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岳潮湿的大肥梅开二度;男生在车里要了你

2022-04-04 13:09:0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周家嫂子,你该不是听说覃家和周家要议亲,就跑出来坏事儿的吧?”覃芩冷笑一声,“我不妨说的难听点,周景言不结婚的话,工资可都交给家里了吧?”   围观的人群哄的一

周家嫂子,你该不是听说覃家和周家要议亲,就跑出来坏事儿的吧?”覃芩冷笑一声,“我不妨说的难听点,周景言不结婚的话,工资可都交给家里了吧?”

 

  围观的人群哄的一声,开始大声议论了,似乎都心知肚明的样子。

 

  八零年大家都还不富裕,周景言不仅在县城教书,加上脑子活还能赚到别的钱,可没少往家里交钱。

 

  老周家就兄弟俩,因为周景言没结婚,所以一直没分家。

 

  老大周景春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除了地里没旁的来钱的门道,日子过得体面全仗兄弟补贴。

 

  周景言有了自己的小家庭,还能像往常那样顾他们吗?

 

  “你!胡说!”

 

  吴美芳气的脸色紫灰,却不得不承认被人戳了心窝子。

 

  她当然不愿意周景言结婚。

 

  覃家的丫头长得跟个狐狸精似的,结了婚还不得把小叔子迷的晕头转向?

 

  哪还会有钱补贴他们家?

 

  所以,周景言出钱让她断了覃芩的念想时,吴美芳高兴地昏了头,克扣了大部分拿出五十块来轻贱覃家。

 

  原以为,经她这么一搅和覃家会名声扫地,没脸再和周家议亲。

 

  谁知道,老覃家闺女这么牙尖嘴利!几句话就挑拨的大家都向着覃家人。

 

  “我胡说?”覃芩一双美目盯着吴美芳,语气铿锵,“你去把周景言叫过来,让他对着乡亲们说清楚我啥时候纠缠他了?”

 

  “想得美!我家景言怕你纠缠,一大早就往县城去了!”

 

  吴美芳的语气不像刚开始那么理直气壮了,这狐媚子咋那么能说?娶回去还能把她这个大嫂放在眼里?

 

  她一定要阻止这门亲事,不能让这女人嫁进周家!

 

  跑了?

 

  周景言这是逃婚?

 

  覃芩有点失落,但还是冲吴美芳说,“那这钱,我就是找到县城也亲自给他,感谢他救命之恩。”

 

  “不行!”吴美芳脸色一变,“你不能去!”

 

  覃芩冷笑一声,“为啥不能去?你怕我和周景言见面?”

 

  吴美芳没法说,周景言出钱让她打发覃芩,但周景言出的钱远不止这个数。

 

  “反正……你不能见我家景言,他也不会见你!”

 

  吴美芳梗着脖子,就这一句话。

 

  “那你可管不着。”前世今生,这是覃芩第一次跟周景言他大嫂吵架吵赢,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覃老太暗暗给自己闺女竖起大拇指,轻言慢语就把吴美芳怼的找不到南北,要是嫁过去了保准吃不了亏!

 

  “我的确不同意这门婚事。”

 

  一个低沉悦耳的男声传来,人群从中间自动分出一道缝。

 

  周景言一身裁剪合体的深蓝色中山装,衬的他气质不凡,整体芝兰玉树的贵公子模样,只是那脸阴沉的厉害。

 

  覃芩心跳突突突地猛跳几下……怔在原地。

 

  死了重生,她还是对周景言没有抵抗力。大概就是太喜欢了,所以才觉得所有女人都是情敌吧!

 

  “既然有大家在,不妨把话说开。”

 

  周景言沉着脸,薄唇开启,“我救你只是因为你是覃家村的人,不用你报答。议亲的事,就到此为止吧。”

 

  周景言语气冰凉,目光里分明是嫌弃和抗拒。

 

  意思很明确,别说什么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这门亲事他不干。

 

  覃芩的心头陡然一阵疼痛,上一世,她上赶着要嫁周景言,不惜算计和名声。

 

  这一世,她想挽回、想重来,周景言却变了。

 

  虽然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覃芩稳了稳心神,淡淡地开口,“不愿就不愿吧,这五十块钱你拿走,我没收的名堂。”

 

  五十块钱?

 

  周景言眉头深锁,转眼看向吴美芳,人群里哪还有她的影子?

 

  他知道大嫂贪财,覃家人亦然,拿出二百块钱让大嫂帮他断了覃家人的念想……

 

  谁知大嫂吞了一百五十块,还想搞臭覃家人的名声。

 

  “钱就不必还了,就当我提前给你随的份子……祝你这辈子幸福!”

 

  周景言薄唇轻启,上辈子他们争吵不断过的不幸福。

 

  覃芩心头狠狠地抽搐,指尖微微发颤,随份子?那就表明这辈子他决不会娶她。

 

  “周景言,你放心好了,这辈子我嫁谁……都不会嫁你!”

 

  覃芩语气冰冷地说完,转身回家,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周景言一丝一毫。

 

  周景言一时竟被噎的无语。

 

  他从未见过如此冷静自持、据理力争的覃芩。先是不慌不忙将一盆污水倒泼给吴美芳,又霸气地回击他,决绝地离去……

 

  这哪里是他认识的胡搅蛮缠的覃芩!

 

  可他还是不想改变主意。

 

  这一世,他绝对不想和她有牵扯……半点都不想。

 周家人走了,覃芩打量了一圈自己的家。

 

  覃老太年轻守寡,独自拉扯着一儿一女长得,家里本就穷的很。再加上这一家三口出了名的好吃懒做,覃家的日子可想而知。

 

  别的不说,这个脏乱差她是真的忍不了。她转了一圈才从灶间找到一把秃头笤帚,先从改善卫生环境开始。

 

  覃芩把房顶和墙角的蜘蛛网仔细轻扫一遍,又把墙上被烟气熏的发黄的旧报纸扯下来。

 

  接着从柜子里找了半旧的棉布,贴在挨着床边的墙壁上,这样不仅看着整洁,也可以防止土墙上的碎渣掉到床上来。

 

  覃芩双手叉腰站在院子里,看着这个破败不堪的家,狠狠地抽了口气。

 

  要填上覃家这个坑,可不容易呢!

 

  她仰头看了看太阳,差不多得又上午十点钟的样子。

 

  覃芩干了半天活儿又没吃早饭早就饿透了,走进灶间揭开大锅,别说吃的,连点儿热乎气儿都没有。翻遍整个厨房,就有点玉米碴子和玉米面。

 

  覃芩麻利地往锅里舀了两瓢水,把玉米碴子扔进去,又用玉米面蒸了几个窝头,开始做饭。

 

  八零年的农村整体都不富裕,覃老太这种家庭,一天一般都是两餐。早餐和午餐合并一餐,晚餐吃得晚一点,抗一晚上,正经的熬天混日子。

 

  这一世,她可不打算熬天混日子。覃芩一边往灶里面扔柴,一边想着如何改变目前的状况,至少一日三餐要有汤有饭、有肉有菜。

 

  只是,这改天换地的第一步要从哪儿来呢?

 

  覃芩绞尽脑汁地想,最后目光落在覃老太给她买来的那件“战衣”上面。

 

  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覃老太还花重金托人给她买衣服勾搭周景言,可见这一家子就没个正经过日子的心。

 

  覃芩灭了火去院子里洗了把手,顺便从腌咸菜的大缸里捞出一节老咸菜,切成细丝,晃了晃香油瓶子,把仅有的一点香油拌进咸菜里。

 

  重生回来第一顿饭有点寒酸,玉米面的窝头和碴子粥配着老咸菜,她且当是忆苦思甜了。

 

  覃老太还在村口的消息中心闲拉呱,覃芩顾不上管她,自顾自从柜子里翻出一件半旧的外套换上,又找出一块包袱皮将覃老太新买来的外套叠得整整齐齐地包好,准备出门。

 

  “呦!家里有饭?”

 

  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吱呀一声推开破败的栅栏门,循着味道就往灶间钻。

 

  覃玉强!

 

  覃芩瞅着眼前吊儿郎当又黑又瘦的男青年,脸立马拉下来。

 

  这是她唯一的亲弟弟,导致周景言和覃芩分道扬镳的一号助攻。

 

  覃玉强拎着两条肥嫩的大鲤鱼,正弯腰揭开锅盖。

 

  覃芩上前一把摁住锅盖,没好气地瞪了覃玉强一眼,“让你吃了吗?天天的就会吃闲饭!”

 

  覃玉强嘶了一声,不服气地盯着覃芩,“咋?妈做的饭,你能吃我不能吃?”

 

  “我做的!说不让你吃,就不让吃!”

 

  覃芩按着锅盖的手又往下压了压。

 

  覃玉强切了一声,不屑地白了她一眼。

 

  他这个姐,别看没投生到富贵人家,天天翘个兰花指,除了周景言那小子谁都看不上。

 

  平时连个火都不会烧,做饭?蒙谁呢?

 

  “覃芩,你给我让开,不让我吃饭?信不信我把锅给你戳个窟窿?”

 

  覃玉强在外面晃荡了多半天,知道锅里有热饭才不肯错过。

 

  “想吃饭可以,但这个家不养闲人。”

 

  覃芩站直了身体,瞟了眼覃玉强手里的鱼,理直气壮地说,“手里的鱼给我!”

 

  “想得美!这是我在水库费半天劲摸到的,你锅里有肉啊?想换我的鱼?”覃玉强不肯让。

 

  “锅里没肉,不过从今天起我保证不让你断顿。”覃芩轻笑一声,“而且,你会做鱼吗?不会做还不是白瞎了?”

 

  覃玉强不务正业很大一部分原因在覃老太,家里连一日两餐都保证不了,经常断顿。

 

  一日三餐不断顿,这个承诺对别人来说不算什么,对覃玉强来说还是有诱惑力的。

 

  覃玉强盯着覃芩看了一会儿,瞅了瞅手上的鱼,原打算拿它和村口小卖部换点花生米,或者打点散酒解馋的,可眼下闻着饭香他早就走不动道儿了。

 

  “行行行,信你一回。给你!”

 

  覃玉强不耐烦地把鱼递给覃芩,自己动手揭开锅盖。

 

  别说,今天的碴子粥熬的火候很好,玉米面窝头配上细细的咸菜丝,还真不赖!

 

  覃玉强一边大口地吃着,一边想家里要是天天有这么舒心的饭,他还用死皮赖脸地去别人家蹭饭?

 

  覃芩顺手把鱼扔进水缸里养起来。

 

  家里这光景,如果这趟出去弄不到粮食和钱,铁定要断顿了,那两条鱼好歹可以维持两顿。

 

  覃芩拿着包袱出了门。

 

  走到村口的河边,落水情景又一次浮现眼前。

 

  周景言拒婚时的冷言冷语和嫌恶的表情如一根刺扎在心头,干嘛要被他这样嫌弃?

 

  上一世,她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周景言身上,弄得自己像个神经病一样。既然重生了,做个自己喜欢的励志女性不好吗?

 

  覃芩一边低头沉思,一边急匆匆地赶路。丝毫没有注意到村口有一大片芦苇荡,在这里有一个急转弯,冷不防地从对面的视觉死角冲出一辆自行车。

 

  “诶诶诶……”两人都朝着一个方向躲闪,自行车还是将覃芩撞到了,覃芩脚下崴了一下摔倒地上。

 

  “你没事吧?”

 

  一个好听又熟悉的男低音传来,那人已经蹲在覃芩面前。

 

  “嘶!”

 

  覃芩抚着脚踝倒抽一口冷气,抬眼看去不由得心底乱成一片。

 

  周景言长得是真好看,几乎挑不出毛病,可惜他嫌弃她!

 

  对上覃芩的眼睛,男人焦急的眼神瞬间转为惊诧。

 

  还没等覃芩说出话来,周景言惊慌失措地起身,扶起自己的二八大杠自行车,长腿一跨骑到车座上。

 

  周景言脚撑着地面,居高临下地看着覃芩。

 

  “你放心,我不会跑的。我回村里叫人,一会儿去镇里的卫生院检查一下。”

 

  男人神情冷峻,语气凉薄,甚至还带了一丝嫌弃。

 

  不待覃芩回应,周景言骑着车子一溜烟儿地往村里去了。

 

  覃芩无奈地苦笑,这是什么缘分?

 

  他才拒绝了她,不应该回县城吗?怎么又碰上了?

 

  覃芩仔细回味着刚才周景言的表情变化,从关心到冷漠,从冷漠到嫌弃。

 

  又被周景言最后那个嫌弃又防备的眼神刺伤了,他不会以为她会讹上他吧?

 覃芩无奈地摇了摇头,撑着腿站起来,踮着脚尖慢慢地活动活动脚腕。

 

  虽然还是有些疼,好在能活动,应该没有骨折。

 

  她是想和周景言重来,套用重生前听到的一句话,她想要双向奔赴的感情,而不是像上一世她对周景言单方面的死缠烂打。

 

  不想重复上一世的结局,就要在这一世活出自更好的自己来,还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

 

  你若盛开,芳香自来!

 

  覃芩牵起唇角,拍了拍身上的土,一瘸一拐地往村边走。

 

  县城离他们村子不远,这个点钟过去还能在天黑之前回来,她得抓紧时间,要不然明天的一日三餐真没着落。

 

  “大叔,张大叔!”

 

  远远地看见村里的老张头赶着马车刚拐上大路,覃芩兴奋地朝着老张挥手。

 

  “吁——!”

 

  老张慢下来,看覃芩一瘸一拐地走过来,皱了皱眉头。

 

  他打心眼儿里不喜欢老覃家的人。

 

  覃老太尖酸刻薄又势利眼,覃玉强游手好闲不着调,覃芩好吃懒做能作妖。

 

  “张大叔,我想去县城,你能捎我一段不?”

 

  覃芩笑着说明意图,老张头却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这是拉砖的车,有时候还拉粪,配不上你这身干净的衣裳,你坐公共汽车吧!”

 

  老张瞥了她一眼,并没有停下来,慢慢地甩着鞭子往前赶。

 

  老张头搞运输,拉粪也是有的。

 

  覃芩嫌弃老张头,就叫他“臭拉粪的”。

 

  覃芩脸上一红,为上一世的自己汗颜。

 

  想坐车,只能陪着笑脸,一瘸一拐地跟着马车小跑。

 

  “张叔,以前是我不懂事,您别跟我计较。”覃芩替自己臊得慌,

 

  “您天黑赶回来吗?要是回来,我还坐您的车,咱爷俩做个伴儿!”

 

  老张头常年在县城和村子之间拉货赚个运费,要是能和他搞好关系,以后就能经常搭顺风车了,这一趟就能省下五毛钱车费。

 

  “回是回,就是拉砖得耽误点时间,你要是愿意等,我就拉你回来。”

 

  老张头甩了甩鞭子,心里压根儿不信覃芩愿意等他一起回来,谁不知道覃家丫头啥品性?她能受得了这罪?

 

  “叔!”

 

  覃芩实在走不动了,拖长嗓音喊了老张头一声,“我给您道个歉行不?”

 

  “吁!”

 

  老张头拉了一把缰绳将车停住。

 

  这姑娘道歉赔笑脸,他也不好一直拿架子,毕竟一个村里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覃芩抬脚上了车,坐在光板车上。

 

  “叔!你到哪儿拉砖啊?离贸易街远不远?”

 

  覃芩想去贸易街,她得提前规划好路线、算好时间,免得老张头等她。

 

  “不远!”老张头不耐烦地说,“县砖厂到贸易街走路也就十几分钟,找人打听就行。”

 

  他就知道老覃家这闺女好吃懒做不,去贸易街能干啥?还不是买吃买穿?

 

  “叔,我尽快办事。然后我到砖厂找你,肯定不让你等我!”覃芩语气诚恳。

 

  老张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再话说,一路哼着小曲儿,鞭子甩的噼啪响。

 

  覃芩识趣儿地闭着嘴巴,不停地盘算要怎么从前世的坑里爬出来。

 

  约摸半个小时,老张头的马车到了县砖厂的门口。

 

  覃芩从车上下来,往里面走了两步,数了数大概有十几辆车在排队,轮到老张头怎么也得两个小时以后了。

 

  “叔,你先忙,晚点我过来找你。”

 

  覃芩微笑着对老张头道了谢,这才从县砖厂一路往贸易街那边走。

 

  贸易街是县城最繁华的地方了,覃芩没费多大力气就走到贸易街的街口。一路走过去,粮油百货、饭店都是国营的。

 

  八零年,虽然物质已经比建国初期丰富了很多,但票证制度还没有结束,啥都凭票买,啥都是国营,想要赚钱并不是很容易。

 

  不过,覃芩还是有信心的,她毕竟带着上一世的记忆和技能,对改革开放的政策发展了如指掌,只是眼下她缺乏机会和第一桶金。

 

  走进贸易街中段最大的一家百货商店,一眼就瞅见挂在显眼位置的那件春秋外套,和她手上拿的一模一样。

 

  覃芩走到柜台跟前,问售货员,“同志,第二排那件女式春秋外套多少钱?”

 

  售货员是个年轻姑娘,瞥了眼覃芩不冷不热地说,“二十八块。不让试啊!”

 

  二十八块!

 

  覃芩暗暗咂舌,为了钓上周景言这个金龟婿,覃老太真舍得下本儿啊。

 

  八零年,大多数县城工人工资也就是二三十块钱,足够养活一家五口。

 

  “你看看我这件衣服,是不是从这儿买的?”

 

  覃芩将包袱放到柜台上,当着售货员的面打开那件衣服。

 

  “嗯!衣服倒是没错,咱们这儿一共也就三五件。不退不换啊!”

 

  售货员生怕她是来退货的。

 

  “是这样,衣服很好。这是我买给我姐结婚穿的,谁知道她根本穿不上,你看咱这儿能回收不能?”覃芩好声好气地和售货员打商量。

 

  “说笑话呢?不退不换,不明白啥意思?”

 

  售货员白了覃芩一眼,往里面走了。

 

  覃芩不死心,这个年代国营商场的售货员都是这种态度,眼前这位倒也符合时代特征。

 

  覃芩也不着急,不过是卖一件衣服,她不信自己卖不出去。

 

  “什么事?”

 

  一位二十多岁的男青年,从柜台后面的屋子里掀开棉布的门帘儿走出来。

 

  他一看覃芩的长相吃了一惊,又瞥了一眼摊放在柜台上的衣服,大致明白啥事儿。

 

  “王主任,你看这人死气白咧地非要退回这件衣服。”售货员噘着嘴抱怨,“这么贵的衣服并不好卖,退回来还不得砸在手里?

 

  “主任,我不是要退货。”

 

  覃芩微微一笑,瞅着四周没人才小声说,“这件衣服根本没沾过身子,我便宜卖给你,放在你这儿根本不影响销售,你还能赚点差价,怎么样?”

 

  “姑娘,我瞅你个头胖瘦穿这件衣服应该很合身,为啥不留着自己穿?”主任不动声色地询问。

 

  “我是覃家村的,我叫覃芩。这件衣服没几件,你稍微一打听就能知道是谁买的。

 

  可你看我这身份能穿得起这样的衣服吗?我是急着用钱,这才想到您这儿来试试运气。”

 

  覃芩语气诚恳,又不隐瞒身份。

 

  王主任精明的眼睛在覃芩身上打量了一番,这件衣服也就是昨天才从他这里买走,买家是覃家村在县城上班的一个人。

 

  眼前的姑娘就是普通的村姑打扮,确实不像撒谎。

 

  “你打算要多少钱?”王主任开门见山地问。

 

  “二十五。”覃芩干脆利索地报价,“上午才到我手里,转一圈回来我让你三块钱,但你得给我现钱。”

 

  这姑娘言谈之间透露出的精明干练,不像普通的村姑。

 

  王永民点点头问道“你能告诉我,你着急换钱干啥吗?”

动漫关键词:男生在车里要了你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