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闺房记乐 小荡货公共场所H文小辣文NP

2022-04-09 13:51:0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哎呀快走快走!班主任去教室了!”武小月一把拉起还在回忆的江意飞跑起来,在一个一脸严肃的中年女老师盯视下,冲进了教室,坐到了最后一排。   江意想起来,她和武小

 “哎呀快走快走!班主任去教室了!”武小月一把拉起还在回忆的江意飞跑起来,在一个一脸严肃的中年女老师盯视下,冲进了教室,坐到了最后一排。

 

  江意想起来,她和武小月是全班女生里最高的两个,从上高一起就一直坐在最后。

 

  女老师走了进来,剜了江意和武小月一眼。

 

  武小月心虚地低头。

 

  江意却有些茫然,为什么剜她们?这时候离上课其实还早,教室里还有三分之一的座位空着呢。盯着女老师的脸看了半天,江意慢慢找回了过去的记忆。立刻恨不得剜回去,但是她忍住了。

 

  女老师剜她们没有为什么,只因为她是“乡下人”,户口不在本地,是借读生。

 

  而剜武小月,是因为她家世不好,名声不好,学习不好,还有个不着调的哥哥,她肯定也不好!

 

  江意低头翻书包,不生那个闲气。这时候她就是站起来伶牙俐齿地把女老师怼懵了,她也不会蠃,反而很可能被开除。

 

  还是好好学习吧。

 

  江意摸着手里的高中课本,无数记忆瞬间涌上心头,顿时又酸又恨。

 

  她这个时候学习不错,虽然不是年级第一,但也是前5名,在这个省重点中学里,这个成绩想考一所好大学完全没问题。

 

  如果超常发挥一下,清大京大都有戏。

 

  可恨前世命运弄人,她大概就在这几天,跟母亲回了老家,在一所乡镇高中读书。

 

  到了那里,她的成绩就极其出色了。

 

  然后被成缋一般,努力一下能考个中专的表姐“看中”了。

 

  李家人一起手段用尽,逼她替表姐考大学。

 

  不同意?不同意她也别想考,高考那几天他们会想方设法把她关起来!关不起来,就是进考场了他们都能把她拉出来!

 

  借口都直白地告诉她,他们会去派出所报案,说她偷了家里的钱!让警察进去抓她。

 

  他们还会提前把钱塞在她和母亲寄住的屋子里,到时候警察不是抓她,就是抓走她妈,让她自己看着办!

 

  当年,18岁白纸一张的江意实在没有办法,面对这么恶毒的亲人,她都不敢出去报案,报了案,人家信不信是一回事,就是信了,以李家人的“聪明”,肯定还会想出更恶毒的办法折腾她和母亲。

 

  后来,她真的去帮表姐李小雨考试了。

 

  李小雨长得竟然很像李玉梅,那跟她就有两分像了。

 

  再加上那时候的第一代身份证模糊得跟鬼影一样,只要她们梳同一个发型,看起来就很像了。

 

  江意还怀疑,当时的监考老师跟李家有什么关系。

 

  反正最后她顺利替李小雨考了个本科,比一般稍好一点的大学。

 

  她又不傻,以李小雨平时的成绩,一下子考个清大,那这事就有点大了,李小雨死不死她不管,她怕是完了。

 

  但是李小雨并不满意,她一开始的打算就是清大京大!

 

  但是再等一年,她怕变故太多,所以她还是上学去了。

 

  但是一年之后,就在江意拿到清大录取通知书之后,李小雨被学校开除了,因为她跟社会人士谈恋爱,怀孕了。

 

  这在当时是很不好的事情,是道德败坏,学校没有任何商量余地地把她开除了。

 

  李小雨回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举报江意当年替考的事情。

 

  然后她的成绩就被作废了,正赶上教育严打,她就被终生禁考了。

 

  从此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

 

  然后想起过往种种,手里的书都被江意揉烂了。

 

  如果江家人是恶毒,那么李家人就是狠毒!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手突然被人握住,江意转头,看见武小月一脸惊讶着急地看着她。

 

  江意那么爱惜书的人,怎么开始撕书了?而且老师都叫了她三遍了她都没听见!

 

  “江意!”台上的女老师突然怒吼一声,一个粉笔头准确地朝她脑门砸来。

 

  被江意一把握住。

 

  她前世为了报仇,学了点拳脚功夫,以一当十不一定行,但是接个粉笔头完全没问题。

 

  但是这个动作激怒了台上的女老师,她觉得这是挑衅,是反抗。

 

  “江意!把这篇阅读理解读一遍!”女老师喊道:“读错一句你就站一天!”

 

  武小月赶紧把手里的卷子塞到江意手里,指了指一篇英语阅读。

 

  江意这才想起来,这是个英语老师。

 

  教学水平也不咋地,唯一一个优点就是她自诩文明进步人士,只会无声地剜人、罚站,不会打人骂人。

 

  刚才要是换做暴躁的数学老师,估计就得下来打她了。

 

  而现在的她,是必然要还手的。一场“全武行”势必要轰动全校了。

 

  这么一想,这女老师竟然很不错?真是江意走神回忆着,不知不觉就把一篇文章读完了。

 

  等她停下来才惊觉似乎有什么不对,她刚刚,好像用了标准的伦敦腔。

 

  那是她后来专门去伦敦,跟一个老贵族学习的。她放下卷子,看着全班同学,发现他们也都一脸惊讶地看着她。

 

  江意垂下眼,若无其事地坐下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女老师眼神闪烁一下,也垂下眼,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好了,现在我们来翻译一下,这篇文章到底是什么意思”女老师一句一翻译,但是大家都觉得,她今天的发音格外别扭。

 

  她自己可能也有这个感觉,站在台上又狠狠剜了一眼江意,然后干脆不自己翻译了,让同学们起来翻译。

 

  她这才松口气。

 

  武小月递过来一张纸条:你怎么这么厉害了?读得跟磁带似的!

 

  江意一笑,在纸条下面写道:因为我是磁带精。

 

  “噗〜”李小月拼命忍住笑,不然被班主任看见了,她得站一节课,不,她得站一天!

 

  江意歪头看着她,眼里全是怜惜。

 

  这么青春美丽,活泼善良的孩子,最后竟然是那个死法,她当时会有多绝望?多无助?

 

  好在,一切可以重来。

 

  好在,她知道凶手是谁!

 

  那是武俊用十年时间查出来的,然后他又用十年时间,手刃了仇人。

 

  不过最后他自己也被抓起来,枪毙了。

 

  英语之后是语文,然后是数学。

 

  除了第一节课江意思绪万千,静不下来,从第二节课开始,她就认认真真开始听课。

 

  因为她发现,即便她自认自己“水平”极高,但是除了英语,她连语文都忘了大半!

 

  那些课文啊、古诗啊,她已经把它们留在了前世,今生谁也不认识谁了!

 

  数学更可怕,她会的,竟然只有加减乘除。

 

  物理化学生物课还没上,但是她回忆了一下,脑子里竟然空空如也,化学只记得元素周期表。

 

  物理,物理是什么鬼?她只记得物理老师是个自闭症患者!

 

  江意心底升起一股浓浓的危机感,难道重来一遍,她竟然也没有大学命?

 

  坚决不行!

 

  但是第三节课之后,江意就收拾起了书包。

 

  “你要干嘛?”武小月奇怪地问道:“还有一节课才放学呢。”

 

  “我妈在外面支了个摊卖东西,我得过去帮忙。”她声音不小,周围人都听见了,顿时都扭头看她。

 

  江意在学校很低调,但是她这么漂亮,学习又好,总有无数的视线在悄悄关注她,特别是同班同学。

 

  武小月飞快看了一眼周围,然后朝江意一瞪眼。

 

  这种事情怎么能说出来呢?先不说摆摊好不好听的事,就是让人追问起来她妈妈为什么不上班了出去摆摊,她怎么解释?

 

  江意妈妈干什么的大家都知道,全班所有家长的职业,大家也都知道,这在现在不是隐私。

 

  “没事的。”江意还是用原来的音量说道:“大家都是这一片的,光我们那片大杂院里就有十几个同学,现在估计全校都在传我家的事了。”

 

  班里立刻有几个学生眼神闪烁。

 

  江意说得对,什么“偷人”“非礼”“离婚”,都是劲爆的话题,特别是发生在漂亮地江意身上。

 

  还有江繁,也是方远十里内的名人。

 

  77年的第一批大学生,考入京城当干部,这筒直是他们学生党的偶像。

 

  现在偶像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全校学生都知道夸张了,但是全校老师是都知道了。

 

  他们对江繁都很关注,因为江繁之前也是在这里上的高中,然后才下乡的。

 

  江繁一直是他们的“荣誉校友”。

 

  “我跟你一起去吧!”武小月见江意真的要走,立刻收拾起书包。

 

  江意想劝,现在马上就要到87年11月了,距离高考没有几个月了,时间非常宝贵。

 

  但是她突然想起来,武小月学习不好,虽然不是倒数,但是想考个专科,都得武家祖坟冒青烟。

 

  她不是笨,是她不想考大学。

 

  本地唯一一所好大学是个重点大学,她再努力也考不上,其他大学都在外地,她不想离开她哥哥,她害怕。

 

  所以她只想混个高中毕业。

 

  到时候机关干部当不了,进厂当个女工,找一份不出力的体面工作还是可以的。

 

  江意虽然想劝她好好学习再努力一把,但是也不差这一节课,而且武小月想请假肯定是请不下来的。

 

  “老师不会批你假的,你还是老实呆着吧,我下午肯定回来上课。”江意说道。

 

  “嗯。”武小月失望道,她也知道江意说得是实情,没有正当理由,老师任何假都不准

 她都怕老师不准江意的假。

 

  “放心吧,我自有办法。”江意朝她眨眼一笑。

 

  这么活泼的江意,是武小月没见过的。

 

  她们两个虽然总是一起嘻嘻哈哈,但是实际上她们两个的性格都不是多么的乐观开朗,平时也是沉默发呆的时候多。

 

  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时候,江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江意却笑得比任何时候都真实,都漂亮……这样她就放心了。

 

  武小月也笑起来。

 

  江意背上书包,告别武小月,去了教师楼。

 

  她没有直接去找班主任,以她对那女人的了解,她会借机好好给她上一节思想课,不上到中午放学不算完。

 

  所以她直接去了校长办公室。

 

  校长是个六十多岁的老爷爷,名牌大学出身,为人正气又开明,全校师生都很尊敬他。

 

  江意敲门进来,开门见山地请假。

 

  她实话实说,自己要帮母亲去支摊,因为她一个人搬不动东西,另外把以后每天上午下午最后一节课的假都请了。

 

  老校长定定地看了江意半晌。他是认识江意的,毕竟是尖子生,还是清大京大的苗子,他不可能不认识。

 

  他沉吟了一下说道:“目前的困难都是小困难,你的眼光要放长远,将来考个好大学,你和你母亲的困境,就迎刃而解了,所以你不要因小失大,一定要保持紧张,努力学习,知道吗?”

 

  这是良言,江意恭敬应诺。

 

  校长点头:“去吧。”

 

  有些眼前的困难,迈步过去,就没有以后了。所以江意帮忙出去赚钱生活,他完全支持。

 

  “生活上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我。你和你母亲,有生活费吗?”

 

  江意一笑,深深一鞠躬:“校长放心吧,生活费都够。”

 

  看她的笑这么明亮,校长放心了:“不够随时来找我。”

 

  “是!〜”江意答应,然后欢快地转身离开了。再不走,校长就要掏钱了。

 

  这位老校长爱资助人也是出了名的,他孤家寡人一个,所有工资,几乎全都给了别人。

 

  嗯,她决定了,以后她要给亲爱的母校捐一座教学楼。不,整个学校都重建一遍吧!再给这位老校长建个雕像。

 

  江意匆匆回到招待所,李玉梅已经把两锅肉都做好了,正等着她一起出发。

 

  一个锅装满了要七八十斤,她虽然有这把子力气,但是这个锅不能背不能扛,只能抬着,她一个人就办不了了。

 

  江意回来,两人匆匆把锅抬上去了鞋厂门口有了三轮车就是快,之前一个小时的路程,半个小时不到就到了。

 

  再等几分钟就是下班时间,刚刚好。

 

  “大妹子又来啦!”这回卖包子的和卖馒头的大叔见到李玉梅就万分热情了。

 

  他们昨天的生意确实比往日好了点,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他们昨天也没抢到肉!

 

  都是做买卖的,哪怕是卖包子的卖馒头的,一个月也能赚几百块,他们不差几块钱肉钱。

 

  昨天那个香味可把他们馋坏了,但是两个人因为要照顾生意,没买到。

 

  “我要2勺子!”两人同时说道,同时拿出饭缸和钱。

 

  昨天这两人都觉得2块钱贵,但是他们也知道,不趁着地利提前抢,他们还不一定抢得到呢!

 

  工厂的下班铃正好响了,第一批下班的工人比昨天冲出来的更快。

 

  李玉梅立刻打开锅盖,飞快给两人盛好。

 

  两人终于尝到了想了一晚上的东坡肉,真好吃啊〜〜2块钱真是太便宜了,要是他们卖,要卖3块钱一勺!

 

  中午的生意跟预想中的一样火爆,特别是在江意说了一句:明天不来这了,她们要去别的工厂门口卖,杭城十几家大厂,每个工厂卖一天。

 

  这句话不得了,本来还有些犹豫的人顿时毫不犹豫地冲过来。

 

  虽然还有些人觉得算下来4块钱一斤的肉贵,但是偶尔吃一次,谁都吃得起。

 

  而且他们也都明白,4块钱去饭店,可买不到这么多这么好吃的东坡肉。

 

  现在不买,就得等到十天半个月之后了,那还犹豫什么?

 

  大冬天的,李玉梅忙出了一身汗。

 

  她一直在不停地收钱盛菜,收钱盛菜。2锅肉连汤带肉将近100斤,最后累得她胳膊都酸了。

 

  但是她却幸福得想哭。

 

  10年了,她终于在生活中,又看到了希望。

 

  前后没有半个小时,江意和母亲就收工了。

 

  身后还有几个运气不好没买到的人不死心,追问她们晚上还来不来。

 

  明天去别的地方卖,那晚上呢?

 

  “来!”李玉梅立刻道:“就是晚上可能没有这么多了,买不到肉了。”

 

  最近的菜市场已经让她们买光了,再想买七层楼,就得去其他菜市场。

 

  其他菜市场卖了半天,估计也剩不下多少了。但是就算买不到几十斤,买个十几二十多斤应该是没问题的。

 

  现在人还是普遍喜欢吃肥肉,城里比乡下强点,但也有限。

 

  杭城刚刚放开了猪肉供应,买肉不要票了,但是据说人口众多的京城,还是要票的。

 

  可见肉还是紧缺的,大家也爱吃肥肉。

 

  李玉梅驮着江意,自行车蹬得飞快,而且她一点不觉得累。

 

  “如意,你快吃饭。”李玉梅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对江意道。

 

  “吃饭?”江意奇怪,吃什么?

 

  她也恍然想起妈妈早上说要给她留出东坡肉当午饭,可是刚刚明明已经卖光了。

 

  她也没有提醒母亲,而且刚才的情况,根本留不住。

 

  母亲没有停车,继续一边骑一边道:“你看看车上那件衣服里,妈妈都提前给你准备好了!”

 

  她发现了,这个锅做得少,熟的就快,所以她提起单独给女儿做了一锅出来,不多,只有一斤,够她吃了。

 

  旁边还放着两个她在招待所买的馒头。

 

  江意吸吸鼻子,叫母亲停车跟她一起吃。

 

  但是李玉梅执意不肯。她要快点骑到菜市场,早到一分钟,没准就能多买一斤肉,多赚几块钱。江意在车斗里笑笑,没再坚持。

 

  这种为了希望而奋斗的感觉,将会成为母亲最美好的回忆,她就不要打断了。

 

  到了新的菜市场,五花肉,特别是七层楼不多了,买空整个菜市场也才20斤。

 

  不过李玉梅没有太失望,跟猪肉铺的老板定好明天早上来拿,她就高兴地离开了,继续奔往下一个市场。

 

  江意却不得不下车离开了,她要去上学了。

 

  而且中午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江意来的学校不远处的邮局,给上乌寸打电话。上乌村,就是母亲娘家所在的村子,也是她的出生地。

 

  电话号码是刚刚管妈妈要来的,拨号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手都在抖。

 

  她恨不得通过电话线一下子飞到上乌村,杀了某些人!

 

  但是这个可怕的想法很快就被她扔掉了。

 

  她美好的新生,不能被某些人毀掉,也不能被自己毀掉。

 

  她会再回到上乌村的,但不是现在。

 

  “喂?这里是上乌村,哪位?”电话被接起,一个大嗓门的男人问道。

 

  江意一下子就听出来,这是母亲的大伯李大山的声音。

 

  他现在是上乌村的村长,过去是生产队大队长。

 

  李大山有三个儿子,没有女儿,所以对李玉梅很是喜欢。

 

  也是因为这一点,江繁才会选择母亲。

 

  当时在村里明里暗里追求江繁的人家,非常多。

 

  而李大山,跟江意也没有仇。

 

  他甚至还多次帮过江意母女,可恨李家某些人太歹毒,他救得了一次,救不了许多次。

 

  “伯公,我是江意。”江意压下纷乱的思绪,微笑着跟李大山打招呼。

 

  “江意?玉梅家的江意?”李大山一愣。

 

  江意小时候倒是总来他家玩,跟他家几个孙子也能玩到一块去,他也很喜欢这个小姑娘。

 

  但是自从李玉梅带她走了之后,她倒是没给他打过电话。

 

  都是逢年过节,李玉梅给他打电话问问家里的情况。

 

  不过他也理解,电话费那么贵,玉梅日子又不好过,小孩子就不要浪费电话费了。

 

  倒是今天不过年不过节的,江意怎么给他打电话了?

 

  “你妈出什么事了?”李大山顿时喊道。

 

  江意一笑,李大山这个伯公,可比她亲外公可爱多了。

 

  “我妈没事,不,是好事。”江意说道:“我爸回来探亲,说是能把我妈和我的户口转到杭城来,我今天给伯公打电话,就是想让伯公开一下相关的证明,邮过来。”

 

  离婚的事情,轻易不要让老家的人知道,不然只会惹来流言蜚语和许多麻烦,对她们没有一点好处。

 

  李大山听到江意的话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大声笑道:“好好好!好好好!这可是天大的好事!你妈和你终于熬出头了!你等着,伯公这就给你开证明,明天,不,今天下午我就给你邮过去!地址呢?你说我记一下。”

 

  接着就是翻找本子和笔的声音。

 

  江意微笑着,把自己学校的地址告诉了李大山。

 

  搞定了户口的事情,江意就回了学校。

 

  高三了,所有的课程都学完了,每天的课程都是做卷子、讲卷子,外加一节自习课。

 

  最后这节自习课江意就不上了,她还要回去帮母亲忙晚饭时候的生意。

 

  “小意,你抛弃我了。”武小月眼泪汪汪地看着江意,非常想跟她一起出去

江意对她一笑,说道:“我们大概6点就能忙完,然后就去你家。告诉你哥晚上别做饭了,尝尝我妈的手艺。”

 

  武小月从12岁开始就和大她4岁的哥哥相依为命。

 

  武俊对这个妹妹也是掏心掏肺地好,他不管在外面干什么,每天一日三餐,都是他准时回家,给武小月做好。

 

  可以想象,前世武小月惨死,对他的打击有多么大。

 

  又是忙得如打仗一般的火爆现场。

 

  下午李玉梅只来得及跑了2个市场,买了40斤肉,一共能卖120勺左右。

 

  3次全算下来,鞋厂买过东坡肉的人也只有400来人,远远供不应求。

 

  所以她们离开的时候,有些艰难。

 

  很多人围着她们的车强烈要求她们明天继续来鞋厂。

 

  李玉梅刚想答应,江意赶紧在她之前开口:“我们都跟面粉厂的人说好了,明天去他们厂,定下来的事情就不能变卦,真是抱歉了。”

 

  李玉梅一愣,她们什么时候跟面粉厂的人说好了?

 

  “大家也不用等很久,10天之后,12月2号,我们肯定就再来鞋厂。”江意又道。

 

  听她这么说,又给了准确的日子,众人只好散了。

 

  李玉梅终于骑车离开了。

 

  “妈妈,书上说了,这叫饥饿营销。”江意在自行车后面,对母亲说道:“随便就能买到的,随时就能吃到的,再香的东西也香不了几天。”

 

  “我们要是答应他们明天再来,虽然肯定还能卖出去2锅,但是卖得肯定不快了,哪有人天天吃肉的?而且只要他们一求,我们就会再来,他们不急。”

 

  “等鞋厂的人都买过一遍,我们每天还能卖多少?我们要走,他们就求,为了零零散散的顾客,我们就不走了吗?”

 

  “你那时候再坚持走,会不会得罪人?”

 

  李玉梅蹬车的速度越来越慢。

 

  江意发现了,妈妈有个“老好人”的毛病,只要别人一求,她就答应人。

 

  她记得小时候妈妈不是这样的,只是这十年来寄人篱下的生活,乡下人临时工的身份,生生把她磨成了这个样子。

 

  好在不是天生的,应该可以改过来。

 

  江意继续道:“所以我们要立个规矩,一个工厂门口只卖一天,十天轮一遍,哪天去哪个工厂也要定好,坚决不变,这样也方便他们养成习惯。”

 

  “市场还不会枯竭。”

 

  李玉梅心里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回头崇拜地看着女儿:“我家如意就是厉害!知道这么多道理!”

 

  “读书就是好啊……”

 

  没上过学,是李玉梅心里的一根刺。这根刺随着嫁给江繁,就越扎越深。

 

  直到江繁考入大学,这根刺就长在了心里,再也拔不出来了。

 

  所有人都认为她配不上江繁,就连她自己,都这么认为。

 

  江意靠在母亲身上,她知道母亲的心结。

 

  现在让母亲上学,有些不可能,没有合适的学校,她也卖不出第一步,因为她一点基础都没有,真的是大字不识几个。

 

  不过没关系,那就先教基础,然后等过几年,她要让母亲去世界上的最高学府去上课!

 

  哪怕是旁听,哪怕听不懂也没关系,她可以给她请翻译。

 

  在那种地方呆一阵,拿个xx毕业证,想必母亲的这个心结,就可以解开了。

 

  “对了妈妈,我跟武小月约好了,晚上去她家吃饭。”在一个路口处,江意赶紧说道。

 

  说着说着话差点忘了,再骑就过头了。

 

  “哎呀,你不早说。”李玉梅顿时道:“早知道刚才买几个馒头带着了,好在东坡肉我们提前留了一份,应该够了。”

 

  那是留着她们自己晚上吃得。

 

  江意在她身后笑道:“光带肉就好了,再带着馒头去,武俊该生气了。”

 

  她虽然提前跟武小月说了让她不要准备晚饭,但是那就是句客气话,而且以她对武俊的了解,他是不会听的。

 

  他不但会准备,还会准备的很丰盛。就是因为这番为人处世之道,才让他混得特别开。

 

  他父母离婚的时候他才十岁,他爷爷奶奶去世的时候他十六,从那以后他就一个人撑起自己和妹妹的家。

 

  那时候他还上学,结果办完爷爷奶奶的丧事第二天,他就辍学出去“混”了。

 

  一开始就是瞎混,做些小买卖,然后跟家门口的几个泼皮称兄道弟,省得他们欺负他妹妹。

 

  后来,为了寻找凶手,他就开始真的混黑了,然后十年时间,从一个小弟混成了大佬。

 

  前世,她跟武俊打过几次交道,她有时候会需要他的帮助。

 

  武俊因为武小月和她的关系,也对她有求必应。

 

  但是她无求的时候,他从不联系她。

 

  江意知道,那是怕连累她。

 

  两个人的关系一直处在半朋友、半亲人之间。

 

  江意叹口气,这辈子她一定不要让武小月惨死,这样武俊也能解脱了。

 

  他和她一样,一辈子都生活在仇恨里,从来没有快乐过。而他本身,也并不喜欢当“老大”。

 

“如意,怎么突然想起去武小月家吃饭?”李玉梅突然小心翼翼地问道。

 

  武小月她知道,特别好特别可怜的一个女孩子。

 

  武俊她也知道,21岁了还没个正式工作,天天在外面瞎混,又没见这兄妹俩吃不好穿不好,钱哪来的?

 

  她才不信是武俊他爸之前留下来的。

 

  他爸发达的时候确实给家里留过钱,但是他爸不是独生子,武家其实一大家子人呢,武俊叔叔姑姑一大堆,七个!每天排队来武家闹!

 

  一个星期都不带重样的!

 

  不是要钱就是要房子。

 

  过去,武俊一家筒直承包了他们那片全年的热闹。

 

  以前武俊小,又不天天在家,武小月又要上学,武家这些叔叔姑姑就趁他们不在家,撬门撬窗户,翻箱倒柜,甚至连箱子立柜都整个拉走,没有几天,武家就剩下四面墙。

 

  真有钱也早让人抢走了。

 

  搬完东西就开始要房子,七家人挤进武家10平米的小房子里,屋里连个站得地方都没有。

 

  那时候兄妹俩过得是真苦,听说晚上睡觉都是趴在椅子上。

https://img.zkx.cc/meinv/000747400.jpghttps://img.zkx.cc/meinv/000747400.jpg

  直到有一天,武俊领回来一帮“兄弟”,刀枪棍棒齐上,劈头盖脸地把这些亲戚打得哭爹喊娘。

 

  就是这样,还是连打了一个月,一来就打一来就打,才把那些人打怕了,再也没来过。

 

  武家兄妹这才过上了清净日子,然后就慢慢吃得好穿得好了。

 

  大家都传武俊在外面偷鸡摸狗。

 

  李玉梅不发表意见。

 

  但是武俊从不解释这点,这让她心里不安。

 

  本来她都想劝女儿不要跟武小月来往,但是她看女儿跟武小月在一起笑得那么开心,就忍着没说。

 

  女儿好不容易有个朋友。

 

  “妈妈,其实我们都误会武大哥了,他就是在外面做个小生意,因为抹不开面子,所以没跟大家说。”江意说道。

 

  李玉梅不信:“做生意就是再丢人,能比偷鸡摸狗还丢人?他宁愿让人说偷鸡摸狗都不解释?”母亲果然不傻,不好忽悠啊。

 

江意又道:“我听小月跟我说过,他哥哥做这个生意,主要靠得就是一个窍门,这窍门要是让人知道了,干得人多了,他就赚不到钱了。”

 

  “什么窍门啊?这么神秘?”李玉梅还是不信。

 

  江意也知道她和武俊的关系还没好到可以细数他做过得小买卖的地步。

 

  他们偶尔聊天的时候也从不提过去,因为过去都有武小月的影子。

 

  但是这个问题必须回答。

 

  江意道:“就像我们这个东坡肉,以前比妈妈做得好吃的人其实多得是吧?但是现在呢?这杭城,谁比你做得好?”

 

  “这个锅,就是我们的窍门了。你说这个窍门我们会告诉别人,让他们去找我物理老师买锅吗?”江意说道。

 

  李玉梅顿时摇头,那是坚决不能的!

 

  那样人人都做出好吃的东坡肉,人人都去买七层楼,她能买到多少?她能卖出去多少?赚得钱会缩水100倍!

 

  她瞬间就理解了武俊。

 

  但是……“如意,你们老师这个锅不是卖给你了吗?多少钱?你快给他送过去吧!多送点!”

 

  江意笑着点头:“好的!”

 

  “还有,不要叫武大哥,又不是亲的,叫这么亲热让人家误会,叫名字就可以了。”

 

  “好的。”江意继续微笑。

 

  车子拐弯,进了江家所在的胡同。

 

  李玉梅蹬车的速度顿时慢了一瞬,然后又瞬间加快,嗖地一下路过了江家大杂院的门口。她对这个地方也是心情复杂,她心底真的很讨厌江家人。

 

  但是之前有个江繁,是她的支柱,现在……只有身后的女儿才是她的全部!

 

  李玉梅紧蹬几步,又过了两个大杂院,到了武家大杂院的门口。

 

  她没有看见,江意也没有看见,江玲从江家大杂院门口奔出来,奇怪地看着她们。

 

  那是李玉梅和江意,化成灰她都认得。

 

  她们怎么去那了?哪来的自行车?车上是什么东西?

 

  但是这些现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又看见江意了!

 

  江玲恨恨地盯了江意一眼,辫子一甩,出了巷子。

 

  她要去找孙强。

 

  该死的孙强,竟然两天都没来找她!这是之前不可能发生的事。

 

  自从孙强看上她,他一天能找各种借口在她身边晃荡100遍,每次都是她撵人他才走。周末她有空的时候,孙强更是把日程安排得满满的,不是看电影就是逛街吃

动漫关键词:闺房记乐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