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写作业时在后面进入——早就想在你家弄你了

2022-03-29 07:45:0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看到陈飞紧锁的眉头,袁静怡更加的疑惑了,怎么听到自己父亲的名字,他会这么紧张?

“陈飞,有什么问题么?”

陈飞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忘记了表情管理,这种未卜先知的事情总不

看到陈飞紧锁的眉头,袁静怡更加的疑惑了,怎么听到自己父亲的名字,他会这么紧张?

“陈飞,有什么问题么?”

陈飞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忘记了表情管理,这种未卜先知的事情总不好提前跟她解释,她也压根不会信。

于是马上解释道:“啊,哈哈,没有,就是顿时感觉到跟伯父的差距太过巨大了,压力山大啊,哈哈,毕竟伯父可是金融投资界鼎鼎大名的前辈。”

被人这么当着自己的面夸父亲,袁静怡多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马上红着脸说:“哎呀,我爸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比你差远了,我看你比我爸厉害。”

其实此时陈飞心里真正在反复盘算的是,是否需要在这紧要关头帮袁家一把。

如果不帮那岂能看着袁静怡一家命运衰败?是是如果要帮?又怎么帮?

直接跑去告诉袁浩,说你可别信许天豪啊,那家伙摆明了就是要坑你,坑的你家破人亡!

这肯定是不行的,估计直接被人打断腿,别说如今二家正合作的亲密无间,甚至都要劫成亲家了。

自己这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只是个女儿的高中同学,就完全没有说服力的。

那如何帮?值得仔细思考。

虽然自己现在有总计七千万的现金,但是跟许天豪和袁浩比起来还是太小巫见大巫了,人家可都是能调动起码十几亿甚至几十亿资源的大佬,自己这点钱陷进去,别说帮忙,连打水漂都不够。

而且这些钱可是自己目前几乎的全部身家,就算能帮到,值得么?毕竟这件事情太过凶险,稍有不慎就可能万劫不复。

想到此处,陈飞迅速的做了决定,好在袁家出事还要好一段时间,无论帮与不帮,自己的首要任务都是要赚更多的钱。

否则就自己这几千万,要是安安稳稳过日子那足够了,可是要想再上一个台阶,跟大佬们同场竞技,那这些钱连入场的资格都没有,充其量是个炮灰。

时间紧,任务重,此时的陈飞已经迫不及待了。想上大佬们的牌桌,起码要先赚个几十亿才行,否则自己始终是个炮灰角色。

而重生后的陈飞目标绝不止于此。

于是,陈飞想起了笔记上近期的那个投资,在中午吃完饭,陈飞把袁静怡送回家后,第一时间给光大银行行长周坤打去了电话。

“周行长,别来无恙啊。”

“呦,陈总,您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啦,哈哈。”

“周行长,下午有空么?我有个投资,想和您聊聊?”

“哈哈,这当然是欢迎之至了!我在这里恭候大驾!”

周坤一听,这是好事,他知道陈飞有一定实力,既然主动找到自己了,一定是有什么需求,有需求就有利润,再好不过。

于是二人约了光大银行楼下的“高山流水”见面。

“高山流水”是个会员制的高档茶楼,取“高山流水遇知音”之意,只接待贵宾会员,会员费每年就要20万。

说白了,这不是品茶的地方,这俨然就是各方大佬高端商务洽谈的地方。

陈飞赶到时,周坤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了,毕竟陈飞没有会员卡,万一被门童拦了路,那可就尴尬了。

“陈总!陈总您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哈哈哈哈”

一边说,周坤一边亲切的降阶相迎,并亲切的与陈飞握手。

陈飞自然也没客气,与周坤一道走入了一间名为“阳春白雪”的茶室。

高档地方果然特么的很上档次啊,大厅过道都烟雾缭绕小桥流水的,很是典雅,仿如仙境一般。

这地方确实不错,以后万一有什么商务洽谈,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于是陈飞饶有兴致的问起了服务员这里的规矩。

一问才知道,原来每年交20万的会费成为最基础会员,才有资格进来待客消费。

于是陈飞二话不说,直接掏出银行卡递给服务员:“去,刷卡吧,办个最高级的会员。”

“谢谢陈总!”

服务员乐坏了,二话不说就办会员,自己起码1万块的提成到手,唉,有钱人果然是可以为所欲为啊,拿钱完全就不当钱。

二人进了茶室,待茶艺师为二人泡好茶后,周坤一个眼神,茶艺师和琴师识趣的退出了茶室。

而后周坤也是乐呵的亲自为陈飞奉茶。

边倒茶边问道:“不知陈总这次找我有什么大计划啊?只要我周坤能帮上忙的,您只管开口。”

“哈哈,周行长果然是个明白人!那我也不客气了!”

陈飞也不矫情,直截了当。

毕竟自己接下来的计划必须有银行金融口支持才行。

陈飞问道:“周行长,不知道贵行有投资境外期货市场的端口么?”

“哦?陈总对整个感兴趣?”

一听陈飞提到投资境外期货,马上正襟危坐了起来。

毕竟外汇投资权银行虽然有,但每个银行每年常规外汇投资权限就那么多,好钢的用在刀刃上,尽可能的都是选投资回报率超高的项目。

“是有那么点兴趣!”

周坤没有马上表态,而是问道:“呃,陈总,能否具体说说看吗?”

陈飞点点头,“第一我要外汇投资权,权限7000万。第二我要金融杠杆,越大杠杆越好,50倍起步。你也知道,我刚才说了要投资境外期货。”

“嘶……”

周坤深吸了一口气,这陈飞还真是狮子大张口啊,上来就要7000万外汇投资权,而且还要高倍金融杠杆,这……

周坤眉头轻拧,很是为难的答道:“陈总,恕我直言,外汇投资权,我们行本身就有权限,这没问题。但是金融杠杆……而且还要高杠杆……这……这风险太大了,弄不好……一旦投资失利,这高倍杠杆可不是开玩笑的,实话实说,我付不起这个责任啊……”

周坤说的没错,这事儿一旦出问题,那就亏大了。

陈飞知道这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搞定,于是叹息了一下,“唉,好吧周行长,如果贵行不能给予支持,我会想别的渠道一定给做成。”

“那也不多打扰了!”

眼见陈飞起身要走,周坤也慌神了,毕竟这陈飞说的可是7000万的投资啊,哪怕是7000万啥也不干放在自己银行,那一年所带来的的利润也是很巨大的。

周坤连忙喊道:“陈总,您别急啊,办法总是有的,我这不是“办法是有的,不过我必须要清楚这个投资!”

见陈飞终于坐了下来,周坤也如释重负,而后忐忑的问:“所以,陈总您可否告知一下,您到底有什么具体打算,虽然有些操作在我们银行端确实风险太大,但不排除其他机构是可以操作的。”

陈飞也没再继续卖关子,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意图。

他清晰的记得两天后,也就是后天,正是国际原油期货价格最动荡的一天,这一天纽约交易所的原油价格一天内翻了足足一倍。这一日本来纽交所原油价格是年度最低点的将近20美金一桶,最终直接拉升到将近41美金一桶。

这对陈飞来说是难得的机会,翻倍的利润,如果能加上高杠杆,那么多少倍杠杆就意味着多少倍的利润。

当然,陈飞没有清晰的告诉周坤自己的目标价格,而只是简单的阐述了自己的意图,即要在这一天实现7000万的纽交所原油期货交易,并且最少上50倍的金融杠杆,并且只持有1日,收盘前平仓。

周坤眼珠一转,随后谨慎的问道:“陈总,实话实说,我还没见过像您这么疯狂和极端的玩法,7000万的外汇交易权我可以帮您搞定,但金融杠杆我是真不敢给,但毕竟是做金融的,我可以帮您想象办法。”

陈飞会心一笑,等的就是周坤的这句话。

他从没想过一家银行敢陪他玩这么疯狂的局,当然他也知道专门有这样的投资机构专门给客户提供高倍金融杠杆,当然,最终的利润分成比例也相对较高。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杠杆一定要撬得动!

最终,周坤迟疑了片刻后,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经过几番电话进出,周坤最终为陈飞提供了3家外资金融机构的方案。

其一为提供50倍金融杠杆,6%的合约分成;其二为80倍金融杠杆,10%的合约分成;其三为120倍金融杠杆,但要15%的合约分成。

好家伙,陈飞一听,这第三家真是个赌徒机构啊,敢放出120倍金融杠杆,也不怕赔死。

陈飞在脑子里快速的计算着这几种方案最终的利润值,如今自己有7000万,要是做多看涨,目标一倍。那么最终利润分别是32.9亿、50.4亿、71.4亿。

这么比较起来,也就没什么好质疑的了,第三家。

于是陈飞当机立断的表示:“周行长,那就这么着,帮我联系下第三家机构吧,120倍杠杆,15%合约分成,在你们行开户操作。”

此时听了陈飞的决定,周坤俨然额头已渗出了冷汗。这钱虽然不是自己的,但看着着实也心惊。要知道,这要是赚了,那可是起码大几亿的利润。可要是赔了,同样也是赔大几亿,到时候别说这7000万颗粒无收,陈飞反倒还要欠下巨债。

这小子胆是真大啊!不但胆大,还疯狂!

这是周坤对陈飞的评价,但也没多做劝说,毕竟这是人家客户的选择,自己作为银行只是个操作方和开户方而已,万一人家成了呢?劝多了岂不是挡了人家的财路?

所以,银行的规矩就是再保证降低自身风险前提下,客户爱咋疯咋疯。

其实这种机构陈飞自己也是能找得到的,但是自己只有7000万,如果没有银行方面的引荐,人家对陌生客户很难有这么高的信任,因此这也是周坤存在的意义。

…………

一切谈妥后,陈飞随周坤来到了光大银行临海支行。

有行长相伴,一切手续办起来自然事半功倍效率及高。

周坤让自己的秘书放下手头的工作,整整一下午的时间专门跑陈飞开户,注资,调整账户外汇权等一应事宜。

而陈飞则悠然自得的在周坤办公室里喝着茶聊着天吹着牛逼,这或许就是大客户的待遇吧。

在银行端一切办理好后,已是快下班的时间了,最终用了最后一点时间与远在魔都的投资机构确认了纽交所开户信息,并且对方承诺明天将派专员来临海当面为陈飞开通纽交所电子账户。

而陈飞清晰的记得,这纽交所原油期货的年度最大波动就在后天。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等东风一到,自己将彻底实现原始积累,真正踏入大佬的行列。

…………

傍晚,踌躇满志的陈飞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正如之前他投资股票一般,虽然自己确信历史是这样的,但重生者带来的蝴蝶效应他还是要谨慎的,一个不注意,那就是万劫不复。

心事重重的陈飞不想过早回家,索性找个地方坐坐吧。

漫无目的的开着自己的Z8在市里闲逛,忽然看到一间酒吧,名字很好听,叫“雕刻时光”,一个很有韵味的名字。

这是个很安静的酒吧,灯光昏暗,中间的乐队台上一个女孩儿安静的唱着歌,歌声很好听。

这首歌陈飞没听过,想来应该是这个女孩儿的原创吧,搜寻了下前世的记忆,发现无论是歌还是人,都毫无印象。

想来是女孩儿最终也没有在唱歌这条道路上走的太远,这么清纯漂亮的小女孩儿,也不知最后是便宜了那个大腹便便的大叔,还是最终香消玉殒了。

惋惜,但没办法,世界就是这样的,遗憾是常态,美满才是偶然。

就在陈飞胡思乱想的时候,却听一个不合时宜的男人声音响起:“呦,小妞儿歌唱的不错,长的也还真甜。”

陈飞随声望去,不看还好,这一看,擦,这不是许端阳么!

真是冤家路窄,这可恶的富二代公子哥怎么也跑这里来了。

就见许端阳大大咧咧的走上台,对着女孩儿肆无忌惮的说:“小妞儿,给哥唱个十八摸,你的厂子今晚哥包了,只要晚上让哥满意,哥捧你当明星。”

陈飞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好好的听个歌,怎么就遇上这扫兴的家伙了。

就在陈飞快速的思索是否需要帮女孩儿解围的时候,却见女孩儿冷冷的看着许端阳,不屑道:“滚,垃圾!”

而后背起吉他头也不回的下了台潇洒的走出了酒吧。

陈飞一怔,而后微微一笑,这小姑娘还真有性格!有意思。

可是陈飞再一抬头,却发现许端阳和他的几个狗腿子跟班却也跟了出去。

尼玛的,这人特么的是属癞蛤蟆的,怎么恶心人他怎么来啊。

于是陈飞也二话不说,跟了出去。
还没说到呢么。”

“哦?周行长还有其他路径?”

陈飞一听,嘴角一挑,随后转身坐了下来。
其实如果唱歌女孩儿最终拜倒在许端阳的势力和淫威之下,那陈飞是无论如何不会多管这闲事的。

毕竟有太多太多的漂亮女孩儿最终没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虽然惋惜但也无可奈何,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

但既然人家女孩儿明确了态度,许端阳还想纠缠,那自己可就不能坐视不管了。

虽然非亲非故毫无瓜葛,或许是女孩儿那安静柔弱的样子和那面对许端阳时流露出的高傲性格让陈飞产生了保护欲吧。

或者说的再私心一些,许端阳不单纠缠这女孩,而且还纠缠袁静怡,陈飞岂能善之?

不过,陈飞预想的一些事情都没发生。

因为等陈飞出了酒吧后,环顾四周,那唱歌女孩儿早已没了踪影,只看到街对面许端阳和几个跟班被几名彪形大汉拦住。

这几名大汉身材高大体格魁梧,清一色黑西装皮鞋,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善类。

远远只见许端阳满脸赔笑的在说着什么,而大汉们一脸漠然,最终,在连声道歉后,许端阳几人灰溜溜的走了。

陈飞摇摇头,完全搞不明白。

既然那女孩儿已经安全离开,也就无所谓了。

估计是许端阳惹到了哪路大哥被提醒了吧,谁知道呢,这种飞扬跋扈的纨绔子弟,惹到惹不起的人是早晚的事。

…………

这一小插曲没给陈飞带来什么影响,他继续回去喝酒。

第二天中午,魔都那家国际金融投资机构的专员就乘飞机又转高铁来到了临海。

见到他时还是在昨天与周坤谈合作的茶室,周坤为两人相互做了介绍。

陈飞才知道,这个子不高,身形偏瘦的年轻人就是此次他的投资专员,叫张建国。

刚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陈飞差点笑出来,在他印象中建国这种名字都是起码40岁以上的大叔才会取的,没想到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也会叫这个名字。

当然,出于礼貌陈飞并没有表达出心中的想法,而是满怀善意的跟对方握了握手,亲切的打着招呼。

此时的张建国也没有太过于奉承陈飞这个自己临时的老板,几句寒暄之后,迅速进入了工作状态。

工作效率很高,只一会儿功夫就帮陈飞弄好了纽交所所有的开户信息,并顺利的与光大银行的陈飞账户对接。

而后开始一面从银行账户往纽交所账户转入投资基金,一面开始电话与魔都总部沟通,示意总部验资无误,可以提高金融杠杆。

一顿操作之后,终于把所有前期准备工作都做好,只待明天纽交所开盘了。

其中一个细节引起了陈飞的主意,虽然一切操作都有张建国完成,但毕竟陈飞前世也是做金融投资的,职位和目前这个张建国一样,都是最底层的金融专员,所以张建国很多操作他都看的懂。

张建国在对接光大银行账户与纽交所账户的时候,并非是直接对接,而是通过了一个第三方对接,陈飞自己留意了一下,是一家开曼群岛注册的第三方金融机构。

这个操作非常不常规,或者说陈飞前世自己操作账户的时候极少用到,除非客户要求,否则基本上会跳过这一步,因为一来麻烦,二来也会为公司多产生一点成本。

至于好处么,那就是让客户的资金更安全,说白了无论客户的资金是不是干净的,经过了开曼群岛注册的第三方公司,那么无论是去往纽交所的资金,还是最终回到国内的资金,源头就都不可查了。

虽然陈飞没有硬性要求,但张建国这个做法,让陈飞心中对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金融专员印象大好。

这个年头,真心实意为客户着想的专员可不多了。

…………

晚上,出于地主之谊,陈飞主动请张建国吃了顿饭,张建国也没拒绝,似乎这个家伙实在是不懂人情世故啊,连客气一句都没有,就这么欣然接受了。

陈飞心里好笑,这小子还挺有趣。

席间,陈飞谈及了自己也曾做过金融投资专员,问他为何没问客户就直接对接了开曼群岛的第三方。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几倍小酒下肚,此时的张建国脸上终于有了些更丰富的表情。

“唉,公司一直说,只要客户不强求,就尽量别弄,又麻烦又增加成本,可是既然能通过简单的操作就可以让客户的资金更安全,那为何不做呢?”

陈飞饶有兴趣的追问:“你们公司不也说,客户要求才做么?”

张建国不屑道:“客户?客户有几个懂的?今天碰到你,恰巧你懂而已。我过去操作过那么多客户,没一个提的,可是我还是每个客户都帮忙了。”

陈飞叹了口气:“唉,兄弟,你这么做吃力不讨好啊,客户既然不懂,也就不会感谢你的。”

张建国又举起酒杯小饮一口,“无所谓,在我权限之内,我图一个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这四个字,给了陈飞很大的触动。

想当初前世的自己,不也是因为兢兢业业的为每一个客户着想,才在公司中越来越被边缘化的么?

这个年头啊,凭良心踏实做事,真的没什么市场了,反倒投机取巧阿谀奉承或许爬升的更快。

陈飞继续问道:“兄弟,那你就不怕一直这样,公司里有什么微词?”

“呵呵,公司?唉,相比起来,我更怕我的良心不安。不瞒你说,要不是所有人都不愿意出这趟远差,这活也轮不到我,在公司里我早被边缘化了。”

陈飞没再说什么,自顾自的喝着酒,仿佛这些话让他陷入了前世的某些回忆。

脚踏实地认真善良的人就活该没别人过的好么?

不该!当然不该!

没见到还好说,既然见到了,那就是缘分,此时陈飞心里已隐隐作了个决定。

陈飞举起杯,“来,张哥,你比我大,我就叫你声张哥,别的不说,这次投资,拜托你了,其他的,等这件事过去之后再说。”

张建国也不扭捏,举起杯与陈飞一饮而尽。

其实陈飞的决定就是之后一定要想尽办法把这个张建国挖过来,哪怕他能力一般,也一定要让他有个好的发展,也算是侧面弥补了前世自己这类人职场不顺的心结吧。

在很久之后,陈飞每回想起此时的决定,都不禁慨叹,好人还是有好报的,他对张建国此时的理怀,也许能为日后的发展带来裨益。

因为陈飞未来财富最终要做大的话,他需要物色各样的人才和伙伴

动漫关键词:早就想在你家弄你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