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细腻高质量的车:一前一后同时攻击舒服吗

2022-03-29 07:58:5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把人带过来。”

何卿的声音透过电话传到下属耳里。

审讯室里。

月光透过铁窗投在地上,铁链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说吧,什么人?”

“把人带过来。”

何卿的声音透过电话传到下属耳里。

审讯室里。

月光透过铁窗投在地上,铁链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说吧,什么人?”

何卿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先前刺杀事件中唯一的“幸存者”。

黑衣人垂着头,嘴里塞着布条,叫人分辨不出他究竟是死是活。

但何卿深知,这个人还活着,只不过他不想透露半分消息。

既然如此,那就想办法让他开口。

何卿打开电击设备,为审讯椅接上电源。

就在这时,黑衣人忽然有了反应,抬头望向何卿。

“怎么,要说了?”

何卿勾嘴一笑。

随即黑衣人的头又低了下去。

这回何卿没有给第二次机会,因为他的耐心已经被消耗完毕。

“既然如此,那开始吧。”

不消片刻,椅子上便传来电流声。

电流一波接一波的从黑衣人的身体流过,但黑衣人始终毫无反应。

“不开口,不开口没关系呀,不开口就身体开个口吧。”

见黑衣人犹如收缩的蚌壳一般撬不出一个字,何卿也不恼,只是淡淡的笑着。

“把他鞋脱了。”

只需要何卿一句话,下属便心神领会,拿来了夹板。

熟络的将黑衣人的受脚趾塞进夹板中。

“唔——”

在夹板与电击的双重作用下,黑衣人终于发出了声响。

“怎么,想好要说了吗?”

何卿依旧淡淡的问到。

只不过与之前相同,黑衣人并无过多反应。

“靠!敬酒不吃吃罚酒!”

倒是何卿手下先忍耐不住。

“王上,让属下来,我就不信他还不开口!”

一彪形大汉拍着胸脯说道。

何卿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只见彪形大汉屁颠屁颠的离开后,带回了一瓶红彤彤的物品。

一打开,竟散发出熟悉的香味。

原来是辣椒酱。

大汗挖出一勺,敷在了黑衣人的伤口上。

很明显,特制的辣椒酱发挥了作用,黑衣人豆粒般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

“电流加大。”

何卿见状,冷冷的开口。

“唔唔——”

黑衣人开始扭动他的身体。

“可以说了?”

何卿一把抓住黑衣人头发,眼中的不耐已经升至顶点。

这次黑衣人没有让人失望,将头点的犹如公鸡啄米一般。

壮汉上前一步,一把扯下黑衣人口中的布条。

不料下一秒黑衣人的嘴角却溢出鲜血。

“不好!咬舌了!”

大汉惊呼。

一把抓住黑衣人想要为其点穴止血,却发现已来不及。

那,这样一来,连最后一个线索也消失了。

“王上你看!这个图案!”

壮汉的惊呼吸引了何卿的注意。

上前一看,黑衣人耳后竟有一个图纹,准确的说,应该是什么地方的徽章。

何卿在脑海中疯狂搜索,记忆中好像小时候见过这个图案,可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如何?”

还不等何卿回神,楚冷月的声音便从门口传来,到家之后何卿就把蒙面人的事情给楚冷月说了。

“死了。”

何卿答的简短,随后又像响起了什么一般。

“对了四姐,白家那边……”

楚冷月抬头,两人的目光交错。

“既然你有打算,随你。”

楚冷月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快,哪怕稍纵即逝,何卿也敏锐的捕捉到了。

既然如此,那择日不如撞日,今晚行动。

月黑风高夜,正值杀人放火日。

白府,主卧大门被轰然踹开。

“是谁?”

白迟放下手上文件,惊声问道。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何卿。”

一名身着便服的年轻男子,轻松从梁上一跃而下。

翘着二郎腿,悠然自得的坐在白迟的办公桌上,丝毫不见慌乱。

白迟猛然起身,背部紧贴墙壁:“快来人!有刺客。”

待看清楚何卿只身一人独自前来,白迟堪堪放下心来,顿觉方才大吼颇为面上无光。

一名安保打扮的男子,连滚带爬的跑进来:“家主恕属下无能,没拦住这刺客”

“废物!”

白迟暴起一脚,将丢脸情绪发泄在手下身上,后者摔至角落。

随即按下警报铃,对着何卿狞然一笑:“何卿?原来就是你这个小杂碎。”

能在白府看家护院的人,武力值自然不是普通人所能比拟的。

然而此人却能当着他们的面,肆无忌惮的闯入主卧,足以证明有些实力。

即便如此,那又如何?

警报铃一旦拉响,他们白府所供养的一品武者便会即刻出关。

放眼整个楚江市,别说一品武者,连三品武者都屈指可数。

这小子拿什么跟白府斗?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

“有胆,单枪匹马来我白府,怕不是一心求死。”

何卿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深夜造访多有冒犯。”

“你来究竟何事之有?”

白迟有些诧异,自己不去找这小子他就该谢天谢地了,没成想居然自投罗网。

兴许是有什么阴谋?

“我要屠你满门。”

依旧是那彬彬有礼的态度,之可惜话内所蕴藏的东西,令人不寒而栗。

“你说什么?”

白迟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笑的眼泪都流下来:“哈哈哈你们听到了没,他说要屠我白家满门。”

围住何卿的白府护卫队,也纷纷笑的前仰后合,无法喘气。

“这人可真逗,怕不是脑子有什么病。”

“别光喝酒呀,也多吃几颗花生米吧!”

“这年头还真是什么傻逼都有。”

“这便是死亡前的狂欢吗?”何卿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眸底尽数冰寒。

白迟止住笑,面沉如水,没想到这小子嘴巴如此招人嫌:“打了我的儿,我要让你小子以命抵过。今天便要让你知晓,什么叫做有去来无回!”

一品武者已然赶到,见状,白迟愈发猖狂。

“李大人,还请你出手教训一番这小子。别打死了,最好是留一线生机,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老家伙,还真有够阴险毒辣的。

李兴满脸都是被吵醒的不耐:“他?这种小角色还需要我亲自动手吗?”

白迟赔笑道不是,一品武者在这种地方,属实稀有,他得罪不起。

“他方才能够躲过门外守卫,多少还是有些水平。”

“哦,是吗。”

此时,李兴才纡尊降贵的施舍一个眼神给何卿。

上下打量一番,对方身上无任何出彩之处,也没能感受到武者身上应有的澎湃内力。

“不过如此。”
此子,要么是普通人,要么便是会遮蔽气息的厉害人物。

而后者,最低的级别都是超越武圣的存在。

但这种地方,又怎会存在传说之中的武圣。

能够躲过守卫,也不过是侥幸而已,白迟那老东西还真是大题小做。

李兴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我以为或许有些本事,没成想不过是连进阶者都算不上的垃圾罢了。”

武者,只要勤加修炼,就可以产生内力

进阶者是内力觉醒,初行修炼之人,乃是等级最低的存在。

而武神乃是修炼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无人见过他们的真容。

而每一阶又分为三品,其中一品最高,三品自是最劣等。

何卿傲然挺立,对那二人的对话置若罔闻。

李兴颇为不爽,自己这种级别,任谁见了不都是恭敬尊崇。

然而眼前的人,却毫不在意,好像自己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

这种感觉让李兴大为光火,不过区区凡夫俗子,凭什么如此超然傲物:“喂,你小子该不会是被吓傻了吧,连个屁都不敢放?”

“要打便打,何必浪费口舌。”

“你有什么资本口出狂言。”

李兴傲慢抬起下巴,吐出一口浓痰在何卿鞋上。

“垃圾便是垃圾,待在废墟便是。”

若说,李兴原先惩罚眼前男子不过是为了应付了事,现在则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好好教育一番他。

“小子,如果你把那口痰给我舔干净了,或许我可以让白家主给你一个痛快。”

何卿神色古怪,似笑非笑,摩挲着手上的扳指:“你让我把它舔干净?”

若是何卿部下在场,那么他们会马上选择离开。

因为这是何卿生气的前兆。

而天神的雷霆怒火,不是他们所能够承担的。

动辄便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然而李兴见到何卿的反应,愈发来了兴味,在死亡边缘反复试探。

“怎么,你有拒绝的权利吗?”

话音刚落,李兴上前一步,意图按住何卿的脖子,强迫他低头去舔那恶心浓痰。

“别试图抵抗我,因为你不过是臭水沟里的一条蛆虫而已。”

何卿浑身虬结的内力牢牢贲起,浑如凝成的一堵坚墙,使得李兴无法前进半步。

“就凭你,也配?”

短短五字,却让李兴感到浩瀚的杀意。

怎会如此!

他不是一个普通平民而已吗?

不给李兴有任何反应的机会,何卿一拳轰出,直奔太阳穴:“这些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李兴重达八十公斤的身躯飞起,重重落地。

五脏六腑被那恐怖拳风轰成碎片,随着鲜血从口鼻耳里不断溢出。

眼珠爆凸出眼眶,写尽无数的恐惧和困惑。

直到死都没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大人!”

白迟万万没想到,方才还活生生的一品武者,不过片刻,已然变成一具冰冷尸体。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别杀了,留活口。”

无论如何,今天都不能让何卿走出白府!

白迟双眼赤红,额上青筋毕现。

像这种武者通常都有属于自己的联盟。

虽然白府也算得上是家大业大,但若与武者联盟相比,未免有些小巫见大巫。

而一名一品武者在自己府上死了,自己无论如何也脱不掉干系。

李兴所属的联盟必然会来找白家麻烦,若是让何卿跑了,那自己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护卫队成员一拥而上,手持武器冲向赤手空拳的何卿。

“呵,虾兵蟹将而已,不足为惧。”

何卿摇头叹笑,真是自不量力呢。

实力强劲又如何?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我白迟就不信了,集全府之力还抓不住一个小小何卿。

一声凄厉惨叫,从何卿所在之处传来。

白迟心下一喜,认定是何卿被抓住所发出的惨叫声。

再厉害又如何,还不是折在我白某人的手里。

“小废物,搞快点束手就擒,还能少收点苦,你说这又是何必呢。”

“你在说些什么?”

何卿从人堆里走出,笑吟吟的拖着一个瑟瑟发抖的男子。

白迟定睛一看,赫然是自己的好儿子,白少城!

“你想干什么?快放手!”

白迟目眦欲裂,白少城是自己唯一的血脉。

即便顽冥不灵,自己仍将他视若掌上明珠。

如今却在何卿手里,而自己的儿子曾三番五次找他的麻烦,用脚想都知道会发生何其恐怖的事情。

“我说过的。”何卿勾起唇角:“屠你满门。”

方才那白少城想乘着混乱之际,偷摸给何卿下黑手,以报前仇。

好家伙,还真是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偏来

天神的反应力岂是这等凡人所能比拟的?

何卿直接反手将其制住:“唔,当初便是这张嘴,侮我姐名讳?”

唇角勾起,但那笑意不达眼底。

脱离了平日的吊儿郎当,此刻的何卿,如同掌握生杀予夺的修罗一般,寒冰刺骨。

“骂那婆娘又如何,不过是个婊子罢了!”

即便是死到临头,白少城仍不肯收敛。

“我看上她是那个贱人八百辈子修来的福分…”

不等他说话,何卿扬起右手重重扇在白少城脸上。

“这一巴掌是作为骂我姐的教训。”

“你他妈敢动手打我?”

白少城捂着红肿面颊,难以置信,自己养尊处优长大,何时受过如此屈辱。

“爸!快来救我!”

白迟急的也是如同热锅蚂蚁,忙怒斥手下:“少爷都被这个杂种挟持了,你们还在看戏呢。”

话音刚落,一帮身着黑衣的男子如同天神下凡般,从白府各个角落现身。

“不好意思哦,你们的对手是我们,以多对一似乎有些胜之不武吧。”

为首男子眨了眨眼睛,俏皮说道,正是叶和。

有一说一,若是屋内所有人与何卿对打,也不过是蚍蜉妄图撼动大树。

何卿解决掉他们,不过举手之劳。

但,他现在需要专注解决掉白少城这个满嘴喷粪的家伙。

“这些小喽啰还有那个聒噪的老头交给你们。”何卿漫不经心的吩咐道,并未将其放在眼里。
 

动漫关键词:一前一后同时攻击舒服吗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