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缓慢而有力的往里挺送作文 这个力度舒服吗

2022-04-14 09:20:2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时间已经很晚了,岚会所要打烊了。盛筠提议去他家,我连忙说:“要么去我哥们开的烧烤吧,他那里正好可以吃夜宵,你们也能好好聊聊。”盛筠淡淡瞥了我一眼,问道:“你和

时间已经很晚了,岚会所要打烊了。盛筠提议去他家,我连忙说:“要么去我哥们开的烧烤吧,他那里正好可以吃夜宵,你们也能好好聊聊。”

盛筠淡淡瞥了我一眼,问道:“你和伊伊又是什么关系?”

“舒贝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家出事后,我被送到福利院,在那里遇到了舒贝。”夏伊娃不假思索地说道。

那一刻盛筠的目光明显有所震撼,他下意识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又多了一丝丝别样的意味。但很快,他又恢复了疏离的神情,淡淡对我地说:“那你带路。”

我把他们带到了时健开的烧烤吧。我知道夏伊娃一定有很多话想和盛筠说,于是让时健单独备了个包厢让他们好好聊聊。

我和盛筠的同伴还有时健坐在了与包厢相邻的卡座上,时健让服务员弄来了烤串和啤酒,我们三个人开始喝了起来。

交谈中,我得知盛筠的同伴叫做尚扬。脑海里一转,终于明白为何刚才觉得他面熟了。

尚扬的父亲是我的客户,他和他父亲长得十分相似,他曾经被他父亲硬拉到一次饭局上,当时他一身潮装的打扮让我记忆犹新,怪不得我觉得在哪里见过他。

毕竟都是同龄人,尚扬的个性很开朗,不似盛筠那般冷傲。没多久,我们就相谈甚欢。

因为心里痛快,我不知不觉就喝多了。一喝多,又遇到臭味相投的朋友,我便有些得意忘形了,荤段子一个个地往外冒。不过,只有在熟悉的朋友面前,我才敢如此放肆。

“有一天,男人想请女人吃个饭,就问她说今晚上一块吃个饭吧。她说,不了,改日吧。他说行,然后你们猜,他们去了哪里?”我已经喝嗨了,看着他们俏皮地问道。

他们一本正经地回答了好几个答案都不对,然后,我神秘兮兮地看着他们,笑着说,“然后,他们就去了汉庭……”

他们先是愣了愣,继而恍然大悟。尚扬直接做了个吐血的动作,然后用手指着我,大笑着说:“不行了,肚子都要笑痛了,还没见过女生像你这么黄……”

“你和她熟了你就知道了,你看她长得挺妩媚挺女人的,其实骨子里就是个爷们,我们男人都说不出口的话她都敢说。”时健一边宠溺地看着笑,一边敬了我一大杯扎啤。

我正欲喝酒,突然耳畔又传来了盛筠幽冷的声音:“岂止如此,别人不敢做的事,许总监也敢做得很。对吧,许总监?”

盛筠站在包厢的门口,目光清冷地看着我。从他的眼神里,我再度看到了他对我一种发自本能的厌恶。

“盛总和伊娃聊好了是吗?要么坐下来一块喝酒吧?”我笑着站起来,不卑不亢地对他说道。

“不了,我送伊伊回家。伊伊,我们走!”盛筠没好气地回答道,随后便不由分说地往外走去。我分明什么也没做,他却好像炸毛了一样。

夏伊娃对我眨了眨眼睛,示意我她先回去,我笑着点了点头,她便屁颠屁颠地跟着盛筠走下了楼。看得出来,这次意外重逢,她十分开心。

“还是第一次见筠子对一个女人这么体贴。”他们走后,尚扬笑着说道,随后把目光投向我,不解地问道,“许总监是哪里得罪了筠子吗?他平常很少这么针对一个人的。”

“讨厌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也许他就是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女人吧!”我大方地笑了笑,随后又和他们喝了起来。

酒逢知己,盛筠带来的这点小小的插曲又算得了什么。我和他们一直喝到了半夜,临走前,我偷偷给时健的收银员塞了五万现金,让她转交给时健,算是我给他的酬劳。

时健和尚扬都说要送我回家,我推脱了,自己拦了辆的士便上了车。出租车在午夜空旷的大街上飞奔着,没一会儿便到达了我的家门口。

我刚从的士上下来,便看到一辆保时捷停在我家楼下,车亮着大灯煞是扎眼。我正欲往楼道里走去,车主却猛按了两下喇叭!

我不知道车上的人是谁,不过环顾了四周一圈,发现并没有其他人,分明是冲我摁的喇叭。

我狐疑着走上前去,对方的车窗缓缓摇了下来,我惊讶地发现竟是盛筠独自坐在车内!

“盛总……”我下意识喊道,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上车!”他板着脸对我说道。

我于是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刚在座位上坐好,他的手便绕过来一把环住我,捏着我的下巴,眼神里居然蕴含着一股莫名的愤怒。

“这么晚了,盛总怎么还在楼下?”我诧异地问道。

“和两个男人喝酒喝到这么晚,还讲那么荤的笑话,我以为许总监晚上回不来了呢。许总监真是每次都让我大开眼界。”盛筠一边说,一边狠狠捏着下我的下巴。

“盛总这是……吃醋了?”我见他语气怪异,更为不解地问道。

“吃醋?”他冷笑了一声,放开了我,随后嗤之以鼻地说,“许总监还真是自信!就凭你,让我吃醋?!”

“我正因为很有自知之明,所以才奇怪为什么盛总如此生气。”我微微一笑,淡淡答道。

“伊伊受过很多苦,既然她信任你,愿意跟你住在这种破地方,许舒贝你最好对她好点儿,不然我对你不会客气。”盛筠突然冷冷说道。

“伊娃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自然会对她好,不劳盛总费心。”他的语气让我没来由地不爽,于是我的回答也带着一丝丝生硬。

他狠狠瞪了我一眼,突然俯身过来不由分说地堵住了我的嘴唇,我猝不及防不断挣扎,他却死死禁锢住我的双手,像是泄愤一般疯狂地吻我……

车窗外夜色清冷,整栋居民楼一派寂静;可是车厢里,我们却满头大汗斗智斗勇,我越是反抗,他便越是疯狂,反抗到最后的结果便是屈辱地被他征服。我想都不敢想,他居然会直接在车里便把我……

而且,不止一次。

“对付你这种女人,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放倒。和你说太多,没用。”他不甚得意的同时还不忘了对我来一句言语上的羞辱。

我坐起来,迅速整理好凌乱的秀发,把被他撕得稀巴烂的礼服再度穿在身上,心中愤愤不平,忍不住狠狠剜了他一眼。

“你这双眼睛真的是风情万种……”他幽幽说道。

我这神情非但没有让他生气,他反倒凑过来,亲了我一口。他这情不自禁的举动,让我们两都有些别扭。他迅速整理好衣服,瞬间又恢复了那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死样子。

“衣服我让人买套新的,到时候给你送来,算补偿你。天快亮了,你回去睡吧。”他淡淡说道,说完,把他的西装外套递给了我,“披上吧!”

“还剩92次了,盛总。”我结果外套披在身上,然后淡定地说道。

这句话似乎莫名戳中他的笑点,他难得露出淡淡的笑意。我刚欲下车,他又拉着我的手说,“两点要求。一,下次素颜陪我;二,准备十个荤段子讲给我听。”

我微微诧异,但还是点了点头。我没有太多情绪上的反应,转身便下了车。等我走到楼道口的时候,他的车依然还停在那里。

我当然不会蠢到以为他对我动了真心,在职场上只有利益,哪有什么感情。

我快速上了楼,轻轻打开房门,见夏伊娃的房门关着,于是微微松了口气,蹑手蹑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迅速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扔进了垃圾桶,洗了澡之后,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隔天早上,夏伊娃把我从被窝里捞了起来,我睡眼朦胧被她挠痒痒挠得只好坐起来。

“你昨晚几点回来的?我都不知道。”她笑着问道,脸上一脸的亢奋。

“我回来很晚了,你睡着了就没叫你。”我笑着说道,见她满脸春意,于是又问,“和你哥重逢,是什么样的感觉?”

“觉得世界上又多了一个亲人,虽然这么多年没见了,但是他对我还是像小时候一样,特别疼我。舒贝,我知道不该这么早打扰你,但是我还是想和你分享,因为我心里真的觉得很幸福。你和我哥到底怎么回事?我分明看到他抱你,可是我一提起你他就很不耐烦……”夏伊娃兴奋地说着说着,突然戛然而止,望着我床头挂衣架上挂着的西装,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她认出西装是盛筠的。都怪我,昨晚太累就直接挂衣架了,也完全没料到,夏伊娃一大早会来我房间。

“他的西装,怎么会在你这儿?”夏伊娃看着我,狐疑地问道。

“他忘在沙发了,我看到了,怕皱了到时候让他发火,就拿进来挂上了。”我慌乱了几秒,然后迅解释道。

夏伊娃先是疑惑了一下,但随后释然了,她选择了相信我的话,然而我心里却有种莫名的愧疚。

她笑着看着我说,“舒贝,你这么好,难不成喜欢他?”

“别闹!”我笑笑地打断她的话,“你们青梅竹马的,我还从没见你对哪个男人这么激动。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他?”

我虽然是开玩笑的口吻,却无比在乎夏伊娃的回答。倘若她对盛筠动了真情,那我会想办法终止和盛筠的协议。我绝对不允许自己伤害夏伊娃,她是我的底线。

我心跳不已地看着她,见她断然摇头,我心里这才长长舒了口气。

“没有,就是小时候的那份感情,我把他当哥哥,当亲人,他应该也是一样。”夏伊娃看着我,坦率地说道,“至少目前是,不过以后,就不知道了。”

我微微一笑,我说:“嗯,那我明白了。如果哪天你爱上了任何人,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也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暂时只想好好陪你,还没有谈恋爱的想法。不过,我哥说让我去他公司上班,他们公司有一个部门刚好和我的专业对口,他打算让我先锻炼一段时间,到时候如果我能适应,他会好好培养我。舒贝,你觉得我要去吗?”夏伊娃问我。

“我知道你想去,那就去吧。”我微微一笑,从她的眼神里,我已经读懂了她的想法。

“我是蛮想去的,毕竟盛世集团是大公司,又有我哥照料,想必日子不至于难过。以前听你说你刚入职场经历的那些事,我都听怕了。”夏伊娃笑着吐了吐舌头,对我说道。

她主意已定,我当然满心祝福。职场两年,我吃过不少暗亏,也真心不希望夏伊娃会走我的老路。

很快,夏伊娃便去盛筠公司报了道,我把盛筠的外套让她一并带去。

几天后,盛筠果然如他所说般,让人给我送来了一套衣服,依然是价格不菲的国际大牌。

衣服送来的时候周毅海也在我的办公室,见这情形,乐得眉开眼笑:“我就知道,你搞定客户就是有你过人的办法。”

“老周你别抬举我了,你根本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我苦笑着,其实我对能不能搞定盛筠,一点底都没有。

“别谦虚了!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么?”周毅海眉开眼笑,一脸温柔地望着我,“也别太辛苦了,虽然作为老板看到员工辛勤工作很欣慰,但我真的不希望你太累,你知道我对你……”

我没等他说完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笑着看着他说:“行了吧,老周,每次你嘴巴抹蜜似的,一准就没好事儿。有话就说,别对我说些有的没的,我和你外面遇到的那些妖艳货色不一样。”

我的话逗得周毅海哈哈大笑起来,他不禁亲密地捏了捏我的肩膀,讨好地说:“你啊,什么都好,就是老把人拒千里之外。本来也不算你的工作范畴,但是我觉得那种场合,带着你才hold住场。是这样,晚上我们有一个私人聚会,每个人都要带个女伴,我想来想去,还是带你最合适。”

“又给我出难题是吧?只是带个女伴这么简单?”我怀疑地看着周毅海,早已深谙他的套路。

“当然还要喝酒……然后,有一个人,我需要你和他攀上关系。”周毅海说完,在我耳边小声说了一个人的名字。

我一听名字,就知道是杭城的大人物。就知道,绝对不是聚会这么简单。

“你这个老狐狸!”我没好气地说道,看着周毅海一脸谄媚的脸,想拒绝却拉不下脸来。毕竟,周毅海待我不薄,而我颇知感恩。

“只是攀上关系就好,别的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欣赏你的社交水平,需要你为我助阵。单凭我,怕是搞不定,晚上聚会的大佬很多,你也知道,我在杭城还算不上什么大咖。”周毅海怕我误会,连忙解释道。

“几点钟,在哪儿?”我没有再废话,直截了当地问道。话刚说完,眼皮就突突跳了起来。谜之预感,让我有种强烈的直觉,我又会遇到他。

动漫关键词:缓慢而有力的往里挺送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