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我和表妺洗澡我看了她的胸 小嫩妇下面好紧好爽视频

2022-04-04 13:14:4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覃芩听着覃老太说话的声音不对,赶紧从屋里出来,“妈,有话好好说!”   覃玉强和王永民也跟着从屋里出来。   吴美芳看见王永民从屋里出来,了然于心地冷笑一声,&ldquo

覃芩听着覃老太说话的声音不对,赶紧从屋里出来,“妈,有话好好说!”

 

  覃玉强和王永民也跟着从屋里出来。

 

  吴美芳看见王永民从屋里出来,了然于心地冷笑一声,“哼!还真让我说着了!一家子不正经!”

 

  “瞎说什么!找抽呢?”

 

  覃玉强袖子一撸,就往吴美芳面前凑。

 

  王永民伸手拦住覃玉强。

 

  他不是害怕眼前这几个泼妇,可这是覃芩的家,他贸然出口倒是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岂不是更让覃芩难堪?

 

  “吴美芳!你咋屎壳郎打喷嚏——满嘴喷粪呢?”覃老太往前走了两步。

 

  上一次,覃芩让吴美芳在乡亲们面前丢尽了脸,可覃老太还是觉得不爽。

 

  今天还敢来找事儿,说啥也得撕她。

 

  覃芩不知道前面怎么回事,看吴美芳带着赵武家媳妇儿和二刘家的一起过来,肯定没好事。

 

  不过还没开张就和卖货的闹矛盾,传出去影响口碑,再加上王永民在,覃芩不想把事情闹得难堪。

 

  她轻轻拉住覃老太的胳膊,柔声劝道,“妈,你先进去,我和她们说就行。”

 

  “闺女,你进去!这几个泼妇就是眼红咱家赚钱。”

 

  覃老太双手叉腰,无比轻蔑地朝地上啐了一口,“就你们几个货,想来砸场子?我呸!”

 

  “覃老太,你说话要讲良心哪。知道你家收鸡蛋,我们赶紧送过来,这是给你捧场,知道不?”

 

  赵武家媳妇儿挥动着肥胖的胳膊和覃老太理论。

 

  “就是!这不是狗咬吕洞宾吗?你要不收就让你闺女收!反正你们不能说话不算话,诓骗老百姓啊!”

 

  二刘家的伸着干枯瘦弱的胳膊,把篮子往覃芩这边递。

 

  “刘大嫂,我的告示才贴出去。原打算是明天开始收的。既然你拿过来了,我就看看!”

 

  覃芩很客气地伸手去接二刘媳妇儿的篮子。

 

  二刘家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两圈,最后目光落到吴美芳脸上,像是在等她发话。

 

  “看我干啥?”吴美芳瞪了二刘媳妇儿一眼,“又不是我要卖鸡蛋。”

 

  “你……不是你说要一块儿来的?”二刘媳妇儿冲吴美芳使劲儿挤眼睛。

 

  “谁叫你来的?我又不卖鸡蛋,不是为了陪你我才懒得来!”吴美芳没好气地冲二刘家的嚷嚷。

 

  可不是嘛,吴美芳手上啥都没拿着。

 

  专门陪着赵武媳妇儿和二刘家的来卖鸡蛋?覃芩才不信吴美芳会这么好心。

 

  刚才,那两个泼妇和覃老太吵架的时候,吴美芳站在赵武媳妇儿和二刘家的身后,垫着脚尖,眼光贼溜溜地一直朝着王永民那边看。

 

  “玉强,天马上就黑了,你先送王主任回去。”

 

  覃芩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嘴上却说,“我这儿要收鸡蛋,一时半会儿出不了门。”

 

  “不用,不用……”

 

  王永民连连拒绝,他哪能让一个姑娘家送她。

 

  “王主任,你对我们这里不熟悉。村口那边芦苇荡太大了,外村的人经常在那儿迷路,你一个人可不行。”覃芩特意把芦苇荡咬的比较重。

 

  “啊哈哈......”

 

  吴美芳突然讪讪地干笑两声,冲那两个泼妇使眼色,“我们来的不凑巧,人家有贵客。哪能因为我们卖几个鸡蛋,耽误人家送客人呢,你们说是吧?”

 

  赵武媳妇儿一头懵,又只好顺着吴美芳说:“……啊?哈哈哈,是啊。”

 

  二刘家的看了眼吴美芳和赵武家的,“哈哈哈哈是啊是啊,你们先送客人,我们明天再来,明天再来!”

 

  赵武媳妇儿和二刘媳妇,一胖一瘦跟着吴美芳一溜烟地往外走了。

 

  “覃芩,你还是别送我了。”

 

  王永民看那三个人出了门,才沉声道,“刚才那三个妇女像是憋着坏的,你要小心点。”

 

  “我知道。”

 

  覃芩轻轻点头,故意往门口走了走大声说,“王主任,你第一次来,于情于理我都应该送送你。走吧,别客气了。”

 

  街上没有路灯,月光下一个身形高大的人跨到自行车上,另一个身形较小的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一车两人朝着村口的芦苇荡那边过去了。

 

  ……

 

  覃芩又把明天要做的事情梳理了一遍,这才准备睡觉。

 

  “砰砰砰!”

 

  玉强敲了敲覃芩的房门,压着嗓子说,“姐,我坐着王大哥的车到刚到芦苇荡,吴美芳就喊着你的名字冲出来,死劲拽我衣服,你看!”

 

  覃玉强一转身,红色秋衣的后背被撕的烂巴巴,少了一块布料。

 

  “你在芦苇荡没吃亏吧?”

 

  覃芩披着衣服起来开了门,上下打量了一遍覃玉强。

 

  “切!”覃玉强一脸不屑地说,“我能吃一个泼妇的亏?你看!我从那人耳朵上薅下来的!”

 

  覃玉强向覃芩摊开手心。

 

  覃芩低头看了一眼,心里更有底了。

 

  “明天你就别去水库那边摸鱼了,在家帮衬点儿。”

 

  覃芩又嘱咐覃玉强两句,最后说,“早点睡吧,明天机灵点!”

 

  “哦!”

 

  覃玉强摸摸后脑,不太懂。

16章芦苇荡传言

  覃芩一大早起来,嘱咐覃老太在家洗菜、切菜、烧水,做好午饭的准备工作。

 

  覃芩自己则把家里的院子和门口统统扫了一遍,收拾的干净利落。

 

  覃家门口已经有十来个老乡围上来,有的背着土豆,有的提着鸡蛋、西红柿……

 

  你一言我一语地念着告示上面的字,讨论着各种土特产的价格。

 

  那热闹的场面快赶上镇上的集市了。

 

  “芩子,听说你家昨天来贵客了?还是个干部?”

 

  “大妈,昨天是有朋友过来了。”

 

  覃芩微微一笑,毫不隐瞒。

 

  “那是你对象吧?”大妈笑呵呵地问,“听说还在你家吃了晚饭才走的?你还去芦苇荡送他来着?”

 

  芦苇荡的谣言这就传遍了。

 

  “唉,芩子。”大妈压着嗓子凑过来,“听大妈说,你呀别光这山看着那山高,县里的干部可不好拿捏。再说,你不能就这么把周景言给晃了呀!那可是个好后生。”

 

  “大妈,您可别听那些有的没的。”

 

  覃芩柔声说道,“我和周景言不熟,他要考大学,我还是覃家村的农民,别总把我们扯到一起。”

 

  “你这丫头,你和周景言议过亲的,咋能说不熟?”大妈佯装恼怒,“不过,你要是和周景言议亲,可不能再对别的男人动心了。”

 

  覃芩一万个草泥马憋死在心里……

 

  “大妈,我还要急着回去收土特产,你家要是有好的就送过来,给我捧捧场啊!”

 

  覃芩怕再纠缠下去,会有更多的大妈大婶围上来说这件事,赶紧找话题离开。

 

  “这价格倒是给的不低,可能比县里的农贸市场还要高尚几分钱。”

 

  “是,我去过县里的农贸市场,比过价格。”

 

  “芩丫头,你这上头写的都算数吧?”

 

  “当然算数了。”

 

  覃芩从家里拎过来事先准备好的柳条筐子、麻袋,准备装东西。

 

  覃芩把老王婶子拿来的鸡蛋,一个个数出来放到自己的篮子里,当场给结算了。

 

  老王婶子高兴地说,“鸡蛋攒着不舍得吃,又不好出去卖,卖不出去就没钱花,愁死我了。这下可好了,省得我一大把年纪还要往县里跑。”

 

  “婶儿,以后有新鲜鸡蛋就拿过来,我优先给你算钱。”覃芩对老王婶子承诺。

 

  “还有我!”

 

  老吴头把装土豆的麻袋从肩头卸下来,“自留地的土豆长得好,根本吃不完,这玩意儿咱村里家家户户都有,你看着给钱就行。”

 

  “没问题,老吴叔,你的土豆我都要了!”覃芩爽快地过称,付钱。

 

  土豆耐储藏,又便宜,覃芩是很愿意大批量收土豆的。

 

  这个年代,覃家村的人还只是把土豆当粗粮,补充不太富足的粮食。

 

  但她覃芩可是知道土豆的一百种吃法的,总有一天她要让盛产土豆的覃家村富起来。

 

  “慢着!”

 

  赵武媳妇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一把抓住覃芩手里的秤杆。

 

  “赵大嫂,什么事?”

 

  覃芩不慌不忙,把赵武媳妇儿肥手从秤杆上拿下去。

 

  二刘媳妇儿也跟着过来,站在赵武媳妇儿身旁助阵。

 

  “什么事,昨天晚上我们就去你家排队了,凭啥先给他们过称?”

 

  二刘媳妇儿尖着嗓子责问。

 

  “两位嫂子,昨天晚上是你们自己要走的。”

 

  覃芩放下秤杆,看着两个泼妇说,“今天早上重新排的队,当然得按照现在的顺序来。”

 

  “覃芩!”

 

  赵武媳妇儿把篮子往地上一扔,双手叉着腰冲覃芩喊道,“今天我篮子里的东西你不但要买,还要先买!”

 

  “还有我的!”

 

  二刘媳妇儿把自己的篮子也递过去,“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把你的丑事说出来让大伙儿听听!”二刘媳妇出来帮腔。

 

  “那二位嫂子不妨说说,我到底有啥丑事在你们手里抓着?”

 

  覃芩把秤杆放到一边,抱起双臂看着两个泼妇。

 

  “你,你搞破鞋!”

 

  二刘媳妇儿跳着脚,指着覃芩喊了一嗓子。

 

  “就是!昨天晚上,你和那个姓王的钻了村口的芦苇荡,可有人看得一清二楚!”

 

  二刘家的一不说二不休。

 

  “是吗?”

 

  覃芩抱着手臂冷眼看着赵武媳妇儿,处变不惊。

 

  “那你倒是说说是谁看见了?看看我认不认识这个人。”

 

  覃芩低低地冷笑一声,“你要是找不出这个人证,我可要去县里告你!”

 

  “我看见了!”吴美芳拨开人群,走过来。

 

  吴美芳侧过脸庞,一只手在自己脸上轻轻拍打,“羞辱祖宗呦!打脸呀!”

 

  覃芩心底冷笑,这吴美芳还真是不折不挠,为了坏她的名声,阻止她嫁给周景言,煞费苦心。

 

  “周家嫂子,不如你当着大伙儿的面说说,你有什么证据?”覃芩不紧不慢地说。

 

  吴美芳笑道,“是你非要让我说出来的,那可就别怪我了!”

 

  “我覃芩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说就是了。

 

  不过我可有言在先,今天这么多乡亲们在场,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我可要告你侮辱诽谤!”

吴美芳从兜里掏出一块红色的布料举在手里,绕着人群走了一圈。

 

  “乡亲们!”吴美芳清了清嗓子,“你们看看这是啥?这就是证据啊!”

 

  “一块破布头头子!能是啥证据?”

 

  “就是,捉贼捉赃,抓奸抓双!周家嫂子,你这算啥证据?”

 

  ……

 

  周围的人早就忘了自己来覃家卖菜的事儿,满脑子都是覃芩和人钻芦苇荡的事儿。

 

  “昨天晚上,我看见覃芩和那个男人进了芦苇荡。”

 

  吴美芳看了眼覃芩得意地说,“本来不打算把这件事说出来的。可是,她怕我泄露出去,竟然对我下死手!”

 

  “她和那个男人,要把我按到水里淹死!”

 

  吴美芳红着眼睛说,“我想到家里有孩子有老人,不能就这样死了。就豁出命去,从覃芩身上撕了这块布料下来!”

 

  “啊呀,周家嫂子命大!”

 

  “是啊!这还真是证据了!”

 

  “覃芩,这下你总要给周家嫂子个说法呀!”

 

  周围已经有人开始站到吴美芳这边。

 

  ……

 

  “说完了?”覃芩冷笑一声,对吴美芳说,“该我说了吧?”

 

  “覃玉强!出来!”覃芩喊了一声,“让大家看看你的衣服。”

 

  “诶!来了!”

 

  覃玉强跑到人群前面,突然背转身。

 

  红色的秋衣,背后像是被撕的,烂巴巴的,残缺了一块。

 

  “周家嫂子,我特别想知道,你昨天晚上跑到芦苇荡着急撕我衣服干啥?”覃玉强嬉皮笑脸。

 

  “啥?你胡说啥?”吴美芳脸色骤然变得苍白。

 

  “我说,昨天我姐觉得天晚了,她去送人不大方便了,就让我去送。

 

  我坐着王大哥的自行车刚到芦苇荡,就冲出一个人,喊着我姐的名字,上来就要拽我衣服。”

 

  覃玉强顿了一下又说,“可把我吓坏了,还以为遇到劫道儿的了。我这就跟她打起来,没想到对方死不松手,把我衣服扯坏了,一头扎进水里。

 

  毕竟天黑,我也不敢跳水里追,就回来了。

 

  不过啊,我也没空手回,我硬是从那人耳朵上拽下来一只耳环。

 

  你们看看这是谁的?”

 

  覃玉强摊开手心,托着一只银的素圈耳环,绕着人群走一圈。

 

  “呀!周家嫂子,不会真是你的吧?”

 

  覃玉强走到吴美芳面前,侧脸看着吴美芳的耳朵。

 

  吴美芳一只手“蹭”的一下护住耳朵,脸色惨白,“不是我的,不是我的,别在这儿瞎说!”

 

  “不是你的,你捂着耳朵干啥?”

 

  有眼尖的人早就看见吴美芳一只耳朵又红又肿,“你忘了自己还有一只耳朵了吧?那只耳朵上的耳环和覃玉强手里的一模一样!”

 

  “瞎说!”吴美芳厉声喊道,“昨天肯定是覃芩,覃玉强只不过是今天穿了她的衣服!”

 

  覃玉强切了一声,“大伙儿看,我这秋衣能是我姐穿的吗?村里有多少人看见我穿这件衣服的?再说我姐也不能穿这样去送人啊!”

 

  覃玉强不过十五六岁,个子还没长起来,可能还没覃芩高。

 

  再说男士的秋衣覃芩根本穿不了,更不可能穿成这样去送什么野男人啊。

 

  “覃玉强说的是真的!”

 

  人群里出来一个憨厚无比的老头儿,“昨天晚上我捡柴火回来的晚,听到覃玉强一路骂骂咧咧说谁扯坏了他的衣服。”

 

  老头儿冷不丁地冒出来,成了直接证人!

 

  “哦!”……

 

  人群中一片恍然大悟的反应。

 

  ……

 

  天黑了,覃芩顾忌名声,让覃玉强去送人,吴美芳跟着到了芦苇荡,抓奸、扯衣服、造谣……毁覃芩的名声!

 

  “不能看错?我看你眼瞎到咯吱窝了!”

 

  覃老太举着笤帚跑出来,朝着吴美芳劈头盖脸的打过来。

  经过芦苇荡的事,覃玉强现在对覃芩佩服的五体投地。

 

  他也算看明白了,有人就是嫉妒他姐,就是眼红他们家。

 

  他是老覃家唯一的男丁,他得帮着他姐。

 

  明天谁敢来砸场子,他第一个不答应。

动漫关键词:我和表妺洗澡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