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肉特别多质量也特别好的古言,女主被吊起来调教下身

2022-03-29 07:53:2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村长你先回去,我回家拿点东西就去看小兮。”

方平说着,小跑着回家,他得先回去拿银针,然后在过去村长家。

村长看着方平的背影,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貌似方平的态度

“村长你先回去,我回家拿点东西就去看小兮。”

方平说着,小跑着回家,他得先回去拿银针,然后在过去村长家。

村长看着方平的背影,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貌似方平的态度有些太过热切了。

不过他想了想,又觉得这似乎也挺正常,毕竟方平和柳若兮一起长大,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

方平回到家里,放好背包,跟方父打了声招呼之后,取了银针便匆匆出门。

村长刚回到家没多大一会,便看到方平快步走过来。

“平子,你这速度够快的。”村长惊讶道。

“嘿嘿,年轻人嘛,走路总是要比村长您快一点的。”

方平摸了摸后脑勺,他绝对不会告诉村长,其实他是跑着过来的,只不过由于他体质很好,所以看起来脸不红气不喘的。

“爷爷,是平哥过来了吗?”

屋里传来柳若兮虚弱的声音。

方平兀自走入柳若兮的房间,边走边问道:“小兮,你不介意我进你的房间吧?”

随之而来的是柳若兮好看的白眼,“平哥你都进来了还问。”

“嘿嘿,我关心心切。”方平笑道。

柳若兮努了努嘴不说话,她此时小脸苍白,躺在床头,身上披着被子,手里拿着手机在玩。

“你生病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说话间,方平没忘偷偷打量柳若兮的房间。

柳若兮喜欢的风格还是蛮少女风的,四周墙上都贴了粉色的墙纸,门口旁边挂着风铃,床头上方还有一个铺梦网。

可惜的是,她粉粉的衣柜锁上了,没有给方平一饱眼福的机会。

“我不想你担心,再说了,只是感冒而已,很快就好了。”

柳若兮嘟着腮帮,弱弱地说道。

“你是不是忘了我懂医术?你要早跟我说的话,可能一早就治好了。”

方平坐到床沿,刮了刮她的鼻子,紧接着又揉了下她的脑袋。

“人家...人家忘了嘛。”

柳若兮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她低着头,只敢用余光瞄一下方平。

“以后记住了,不管是生病了,还是遇到什么难事,记得第一时间跟我说。”方平郑重地说道。

“记住了。”

柳若兮小脑袋点了点,声音跟蚊子差不多,要不是方平修炼后耳聪目明,说不定还听不清她说什么。

“咳咳”

门口传来干咳声。

方平讪笑着看过去,果然看到村长黑着脸站那。

“刚才我说错了,遇到事情的话第一时间先跟村长说,然后再跟我说。村长你说是吧?”

方平龇着嘴,露出一口白牙。

村长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他本想说柳若兮还小,但想想她都已经高中毕业了,也不小了。

最后他只能叹了口气,转头往外走去,只是他在离开前没忘狠狠瞪一眼方平。

“平哥都怪你,爷爷看到了,也不知道爷爷会不会误会。”柳若兮二指钳拧了拧方平的胳膊,苦着脸说道。

柳若兮的二指钳不是盖的,即便她生病了,还是让方平好一阵龇牙咧嘴。

“额...是,都怪我,那以后是不是村长不在的时候就可以刮你鼻子了?”方平嘴角抖了抖,问道。

“你想的美。”

见方平如此模样,柳若兮脸色好了一些,嘴角微微勾勒,同时淡淡地“哼”了声。

方平苦笑一声,默默翻了个死鱼眼。

“对了,我带了银针过来,我给你针灸一下,针灸完了睡一觉应该就能好了。”

“不,我不要,我最怕打针了,我宁愿喝中药。”

柳若兮坚定地摇头,身体往后缩了缩。

“我这是针灸,不是打针,不痛的。”

“我不怕痛,我就是怕针,看到针扎进我身体里我就害怕。”

“那你不看就行了呗。”

“可我还是怕。”

方平这下没辙了,柳若兮油盐不进,看来只能通过吃药来缓解了。

气氛沉默了一会。

“那个,要不平哥你试试吧。”柳若兮突然说道。

“你不是怕被针扎吗?”方平奇怪道。

“因为想到扎针的人是平哥,所以我就没那么怕了。”柳若兮一本正经地说道。

不知为何,方平下意识想到了别处去,这话怎么就那么容易让人想歪呢?

“平哥,我好了,你开始吧。”

柳若兮把被子拉下来,说道。

柳若兮穿着单薄的吊带睡裙,两条粉臂与晶莹锁骨露在外面,看得方平口干舌燥。

“平哥?”

柳若兮纤手在方平眼前晃了晃。

“啊,哦,我也好了。”方平回过神来,应道。

“平哥你今天怎么老走神?”柳若兮问道。

“我在想一些事。对了,感冒针灸不用掀被子,你躺好闭上眼睛就行了。”方平摆手笑道。

柳若兮听到被子二字,突然意识到了点什么,她低头看了眼才反应过来,自己除了一条单薄睡裙之外,里面什么都没穿。

仅一瞬间,柳若兮耳根子红透,手忙脚乱地盖上被子,嘟着小腮帮子瞪着方平不说话。

“那个,我什么都没看到。”

方平摸了摸鼻子,咧着嘴说道。

方平的医术毋庸置疑,他简单为柳若兮针灸两下之后,便把她的小感冒治好了。

柳若兮脸色不再苍白,但却成了羞红之色,方才那一幕实在太过羞涩。

“小兮,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方平问道。

柳若兮闻言,把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那行吧,你先睡一觉,以后你有什么事的话记得第一时间联系我。”

“知道啦。”

柳若兮吐了吐粉舌,认真点头。

出了村长家之后,他回家一趟,把人参种子都带到果园一一种好,随后在旁边盘膝修炼。

时间慢慢流逝,来到了下午3点钟,他刚运转完一个大周天,便听到果园外传来脚步声。

柳若兮穿着翠绿色连衣裙,倩影亭亭玉立,她在果园门口顿住脚步,琼鼻抽了抽,嗅到一股不是很喜欢的药材味。

“小兮,你的感冒刚好,怎么不多在家里休息一会呢?”方平走出来问道。

“哦,没什么,我就想来跟你说声谢谢。”

其实柳若兮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来这里,她只是觉得有点无聊,想出门走走,结果走着走着就来到这了“对了,平哥,这个药材味是怎么回事?”柳若兮问道。

“我前几天不是摘了点草药下山嘛,有些没用完的,我就种起来了,有什么问题吗?”

“这样啊,我就觉得香味有点浓了,可能会很引人注意,要是有人爬墙进来偷桃子或者偷药的话怎么办?”

“这的确是个大问题,看来过几天得找人把围墙修高一点,大门也要换个防盗门。”

方平想到了黑心张,之前他就是爬墙进来的,果园的围墙虽然是红砖墙,但高度只有不到两米,而且上面没插玻璃碎片,身手好一点的人都可以随便爬进来。

另外果园大门也只是普通的铁门,的确不是很安全。

柳若兮跟着方平进来,很快看到了许多长势很好的草药。

“平哥,你这是要改行当药材种植商了吗?”

“没有,就是昨天营养剂不小心洒多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方平挠了挠头,一本正经地胡诌道。

柳若兮没有多想,当即就信了。

紧接着,方平和柳若兮继续他们的日常,由方平给柳若兮讲各种大学时的趣事,也算是提前为柳若兮上大学做准备。

过了半小时,柳若兮听得有些乏了,看着树枝突然来了主意。

“平哥,我想坐秋千。”

“哦,这个简单,我先给你做个简易秋千,改天我去县城再买个好点的。”

方平的反应也很快,马上奔到一旁,拿起几根粗绳子,开始制作秋千。

不多时,一个简易秋千制成了,方平把它挂在粗壮的树枝上。

“小兮你要试试吗?”

柳若兮看了眼秋千的木板,略微有点嫌弃,但还是点了点头。

方平自然看出了她从心思,笑道:“你要是觉得木板坐得不舒服,那我先坐上面,你再坐我腿上。”

闻言,柳若兮凝眸,剜了眼方平,这种坐姿不用试,光是想想就觉得很羞人。

“嘿嘿,我开玩笑的。”

方平笑嘻嘻地说道,他倒是很想试一下,但奈何柳若兮脸皮薄。

“哼”

柳若兮哼了声,坐到秋千上来,轻轻地晃着。

过了一阵子,柳若兮坐得有些累了,看了眼在一旁发呆的方平,她心里一动,问道:“平哥,你要不也来坐一会。”

“嗯?”方平脑海中闪过一些热血沸腾的画面,“你要坐我腿上吗?”

“你想得美,我是看旁边还有空位,你要是不喜欢的话就算了。”

柳若兮拍了拍木板,没声好气道。

方平看了眼,旁边的确是有空位,但也很勉强,如果他也坐上去的话,身体绝对会紧挨着柳若兮。

这波不亏!

“好啊,我也一起坐。”方平当即应道。

说着,方平走过去挤到柳若兮身旁,二人侧身紧紧贴着,方平能嗅到旁边淡淡的桃花香。

“真是的,平哥你太胖了。”

柳若兮小声抱怨了一句。

方平并不在意,悄悄把手从背后伸过去,搭在柳若兮细腰上。

柳若兮身体瞬间僵硬了下,随即而来的是她带着羞愤的白眼,但令方平惊喜的是,柳若兮并没有制止他。

二人默契地轻轻晃着,柳若兮似乎是来了困意,小脑袋搭在方平的肩膀上,眼睛微微眯起来。

方平目光下移,首先看到的是她光洁的额头,他忍不住侧了侧脸,嘴唇印在她的额头上。

柳若兮浑身颤了颤,本来就微红的俏脸也藤地一下变得通红无比。

“小兮,你有点像是感冒发烧了哦,看来我得给你打一针才行。”

方平笑了笑,故意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柳若兮通红的耳朵本就敏感,方平说话时更是有一阵微风吹在她的耳垂上,顿时她就感觉心里痒痒的,忍不住夹紧双腿。

“不理你了。”

柳若兮杏眸瞪了眼方平,小跑着出了果园。

方平看着她的背影有些不解,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明明撩得她很动心了,结果下一秒就跑掉了。

如果方平是个情场老手的话,可能他就追出去了,但可惜他只是个菜鸟。

不过既然柳若兮离开了,他也乐得清静,又继续修炼了一阵,直到晚饭时间才回家。

“回来啦,赶紧洗手吃饭吧。”

方父抬眼看了下方平,欲言又止。

“爸,你是不是又想让我找媳妇了?”

方平看穿了他的心思,直接问道。

“合着你自己也知道呢,多大一个人了,还老是让我操心。”

方父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这样吧,我给你交个底,保证今年之内找到女朋友。”

方平自信道。

方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以前老是推三阻四的儿子,现在竟然说今年内找到女朋友?

“你说说看,你看上哪家姑娘了?”

“这暂时保密,反正你只要知道你儿子优秀得很,一大堆女生喜欢。”

“我们家没有人这么不要脸吧?你这都是跟谁学的啊?”

“嘿嘿,不说这个了。爸,我听吴婶说隔壁村有个很好看的寡妇,你有没有动心啊?”

“你小子还来劲了是吧?我都一把年纪了,你还打趣我?”

方父身体越来越好,心情也渐渐变得开朗,以前他老是沉默寡言,现在已经能跟方平互开玩笑了。

时光荏苒,很快又是一夜过去,方平照例早早来到果园。

昨天刚种下的人参种子,吸收了后天清气,又经过一夜时间的发酵,全都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头来。

方平观察了一会,发现它们的药性只有1年份,不过这已经非常变态了,毕竟这是种子培养出来的,不像之前的那支野山参,本来就有5年份药性。

修炼的时光过得总是很快,一眨眼就到了桃源居上门收货的时间。

再次卖出一百多斤仙桃后,方平又回到果园里盘膝坐下。

恰好这时候柳若兮踏着欢快的步伐进来。

“平哥,你这个姿势是准备修炼吗?”

柳若兮好奇地问道,精致的小脸上丝毫看不出昨日的囧迫。

“是啊,你要不要试一下?”

方平心里一动,觉得要是柳若兮也能修炼的话似乎也不错,至少能增加她一些自保能力,也免得她在外受人欺负。
“真的吗?我也可以修炼?”

柳若兮大喜过望,女侠梦很多人都有,她也不例外!

“在教你之前,有一件事要先说一下。”

方平神色严肃地看着她,郑重道。

“什么?”

“我师父在教授武功时说过,本门武学不得轻易外传,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是关系特别密切的人。”

说到这里时,方平斜着眼看了下柳若兮。

柳若兮嘟着小嘴,愤愤道:“不学就不学,谁稀罕啊。”

方平闻言有些愣住,难道这时候不是应该接一句“我愿意当你最亲密的人”吗?

“坏平哥,整天想着净想着占我便宜,本姑娘才不会上当呢。略略略!”

柳若兮扮了个鬼脸,一副我才不是傻子的表情。

方平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这个套路是他在网络上偶然看到的,突发奇想之下想试试看,没想到没有奏效。

“平哥你发囧的样子真好看。”

柳若兮笑嘻嘻地说道道。

方平知道,这是她在报复昨天下午的事情,谁让方平那时候惹得她羞愤逃跑了呢。

事实证明,柳若兮在练武方面没什么天赋,连简单的入定冥想都做不到,她仅坚持了十分钟就放弃了。

而由于柳若兮一整天都在,方平白天时没法修炼,不过方平也不以为意,与修炼比起来,明显单身问题更为严峻,需要优先解决。

不过他也不是真的就不修炼了,他只是把修炼时间从白天改成晚上,修炼到深夜才回家,差点还让方父以为他出去做贼了。

如此过去了3天时间,方平和柳若兮的发展飞快,从挨着坐秋千,到牵牵小手,甚至方平还能趁她不注意,偶尔在她脸上小啄一下。

而经过了3天时间的酝酿,人参种子也全都成长到10年份药性。

果园的空地上,几十根人参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生长,看起来还是颇为震撼的。

方平在观察人参的时候,果园外传来声音。

“平哥,有人找你。”柳若兮喊道。

方平带着疑惑走出来,看到柳若兮正领着赵雅婷和赵安国进来。

“你们这是怎么了?”方平看着他们说道。

“方先生,这位是我爷爷。”赵雅婷拱手道。

方平有些惊讶,没想到这老头竟然还是赵雅婷的爷爷。

“方小友,最近老夫感觉心口有些隐隐作痛,我也找木大师看过,但是木大师束手无策,只好来找你了。”

赵安国把姿态放得很低,恭敬说道。

方平和柳若兮对此见怪不怪,倒是赵雅婷虽然听爷爷说过方平懂医术,但不管怎么想都觉不靠谱,毕竟方平太年轻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任谁都不信。

“你是不是最近吃了什么上火的东西?”方平沉吟道。

赵安国闻言皱起了眉头,疑惑地摇头。

“爷爷,会不会是你吃仙桃吃太多了,我听说桃子属火,吃多了也会上火。”赵雅婷突然开口道。

闻言,方平已经了然,寻常人吃桃子自然没那么容易上火,但赵安国不同,他本身就是个炸药包,只需要一丁点火星子就能引燃,而桃子就是那火星子。

“情况我已经了解了,跟我到家里躺好,我给你针灸缓解一下,但如果你还不忌口的话,再次复发的概率很高,而且每次复发都会导致情况越来越严峻。”

“可是仙桃那么好吃,我...”

赵安国没有说完,便被赵雅婷的眼神威慑到。

“爷爷,你想想看,等你好了你就可以经常吃了啊,干嘛要为了一时的痛快导致未来长时间的痛苦呢?”

赵雅婷以一副哄小孩的语气说道,偏偏赵安国还很受用,只能郁闷地扯了扯嘴角,不敢说反驳的话。

不大一会,方平带他们回到家中。

“赵老,你在沙发上躺好,我给你针灸。”

方平指了指沙发,然后转头去拿银针。

“有劳方小友了。”

赵安国毕竟以前已经针灸过一次,非常主动地脱了上衣躺好,歪着脑袋看向方平。

赵雅婷美眸一直盯着方平,美眸中闪过好奇,难道他真的会针灸?而且比木大师还厉害?

接下来的几分钟,方平用实际行动告诉赵雅婷,他真的很厉害。

只是简单两针下去,赵安国吐了好几口浊气,脸色也有苍白变得红润,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由七十岁变回了五十岁。

“呼,方小友多谢了。”

赵安国恭敬地拱手道谢,同时他给赵雅婷打了个眼色。

赵雅婷会意,从口袋中摸出一张银行卡来。

“方先生,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还请一定要收下。”

赵雅婷心里想的很多,方平如此年轻就有一手厉害的针灸术,那假以时日肯定又是一名中医国手,提前结交一名中医国手,绝对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方平犹豫了一会,还是选择接下银行卡,毕竟已经两次挽救赵安国的性命了,而且他对自己的医术也有所倚仗,这钱收的心安理得。

方平看到,在银行卡背面贴了小纸条,上面写了密码。

“赵老,这次虽然我暂时稳定了你的病情,但后续你一定要注意忌口和调养,不然再次复发的话可能就很麻烦了。”

在他们离开前,方平叮嘱道。

赵雅婷和赵安国离开没多久,柳若兮就迫不及待地说道:“平哥你快查查看,银行卡里有多少钱?”

方平翻了个白眼,好笑道:“现在想查也查不了啊,再说你急什么,这是我的钱又不是你的。”

“哦,你凶我是不是?”

柳若兮粉拳锤着方平的胳膊,装作委屈的样子。

“是啊,我就凶你,你能怎么样?”

方平挺了挺胸,昂着脑袋说道。

“我...我不理你了。”

柳若兮踢了他一脚,快步跑出去。

方平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发懵,都说追女孩子得要靠哄,自己好像有点过分了?

这一幕方父在角落处看了全程,他现在算是知道了,原来儿子是看上了村长家的乖孙女,而且发展得还挺不错,都有肢体上的接触了。

“平子,你还愣着干嘛,赶紧去追啊,争取明年就让你爸我抱孙子,加油!”

方父拍了拍他肩膀,鼓励道。

方平这下更懵了,明年抱孙子?要真是那样的话,他觉得自己会被村长打断三条腿!

动漫关键词:女主被吊起来调教下身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