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舅舅的大棒棒糖好吃吗,太快了真的太快了

2022-04-01 13:13:2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一开口,贝琳眼泪忍不住往下掉。明明是她动的手,但狼狈的依旧是她。外头正好有人要用电梯,两扇门缓缓往两边移开,贝琳几乎没有半点犹豫,高跟鞋尖狠狠在林衍笙小腿上踢了下,然后在外

一开口,贝琳眼泪忍不住往下掉。

明明是她动的手,但狼狈的依旧是她。

外头正好有人要用电梯,两扇门缓缓往两边移开,贝琳几乎没有半点犹豫,高跟鞋尖狠狠在林衍笙小腿上踢了下,然后在外头一群人异样的眼光中落荒而逃。

————

半小时后,出租车停在医院外头,贝琳瘸着腿下车。

这个点医院里并不安静,救护车鸣笛声几乎没有停过,贝琳在外婆病房门口遇到刚下手术的黎禾。

“脚怎么了?”黎禾上前扶住她。

“踢人踢伤了。”贝琳有点无语,也不知道林衍笙的腿是不是钢筋水泥做的,她当时踢完就觉得大拇脚趾疼的厉害。

黎禾撇她一眼,“能耐。”

贝琳:“……”

“去我办公室,我给你看看。”

贝琳更惦记病房里的人,“我外婆……”

“外婆情况还算稳定,过会再看也不迟。”

黎禾办公室在楼上。

脱了鞋,才发现贝琳大母脚趾甲里淤着血,万幸骨头没事,黎禾给她上药简单处理了一下,拿了双自己的拖鞋给她,“最近不要穿高跟鞋了。”

贝琳点头。

黎禾若有所思的看着那双高跟鞋,神情突然严肃起来,“有件事原本打算明天白天打电话和你说。”

“是不是我外婆……”贝琳害怕是外婆情况不好。

“不是。”黎禾摇头,然后从办公桌抽屉里抽出一份报告,“你前天做的检查结果出来了。”

贝琳这段时间肠胃一直不大舒服,前天来看外婆的时候,趴在卫生间吐被黎禾看到了,之后就被她拉着去做了个检查。

“你要不要这么严肃?我该不是得什么绝症了吧?”贝琳一边开玩笑一边接过检查报告。

低头查看。

其实那天做了好几项检查,具体是什么贝琳倒没太注意,只是被黎禾拖着跑了好几个检查室。

前几张纸上各个数据倒还算正常,只是有些营养不良。

直到贝琳翻到最后一页。

她愣住。

一秒,两秒……

将近两分钟过去,她才堪堪回神,然后烫手山芋一样将几张纸丢到一旁,“你们医院肯定搞错了,那天……我……我吃避孕药了!”

这比得绝症更恐怖!

什么叫妊娠四周?

见鬼的,她怎么会怀孕?!

一瞬间身体里所有血液都在往脑子里涌,贝琳脸却比纸更白,她结巴说完那句,目不转睛试图从黎禾脸上瞧出一星半点儿整蛊痕迹。

“贝琳,事实上,避孕药也无法做到百分之百避孕成功。”黎禾没有说的是,其实检查结果她当天傍晚就拿到了,之所以当时没告诉她,就是因为她又拜托同事帮忙反复检验了两次。

换句话说,这份结果不可能有误。

她怀孕了……

而且孩子还是前男友他叔的!

贝琳脑子里闪过林衍笙那张寡淡矜贵的脸,又想起不久前电梯里发生的事,若是叫他知道怀孕的事情,恐怕更要认定她居心叵测意图不轨。

“贝琳?”

见她呆了好一会没有说话,黎禾有些担心的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你在想什么?”

贝琳回神,和她说了晚上发生的事情,“我心想,要林衍笙知道我怀孕了,那砸我的钱是不是得翻一番?”

黎禾:“……”

“说实话你要真是个能用孩子换钱的,我倒不担心了。”黎禾皱眉看着她肚子,“这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贝琳心里乱糟糟,但关于这个孩子她几乎没有半点犹豫,“打掉。”

其实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这个孩子,她要不起也不能要。

这次换黎禾愣住,她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才发现,这种情况好像说什么都多余,最终只能点头,“好,我帮你安排手术。”

“嗯。”

贝琳神思恍惚的点点头,“那我先回去了。”

她这个状态黎禾不放心,“你等下,我请个假送你回家。”

————

贝琳睡了多久,就做了多久的噩梦。

最离谱的是,她梦见产房里,她疼的死去活来生出个和林衍笙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家伙,张口也是和他老子如出一辙的欠揍口吻,冷笑着问她,“你把我生出来,打算讹我爸多少钱?”

贝琳被吓醒的时候已经快中午。

窗外明晃晃的大太阳,她身上睡衣却完全被冷汗给打湿。

心神未定,手机铃声响的猝不及防。

“你立刻回来一趟。”

电话里,贝斯庭语气不善,“贝琳,一小时之内我要没见着你,你外婆的病就不要治了。”

通话到第七秒,那边挂断。

整个过程,半点没给贝琳拒绝的机会。

贝斯庭凭着一张长的没话说的脸,这些年倒插门当的很成功,当年父母离婚,贝琳被法院判给贝斯庭,也因此跟着贝斯庭在沈家住了好么些年。

乔园路别墅。

贝琳轻车熟路的进门,然后直接被佣人引去贝斯庭书房。

“找我什么事儿?”佣人走后,贝琳瞥一眼书桌前手执毛笔练字的中年男人,直奔主题。

贝斯庭练字气势十足气吞山河,那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整的跟电视剧里快得道升仙的高人似的,但其实写出来那几个字,贝琳多看一眼都想列张状纸到法院,告他糟蹋了纸墨笔砚。

三分钟过去,他可算停笔,然后颇为满意的在纸张一角盖上‘斯庭墨宝’字样的印章。

贝琳没忍住的翻了个白眼,就见他从旁边抽屉里拿出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

“这些钱你拿去。”信封被他放在桌上,往贝琳方向推了推。

那信封厚度,里头装的要是人民币的话目测不超过五万。

外婆现在的治疗费用一天就得一万多,更不要说后头的天价手术费。

贝琳没拿,“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贝斯庭视线又回到墨迹未干的纸上,有些得意的自我欣赏,“昨儿你跟贺明光喝酒了?你跟你外婆亲近我不反对,但你豁出自个儿给她治病我就要管一管了,这些年供你吃喝上学的是沈家,做人不能太吃里扒外,趁现在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及时止损,这些钱应该够你给她办场体面的葬礼了。”

话音将落未落,贝斯庭只觉迎面扑来一片黑气,然后凉意贴上面颊,再往下流。

不久前还在桌上摆着的古董砚台,此刻被贝琳抓在手里。

而砚台里的墨则是尽数泼了出去。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贝斯庭被墨水糊黑的脸上肌肉抽动,太阳穴上青筋暴起,只是还不等他发作,已经有只手隔着桌子几乎怼到了他鼻梁上。

贝琳没把砚台砸他脑袋上都是为了给外婆多积德,“你知道我为什么泼的是你的脸不是你的字吗?因为你的字虽然丑,但还不至于跟你这张脸似的,让人看一眼就倒胃口的想呕!”

碰!

砚台反扣在桌上,连带着把字也毁了。

贝琳手上沾了墨汁,几根指头嚣张的在宣纸空白处擦了擦,“现在顺眼多了。”

“你……你你你……”

贝斯庭一连结巴了好几下,血压飙升,差点儿成为体面葬礼的当事人。

贝琳也不恋战,掉头就走。

“来人!给我来人!”贝斯庭总算吼出句完整的话来。

书房这场闹剧的结局是,贝琳还没走到楼梯口就被贝斯庭喊来的人扣住,然后收了手机锁进别墅最顶层连窗户都没有的小阁楼。

小阁楼差不多算是这间别墅的杂物间。

贝琳砸了会门,没得到任何回应,就从纸箱里翻了个沈繁繁小时候视若珍宝的布娃娃,丢在地上一屁股坐上去。

按她以往的经验,贝斯庭顶多关她两三天。

就是外婆那里……被没收了手机,也联系不上外头,贝琳有些担心。

阁楼里透不进光亮,到晚上尤其的黑。

贝琳抱膝靠在角落,忍着闷热,强迫自己赶紧睡。

后半夜,贝琳被一阵稀稀疏疏的声响给惊醒。

嘎吱——

好像是门被推开的声音。

贝琳抬头,眼睛被一个白色光点刺了下,她抬手挡了挡,回过神,脚步声已经停在她面前。

“贝~琳~我死的好惨啊……”手电筒光源抵下巴上,照出巴掌大瞪眼吐舌装女鬼的脸。

贝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沈繁繁,你脑子进水了?”

“切,无聊!”

沈繁繁无趣的撇撇嘴,手腕一转,手电直直照向对面,“你又怎么惹老贝了?”

贝琳快被她给照瞎,没好气,“你要实在闲的无聊就去找个厂上夜班。”

“有病吧你?大半夜吃炸药了?我惹你了?”沈繁繁连续三个灵魂发问,有些搓火。

贝琳懒得理她,埋头继续睡。

沈繁繁:“……”

十分钟过去。

沈繁繁瞪她瞪的眼睛发酸,也没瞪出个所以然,气急败坏,“你就睡吧,我晚上可听见老贝打电话给医院那边,让人用完账户上的钱就给你外婆停药了。”

说完,沈繁繁作势就往外走。

贝琳在在她说医院的时候就绷紧了浑身神经,不得不承认一段时间没见,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总算有了些长进,至少威胁人能威胁到点上了,没再跟小时候似的把‘你再怎么怎么我就告诉我妈’挂嘴上了。

动漫关键词:太快了真的太快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