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男主强大阴狠女主软糯 打开双腿粗大噗呲噗呲白浊

2022-04-09 13:45:4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130多斤的重量,可有江老太太受的。   “放肆!”江老头和江繁、江简同时喊道。   但是以江家的家教,男人并不会动手。   江意也不理会他们的呵斥,伸手又把江玲

 130多斤的重量,可有江老太太受的。

 

  “放肆!”江老头和江繁、江简同时喊道。

 

  但是以江家的家教,男人并不会动手。

 

  江意也不理会他们的呵斥,伸手又把江玲拽起来,揪着她的领子质问:“姑姑,那天晚上是你邀请我妈出去看电影的吧?是不是?!”

 

  她眼神凶恶,身上更是有一种江家人从没见过的强大气势,一时间所有人都被镇住了。

 

  特别是江玲,她直面江意,感触最深。

 

  她不敢有任何迟疑地说道:“是是是,是我叫你妈去看电影的。”

 

“我妈住进这个院子十年了,你俩关系向来不好!你都敢往她身上泼开水!怎么那天就会请我妈去看电影呢?!”江意大声质问。

 

  外面看热闹的人被她提醒,突然反应过来,是啊,这太反常了。

 

  江玲向来看不上她这个从农村来的大嫂,平时不是打就是骂的,怎么会好心请她看电影?她平时连看一眼李玉梅都要说晦气。

 

  “我,我”江玲要解释,可是之前没想到江意会问这个问题,她没有准备。

 

  江意也不需要她回答这个问题,她继续大声问道:“电影结束了,我妈又为什么迟迟没有回家?嗯?”

 

这个她知道怎么说!“她,她要出去会野男人。”

 

“啪!”地一声,江玲另一边脸也挨了一巴掌,迅速肿了起来。

 

  “妈,你说,那天晚上江玲让你干什么?”还坐在地上的李玉梅似乎吓傻了,但是听到女儿问,她立刻说道:“那天晚上电影散了我就要回家,是你姑半道上说她新买的发卡掉了,要我给她找....也是你姑说,她可能掉在那条胡同里了。”

 

  “有没有这事?”江意揪着江玲的领子,盯着她的眼睛:“你的发卡掉了?嗯?”

 

最后一声,满含威胁。

 

  江玲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她不敢迟疑,点头说道:“是是是,我新买的发卡掉了,让她帮我找。”门外也有人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

 

  那天那场电影,是他们单位的福利,几乎全体职工都有电影票,很多人都去看了。

 

  大院里也有走得晚的人,看见李玉梅像在寻找什么。跟她关系好的还上去问过了,只不过听她说是江玲丟了发卡,就没人帮忙了。

 

  江玲人缘不咋地,大家都不爱沾上她的事。

 

  “很好。”江意拍了拍江玲的脸。

 

  这么侮辱性的动作顿时让江玲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这个小崽子竟然敢打她....“啪!”

 

  江意又扇了她一巴掌,然后趁她愣神的功夫,飞快从她裤兜里掏出一个东西。

 

  正是一个鲜红色的蝴蝶结发卡。

 

  “丟了的发卡,怎么还在你兜里?”江意大声喊道。

 

  “什么什么?”外面站得远看不清的人顿时挤到了江家窗户下。

 

  群情激动。

 

  江玲的发卡根本没丟?那她为什么说丟了……还让她嫂子帮她找,然后她嫂子就遇见了流.氓……刺激!〜所有人紧张激动地仿佛在看悬疑电视剧。

 

  “你把我母亲故意引到那条胡同,遇见你准备好的男人,好坏她名声,让她跟我爸离婚,是不是?!”

 

  江玲惊呆了,一脸惊恐心虚,她是怎么知道的?!

 

  江繁眼底的怒火疯狂跳动,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小意,不许没有礼貌,快放开你姑姑,好好说话。那发卡,没准是她后来找到的。”江繁温声道:“而且做人说话要讲凭据,没有亲眼看见的事就不要妄下评论。你姑姑又怎么会认识不三不四的人?”

 

江意转头,看向江繁,眼里的嘲讽毫不掩饰。江繁心里顿时升起不喜,还有一点点心虚。

 

  “爸爸说得对,说话要讲凭据,那你亲眼看见我妈妈失礼了吗?你不也是妄下结论?听人一面之词就认定我妈妈不忠!你好意思说我吗?”

 

江繁皱眉,更是不喜她的态度。

 

  江意不理他,继续道:“而且我姑姑不会认识不三不四的人,我妈妈就会吗?她从进了这个院子,哪一刻不是在众人的视线里?后来她去服装厂上班,更是365天全年不休!”

 

  “每天下班直接跟着众人回家,连菜市场都从来不去,下班之后就是洗衣服做饭、收拾屋子刷碗,连这个院门都不会出一步,周而复始!”

 

  “说她偷人,她有时间吗?她连认识个野男人的时间都没有!”

 

  服装厂里的同事95%都是女的,这院里的男人又都在自己老婆的监控下。

 

  所有人都被这最后一声问醒了,是啊,李玉梅真的是每天生活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又被老江家捏得死死的,她根本没机会去偷人。

 

  她那天顶多就是遇见了流.氓。

 

  而这个流.氓到底是怎么来的,现在又有了新的解释。

 

  院子里的人激动地满脸通红,脖子抻得长长地望着老江家屋里。

 

  江繁抬眼,第一次认真打量这个十年未见的女儿。

 

  她长大了,不再是小时候的又瘦又小,身材像她妈妈,挺拔健美。

 

  五官更像他,但是比他更柔美,鼻头圆润,少了男人的棱角多了女人的可爱,嘴巴更小巧,晶莹红润。

 

  那双剑眉最像他,但是也柔和了几分,只显得精神不显得锋利。

 

  最最出彩的是那双眼睛,大大的凤眼狭长明亮,瞪起来又圆圆地像只猫咪,惹人怜爱,眼里更是流光溢彩,灵动异常。

 

  这是一张让人见之忘俗的脸。

 

  唯一不像他的,就是她的眼神。

 

  他离开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孩子,看着他,满眼都是孺慕和崇拜。

 

  十年不见,孺慕和崇拜都变成了冷漠和嘲讽。

 

  还有她的话,尖锐锋利,句句扎在点子上……江繁打量着江意,江意也看着这时候的他。

 

  这么朴素的江繁她也没见过,她眼里的江繁有三个版本,

 

跟她和母亲一起生活在农村的下乡知青,穷困潦倒,眉头似乎永远打着解不开的结。

 

  然后是意气风发的京城高官,西装领带,风度翩翩,像个天生的贵公子。

 

  最后一个,就是被她送进监狱一脸死灰的劳改犯。

 

  原来在这三者之外,还有这么书生气质的江繁。

 

  江意眉梢微挑,眼神嘲弄,他就是靠着这身虚伪的气质捕获到那个女人的吧?

 

  哦,不对,还得加上他可以打90分以上的外貌。

 

  江繁年轻的时候真真是个美男子,即便现在快40岁了,也是个优雅的帅大叔。

 

  “爸爸,你不要跟妈妈离婚。”江意收起眼底的冷意,学着他的语气柔声劝道:“妈妈真的没有对不起你,你要是不信,妈妈可以报警!”

 

  虚伪而已,练了这么多年,她比他还精纯!

 

  江繁叹口气,一脸的一言难尽,似乎没有办法跟她解释大人之间的复杂问题。

他们夫妻两地分居十年,李玉梅外面有人,这不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吗?为什么会有人质疑?为什么要报警?不嫌丟人吗?

 

  计划很好,他唯一没料到的就是李玉梅竟然那么“安分”!连大门都不出!

 

  好好的合情合理,变成了无中生有。

 

  “为了你着想,这件事还是不要闹得人尽皆知的好。”江繁语重心长道。

 

  江意双手握拳,真是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了。

 

  她一指窗外,冷笑一声:“现在这样还不叫人尽皆知吗?”

 

  “本来那天妈妈回来的时候都已经一切如常了,大家也都睡了,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是我姑姑跟在后面,一进院子就大喊大叫,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把人都闹起来!”

 

  “我看是你们故意要闹到人尽皆知,好逼我妈妈离婚吧?”

 

  “爸爸,你为什么要跟我妈妈离婚?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江意一声高过一声的质问,又句句合理,所有人都觉得茅塞顿开,豁然开朗,原来是这样?!

 

  李玉梅也懵了。

 

  江繁的脸终于沉下来,眼里的温柔退得干干净净:“胡说!...小意,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因为爸爸十年没回来,你就恨爸爸了吗?”他的神情又软下来,一脸痛苦:“爸爸不回来也是有苦衷的,一开始要上学,然后要工作,爸爸工作又忙,一个月只有两天假,从京城坐火车到杭城就得两天,爸爸就是想回来也没时间。”

 

  “不是最好。”江意也不再咄咄逼人,说道:“那你们就不要离婚。”

 

  江繁的眼神更加深沉,他瞄了一眼刚刚站起身的江老太太。

 

  江老太太立刻道:“离!必须得离!这么不要脸的媳妇我们老江家坚决不要!”

 

  江意只是盯着江繁:“所谓的不要脸已经证明是你们栽赃陷害,爸爸,你又执意要离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江繁终于确定,她可能是知道了什么,是听到了她爷爷奶奶和姑姑的谈话吗?

 

  怎么这么不小心!说了让他们一定要保密!

 

  “呸!”江老太太聪明,立刻改了口:“什么栽赃陷害,没影的事!就算不是你妈找了野男人,她也是被流.氓强了,这种丟脸的媳妇,我们老江家还是不要!”

 

  “我没有被强!他只是拽了两下我的衣服!”坐在地上的李玉梅顿时大喊。

 

  她一直在强调自己只是被拽了两把,为什么到了婆婆嘴里,就变成被强了?她的婆婆都这么说,让外人怎么相信她?!

 

  她以后还怎么做人?她女儿还怎么做人?

 

  江意的眼底漆黑如墨,恨意汹涌。

 

  她的奶奶,就是这么恶毒!江家人,都是这么恶毒!

 

  她眼神一转,嘲讽地看着江繁:“爸爸,快把你刚刚说得没有亲眼所见就不能妄下结论跟奶奶说一遍,教教她做人的道理。”

 

  江繁眼神深沉,意有所指道:“她是我母亲,做儿女的怎么能跟父母顶嘴?”江老太太立刻得意地看了江意一眼。

 

  江意已经懒得看他们的嘴脸,拉起地上的母亲,作势要往外走:“妈妈,我们去报警,让警察还你一个清白。”

 

  “不许去!”江玲立刻堵住门口,恶狠狠地瞪着江意。

 

  “为什么不能去?”江意问道。

 

  “因为,因为不能闹大,丟人!”江玲慌乱道。

 

  “哼。”江意冷笑出声:“一边是自己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一边又以不能闹大为借口不许我们报警,你不觉得前后矛盾吗?”

 

  “我看你不是怕闹大,你是怕别人抓到那个男人,供出是你指示他干的吧?!”江意大喊。

 

  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她调查了十多年,已经调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个流.氓就是江玲找来的!

 

  “你,你胡说!”江玲一张脸除了被打出来的手指印还通红,其他地方都白了。

 

  “小意!”江繁不赞同地看着江意。

 

  “爸爸!”江意也看着江繁:“我妈妈为你生儿育女,为江家做牛做马干家务,就因为她被流.氓拉扯,你就要跟她离婚吗?如果是这样,我倒要找你们单位领导好好问问,是不是这个道理。”

 

  要去找他领导?江繁盯着江意,目光沉沉。

 

  “呸!”江老太太顿时阴阳怪气道:“你妈妈可没生个儿子出来,竟然让我儿子绝了后!这样的儿媳妇,我就是不要!”

 

  “哦〜”江意做恍然大悟状:“原来是因为这个,你们才设计这一场,让我爸妈离婚吗?”她看着江繁:“爸爸,你这是重男轻女!我也要去问问你们领导!”

 

  “才没有,才不是设计!就是你妈妈不要脸!还要告领导?死丫头你哪也不许去!”江老太太突然发现似乎怎么说都说不过江意,她干脆不说了,直接上手。

 

  又粗又黑的手指直接朝江意脸上抓去。

 

  这一下要是抓实了,脸上能掉下肉来。

 

  李玉梅顿时急了,一把把江意拽到身后,人朝江老太太撞去。

 

  这么多年,她忍气吞声没跟江老太太动过手,那是因为江老太太没动过江意!

 

  现在她竟然想毁女儿的容?这个比毁她名声还不能忍!

 

  江老太太被撞地一个趔趄,砸在身后江玲的身上。母女两个人愣了一下,然后顿时疯了一样扑过去,又抓又踢。

 

  江家二儿媳妇夏花也加入了战团。

 

  狭小的屋里顿时乱做一团。

 

  江繁趁机退了出来,忽略周围的视线,低头匆匆离开了大杂院。

 

  走到没人的地方,他终于放下脸上的面具,露出真实的表情,冰冷阴沉。事情竟然这么不顺利,有些超出他的预料。

 

  江家的门开了,屋里又打了起来,作为热心的好邻居,大家自然要去拉架。

 

  男人女人冲进去,把江老太太和江玲、夏花按住,把李玉梅扶起来。

 

  江意趁机狠狠地踹了江玲两脚。

 

  江玲大叫着要踹回去,可惜被身后的人往后拽了拽,够不到了。

 

  “胡闹!成何体统!丟人现眼!”江老头一直稳坐屋里唯——把靠椅上,他严厉地看着江意和李玉梅,一摔手里的搪瓷茶缸,大声训斥道。

 

  李玉梅一抖。

 

  公公为人严肃,不苟言笑,平时总是端着脸,阴沉沉的,发起怒来更是吓人。

 

  江意原来也很怕他,但是现在嘛……她朝江老头挑衅一笑,无视他的态度,转身去北墙下的床底下拽出一个纸壳箱子,蹲下整理起来。

 

  她没有害怕、没有听话地认错,这种态度就能气死“高高在上”的江老头了。

 

  江老头果然怒了,但是茶缸子已经摔了,他又不好再捡起来摔第二遍,只能更加严厉地瞪着江意。

 

  发现江意不看他,他就转头瞪向李玉梅。

  李玉梅害怕地低下头,江老头这才觉得心里舒服些。

 

  江意只是低头整理东西。

 

  这个不大的箱子里,就是她和母亲所有的家当。

 

  几件衣服,一叠厚厚的信而已。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哦,不对,现在来说,还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东西!

 

  江意在箱子里仔细翻找,果然在最下面一封信里翻出了两张薄薄的结婚证。她用身体挡住手里的动作,不让任何人看见,然后,她把整个箱子抱了起来。

 

  “妈妈,我们走。”江意说道。

 

  里外的人都是一愣,李玉梅也愣了。

 

  “去哪?”她茫然道。

 

  “你别管了,跟我走就行。”江意拉着母亲出了江家的屋门。

 

  江老太太顿时在后面大喊:“滚吧,赶紧滚!滚了以后就再也别回来!”

 

  “要滚可以,东西留下!”江玲却见不得李玉梅有任何一点点好,但凡能为难她的地方,她就不会放过。

 

  江意立刻走回来,把箱子里的东西都倒在床上,让所有人都能看见。

 

  她仔细抖了每一件衣服,把每一件衣服的兜都翻过来让人看见。

 

  “看好了,这都是我妈和我的衣服,里面没有夹带你们江家任何一件东西,任何一分钱!别明天早上起来就冤枉我妈把你们江家的钱都偷光了!”

 

  这也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母亲之后到底被赶出了江家,带走了这几件衣服,后来她听说,江家人第二天就四处嚷嚷母亲把他们家所有钱都偷跑了。

 

  让母亲的名声更臭了。

 

  “那信呢?信封里肯定有钱!”江玲喊道。

 

  江意手快,刷刷刷地把信纸都抽出来抖一抖,让人看清里面没有钱,但是她掩下了那两张结婚证。

 

  众人看得也不是很认真,包括江家的人。他们都知道这是江玲找茬,江家的钱江老太太藏得严严实实,江玲自己都不知道藏在哪,李玉梅上哪知道去?

 

  她就是知道偷出来了,她也不可能放在谁都能拿到的信封里。

 

  “现在好了吧?我们要走了。”江意开始整理衣服和箱子。

 

  江玲突然挣脱别人的拉扯,扑过来:“这件衣服,不许拿走!还有这件这件这件!”她把江意手里的衣服抢走大半:“这些都是我的衣服!不给你们了!”

 

  江意一愣想起来,她说得可能是真的,她和妈妈从来都没有新衣服,都是捡江玲穿剩下的。

 

  最后江意手里只剩下一件军绿色又土又破的外套,看样子是她妈妈从农村带过来的。

 

  “行,那就还给你。”江意也不在意几件破衣服,知道是江玲穿过的,她还不稀得穿了呢。

 

  她把那些信用最后一件破外套包好,拉着母亲出了江家门。

 

  “你们身上的。”江玲刚喊完就发现江意穿得是学校发的运动服,李玉梅穿得也是厂里发的工作服,跟她没关系。

 

  她只能恨恨咬牙,看着江意和李玉梅的身影离开大杂院。

 

  “有种就别回来!饿死在外面吧!”江玲朝门口大喊。

 

  热闹没了,众人鄙夷地看了江玲一眼,就像避瘟神一样赶紧出了江家的屋子。

 

  再回头看向门口,已经看不见江意和李玉梅的身影。

 

  可怜呦大冷天的,又这么晚了又没钱,两人能上哪去啊?李玉梅在这杭城可没有什么亲戚,不然也不会让老江家人这么欺负。

 

  李玉梅走出大杂院,被冷风一吹,也清醒了,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她知道女儿不想再跟江家人呆在一起,她也不想!但是除了江家,她们无处可去。

 

  她的娘家,在几百里外的乡下。

 

  但是她很快想到了办法,眼睛一亮:“如意,你跟妈去厂里的值班室呆一宿吧,那里暖和。”

 

  又听到这个只有母亲才会叫的小名,江意的眼泪顿时汹涌。

 

  母亲说她的名字是她起的,本来是要叫江如意的,可是父亲说太俗,就叫了江意。

 

  如意成了小名,但是只有李玉梅一个人会叫。

 

  父亲一般都是对她直呼其名,心情好了或者根据情况,会叫她小意。

 

  一开始江意不懂这里面的微妙感情,直到有一次母亲说过:她能嫁给江繁,当时真是觉得称心如意,心想事成了。

 

  恐怕母亲的称心如意,在父亲那里,就是耻辱吧?特别是在他考上大学,当上国家干部之后。

 

  而她就是那个“耻辱”留下的证据,他怎么可能叫她“如意”!

 

  想起江繁,江意迅速止住眼泪,对一脸紧张心疼又内疚的李玉梅道:“我们不去值班室,我们去找江繁。”

 

  李玉梅立刻道:“可不许这么说话,要叫爸爸。”黑暗中,她的眼里亮起星星点点的光:“你爸爸去哪了?你知道?”

 

江意脚步一停,看着她,母亲对江繁还抱有希望,这可不行。

 

  她转头看向四周,她们已经出了大杂院的那条巷子,来到了溪湖边。

 

  夜深人静,周围看不见一个人。银色的月光撒在宁静的湖面上,变成闪烁的碎银,一切都是那么真实,那么美。

 

  江意深吸一口气,狠狠压下心里的激动,把母亲拉到湖边的一个长椅上坐下,轻声道:“妈妈,你这几天遇到的事,就是江家人的阴谋诡计,因为江繁在外面有女人了,而且那个女人怀孕了,他必须尽快离婚,跟那女人结婚,不然,他的前程就毁了。”

 

  “但是他又怕坏了自己的名声,所以只能陷害你了。”江意说道。

 

  李玉梅瞬间如坠冰窟。

 

  初冬的天气,寒风刺骨。

 

  江意握着母亲的手,能感觉到她细微的颤抖。

 

  想必她心里的冷,比身体更甚。

 

  她知道母亲对江繁的感情有多深。

 

  江繁18岁的时候下乡,被分到了母亲所在的村子。村子偏远穷苦,江繁就像一颗天上掉下来的流星,让整个村子都亮了。

 

  父母的恋爱经历,她不知道,但是以前母亲每次提起父亲的时候都是一脸幸福甜蜜。

 

  她依稀记得小时候,7岁之前跟父亲住在村里的时候,父亲母亲也是相敬如宾,从不吵架。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见到母亲的时候,都要酸酸地说几句母亲命好。

 

  她那时候也很喜欢父亲……但是作为“过来人”,她清楚地知道父亲对母亲没有半点感情,有的全是利用。

 

  当年他是受不了农活的苦,又被人针对,处处为难,就放弃坚持,在农村找了对象。

 

  之所以选中母亲,是因为母亲的大伯是村里的大队长。

 

  从那以后,他倒是真的过了几年消停日子。

 

  后来77年,高考重新开放,他就抓住机会,考上了京城的大学,跳出了农村。

 

  那时候他就动过离婚的念头,半年没有只言片语捎回来。

动漫关键词:打开双腿粗大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