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宝贝腿打开让我尝尝你的味道 校园刺激全黄H全肉细节文

2022-04-04 13:18:2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不后悔!感谢林厂长给我这个机会!”   覃芩起身,微笑对林厂长表示谢意。   “那好,我今天下午就开会,如果会议能通过,明天你过来了签合同。”   林厂长同时起

不后悔!感谢林厂长给我这个机会!”

 

  覃芩起身,微笑对林厂长表示谢意。

 

  “那好,我今天下午就开会,如果会议能通过,明天你过来了签合同。”

 

  林厂长同时起身,送覃芩出门。

 

  覃芩看林厂长办公室的门关上,兴奋地差点跳起来。

 

  八百多平的大厂房啊,就要归她所用了!

 

  别说供应一个砖厂的职工吃饭,就是把县里所有职工都供上,她也有信心!

 

  “老张叔!”覃芩甜甜地喊了一声,朝着马车走去。

 

  “诶!”老张头赶着马车掉头,“去哪儿?”

 

  “老张叔!”覃芩坐上车,故意把脸一沉,“你咋都不问我,事儿谈成了没有?”

 

  老张头呵呵两声,“看你笑得那美!能不成?”

 

  覃芩憋不住笑出来,“叔,没想到你还挺会察言观色的!咱回吧!”

 

  “诶!”张老头甩着鞭子,吆喝起来。

 

  “叔,等我赚了钱,就给你买个拖拉机,这马车太慢,而且拉东西也少!”

 

  覃芩想到租下厂房,准备大展拳脚,心里兴奋的很。

 

  “你丫头,不要吹大话!”

 

  老张头面上不相信,心里却高兴覃芩记着他,“拖拉机能是随便买的?全国才有多少台?再说,我都这把岁数了,哪能开拖拉机?”

 

  “老张叔,你这想法可不对!”覃芩板起脸来,“活到老学到老!再说你也没多老!”

 

  不老吗?他都五十多了……

 

  老张话少,懒得打嘴仗,她说啥就是啥吧。

 

  两人一路回到覃家村,还有不少人陆陆续续到覃家送菜、送鸡蛋啥的。

 

  覃老太指挥覃玉强过称收东西,“强子,你自己撑一会儿,我有话和你姐说!”。

 

  “芩子!”覃老太一把抓过覃芩的手,把她叫到屋里去。

 

  “妈,啥事儿神秘叨叨的?”覃芩跟着覃老太进了屋。

 

  “今天,我让强子送吴美芳去见官,你猜怎么着?”覃老太还是买了个关子。

 

  覃芩洗了把脸,坐在椅子上喝水休息,眼神示意老娘接着说。

 

  “赵武家和二刘家那两个泼妇,看周景言不在家,直奔老周家,一通跳脚骂街,让周家给一篮子鸡蛋,说是辛苦费!”覃老太尽力描述着那两个泼妇。

 

  覃芩猛地把水杯顿在桌子上,水珠溅到桌子上,惊得覃老太一哆嗦。

 

  “吴美芳是吴美芳,她们俩跑到周家闹个什么劲儿!”

 

  覃芩气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周家就老爷子周承重在,常年生病,又是个要面子的文化人,这不是欺负人吗?

 

  要是给老爷子气出个好歹来,她饶不了那俩货!

 

  “闺女!”覃老太愣了愣神,“你生啥气!”

 

  覃老太心说,虽然周承重是你未来公爹,眼下还不是一家人,你也用不着这么生气吧?

 

  “咳咳……”

 

  覃芩掩住嘴,假装呛了水,极力掩饰自己的失态。

 

  “我就是看不得她们欺负人!”

 

  覃芩端起水杯喝了口水,垂着眼不敢看老娘。

 

  要说周家,周承重对她很好,她和周景言闹成啥样,公爹都是站她这边的。

 

  “可不是欺负人吗?”覃老太叹了口气,“周景春窝囊,没个主意。周景言又不在家,这俩个泼妇才敢上门去骂。”

 

  “泼妇!”覃芩闷了口水,强压住内心的冲动。

 

  那俩泼妇和吴美芳一起进门卖鸡蛋,她就知道不对劲儿。

 

  周景言说过,恶人为伍必然是利益所驱,这吴美芳是啥人都肯招惹。

 

  “可不是嘛!”覃老太一脸惋惜地说,“周老爷子本来就有哮喘病,全村人谁不知道?这俩货还偏偏去气他……”

 

  覃芩心里难过,可她又不能说啥,她跑过去找人理论?她是周家的什么人?

 

  “芩子!”

 

  覃老太仔细打量着闺女的神色,试探地说,“让周老爷子生气,也不完全因为那俩货。吴美芳逼着老爷子老家里说情,让你不要去县里告她!”

 

  覃芩心底冷笑,吴美芳还是那些路数。

 

  知道老爷子最要脸面,肯定是拿周家的名声说事儿,逼着老爷子来求覃芩。

 

  “芩子,吴美芳干的那些都不叫人事儿!”

 

  覃老太朝地上啐了一口,接着说道,“我知道我闺女是个有仇必报的性子,也觉得我闺女受了委屈。

 

  妈也觉得就这么放过她,实在是憋屈!

 

  可是,咱不看僧面看佛面……”

 

  覃芩看了眼老娘,知道她前面那么多铺垫是想干啥了。

 

  “妈!要求我不去县里告,也应该是吴美芳来!扯上老爷子做什么?”覃芩气的只翻白眼。

 

  吴美芳就仗着周家要脸面,捅了多少篓子?

 

  “理儿是这么个理儿!”

 

  覃老太拍了下手,无奈地说,“可那个死玩意儿,最不要脸面了,多损的招儿都使得出来。

 

  妈是啥意思呢?万一周家有人上门说情……咱别把话说的太绝,路走得太死……”

 

  “周家人要是明事理,就不该来道德绑架我,应该主动把吴美芳送进去,大义灭亲!”覃芩深深喘了口气,还是不吐口儿。

 

  “啥?啥道德、啥绑架?”

 

  覃老太从来没听过这个词儿,一脸懵圈地问着。

 

  覃芩顿时一头黑线,她怎么把“道德绑架”这种词都拽出来了。

 

  “就像现在,你逼着我接受周家人道歉,不去告发吴美芳!如果我去告发吴美芳,就是把周老爷子往绝路上逼。”

 

  覃芩掩饰着尴尬,朝着覃老太翻了个白眼,“来自亲娘的道德绑架!”

 

  “嗨!”覃老太瞥了眼亲闺女,“我这不是考虑到……你和周景言吗?闹得太僵了,以后你咋进周家的门?”

 

  覃芩怎么会不明老娘的用心?

 

  “眼下周家还没人来说情,有人来说情再说吧。”

 

  覃芩放下杯子,不紧不慢地说。

 

  其实,覃芩心里明白,吴美芳最终也没搞出什么名堂,就算告上去,也不过是关两天,判不了刑的。

 

  不过是吴美芳自己怂,听说拉她去见官就已经吓的胆破了。

 

  “不能拖了!”覃老太急眼了,“妈说了这么多!你得定个主意才行!村里的赤脚医生说,周老爷子气得都吐血了!已经捎信儿叫周景言回来了!

 

  覃芩顾不上回老娘的话,拔腿就往外面走……

海城。

 

  凌晨两点,离家半个多月的厉霂琛回来了。

 

  温时怡急忙下楼迎接,厉家的管家正在伺候他更衣。

 

  厉霂琛长了一张极其好看的脸,星眉朗目,鼻梁高挺,流畅的五官像刀刻一般完美,只是当他看过来时,幽暗的双眸透着浓浓的不悦,“你怎么还在这?”

 

  温时怡咬了咬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半个月前,厉霂琛离开时单方面宣布分手,还让她离开厉家。

 

  温时怡没走,就是想等他回来把话说清楚。

 

  “我想和你谈谈。”

 

  “不必了。”男人语气很淡,抬手让人送她回去。

 

  温时怡急忙上前阻止,“厉霂琛,我好歹也是温家的大小姐,不是外面那些不清不楚的人,你就算要分手,是不是也应该把话说清楚!给我一个交代,给温家一个交代!”

 

  男人动作一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一开口,一击毙命。

 

  “宋薇回来了。”

 

  温时怡脸色刷的一下惨白,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个名字背后的意义。

 

  那是曾经在海城风光无线的第一美人,更是厉霂琛心心念念不忘多年的初恋情人!

 

  当初他们爱的有多炙热,整个海城无人不知,如果不是宋薇肾衰竭不被厉家接受,送她出国治疗,恐怕早就成了他的厉太太!

 

  而厉霂琛之所以会和自己在一起,也不过是因为她这张脸和宋薇有几分神似,如今真正的宋薇回来了,他当然不会再留着她!

 

  “分手是我提出来的,至于怎么向温家交代.......”厉霂琛淡淡道,“我会给温氏一个亿的项目当做补偿,之后我们两家各不相干。”

 

  温时怡心中剧痛,她爱他这么多年,却只换来一句各不相干!

 

  泪水模糊了眼眶,她哭着抓紧了他的衣袖,“厉霂琛,我不要你的项目,我也不要你的钱,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们不分手好不好.......我可以补偿她,她要什么都可以,只要你能留在我身边!”

 

  “温时怡!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男人态度坚决,眼底氤氲着狂暴的寒意,硬生生将她的手指头一根一根用力掰开,“送温小姐回去!”

 

  泪水决堤,温时怡哭的更加汹涌,她不甘心,不甘心啊!

 

  “厉霂琛,我不信你这么多年就没有对我动过心!哪怕只有一刻!除非你亲口告诉我,你从始至终都只是把我当成她的替代品!”

 

  她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还没靠近他就被保镖制住。

 

  温时怡想要挣脱,却根本抵不过两个保镖的力气,反而因为太过用力把自己弄的狼狈不堪。

 

  终于,厉霂琛停下脚步,说出来的话却像是拿刀在剜着她的心,“我把你当什么,你自己不是最清楚?”

 

  他漆黑如深渊的眸子里藏着深深的讽刺和不屑,“需要我提醒你吗?当初你是怎么纠缠我的?”

 

  温时怡脸腾的一下涨的通红,像是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巨大的羞辱感扑面而来。

 

  当初厉霂琛和宋薇分开之后,是她自己主动找上门,使出浑身解数才终于留在他身边。
 

可她那么做是因为藏在心底的爱意,绝不是此刻被人拿出来随意侮辱的把柄!

 

  “我明白了.......”

 

  她低低的笑了,笑容绝望而凄凉,“厉霂琛,但愿你永远没有后悔的那一天!”

 

  她转身离去,一头扎进雨幕里。

 

  看着她的背影,厉霂琛下意识的拧眉。

 

  管家林叔连忙询问,“厉先生,这么晚了,温小姐一个人回去恐怕不安全,用不用让人跟着她?”

 

  “不了,”厉霂琛收回视线,淡漠的像无情的神,“这样也好,她就不会再有任何念想。”

 

  林叔想说些什么,却终究是忍住了,偌大的厉家别墅里,只留下一声叹息。

 

  三天后,温时怡从病床上苏醒。

 

  温家的下人告诉她,那晚她离开后淋了一夜的雨,体力不支晕倒在路边,被路过的好心人送来医院。

 

  听到这里,温时怡察觉出一丝不对劲,“那我爸呢?”

 

  她母亲去世的早,爸爸对她疼爱有加,知道她晕倒了一定会寸步不离的守在病床边。

 

  可她醒来后,一直没有见到父亲。

 

  “老爷他.....”

 

  下人的目光忽然充满了同情,温时怡心中咯噔一下,有种不详的预感,“说!”

 

  “老爷得知了小姐的遭遇,一时气愤去找厉先生算账,结果不仅没有为小姐讨回公道,公司还破产了,老爷也被警方拘留,说是涉嫌偷税漏税!现在整个温家上下一团糟。”

 

  “怎么会这样?”

 

  温时怡大惊失色,温家一向经营良好,她父亲为人忠厚广结善缘,怎么可能会一夕之间破产?更别说偷税漏税了,简直荒谬!

 

  除非……是有人故意整温家。

 

  可放眼整个海城,有这个实力的人……只有厉霂琛。

 

  可他不是说要补偿温家?为什么突然又变卦了?甚至还不惜对她父亲下手!

 

  温时怡呼吸一窒,只觉得天旋地转。

 

  “小姐,厉先生真是太狠心了!你陪着他这么长时间,说抛弃就把你抛弃了!转头就要和别人结婚!现在连老爷都不放过!”

 

  下人满脸心疼,丝毫没注意到她惨白的脸色。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要结婚了?”

 

  “小姐还不知道吧,你离开厉家的第二天,厉先生就放出消息要迎娶宋薇,老爷就是得知这件事气不过,直接上门去找厉先生了,我看老爷这次出事一定和他脱不了干系!”

 

  所以,厉霂琛是因为她爸爸要替她讨回公道才整垮了温家?

 

  可她爸有什么错?温家又有什么错!

 

  “不,我要去找他说清楚!他不能再伤害我的家人了!”

 

  厉家别墅。

 

  温时怡站在院门口,苦苦哀求院子里的管家,“林叔,您就让我进去吧,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找他!”

 

  她从医院里急匆匆赶来,却被拦在门外不让进,林叔一脸为难,“温小姐,不是我不让你进来,实在是......是宋小姐吩咐了,她不想再看到你,不让你踏进厉家半步,我也没办法。”

动漫关键词:宝贝腿打开让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