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老头扒开粉缝亲我下面,遇到一个会夹的

2022-04-04 13:11:5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周景言闻声顿住,站在覃家的门口。   “钱你拿走,我说没事就没事。”覃芩伸手把钱递过去。   周景言瞥了眼覃芩,没作声。   清冷的月色下,周景言整张脸绷得

  周景言闻声顿住,站在覃家的门口。

 

  “钱你拿走,我说没事就没事。”覃芩伸手把钱递过去。

 

  周景言瞥了眼覃芩,没作声。

 

  清冷的月色下,周景言整张脸绷得紧紧的,周身都散发着淡漠又防备的气场。

 

  生怕覃芩会缠住他似的。

 

  覃芩第三次被周景言的反应刺激到。

 

  周景言清冷的目光撇了眼覃,薄唇开启,“拿着吧,钱不多,看伤也足够了。我不想和你有瓜葛。”

 

  不想有瓜葛!

 

  覃芩哭笑不得,将那张几纸币横在眼前看了看,一张张都是大团结。

 

  的确!在八零年,别说是崴了脚,就是买副棺材也花不了这么多,周景言出手这么大方就是怕她缠上自己吧。

 

  “不想和我有瓜葛也不用这么破费吧?反正当时没人看见,你不承认活该我倒霉。”

 

  覃芩气不过周景言的态度,调侃道,“倒是你,出手这么大方,是想打我主意吧?”

 

  周景言一脸错愕加震惊,往后退了两步冷声道,“你想多了!”

 

  他的道德感,不允许他撞了人不负责,何况那人还是……他曾经的妻子……

 

  他只是希望,覃芩可以拿着这钱生活的好一点。

 

  “我……道过歉了!”

 

  周景言脸上一热,或许他对覃芩的反感表现的......太过明显了。

 

  他实在没办法和她说,他是有记忆的。

 

  “周景言,别太自信了,觉得谁都想缠着你似的。”

 

  覃芩上前两步抓过周景言的手,将那几张大团结拍在他手上,扭头走人。

 

  覃家的大门“咔嚓”一声落锁,周景言也跟着心里咯噔一下。

 

  她竟然连个多余的眼神多没有给他……

 

  周景言看着覃家紧闭的大门,不对……覃芩现在的反应很不对。

 

  可他没多想,她不对他胡搅蛮缠,他该高兴才对。

 

  覃芩走进自己住的厢房,想着周景言吃瘪的样子心里就高兴。

 

  重生回来这些日子,覃芩每天都在反思。

 

  上一世,她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周景言身上了,才忽略了自己的进步,和周景言的差距越来越大,她越来越不自信,才会跟周景言胡搅蛮缠,导致最后离婚。

 

  这辈子她要好好活自己,不能让周景言瞧不上。

 

  覃芩烧了一锅水准备洗脚的时候,覃老太进来了。

 

  “芩子!”

 

  覃老太坐到覃芩身边,顺手往她洗脚的木盆里加了点凉水,悄声问道,“送人送了这么长时间,没发生点啥?”

 

  “你想发生点儿啥?”

 

  覃芩把脚放进木盆,冲覃老太翻了个白眼儿。

 

  “死丫头!啥叫我想发生点儿啥?跟我这儿装糊涂不是?他都撞到你了,你还能让他跑了?”

 

  覃老太瞪着覃芩,一脸嗔怒。

 

  自己闺女那个死缠烂打的功夫,她当妈的能不知道?

 

  “我又没伤到,乡里乡亲的,我还能不让人走?”

 

  覃芩低头看着自己微微泛红的脚踝,一本正经装糊涂。

 

  “你想气死我啊!”覃老太一根手指戳到覃芩的额头上,“走水路你能掉水里让周景言救了,走大路都能让周景言撞到你,这说明啥?”

 

  “说明我倒霉呗!”覃芩撇撇嘴,扯开话题,“咱家有发面用的酵子吗?”

 

  “有。就在面缸里。”

 

  覃老太指了指空空的面缸子,絮絮叨叨,“你找酵子干啥?还没说你和周景言到底咋样了……”

 

  “发面呗。”

 

  覃芩擦了擦脚,踢拉着鞋把洗脚水倒掉。

 

  “哪儿来的面?”

 

  覃老太眼睛一亮,看着覃芩转身从灶间提出来一堆东西。

 

  “这些是明天的饭。”

 

  覃芩把网兜里的饼子和馒头递给覃老太,又拎着袋子里的白面说,“今天晚上就发面,你想想怎么能让这些面明天早上就发好?”

 

  覃老太不相信的打开面袋子,悄声问,“这是哪儿来的?”

 

  足足有三十斤白面,还有同样多的玉米面。

 

  “先别管怎么来的,反正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

 

  覃芩看了眼覃老太,认真地说,“以后咱们这个家都得给我忙起来,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挣回来。不要周景言那样的女婿,我也能让你后半辈子活的风风光光。”

 

  覃老太惊得半天合不住嘴,自己这一儿一女啥德性,她比谁都清楚。

 

  啥都能挣来?就靠她?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开玩笑呢?

 

  还是钓上来周景言这个金龟婿更靠谱!

 

  “芩子,你别抽风!你要干啥我不拦着,只要周景言是我女婿!我把话放到这儿,你要是拿不下他,就得按照你妈的路子来!”

 

  覃芩摇摇头,老娘在她的婚事上一如既往的坚定。

 

  如果让她知道闺女和周景言最后结局凄惨,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你还没说,这些粮食哪儿来的?”

 

  覃老太坐到床边,一双锐利的眼睛盯着她,刨根问底的样子。

 

  覃芩知道躲不过,好在这些问题都在她预料范围内,“管我同学借的。我打算去县城卖烧饼。”

 

  覃老太眼珠子一转,怪不得刚才问她酵子、发面啥的,这么勤快的丫头还是她的亲闺女吗?

 

  关键是她会做烧饼吗?水开了都弄不清楚的人啊!

 

  “妈!明早你得起来给我帮忙啊,我怕自己弄不好。”

 

  覃芩第一次用这种老式的酵子发面,还真没有十足的把握。

 

  “芩子,听妈的,别卖什么烧饼,你就在家养着!”

 

  覃老太并没有接覃芩的茬儿,她有自己的想法。

 

  覃家的光景不是一天两天过成这样的,靠这丫头卖个烧饼能挣来个金山银山?

 

  还不如让她老老实实在家养着,养的细皮薄肉的才好。

 

  天天风里来雨里去卖烧饼,过不了多久就把她磨砺得跟普通村姑一样,周景言能看得上?

 

  覃芩嘴角一撇,“家里吃了上顿断下顿,覃玉强天天跟个混子似的不着家,再不想法子我们就要喝西北风了!”

 

  覃老太被闺女噎得脸红,“成!你想干啥就干啥,只要周景言是我女婿就行!”

 

  千绕万拐离不开周景言,覃芩和老娘说不通,干脆催她歇着去,只要她不阻碍自己发家致富就成。

 早晨六点,覃芩点了火开始做烧饼。

 

  面发的很好,覃芩把面揉出来,就开始调制油酥。

 

  油和面粉按照一定的比例调和好,再撒上椒盐,五香油酥就做好了。

 

  可惜家里没有猪油,如果油酥里面加上一定比例的猪油,烧饼会做的更加酥脆。

 

  别问她对于做烧饼怎么这么内行。

 

  连水开都不知道,那是婚前在娘家的时候。

 

  上一世,她参加过富太太门的厨艺培训班,不过主要是为了打发时光和交际,那可是太太们交流打小三经验的好场所。

 

  理论她都有,别说做几个烧饼,就是八大菜系也做得出来。

 

  不过,她从来没有认真给周景言和两个儿子做过饭,她的精力全都耗在子虚乌有的小三们身上。

 

  没想到,她上辈子学过的技能,竟然成了谋生立命的敲门砖。

 

  昨天从国营饭店大厨手里买来的棒骨,熬了一锅汤,配着刚出锅的烧饼看着就馋人的不行。

 

  大柴锅烧起来,尽可能地多放点油。这个年代,人们普遍缺少油水,油大就比较受欢迎。

 

  因为料用的足,覃芩做的烧饼个头儿比国营食堂卖的要大上一圈。油也多,这些烧饼在大柴锅里烤的焦黄鲜香,一看就很有食欲。

 

  覃老太起床的时候,覃芩已经做好了两百多个烧饼,连早饭都做好了。

 

  “呦!这哪儿是我的懒闺女,明明就是个仙女儿嘛!”

 

  覃老太看着眼前这一堆油汪汪的烧饼,吃惊不已。

 

  覃老太品着昨晚闺女说的那番话,说不上哪儿出了问题。

 

  自打落水之后,她这闺女就和以前不一样了。

 

  不过,只要能把周景言这个金龟婿弄到手,随便她干啥覃老太都会支持的。

 

  覃芩没理会老娘的夸赞。她这个老娘对自己的儿女从来都是纵贯的,做几个烧饼就成仙女儿了?

 

  老张头按照约定的时间将马车停到覃家门口,看着覃芩往车上搬了两箩筐的烧饼,老张头忍不住吞口水。

 

  这油滋滋的烧饼,闻起来可比国营食堂的大师傅做的还要香呢!

 

  最后,覃芩将头一天养在水缸里的鱼捞到桶里提上车,她坐到马车的另一侧,递给老张头一个大饭盒,“叔,我帮你赶车,你趁热吃!”

 

  “诶!”

 

  老张头打开饭盒那一刻差点热泪盈眶。

 

  满满一盆子骨头汤啊!再配上两个热乎乎、外焦里嫩的大烧饼,这饭吃的太舒心了。

 

  鱼不好放,覃芩先把鱼送到国营食堂。大师傅看覃芩的鱼活蹦乱跳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当下按照最高的价格收了。

 

  覃芩拿着卖鱼的钱,掐着时间往砖厂赶。

 

  马车赶到县砖厂的时候,刚好赶上工人下班。老张头帮着覃芩把装满烧饼的箩筐放到砖厂门口,帮着吆喝。

 

  砖厂的工人和拉货的农民都和老张头很熟,看他帮着覃芩吆喝,自然上前多问两句。

 

  “老张,这是谁啊?”

 

  “我本村的侄女,她做的烧饼个儿大顶饱、又香又脆,你不来俩尝尝?”老张热情地帮着覃芩推销。

 

  “姑娘,你这烧饼咋卖?”

 

  覃芩的烧饼卖相好,不一会儿就有几个工人围上来问。

 

  “一毛五一个,五毛钱四个!”覃芩热络地招呼着。

 

  她了解过国营食堂里烧饼的售价,她卖的和国营食堂一个价格,但量足、味道好,又不用工人们跑远路,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再就是抓住人们占小便宜的心里,搞价格优惠,买四个烧饼就能省一毛钱,还不用找零。

 

  “给我来四个!”有人递过钱,好爽地买四个。

 

  “给我也来四个!”

 

  “四个!”

 

  ……

 

  砖厂的工人都是青壮年男人,至少也要吃两三个,饭量大的四个也吃得下,吃不完就带回去,反正也坏不了。

 

  这份生意比覃芩预计的还要好做,不到半小时满满两大箩筐烧饼已经被砖厂的工人包圆儿了。

 

  眼看烧饼就要卖光了,一张一块钱的纸币递到覃芩面前,“姑娘,我要八个!”

 

  “八个?您吃得完吗?”

 

  覃芩抬眼,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虽然也穿着蓝色劳动服,但气质明显和那些工人不同。

 

  “我看你这烧饼很受欢迎,想买点回去给老婆孩子尝尝。”男人轻笑,一脸和气。

 

  “好嘞!”覃芩麻利地包好九个烧饼递给男人,“多一个是赠送的,您买的多!”

 

  男人点点头,“你这姑娘,真会做生意!”

 

  男人拿着烧饼登上二八自行车离开,老张头悄悄跟覃芩说,“丫头,刚才那人就是砖厂的林厂长!”

 

  “呀!叔,你刚才咋不说呢?”

 

  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不说巴结人至少不能得罪人吧。

 

  覃芩想了想,自己做生意童叟无欺,当时也没有什么不得体的行为;

 

  其次嘛,她在这里卖烧饼也算解决了砖厂职工的吃饭问题,怎么也算是件好事,砖厂厂长应该也不会赶她走。

 

  “我这种拉脚的,哪能和人家厂长说上话?也就是我知道人家,人家不认识我。”老张头讪讪一笑。

 

  烧饼很快就卖完了,覃芩点了点钱,除了成本,她今天能赚十五块。

 

  再加上卖鱼的五块钱,今天总共转了二十块钱,这都快够一个工人一月的工资了!

 

  “叔!我想去买点东西,你能陪我转转吗?”覃芩已经开始筹划下一步了。

 

  “成!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老张头是个活地图,哪儿都能找到。

 

  老张头看这丫头干劲儿十足,干脆少拉一趟活儿陪她转转。

 

  转了几个地方,覃芩买了两三个大号保温桶,都是单位里面盛开水的那种,又买了很多油纸。

 

  他以为覃家丫头东西买全了,结果她又让他去了农贸市场。

 

  农贸市场多数是附近村子里过来的农民,自己种的菜吃不完就拿出来卖,还有自己家攒下来的土鸡蛋、鸭蛋,偶尔会有点肉。

 

  覃芩看着零零星星的小摊位,已经在心里琢磨怎么样能买到大宗的肉。要买肉,不光要有肉票,还得在副食商店有关系才能搞到大批量的。

 

  覃芩看着自己刚买的满满当当的一车东西,有些上愁。

 

  这年代交通还不便利,短途运输工具主要是拖拉机、马车,眼下她只能靠老张头的马车。

 

  才下午两三点钟,覃芩已经回到覃家村。

 

  覃芩招呼老娘往家里搬东西的时候,覃玉强也跟着跑出来。

 

  “呦!这么多东西?哪儿弄来的?”

 

  覃玉强伸着脖子打量车上的东西,一时还真想不通她姐要干啥。

 

  “当然是买来的,你以为有人白送啊?”

 

  覃芩瞥了眼覃玉强,“快干活儿,不然晚上别想吃饭!”

 

  覃玉强手脚麻利,心眼儿也多,覃芩想着以后自己要扩大生意,这小子也得用上,不能让他像以前一样当个二流子。

 

  第一单生意赚的不错,但要做大做强光卖烧饼可不行……

 第二天中午,老张头如约赶到。

 

  覃芩已经将三个大保温桶装的满满当当。老张头和覃玉强两人抬着才将保温桶放到马车上。

 

  覃芩把两个铝制的大号饭盒递给老张头,轻轻一跃坐到马车前面,“叔,老规矩,我赶车你吃饭!”

 

  老张头开心地抖了抖眉毛,刚才他就闻着香味猜测那几个大保温桶里是啥了。

 

  “呀!有肉!”

 

  老张头惊得眉毛一挑,对着覃芩就夸上了,“没想到啊,你还给我准备了小灶。冷锅冷灶多半辈子,谁能想到我老张头能有这一天?”

 

  老张头捧着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差点热泪盈眶。

 

  马车赶到砖厂门口,不等停稳就有工人上来打招呼,“老张头,你侄女又来卖饭了?昨天的烧饼真不赖,今天多买几个带回去。”

 

  “天天吃烧饼不烦吗?”

 

  老张头话少,覃芩主动和那人打了招呼,“今天不卖烧饼,有好饭菜。记得拿饭盒来!”

 

  八零年还不兴用一次性餐具,上班或者上学,多数都是自带饭盒、饭盆之类。

 

  一传十、十传百的效应,不一会儿就出来十几个人围住覃芩的摊子。

 

  “今天两个菜,一个肉末土豆,一个西红柿炒鸡蛋。”

 

  覃芩打开保温桶的盖子,立刻香气四溢。

 

  然而,围观的工人们却有点犹豫着不上前。

 

  这么好的菜色只有国营大饭店里才有的卖,他们都是挣死工资的,能吃得起?

 

  “姑娘,你在这儿卖个烧饼、馒头啥的,我们还吃得起,这么好的菜得多贵啊?我们这点工资还要养家糊口呢,吃不起啊!”

 

  有人带头抱怨了一句,不是不想吃,是怕太贵吃不起。

 

  “大哥,我这菜比国营商店卖的便宜,为的就是让咱工人兄弟吃得饱。

 

  两个菜配两个馒头、再加一个玉米饼子,你们都能吃的饱,但我只卖八毛钱一份。”覃芩诚恳地解释。

 

  她这些菜都是从农贸市场买的,本来就不贵,今天只是过来试试水。

 

  如果卖的好,她就让附近的村民把吃不完的果蔬肉蛋都送到家里,她坐等着收货付钱就行。

 

  这样一来能帮村民们赚点零花钱,二来也能降低她做饭的成本,可谓一举两得。

 

  “八毛?你不赔本吗?”有人不相信地问道。

 

  “大哥,我这些菜都是村里人吃不完卖给我的,村里不比你们城里,东西便宜又新鲜,我赚不了多少但也不赔。”覃芩微笑着解释。

 

  “行吧,姑娘都带过来了,咱们就当改善伙食了!给我来一份儿!”

 

  “我也要一份儿!”

 

  “来一份儿!”

 

  ……

 

  这就是带头效应,见有人开始买,其他人也跟风买。

 

  覃芩一边挨个收钱、打菜,一边总结。

 

  一天八毛钱,这些工人虽然吃的起,但觉得有负担,毕竟砖厂工人的工资不是很高。

 

  如果她把餐谱调整一下,每一天都不一样,一周下来有两天是比较贵的菜,有两天是简单吃饱比较实惠的饭菜,总价下来让工人们觉得自己消费毫无负担,她的生意就会很好做。

 

  所以,明天她要卖便宜点的面条,好吃顶饱,关键是便宜。

 

  “哎呀,这饭菜值这个价!”

 

  买饭比较早的工人们已经吃完了,由衷地给了好评。

 

  “您给说说,还有啥不足的地方,我好改正。”覃芩笑着搭腔。

 

  “姑娘,你人实诚,这饭菜给的分量足,我们都吃得饱!以后只要你来,我们就吃你的饭!”

 

  ……

 

  覃芩做的饭菜味美价廉、份量足,今天的饭菜虽然卖光了,可覃芩还是感觉到这个价格让工人们有负担。

 

  和昨天一样,卖完饭菜老张头又带着覃芩去农贸市场溜了一圈。

 

  这次,她要仔细打听各种食材的价格,盘算着怎么出一份合适的菜单,让大家消费得起,还能吃得好。

 

  她想起来,上一世的机关食堂,每个月总的伙食预算有定额,领导们就在有限的预算内精打细算。

 

  砖厂的工人一个星期上六天班,每天不重样,有便宜有贵,把总的消费额降下来,让每个职工都没有消费负担。

 

  星期一卖烧饼,一毛五一个、五毛四个;星期二面条,两毛管饱;星期三炒菜,一荤一素八毛;星期四两个素菜五毛;星期五包子,五分一个,最多三毛就能吃饱;星期六卖馒头,也是五分一个,最多两毛就能吃饱。

 

  这样下来,买她一个星期的饭不到三块钱,这个价格都消费的起。这样的话,她在砖厂的这份生意就算是稳定了。

 

  想到这一点,覃芩心里豁然开朗。

 

  套用一句周景言的话,做生意就得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满足了消费者的需求不愁赚不到钱。

 

  上辈子,她但凡用点心思和周景言多学点,也不至于差距越来越大,毕竟她男人那么优秀……

 

  老张头把东西给她送回去的时候,覃玉强和覃老太赶紧迎上来。

 

  覃玉强晃了晃车上的保温桶,一脸崇拜地看着覃芩,“姐,你带过去的饭菜都卖完了。”

 

  覃芩嗯了一声,指挥他往家里搬东西。

 

  “姐,你这一天能赚不少钱吧?”覃玉强狗腿地跟在覃芩后面,“有发财的机会带上我呗!我脑子灵活、手脚麻利……肯定不拖你后腿!”

 

  覃芩忍着笑,瞪了他一眼,“等我再干一阵子,就跟镇里的校长说说,你给我回去读书去!”

 

  “啥!姐,你这是想整我啊!”覃玉强呆立在院子里,一脸哀嚎。

 

  覃芩打定了主意要让覃玉强去学校混两年,最不济也要去学一门技术,不能让他继续在村里游手好闲。

 

  “妈!”覃芩叫住覃老太一本正经地吩咐,“你告诉附近村里的人,咱们家收鸡蛋、蔬菜,只要新鲜我们都收,有多少要多少。价格我来定,你在家收。”

 

  “成!”覃老太一拍大腿,“你说咋干就咋干!这么正的主意也就得我闺女才能想得出来!”

 

  连续两天,覃芩用实行行动向自己的老娘打了包票,她干的都是正事儿!

 

  去农贸市场做过调查,覃芩知道物价水平,把价格跟老娘交代了一遍,比农贸市场的价格高出五分到一毛。

 

  村里人精打细算,东西卖给她不光价格好,还省了跑腿儿去城里的农贸市场,自然会抢着把最好的东西送过来。

 

  目前做的这些,在覃家村人的眼里已经算是很赚钱了,但是覃芩眼里这不过是刚开始。

 

  她永远都在想着下一步,谁让她带着上一世的经验呢?

动漫关键词:老头扒开粉缝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