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美人与糙汉 棠酥|在玉势上抹春药调教她

2022-03-29 08:01:5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宫楠楠低头看着白岩这个隐忍的小模样,顿时怜惜不已,双手抓着白岩的胳膊往自己面前一拉,就把他的身体推到自己面前,对准他的嘴唇一顿狂吻。一旁的萧寿嫉妒的直瞪眼,其实他自己也不

宫楠楠低头看着白岩这个隐忍的小模样,顿时怜惜不已,双手抓着白岩的胳膊往自己面前一拉,就把他的身体推到自己面前,对准他的嘴唇一顿狂吻。一旁的萧寿嫉妒的直瞪眼,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是在吃白岩的醋还是在吃宫楠楠的醋。这样的三角关系真是无语了。

  一吻完毕,宫楠楠紧紧的把白岩抱在怀里,安慰说道:“放心吧,联姻只是权宜之计,只是个程式。我保证不会和那个男人发生什么。”

  一旁毫无存在感的萧寿,终于开口了:“你不去和那个男人发生什么,若是董事长逼迫你要外孙那可怎么办?”

  宫楠楠牵着白岩的手,走到萧寿的身边,另一只手牵起萧寿,走到一旁的沙发边三人挨着坐下。

  宫楠楠拍了拍萧寿的腰身,搂住白岩的身体,道:“联姻只是要扩大我的利益链,至于孩子……试管婴儿就可以了,至于用谁的东西去做试管婴儿,这是我们自己说的算。拿捏住那个男人的一个半个把柄,足以让他就范,所以你们不用担心。”

  看着白岩眼里挂着不安,宫楠楠搂着他腰身的手收紧,轻声道:“不用担心,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为了我们三个以后的幸福,我甘愿牺牲一些东西。”

  这话说的,她这个也叫牺牲,为即将要和她联姻的男人默哀三秒。这不正是以后都要头顶着一片绿油油的大草原做人吗?

  这边的三人,自以为高明的计划了一切,殊不知在监控前的云落和82523已经收录并保存好了他们刚才的所作所为。这可是云落给他们准备的第二枚深水炮弹。

  日子过得很快,一系列急促的婚礼筹备后,就到了婚礼的前夕。

  联姻的男方父亲也是商人,和宫家的公司旗鼓相当。但男方父亲的本家就厉害了,爷爷是个将军(新郎祖父),爸爸(新郎的爷爷)也是军功赫赫的少将,哥哥(新郎的大伯)从政,妥妥的军政世家。宫父为了明里暗里给家族里的其他势力提个醒,明示给他们看,自己的利益链又扩大了,让那些人别轻举妄动,这也是下了血本了,势必要将婚礼大办特办。

  收到风的云落顿时乐呵了,这位身世显赫的新朗,是妥妥的神助攻啊,如果按照云落的计算,他倒是能把云落的攻击力度放大了无数倍效果。

  82523知道了云落的计划,不禁拍响了手掌,赞许道:“小花妖,不错嘛。这么快就学会了借力使力,隔山打牛。不错不错,我对我们二个能早日脱离苦海,去征服星辰大海的心又充满了希望!”

  云落一张微笑脸:“本小姐姐才不想和你去征服什么星辰大海,本小姐姐只想重建身体,离开锁妖塔!”

  82523二张微笑脸:“当你以后走过无数个位面世界,你就会发觉位面的渺小,当你重塑肉身离开了锁妖塔,你就会觉得那个你曾经呆过的世界很枯燥,很无趣。”

  云落不置可否的看着82523,道:“老鸨,怎么你看起来很不简单的样子,其实,你进锁妖塔之前是什么身份?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虽然你现在看起来男不男,女不女,阴阳怪气的,但不可否认,你样子很帅,气质也很清贵,如果你不摆出一个痞子姿态的话。”

82523:……你才阴阳怪气,你看起来才男不男女不女……不过样子很帅,气质清贵?这就是我啊!

  云落嘟嘟嘴:“你不是说我们两个的灵魂已经绑在一起了吗?那你知道了我的生平,我也想知道你的生平事迹。”

  82523:“宿主,您没有权限知道。”

  “哟呵,你还矫情上了呢?老鸨。”云落对着天花板翻了一个大白眼。

  82523一张骄傲脸:“传递监控信息费10积分,双倍20,你一共欠我540积分。”

  屋内二人正在讨论欠债还钱的问题,突然一串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

  “喂。”云落睨了一眼显示的手机号码,接起来说道:“大明星,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还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

  手机那头,沙发上并排坐着三个男女,正拿着手机给云落打电话的是白岩,他的声音很温润,会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白岩对着电话说:“我……莎莎,你别这样,是这样的,明天是我们公司总裁的婚礼,我想邀请你作为我的女伴一起出席婚礼……”说完,他还怯生生的瞥了一眼宫楠楠。

  宫楠楠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淡定。

  云落一听乐呵了,这人呐,在自认为找到真爱的时候,恨不得像踢走脏东西一样,把前女友一脚踹向太平洋。等到了心爱的人婚礼,还想找前女友去做掩护呢。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划算的事情?好吧,既然你想玩,那本妖精就陪你玩呗,装无辜装无知是吧,谁还不会了。

  于是,云落装作很是无辜,你们发生了啥事我都不知道的样子,声音像被人丢弃的小狗似的,但脸上却是一脸玩味:“白岩,不是我不想陪你去,但那天宫总裁不是警告过我,不让我和你在一起吗?明天我要是以你女伴的身份出席婚礼,宫总裁会不会生气?会不会封杀你?”

  宫楠楠像是听不下去了,一把将白岩手里的手机抢了过来,声音冰冷道:“你就用白岩助理身份一起出席好了,不要对白岩动手动脚的,引起什么绯闻,影响了白岩的形象,我就对你不客气。明天中午去公司门口等,就这样。”宫楠楠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像是再和云落说一句话就会得传染病一样。

  白岩怯生生的看着挨着自己坐的宫楠楠,道:“楠楠,这样会不会不好?李莎以前对我挺好的,现在分手了还要麻烦她。”

  宫楠楠嗤笑了一声,转脸用委屈你了的眼神看着白岩:“阿岩,让她和你一起出席婚礼是她的荣幸。宫楠楠拍了拍白岩的手背,继续道:“像她这样的恶心女人,站在你边上一秒,我都觉得难以忍受。只是我们还要利用她给你打掩护,她不是你助理吗?婚礼当天,我可能会很忙,照顾不到你,正好让她给你端茶倒水。”

  一旁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萧寿:“对啊,你就把她当佣人得了,那天我也需要带个女伴去掩护,这样的话,以后再有人曝光那个视频,我们就很容易公关下去。”

  说起那晚上在客厅大火锅的视频,白岩的身体不自觉的抖了抖,他一个小艺人,没人气,没势力,没资产的,只有宫楠楠了。

  虽然和宫楠楠还有萧寿是这种上不得明面的三角关系,但是宫楠楠给了他很多福利,给了他金钱,爱情,还有资源。最近还为他量身订做了一部电视剧,让他担任男一号。

  跟着宫楠楠之前,他的穿着用度都是很一般的便宜货,现在是名牌随便买,想买啥就买啥,连出入的保姆车都是最好的,经纪人也是最顶尖的(萧寿)。他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在娱乐圈大红大紫,大展宏图。这样的未来很可期,他更是把宫楠楠当成了强大的背靠,他唯一的依赖。

  虽然说吧,他对李莎有那么一丢丢的愧疚,但一切都敌不过贪婪,或许这就是白莲花(男版)的本质。

  在原剧情里,他就是那样的,一边说着对李莎愧疚的话,一边默认宫楠楠、萧寿对李莎一次次的折磨,直到李莎被杀死,他还帮着宫楠楠二人将李莎丢进下水道,把已经死掉的人丢进下水道的主意,就是他提出来的,并且参与了执行。

  李莎一个大学刚毕业的普通小姑娘,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是交了一个长得清秀的男朋友,就招来了这样悲惨的遭遇。真不知道是前世有什么仇,什么恨才导致这样的悲催下场。

  男女间交往,不合适分开不就得了,偏生分手后还被前男友的女朋友揪住不放,各种恶意陷害,各种折磨致死。这人生真是太无语了。

  而那三个人渣,做了这么多无耻的事,偏生还生活得各种甜蜜,各种幸福,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坏人不被惩罚?难道真的是苍天无眼?

  不,当然不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这不,来送报应的人不是来了吗?云落顿时一张微笑脸:可把本妖精给牛逼坏了。

  挂完电话的云落,当然是在盘算明天的搅局计划。她盘坐在电脑前,正在查看刚刚获取到的宫楠楠未婚夫的资料:童奇,童氏集团董事长的独子,24岁,A大毕业,毕业后在家族公司担任企划部经理。身体健硕,外貌俊美,行事风格凌厉,是个干练的青年才俊。

  云落看完资料,眼睛滴溜溜的转着,82523的声音响起:“我说小花妖吖,你的第二波作战计划是什么?你看看这个童奇的资料上,性格好像很火爆的样子,会不会把气泼到你身上?”

  “exm?”云落一脸不解,道:“有我啥事儿?再怎么也联系不到我身上吧。”

  满脸八卦的82523:“你说啊,要是童奇知道了那三个人渣的破事儿,你又是其中一个男人的女朋友……连坐法,知道不?那可是夺妻之恨呢。”

  云落翻了一个白眼:“我勒个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都和白岩分手了,关我啥子事,陷害他的人是姓宫那两父女,有我什么事,要是那个男人这么不可理喻,毒辣又没脑子,我不介意将他一并处理。”

82523颇感欣慰:“嗯嗯嗯,我家小花妖长大了,越来越有任务者的风范了,但你别老是等机会,要主动出击,完成任务的速度才会快。任务数量上去了,我们的目标就近了。”

  云落一脸懵逼:“啥子目标?我怎么不知道?”

  82523:“去去去,我们的目标……立志……浪遍星辰大海!”

  云落无语:“怎么不是立志美丽么?”

  82523:……

  婚礼当日中午,云落刚踏进缘星娱乐的大门,便被萧寿一脸嫌弃的嘲讽:“啧啧啧,连礼服都没有一件,样子还这么丑。我就说穷人嘛,真是上不了台面,丢脸死了!”

  白岩的专属化妆间内,一身宝石蓝西装,衬得白岩整个人气质清贵优雅,人模人样的。一边的云落就郁闷了,被几个化妆师,造型师在不停的摆弄着,做头发,化妆,选礼服,换礼服……萧寿还叉着腰,在那里妖里妖气的这样不满,那样嫌弃了一番,最终一甩手就要往外走:“你们几个,今天务必要把这团垃圾货给我整理好,能变废为宝最好了,但我看这挺为难你们的,尽力弄得不要那么辣眼睛就好。”

  然后,萧寿像是想到了什么,回头给白岩交代好,他要先和女伴出发了,拍了拍白岩的肩头,算是给了一个定心丸,就走了。

  下午三点,白岩和打扮好的云落,进入了盛大的婚礼场地,地点是宫家拿来给宫楠楠做婚房的别墅,欧美宫廷风的别墅,连带着一个大大的草坪,还有一个大大的泳池。仪式是在草坪举办,之后才进室内饮宴。整个大草坪布置的相当浪漫,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自己将要在这里,见证一对郎才女貌新人的幸福结合。

  台上站着的司仪,组织着一对新人顺利的进行着仪式。

  台下的云落在心里暗忖道:“啧啧啧,这是作了什么孽啊,好好的一个青年才俊,就这么被披着水灵灵大姑娘人皮的渣女骗来做丈夫,真是暴殄天物。”

  云落一念未了,便感觉到自己被站在边上,有点发抖的白岩给碰了一下。云落回过神来,嘴角勾了一个弧度:“阿岩,你这是怎么了,不舒服吗?我看你有点发抖的样子。不然我们等仪式完了就离开吧,我送你去医院。”
装无知谁不会啊,云落心里一顿讽刺。想利用别人打掩护是吧,那你先得承受得住刺激,新娘结婚了,新郎不是我,高不高兴,爽不爽?

  “我……我没事,就是有点不舒服,我……我能坚持,我们这样就离开,太给总裁落面子了。”白岩的指甲都快被他自己掐得嵌进肉里面了。

  云落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谁会在意你一个小人物的去留,真会给自己长脸。

  看着台上互诉誓言的一对新人,看着满面春风、笑意盈盈的宫楠楠,白岩面色发白,紧抿着自己的嘴巴,身体微抖,真不知道是在嫉妒,还是在嫉妒的。

  云落瞥了一眼不远处挽着一个年轻漂亮女人的萧寿,此时的他已然没有了中午在化妆间里的妖里妖气,道貌岸然的像个翩翩公子。正微笑的看着台上的新人,但笑意却不达眼底。不知道正在盘算着什么坏主意儿,这个人就是踹着阴险装无辜的货。

  心情低落又要在面上装镇定,装开心的白岩,终于隐忍到了仪式结束,失魂落魄的他,被云落拉进了别墅里的宴席间。

  都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你盛装打扮,被你的新郎携着,笑意盈盈的接受着宾客的祝福,我落寞的坐在角落里,酌饮着孤独,一杯一杯又一杯……酒喝多了,自然就胆子没那么小了,不再瑟瑟发抖的白岩,感到越来越燥热,扯了扯领子,试图能呼吸顺畅些。桌子对面位置的萧寿,看着这样的白岩,顿时心头一沉,真怕白岩柔弱的性格兜不起这样的打击。

  此时正忙着招呼宾客的宫楠楠,哪里还有时间去慰籍白岩失落的心灵,就算心里不耐烦也要笑着脸应付。

  宾客喧闹的祝福声,交杯换盏的吵杂声,宴会席里的水晶灯光把烦闷的白岩映照得更加烦躁,看得对面的萧寿好像在害怕定是炸弹爆炸一样,想赶紧把人带离这里。

  于是,萧寿站了起来,踱步走向白岩的位置,握住了白岩举着杯子的手,看着满眼迷离的白岩,萧寿夺下他手中的杯子放下,道:“小岩,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休息。”

  白岩用微眯着的迷离双眼看向萧寿:“我没醉,今晚是总裁的婚宴,我……高兴。”

  萧寿给白岩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跟自己走,但白岩像是看不懂一样赖着不肯走,还隐隐有点要发酒疯的迹象。

  萧寿心念一转,完蛋,再不走就坏事了,也顾不了那么多,扶起他转身面向云落,用命令的口吻吩咐道:“那个谁,白岩喝醉了,我先带他回家休息,你待会帮我把蒋小姐送回去。”

  一边的蒋悠(萧寿的女伴)颌首,示意让萧寿和白岩先走,她觉得作为白岩的经纪人,萧寿只是在维护艺人的形象。

  看戏的云落,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谁还不是个小仙女了,自己为了维护形象,把情敌带离现场,还要让别人给他收拾后续!……但表面上也要装作配合,随后送走了蒋悠,在自己回家的路上不忘叮嘱82523,追踪监控他们的动向。

  回到三角恋小组居住的别墅,萧寿扶起醉醺醺的白岩,但白岩已经醉得踉踉跄跄,路都走不好了,他就一把抱起白岩,急径回了二楼的卧房。

  把白岩轻轻放在床上,看着他双颊红润,迷离的双眼含着水雾,萧寿无奈的低叹了一声,把白岩吐得浑身脏臭的衣服给换掉,用热毛巾帮他清理干净。

  萧寿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像保姆一样伺候自己的情敌。当然了,白岩的男主光环影响力可不是闹着玩的。

  此时,回到家里的云落正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脸玩味的看着82523给她传递过来的监控直播,一边和82523讨论着接下来的计划。

82523:“你不要再看下去了,知道他们已经醉了睡着了就行了,不然你明天又没精神了,你现在在人类身体里,是需要睡觉的。”

  云落像是被点醒一样,猛的收起手上的蓝光面板,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道:“那我们现在去追踪宫楠楠那边的情况,新婚之夜嘛,嘿嘿,我想知道一个不喜欢新郎官的新娘,要怎么去和新郎洞房花烛,捂脸。”

  82523并没有啰嗦太多,只是让云落记得她自己又增加了60积分的负资产,随后就把监控调转到了宫楠楠那边。

  云落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看监控视频,还一边嘟囔道:“一整个下午到晚上,我就没能好好吃东西,又要看戏,又要伪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真辛苦。”

  82523:“出任务就是这样的,以后放松些,有时候盯太紧了会被察觉,反倒不好,在婚宴该吃吃,该喝喝才正常。”

  云落撅着嘴巴:“我不是新手吗?这不是太紧张了,怕自己看漏什么信息么。”

  一花妖一系统,经验交流了好久,监控里的宴会终于结束了,宫楠楠正四处试图寻找白岩和萧寿的踪影,却怎么也找不见,拿起手机正要给白岩打电话,就被宫父一把抓住,拽到一旁,看了一眼四下没人,压低了声音道:“你是不是疯了,今晚是你新婚之夜,别一心还想去找你的情夫,给老子长点心,快回去搞定你丈夫。你没看见今晚晚宴过后,在场的那些人,看我们的眼神都比以前忌惮了很多,尊敬了很多吗?但凡事都有利弊,以后你要偷吃……要更隐秘,若有不测,后果不堪设想。”

  宫楠楠一脸不耐烦,但是没办法,权势、金钱、爱情,她一种也不想放弃,作为商人的她自然更看重权势与金钱。至于情夫嘛,虽然她觉得自己爱上了白岩,但她的爱是可以分割的,也可以假装分割一点给她的丈夫。

所以说,女人花心起来比男人更可怕。

 

动漫关键词:在玉势上抹春药调教她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