚。”

清冷的声透过话筒传遍全场,几乎所有人都在瞬间安静下来。

下一刻,全场哗然。

阵阵喧扰声响起,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正前方的台上。

“没孩子就没孩子,陆家每天逼她做什么?”

“谁不知道陆家还有私生子在虎视眈眈,人家着急也是理所应当。”

一阵纷扰声响起,“多少人盼着他们离婚,今天的场合,倒是赶巧了……”

苏霓笑了笑,仿若未闻。

她只是紧紧掐着掌心,目光缓缓扫过,正待继续开口之际,便听见耳边传来文宁低哑音。

“陆家待你不薄……苏霓,你嫁过来五年没生孩子,陆家始终不曾驱赶你,现在还敢自己提离婚?”

苏霓苦笑,“妈,生不出孩子只是我的问题么?”

“我自认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五年来没有小孩,难道就没有人怀疑,是不是我丈夫的问题?”

文宁气急败坏,被人扶着似连气都喘不过来。

这下,她再也顾不上压低声音,狠狠指着苏霓,“你怎么还敢怪长铭?!”

“我为何不能?”苏霓扬起唇,眼睛里的光芒带了丝丝冷意。

她耳边能听见的声音尽都是嘈杂,多数都是鄙夷之意。

而此刻,文宁倒抽了一口气,也顾不上是否有宾客在关注,便冲着她大声叫嚷,“你别忘了,和你结婚之前,雅薇和长铭也在一起过,她也是……”

骤然听见这个名字,苏霓瞳孔紧缩,那被她重重压抑着的怒火终于喷薄而出。

莫雅薇。

莫家大小姐,她丈夫的青梅竹马,那个在婚后仍被陆长铭小心珍藏的女人!

猛然间苏霓脑子里又浮现出五年前莫雅薇离开时,陆长铭绝望的神情。

她眼眶通红,耳边听着文宁的话,仍用力掐紧掌心,任凭尖锐的刺疼钻入心脏。

“长铭在你之前和雅薇好好的,他身体如何我这个当妈的知道。既是生不出孩子,又如何能怪到长铭身上,要怪只怪你自己不争气……就算要离婚,也是我们陆家提,轮不到你先开口!”

苏霓咬紧唇,有些不敢置信。她冷眼扫过全场,见到的大多只是鄙夷和幸灾乐祸,便缓缓深吸一口气,笑着开口……

“可如果,我的丈夫不碰我呢?”

沁凉的音透过麦克风传遍整个院子,外头冷风呼啸,里面却只余清冷的音,“你以为我们只是结婚五年没有怀孕?不、这五年,我们同房的次数屈指可数!既是如此我为何不能提出离婚?”

这话一出,席下议论纷纷。

苏霓大约能听见那些不愿相信、不肯相信的话。

她低笑,声音像在喉咙里摩挲了许久,带着淡淡自嘲,“我不得不怀疑,也许我的丈夫根本不行呢?”

话落,席下喧闹更甚。

文宁几乎气晕过去,她扬起手狠狠指着苏霓,恨不得立刻冲过去甩她一巴掌。

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宾客云集,连媒体都来了不少。

她几乎不敢去想那些人会用什么样的标题和字眼来形容这场闹剧!

而就在此时,“咔嚓”一声,院外铁门终于被打开。

冷风顺着这道口子钻了进来,吹得里面的人有些发慌。

就在一片萧瑟里,一道身影走过院门,出现在众人视野内。他身上还带着冬日寒凉气息,脚上皮鞋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声响。

陆长铭好巧不巧的出现,只听见了最后两个字。

此刻他便径直朝台前走去,肩上沾惹了的细细雪花随着他的脚步飘落在地上。

几秒之后,终于停在苏霓面前。

“离婚?”

他勾起唇角,竟未因苏霓刚刚的话而生厌,只缓缓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佣人,纤细修长的指尖露出淡淡青白颜色,“什么时候要离婚,我怎么不知道?”

正主一出现,周围吵嚷的声音渐渐也小了下去。

苏霓瞧见男人深黑的眼,比冬夜里深沉的天空更可怕。

也不知是气温又下降了、抑或是因为他的存在,她竟觉得背脊一阵凉意。

“现在知道也不晚。”

“嗯……只是通知我?大少奶奶、我们家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他低低开口,声音像是在喉咙里摩挲了许久,带着嘶哑。

话音略顿,便又好整以暇地靠近她,当着许多人的面,轻声开口,“怎么,就因为我在床上没伺候好你?”

话虽轻,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可透过话筒,却仍旧能清晰地传到众人耳朵里。

苏霓全身一颤,不敢置信地望着他。

他永远是这样。

五年来他从未对她有过体贴,甚至从未正眼瞧过她一眼。可偏偏在外人面前,却待她温和体贴。

一如此刻,他缓缓挽着她。

男人身上的气息是苏霓曾渴望许久的,那带着淡淡薄荷香味的气息曾无数次出现在她梦里。

可如今,她却只用力将他推开。

“陆长铭你还要装模作样到什么时候?这场婚姻本就是我强求而来,你既然百般不愿离婚岂不正好遂了你的意?”

陆长铭挑眉,眉宇处青筋跳动了几下,面上情绪却没有波动。

这副表情只让苏霓心中怒火更甚,她咬着唇,再也无所顾忌。

“整整五年……陆长铭,你把她的东西锁在书房里,把她的照片藏在钱夹里……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半夜做梦叫过多少次她的名字?”

“可她呢,她爱的人是谁你比我更清楚!她爱着别人,却还恬不知耻地想嫁给你,这样的女人,你还心心念念忘不了!”

也不知是她话里的哪个字眼刺激到男人,让陆长铭面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他双手紧握成拳,冰冷的目光入利刃一般狠狠刺向她。

“我的事你确实清楚,但你更应该清楚,这些都是谁造成的?”

……

“是我。”

苏霓苦笑,那涩凉的意味,几乎入了骨子里。

“所以你恨我。但我要是你,早就离婚去牢里质问她……”

五年前,她没有留情让莫雅薇去坐牢,而她成了陆家长媳。

没有人知道,她说这些话费了多少力气。

然而整整积攒了五年,于他每日的冷漠和厌恶、以及对莫雅薇的思念之中得到勇气。又或许,是来自于对这场婚姻盛大的期待到无尽落寞之间的差距感。

苏霓无从得知。

她只是倦了,一千多个日子,耗尽了她所有心力。

于是往旁边走去,再没有多看其余人一眼。

可就在她经过男人身侧时,忽然手腕一紧,被人狠狠拽住。

“我出差在外月余,妻子独守空闺,看来已经对我不满至极。”

他低笑,顾不上苏霓挣扎的动作,便将她揽在怀里,低笑,“似乎只有在床上才能好好解决这件事,大家慢用,失陪了。”

下一刻,陆长铭陡然将挣扎不休的苏霓抱起,半强迫半拖拉地将她带离会场。

他确实是太放纵她了,竟让她当着宾客的面闹事。

陆长铭发誓,他从没有这么丢脸过!

动漫关键词:竹马弄青梅1V1全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