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是不是好久没人弄你了——好好感受我是怎么要你的

2022-04-14 09:15:0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堂姐?怎么回事?”我话刚出口,盛筠也站了起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许天一,顿时似乎像是明白了什么。“许舒贝,你还没死呢。真没想到,刚回国就见到你,真是晦气。”

“堂姐?怎么回事?”我话刚出口,盛筠也站了起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许天一,顿时似乎像是明白了什么。

“许舒贝,你还没死呢。真没想到,刚回国就见到你,真是晦气。”许天一见是我,说话的口吻都立马变得恶毒起来。

原来十八年过去了,恨在我心里变成了更深的恨,憎恶也在他们心里形成了更深的憎恶。

“天一,她真是你的堂姐?”盛筠听许天一这么说,更是不解地问道。

“按道理是我堂姐没错,不过她不配。她父母死后留下了一大笔债务,是我爸妈帮着还清的。我爸妈好心收留她,她倒是好,刚一成年就一纸诉状告我爸妈侵吞她家财产。这样的姐姐,我许天一可不敢要!”许天一目光睥睨地看着我,一字一句说得铿锵有力,仿佛都是真的一样。

“许天一,多年不见,你说瞎话编故事的能力更加一流了,”我看着许天一,想到爸妈和奶奶的死,心愈加地痛,我再也忍不住,直接将一杯酒泼到了他的脸上,“别的不说,连奶奶死的时候你都不去看一眼,你这样的人怎么还配活在世界上?”

红酒从许天一的头上淋下,原本有棱有角的发型顿时塌了下来,身上昂贵的西装和衬衫也被染上了红色,我还没来得及得意,许天一便快速走过来,朝着我的鼻子挥来一拳!

我连忙躲闪,但他的拳头还是重重打到了我的肩膀上,他还想出手再来一拳的时候,盛筠出面拦住了他。

“天一,不管怎样,男人不能打女人。”盛筠对许天一说道,随后下意识把我拦在了身后。

“如果是别的女人我不会这样,你不知道她有多过分!”许天一气急败坏地说道,指着我的鼻子说,“许舒贝你是怎么认识筠子的?筠子你可要小心她一点!”

“好了!”盛筠的语气一下冷了下来,“既然你们是亲人,就没有解不开的结。今天是为你接风,大家都是百忙之中抽空过来,别弄得大家都不开心。”

“那你让她滚,我不想见到她,见到她什么心情都没了。”许天一皱着眉头擦拭着自己的衣服,然后指着我毫无风度地喊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盛总,今天的局我不适合出现,我先走一步了。”我对盛筠说道,随即拎着包准备走人。

“慢着!”没想到,盛筠却拽住了我的胳膊,目光中一丝狡黠一闪而过,但随即眼神依然恢复了冷傲,“既然来了,哪有走的道理!况且,弄脏了天一的衣服,你就这么走也不合适吧?”

“对!让她赔钱!天一哥的衣服可是华伦天奴最新走秀款!”

“看她这一副穷酸相,浑身衣服都没过千,她哪里赔得起。天一哥这套西服刚到手,才穿一次,真是可惜了。”

说话的是盛筠身边的那个超模和刚才坐许天一旁边的女生。这个超模上次的写真照片看着成熟风情,没想到真人说话如此装嗲卖萌。

“罢了,我先回去换套衣服。筠子,我改变主意了,晚上别放过她,替我好好出出这口气!”许天一对盛筠说道,随后气呼呼地走出了包厢,那个女生也连忙跟了出去。

“听到没?不能放过你……”盛筠凑近我的耳朵幽幽地说道,“许舒贝,真没想到你和许氏集团有这么亲密的关系,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筠子,party还开不开了?不开我们各回各家了。”其他几个二代不耐烦地问道,大概我的出现搅了局,他们都有些意兴阑珊。

“开!当然开!现在就换地方!ON酒吧集合!”盛筠说完,拽着我就出了包厢。

超模可怜兮兮地追了出来,一把扯住了盛筠的胳膊,刚想说话,盛筠便冷冷对她说,“小艾你坐杨赛的车,我和许总监有正事要谈。”

超模哭丧着脸,几乎快要发作,盛筠懒理她的反应,直接拉着我上了车关上了车门,随后压在我的身上,笑着摩挲着我的脸说,“许舒贝,真没想到你和许家……还渊源不浅。”

“谁没有一点故事,盛总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何必惊讶。”我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地说道。

“恐怕不止故事这么简单吧?”盛筠目光探究地望着我,用手漫不经心地一粒一粒解开我上衣的纽扣。

我看着他,心顿时砰砰直跳起来,我连忙摁住了他的手:“盛总,今晚恐怕不行,让我缓缓。”

“缓缓?”盛筠轻笑起来,“三个月一百次,缓缓怎么用得完?许总监既然能和我签如此诱人的协议,想必早就做好了鞠躬尽瘁的准备。你我之间,何必扭捏?”

“盛总是纯粹想办事,还是想听故事?”我摁住了盛筠的手,柔声问道。

“我喜欢一边欣赏风景,一边听故事,”盛筠把我的手挪开,一把掀开我的上衣,魅惑地在我耳边说道,还故意轻咬了一下我的耳朵,“看来,许总监和许氏集团的关系,不是那么简单。我说呢,像许总监这样八面玲珑的女人,怎么会这么着急爬上我的床……”

“盛总又怎么知道自己所听到的一切就是真的?”我看着盛筠的眼睛,微笑着说道,“或许一切都另有隐情呢?您说呢?”

“我从不关心真假,别人的事情对我而言并不重要。最关键的,是不要祸及到我,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威胁我的利益的!”盛筠说着说着,手突然掐住了我的脖子,目光也一下冷然起来,“我警告你!许舒贝,你要是敢做出任何危害我盛世集团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轻饶你!”

“盛总既然对我这么不放心,又何必把我留在车上?”我的脖子被他掐住,但是他并未用力。我明白,他不过是在警告我而已。

“危险的女人,自然是留在身边最让人放心,”盛筠松开了手,随后从我身上起来,坐正,却暗自摇了摇头,“许长生的亲侄女,却进了他的对手公司,为了撬走他的客户,不惜用自己的身体来放手一搏……你对许家,到底有多大的仇?”

“既然别人的事情对您并不重要,您又何必多问呢?就凭我许舒贝,自然没能耐对盛世集团有什么威胁。所以,您大可放心。”我也坐了起来,一粒一粒重新把纽扣扣好,正色说道。

“或许你告诉我,没准我会可怜你……”他扭过头看着我,俊美的脸上多了一丝丝戏谑。不得不说,他微微一笑的时候,两边浅浅的酒窝煞是好看。

“不用盛总可怜。我做到无可挑剔,希望到时候盛总也履行承诺便是。”

“你就不怕我随时毁约?”他扭过头看着我问道。

“我怕,”我坦率承认,随后看着他,坦然地说道,“可这是接近你最快也是最好的方法。我如果采取别的方式,未必有像这样面对面和你说话的资格。”

他嗤之以鼻地笑了笑,随后不知是褒是贬地说:“许舒贝,你倒是实在得很。”

这时候,司机已经把车开到了ON酒吧的门口。ON酒吧据说是杭城人气最旺的酒吧,其后面那条长街是杭城著名的“捡尸区”,午夜过后,会有无数喝得烂醉的女人躺在路上不省人事,只要男人愿意就能直接扛回家……这,成为了ON酒吧最大的特色,也让杭城所有年轻人都为之疯狂。

像我这种被生活所迫的女人,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如何如何搞定客户之上。来这样的地方消遣,还是我人生第一次。

盛筠揽着我的腰往里走,也不等其他人,直接就带着我去了酒吧的VIP卡座。看酒吧经理对盛筠的殷勤程度,他应该是这里的常客。这个位置,很显然也是酒吧最好的位置。

我刚坐下,正前方的舞台中央,几个舞女便同时下腰,一时上身曼妙风景尽现,远远望去像一排依次排开的“肉包”。不一会儿,盛筠的几个哥们带着那几个女人也过来了,叫小艾的超模看到盛筠便扑了过来,拽住盛筠的胳膊把头靠在盛筠的肩膀上,盛筠并未推脱,只是漫不经心地问,“天一大概要多久过来?”

“快了,刚才说在路上了。”小艾连忙答道。

盛筠抬头淡淡扫了我一眼,凑到我的耳边说:“你现在要走还来得及,不然一会儿……我可保证不了会发生什么。”

“我不惹事,但是……我也不怕事。”我直视着盛筠的眼睛,缓缓说道。

没多久后,许天一便带着那个女人出现了。他看着我的眼神便让我浑身发憷,我见他的架势,摆明了今晚不想放过我。

他们让服务员把上来的酒全部打开,排成飞机的形状,然后大家一起摇骰子,谁的点数是全场最低谁便喝酒,第一次输一杯,第二次输两杯……以此类推。

当我无论怎么摇点数都是全场最低的时候,我明白,他们摆明了是在搞我。我瞥了一眼盛筠,他端坐在中间,压根无动于衷,也丝毫没有想要帮忙的意思。

酒局有酒局的规则,我只能愿赌服输,我喝下一杯又一杯的啤酒。我知道自己的酒量在哪里,差不多喝到位的时候我刚想喊停,小艾却再一次把一杯酒推到我的面前。

“这是最后一杯了。喝完,这个游戏就算结束。”小艾环抱着双手,看着我得意地说道。

我扭头看了一眼盛筠,他见我看他,于是也指了指酒杯说,“喝啊,不要看我。”

我见盛筠这样说,当下没有多想,拿起酒杯便仰头喝完了杯中所有的酒。当我喝完,在场所有人都雀跃起来,我瞬间意识到这杯酒里有诈,但是已经晚了……

他们给我的酒里加了东西,没多久后,我变得不再是我,而变成了一个疯狂摇头、浑身燥热以至于疯狂撕扯自己衣服的女人。

我完全控制不住身体地一个劲摇摆,我的视线变得模糊,我开始出现幻觉,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哪儿,周围除了能听到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一大帮人夸张的笑声之外,其他什么都听不见了。

原来灌醉我不是许天一的目的,让我出尽洋相才是他的目的。我还是把人性想得不够极致,我没想到受过国外教育熏陶的许天一,骨子里还是这样下三滥。

我被他们整得人不人鬼不鬼,最后丢弃在了ON酒吧后面那个臭名昭著的“捡尸区”,我根本分不清眼前的人究竟是谁,我也不明白为何盛筠竟如此冷血,居然会冷眼旁观,任由他们这样羞辱我。

我躺在冰凉的地上好一会儿,夜色暗淡而阴冷,身体里还残存的一丝丝理智让我很想站起来走人,可是身体却并不听从召唤,我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喝得醉醺醺的胖男人朝着我走了过来,眼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眼看着他抬起我的双腿,随后开始哆嗦着解下自己的裤带……

那一刻,我内心充满了绝望,我拼尽全力想坐起来,可是却怎么也办不到。

就在这时候,有个人快速奔跑过来,他重重踹了那个胖男人一脚,随后不由分说地把我从地上抱起。

我不知道他是谁,因为我的视线一片模糊,我根本看不清楚他是谁。我闻到了他身上一股很熟悉的味道,我能完完全全感受到他身上的体温,我知道他把我抱上了车,我感觉到车在飞速向前,没多久后,我就这样不知不觉进入了睡眠状态。

等我再度醒来的时候,我发觉自己置身于一间酒店客房里。房间里冷冷清清,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昨晚的一切,都好似一场梦。

究竟是谁把我从“捡尸区”带到了这里?是盛筠吗?又怎么可能?!如果他会救我,就不会眼睁睁看着我昨晚因为药劲在酒吧里那样放荡形骸吧?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揉了揉胀痛的脑袋,一想到许天一这个混蛋对我的羞辱,身体里的愤怒便熊熊燃烧。

很好,旧怨未解,又添新仇!许天一,这一笔账老娘一定会和你清算!

我在房间里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我的衣服,不知道被扔到了哪里,最后在沙发上,我看到了一个服装袋,里面放着一套崭新的裙子和内衣,似乎是有人已经为我备好的。

我洗了澡,换上衣服后发现刚好合身,一看标牌发现都是价格不菲的国际大牌。心里不禁纳闷起来,会是谁如此好心呢?

不过此时我已经没有心思追究这些了,我迅速离开了酒店,然后给周毅海打去了电话:“老周,你在哪儿?”

“怎么了,舒贝?”电话那头传来了他慵懒的声音,我依稀听到他身边似有女人的喘气声。

动漫关键词:是不是好久没人弄你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